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二十七章

        哈?!

        “那个……蒂亚,能告诉我,我在你心目中原本究竟是什么样的形象吗?”

        狠狠瞪了一眼在蒂亚身后朝我比出胜利手势的小幽灵,我用接近于悲哀的目光看着蒂亚问道。

        “色色的凡凡,大概是这样吧?!?br />
        蒂亚困扰的歪着头,似乎正在努力思考着尽量不让我受到打击的温和比喻,然后这样肯定的说道。

        是……是这样吗?原来我在你心目中,一直都是色色的形象呀,蒂亚你竟然能和这样的我好好相处,内心肯定是怀着莫大的决心吧,这是何等宽阔包容的胸襟和温柔呀。

        这一刻,我泪流满面。

        “是哦,还记得第一次吗?凡凡就是用色色的目光看着人家呢?!?br />
        蒂亚小丫头继续补充道。

        第一次?

        大脑高速运转,然后,数年前四大长老一起出动,打通与赫拉迪克族通道的一幕幕重新浮现在脑海中。

        记得和蒂亚的第一次见面,如果说是我第一次见到蒂亚的话,呃,记得是当时倍感无聊的自己,躺在屋顶上看着街道过路行人时,偶尔发现蒂亚的身影吧。

        哦,我记起来了,的确是这样,当时只是感叹一声,没想到以法师之族著称的赫拉迪克族,竟然会有打扮的可爱小丫头,却没想到自己的视线早已经被蒂亚发现,在这之后,和蒂亚第一次相遇,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知道你哦,刚刚在屋顶上偷看人家是吧。

        原来如此,那就怪不得蒂亚会一直误会我了。

        “总而言之,在这种地方打情骂俏是不对的哦?!?br />
        清醒了几分的蒂亚,这样蹙着她那细弯柳眉,两手叉腰,将曲线优美的胸脯微微压迫过来,用一种魄力十足的口吻对我们说道。

        “是……是的,长官??!”

        被她娇小身体突然爆发出来的压迫力所摄,我和小幽灵连忙敬了一礼,大声应道。

        “呜,总有一种输了的感觉,呜呜呜~~”

        见我们两个默契十足的配合着敬礼,蒂亚不知为何,身上散发出一种软绵绵无力的感觉,这样悲鸣了一声之后,便逃也似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里。

        “嘻嘻~~”

        带着傻傻可爱的笑容,小幽灵这小圣女,重新绕了上来,像只萤火虫似地围着我直打转。

        “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事先说明,我可是很忙的,过几天就要结婚了?!?br />
        睁着半只眼睛,打量这只不明发光体生物,我故作无聊道。

        “小凡小凡,我想上上面去看看?!?br />
        似乎没有将我的话放在眼里的小家伙,兴奋不已的指着一个方向对我说道,顺着她的手指头看去,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这小圣女指着的方向,竟然是那不知道海拔多少的,水晶之树的顶冠。

        “那个……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愣了许久,我再也忍不住吐槽这个小圣女的冲动,这样举手问道。

        “你想上上面去干什么,筑窝下蛋吗?”

        “呜~~??!”

        我被一句凌厉吐槽,弄的有些困扰的小幽灵,眨了眨她那幕帘似地修长睫毛,一副随时都要扑过来咬我一口的样子。

        “哼,小凡不去就算了,我自己去?!?br />
        说完以后,这只飘悠悠的发光体,身形一提,就要飞起的样子,我连忙伸手将她拉住。

        “你以为这里是联盟吗?想去哪就去哪,这可是精灵族的圣物,小心你还没飞到一半,就被那些精灵射成刺猬?!?br />
        “可是可是……”

        小幽灵有些焦急的指着树冠,银色的亮眸不断眨呀眨,眨的我都有些心疼了。

        酝酿片刻,这只发光体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恩,没有错,就是这样,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那里呼唤着我?!?br />
        “我嘞,我还觉得亚瑞特山之巅有神器在召唤着我呢?!?br />
        对于小幽灵那明显能看出来是借口的话,我呲之以鼻,将这只小圣女狠狠一把搂在怀里。

        “当初可是说好了,在外面必须听我的话,乖乖的,跟我回房间去?!?br />
        “才没有那样的约定呢,明明是说好小凡要给本圣女做牛做马,任劳任怨的说?!?br />
        被我抱在怀里的小幽灵就像一只不安分的小猫般挣扎起来。

        “区区一只笨蛋幽灵,竟然还敢口出狂言,看打?!?br />
        “呜呜~~,小凡欺负人,我要离家出走??!”

        “走?你能走得了哪?”

        “小凡看不见我,我能看见小凡的地方?!?br />
        “……”

        “笨小凡,为什么不说话了?”

        “不,你这样说,让我感动的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br />
        “别感动呀笨蛋,这样不是让本圣女也不好意思起来了吗?!”

        “是你不好,谁让你尽说一些傻话?!?br />
        “本圣女才没有错,是什么都喜欢胡乱感动一把的小凡不对,本圣女最讨厌这样的小凡了?!?br />
        “嗯嗯,我也讨厌这样的爱丽丝?!?br />
        “不准说讨厌?。?!”

        “我靠,别咬啊,你应该听得出来我在说反话吧?!?br />
        “就算听得出来也不想听到??!”

        “好吧好吧,喜欢,喜欢总行了吧?!?br />
        “喜欢也不行,本圣女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喜欢的?!?br />
        “……”

        “好吧,尊贵的圣女大人,你说说看,你究竟想让我怎么做?”

        “嗯……这个嘛,先从本圣女的奴隶做起吧, 表现好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将你提升到佣人等级哦?!?br />
        “佣人太可怜点了吧,至少也要贴身佣人的程度才行?!?br />
        “嗯?”

        “顾名思义,就是将身子和我们的圣女大人紧贴在一起的佣人?。?!”

        “哇,小凡你这个大色狼~~??!”

        ……

        诸如这样漫无边际的对话,一直持续到深夜,屋子里面才算安静下来。

        “呜呜~~”

        蒂亚将身子蜷在被窝里,发出着悲鸣。

        凡凡和小幽灵姐姐真是一对恶魔夫妇,不行,蒂亚再也受不了那股甜腻劲了,明天就换屋子,明天??!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小幽灵才刚刚起床,仍有一半灵魂停留在梦中的身体,仿佛梦游一般,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打着哈欠。

        小幽灵这只懒猪就不用说了,睡眠不足的话,我也是个不大能起床的男人,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地方。

        “啪”的一声,可怜的大门就这样被直直推开,清晨的早阳,将破门之人的身影,照了进来。

        “笨蛋吴,起床啦,现在可不是悠哉悠哉的时候?!北囱判⊙就仿源奥那宕嗌?,传了入来。

        “咦?!”

        似乎没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或者是被小幽灵那极具欺骗性的美丽圣洁外姿所震惊,贝雅张大嘴巴,愣愣的看着还处于迷迷糊糊状态,像小猫洗脸一般,可爱的不断揉着眼睛,轻点脑袋的小幽灵,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贝雅的野蛮举动,也引起了处于半梦游状态的小幽灵,那双银河一般璀璨夺目的银色眼眸,瞬间在贝雅身上扫描了一遍,在那刹那间,泛着银色的瞳孔深处,仿佛闪过无数道计算公式,从对方的身材,外貌,还有刚刚破门而入的举动中判断出来的性格,一一做出判断,然后得出结论。

        安全,小凡会喜欢这种野丫头的几率不高。

        得出这一结论的小幽灵,似乎完成了什么人交代的任务一般,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刺溜的化作一道白光消失。

        “啊啊……啊……”

        被小幽灵接连的举动所惊呆的贝雅,指着她消失的位置,不断发出无意义的惊讶声,虽然她很想大声叫“鬼呀——??!”的,但是刚刚那一幕,实在让贝雅无法将那个美丽圣洁的不像是人间能够出现的女孩,和鬼联系在一起。

        其实,以小幽灵的存在来说,非得要说她是鬼也不过分,还是说为了更恰当一点,在前面加上点什么点缀词,比如说快要成仙得道的鬼呀,圣洁无暇的鬼呀,腹黑吐槽的鬼呀之类的。

        “跟惊魂未定的贝雅,稍稍解释了一下小幽灵的存在以后,她又是呆了半响,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气呼呼的看着我。

        “你这个笨蛋吴,真是太色了,竟然连这么可怜的幽灵也不放过?!?br />
        “……”

        这小丫头,说的好像是我强迫将小幽灵留在身边似地。

        “还有上次那只和狐狸一样骚媚的女人,也没有逃脱你这色狼的魔爪是吧?!北囱偶绦叻叩淖肺实?。

        “……”

        不是狐狸一样骚媚,就是小狐狸一只吧,不过贝雅当时并不知道小狐狸的真正身份,这样说也无可厚非,而且无法反驳。

        但这是我的错吗?这个世上真的有男人能抵抗得了那只小狐狸的诱惑吗?错的不是我,是创造出露西亚这种祸国殃民的小骚狐狸的上帝。

        “果然不能将阿尔托莉雅姐姐教给你这种色狼?!弊詈?,贝雅得出了这样偏激的结论。

        “咦,你刚刚说什么?”

        刚刚无意中,好像听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名字,是我的错觉吗?

        贝雅张了张嘴,正要重复一遍,突然从外面传来一把声音,将她要说的话给打断了。

        “哎呀呀,刚刚有谁在讨论我吗?”这把妩媚入骨的声线,肯定错不了了。

        猛地抬起头,晨光高照的门外,那道天姿国色的魅影正缓步走了进来。

        “坏蛋~~,看什么看~~!”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这只小狐狸就想要飞扑过来自己的怀抱,也不知道是自己自我感觉良好,还是小狐狸的控制能力超强,结果就是小狐狸笑意盈盈的来到我面前,那双妩媚到了极点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似乎要滴出雾水珍珠一般迷人。

        “出现了,那只和笨蛋吴勾搭在一起的骚媚女人??!”

        小狐狸那举世独一无二的外貌和气质,让贝雅立刻就认出了,这正是几年前那队护送自己和精灵村落的联盟冒险队里面,出现的那个,将自己即使在精灵族也极为出色,并引以为豪的容貌,打击的遍体鳞伤的女人。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贝雅却不得不十分郁闷的得出一个结论,纯粹以对男人的诱惑来说,就算是阿尔托莉雅姐姐,也比不上这个集合了绝色倾城的外貌,融清纯与妩媚为一体的女人,在和露西亚相遇之前,贝雅打死也不相信这个世上竟然会有这种可怕的存在。

        “贝雅,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严厉出声的,是从门外进来的另外一道苍老身影,莱曼长老,后面跟着凯恩。

        “这位是狐人族的代表,天狐露西亚殿下,还不快为刚刚的失利道歉?!”

        将手中的拐杖轻轻一顿,莱曼长老缓和的话语中,却带着让贝雅无可反抗的威严。

        “抱歉,贝雅失礼了?!?br />
        “贝雅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比起以前的任性,现在的她已经成熟了许多?!辈槐氐狼?,我可是将你刚才的话当做是对自己的夸奖了?!?br />
        小狐狸摇着她那美丽的棕色大尾巴,笑眯眯的用极其圆滑的口吻应付道。

        “白狼老哥,你也来了?!?br />
        因为凯恩和莱曼这一帮老狐狸在,我可不敢公然和小狐狸眉来眼去,眉目传情,就算他们早已经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点什么,只要我和小狐狸不表现出来,也拿我们没着。

        目光左右看了一眼,我立刻发现了从后面跟进来的小狐狸队伍,德鲁伊白狼,巫师库特,和拥有极富个性名字的圣骑士马拉格比。

        和以前相比,虽然不如已经和自己进行过灵魂连锁仪式的小狐狸那般,几乎是飞跃式的提升着自身实力,不过他们的进步也不小,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能够和哈洛加斯那些冒险者相提并论。

        随便一说,小狐狸的队伍现在还在群魔堡垒区域混,等会得问问她们搞定了大菠萝没有,想想还真悲剧呀,为什么自己都混到第二世界了,却连大菠萝长得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

        “吴老……凡长老,好久不见?!?br />
        大概是因为小狐狸和莱娜的关系,白狼他们并没有和自己产生距离,只是考虑到在场场合,还是将原本的称呼压了下去,朝我略微恭敬的行了一礼。

        “哎呀呀,凡长老真是贵人多忘事,莫非已经将本天狐给忘记了?!?br />
        见我和白狼他们亲热的招呼,自己却被忽视,小狐狸似乎不大愿意了,明显带着刺头的冲我笑问道。

        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还老爱在这种小地方计较,不过,该说心思细腻,还是对感情比较实心眼怎么的,这也正是这只小狐狸的一贯风格。

        “哎呀,我还在想着,我和露西亚殿下已经是朋友多年,这声招呼早就已经用眼神传达了,难道是我一厢情愿?”

        和这些家伙厮混久了,我现在偶尔也会说一两句官话。

        被我连带调笑了一句的小狐狸,立刻瞪了一眼过来,正想说点什么,外面又有声音传来。

        “这里可真热闹呀,看来我赶的正是时候?!?br />
        这声音听着耳熟,仔细一想就知道是谁了,狼人族的假笑王子克里斯。

        他这一来,本来不算大的屋子就显得拥挤了,于是大家移步外面,打起了寒暄,小丫头蒂亚也不失礼貌的穿着整齐,从旁边的屋子里走出来,和大家一一打了招呼,穆拉丁这老冬瓜,也装模作样的迈着八字步走过来,好一派强族聚头的气势?!狈渤だ?,恭喜恭喜,能够取得精灵女王为妻,这可是全大陆男人的梦想呀?!?br />
        假笑王子大概是嫉妒咱的主角光环,隐约知道我和小狐狸有那么点勾搭,于是便在一旁取笑开来了。

        “哪里哪里,到是克里斯王子和安亚,现在进展得怎么样了?”

        我不失言辞锋利的反击了一句,小子,取笑咱?还是想想自己屁股头上那把火该怎么灭吧。

        “这个……呵呵~~”

        果然,克里斯露出了苦涩的笑容,看来安亚还没有从尼拉塞克的影子中走出来。

        “我是不会放弃的?!?br />
        顿了顿,克里斯撕去脸上虚伪的笑容,认真说道。

        “加油吧,兄弟?!?br />
        看着露出如此专情一面的克里斯,我也失去了调笑的兴致,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坏蛋,你要是敢对那个精灵女王有什么念头,我就……哼,你以后就别想摸我的尾巴了。

        从一旁靠近几步的小狐狸,从彼此相连着的心灵传,过来这道信息,话说,这种威胁方式也太可爱了点吧。

        哼哼,我们万人迷的天狐殿下,也开始害怕自己的魅力不如对方了吗?

        对此,我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这怎么可能?只要本天狐愿意,这个世上没有任何男人能够逃脱得了本天狐的魅力。

        果然,这只俏狐狸立刻高傲的翘起了狐狸尾巴。

        那你就好好加油吧,我可是十分期待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那一天哦,对了,顺便提醒你一句,小幽灵也来了,你可要悠着点。

        什么,那只发光体也来了???!

        咋一听到天敌的消息,这只小狐狸尾巴上的柔顺毛发都快要根根笔直竖起了,不过,她很快又露出不屑的表情。

        哼,要来就尽管来吧,反正也只是自讨苦吃而已,本天狐会让她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的实力鸿沟究竟有多大。

        总之,撇下我和小狐狸心灵交流不说,整个院子乱糟糟一片,尤其是老酒鬼和矮冬瓜,从一开始就在那嚷嚷着早上喝酒有益身心健康。

        “呵呵,看来诸位都到齐了?!币坏廊玢宕悍绲牟岳仙?,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精灵族的雅兰德兰大长老,拄着拐杖,在精灵侍女的搀扶下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

        面对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大家都不敢怠慢,连老酒鬼和矮冬瓜都停止了嚷嚷,一干人等迎了上去。

        “各位远道而来,想必肚子一定饿了,如果不嫌弃我们精灵族的粗茶淡饭,那不如和我这把老骨头一起吃点早饭吧?!?br />
        这样说完以后,雅兰德兰的目光突然落到我身上。

        “凡长老,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在这里稍等片刻,有个人非想要单独和你见见面不可?!?br />
        “好的,一切听从大长老的安排?!?br />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雅兰德兰这样开口了,我自然无法拒绝,看着大家纷纷离去,我有些莫名其妙的抓了抓头发,回到自己的屋子,静静等待着。

        雅兰德兰口中所说的,那个非要单独见我一面的人,并未让我等待太久,随着坚定而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从外面响起,紧接着是轻轻的叩门声。

        “请进?!?br />
        晨光有些耀眼,迎着吱呀一声开门声,我眯起眼睛,逆着光线往缓缓打开的木门望去,一道娇小美丽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外的白光之中。

        那无疑是太阳一般的存在。

        那一刹那间,在未看清楚来人的模样之前,我心里就已经升起了这样的意识。

        是的,太阳,那股气质是如此的耀眼和美丽,宛如高高耸立的水晶之树那般笔直,宛如双子海那般的宽大,宛如万阶之上,那孤世独立的王座那般威严。

        无法完全用语言去形容自己一刹那间,仅仅从这道身影中感受到的信息,我只知道,她和我是不同的,是怎么也无法比较在一起的存在,她的灵魂崇高得太过于耀眼,她是那种从一生下来就决定着背负巨大使命而出现,接受着众人的希望,永远走在最前面发出夺目光芒的存在。

        像我这种凡人,永远都只能高高的仰望,顺便将自己那一份希望,也安心的寄托在将来注定要荣耀加身,被冠以“英雄”之名的她身上。

        不过还好,好歹莎尔娜姐姐的气势也不会逊色于对方,只是两者却有着巨大差别,同样是万众瞩目的存在,莎尔娜姐姐是孤傲的战场玫瑰,杀戮女王,她的周围没有任何敢与之争怒绽放的花朵,而眼前之人,却是当之无愧的,集万众之意志与希望的王。

        “……”

        不,等等,或许是自己眼花了也说不定。

        等逐渐适应外面的光线,看清楚了来人的容貌的时候,我稍微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难道自己那颗不羁的宅之灵魂,真的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竟然会在这种时候,让自己出现幻视?

        不可能不可能,只是形象上太过于相近了,以至于被宅魂操纵了视力罢了,吴凡,你要清醒点,现在可不是沉迷于二次元的时候??!

        用力的拍了拍脸颊,我重新睁开眼睛看过去,来人已经用端庄稳重的步姿走进来,站立在自己对面,那双如同翡翠一般的碧绿眼睛,带着让人心醉的视线看过来,缓缓开口。

        “本……我是精灵族之王,你未来的妻子,阿尔托莉雅,以后请多指教?!?br />
        “……”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对方道出名字以后,心里反而有一种能够接受的感觉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物极必反。

        不过,的确,如果是她的话,如果是这样的她,的确但当得上王这一称号,大陆双子星的美称也名副其实,相反,作为双子星另外一个的我,现在感到压力很大。

        我这样的凡人,真的能和眼前的王,站在一起,甚至联姻吗?

        大脑一片空白之下,我下意识的伸手,示意对方坐下,愣愣的看着对方。

        白色的衬子,套着蓝色的长裙,相当家居的打扮,甚至连王的风采都被这种打扮所遮盖了一部分,看起来更像是具有威严的,灵魂崇高的少女。

        其实撇开王的身份,她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美丽少女罢了,早听阿卡拉说,这位精灵女王比我要小上五六岁的样子。

        等等,也就是说,昨天晚上出现的,并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这位名为阿尔托莉雅的精灵女王,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个一身银白色铠甲的眼熟打扮?那个威风凛凛,让人下意识错开视线的王?

        等发现过来,我的大脑已经一片乱套了。

        “那个……女王殿下,你昨天晚上来过吗?”为了打破沉默,我只好随口出声问道。

        “叫我阿尔托莉雅就行了?!倍倭硕?,她继续说道。

        “是的,我必须为昨晚的事情道歉,竟然以那副狼狈的样子与你相见,恐怕相当令你失望吧?!?br />
        不,相当令我震惊才是。

        “除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外,我必须再向你道歉,抱歉,宴会没有赶上?!?br />
        “不,有雅兰德兰大长老陪同,已经是我们的荣幸了?!?br />
        看着一丝不苟的阿尔托莉雅,我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然后,便下意识的,似乎问了一个十分失礼的问题。

        “阿尔托莉雅,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你为什么会是王?”

        “的确是个相当好的问题?!倍苑角崆嵋恍?,闭上了眼睛。

        “从客观方面的原因解释,是因为我获得了精灵族神器的认同,因此成为了王?!?br />
        “上一任精灵女王,梅林.阿蒂丝,也就是贝雅的母亲,曾经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br />
        原来贝雅的母亲,竟然就是上一任精灵女王,难怪。

        这样说着,阿尔托莉雅缓缓睁开双眼,用坚定的目光看着我。

        “她指着祭坛上的石剑对我说,阿尔托莉雅啊,这把剑确实强大而美丽,只要将它拔出来,那你就能成为精灵族的王,但是,阿尔托莉雅啊,在拔起它之前,还是再仔细想一想为好,一旦你将它拔出,那你将不再属于你自己?!?br />
        “当时的我,并不明白女王的意思,只觉得我应该这么做,我是以自己的意愿来决定这件事情的,于是向女王点了点头?!?br />
        “她继续问道,或许你现在能够举起这把剑,但是这把剑,将会越来越重,或许总有一天,会沉重到让你无法举起,无法喘气,即使这样,你依然不后悔?”

        “我的回答依然坚定,即使这把?;岜涞迷街?,到时候,我也会变得更加强大,成为一个与它相配的强者?!?br />
        “然后,在女王惊讶的目光中,我拔出了那把剑,成为了王?!?br />
        这样说完,阿尔托莉雅微笑的眼神,带着无比耀眼的美丽的坚强。

        “我现在所做之事,只是为了不负自己,不负精灵一族,即该一往无前?!?br />
        “那么,你呢,能否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走到现在的位置?!?br />
        顿了顿,阿尔托莉雅突然反问一句。

        “我……?”

        愣愣的看着对方,我下意识的闭目思索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走到现在的地步,其实这个问题,不止一次,我曾经这样问过自己,为什么平凡的我,意志薄弱的我,宅心不死的我,能够走到现在的地步。

        答案都只有一个。

        “因为,我是一个依赖别人才能活下去的人,为了活下去,只能举起手中的武器,?;つ切┳约核览档娜?,就是那么简单?!?br />
        “是吗?的确是一个很适合你的答案?!?br />
        阿尔托莉雅微微点了点头,对于我的答案,并没有持肯定的态度,也没有表示否定。

        “那么,这次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能允许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阿尔托莉雅站起来,来到窗前,洁白的晨光将她那美丽威严的容貌,照得越发夺目。

        “你能够为整个大陆,做好牺牲自我的觉悟吗?”

        回过头,阿尔托莉雅的脸庞似乎还带着晨光一般,在那一瞬间,竟然让我有一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或许,在这种时候,我应该坚定有力的答一声“是”!为了两族的联盟与彼此信任,无论是否出自真心,都应该这么回答。

        但是,我却犹豫了。

        究竟,我现在该将她作为一名王,而回答,还是作为一名值得相信的朋友,而回答?

        如果仅仅是作为一名王,那么答案显而易见,为了让对方更加信任,我应该大声将“是”说出来。

        但是,如果是作为一名值得信任的人,如果我有这个荣幸,能够和她成为彼此信任,共同作战的伙伴,那么这个答案却必须慎之又慎。

        我现在还没有做好这种觉悟呀,应该说,无法想象那种情况的到来吧。

        “看来,这个问题对你来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我很高兴,你没有选择随口敷衍我?!?br />
        转过身,阿尔托莉雅背影来到门口处,然后回过头,翡翠一般带着威严美丽和自信的双眸,紧紧凝视着我。

        “请好好考虑吧,并非现在就要你的答案,还有……”

        顿了顿,她露出一个淡淡的羞涩笑容。

        “我……并不讨厌你,无论你的答案如何,我都希望彼此之间能够产生感情?!?br />
        说完以后,她的背影逐渐里去,消失在晨光绿树之间。

        我……我刚刚听到什么了?

        那个王?阿尔托莉雅,希望彼此之间能够产生感情?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脑完全无法转过来的我,一时之间蒙了脑袋。

        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和阿尔托莉雅的见面,甚至是对话,尤其是最后一句,很快就在精灵族之间传播开来。

        可恶,一定是贝雅那个小丫头。

        几乎在第一时间,我就想到了罪魁祸首,当时此时此刻,我却没有办法空出闲余去报复了。

        走在大街小巷……不,就算是在屋里呆着,都能感受到无数道锐利的目光刺过来,周围随时都有十多道身影,不怀好意的窜来窜去,闪烁着寒芒的武器色泽一闪而过,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危险的动机。

        这些精灵们,原本只是以为我和他们的女王联姻,只是形势上的需求,毕竟他们不是傻子,这种明显带着政治气味的举动,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因为阿尔托莉雅临走前那一句话,一切都变了,联姻虽然还是联姻,但是意义已经不同了,他们所尊敬崇拜的精灵女王,真的要被某个色狼亵渎了。

        一瞬间,那些原本还在理智和感情线上犹豫,徘徊不定的精灵们,纷纷倒戈,将整个精灵王城内城,打造的如同十面埋伏一般,对于我来说。

        这种压迫力,也随着婚期的逼近而越发强大,最后几乎形成实质,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好在这些家伙还没有动手,或者迫于命令不敢怎么样,不然早就一拥而上,将我给分了?

        “哼哼,看来是轮到我出手的时候了?!?br />
        暗中窥视着这一切的某道身影,这样露出尽在把握的笑容,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