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婚礼进行时(一)

    第七百三十一章 婚礼进行时(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三十一章 婚礼进行时(一)

        ……

        “啊,这里有字写错了?!?br />
        看着埋头奋笔的小幽灵,我突然惊呼一声。

        “哪里~~哪里~~?!”

        小幽灵似乎对自己这篇h文已经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分量的报告(也就是说,从诬赖我推倒那名子虚乌有的美丽精灵侍女以后,便是长篇大幅的h文了),十分的满意……不,应该说,一开始的时候是为了发泄看到我和小狐狸的调情的不满,但是现在却逐渐的沉浸在了自己的文笔之中。

        因此听到我这样开口,顿时慌张起来,那双号称目光如炬的,梦幻一般美丽的银色亮眸,不断机灵的在笔记上寻找着,毒辣的目光就像拥有着几十年买菜经验的家庭主妇,挎着空空如也的菜篮路过每一间蔬菜店时所散发出的绝世高手魄力一样。

        “这里这里,你看……”

        乘着她慌乱,我极其自然的从这只小幽灵手上接过笔纸,然后在上面做了一点小修改,将那名不知道从哪个石头里蹦出来的,身世悲惨(在h篇幅中加入的设定)的精灵侍女,名字改成了爱丽丝。

        “哇~~哇哇哇~~~??!”

        眼看自己的得意之作被修改了最重要的部分,这样换上自己的名字,不就不是报告,反而像是拥有喜欢记录自己的羞耻事件的古怪嗜好少女的日记一般了吗?

        “可……可恶,竟然将我的得意之作,小凡,你做好觉悟吧,竟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

        不知道为什么熊熊燃烧起来的小幽灵,一把从我的手中夺过笔纸,然后在笔记上梭梭修改起来,然后得意洋洋的将二次修稿过后的报告内容对着我的目光。

        也没有什么新奇的手段,就是模仿我的手法,将我修改的爱丽丝,修改成另外一个名字而已,呃,菲妮。

        “……”

        “噗————??!”

        这也太重口味了吧,为什么非得是那只伪娘不可?要是让阿琉斯那只死腐女看到的话,说不定……

        嗯,要是被她看到的话,反应还真的难以预料呢,一方面这死腐女对于我这种一点也不美型的男人。根本就提不起兴趣事先说明这里的兴趣指得的是搞基兴趣,另外一方面,已经完全娘化的菲妮,性别的界限实在太模糊了,老实说,我认为阿琉斯承认菲妮是男人的几率不是很大,所以说……

        喂喂,现在不是跑题的时候,根本就不是需要考虑这些的时候吧??!

        我猛地惊觉过来,连忙一把夺过笔记,竟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哼哼,作为一名资深宅,我当然知道同样的招式不能对敌人使用第二次,所以我这次要改的不是菲妮的名字,而是身为另外一名主角的我,要改成什么好呢,对了,就改成那位体毛旺盛的汉斯吧。

        没错,是汉斯,并不是汉巴格小队那个汉斯,仅仅是同名而已,我现在说的,是另外一位男子汉汉斯,虽然以前他的名字也登过场,不过或许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吧。

        性别:男

        种族:人类

        职业:野蛮人

        外号:男子汉

        特征:块头大,有着野蛮人的一切优点和缺点。

        显著特征:块头特别大,皮肤闪烁着兄贵一般的棕色油亮光泽,体毛旺盛,据说此人如果展开双臂奔驰的话,手臂上的臂毛将迎风起舞,再据说,曾经有一只老母鸡将他的胸毛误当做是鸡窝,在里面下了一个蛋。

        性格:喜欢炫耀,尤以自己充满弹性的肌肉和旺盛的体毛为豪。

        爱好:在酒吧当众脱下衣服,展示自己的肌肉和体毛。

        自创必杀技:男子汉的拥抱,将敌人搂在怀里,用旺盛的胸毛将其窒息而死。

        “……”

        总之,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光从谣言的内容判断,怎么看都像是那种会穿着修理工的紧身工作服半拉开上衣链子潇洒的坐在公园长椅上对路过的小受说出“不来一发吗”这样台词的恐怖男子。

        精灵外城的某个帐篷,在清晨徐风下,一身漂亮的侍女服迎风招展,显得格外阳光美丽的菲妮,正带着娇俏的笑容,哼着轻松可爱的小调,将洗好的衣服抱出来,一一晾好。

        脖子上的黄澄澄铃铛,随着她愉悦的动作发出清脆响声,和碧蓝的天空,拂面的轻风,组成一道视听触觉的盛宴,就连一些偶尔路过的精灵们,也为这副唯美的景象所惊呆。

        “喵呲~~??!”

        突然,菲妮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冷战,就连手中就要晾上去的湿漉衣服也掉在地上。

        “喵~喵呜~~,这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喵?难道又是表哥,还是那个红发恶鬼,在打着自己的主意喵~~?!”

        心头涌起不好预感的菲妮,这样似乎已经任命的无奈悲鸣一声,捡起地上弄脏的衣服,回去重新洗干净。

        “菲妮,快点罗,婚礼仪式很快就要开始了?!?br />
        手上还拿着锅铲的欧娜,朝菲妮招呼道。

        “等等,就来喵~~!”

        菲妮连忙将重新洗好的衣服晾上去,慌慌张张的一副随时都要跌倒的样子,向帐篷方向小跑过去。

        “发什么呆,还在怪我不让你去见凡大人?不是我说你呀,难道你还被他欺负的不够,他分明就是个披着凡人外皮的恶魔哦?!?br />
        “欧娜喵,不……不是这样的,表哥只是喜欢欺负人一点,没有恶意的喵~??!”

        “菲妮,我说你啊,这样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被别人卖掉的?!?br />
        “喵……喵呜???!难……难道说……难道说欧娜要卖掉菲妮喵~?!”

        “不是我!不是我啊笨蛋!你是真的听不懂还是在装傻?!别哭啊笨蛋??!怪不得凡大人那么喜欢欺负你,原来是这样,我现在都想欺负你了笨蛋??!”

        “果……果然欧娜是想将我卖掉喵~?!我……我……喵呜呜……”

        这就是这对关系微妙的小两口的日常生活,外人已经无法分清究竟谁才是丈夫谁才是妻子了。

        “哇……”

        将我的名字改成男子汉汉斯以后,我和小幽灵的脑袋凑在一起将笔记从头到尾看完,都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叹,胃里剧烈翻腾,好在还没有吃早饭。

        “该怎么形容呢,总觉得……这已经不是恐怖啊恶心啊的感觉了,应该用【猎奇】形容吗?”

        小幽灵歪着脑袋,银色的深邃瞳孔里满是困惑。

        “……”

        “……”

        “烧了吧?!?br />
        呆了片刻之后,我和小幽灵不约而同的说道,并付诸行动,将这本集涂鸦和猎奇为一体的短片h小说,扔到了火盆里面。

        这时候,小狐狸带着三人份量的早晨回来,第一眼就看见我和小幽灵正围着熊熊燃烧的火盆,身上散发出“燃烧吧,燃烧吧,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的诅咒气息。

        总觉得这两个家伙,在自己不再的这一小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呢。

        露西亚微微鼓着嘴巴,努力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却免不了有点小酸。

        “你这骚狐狸,该不会是在这里面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妄图毒害本圣女吧?!?br />
        早餐时间,小幽灵用完全不信任的目光,指着自己眼前的食物问道。

        据说这是精灵一族的特色食物,是拥有“特质果酱夹心烧饼”这样微妙名字的食物。

        或许有人会说果酱夹心烧饼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吧,但是再仔细想一想,为什么要在前面加上“特制”这两个散发着明显危险气味的字眼呢?如“特制果酱”,“特制面包”,“特浓果汁”之类的危险食物。

        再说,撇开“特制”两个字不谈,其实“烧饼”也挺让人在意的,为什么不能好好的改成“煎饼”……不,这个也不妥,为什么不能改成更正经一点的“面饼”,不,这也有点……

        呆了片刻,我举目远视,泪流满面。

        文字,真的是太博大精深了。

        “哼哼,那你不要吃好了?!?br />
        小狐狸摇着尾巴,露出狡猾危险的笑意。

        “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本圣女吗?太天真了?!?br />
        小幽灵其实凌厉的大喝一声,正让我为她突然表现出来的强势而暗暗喝彩的时候,她拿起自己面前的特制烧饼,递到我面前,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小凡,来,啊~~”

        “……”

        也就是说我死了就不要紧吗?

        “这味道~~”

        一口咬下去,我立刻露出复杂的表情。

        不能说难吃,当然也绝对和美味无缘,这是一种超越了人类的舌头所具备的味觉探测功能的口味,相当的……复杂,让我瞬间产生了一种“人类味蕾和精灵味蕾的差距,是不是存在着和人类眼睛与蜻蜓眼睛相比一样的巨大距离”的想法。

        总之,暂时将这玩意列为和丽莎阿姨的特制果酱同级别的危险食物吧。

        “呜~~”

        开始享用的小狐狸,一口咬下去之后,也露出了相当复杂的神色。

        “咦,你们怎么不吃了?”

        将最后一小块塞入鼓鼓的嘴巴里,看着我们的表情,小幽灵含糊不清的问道。

        “……”

        没办法,连钻石都能吃得津津有味的存在,就算有这种表现也不奇怪,我和小狐狸的眼神交流着,做出如是判断。

        仿佛算好了时间似地,早餐才刚刚过去不久,凯恩就来了。

        “凡长老,恭喜恭喜~~”

        一进门,喜气洋洋的凯恩就装模作样的拱手祝贺起来。

        “同喜同喜?!?br />
        我下意识的回礼笑道。

        凯恩:“……”

        咦?

        “总之,先将衣服穿上吧?!?br />
        凯恩将上次挑选出来的那套雪白里衬,天蓝色外套的礼服摆到我面前,笑着催促起来。

        片刻之后,房间里响起某人的悲鸣。

        “小幽灵,进来帮帮忙~~”

        贵族的礼服,老实说我还是第一次穿,根本想不到会如此复杂,所以最后只能拜托万年以前曾是死富二代太子党的小幽灵帮忙了。

        果然,虽然这只小幽灵平时一副迷迷糊糊的笨蛋模样,但是说到穿这种衣服却表现出了丰富的经验,在她的帮助下,我很快将衣服穿好,自我感觉良好的从里面出来。

        “怎么样?”

        俗话说人靠衣装美靠……咳咳,这话果然不假,至少穿上衣服后的我是这么想的,这套同时兼顾了人类贵族款式和精灵喜好的礼服,的确是非常的出色,就像一把好的武器,哪怕是统一脸的炮灰级npc士兵装备上,也能给主角造成巨大麻烦,就是级别。

        “不错,不错?!笨髀獾牡阕磐?。

        让我在意的是小狐狸,绕着我转了好几个圈圈,托着手肘捏着下巴一副深思的模样。

        “还真是……”

        “真是什么?”有点在意她的评价的我,咽了一口口水。

        “闪耀的平凡……吧?!?br />
        从小狐狸嘴里,得到了这么一个微妙的让人无法判断究竟是赞扬还是贬低或是该不该露出笑容的评价,不过,就连身为宿敌的小幽灵竟然也认同的点了点头,我也只能用微妙的表情,将这句微妙的评价收下了。

        带着这样的表情,踏出门外,迎着灿烂朝阳,老酒鬼和矮冬瓜的身影出现在外头。

        “哎呀,这不是几年前我家那头走失的驮骡兽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老酒鬼将酝酿已久的台词,迎向我说道。

        “胡说!”

        矮冬瓜对胡子瞪眼的怒斥道。

        “你没看到吗?他现在的模样,分明就是我那不屑儿子图拉??!”

        也就是说图拉丁等于驮骡兽吗?矮冬瓜,你对自己的儿子还真是一点儿也不留情啊。

        我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吐槽着这两个人的嘲笑,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是咱的大喜日子,这笔帐先记着。

        “凡凡,凡凡好帅,简直比那个崔斯特更帅??!”

        活泼的小丫头蒂亚,看着我扑了过来。

        谢谢你的赞美,但是蒂亚,所谓过犹不及,我还有那个自知之明,以相貌而言,我和那个超精王子的等级不是凭借衣着能够弥补得了的,这种明显的奉承只能让我感到里面包含着的同情意思。

        摸着蒂亚的小脑袋抹了一把伤心泪水,我如是想到?!闭娴呐?,在蒂亚心里,凡凡比崔斯特还要帅气哦??!”

        蒂亚似乎正努力的安慰道,为了更有说服力的用一副认真眼神盯着自己,就连脸蛋都红扑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