•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五十三章 天然呆,最可怕!

    第七百五十三章 天然呆,最可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五十三章 天然呆,最可怕!

        “你们想干什么~~?!”

        在最后一丝希望被封堵,完全变成绝望之前,我严词厉色的大声喝道,妄图从身上散发出一点点可怜的杀气,用自己深藏于表,不为人知的威武气势的将两个小丫头暂时镇住,以便脱身。

        可惜,贝雅怎么样我不知道,蒂亚却是一点儿都不上当,一副老早就将我的性格摸透了的自得笑容,朝贝雅眨了眨眼睛。

        “凡凡,听说你喝了酒以后可以一口气拆三间酒吧诶,好厉害哦~~”

        圆溜可爱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崇拜的色彩,蒂亚小丫头开始灌迷汤了。

        “是啊是啊,没想到你这笨蛋竟然也有那么男人的一面,我要对你改观了?!?br />
        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默契的贝雅,立刻配合蒂亚左右夹攻,又给我灌了一记迷汤。

        “哈~~哈哈~~,是吗?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哈哈哈~~”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但被两个小丫头这么一夸,我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豪气,不过蒂亚的消息微妙的弄错了一小部分,不是一连拆了三间酒吧,是把一间酒吧接连拆了三次才对,虽然这样的行为看起来似乎更恶劣一点。

        “还有贝雅,你这么能这么说话呢,我什么时候不男人过了?”

        转过头,我不满的看了贝雅一眼,这小精灵说话咋就那么难听呢,看不起我吗?想当年,什么贝利尔,什么加莫罗,什么衣卒尔,还不都是倒在了本大爷的铁蹄下,哇哈哈哈~~~

        “是吗?信不过哦~~”

        看着我一副自得意满的样子,贝雅小丫头的目光“叽~~~~”的紧紧盯着我,里面充斥着怀疑的气息。

        “贝雅,你这么能这样说呢,凡凡很厉害的,当初和凯恩长老他们一起,将我们赫拉迪克族从封闭的世界里解放出来,而且我跟你说哦,那时候,我和凡凡两个人一起闯古墓,凡凡一个人就将魔王督瑞尔的投影给干掉了哦,当时凡凡可是只有二十五级哦?!?br />
        蒂亚挺着在那一身性感的紧身猎户装衬托下,显得格外傲人和曲线优美的胸部,自豪的说道。

        这孩子,在为我的英勇事迹而感到自豪吗?太让人感动了,哦哦,忍不住了内心的感情了,蒂亚,你也做我的妹妹吧。

        对男人来说,最幸福的时光之一,大概就是能有一个女孩,而且还是蒂亚这么漂亮的小公主,为你而感到自豪那一刻吧,我抹了抹眼角,心里泛滥着无限的爱心。

        “是吗?真的是这样?很可疑哦,一个人干掉督瑞尔的投影?蒂亚,你亲眼看到了吗?”

        很可惜,蒂亚一番感人之词,并没有得到贝雅的认同,她依然抱着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啊啊,你这不讨人喜欢的小丫头,以后就叫你疑神疑鬼的贝雅好了,就这么在心里叫好了。

        收起感动的表情,我朝贝雅狠狠甩了一记怒目状的恶脸。

        “虽……虽然的确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督瑞尔已经死罗?!?br />
        蒂亚不服气的争辩道。

        哦,的确,当时自己变身血熊和督瑞尔战斗,因为场面实在太儿童不宜,将还未经历世面,心思一片纯洁的蒂亚吓晕了过去,到醒来以后,被当做是一场幻觉,虽然有点自欺欺人的意思。

        不过,如果是现在的经历了历练的无情磨练的蒂亚,应该能接受血熊的残暴才对吧。

        “也就是说,你没有强而有力的证据罗,说不定当你晕倒过后,某个强者突然出现,将督瑞尔杀掉,然后被这个笨蛋冒充也说不定哦?!?br />
        见蒂亚拿不出证据,疑神疑鬼的贝雅立刻得意起来。

        “你胡说,凡凡才不会骗我呢,对吧?!?br />
        蒂亚气冲冲的瞪了贝雅一眼,然后用无限信任的目光看着我。

        “那是当然?!?br />
        我连忙点头,说实话,我这个人不到特殊情况,一般从不骗女孩,反过来,不到特殊情况,我一般从来不会对拉尔那些大男人老条子说正经话。

        “哼哼,怎么不可能,蒂亚,我跟你说哦,说不定在你晕倒过去的时候,这笨蛋还……还对你的身体……对你的身体……这样那样了呢??!”

        贝雅一边心思恶毒的这样说着,自己的脸蛋反倒最先通红起来,哼,小丫头就是小丫头,连男人的手都还没牵过吧,懂什么?!

        我当然不会让贝雅的那点小心思得逞,正想开口辩驳,蒂亚到先为我辩护起来了。

        “凡凡才不是那样的人?!?br />
        两个小丫头,站在我的左右两边,伸出小脑袋互相瞪了起来,谁也不服谁。

        “是吗?难道你已经忘记了,这笨蛋可是有前科的哦,你看看,家里已经有三个妻子了,现在又连我们的女王殿下也不放过,而且竞技场上,你不是也看的很清楚吗?他和那个湖人族的天狐,关系也是不清不楚,暧昧的很呢?!?br />
        疑神疑鬼的贝雅有条有理的一一道来,看不出,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心思到是谨密,不愧是上任女王的女人,接受过高等教育呀。

        被贝雅这些强而有力的事实证据冲击,蒂亚的表情明显动摇起来,坚持住啊,蒂亚,虽然贝雅说的都是真的,但是惟独那时候我真的没有对你动手动脚过。

        “就……就算是这样,那又怎么样呢?反正我已经和凡凡约定好了,我的身体随便他什么时候要,像这种事情……像摸……摸摸身体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没什么大不了的?!?br />
        结结巴巴的说完,蒂亚已经羞涩的地下了头去。

        “……”

        最终,果然还是没有信任我呀,明明在其他方面那么信任的说,看来,从去到赫拉迪克一族,在房顶上偷窥蒂亚的那一刻开始,我在她内心就已经被深深的烙上了好色男人的记印。

        一失足成千古恨,古人诚不欺我啊,明明当时只是因为蒂亚的打扮太显眼,而多看了她一眼……呃,是好几眼而已,绝对没有偷窥或者色迷迷的念头在里面。

        和我同时愣住的还有贝雅,似乎怎么也不相信蒂亚竟然会说出这种话的样子,瞪大眼睛,同样是满脸通红,而且是比蒂亚更加羞涩的撇过头去,一副我不认识你们这连个狗男女的坚决模样。

        看来,这小丫头意外的心思纯洁,完全拿黄段子没有办法呢,怎么办,要不要利用这个弱点,好好欺负一下这个老是和自己作对的小丫头好呢?嘿嘿嘿~~

        用不坏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贝雅,却被一旁的蒂亚发现,连忙扯着我的胳膊,柔软的胸部更加紧密的贴在上面,用气鼓鼓的表情看着我。

        “不行哦,凡凡,和我的约定还没有完成呢,怎么能三心两意,又打贝雅的主意呢?!?br />
        “……”

        没错了,我在蒂亚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完全是一头饥不择食的色狼,感谢你蒂亚,及时把我当成这样的人,也依然没有嫌弃和冷视我,你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

        似乎是听到了蒂亚的话,贝雅小丫头的俏脸更加红润,同时煞有其事的警惕目光,看着我,一副你敢扑过来我就大叫的看着变态大叔的眼神。

        好吧,我的形象怎么样都已经无所谓了,拜托你们放手吧,让我找个角落蹲着去。

        “算了,也不是不能信蒂亚的话,毕竟我也没有确凿的证据反驳?!?br />
        出乎意料的,在这场即将以“我是骗子”,“我是色狼”的结论告终的对话最后,贝雅在我的惊讶目光中,突然话锋一转,让我看到了重新在她们面前竖立高大形象的一丝曙光。

        “看什么看,我也不想被别人说成是多疑啊,啊,你这笨蛋,刚刚在一定已经在想着我是疑神疑鬼的下丫头了没错吧,你这笨蛋,大笨蛋,笨蛋吴~~??!”

        被我的惊讶目光盯着,贝雅有些不好意思的嘀咕道,随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脸忿忿的娇嗔看着我。

        不得不说,这丫头的思维真的格外敏锐。

        “好吧,我也不为难你就是了,哦,对了……”

        蒂亚放弃似的叹了一口气,做放手走人状,抓着我的手腕的小手,力道才刚刚放松一半,却又突然做出一副记起什么东西的样子,将目光落到从一开始就被她拿出的那瓶酒上面,漫不经心的继续说道。

        “你看,我都相信你了,你多少也得有所表示吧,再说,作为一个大男人,你连酒都不敢喝吗?”

        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贝雅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露出微微鄙夷的眼神,的确,在暗黑大陆,哪怕是精灵族,如果男人不敢喝酒的话,也是会被不少人轻视的。

        “你说什么?!”

        我顿时拍案而起,怒视着贝雅,你这丫头,竟敢如此小看我,就算是宅男,也是有一颗火热的心脏呀,怎么容得你这样的丫头片子轻视。

        “拿酒来??!”

        将左右夹攻的两个小丫头挣脱,我大手向贝雅一伸,豪气万丈的说道,这时候,就算是一头黄金巨龙来了,也阻止不了我喝酒的决心,是的,这一刻,我已经化身为酒神吴凡了哇哈哈哈(油库里音)~~~~~??!

        “真的要喝?听说你这笨蛋酒量不行是吧?!?br />
        贝雅迟疑的将酒藏到身后,一副“我也是为了你着想,不能喝酒别勉强,虽然我会鄙视你但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的模样。

        话说,这长达三十八字的表情描述,究竟是这小丫头的表情丰富,还是我的脑内补完太厉害?

        “罗里吧嗦个什么?你以为我是谁呀,知道不?就连大名鼎鼎罗格女王,莎尔娜姐姐,论酒量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哼,还不快点拿过来?!?br />
        鼻子一哼,我已经率先从贝雅手中夺过那瓶酒,抓在手里晃了晃,作势开瓶状。

        在某人的视线死角,两个小丫头视线偷偷对视了一眼,那双看似清澈无瑕的美眸里,均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狡黠笑意。

        “你们两个,闪远一点了?!?br />
        正想将瓶口扭开,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动作,对紧贴着站在自己左右两边的小丫头喝道。

        “都给我站远一点,我怕等会我散发出的酒神气势,将你们两个下丫头给吓傻罗?!?br />
        蒂亚和贝雅心里暗笑着,乖乖的退后了十几步。

        很好,这种距离已经足够了。

        下一刻,在两个小丫头目瞪口呆的样子中,我拔腿就跑??!

        哇哈哈哈哈~~~,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们两个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说了那么多,还不就是想忽悠我喝酒?告诉你们,我吴凡忽悠人的时候,你们还没断奶呢。

        “凡凡大骗子~~??!”

        “笨蛋吴,你给我站住~~??!”

        两个小丫头反应也算快,眨眼的功夫就回过神,在我后面追了上来。

        哼,大骗子?也总好过被你们忽悠,被当成傻子好,我心里暗哼一声,加快两条腿的运动频率。

        可恶,人群太密集了,速度发挥不出来,看来一时半刻是无法甩开这两个小丫头了。

        回过头,看到两个小丫头仗着身材娇小,在人群里面穿梭自如,以丝毫不逊色自己的速度在后面追了上来,我心里顿时大慌。

        必要时刻,变身月狼也在所不惜了,这酒绝对不能喝,万一喝醉出丑了,可就不是以前拆酒吧那种小打小闹,而是会被记录在史册里面,供后人“瞻仰”了。

        时不时回过头看一眼,眼看两个小丫头逐渐逼近,我咬了咬牙,正待有所行动的时候,不料前面突然伸出一只套着半透明蕾纱手套的小手,突然伸了出来。

        这只突然出现的娇小的小手,时机实在是太巧妙了,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联系小手上面套着的婚纱手套,不用转头看,我都能猜出小手的主人。

        自己的便宜妻子——阿尔托莉雅。

        在阿尔托莉雅的拦截下,我避之不及,只能同时伸手,抓住她的小手,轻轻一揽,借此将最后一丝惯性消去,刚刚好停在阿尔托莉雅身边,将她虚抱在怀中。

        至少在外人看来,我冲过来将阿尔托莉雅一把抱在怀里的举动,十分恩爱就是了。

        “凡,发生了什么事?在宴会里面四处跑动,这可是十分失礼的行为?!?br />
        在我怀里,阿尔托莉雅轻轻抬起头,冷静问道,那张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上,没有一丝在大庭广众之下突然被抱在怀里的少女羞涩,应该说是身为王的思考角度,和普通女孩有所不同,还是阿尔托莉雅,根本就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呢?

        不,我想两者都不完全是,而是这呆毛王一根筋的思想,在被我抱住的瞬间就已经得出结论:对方是自己的丈夫——书上说被丈夫搂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是身为妻子的本分(?)——于是很自然的接受了这种姿势,认为别人的怪异目光才是古怪的行为。

        恩,还是这种可能性更大一些,算了,还是不要告诉她,哪怕就是夫妻,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抱,也是十分……呃,大胆的行为。

        我自然不可能告诉阿尔托莉雅实情,说自己被两个小丫头片子追杀,而且,想必在威仪严肃,对作恶行为绝不姑息的阿尔托莉雅面前,那两个小丫头也不敢乱来吧。

        回头瞄了一眼,果然,见我和阿尔托莉雅站在一起,两个小公主的举动,明显收敛了许多,小跑着走了上来,用不满的目光看着我。

        切,怕了吧,小丫头就是小丫头。

        “凡,欺负女孩是不对的行为?!?br />
        见两个丫头气鼓鼓的看着自己,阿尔托莉雅以为我又欺负了她们,话说,为什么我会说“又”呢?

        没待我解释,阿尔托莉雅的目光,突然落到我手中抓着酒瓶上。

        这是从贝雅那里拿过来的,虽然在逃跑的中途中很想顺手将这可恶的作案工具扔掉,不过罗格第三抠门的思想立刻作祟,这瓶酒应该能卖不少钱吧,毕竟是贝雅的东西,贝雅是谁?前任精灵女王的女儿呀,差一点的东西她能拿得出手吗?

        于是,就一直握到现在。

        看着我手中的酒瓶,阿尔托莉雅呆了片刻,脑袋上那根呆毛又咕噜噜的转了起来,然后,突然仿佛微波炉一样发出的“?!钡囊簧宕嗌?,呆毛停止转动,而阿尔托莉雅的脸上,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听说人族里面,的确是有些部落有这样的传统,夫妻在婚礼的那天要互相敬酒呢。

        一边状似明白了什么似的点着头,阿尔托莉雅从旁边接过一杯酒,淡淡一笑。

        “凡,请!”

        咦?

        看着阿尔托莉雅的突然举动,我的脑袋一时没能转过来。

        久不见我有所动作,阿尔托莉雅也轻轻歪头,做出疑惑的表情,看了看我手中的酒瓶,再看了看她手中的杯子,呆毛再次转了几圈,然后露出恍然的表情。

        的确,是自己失了礼数,凡手中的可是瓶子,自己这么能拿杯子应对呢?虽说直接用瓶子和不大雅观,不过如果是凡那边的风俗,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咦?

        我再次咦了一声,为什么阿尔托莉雅会露出一副“没办法,身为妻子,配合丈夫也是应该的”的表情呢。

        在我呆滞的表情中,阿尔托莉雅放下手中的酒杯,和身边的精灵侍女小声说了几句,不一会儿,精灵侍女就托来一瓶和我手中一模一样的酒。

        “凡,让我们夫妻一干为尽?!?br />
        阿尔托莉雅拧开瓶口,朝我露出清爽的,在我眼中却如同恶魔一样的微笑。

        我:“……”

        天然呆果然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属性啊,我怎么也没有料到,最后的大boss,不是贝雅,也不是蒂亚,竟然会是阿尔托莉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