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三十九章 白热化

    第七百三十九章 白热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三十九章 白热化

        反手握着华美的剑柄(眼睛看上去是这样),没有给我再胡扯的机会,阿尔托莉雅的身体再次化作一道黑影扑了上来,比刚刚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以她的性格来说,刚才应该不会故意留上几分力,等这一回打我个措手不及,而是用了某种加速技能,如果圣骑士的精力光环之类的吧,看着阿尔托莉雅徒然加速的身影,我暗暗想到。

        不过,和月狼的速度相比,还是嫩了点,千钧一发之间从无形剑刃划过的白光缝隙之间闪过,面对阿尔托莉雅,除了第一招试探比拼之外,第一次,我将手中的冰之暗金剑向对方身上递了过去。

        哎呀哎呀,其实老实说,无论输赢,这一场战斗对我来说都是十分吃亏的,输了自然不用说,就算是赢了,恐怕以后也会被某些家伙说成是丈夫打妻子,也不知道让一让,凶暴,家庭暴力,一点都不温柔,这样的人最讨厌了之类的。

        反正夫妻之间,丈夫永远都是理亏的那一边就是了,特别是当这对夫妻互相之间的地位为一个是冷静威严的女王,另外一个是混吃等死的死宅的时候。

        所以,别怪在战斗的时候胡思乱想,突然间领悟到了这种事实的我,现在没用干劲,想到左右都是自己悲剧的结果,若是这样还能提得起干劲,那我可以很明确的断定,这种人一定是个小受。

        “锵——!”

        心里正转着这些消极的念头,手中的冰剑也慢了一份,只是堪堪剑尖离阿尔托莉雅胸前的银白色铠甲,还有一尺的距离,用给力的语言去形容,就是这招攻击一点都不给力。

        几乎在瞬间,阿尔托莉雅就反应过来,反手?;庸ブ?,顺势来了一个正手横扫,没有给冰剑任何前进的机会,便将这招攻击挡开,并且横扫所带起来的凌厉气刃,再次将我逼退。

        “凡,你这是怎么了,打起精神?!?br />
        阿尔托莉雅的声音在耳中响起,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她那冲刺而来,无形剑刃化作一道笔直白光袭向自己胸口位置的裂空剑鸣。

        呜~~,看来不打起精神来也不行,要是让阿尔托莉雅误会自己不重视这场战斗,暗中发脾气晚上不让自己进洞房,那就是双重悲剧了。

        或许有人会说像阿尔托莉雅这种人不会发脾气,这样想你就输了,只要是女人就都会发脾气,闹别扭,甚至在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关于这一点,本来温柔如水,害羞善良的维拉丝,偶尔也会露出让人心惊的气鼓鼓表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没办法,打起精神来吧。

        侧闪!

        在自己侧腰的瞬间,凌厉的白光划过,堪堪擦着自己胸前的铠甲穿了过去,“呼呼”的裂空声响起,白光刺过的地方,在地上笔直留下一条长达十米的裂痕,这样的现实告诉那些没有经验的小冒险者们,刚刚的回避,你要是一个不留神选择退后的话,那就完蛋了。

        没办法,竟然精神力探测对阿尔托莉雅无效,好歹洞察之心可以用用的,而且反正伪领域威压和属性对阿尔托莉雅无效,自己也没必要再将伪领域范围尽量扩大,缩回来,让伪领域凝聚一点,加大伪领域对自身属性的增幅才是王道,哪怕只是一点点增幅,也好过毫无意义的扩张行为。

        发现这种变化,阿尔托莉雅的动作顿了一顿,脸上似乎闪过一丝微笑,让我心里暗暗郁闷,这呆毛,该不会是个战斗狂人吧。

        在洞察之心的观察下,虽然不如精神力探测来的好用,但是阿尔托莉雅的每一个动作,似乎也变得更加真实细腻,甚至那把无形的剑刃划破空气时所形成的气流形状,剑身上的菱角雕纹让气流微微产生的变化,也能够感受得到,从而慢慢的将那把无影无形的剑身宽度,长短,上面的每一道花纹等细节,都在脑海中勾勒出来。

        当然,自己没必要刻意去将洞察之心得到的每一个细节,在脑海中逐渐组合起来,构成这把剑的最终真正形状,又不是某只土狼,完全了解了构造以后能够凭空复制过来,我吃饱了闲着没事干浪费脑细胞呀,只要知道宽度和长短就已经足够了。

        “喝——??!”

        瞬间,阿尔托莉雅逼近,反手一个横扫,似要斩破时空的白光,从身体上划过。

        残影……不,是影像??!

        剑刃划过对方身体所传来的不真实感,然后阿尔托莉雅立刻做出判断,收回招式,持剑而立,耳朵轻抖着,将周围哪怕是一粒沙子的滚动声也收入耳中。

        只要是实物,除非是瞬移,不然移动的时候就会产生空气波动,什么无声无息之类的说法,那只是自己的能力不足,无法察觉到对方的高超技巧隐瞒下所产生的轻微波动罢了,如果是瞬移的话,虽然的确能做到无声无息,但是魔法的波动却异常明显,对于有经验的冒险者来说一样很难隐瞒。

        这就是阿尔托莉雅想法,任何事情,只要把握住了脉络本质,不被外物所迷惑,那么困难的事情也会变得简单起来。

        当然,有时候包裹着本质的外表也十分的重要,阿尔托莉雅这种凡事只看本质,抓住目标一条直线前进到底的率直作风,很多时候忽略了一些常识性的东西,从而提供了许多可吐槽点,正是她被称作呆毛的原因之一。

        好吧,我承认,现在不是吐槽她的时候,老让她在那站着也不是办法,男人,应该心狠一点,吹起进攻的号角吧喵~

        喵你妹呀??!

        这种类似于过敏性的反应……难道……难道菲妮那只小伪娘潜伏了进来?这不出奇,脑子里掌握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知识,并且具备和多啦【哔】梦的四次元空间袋类似功能的口袋,总算能从掏出许多有用没用东西的菲妮,想要偷偷摸进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等战斗结束以后,将那只伪娘抓出来倒吊在水晶之树上吧。

        好吧,攻击——开始!

        上面??!

        几乎在我做出攻击动作的一瞬间,阿尔托莉雅微微合上的双眼,突然猛地睁开,视线笔直指向自己的头顶上空,将某道清晰扑下来的身影牢牢捕捉在眼里。

        “后面??!”

        但是下一刻,阿尔托莉雅突然做出了令人惊讶的举动,放弃了从上空直扑下来的敌人,她猛地一个转身,同时手中的剑刃也划过一大半个圆弧斩向自己的背后,在一个眨眼的时间内,长剑来回两次,在空中形成一个“之”字型的光芒。

        就在所有人都惊讶于她的举动之时,仿佛视觉出现了错误一般,在阿尔托莉雅的回旋斩划出来的白芒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人影,并且被这道“之”字型的白芒砍成了四段。

        不好——??!

        正当所有人惊叹于阿尔托莉雅的反应时,阿尔托莉雅却瞬间察觉到,自己还是上当了,先不说长剑上传来的空荡荡感觉,就是眼前的状况也不大对劲,断开的身体没有流血,而且退一百步说,自己的技能威力固然不可小视,但还没有到能秒杀对方,将身体砍成四段的地步。

        果然还是上面吗?

        就在阿尔托莉雅将目光重新落到空中那道似乎在打掩护而不紧不慢扑下来的身影时,却没有料到身后已经被自己砍成四截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了耀目的白光。

        “轰隆隆——!”

        强烈的爆炸,从阿尔托莉雅身后不足一米远的地方爆发出来,施放出来的巨大冲击波夹杂着碎石和烟尘,瞬间就将她穿着银白色神器套装的娇小威严的身体所淹没。

        果然,白光还是显眼了一点,就好像定时炸弹的滴答滴答声,明摆着告诉别人我要爆炸了快点离开,要不是阿尔托莉雅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上空,还不一定能如此顺利。

        看来得想个爆发将这个多余的步骤去掉才行。

        不过,这种感觉还是很令人不爽,阿尔托莉雅并不是敌人,相反是自己的妻子,就算让她吃了点小亏,不爽的始终是自己,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男人真命苦。

        但竟然阿尔托莉雅开了口,而且男人那点小小的自尊心在作祟,还是当一回恶人吧,以后好好补偿就行了。

        思维如电光闪石般划过,这时候爆炸声才刚刚想起,下定决心,我突然加快速度,朝爆炸中心扑了上去。

        现在,正是好机会??!

        “呼——”

        洁白的身影,在自己扑下的一瞬间,突然将漫天的尘埃破开,仿佛和手中的长?;惶灏?,变成一道笔直光芒和自己迎面相撞。

        我靠了!

        按道理来说,刚刚剧烈的爆炸,怎么说也能给阿尔托莉雅造成一点小小的僵直,甚至炸飞,不可能调整的那么快才对。

        眼前这种结果,只能说明一件事件,要么阿尔托莉雅也掌握了类似霸体的技巧,或者是【骑士王】职业的特有技能能力,又或是神器套装的作用。

        无论是哪方面赋予的能力,都一样,至少别再指望能够利用僵直事件进行高级连击了。

        “……”

        心情有点微妙的说,掌握了霸体,同是拥有类似能力的自己,平时也不觉得霸体有说明特别之处,直到现在发现阿尔托莉雅也拥有这种能力以后,左思右想,才发现果然还是很bt呀,不,简直就上升到了无赖的程度。

        “嗨——!”

        仿佛和手中长剑合为一体的阿尔托莉雅,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化作一道笔直光线迎了上去,和对方的长剑碰在一起,但是如一拳打在空气上的空荡荡难受感,立刻让她反应过来。

        这还是如定时炸弹一般的山寨产物。

        “轰——”

        代表着爆炸的白光闪起,阿尔托莉雅一跃而退,同时将长剑猛地一挥,所造成的剑势风压和爆炸气流迎面相撞,堪堪抵挡了一会儿,就乘着这点时间,她已经脱离了爆炸的波及范围。

        然后,这波攻击并没有结束,还没有等她的脚跟站稳,一团团呈圆形的透明能量球,微微扭曲着空间,如同雨滴般朝她头顶上落下。

        精神能量球有很多优点。

        第一点,虽然威力上它仅仅比法师的火弹要强一些,但是这种类似于纯能量伤害的攻击,却不受四元素抗性的削弱,

        第二点,多,没有错,就是多,不仅是瞬发,而且一次能制作多个,我虽然不像贝利尔那死变态一样,拥有那么强的控制力,一次性瞬发几百个都不成问题,但是十几个二十个,还是能做到的,最重要的是,月狼精神能力强大,拥有重要的攻击手段,从很大程度上能够弥补相对于血熊来说在体力上的薄弱之处。

        第三点比较阴险,就是无形,精神能量球是无形的,就算能从扭曲空间的形状判断出它们的位置,但是几十个重叠在一起呢?你还能准确判断吗?眼睛不会瞪出泪水吗?要是上百个一起呼啸而来,你那听风辨器的耳朵还能管用吗?

        正因为有着这些优点,哪怕精神能量球只是较为粗浅简单的技巧,也被精明的贝利尔看上,并且运用的炉火纯青。

        “没那么简单——??!”

        轻喝一声,阿尔托莉雅的无形剑身瞬间笼罩了全身三百六度,数十道剑芒自她周围闪现,并化作巨大的剑芒扩散出去,犹如一朵在眨眼之间绽放开来,花瓣舒展出去的荷花一般美丽。

        那些从四面八方朝她扑过去的精神能量球,无一例外,被这些剑芒尽数划成两半,纷纷爆裂。

        一时之间,数百道爆炸在阿尔托莉雅周围绽放开来,而持剑站在涌动的爆炸气流之中,战裙飘飘,一点儿也没有受到伤害的阿尔托莉雅,那娇小却又高大的英姿,宛如实质的强大气势和威严,还有那双充满了最纯粹的自信和坚定的碧绿色眼眸,让她如同女剑神一般的威武。

        “……”

        大致上,现在已经判断出来,阿尔托莉雅身为【骑士王】的职业能力。

        第一点,就如同她刚才的招式一样,和圣骑士的作战系技能相对应,不过,阿尔托莉雅的作战技能,强调的是范围攻击,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风压和剑芒,以她为中心的半径十米之内,都是是她的攻击范围,站在这个范围之内,那凌厉的风压和剑芒,哪怕是面对以防御著称的圣骑士和野蛮人都能造成一定伤害了。

        套用我前面形容过她的话——手持神器之剑,拥有普通大范围攻击的阿尔托莉雅,简直就是坚不可摧的龙卷风。

        其次便是辅助系技能,如刚才的突然加速,这类技能也必须警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让你喝上一壶,再有应该就是群体增幅技能,如圣骑士的光环之类了,毕竟阿尔托莉雅的职业是【骑士王】。

        身为骑士之王,她的能力恐怕大部分还是体现在群体作战,而不是现在的单打独斗上,这一点才是最可怕的。

        ……

        “哎呀哎呀,实力的确是不错,不过又不是巫师,这种憋足的战斗方式还真算是男人吗?”

        石壁上放,小口斟着美酒的兰斯特,看到阿尔托莉雅,自己一族的女王殿下被不断涌出的精神能量球骚扰,不胜其烦,便开始打抱不平起来,嘴角那一道似乎永远也抹不掉的嘲讽微笑,勾勒的更加弯了。

        “战场上只有生死,不分男女?!?br />
        卡夏目光闪过一道不爽,一边盯着擂台上的战斗,一边以闪电般的速度将最后一坛朗姆酒抓过来死死抱在怀里,让兰斯特欲伸手取酒给自己填满的动作呆滞在半空,然后这样回了一句。

        “看来,只有斤斤计较的小气性格一点都没有变?!?br />
        兰斯特耸了耸肩膀,微笑着收回手,重新从物品栏里取出数瓶朗姆酒给自己添满。

        “……”

        嗤————??!

        好像有谁在背后说自己坏话的样子。

        正用精神能量球将阿尔托莉雅压制在地面上的我,突然打了一个寒战,如是想到。

        看来不能这样下去了,不说阿尔托莉雅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攻击,就算能用这种方式将对方的体力精神耗光,赢的也不光彩。

        到时候,除了家庭暴力以外,还可能入手一条无赖的罪名。

        心里一转,我放弃了继续制造精神能量球,重新将手中的冰之暗金剑紧握,朝阿尔托莉雅笔直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