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初见雅兰德兰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初见雅兰德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初见雅兰德兰

        “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制作出能够飞过来库拉斯特的矮人堡垒?!?br />
        很明显,我那番话不知道刺激了穆拉丁哪条神经,气得胡子打颤的他,不由大声保证起来。

        “我穆拉丁,以后绝对能够将矮人王城,改造成可以飞往任何地方的天空堡垒,就算不依赖神罚山脉的雷霆也能出击,到时候,看还有谁不服暗黑第一堡垒这个称号?!?br />
        “哦哦,愿望真是美好?!?br />
        大家纷纷鼓起了掌,为穆拉丁伟大的愿望衷心祝福着,拥有梦想的人会变得更加美丽这句话果然没错,此时的穆拉丁,那丑陋畏缩的褐色大脸,也多了一份……呃,多了一份……那个……帅气,嗯,帅气没错。

        抱歉,我撒谎了。

        相比之下,没有梦想的我显得如此渺小,渺小的几乎只比穆拉丁高出一半了。

        “对了,穆老头,你说的改造,该不会想是想将其他防御和攻击设施拆掉一些吧?!?br />
        我突然想起,矮人王城可是数万年来无数代矮人工匠,挥霍闸口的血汗生命制作出来的伟大结晶,就算穆老头十分十分十分意外的是一个天才铁匠,也不可能说完善就完善吧。

        “这……这怎么可能呢?你怎么会这样想呢?当然是不可能的,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众人:“……”

        这家伙,还真打算这样做呢,看着被我一言道破,努力装傻想蒙混过去的穆拉丁,我们如是想到,他那高大的形象,只在我们心里维持了不到十秒钟,就粉碎成一堆不可循环的垃圾废品。

        “你儿子,还有十大长老,会杀掉你的?!?br />
        虽说很想看到这老冬瓜被钉在十字架上焚烧的场面,不过出于友好种族的立场,我还是提醒了对方一句。

        “哼,我说不会就是不会,只是……只是缺一些材料而已?!蹦吕∧招叱膳姆床档?。

        “什么材料?”我步步紧逼的继续追问。

        “那个……可以让矮人王城即使不依赖闪电之力也能获得能量的材料?!?br />
        避开大家的目光,心虚的嘀咕一句,似乎怕我继续追问下去一般,他复又补充道。

        “这是我们矮人族的绝密计划,只能对你们透露到这里了?!?br />
        “哦~~!”

        大家露出恍然的表情。

        “我知道打败三魔神的办法了!”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绝世的好办法般,一蹦而起,紧抓着拳头大声说道。

        “哦?!”

        众人虎躯一震,不约而同的露出询问目光。

        “只是,现在还缺少一种材料罢了?!?br />
        装作深思状,我捏着下巴,露出不甘苦恼的神色,似乎明明只差一步就可以完成,却偏偏就卡在这一小步上。

        “缺少……什么材料?”老酒鬼十分配合装作很傻和很天真的样子,凑上来问道。

        “一件可以打败三魔神的神器?!?br />
        我肃穆的看着远方,叹息一声。

        “哇哈哈哈哈~~~??!”

        气氛凝固了片刻之后,我老酒鬼一起无良的抱着肚子肆意大笑起来。

        “你们这两个混蛋,以后最好别给我来矮人王城?!?br />
        穆拉丁终于发现,以一对二的他明显处于数量劣势,再加上我和老酒鬼的嘴巴都不是省油的灯,真心想要联手起来,绝对不是一加一的威力那么简单。

        所以这厮总算学聪明了,留下一句类似在狼狈而逃的时候还不忘记回过头对后面的人说“你给老子等着瞧”这样的。搞笑气氛多过于实用程度的狠话之后,就明智的选择了闭上嘴巴,无论我和老酒鬼如何挑逗也不再开口。

        这只是一段小小的快乐插曲,郁闷的只有穆拉丁一个人罢了,不过这厮脸皮那么厚,说不定现在脸上的这副郁闷表情,也只是装装样子,让莱曼长老于心不忍,以便等会多蹭几碗饭,多喝几坛精灵族秘藏的朗姆酒罢了。

        视线从从穆拉丁那张虚伪的郁闷表情上移开,意外的,我发现一直笑呵呵的看着这场“滚冬瓜”行动的凯恩,目光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失落。

        凯恩在失落什么呢?稍微一想我就明白,这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猜的事情。

        除了我们刚刚谈论到的话题以外,我实在想不出凯恩为什么会突然失落起来。

        精灵族有王城魔法阵,矮人族有矮人王城,就连赫拉迪克一族,也有着自己的绝对魔法阵,狼人族,狐人族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但是那里的恶劣环境已经是一层天然?;ふ?。

        相比之下,作为现今暗黑大陆最大势力的冒险者联盟,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杰作,作为联盟大本营的第一世界罗格营地,也只是依赖最原始的手段进行防御而已。

        出现这种状况,绝对不是因为联盟不给力,只会依仗数量优势人海战术之类的原因。

        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没什么好觉得羞耻的,相反,应该抬头挺胸,比其他任何种族都要自豪。

        因为上万年来,由始至终都是联盟,站在和地狱势力抵抗的最前锋,虽然其他种族不是没有做过贡献,但是有谁敢说比联盟付出的多?

        鲜血荒野上的红土,究竟是用谁的鲜血染红的?那是我们联盟的战士!

        再回望一下历史看看,第一次地狱入侵,人类大半个社会几乎被打的瘫痪,在人类金字塔顶端,也是暗黑大陆势力最庞大的组织的人类教廷,从此化为历史。

        但是,在某位人类勇士的牺牲下,我们破坏了第三世界的世界之石,切断了地狱势力进军第一第二世界的道路,整个大陆的生灵才得以获得片刻喘息。

        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大陆上的智慧生命终于纷纷站稳脚跟,并且在这场战斗中获得了一定的主导权,由此纷纷涌现了七英雄这些伟大的人物,他们的传奇故事至今依然家喻户晓,只是微妙的多出了许多不同版本而已。

        当然,这种安宁的背后,出力最大的也是第一次地狱入侵战后由数名英雄所成立的冒险者联盟。

        然后便发生了那件事情,已经融入联盟,成为联盟一份子的赫拉迪克族,两千年前出现了一名天才,名叫塔拉夏,他是第一个成功的将三魔神封印的人类,可惜这种局面只持续了几百年不到,三魔神脱困,在它们的愤怒之潮下,塔拉夏被分尸封印,整个联盟再次遭到灾难性的打击。

        最后,时间才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这就是上万年来暗黑大陆历史的一个简单归纳,要真正逐一叙述的话,恐怕就是三无公主那间已经超越了书房这个定义,完全可以用图书馆(有一半是h读物)形容的巨大空间,也装不下去。

        就算如此,期间的许多历史依然模糊不清,比如说那位毁掉世界之石的救世主究竟是什么人,当年的塔拉夏究竟是用什么手段将三魔神逐一封印,三魔神又是如何脱困?这些资料一概缺失。

        总之,这不是我们联盟应该值得失落的事情,要是没有经受地狱势力的两次大规模洗刷,我们联盟的底蕴绝对不会比精灵族矮人族这些种族差多少。

        看着凯恩失落表情的我,这样想着,然后上前几步,轻轻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乍一碰触,我才发现,这位能将手中的拐杖变成三节棍和法拉拼个不亦说乎的老人,肩膀十分的消瘦和苍老,上面压着万斤的重担一般,时不时轻抖着。

        “别担心,凯恩爷爷,我们联盟不是也有最杰出的东西吗?”

        将心里那份感动和悲哀轻轻压下,我对着转过头来的凯恩说道。

        “莎尔娜姐姐,卡洛斯,西雅图克,还有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你,还有那些无数可爱的冒险者们,这些才是联盟最珍贵,并且不输给任何种族的依仗呀?!?br />
        “说的好?!?br />
        凯恩的眼角有些湿润,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朝我轻点了点头,露出微笑。

        “不过,如果吴你对自己再多出一份自信,就更加完美了?!?br />
        “这个嘛,啊哈~啊哈哈~~~”

        抓着后脑勺,我避开了凯恩的目光,自信这玩意可不永远都是好东西,每多一分,自己肩膀上的责任就要重上一倍不止。

        “我呢我呢,你这小子,故意忽略我是吧?!?br />
        见我的话里由始至终都没有提到她,老酒鬼顿时不乐意了,一副“我也是联盟的大功臣为什么唯独忽略我”的不知羞耻的嘴脸凑上来,指着自己大声对我叫嚷道。

        “你?”

        我用蔑视的目光看着对方。

        “哪天化作罗格营地花花草草的肥料,就是你这辈子所做过的唯一贡献?!?br />
        其实老酒鬼的贡献绝对不比阿卡拉她们少,不说以前的她是什么的干活,就看看在联盟任职长老以后,莎尔娜姐姐,卡洛斯,还有西雅图克,当然我也算半个,都是她一手教出来的,就可以知道。

        当然,知道归知道,那是肯定不能实话实说的,要是让她一个得意起来,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要遭殃了。

        “你说什么?别忘了你有现在的成就,都是谁教出来的?!?br />
        老酒鬼张牙舞爪的看着我,一副你要是再不说些好听的话,为师今天就要大义灭亲,清理门户的样子。

        “是吗?就算你说的是实话,可是我也教过学费,大家两不相欠?!?br />
        我无视老酒鬼凶狠的表情,继续一边瞟着周围,一边压低声音争论道。

        “学费?你什么时候给过我这个鬼玩意了?!”

        “如果你现在能将至今为止借的钱,全部换回来,我会恭恭敬敬的叫你一声老师,怎么样?很值吧?!?br />
        卡夏:“……”

        我:“……”

        “今天的天气真好呀,精灵王城的风景就是漂亮?!贝底趴谏?,老酒鬼像跳上石头的猴子一般作着远目瞭望状。

        “哇哈哈哈~~??!”

        看着我和老酒鬼内斗,心情舒畅的穆老冬瓜忍不住发出笑声。

        “笑个屁呀!也不想想你的儿子??!”

        我和老酒鬼不约而同的朝穆拉丁瞪起眼睛,这里面就属这老冬瓜最没有资格笑了,也不想想他和他儿子——现任矮人王图拉丁的关系,比我和老酒鬼能好得到哪里去?!

        “凡凡,凡凡~!”

        蒂亚小丫头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拉了拉我的衣服。

        “我也要和凡凡借钱,然后再教凡凡魔法?!?br />
        这小丫头带着一副贪玩长不大的样子,满脸都写着我很感兴趣。

        “那当然没问题,尽管开口,五万金币,不够,十万行不?要不这袋宝石你拿去,还钱什么的就不用再提了,我们的小蒂亚那么可爱,给再多也是值得?!?br />
        我亲昵的摸着蒂亚的脑袋,说道,说起来,虽然一直小丫头小丫头的叫,我现在才发现,这小丫头个头还挺高的,相对于我家那几位宝贝妻子来说。

        “你这见色忘师的混蛋……”

        看着在我的抚摸下,露出宠物一般满足笑容的蒂亚,老酒鬼顿时眼红,一副“也毫不在乎的送我十万金币或者一袋宝石呀”的期盼目光。

        “你?!”我从鼻子里发出哼声。

        “没有错,就是本卡夏大人我,想当年本大人可是号称大陆第一美女战神,怎么样?给个十万百万一点都不过分吧?!?br />
        这老女人得意的将自己酒红色的齐肩中发一撩,语不惊死人不休的说道。

        上下打量了老酒鬼一眼,我和穆老头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弯腰抱肚。

        “好了,交流感情就到此为止吧?!?br />
        眼看老酒鬼就要呈爆发魔鬼状,凯恩适时的声音传了过来,宛如一盆泼在头上的冷水般,让她立刻冷静下来,瞪了我们一眼,垂头丧气的跟在凯恩后面。

        凯恩可是掌握着那张禁酒令的赦免大权,他的命令,老酒鬼现在是一点儿都不敢抵抗。

        抬起头,我们已经可以看到那颗高达上万米的水晶大树的庞大驱赶,就像一座顶天的柱子般高高耸立着,在光芒的照耀下,散发出水晶一样的美丽光芒,无愧于它水晶之树的美称。

        能如此清晰的看到水晶之树的轮廓,来过一次的我立刻知道,我们现在的位置离内城已经不远了。

        外城的空间巨大,加上精灵喜兴幽静,居住的十分分散,所以刚刚一路上,我们并没有遇到太多精灵的围观,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说话,如今即将来到内城,可就不能胡言乱语了。

        待再走片刻,内城的布局终于出现在视线之中,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说为什么刚刚没遇到几个精灵,就算是居住的再怎么分散也不可能吧,现在一看才知道,原来这些好奇心旺盛的精灵,早已经在内城等着我们自投罗网了。

        虽然来迎接的使者,莱曼长老一行,因为库拉斯特现在混乱的局面而选择低调迎接,但是走到了这里,如果这些精灵们还不将排场搞大,那不单止是羞辱联盟,也是在丢自己的族,丢精灵女王的颜面了。

        正如我现在所看到的,上百列望不到尽头的精灵士兵,一身绿色礼服,穿着整洁干净,头顶带着羽毛帽子,男的俊秀,女的绝色,排着整齐的方列,在中间空开一条大道,上面摆满了各色美丽***。

        仔细一看,不光是排列整齐,声势浩大,这些精灵士兵的高度都几乎一样,如次的精挑细选,足以证明精灵族的确是下过一番功夫准备,诚意十足。

        在我们出现的一刹那,这些整齐排列的城门口的士兵礼队,鸣起了精灵族特有的乐器,整个内城上空顿时洋溢起了悠扬喜庆和热烈的音乐,让人听了忍不住赞叹,精灵族果然不愧为艺术之族,这里奏响乐器的每一个士兵,出到外面都是一个出色的吟游诗人。

        在队伍的最前面,一位白发苍苍的精灵老妪,身上散发着让人琢磨不透的气息,就好像面对着阿卡拉一样,明明是如此的孱弱,冒险者只要一拳就可以击倒,却偏偏产生一种无法反抗的气息。

        大预言师!

        与阿卡拉和莱娜相处的经验,立刻就告诉了我,眼前这位精灵老人是一名预言师,而且从气息看来,甚至是一位比阿卡拉还要强大的预言师。

        那么,她的身份也就一目了然,就算是深藏不露的精灵族,能在预言术上超越阿卡拉的,除了她的老师——精灵大长老雅兰德兰之外,也找不到任何人。

        就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凯恩连忙上前几步,搀扶住了这位精灵老人的手,脸上露出受宠若惊的神色。

        “雅兰德兰大长老屈尊迎接,我们愧之不当呀?!?br />
        放眼整个暗黑大陆,雅兰德兰现在应该算是最德高望重的领导吧,毕竟她的岁数摆在那里,数之不尽的大人物都曾经接受过她的教导。

        “呵呵~~,有什么不好当的,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老妇而已?!?br />
        雅兰德兰轻轻开口,那苍老温和的声音,在回荡的乐器声中依然清晰无比,她的每一个字,已经深深融入到任何的事物之中。

        然后,在凯恩的搀扶下,这位老人将目光缓缓地转向我这边,被那双温和而锐利的目光注视一刹那,我突然觉得,整个世界仿佛都已经被那双眼睛所包容,只剩下我和这位老人在默默对视着。

        但是对这种突发情况,我却没有任何的突兀感,即使内心不断提醒着自己事情相当的诡异,灵魂之中却依然觉得这其实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