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四十三章 魔法阵异变

    第七百四十三章 魔法阵异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四十三章 魔法阵异变

        那是一种难以言述的感觉,只是从那不断肆虐的能量风暴上,可以隐约的察觉到,台上战斗的两个人,彼此的战斗属性和风格正在慢慢的融合,就好比两条不同颜色的绳索,逐渐被拧成了一股。

        这种奇妙的战斗融合感,经历过漫长的历练岁月的精英冒险队伍,感触最为深刻,那是只有在长年累月的互相磨练和配合,才能形成的一种队友间的力量,互相同化,互相融合的情况。

        这样的强大冒险队伍,会让人感觉到队伍里面所有人的力量和气势都融合成为一个整体,凝成一道巨大的波涛海浪,翻天覆地,无可匹敌,一般能发挥出整个队伍的实力之和的近十倍,如果是遇到伪领域级别的这种组合,就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只有绕道走的份。

        台上全部观众,实力都还处于第一世界冒险者的水平,队伍之间充其量也只是配合无间,心有灵犀,远远没有达到同化和融合的地步,自然无法体会这种感觉,只是能隐约感觉到那种变化,只有石壁上那两位传说级别的人物才能清楚的抓住脉络。

        “当然,能够如此快形成这种默契,和阿尔托莉雅的职业脱离不开关系,骑士王职业无以伦比的包容力,才是形成这种状况的关键?!?br />
        这不,半靠在石壁,兰斯特半眯着眼睛,好整以暇的这样补充道。

        队伍之间的同化和融合,和队伍各自职业所处的战斗风格,还有各自的性格有关,整体属性平均,脾气温和的德鲁伊,融合率居七大职业最高,野蛮人和圣骑士的融合率也较高,但是野蛮人和刺客较难融合,因为两者的战斗风格大相庭径,圣骑士难以和死灵法师融合,这是属性问题,亚马逊和谁都合得来,但似乎又和谁都合不来,巫师和谁都能配合,也是比较平衡的类型。

        当然,还有少数特殊的例子,比如说死灵法师和牧师,这两者想要同化合融合,估计……呃,不是不可能,大概要花上其它不同职业的好几倍时间吧,就看你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了。

        兰斯特刚刚所说的,和阿尔托莉雅的骑士王职业有关,就是这个意思,身为骑士王职业,带领自己的战士团体作战,那无以伦比的,让整个队伍的力量迅速融合成为一个整体的能力,才是这个职业的真正价值所在。

        也就是说,哪怕对方再怎么废材,比如说是一心想着混吃等死的死宅,比如说是没有一点高手气质走在大街上经?;岜恍『⒆尤衔呛闷鄹旱拇笕硕先ネ妻亩放窆秩?,又比如说是一时玩火一时玩冰没个属性定样的智商只有九的笨蛋,阿尔托莉雅的力量所具备的强大包容性,都能够很好的将其融合在一起。

        “就当是这样吧,但是能将需要几十年才能培养出来的默契,就算骑士王这个职业的融合率再高,也不可能做到吧,不能否认那傻小子的功劳?!?br />
        卡夏从惊讶之中恢复过来,继续抱着她的美酒一口接着一口,对于她这种存在来说,经历过的千奇百怪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已经很少有东西能够让她惊慌失措。

        “的确,能和冒险者融合相处的异常强大的融合力,大概是那小子除了力量以外的唯一优点吧,因为这个,阿尔托莉雅才会产生让这种无药可救的笨蛋成为优秀的王的笨蛋念头,结果其实两个都是笨蛋,所以我才说,阿尔托莉雅和那小子或许真的很般配?!?br />
        兰斯特依然毒舌的缓缓分析道,然后无奈的叹了以口气,似乎对这个事实感到很郁郁,高傲的精灵女王啊,就算在某些方面上的确有点呆笨,也没必要和这种傻里傻气的小子对上口吧。

        “不过,这种融合只是属于灵光一闪的偶尔行为,想要真正把握住这种感觉,随时都能发挥出来,这两个还得再经过好几个月的磨合才行?!?br />
        最后,卡夏做出结论,兰斯特沉默,虽然眼前的酒鬼已经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为所欲为的狂傲女王,但是唯独她的判断力却并没有随着这种剧变而是有所变化,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锵锵锵”

        擂台上,武器互相碰撞所发出的宛如实质音波的声音,依然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永无休止,肆虐整个擂台和观众席的风暴,从一开始就未停止过,但是周围众人,却逐渐从里面把握到了一丝那种让自己产生微妙感觉的线索。

        力量,气势,还有战斗风格,这三种属性,就好像每个人的指纹一般,在这个世上,根本找到在这三种属性上完全重叠的两个人。

        但是此时此刻,在他们的眼中,台上两个人的身影,他们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气势,还有战斗风格,却似乎逐渐融合在了一起,明明两道身影不断交织对撞着,但是看着看着,却如同眼睛出现了幻觉一般,两道身影变成了一道。

        这种情况,让这些不明所以的人,以为是这场战斗实在太激烈了,以至于眼睛跟不上,产生了疲劳,才老会出现这种状况,从他们时不时苦恼的用力摇摇头,或者揉一揉自己的眼睛,试图努力将那两道交织战斗的身影分开,就可以看出。

        当然,也有一些比较敏锐的冒险者,比如说某只贼精灵可爱的小狐狸,并没有被这种情形所迷惑,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而是细细斟酌着这种变化,以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一点一点的通过解析和猜测,判断出其本质。

        ……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无法具体用语言去形容,只是突然之间,我发现可以从阿尔托莉雅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个举动,猜测出她的下一招,甚至是接下来几招,将会以什么方式攻击过来。

        我想,不仅仅是自己有这种感觉,阿尔托莉雅应该也能感受到吧,这种默契究竟是何时开始在我们身上出现,却已经不记得,但是并没有怀疑它的存在,仿佛这是我和阿尔托莉雅本就应该具备的默契一般。

        不仅如此,我们两个甚至惊讶的发现,阿尔托莉雅的剑光之中,似乎带上了一股淡淡的冰蓝色,而自己所造成的剑光,似乎也带上了一丝银白的绚丽,刚刚开始以为是错觉,但是两种颜色的交融越来越明显,已经到了让我们无法用错觉这个词解释的地步了。

        最该死的是,就算眼前的景象如此诡异,正当想去惊讶,想开口询问的时候,内心深处却依然及时的涌出一股”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的认同感,这并不是非得要去弄个清楚的事情,就如同人的吃喝拉撒一般自然。

        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阿尔托莉雅那股正直光明浩大的力量,似乎就在身边,带着主人淡淡的香味,给自己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再也没有刚刚那种,形成一道道凌厉剑光欲将自己砍断的危险气息。

        如果对手的力量变得不再危险,如果对手的招式,变得不再莫测,情况会怎么样?

        就如我和阿尔托莉雅现在这样。

        并非没有认真战斗,但感觉不到对方的力量的威胁,感觉不到对方招式的凌厉,别人怎么看我不知道,但是自己感觉上,就好像在排演一场早就练习过上百次的战斗节目,彼此手中拿着的只是没有伤害的仿真武器,对手要出的下一招,自己早就背熟了,可以光凭着身体的本能将自己所要出的招式衔接上。

        虽然这样听似枯燥乏味,不过我却乐在其中,并不享受排演的感觉,而是在细细品尝这股突而其来,自己从未体验过的默契……不,是融合,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词,没有错,不是默契,应该是融合才对,彼此的属性,还有每一招每一式,都已经融合在了一起。

        当我们两个为这股突然出现的奇妙的融合感,感到新鲜和喜悦的同时,擂台外面却有人不愿意了。

        “他们两个是在调情是吧?是在调情没错吧?!混蛋,可恶,色狼,坏蛋,气死老娘了……”

        看着台上两个人仿佛拍戏一样的战斗,露西亚气呼呼直跺脚,用一种带着可爱和楚楚可怜的哭腔,抓着马拉格比的脖子一边摇晃一边不断逼问道。

        “我……露西亚……你先放我下来……”

        被箍着脖子吊在半空的马拉格比,舌头伸得老长,他悲哀的发现,身为刺客的露西亚,力量和自己这个圣骑士竟然相差的并不是太多,没有绝对的优势,马拉格比想要挣扎开来不是没可能,但是肯定会对对方造成伤害,想想后果……

        总是在关键时刻精明起来的马拉格比,此时依旧做出了明智的判断,在这两者之间选择其一的话,他宁愿就这样被露西亚吊死,也还好过以后天天因为这事被小心眼到家的露西亚摧残。

        当然,还有第三种选择。

        看了看脸上明显写着“吃醋”两个字,已经失去理智的露西亚,马拉格比僵硬的扭过头,看向旁边的库特和白狼,露出求救的目光。

        吹一声口哨,库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条白手帕,按着鼻子呼了一口鼻涕,擦了擦,然后扔到马拉格比的脚下,脸上写满了大字:因果报应,哥们您走好了。

        白狼再次以极其熟练的动作,在库特目光移到他身上的零点五秒之内,从胸口掏出了吊坠……

        “哈哈哈,看来这将会是一场历史上最成功的联姻,你说是吗?凯恩长老?!?br />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树底下爬出来的两位长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在前面找到了另外一颗大树,一边抱着,抵抗来自擂台的能量风暴,一边呵呵笑了起来。

        虽然没有冒险者的眼力,但是这两位老头却有着冒险者远远无法比拟的知识和眼光,擂台上的变化,早就被他们看出了道道。

        “是极是极,不过擂台上的魔法防御阵真的没问题吗?”

        看着擂台四周,在持续的能量风暴施虐中,已经开始微微摇晃起来的透明防御罩,凯恩满是担忧的问道。

        “凯恩长老请放心,这一点本人绝对可以保证,就算战斗强度再提高十倍,也休想将魔法防御阵击破,咳咳,不怕告诉你,这个魔法阵,可是整个精灵王城魔法阵的其中一环,坚固着呢?!?br />
        莱曼自信满满的说道,若不是两只手要抱紧大树,他恐怕已经抬头挺胸,将胸膛拍得咚咚作响了。

        “哦,原来是这样?!?br />
        凯恩点了点头,王城魔法阵可是历经精灵族几万年的时间,由无数精灵族优秀的魔法师和高超的魔法技巧打造而成,各个环节都坚固无比,所以只要和王城魔法阵这个名字拉上边的,都能让人再添三分信心。

        “但是,你不觉得魔法阵的动静有点奇怪吗?”

        觉得心里有了些底的凯恩,再次将目光落到擂台四周的精密的魔法刻纹上,看着上面不断闪烁起来的红光,虽然不是法拉那种魔法大师,但是凯恩对魔法理论知识的造诣也不低,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多问了一句。

        “那个……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要知道,皇城魔法阵的各个部分,每十天都会检查一次?!?br />
        莱曼咳嗽一声,口气有点虚。

        “应……应该?!”

        凯恩额头上开始渗出汗水。

        “恩,凯恩长老,你要知道,王城魔法阵平均每百年才会出现一次小故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是覆盖整个内城的庞然大物,偶尔出现一点小小的问题也不奇怪对吧?!?br />
        “的确如此?!?br />
        凯恩点点头表示可以理解,越是庞大的东西,出现问题的几率就越大,这是常识。

        “那么距离上一次出现故障,已经过了多少年了?!?br />
        顿了顿,凯恩问了一个比较微妙的问题。

        “让我想想看,嗯,没有错,应该有九十四年了……”

        “……”

        “……”

        莱曼长老沉思片刻,然后恍然造诣说道,话刚刚落音,两个老头就陷入了无语之中。

        “不……不要慌,说是平均百年,有可能是九十五年,也有可能是一百多年,没……没那么巧合吧?!?br />
        莱曼长老尽量的放松表情,但是语调还是不免有些结巴起来。

        “不……不好了,莱曼大人,出大事了!”

        这时候,一位中年精灵法师迈着慌张的步伐冲了上来,从他连瞬移这种好用的交通工具都忘了使用,和让这些平日以优雅高贵著称的精灵露出如此惊慌的神色,就可以知道他口中的大事,究竟有多么严重。

        “冷静点,出了什么事?”

        问出这样的话时,莱曼心里已经有了不妙的觉悟。

        “水晶之树上的王城魔法阵网络脉图上显示,有个地方出了点问题?!?br />
        擦了擦额头上的紧张汗水,冷静下来的精灵法师迅速禀报。

        “哪……哪里出了问题?”

        脸色变得苍白的莱曼,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这样问道。

        指了指莱曼身后的擂台,精灵法师发现尊贵的女王殿下也在里面,脸色不由惶恐万分。

        “不要慌张,这件事情和雅兰德兰大长老说了没有?!?br />
        关键时刻,莱曼发挥了身为长老的冷静和干练,理清头绪,继续问道。

        “来之前已经禀报了?!?br />
        “大长老是怎么说的?”

        “大长老大人只是微笑着说【不用着急不用着急,通知下去吧,做该做的事情就行了】,这样而已?!?br />
        精灵法师稍稍露出困惑,似乎无法理解,事关女王殿下生命的事情,为什么会被大长老说成不用着急了。

        不过,想到这是无所不能的雅兰德兰大长老亲口说的话,精灵法师还是松了一口气,竟然大长老这样说了,就一定没有问题。

        “这样吗?”

        莱曼细细琢磨着雅兰德兰的话,沉思片刻。

        “竟然大长老这样说的话,那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她并没有下达明确的命令,所以就按照我们自己的办法去做吧?!?br />
        片刻之后,莱曼果断说道。

        “桑德斯,去将研究所的法师第一第二第三小队召集过来,尽快解决问题?!?br />
        “是,莱曼大人?!?br />
        将桑德斯的精灵法师应了一声,并没有离开,而是拿出一个法师球,轻念着咒文,洁白的球体很快就散发出白光并漂浮上半空。

        “还有,崔斯特,你还在那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让女王殿下和凡阁下停止战斗……啊,来不得了……”

        回过头,莱曼对着崔斯特大声喊到,不过余光看了一眼擂台,他立刻痛苦的捂住了额头。

        本该守护擂台的魔法阵,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道黑色的狂暴能量,像野兽的狰狞巨口一般将整个擂台包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