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淡定喝茶组

    第七百四十四章 淡定喝茶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四十四章 淡定喝茶组

        黑色能量圈包裹着的擂台内,武器的交织声依然连绵不绝,说里面的两个人是打上瘾了,不如说是对现下这种玄乎其玄的融合状态,玩上瘾了。

        当整个黑色能量圈,像巨兽的大嘴般,将整个擂台完全吞没,并将大嘴合拢起来以后,擂台里面已经伸手不见五指,这种状况,终于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

        “咦———?!”

        带着巨大的遗憾,停下战斗,那种奇妙的融合感,也像潮汐一般,缓缓从身上退却,让我有一种重新举起武器冲上去,将这种感觉留下来的冲动。

        当然,理智上并不允许自己这样任性,抬头看看漆黑的天空,我摸着下巴沉思片刻,智商高达998的大脑高速运转,在精确到以分为单位的时间过后,终于一拍掌心。

        “我知道了??!”、

        高高指着天空,我用一种气势满满的语气说道。

        “我们两个打的太入神了,一晃天就已经黑了?!?br />
        阿尔托莉雅:“……”

        我:“……”

        阿尔托莉雅:“这就是人类一族传说中的幽默吗?”

        “大……大概是这样没错,不过用传说去形容也太……”

        对于阿尔托莉雅以一个十分微妙的词语形容出来的正确答案,我稍稍露出困惑表情,觉得她这句用着一本正经的严肃表情说出来的话,应该比我刚才的更幽默一些,这种幽默很大程度又建立在偏偏她没有这个自觉这一点上。

        好吧,让我们言归正传……

        这群小精灵搞毛?。?!

        在内心怒吼一声将茶桌掀翻。

        这种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傻子也知道不是夜晚吧,以德鲁伊的视力,哪怕是夜晚也能拥有良好的视野,所以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根本就不可能是正常的黑夜造成的,也正是阿尔托莉雅觉得我刚刚那句玩笑话很冷的原因。

        “阿尔托莉雅,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br />
        排除大部分因素,剩下的最大可能性,就是擂台上的魔法阵出了乱子,记得吝啬鬼那老头以前可以千叮万嘱过,越是大型,越是繁杂古老的魔法阵。万一发生了暴动的话,威力就越可怕,所以魔法公会的那些花花草草可以乱碰,但是惟独他那已经被炸的所剩无几的白胡子,还有外面挂着“内有恶狗,请勿闯入”的处处散发着可疑气息的危险牌子,里面能明显看到雕刻着魔法阵纹理的地方,绝对不能胡乱去碰。

        综合猜测和吝啬鬼那番话,我发现,如果真如自己所想的一般,那我和阿尔托莉雅,现在的处境还蛮危险的,至于危险程度,就得看究竟是哪个魔法阵出现了乱子,不过估计这个竞技场里面,也不会存在那种吝啬鬼做实验室简单制作出来,但是爆炸威力依然能响彻整个营地上空的简易魔法阵。

        作为一个魔法理论知识苦手,这时候应该询问一下专家的意见才行,虽然不知道阿尔托莉雅的魔法造诣究竟如何,但是毫无疑问能确认的一点是——肯定比我好。

        “这种情况……应该是王城魔法阵出现故障了?!?br />
        作为一族之王,王城魔法阵平均百年出现一次故障这种不算是太秘密的小秘密,她当然一清二楚,并且早在几年前,在王城魔法阵进入故障高发时段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时刻关注着,所以,她的脸色只是微微闪过一道惊讶,就冷静了下来,用能让人心平静下来的淡定语气说道。

        “原来是这样,王城魔法阵出现故障了呀,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阿尔托莉雅的话在耳边回荡,等理解清楚她所说的话以后,我立刻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身影变得苍白化。

        完蛋了,这次真的完蛋了,吝啬鬼那种小小的简易魔法阵就有如此威力,现在覆盖整个王城的,经过精灵族数万年打造而成的巨大王城魔法阵,出现了故障,万一一个暴乱,说不定整个库拉斯特都会消失在地图上。

        “完……完蛋了,续地狱入侵和千年前的三魔神暴乱之后,暗黑大陆的第三次冲击,使徒来袭,人类就快要灭亡了,人类补完计划呢,在哪里,究竟在哪里?呜呜~~”

        一想到即将面临的大爆炸,我的脑子就乱成了一片,微妙的和一些诡异知识接轨上了。

        “使徒?”

        阿尔托莉雅眨了眨她那双碧绿色的眼睛,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

        “不,没什么……”

        忘记了,像阿尔托莉雅这种呆毛,又怎么可能会和那只小幽灵一样,就算听不懂也能立刻做出吐槽的回应,寂寞啊,在临死前的一刻都没人吐槽自己吗?

        嗯,对了,那只小幽灵呢,还在项链里睡觉吧,在这种末日降临是时刻,是不是应该冒着生命危险将她吵醒,交代一些后事比较好呢?

        想了想后果,打个寒战,我还是选择作罢,没听说过吗?冬眠时被吵醒的熊是最凶恶的。

        “现在该怎么办?”

        目光触及依然老神在在,淡定无比,临山崩而不变色的阿尔托莉雅,我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等?!?br />
        阿尔托莉雅带着淡然自信的笑容,在充满了自信和从容的目光中,轻轻吐出一个字。

        “等?”

        “是的,等,魔法方面,我并不是很擅长,贸然行事的话,说不定反而会让暴动加剧,不如等待外面的支援,我相信莱曼长老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的?!?br />
        顿了顿,她继续补充道。

        “而且就算万一来不及,也没多大关系,这并不是整个王城魔法阵暴动,只是一个小局部,我想以你我的实力,应该能承受得起?!?br />
        阿尔托莉雅将王城魔法阵平均每百年一故障的事情稍微解释了一下,以前出现的故障,很快就被解决了,只是这次有点特殊,竟然将我们两个困在里面,要不是真有其事,估计还会有人以为是贝利尔那个阴谋魔王的又一诡计,妄图将大陆双子星扼杀在摇篮之中呢。

        原来如此,不过阿尔托莉雅果然不愧为最优秀的王,心思还真细密。

        “不过,就算是接近一百年,为什么偏偏是今年,为什么偏偏又选在这种时候呢?”

        垂头丧气着,我为自己的悲剧命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是啊,为什么呢?”

        阿尔托莉雅轻轻应和了一句,脸上满是冷静。

        “你好像一点都不觉得惊奇?”

        隐约对阿尔托莉雅现在的想法有些感同身受,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的确,实在太偶然了,不过,我已经习惯了?!?br />
        总是给人一副充满自信模样的阿尔托莉雅,也微微低头叹笑,那根金色的呆毛似乎也跟着她的动作,转了一圈之后也有气无力的垂了下去。

        “是吗?已经习惯了,看来我们两个,在很多方面还真的意外般配呢?!?br />
        耸了耸肩膀,我跟着对方的动作,也无奈的将头垂了下去。

        没有错,我们两个都是拥有着吸引麻烦的体质,所以当两个人凑在一起的时候,这种体质就无限发挥,将……嗯,我算算,根据阿尔托莉雅刚刚所说的,故障高发期是在90年后到110年之间的20年里,也就是说……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二十,这种算法实在太小儿科了,不值得我这种高智商人士动脑,还是弄复杂一些吧,用那能将四个以内的人消灭于无形之中的,世上恐怖的四舍五入方法,将三百六十五变成四百,乘以二十……

        嗯,是八千没错,绝对没错,就算是三无公主来了,也不得不地下她那死高智商儿童的脑袋,承认这个答案的唯一正确性。

        来吧,是时候了,高呼数学帝威武吧,凡人们!

        咳咳,也就是说,在这八千天里的某一天会发生,只有八千分之一的概率会发生的事情,硬生生的被我们两个的麻烦体质吸过来了。

        悲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于我和阿尔托莉雅来说,一个拥有金蛋壳技能,一个拥有绝对守护戒指,只要不是大范围的王城魔法阵爆发,我们总是会有办法从里面存活下来的。

        松了一口气,宅男那颗不羁的心就开始活跃起来了。

        你说这样站等着巨头王黑幕,也无聊是吧,横等是等,竖等也是等,干嘛不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呢?

        于是我开始铺床……

        好吧,其实是取出一张茶桌,也就是三番五次被我在心里掀翻那种。

        “来来来,阿尔托莉雅,干站着也不是个办法,喝杯茶吧?!?br />
        泡上两杯热乎乎的清神水,我朝站在擂台中央,抬头凝神望着头顶上的黑幕的阿尔托莉雅招手。

        “那我便却之不恭了?!?br />
        似乎也意识到了这并不是自己能解决的问题,阿尔托莉雅也不客气,应了一声,便笔直的坐在自己对面。

        “……”

        该怎么说呢,笔直坐着,脸上满是认真和严谨的阿尔托莉雅,带给人的压力也很大呀。

        “这是……清神水?”

        看了一眼杯中之物,阿尔托莉雅开口问道。

        “没错,你以前喝过吗?”

        “上次拜访联盟,承蒙阿卡拉大长老招待,喝过一次?!?br />
        阿尔托莉雅双手捧着茶杯,轻抿着唇,十分优雅的啜了一口,然后深深呼出一口气,脸上的严肃表情似乎也松了一份,由此可见阿卡拉特制的清神水的确有独到之处。

        “喜欢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些,你全拿去吧?!?br />
        看阿尔托莉雅要开口,我连忙继续说道:“我们已经是夫妻,要还是这样客气的话,那不显得生分了吗?”

        “所言极是,那我便收下了?!?br />
        阿尔托莉雅的嘴唇颤了颤,似乎将什么话给吞下去了一般,露出了一个较之太阳还要灿烂夺目,比之幽月还要优雅柔和的笑容,差点让我呆看着将清神水灌到鼻子里去了。

        “对了,阿尔托莉雅,你喜欢喝酒吗?”

        为了摆脱那一刹那的不好意思,我连忙打破宁静,开口发问。

        “酒吗?并不讨厌?!?br />
        轻轻将杯子放下,阿尔托莉雅如是说道。

        “酒量还好吧?”

        听阿尔托莉雅这样一说,我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无它,只是很感兴趣的想和另外一位沾酒即醉的女王殿下做做对比。

        “抱歉,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从来没有醉过?!?br />
        “……”

        “不,你已经回答了……”

        擦了额头上一把汗,从来没有醉过?以阿尔托莉雅的身份,应该没少喝酒才对吧,看不出来,阿尔托莉雅的酒量竟然如此好(虽然听她的口气看来,她自己并没有这个觉悟),说不定能和老酒鬼那家伙一较高下也说不定。

        也就是说,和同由女王之称的莎尔娜姐姐相比,不但个性上存在着完全相反的差异,就连酒量也一样吗?

        “啊,对了,你刚刚说上次拜访联盟,是比武大会那次吗?”我突然想起这个一直想问的问题。

        “没错,凡,你在决赛时表现的很出色,虽败犹荣?!卑⒍欣蜓徘崆岬阕磐?。

        “不敢当……”

        每次被阿尔托莉雅称赞,非但没有丝毫开心,我的感觉更像是一个衣着邋遢的平凡乞丐,被开着法拉利的白手起家的年轻企业家激动的握着双手拼命说“人才啊”一样。

        若是说到这个份上你还不明白,好吧,就比如你在上班时间突然放了个响屁,然后老总立刻激动的走过来称赞你一句“好屁呀”,会高兴吗你?

        无他,阿尔托莉雅给人的形象,实在太过于耀眼和完美了,完美到自她口中对他人发出的发自真诚的称赞,在他人看来也变了味,不过作为呆毛王的持有者,其他人不说的话,她永远都不会发现这个事实就是了。

        “不过听说当时走的很匆忙是吧,我都没来得及见上一面?!?br />
        说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其实上一次的擦肩而过,对现在的我而言也并非那么遗憾,如果当时就解开那层神秘面纱的话,总觉得会失去很多快乐刺激的事情。

        “抱歉,实在是要务缠身……”

        阿尔托莉雅再次叹了一口气,能让时时刻刻保持着王的风范的她露出叹气表情的,也只有她那糟糕的吸引麻烦的体质了。

        “又来了,阿尔托莉雅,你已经连续说了两次抱歉了,这可不像你,我心目中那个威风凛凛的王?!?br />
        轻轻将沾在唇边的茶杯放下,阿尔托莉雅露出了高贵的笑容。

        “是吗?这样的我让你失望了?”

        “与其说失望,不如说是惊讶吧,我原本觉得你应该是那种会在想要说抱歉的时候说【哼,我才不是想和你道歉呢,只是怕你伤心的哭出来才勉为其难的这样做而已】的人呢?!?br />
        乘着这个机会,我决定向阿尔托莉雅灌输一些傲娇知识,个人认为,从小就在严格的环境中长大的阿尔托莉雅,就好像是那些涉世未深的深闺大小姐一样,在性格方面,还具有很大的可朔性。

        “这……也是你们人类那边的幽默吗?”

        对于我的回答,阿尔托莉雅微微露出了困扰的表情。

        “应该是……吧?!?br />
        好吧,无论阿尔托莉雅的可朔性有多大,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以她现在古板认真的性格看来,绝对和傲娇属性搭不上边就是了。

        我和阿尔托莉雅在里面悠闲的喝茶聊天,却不知道外面已经闹翻天了。

        “不行,拉曼长老,受到外层魔法暴动能量层的干扰,我们已经试遍了所有的办法,都无法与里面的女王殿下和凡阁下沟通?!?br />
        远处一位法师瞬移过来,擦着脸上的紧张汗水对莱曼说道。

        没想到女王殿下和凡阁下,这两个暗黑大陆上的未来之星,竟然全都困在了里面,要是他们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整个暗黑大陆或许会从此一蹶不振,不知道要再盼上几千几万年,才能重新盼来这样的人物。

        这或许是精灵族几万年来遇到的,最严峻的事件,几千年的小矮人入侵和现在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饶是刚刚还一脸镇定的莱曼长老。也不由紧紧抓住法师的肩膀,神色凝重的再次确认道。

        “是的,莱曼大人,属下无能,已经想不到其他办法了?!?br />
        这位法师沮丧的低下头,不敢直视莱曼那焦急的目光。

        “蒂亚公主……”

        凯恩看了旁边的蒂亚一眼,身为魔法之族的公主,或许能想出什么办法也说不定。

        “不行,如果凡凡的灵魂魔法从小就得到正确的练习,说不定现在能够通过灵魂魔法和他沟通,可惜……”

        赫拉迪克的小公主,也失去了原有的元气,变得沮丧起来。

        “那魔法阵暴乱呢?有办法让它停息下来吗?”

        眼看事不可为,莱曼也只好将希望放到另一方面,只要能将魔法阵暴乱停息下来,那能不能沟通也就无所谓了。

        “我们这边的人手正在加紧分析故障的原因,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精灵法师话刚刚说完,几名法师相聚传送过来,在他耳边悄悄耳语几句,立刻让他的脸色变得苍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