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二十八章 还是狐狸好!

    第七百二十八章 还是狐狸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二十八章 还是狐狸好!

        “这是怎么回事?”

        一大早的,外面就吵吵嚷嚷起来,难道那些集体患了红眼病的精灵族终于忍不住了,这么多天以来一直忍耐着只是为了等待在今天发动总攻?

        那很好,就让我华丽的将你们轰到水晶之树顶冠上去下蛋吧。

        甩了甩胳膊,我将脑袋探出窗外,左臂挂着面盾牌,以防突然袭来的冷箭,结果却并没有如自己预料的那般,铺天盖地的箭矢和魔法朝自己伸出去的头上落下,外面是相当的风平浪静,喧闹声似乎发生在远处。

        怪了。

        暗自嘀咕一声,我将整装待发的全身装备卸下,换上一身维拉丝亲手缝制的新款式黑色斗篷,至于为什么要强调新款式,那是因为自己以前一直所穿的,都是九年前刚刚来到暗黑大陆那会的流行款式斗篷,因为这个,已经被许多嘴巴不饶人的冒险者暗地里称为【土里土气的斗篷男】、【过时的斗篷男】、【大叔的斗篷男】之类的字眼。

        “……”

        好吧, 姑且放下第三个微妙的称呼不管,总之,斗篷男已经够不客气了,要是在前面再加上点缀词,我可受不了,左思右想,我决定让维拉丝在原有款式的斗篷上新增多达10个内袋,让这件已经过时的斗篷变得更加有内涵,于是便是现在所穿的新款式斗篷了。

        不过,维拉丝当初答应的时候,脸上稍稍露出的困扰表情,一直让我很在意就是了。

        将斗篷帽子戴上以后,左右查看一下,确认没有破绽,我便偷偷从后窗户溜出,顺着喧哗的地方走了过去。

        精灵王城的内城已经是相当热闹,除了原有的精灵数量,因为两族联姻而前来围观的其他好奇心旺盛的冒险者,尤其的多,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说不定能找到哪个稀有种族,正笼罩在斗篷里面,乔装打扮成普通路人等待着这场盛会来临。

        当然,数量最多的还是联盟冒险者,没办法,谁让我们冒险者联盟,什么都不多就是人多呢?

        这些大量涌入的外来者,让原本宁静幽雅的精灵王城变得喧闹杂乱起来,精灵们似乎也并不以为怒,平静了数万年的景色,突然有了新的朝气,反而让他们对现在熟悉而陌生的环境感到新奇不已,当然,只是现在的一时新奇好玩而已,要是长此以往,这些喜好宁静的精灵肯定就不乐意了。

        现在,除了各族的代表队伍之外,其他自行前来围观的冒险者全都被安排在外城居住,白天内城开放的时候他们能进来自由参观,晚上就必须回到外城了,这也是为了便于管理。

        托这些冒险者,尤其是联盟冒险者的福,我这一身神神秘秘的打扮并没有在街道上引起过多的注意,顺着人流,不断往喧闹的地方流动过去。

        哦哦,说起来,这几天光顾着和那些小精灵们玩捉迷藏,一直都没有好好逛一逛这传说之中的精灵王城呢。

        其实,细心对比,刨除那些花俏的外表直指本质的话,这里和罗格营地也没有太大区别,别以为精灵族就是美好的乐园,这里一样有贫民,有乞丐。

        只是怎么说呢,仅仅只是打个比方,好比同一处面包小摊,在罗格营地,摊主会极力研究口味,让自己的面包变得更加美味,或者想方设法引起别人的注意力,总之一句话,就是务实。

        而在精灵族,这些精灵面包师们(假如有这个称号的话),则是会选择将更多的精力,花在如何装点自己的小摊,或者以一种流浪商人的方式,或奏响优美的音乐,或展现自己动人的歌喉,那些精灵客人们,大多时候更注重你的奏乐是否动听,歌声是否感人,味道方面反而其次。

        简单点说,罗格营地的生活给人更多一种简单务实朴素的气息,喜怒哀乐一目了然,而精灵王城的生活,则是将艺术融入陪同的生活中,从这一点上看,精灵族或许在物质层次和我们相差不大,但是精神层次上明显却要高上许多,无怪乎那些吟游诗人,总是会把精灵族比喻为堕入凡间的天使,将精灵王城视为人间的天堂。

        哦哦,这个水果烤饼味道似乎不错,但是为什么这边的要特地注明【仅供冒险者食用】呢?难道说在精灵族也存在地位歧视?

        好奇之下,我一口气买了好几张特地注明的水果烤饼,这么一吃,还真吃出点不同,味道要比普通的好上许多,让我不得不大声感叹,原来看似美好的精灵族,也是有歧视这种调调呀。

        “哟呵,笨蛋吴~~”

        边走边吃,背后突然被人用力拍了一下,我顿时吓一大跳,连忙回过头,看看究竟是哪个可怕的家伙,竟然能够一眼识破本大爷如此高明的伪装。

        当然,其实在我转头的一瞬间,脑袋就已经反应过来了,自己这个新式的外号,除了一个人之外,还能有什么人叫得出口。

        “你们怎么……”

        回过头,穿着宽大斗篷,更显得娇小玲珑的贝雅,在我身后眨着眼睛,在她身后还有小狐狸,白狼一伙,假笑王子克里斯,蒂亚小丫头。

        我靠了,总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这群家伙开开心心出来游玩,却把我一个人落在家里,话说回来,她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要好了。

        “你们到好,一伙人出来玩,将我一个撇在家里?!?br />
        我不甘的提出抗议,尤其是将目光集中在小狐狸和白狼身上,小狐狸呀,咱可都是老夫老妻了,你就忍心将我一个人抛下吗?小心我休了你。

        还有白狼,你的妹妹莱娜可是掌握在我的手中哦,竟敢有好玩的都不和我打声招呼,哼哼,难道你这死妹控滴,不想让莱娜过上安稳日子滴干活?

        “你这笨蛋吴,在精灵王城里面已经是过街老鼠了,我们才不好和你在一起,被其他人的目光瞪着呢?!?br />
        贝雅以一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无情口吻,如是对我说道。

        “胡说,我这不是伪装得挺好的吗?”

        对于贝雅劣拙的借口,我报以呲之以鼻。

        “哟,凡长老,恭喜你了?!?br />
        话刚刚说完,旁边一个有点眼熟的冒险者,就凑了上来,拍着肩膀亲切的打了一声招呼。

        “凡大人,你可要小心点,千万别落单,听说那些精灵们可都在寻找机会呢,我就不和你多说,以免你的身份暴露出来了?!?br />
        这位热情的眼熟冒险者,接着又用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的情况,然后压低声音这样对我说完,便匆匆离去。

        “……”

        “你看,就是这样?!?br />
        贝雅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胜利姿态,得意的说道。

        “啊,不和你说了,我们还要去看热闹呢?!?br />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贝雅一下子就将我撇在了后面,急急忙忙向人流汇集的地方赶去。

        “等等我呀,你们这群无情的家伙?!?br />
        眼见一伙人没有丝毫犹豫的跟了上去,我连忙大喊一声,也尾随过去,还好,那只小狐狸总算有良心,故意放慢了脚步,和我一起落在后面。

        该打,竟然将自己的丈夫抛下不管,和别人一起出去撒野???!

        脚步跟上小狐狸,我毫不犹豫就是一记大掌印在她那挺翘的香臀上面。

        “哇~~,你个坏蛋~~”

        敏感的部位突然遭到袭击,这只小天狐一双毛茸茸的狐狸耳朵猛地一竖作惊吓状,然后那双仿佛随时都能滴出水来的妩媚眼珠,就紧紧盯了过来。

        谁是谁的丈夫了,你这坏蛋还真不害羞。

        你就认命了吧,除了我之外,已经没有人会要你这只小骚狐狸了。

        我做出一副【感谢我吧,也只有我这样的好心人才会收留你】的姿态,得意洋洋的心灵传音道。

        胡说,本天狐要是愿意,哼哼~~

        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上,闪烁着骄傲的神色,让人一点也不怀疑小狐狸话里的真实性。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别忘记我们已经是同床共枕过,你的尾巴我摸也摸过了,盖也盖过了,所以除了我之外,你已经嫁不出去了。

        呜呜~~

        小狐狸发出困惑的悲鸣,并不是没有漏洞可以反驳,只是在爱情方面依然是一张洁白纸张的她,实在无法说出“即使被你摸过我也能嫁给其他人”这样放荡的话罢了。

        话说这样利用对方单纯的内心,我是不是越来越邪恶了?

        没话说了吧,哼哼,自己说说看吧,回去之后该怎么领罚?

        看小狐狸哑口无言的样子,我立刻得意起来。

        我才不要,你这个坏蛋和那个精灵女王去谈情说爱,去培养感情就好了,我不稀罕。

        说完以后,小狐狸气呼呼的加快了脚步。

        哦哦,原来是这样,吃醋了,虽然表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没想到这只小狐狸竟然意外的是个小醋坛子。

        偷偷一笑,我将速度一提,也跟了上去。

        乖,我的露西亚最听话了,吃一口,消消气。

        我将手中的水果烤饼递了过去。

        少看不起人了,这种哄小孩子的手段,对本天狐来说实在太幼稚了。

        小狐狸虽然嘴硬的这样回了一句,但是目光还是不断往递过来的水果烤饼上瞄,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如同第一次舔牛奶的小猫咪般,小心翼翼的凑上来,玫瑰色的唇口轻轻在水果烤饼上我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小口下来。

        “这是……”

        一边嚼着,这只小狐狸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br />
        “上面有什么特别的注明吗?”

        咽下以后,小狐狸神情微妙的指着手中的水果烤饼问道。

        “你怎么知道上面有注明?的确是有写着【仅供冒险者食用】,看不出来,精灵族里也有歧视现象呀?!蔽乙⊥犯刑镜?。

        “你……吃了多少张?”

        小狐狸的目光,不知为什么突然带上了一丝怜悯。

        “还都不是你们抛下我一个人不管,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就没吃过一顿好的,所以刚刚一口气买了十二张,现在只剩下这张了,诺,都给你吧?!?br />
        从我的手中,接过水果烤饼,小口小口的用着可爱动作,将剩余的半张吃完,小狐狸用手帕抹了抹鲜艳的红唇,看过来的目光越发怜悯。

        “有……有什么问题吗?”

        隐约从她那微妙的神情中察觉到了点什么的我,有些小慌张的问道。

        “这水果烤饼上,为了让味道变得更加美味,放入了一种叫多罗草的调料哦?!?br />
        “原来是这样,这就是它比普通的水果烤饼更加美味的原因吗?多罗草真是太伟大了?!?br />
        我感动的叹了一声,没想到小小的一根草竟然能让味道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

        “多罗草是泻药?!?br />
        下一刻,小狐狸说出了让我冷汗嗖嗖的话。

        “普通人是吃不得的,只有冒险者的体质才没有问题,所以才在上面注明【仅供冒险者食用】,这是一般常识?!?br />
        是啊,缺乏一般性常识的我还真是抱歉了。

        “那么,竟然是冒险者,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你刚刚不也吃了吗?”

        “一般来说是没什么问题,但吃多的话……”

        说到这里,小狐狸露出了微妙的笑容,后面的话已经不言而明。

        “有……有什么办法吗?”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突然感觉句话一斤,声音打颤的看着小狐狸。

        “有哦?!?br />
        小狐狸纤细食指轻轻点着娇唇,用一副诱人之极的动作,这样妩媚的对我说道。

        “太好了,是什么办法?”这一刻的小狐狸,在我眼中散发出了女神的光芒。

        “这些拿去吧?!?br />
        取出厚厚一叠纸放在发愣的我的手上,小狐狸脚步轻提,留下一连串动人的娇笑声离开了视线。

        呜呜——呜哦哦哦哦哦————??!

        说不定,那个卖水果烤饼的,看似一脸和善的中年大叔,其实就是个妒忌我和阿尔托莉雅结婚的资深魔法师,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

        一瞬间,精灵族在我心目中成了刺客的代名词,说不定刚刚在厕所的时候,其实自己已经命悬一线了,不,说不定旁边那个时不时用目光看过来的三四岁的精灵小孩,下一刻就会从衣服里面掏出匕首向我刺过来。

        疑神疑鬼的一路走着,最后,我终于来到了人流的汇集处,貌似是精灵王城内某个公共的大广场的地方。

        “坏蛋,这里,这里~~??!”

        不远处,小狐狸正在不远处略微偏僻的位置,摇晃着尾巴朝我直挥手,其他几位却早已经不见踪影,看来已经是挤入里面去看好戏了,只剩下她特地留下来等自己。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虽然嘴硬了一点,其实小狐狸对自己很好,天狐痴情一点都不掺假。

        “小狐狸,还是你对我最好?!?br />
        大步走上前去,将小狐狸搂在怀里亲了一口,我万分感动的说道。

        “坏蛋,快放手啦~~”

        冷不防的被搂着这样说了一句,露西亚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害羞的挣扎好,还是得意的挺起酥胸说【你知道就好,以后可要做牛做马偿还回来】才对,好一会儿,才脸蛋微红的发出细微挣扎,用细若蚊吟的声音轻轻嘀咕道,合着睫毛,满足的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轻吻细语着,乘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将几个月下来积累的思念,发泄出来以后,我才牵着小狐狸,往人群密集的广场方向看去。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一边在人群里挤着,并小心翼翼的将小狐狸护在怀里,坚决不让其他家伙乘机摸油,我一边问道。

        “似乎是你们联盟弄出来的乱子吧?”

        小狐狸用一副【我才该问你】的口气,反问起来。

        “什么?”

        这时候,凭着德鲁伊良好的视线,我也终于发现人群中心那几道眼熟的身影,不是老酒鬼和穆拉丁两个,联合着其他几位联盟冒险者(也许是被这两个老家伙硬拉过去做苦力的可怜家伙),正在不知道干些什么,人群里时不时爆发出精灵的激昂声。

        拉近距离以后,人群之中那混乱的声音,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我知道大家都对联盟和你们的女王殿下联姻,觉得不服,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两族能够重新和平友好的共处,这是最简单的办法,是你们的女王殿下,以自己的意志所决定的事情?!?br />
        人群之中,传来老酒鬼那把尖锐的声音。

        咦?

        这真的是从老酒鬼口中说出的吗?确定没有出现幻听?

        我用力的挖了挖耳朵,一时间甚至对自己的听觉器官产生了怀疑。

        不可能的,这种人模人样的话,怎么可能从老酒鬼嘴里说出来?台上那家伙该不会是披着老酒鬼皮的山寨货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