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四十二章 打出默契来了!

    第七百四十二章 打出默契来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四十二章 打出默契来了!

        “凡,小心了,我也要攻击了?!?br />
        正所谓礼尚往来,我这边已经送出了那么多大礼,若是阿尔托莉雅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她就不是呆毛王,而是呆毛唯了。

        轻喝一声,携着无形之剑,她已经俯冲过来,那“哒哒哒”的强而有力的蹬地声才刚刚在耳中响起,银白色的身影就已经骤然逼近,在眼中猛地掠过。

        “哈——??!”

        伴随着她那如同大山一样威凛沉重的全力攻击的气势涌起,融合在那银白色的剑光里面一起向我斜向下的砍过来,早就持剑严待的我发现,阿尔托莉雅现在距离自己的位置,足足还有二十多米。

        也不是说在这个位置不行,只是白痴都知道,距离越长,无论再怎么凝实的剑光划过来,总会在过程中损耗一定的能量,而使得威力变弱。

        而且说句不怎么好听的话,大概是由于实在太忙的关系,阿尔托莉雅对自己【骑士王】职业所特有的大范围剑光攻击,磨练的并不够,所划出来的剑光还不能用十分凝实去形容。

        这也是为什么并没有职业的能力辅助,而不得不靠自己力量去划出大范围剑光的我,也能用同样的招式和阿尔托莉雅对碰,若是她能将剑光磨练的更加凝实,鬼才会去做这种如同和诚哥比剑术,和二爷对攻墙角流的打法呢,我现在的行为充其量只能叫做以己之短攻敌方之长,还算不上笨蛋玖,傻到家。

        其次,攻击的距离越长,也就意味着给更多的空间和时间予对手躲闪的余裕,这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就算阿尔托莉雅没有丝毫的战斗经验,兼那根金毛呆的不行,也不犯这种错误才对。

        恩,闻到了阴谋的气息。

        没错因为阿尔托莉雅那反常必有妖的诡异举动所紧张,而是高兴,甚至不由自主的在嘴角边勾起一抹微笑。

        这不是很好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阿尔托莉雅不仅已经开始逐渐适应了我从老酒鬼那里学来的各种各样的阴险招式,而且已经举一反三,开始初步运用起来了。

        只要领悟到了自己在这一点上的不足,就已经足够了,以阿尔托莉雅的天赋和认真个性来说,想要去学阴险猥琐流的打法是不可能的,但是肯定会有所防范,让敌人无可得逞。

        这样的话,这场比赛我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

        才怪,搞什么啊这种立刻要领便当的配角的宣言,我还想赢啊混蛋??!

        心里转着这些自我吐槽的念头,一个发呆,阿尔托莉雅的攻击已经直逼眼眶,伴随着剑光刮起的如同刀刃一般尖锐凌厉的剑风,将额头上的头发刮得像是狂风中的乱草一般,不稍稍眯上眼睛的话,刺痛刺疼的眼睛都要渗出泪水了。

        我靠了。

        就是发了那么一会呆而已,什么时候攻击多了一道?

        出现在我眼前的已经不是阿尔托莉雅那斜向下的凌厉一剑所造成的剑光,而是那种经?;嵩谌妊锍鱿值?,具有十分让人无力吐槽造型的x型剑光——两道呈交叉状的剑光。

        普通来说,就算招式回气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形成如此紧密相连的x型剑光吧,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技能驱使。

        就如圣骑士的白热技能一样,普通的攻击,圣骑士的攻击速度再怎么快,也不可能在零点几秒之内挥出数十剑,但是依靠法则所制定的圣骑士独有技能,就可以神使鬼差般的做到。

        是技能啊,是技能的话那就不妙了,是人都知道,技能至少都会带上【伤害+xxx】的属性,为了自己这把老骨头着想,这一招可不能逞强硬撑,还是早早跑路为妙。

        不过,向那个方向跑也是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阿尔托莉雅这明显不是为了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攻击的攻击,肯定还有后招,正虎视眈眈的等着自己主动送上门去。

        现在给自己的选择的有左右,还有上空这三个方向,地下就免了,就算我是土行孙,也拿这些魔法加固过,比钢铁还要硬的擂台地板没辙。

        问题是,阿尔托莉雅狩备的方向究竟是哪个方向,又或者说是全角度,那就悲剧了。

        这些思考,都是在刹那间完成,然后下一刻,我选择了右侧。

        上空的话,傻子都知道跳上空中是最容易被偷袭的,就算我想来个出其不意,也绝对不会选择上空,因为一旦被识破的话,那就真悲剧了。

        至于左右两边,为什么我会选择右边,这个……因为我是个会在迷路的时候遇到岔路口通?;嵫≡裼夜盏切难闯钡氖焙蚧故窍不锻嬉煌媾涯孀咦蟊叩募一?。

        就是好整以暇的躲开x型剑光的攻击范围一刹那,多年以来形成的冒险者直觉,本能的就感觉到了强烈?;?。

        时间在这一刹那仿佛放慢了千万倍,那道超音速的x型剑光,在这一刻,也变得如同乌龟一般慢吞吞的攀爬着,但是,在攻击的后方,本应该站着的阿尔托莉雅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即使在这种极度放慢的视觉镜头中,也如同一道来去无踪的轻风般,迎面拂过来的黑影。

        一闪?一击必杀?!

        在那刹那的刹那间,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了阿尔托莉雅刚刚从冰之牢笼里脱困时所用的技能。

        虽然阿尔托莉雅的骑士王职业技能树里,这个技能的名字十有八九并不是什么“一闪”、“一击必杀”之类的恶俗招式名,不过也罢,反正擅自取名这种行为自己也没少做,不差这一次了。

        如果将时间恢复正常,那这一击,必定是如同电光火石,已经超越了人类眼睛所能捕捉的极限了吧。

        快,太快了,虽然比卡洛斯的那个……呃,让我想想,对了,是我给他取的【北斗友情破颜斩】,恩,没有错,虽然比起极限速度流的卡洛斯这一招,速度上还有差距,但是当时我破掉卡洛斯这一招,可是凭着精神力侦查和本能反应,而并非肉眼。

        现在,无法用精神力侦查锁定阿尔托莉雅,我只好挑战一下自己的本能了。

        嗯……大概……是这里吧,能赶得及吗?

        “锵————!”

        让整个擂台都剧烈震鸣起来的前所未有的碰撞声响起,就连擂台边缘的冒险者,受到这股实质性的音波所波及,都不得不作出抵抗,将自己?;て鹄?。

        “也得考虑将声音的吸收考虑在内呀?!?br />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树底下爬了出来的莱曼和凯恩,痛苦的捂着耳朵,两张皱巴巴的老脸已经是呲牙裂嘴,然后莱曼如是说道。

        擂台上的魔法防御阵的确能具备初步智能的,将一定强度以上的能量波动吸收,就连前面那一次数百道剑光能量齐齐爆炸,都没能让防御魔法阵动摇丝毫,由此可见莱曼长老的骄傲,并不是没有他的道理。

        但悲剧的是,这些长耳朵们却从未考虑到武器与武器碰撞所发出来的金属声音,也能让人如此痛苦,大概是精灵族的职业以巫师,弓箭手和德鲁伊为主,很少会发生这种形式的战斗,而考虑不足吧。

        莱曼从未有一天如此痛恨自己那平时引以为自豪象征,比人类的耳朵要灵敏上数倍的精灵特有的长耳朵。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在强烈的音波震荡下,凯恩的耳朵一时不好使了,只看见莱曼的嘴巴蠕蠕几下,却听不见任何声音,不由大声在他耳边吼道。

        “你说什么?我也听不见??!”

        莱曼的耳朵受创更大,整个脑袋都是刚刚武器碰撞所发出的嗡嗡声,就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在里面快乐飞舞着一样,因此就算凯恩凑到他耳边大吼,她也没能捕捉到一点声音,只能这样大声反问回去。

        凯恩:“你刚刚又说了什么,我都没听见??!”

        莱曼:“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凯恩:“我还是没听见,你再说一遍看看?!?br />
        于是,两个老头开始了长达了十多分钟,直到他们的耳朵恢复过来之后才让双方哑然失笑的重复询问。

        ……

        目光再次落到擂台上,冒险者们便见到了惊人的一幕。

        擂台上,两个人僵持着,不同的是,阿尔托莉雅双手持剑,就连整个上半身也压了下去,正以万钧之力向对手施压,而另外一边,对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金色大盾,死死的将那把无形之剑抵住,阿尔托莉雅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着,那面盾牌也在发出颤抖,可想而知,两人都已经是用尽了全力。

        但是更吸引人注意的,是盾牌上面,无形之剑所接触的位置,多出的那一条怵目惊心的裂痕。

        这是何等的威力!

        众所周知,盾牌必定以坚韧著称,哪怕是一面不起眼的圆盾,也有着能够抵挡重型武器的牢固,尤其是已经算上佳品质的金色级盾牌,更是比普通的白板盾牌要强上好几倍。

        所以,哪怕阿尔托莉雅手中的是神器之剑,毕竟也只是封印的神器之剑,比普通的暗金剑强上几筹罢了,竟然能在一击之下就在金色级盾牌上留下一条深深的裂痕,这里有无形之剑的功劳,但更多的还是阿尔托莉雅强悍到让人心悸的这一击。

        “哎呀哎呀,就差那么一点点,真是太危险了?!?br />
        感觉到阿尔托莉雅因不想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地方僵持下去,而从她手中的无形之剑上面传来的放松了一分力道的压迫力,在一面盾牌隔着,近的能感受到彼此的急促呼吸的距离,一边看着她那微微染上了尘土的无暇面庞,我轻笑道。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无法想象,这一招竟然能在对方分神的情况下,还是被格挡住,凡,我应该称赞你吗?”

        阿尔托莉雅的碧绿眼眸紧紧凝视过来,让我不由自主的避开了那道同时饱含着赞许和责备的威严目光,那双好看的让人想亲不自禁亲上的湿润薄唇,传过来她的温声吐息,带着那和她的气质极其相似的淡淡女性芬芳,迎面呼在了自己的脸上,痒痒的受用之极,竟让我心里闪过要是这种状况能多维持一会,阿尔托莉雅多说几句话就好了的念头。

        阿尔托莉雅现在的神情似乎有些微妙,看上去头顶上那根金色呆毛似乎也为难的转了几个小圈,不知道是应该先赞许我竟然能够抵挡住她这必杀一击,还是该先责备我竟然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还会走神的行为才好。

        是的是的,反正我就是那种只要对手不是敌人就会时不时被自己的幻想力拉到另外一个次元的无药可救的死宅。

        “最好……还是称赞吧?!?br />
        眼看阿尔托莉雅陷入困扰之中,作为丈夫的我当然要挺身而出,为她提供建议,而且这种情况下,没人会选择千万不要称赞我,请尽情的责骂我这样的进入女王x小受结局的分支选项吧。

        看得出,因为我的建议,阿尔托莉雅的神色变得更加困惑了,那根金色呆毛在我有意的注意下,真的微微转了一周。

        “嘿嘿,有破绽??!”

        在阿尔托莉雅眼神不断闪烁着困惑的目光一瞬间,一手抵着盾牌,握着冰剑的另外一手,骤然抬起,剑刃横着在阿尔托莉雅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

        虽然很想多保持一会这样的姿势,尽情的在近距离感受阿尔托莉雅的美丽,不过隐约感到的从擂台观众席的某一处,传来如同超级赛亚人身上的能量波动一样的杀气,让我明智做出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早点分开为好”的选项。

        从外人看来,我和阿尔托莉雅刚刚那脸贴着脸,近在咫尺的互相交头接耳的对话姿势,怎么看都像是进入战斗中段的广告时间时,两夫妻在互相蜜里调油的亲昵交谈着一样。

        至于为什么是横着剑刃轻轻一敲,呃……总觉得让她陷入困惑之中已经很过意不去,再在这种时候偷袭,更加过意不去,再加上对方是自己的妻子,这种过意不去的心理还要乘以百倍,所以哪怕是我这种风骚的男人也难免会下不了手。

        “呜呜~~”

        被敲了一记脑袋的阿尔托莉雅,立刻放下手中的无形之剑,做出一副“这个世界已经不行了”的姿态,双手被敲的地方瑟瑟发抖着,漂亮的碧绿色眸子里闪烁着委屈泪珠,那根金色呆毛不断转着圈圈,嘴里嘀咕着一些“竟然敢偷袭我,凡,你真是太坏了,今晚不让你上床了”的气呼呼的可爱话语。

        以上为某死宅的脑内自动补完。

        事实上,当手中的长剑就要落到阿尔托莉雅的脑袋上时,就被她机灵的反应过来,盾牌上传过来的强大压力骤然消失,阿尔托莉雅向后退出的同时,手中的无形之剑轻轻一挥,以差之分毫的距离将我这记丝毫不具备力道的敲击轻轻弹开。

        其实,我宁愿让自己相信,是她头顶上那根金色呆毛将我的剑弹开的,嗯嗯。

        向后跃出了上百米的安全距离,阿尔托莉雅才停下脚步,继续从她那双漂亮而威严的碧绿色瞳孔里,投过来疑惑的目光。

        的确,她大概是早就感应到了我刚刚那记以宽大的剑身作为攻击部位所制造出来的攻击,根本就毫无力道可言,证据是她也只是以十分轻的力道,将我的剑弹出去而已。

        明明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认真攻击?

        那双明亮的碧绿眼睛里,传达过来这样的疑问。

        “……”

        这个嘛,非要我说实话的话,我巴不得那种状况在维持多一会儿呢,只是……

        目光落到擂台外面,全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散发的杀气让周围的白狼库特和马拉格比像是看见猫的老鼠一般狼狈的逃离出去的小狐狸,我明智的将想法死死的压在内心最深处,摆出老僧入定的平静表情。

        “坏蛋,你那副傻样骗得了谁,哼哼,有本事以后别来找我,不然……”

        从心灵深处,传过来小狐狸这样气呼呼的娇嗔,那能让小受们回味深长的“不然”两个字,拉的老长。

        “咳咳——??!”

        猛烈的再次咳嗽几声,我心虚的望了小狐狸一眼,坏了坏了,都忘记了我和小狐狸已经进行过灵魂连锁,刚刚自己那就差摆在脸上,毫无掩饰的想法,一定是被她感应了个彻底吧,完了,这次完了,回去肯定要被罚跪键盘了。

        “凡,你的身体没事吧?!?br />
        见我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阿尔托莉雅关心的问道。

        “没事没事,被口水呛着罢了,到是阿尔托莉雅你,消耗了那么多体力,这样可不妙哦?!?br />
        冷静下来,我微妙的将话题转移到对方身上。

        在短时间内接连用了一次金蛋壳,两次“一闪”,这样光用看的就知道消耗法力和体力颇大的技能,就算阿尔托莉雅的体质再好,也该十分疲惫了。

        “的确如此,不过不要紧,已经得到了不赖的休息时间?!?br />
        哪怕是稳重的阿尔托莉雅,此刻也露出了略带得意的笑容,嘴角似乎微微翘了起来,头顶上的金色呆毛,在我的特别注意下,也发现它正以一种让人难以察觉到的,极其快速和自然而然的方式,转了一小圈。

        不赖的休息时间?

        略一想,这可不是吗?从向后跃开到现在,阿尔托莉雅就已经获得了几十秒的喘息时间,对于一个拥有超高体质的冒险者来说,这几十秒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她们恢复很多力气。

        哎呀哎呀,真是看不出来,阿尔托莉雅也会在这种时候展现她精明的一面呀。

        “好吧,竟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若是再让你休息,别人大概就要以为我是在让你了?!?br />
        将拖累月狼速度的笨重盾牌收了回去,挥挥手中的冰之暗金剑,双手握着,下一刻,我已经出现在阿尔托莉雅的面前,冰?;瞥た?,带着冰蓝色的绚丽笔直滑落。

        面对月狼排山倒海似的一击,阿尔托莉雅巍然不惧的将手中的无形之剑迎了上去,两把相对于第一世界来说,已经是最顶级的长剑,再次互相交织在了一起,这次并不是一撞即分,而是互相僵持起来,接近剑柄位置的剑刃部分,不断摩擦着,发出剧烈火花。

        “凡,谢谢?!?br />
        隔着两把剧烈摩擦颤抖的剑身,再次以一种十分靠近的距离,对面的阿尔托莉雅面带着温和的微笑,轻轻说道。

        “谢?谢什么?我可不记得有做过让你说这种话的事情?”

        没想到阿尔托莉雅竟然会如此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想法,明明是在很隐蔽的方式下进行啊。

        这时候,我面面临着的选项有二。

        第一:谢什么谢,小娘子,等洞房的时候在床上再谢也不迟,呼嘿嘿嘿~~~~

        第二:参考某人刚刚的回答。

        话说应该还有其他回答吧,比如说像白狼那种无口酷男式的保持沉默,比如说像老酒鬼那种插科打诨式的哈哈傻笑几声,再比如说像菲妮的前身——多情男人非尼克斯式的神情注视。

        为什么给我的只有大叔和傲娇这两种形象选项呀混蛋??!

        “又粘上了,这两个人又粘上了,这个坏蛋,色狼,混蛋……??!”

        观众席上,露西亚两只小手掐住了离她最近的库特的脖子,一双媚如秋水的眸子,似要冒出火来一般死死的盯着擂台上两道相持的身影,仿佛将手中的库特假想成了某个人然后死命的箍着。

        “路……露西亚……掉……掉血了,真的掉血了……”

        可怜的库特,虽然是大男人,但是巫师职业的力量肯定无法和刺客相比,现在被露西亚无意识的整个吊了起来,在空中武力的挣扎了几下,就僵硬的扭过头去,把求救的目光落到马拉格比和白狼身上。

        你的名字将会在我心里永存。

        看了看库特,再看了看宛如定时炸弹一般散发出危险气息的露西亚,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变得机灵起来的马拉格比,再次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至于白狼……

        刚刚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比赛的白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他胸口挂着的椭圆吊坠握在手心,打开盖子,目光深深的注视着上面的莱娜的头像。

        原来这吊坠还能这样用??!

        马拉格比呆呆的看着明摆做出一副我是妹控,现正妹控中,请勿打扰的白狼,一时之间佩服之情如同滔滔河水。

        ……

        “滋滋滋”

        擂台上,不断相持着的两把剑,在我和阿尔托莉雅不断的施力下,甚至发出了雷光特有滋滋电流声,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情况对自己不妙,因为阿尔托莉雅的无形之剑要比自己的暗金剑好上许多,就算是拥有极其牛x的【无法破坏】属性,恐怕也不出奇,这样僵持,消耗的只是自己的剑的耐久罢了。

        发现这种状况以后,我当机立断,突然一个侧身引力,将阿尔托莉雅的剑拨开,阿尔托莉雅反应也及时,并没有乖乖的被我耍太极,很快就收回力道,无形之剑带起凌厉的剑光再次挥了过来。

        “锵锵锵——”的连续碰撞声响起,如是激烈交战了片刻之后,两道身影骤然分开。

        “阿尔托莉雅,你太狡猾了,是故意的吧?”

        苦笑的将手中的冰剑向阿尔托莉雅的方向晃了晃,经过刚刚一阵对峙,上面覆盖的冰冻之力又开始迸裂了。

        虽然将暗金剑变成冰之暗金剑,看起来十分轻松,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完成,但是容易归容易,想要让这层冰冻之力够获得能和对方的武器相碰撞也不会碎裂的坚固,要消耗的冰冻之力可不少。

        “是吗?”

        对于我的抱怨,阿尔托莉雅并未反驳,在我的惊讶目光中,只是十分英气和美丽的,将垂直脖子处的金色发鬓,轻轻的一挑,嘴角微微勾勒,从碧绿色的威仪瞳孔中露出淡淡的笑意,露出一副“你猜呢”的轻松表情。

        “……”

        该不会,我无意之间的行动,已经将这个原本一本正经的呆毛王,微微走向了偏道吧。

        不过也无所谓,这样看起来不是更有女人味么?只是不知道哪些小精灵们,看到自己如同太阳一样闪耀正义的王,那璀璨的太阳中心突然出现了太阳黑子,会不会气得发狂呢?

        “凡,我要攻击了?!?br />
        身子微微一沉,阿尔托莉雅矫健的身姿,顿时如同一把满弦的箭矢般,充满了力道,仿佛随时都会脱弦而出,瞬间出现在自己想到到达的地点上。

        即使在失神的状态,也能将我的极限突杀格挡住,早就能赢下这场比赛的你,应该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是在关心缺乏战斗经验的我吗?凡,我的丈夫,谢谢,你的心意我已经感受到了,这一场战斗,我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宝贵的知识。

        头顶上,亚瑟王套装部件之一,象征着王之荣耀的荣耀之冠,永久的加固了类似牧师的三阶技能【清明】效果的魔法,能让阿尔托莉雅时刻保持冷静清明的状态。

        虽然,从荣耀之冠传来的清凉之意,让阿尔托莉雅的精神,就如同一潭冰冷透彻的湖水般,将外界的一尘一叶都倒影在里面,分毫不差,但是此时时刻,阿尔托莉雅的心却格外温暖。

        或许,眼前所站之人,的确是最适合自己,最适合两族联姻,最适合成为在族里地位仅次于大长老和自己的精灵亲王的人选。

        咦?

        阿尔托莉雅的脑海中突然划过一道惊讶。

        最适合……自己?为什么会把【最适合自己】放在前面?这场联姻最重要的意义,不应该是让两族能够完全放下彼此的成见,共同将地狱势力击退吗?

        细心的阿尔托莉雅,很快就这上面纠结起来。

        并不是严厉到不允许自己去追求幸福,只是不能让自己的私心蒙蔽罢了,是的,的确是这样。

        重新把握住了方向的阿尔托莉雅,目光变得更加坚定。

        实在是太惭愧了。

        在不知不觉当中,凡已经为自己做了那么多,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做到,看来,十二分努力还不够,必须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才行,为了让凡,变成一位能够统领联盟,甚至是统领百族的优秀的王,精灵族古书上记载着的,那让人向往的【理想乡】,或许,可以在凡的手中,在自己的辅助下实现。

        “凡,请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优秀的王?!?br />
        下定决心的阿尔托莉雅,握着她手中的神器——胜利之剑(封?。┑乃?,更紧了一分,眼中的坚定和执着,就像她此刻展现出来的气势一般,无可动摇。

        “……”

        虽然不知道是哪里产生了误会,但是阿尔托莉雅的确是误会了没有错,话说回来,为什么她就那么执着于让我变成优秀的王呢?就不能稍微想想我在家里做好饭菜,然后守在饭桌面前默默为率领着百族部队与巴尔大军大战的阿尔托莉雅祈祷的情景吗?

        “……”

        算了,我也无法想象就是了,混吃等死可不等于让妻子上前线自己却在家里做家庭主妇。

        心里刚刚总结完毕,阿尔托莉雅的身影已经俯身冲了上来。

        一定会让你成为优秀的王??!

        从她那双如翡翠一般的灭里瞳孔里传达过来的坚毅目光,传递着这样的信息。

        是这样吗?我的性格,你大致上也了解了不少吧,就让我看看你的决心如何。

        丝毫不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达成,也不愿意去努力成为什么优秀的王的本人,发出这样的挑战目光。

        “……”

        就算面对我这样无可救药的废宅,阿尔托莉雅的目光也没有退缩分毫,无所畏惧,充满了自信的瞳孔,让她的气势中充满了让人凛然的光辉。

        两把长剑,再次交错在一起,发出剧烈的碰撞声,不断爆发出来的能量风暴依旧强烈,带给观众席上的冒险者一波抢过一波的能量风暴。

        这一次的交锋,比前面以往任何时间都要持久,那持续不断的碰撞声霸道的将整个竞技场上的一切存在都掩盖掉,只剩下那两道不断分开,不断碰触的身影。

        “这傻小子,好好的放着其他优势不用,非得去和对方硬拼,我算是白教他了?!?br />
        石壁上,卡夏一边叹气一边喝酒,嘴巴砸吧几下,似乎觉得美酒的味道都淡了几分。

        “哼,这才叫男人啊?!?br />
        嘴里这样说着,放下杯子,双手抱胸懒洋洋的半靠着的兰斯特,嘴角边上那一抹嘲讽的冷酷微笑,却更加的浓烈,似乎不管对方表现的是不是很男人,反正身为精灵族这一边的自己都要给予毫不留情的嘲讽,由此可见他其实也是一位资深的腹黑男。

        反正能和卡夏一个队伍的,应该没有几个会是正常人。

        “要是那个傻小子能用上七分实力,战斗早就该结束了?!笨ㄏ囊豢诰埔?,将浓烈的酒呼出以后,愤愤道。

        “那又怎么样,我承认阿尔托莉雅的实力的确不如那傻小子,但是你应该也知道,作为【骑士王】的她,最强大的实力并不是体现在单独战斗上?!?br />
        兰斯特好整以暇的反驳道。

        “是吗?很可惜的告诉你,虽然不想夸那个笨蛋,但是团体战斗,依然也是他的拿手好戏?!?br />
        卡夏露出高傲的神情,逼近擂台下面那个家伙,即使再怎么笨,也是自己大半个学生啊。

        “哦,是吗?”

        长久的相处,让兰斯特看出此刻的卡夏并没有撒谎,不由露出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擂台下面的战斗出神,半响之后,才缓缓开口。

        “不过……”

        顿了顿,兰斯特叹了一口气,摊手摇着头,露出一副万分无奈的嘲讽笑容。

        “哎呀哎呀,这怎么可能呢?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会觉得,阿尔托莉雅竟然和你那个傻小子,挺般配的?!?br />
        “不……”

        卡夏揉了揉眼睛,似乎也不大敢相信。

        “虽然我同意,除了战斗方面,那傻小子的确没有任何一点能够配得上你们的女王,不过看情况,的确是这样没错……”

        此时两个人注视的战场上,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种微妙变化,不断的展露出来,由一开始只有这两位超级高手能够看出端倪,直到以后,就连擂台周围那些冒险者,都能够微妙的感受得到。

        战斗的气氛,变了。

        用简单的语言形容,就是擂台上交战的两个人——竟然打出默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