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四十九章 誓言与信物

    第七百四十九章 誓言与信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四十九章 誓言与信物

        真是一个奇怪的种族。

        对于这种结果,受宠若惊之余,我最后只能给出这样的结论,如果说是因为和阿尔托莉雅的战斗,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才让这些精灵的态度发生如此大改变,那还说得过去。

        但是我和阿尔托莉雅出现的时候,他们根本还不知道战斗的结果,不,其实我和阿尔托莉雅的战斗结果,并没有谁去做出一个最后的定论,就好像被凯恩和莱曼他们刻意的忽略掉了一般。

        也罢,反正这也是好事。

        左思右想都无法理解,宅男思想立刻占据上风,让我放弃了这种无谓的猜测。

        水晶之树广场的最后一小段距离,在无数的欢呼中,终于被我和阿尔托莉雅手牵着手,顺利的走完了。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近在咫尺,将整个视眶都给填充满了的巨大水晶之树,还有水晶之树脚下,衰老的坐在椅子上的雅兰德兰大长老。

        “恭喜你,我的孩子?!?br />
        静静的打量着一身洁白婚纱的阿尔托莉雅,饶是活了千年,经历过无数悲欢离合的雅兰德兰,眼睛也不禁微微湿润,露出母亲打量出嫁女儿一样的复杂目光,轻轻将走上前来,半跪在她旁边的阿尔托莉雅搂住。

        “雅兰德兰奶奶,阿尔托莉雅能有今天,都是您的教诲?!?br />
        阿尔托莉雅一丝不苟的态度里,同样掩饰不住她此刻内心的感动。

        “好了,孩子,迎接自己的幸福,还有大陆未来的幸福吧?!?br />
        抹了抹眼睛,轻轻扶起阿尔托莉雅,一手牵着她的手,雅兰德兰朝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的我伸出了另外一只手。

        “听从您的吩咐,雅兰德兰大长老?!?br />
        跨步上前,握住雅兰德兰伸的手,我恭谨说道。

        “别叫大长老,能和阿尔托莉雅一样,叫我一声奶奶吗?”

        雅兰德兰那双仿佛能够看透心灵的目光注视过来,露出慈祥的微笑。

        “恩,雅兰德兰奶奶?!?br />
        感觉握着的手一紧,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很好,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还能等到今天,老天待我不薄呀?!?br />
        欣慰的感叹了一声,雅兰德兰将目光重新落到我身上。

        “吴,我能这样叫你吗?”

        “这是我的荣幸,雅兰德兰奶奶?!?br />
        “好的,吴,我现在问你,你能好好对待阿尔托莉雅,不是站在联盟的立场,也不是站在精灵亲王的立场,而是以一名丈夫的身份?!?br />
        “或许,在将来的日子,我陪阿尔托莉雅的时间并不多?!?br />
        轻轻看了露出淡然笑意的阿尔托莉雅一眼,我回过头,直视雅兰德兰那沧桑锐利的目光。

        “不过,至少陪在她身边的时候,我会努力让她获得幸福?!?br />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br />
        雅兰德兰似乎很满意,微笑着,慈蔼的抚着阿尔托莉雅披肩的灿金色发丝,轻道。

        “吴,或许这孩子给人的感觉,对他人,对自己,都太过严格,而且老是板着一张脸,不怎么喜欢笑,也不知道变通……”

        说到这里,雅兰德兰看了一眼露出困惑眼神的阿尔托莉雅,那原本微笑着的表情,突然变得诚恳和认真,继续对我说道。

        “但是,请相信我,阿尔托莉雅除了是一名优秀的王之外,也是一个好女孩,只是太过于单纯,正直,严格,而显得笨拙,从小的时候,她就开始默默的承受起了无数精灵的冀望,经历着过于苛刻的学习,虽然这样的生活让她变得优秀无比,但同时也错过了一些基本的东西?!?br />
        叹了一口气,雅兰德兰抬起头,用和蔼的目光同时打量着我们两个。

        “所以,这孩子时?;岱敢恍┬∶院?,希望作为丈夫的你能够理解,并给予包容?!?br />
        雅兰德兰说完以后,阿尔托莉雅立刻低头沉思起来,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犯小迷糊?虽然我一直认为自己做的还不够,远远不能称之为优秀的王,但是完全没想到竟然会犯小迷糊,实在是太大意了?!?br />
        这样喃喃说着,阿尔托莉雅露出了凝重的表情,那根显眼的金色呆毛,不知道是因为受到雅兰德兰放在她头上的手的力道影响,还是受到大脑高速思考的影响,总之是自然而然的开始转了起来。

        “……”

        虽然同样是犯小迷糊,但是我可以肯定,雅兰德兰口中的犯小迷糊,和阿尔托莉雅口中的犯小迷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

        所以说……阿尔托莉雅啊,你可知道,你现在思考着雅兰德兰口中所说的犯小迷糊的行为,已经就是在犯小迷糊了呀。

        看着陷入沉思的阿尔托莉雅,我和雅兰德兰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放心吧,雅兰德兰奶奶,这不是正好吗?对于我来说,时不时会犯小迷糊的阿尔托莉雅,可比不会犯小迷糊的阿尔托莉雅,要可爱多了?!?br />
        “呵呵,你能这么想就好了?!?br />
        雅兰德兰开怀大笑起来,一旁的阿尔托莉雅反应过来,则是用微微不满的目光看着我。

        “凡,你这样说太失礼了,而且作为率领无数族人的王,怎么能允许犯小迷糊呢?”

        “不不不,阿尔托莉雅,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们指的犯小迷糊,并不是你作为王的那一部分,应该这样说吧,正因为作为一名王,你太优秀了,所以才会在其他地方犯小迷糊?!?br />
        “无法理解,凡,你和雅兰德兰奶奶的话,很深奥?!?br />
        对于我绕口令式的答案,阿尔托莉雅继续用困惑表情,低头沉思起来,那根金色呆毛转动的速度加快了约有一点五倍。

        “不要紧,不要紧,所谓当局者迷,就是这个意思吧,反正这种事情就算不去搞懂,也不会影响你作为王的那一部分?!?br />
        眼看阿尔托莉雅的脑袋快要超负荷运载了,我连忙说道。

        “的确,现在并非考虑的时机?!?br />
        猛地一个惊醒,呆毛立刻停止转动,阿尔托莉雅一本正经的朝我这样肃然点了点头,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只是稍稍延后一下罢了。

        “恩,这样便好,阿尔托莉雅,你也不能忘记,从今以后,你除了是精灵女王之外,也是吴的妻子,应该尽到妻子的本分?!?br />
        “是的,雅兰德兰奶奶,凡的身上,具有成为优秀的王的潜质,我会好好辅佐他,同心协力,共同将地狱势力击退?!?br />
        看着做出铿锵有力宣言的阿尔托莉雅,雅兰德兰呆了片刻,目光移到我身上。

        “看来,你将来会相当的辛苦呀?!彼挥锼氐娜缡撬档?。

        “早在之前,我就已经做好这个觉悟了?!?br />
        对于阿尔托莉雅妄图强行将我从acg宅男职业转职成百族之王职业的行为,我只能报以苦笑。

        “就如我刚刚所说的,夫妻之间,还是应该多多包容才是?!?br />
        “请放心吧,雅兰德兰奶奶?!?br />
        “可以的话,如果能逐渐受阿尔托莉雅的影响,那就更好了?!毖爬嫉吕嘉⑿?。

        “这个嘛……”

        我的额头上梭梭冒出了汗水。

        “好了好了,一切顺其自然吧,我相信,只要暗黑大陆有你们两个在,就一定没问题?!?br />
        雅兰德兰不愧是活了上千年的大智者,早看出了我胸里那一粒米大的志向,并没有太勉强我。

        “下面的人应该等不及了吧,快去吧,孩子们,在水晶之树的见证下,完成你们的誓言吧?!?br />
        在雅兰德兰的催促下,我们来到水晶之树高台上,下面的数十万围观者顿时发出震天的欢呼。

        定眼一看,主持这次仪式的又是莱曼和凯恩,可真是两个大忙人啊。

        按照一切从简的原则,这次仪式很重要,也是最为简单的一个,共分为两步,第一步是誓言,第二步是交换信物。

        在莱曼和凯恩的主持下,台下数十万观众逐渐安静下来,最后,整个人潮涌涌广场竟然哑然无声,只剩下水晶之树清脆的树叶沙沙声时不时响起,为仪式更增一份境意。

        “我阿尔托莉雅,在此宣誓……”

        在数十万双目光的注视中,阿尔托莉雅带着肃穆的响亮清脆声,回荡在整个广场上空。

        “从此刻开始,我与眼前之人——德鲁伊吴凡,将结为夫妻,我将履行妻子的本分,与他互敬互爱,患难与共,并且,我们将同心协力,率领两族战士共同击退暗黑大陆,死而后已?!?br />
        最后,阿尔托莉雅清脆嘹亮的声音,缓缓消散在广场四周,不一会儿,潮水般的掌声响起。

        恩,这样的誓言,太公式化了点吧,说像阿尔托莉雅的作风,那也像,说不像,那也有点不像,嗯嗯。

        虽然知道在这种场合,必须尽量做到完美,不能随心所欲,让史书留下笑柄,不过太单调枯燥的话,不也一样无趣吗?

        心里这样想着,突然感觉到洪水一样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那可是数十万人的目光,略微慌张的咳嗽一声,将心情平缓下来,和阿尔托莉雅一样,嘹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广场。

        “我,德鲁伊吴凡,在此宣誓……”

        心里酝酿一会,在几个了解我是一副什么德性的无良冒险者的窃笑声,瞪了那漫漫人海一眼,我继续说道。

        “从此刻开始,我与眼前之人——阿尔托莉雅,将结为夫妻,我将履行丈夫的本分,与她互敬互爱,患难与共,并且……给听好了你们这些混蛋们……”

        咦?

        糟糕,不小心说漏嘴了??!

        大概是我一本正经的照本宣科的样子,的确很有趣,那些不安分的冒险者们,终于忍不住抱着肚子,发出肆意的笑声,在安静的广场中显得特别刺耳。

        于是,在凯恩的掩面哀号中,我顺其自然的指着那些家伙,骂骂咧咧的将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算了,这时候,是该发挥我们随机应变的长处的时候了。

        “你们这些打光棍的家伙,都给我听好了??!”

        瞪那群笑的最是嚣张的光棍们,我一手牵着阿尔托莉雅,我威风凛凛的跨前一步,用极具优越感的视线,另外一只手四十五度笔直指天做目标远大状。

        “我和阿尔托莉雅,我们的爱将拯救世界??!”

        “……”

        全场一片安静,就连原本那些肆意的笑声,也似突然被什么堵上了一般,愕然中断。

        不一会儿,比之刚才更加热烈的掌声响起。

        呼~,似乎混过去了,我一口气松了出来。

        看了看下面的反应,我暗暗的擦了一身冷汗,心里想道。

        身后的凯恩,也长长吁出一口气。

        阿卡拉说的没错,吴这小子,就是喜欢在关键的时刻玩心跳。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句“我们的爱将拯救世界”,在最后竟然流行起来了,这也就是所谓的名人效应吗?

        既然这样,就让这个秘密永远烂在心里好了——其实当时我差点就想喊出“我们的歌声将拯救世界”这句话……

        宣誓仪式过后,就是互相交换信物,这里的信物,是属于比较私人的东西,也就是说并不是精灵族和联盟为我们准备的,而是我们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

        “凡,做的不错?!?br />
        对于我刚刚的临机应变,阿尔托莉雅表示了赞赏,并且似乎对我那句豪迈宣言,显得……呃,十分中意的样子,看不出来,阿尔托莉雅也会有喜欢“用爱拯救世界”这样感性的一面。

        这样说着,阿尔托莉雅手中,出现了一个水晶雕像,递到我面前。

        不,不是水晶,这种光辉……难道是水晶之树的木块。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证实了我心中的想法,看着手中的目光,露出缅怀的神色。

        “这是小的时候,阿蒂丝女王给我的礼物?!?br />
        阿蒂丝女王,也就是贝雅的母亲,在阿尔托莉雅之上的上一任精灵女王。

        “阿尔托莉雅,冒昧问一句,贝雅的母亲……阿蒂丝女王,现在……”

        我心里忍不住涌起了好奇心,据了解,阿尔托莉雅成为精灵族女王的时候,应该比我刚刚来到暗黑大陆还要早上一些时间,已经整整有十年。

        也就是说,阿尔托莉雅在十多岁的时候,就成了肩负起亿万精灵生命的精灵一族女王,但是有些奇怪,就算阿尔托莉雅再怎么优秀,十多岁的时候就背负起这种重任,也太勉强一点了吧,那位阿蒂丝女王呢?以她女儿贝雅的岁数看来,她应该不算老才对呀,为什么不续任几年,让阿尔托莉雅能够在一个更适当的年龄承担起这样的重任呢?

        “她已经蒙森林女神的召唤了……”

        气氛沉默了片刻,阿尔托莉雅说出了我隐约能猜到,但是却因为觉得十分荒谬而立刻排除掉的答案。

        死了?

        精灵女王死了?

        这可不是在说笑,哪怕阿蒂丝女王,本身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但是作为女王,她身边应该有足够的护卫力量吧,就连我们联盟大本营,罗格营地这样的一个村落,都有像老酒鬼,吝啬鬼这样的超级高手,次一级的还有诸如瓦瑞夫等等暗藏的高手在里面。

        甚至,精灵族还有王城魔法阵?;?,不客气的说,只要这位精灵女王不傻大胆的跑到第三世界的四魔王三魔神家门口乱逛,就是一头巨龙来了,也休想伤害到她。

        “因为,放置我一族神器的圣地,是整个精灵族的秘中之秘,神器的继承人必须在六岁的生日那年,进入圣地,以获得神器的认同,而进入圣地的钥匙,掌握在精灵女王手里,钥匙……就是女王的生命?!?br />
        “为什么会这样?必须用女王的生命开启,制作圣地的家伙是白痴吗?”

        这样骇人听闻的方式,让我一时震惊不已。

        “凡,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代价,祖先这样做,也只是为了让我们珍惜它们,?;に?,如果不设置这样苛刻的条件,频繁开启圣地的话,圣地迟早会发生意外?!?br />
        阿尔托莉雅的神色黯然,她不是不能理解,但是无法接受。

        “因此,数十万年来,包括这一次,圣地也不过开启了两次罢了?!?br />
        “两次?还有一次?不是说你是继亚瑟王之后的第一个继承者吗?”我心里更是疑惑。

        “是的,并没有错,因为上一次开启,那个人并没能得到神器的认同?!?br />
        “……”

        这一刻,我深深的被震撼了。

        无法言语的感觉,阿蒂丝女王,究竟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牺牲自己,让阿尔托莉雅能获得继承神器的机会,一时之间,我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女王,充满了敬意。

        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阿尔托莉雅会如此严格的要求自己,恐怕除了她本身的性格和理想,还有身为王的自觉之外,还背负着阿蒂丝的生命在里面吧。

        还有小精灵贝雅,那个在自己心目中任性而自大的小丫头,如今也稍稍对她改观了,她的母亲是为了阿尔托莉雅而牺牲,现在,她能抱着这种积极的心态面对阿尔托莉雅,别的不说,光是这份胸怀就值得称赞。

        “在获得神器的承认之后,年幼的我没有足够的威望和能力继承王位,阿蒂丝女王拖着即将走向终结的身子,坚持了好几年后,最终还是被森林女神所召唤,然后,雅兰德兰奶奶代为管理……”

        终于缓缓说着,阿尔托莉雅的目光逐渐变得坚定。

        “因为我,阿蒂丝女王牺牲了自己,因为我,雅兰德兰奶奶打破了自己的千年誓言,身体变得极度衰老,恐怕……我所能做的,就是不断,不断的努力,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不辜负她们的牺牲……”

        静静的听着,看着说到最后,阿尔托莉雅重新露出那自信和坚定的微笑,我终于能够理解,在她那一丝不苟的表情背后,究竟背负了多少,流了多少的汗水。

        那根呆毛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在无穷无尽的压力,责任,理想和努力下所诞生的,让她能在心灵疲倦时回归的唯一眷所,是只属于她的【理想乡】。

        好吧,我承认这样的解释方法有点搞笑,尽管我想表达的是沉重的气氛。

        因为这个偶然的问题,原本隔在我和阿尔托莉雅之间的面纱,已经几近全被揭开,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那个充满了谜团的精灵族女王,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的阿尔托莉雅,她的童年,她的重要回忆,她身为王的一面,身为少女的一面,还有……呃,身为呆毛的一面,已经完完全全的了解,再也没有任何疑惑。

        从阿尔托莉雅的手中接过她的信物的时候,我深刻的体会到了手中之物的分量,这是给予了她充分的信任,不惜牺牲自己成就现在的阿尔托莉雅的阿蒂丝女王的重要礼物。

        “阿尔托莉雅!”

        我轻轻叫着她的名字,她抬起头,用那双漂亮的深绿瞳孔凝视我。

        “阿蒂丝女王,还有雅兰德兰奶奶,在你的一生中,扮演着最重要的两个角色,我希望……不,是一定,我将会成为第三个?!?br />
        说出这番话,并不是因阿尔托莉雅的故事所影响,在这一刻产生了深深的爱意,当然,更不可能是怜悯,而是一种深深的尊敬,这个女孩应该得到幸福。

        “是吗?那可要看看你的信物才行?!?br />
        阿尔托莉雅这样说着,难得的露出一丝俏皮笑意。

        “……”

        不……不妙,阿尔托莉雅的信物太贵重了,自己可拿不出和她相比的东西。

        装备宝石什么的,身上到是一大把,可惜这些都是有价之物,总觉得拿不出手。

        除了这些,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也就那几样了,bug护身符是肯定不可能,虽然自己现在有血熊和月狼变身,bug护身护的作用已经进一步降低,但是小雪它们还要靠它加成呀,还有和自己灵魂连锁的女孩们,bug护身护对她们也至关重要。

        而bug剑,能拿来的话送给阿尔托莉雅我是没意见,反正那个需求等级99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问题是现在它躺在储存箱里,我根本就拿不动呀!

        剩下的塔拉夏神器套装组件,那是将来用来复活塔拉夏,阿卡拉让我代为保管的,微波炉也是借来的,等哪天自己退休以后,还得还回给赫拉迪克族。

        这样数一数,平时以暴发户自诩的自己,竟然没有一件拿得出手的信物。

        话说,阿尔托莉雅喜欢狗吗?准确说,她喜欢吃狗肉吗?

        远在罗格营地的窝里呼呼大睡的某只死狗,突然打了一个冷战,身上的金色卷毛不断哆嗦起来。

        事实上,现在给自己的只有一个选择了,当然,如果不是经过刚才那场战斗,我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上面的。

        深呼吸一口气,我突然将阿尔托莉雅的双手握住,十指交缠,轻轻一拉,让彼此之间的距离,几乎是面对面的贴着。

        顿时,下面一阵暧昧的起哄声。

        你们这些家伙给我等着,仪式结束后有你们好瞧的。

        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我回过神,底下头,在阿尔托莉雅耳边轻轻说道。

        “阿尔托莉雅,还记得擂台上那时的感觉吗?”

        在一个小时以前,被关在魔法阵暴动能量里面的我和阿尔托莉雅,也是以这种姿势贴在一起,寻找着那股心灵与力量融合的契机。

        在我的提示下,阿尔托莉雅很快就合上了双眼,将她那股包容万物的温暖气息传达过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和阿尔托莉雅能形成这种融合状态,但是我却知道,这很大程度上和阿尔托莉雅的职业能量属性有关。

        骑士之王,所说的本来就是率领战士,自然必须得有这种能力才行,大概如此吧。

        将这些想法统统抛却,专心致志的和阿尔托莉雅的气息取得联系,很快,我们便再次进入了那种微妙的融合状态。

        灵魂连锁,发动!

        下一刻,巨大魔法阵浮现在我们两个脚下,让那些原本抱着看戏态度的观众们,吓了一个目瞪口呆。

        如果没有前面让我和阿尔托莉雅彷如融合为一体的战斗,没有刚刚那一番深入理解阿尔托莉雅的对话,我是绝对不会想到灵魂连锁,但是正因为有了这些前提,才有了成功的可能性。

        魔法阵光芒运转着,散发出乳白色的圣洁能量,将我和阿尔托莉雅如同胚胎一般完全包容在里面,只剩下一团椭圆白光,一直持续了将近一分多钟,才逐渐暗淡下来,乳白色的能量完全被我们两个吸入体内。

        “怎么样,阿尔托莉雅,这份礼物你还满意吗?”

        看着突然接受到心灵传音,而露出惊讶神色的阿尔托莉雅,我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