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二十章 莎拉:要快点回来,然后……

    第七百二十章 莎拉:要快点回来,然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二十章 莎拉:要快点回来,然后……

        ……

        “不好了??!”

        正当老酒鬼心中炸开的时候,突然传来侍女的惊叫声。

        “厕所被撞开了一个大洞?!?br />
        惊叫的侍女,脸上带着不知所措,或者说是哭笑不得的表情,这样困扰的看着肇事人的同伴——至少在她们看来,老酒鬼和矮冬瓜是一起进来,一起喝酒,那就是同伴无疑。

        这样的事情,她们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冒险者乐园的酒吧,大部分的客人都是冒险者,这些冒险者中不乏脾气暴躁,又或者是互相不对眼的家伙,因此,冒险者乐园的酒吧从来不会缺少乱子。

        当然,这些家伙也还有分寸,知道木制的酒吧经不起他们的折腾,就算闹也只是小打小闹,不然联盟的处罚条例下来,那可不是说笑的,像我和老酒鬼,和莎尔娜姐姐那样,动辄将整个酒吧给拆了,而且还都是瞄准同一个酒吧下手的案例,在整个暗黑大陆都是难得一见。

        另一方面,在冒险者乐园酒吧工作的侍女,肯定是精挑细选的年轻貌美少女,当然,与之相符的是她们的高额薪酬,也足以支撑整个家庭,而这些侍女应聘以后所要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应付冒险者闹出的乱子。

        所以,眼前这些侍女,对于如何应付各种酒吧的混乱局面,可谓是经验十足,但是像穆拉丁那样使用尿遁逃跑的冒险者,却是头一回遇见,因此她们一时之间竟然也蒙了。

        一个骄傲十足的冒险者,竟然会用尿遁这种只有流氓痞子才会想到的无耻手段?放在以往,这是这些侍女根本不会去想的事情,但是如今却发生在她们眼前。

        盖因为穆拉丁这老冬瓜,实在是无耻吝啬到了极点,比起以往所有的冒险者,都要来的厚脸皮,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那个……为什么你们要看着我?”

        在十多名酒吧侍女惊慌失措的目光注视下,老酒鬼打了一个酒嗝,依然念念不忘的啜了一口只剩下半坛的美酒,才眯着眼睛,“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发问道。

        “大人,您的同伴……”

        一个领头的貌美侍女,面带笑容的轻轻上前一步行礼道,但是话没有落音,就被老酒鬼打断。

        “什么?同伴?我什么时候有了同伴?”

        故作茫然状的东张西望的老酒鬼,用疑惑的语气打断了侍女的话,然后眼神突然变得苍茫和忧郁,仰头大喝一口酒,擦了擦嘴,嗓音变得嘶哑和深沉,似乎人生之中经历了什么不堪回首的悲伤往事般,缓缓说道。

        “我,是一个行走天涯,四处为家的浪子、醉客,能伴随在我身边的,只有太阳、月亮、星星和草原,同伴这个词,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br />
        嗯,草原是个吐槽点,老酒鬼,你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大本营罗!

        “可是……”

        这位侍女长大嘴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大概是没想到眼前这个睁眼说瞎话偏还要摆出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的家伙,脸皮和尿遁那位竟然也有得一比。

        外区的大部分冒险者,都在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场好戏,老酒鬼的性格,可没有人能比这些从营地的学员起,就对老酒鬼的恶劣事迹和行为耳濡目染的冒险者清楚,因此大多数人,都是将同情的目光落在侍女身上。

        想从罗格第二抠门的口袋里挖钱,别说这几个小小的侍女,就是智深若海的联盟大长老阿卡拉大人,恐怕也得绞尽脑汁才行。

        穆拉丁喝的那五坛美酒,还有破坏酒吧的修理费,肯定是得由酒吧自己掏钱了,不,甚至是卡夏长老自己喝的那份,说不定她现在也正想着该如何抵赖掉,一些心底雪亮的冒险者,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而事实上,卡夏的脑子里,现在也正转着这个主意,作为罗格第二抠门,她怎么能允许穆拉丁自己尿遁讨债,而自己却必须乖乖付钱呢?

        这是一场赌上她罗格第二抠门的信念和意志的斗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老酒鬼这家伙,好像熊熊燃烧起来了。

        菲妮秘藏的休息室里,我正看着外面那一幕,心想什么时候该出去阻止这家伙了,如果周围全都是联盟冒险者还好些,反正大家都知道老酒鬼的德性,怎么丢脸都无所谓了。

        问题是现在不止联盟的冒险者,因为两族联姻而聚集在库拉斯特的其他族冒险者,恰好有少数在酒吧里面,现在正在关注着这场闹剧,这样的话就不能置之不理了,虽然知道老酒鬼的恶劣本性,迟早会有那么一天彻底暴露,但是至少我不希望是现在这种关键时刻。

        恰在这时,欧娜迈着略微急促的步伐走了进来,虽然这个平民侍女,现在尚不知道老酒鬼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是对于我的身份,却大概早已经从菲妮那里得知,估摸着以为我这个联盟长老的身份,可以出面调解一下,才匆匆赶来求救吧。

        事实上,这个聪明的小侍女的确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当她开口求助的时候,也正好让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于是,一会儿之后,正当卡夏还在用她那醉醺醺的大脑,思考着如何才能吃霸王餐的时候,面带微笑的欧娜,缓缓从里区里面走了出来。

        “是欧娜姐姐……”

        欧娜的出现,立刻让这十多位不知所措的年轻侍女,找到了主心骨的纷纷围了上去。

        “这位大人……”

        欧娜来到卡夏面前,轻轻行了一礼,那如沐春风似的贵族大小姐气息,让卡夏也为之一愣,当然,也只是对于酒吧侍女的素质之高,愣了那么一下而已,毕竟这种侍女在罗格可根本见不着。

        “有什么事吗?我正在思考着一件大事,没事别打扰我?!鼻峥燃干?,卡夏摆着一副堂而皇之的嘴脸问道。

        “那个……有位大人叫我将这个给你?!?br />
        欧娜面带着温暖的微笑,双手捧着一张纸条,轻轻的递了过去。

        “哦?!”

        惊讶的应了一声,老酒鬼漫不经心的张开纸条,脸色的随意很快就变成了惨败。

        纸条上面,只写了短短那么一行字。

        要是敢在这里丢联盟的脸,你就等着回去领禁酒令吧。

        “没有错了??!”

        呆了片刻之后,老酒鬼突然抱头悲鸣一声。

        “能将字写得那么丑,绝对是那个家伙,也就是说这张纸条不可能是冒充的啊啊啊混蛋??!”

        我:“……”

        蒂亚:“……”

        到了这种地步还要吐槽我吗?哼哼,老酒鬼,原来你也在觊觎我的吐槽帝宝座呀,还真是不可小视女人呢。

        我吊着二郎腿,食指轻轻摩挲着下巴,将半张脸隐藏的阴影之中,露出了尽在掌握之中的妖异笑容。

        “哇哇,凡凡好像小说里坏人的老大哦?!币慌缘牡傺切⊙就菲疵恼?。

        “随便一说,字写的也很有老大风范?!?br />
        “同样的吐槽点,对于圣斗士来说是没有用的?!?br />
        “啪”的一声,力道刚好让这小丫头发出悲鸣的手刀,落在对方的额头上。

        “那家伙呢,写字条给你的那家伙究竟去哪里了?”

        猛然醒悟到了什么似地,卡夏突然抓着欧娜的肩膀,摇了起来。

        “对……对不起,那位先生说,为了避免被奇怪的家伙借钱,已经先离开一步了?!?br />
        在老酒鬼那因为金钱关系,而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压迫下,欧娜艰难的照着我的话叙述了一遍。

        “可恶,没想到竟然会被这臭小子抓个正着?!?br />
        似乎也能预料到这种可能性的老酒鬼,挫败的松开了欧娜,一脸懊悔的低头喃喃道。

        某位名人说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今,正是老酒鬼为她以前所积累下来恶性,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在密室将一切尽收眼底的我,看着老酒鬼此刻左右为难的样子,已经笑的合不拢嘴。

        然而,正当事情进行到有趣的地步时,意外却突然出现了。

        菲妮这悲剧,不知道被欧娜进行过了什么残忍的对待,此时正摇摇晃晃的从楼梯上下来,嘴里还嘀咕着一些什么话。

        “喵呜呜~,好痛苦喵,欧娜……变得越来越可怕了,已经快要比表哥还厉害了喵~~”

        “……”

        话说这样的话,怎么听都有点怪怪的吧,乍一听似乎是十分暧昧的劈腿关系,但是仔细嚼辩的话,却总给人牛头不对马嘴的感觉,总之感觉很微妙就是了。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菲妮的出现,并且被老酒鬼捕捉到这一点,让整件原本有趣的事情,变得无聊起来。

        “走吧?!?br />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桌子上留下是相应数额的金币之后,我朝蒂亚招了招手。

        “怎么,不看了吗?”

        小丫头睁大着明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里面尽是疑惑。

        “不,已经结束了,没什么好看了?!?br />
        我摇起了头,千算万算,没想到菲妮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当然,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是悲剧帝嘛,在需要的悲剧场合中及时出现,不正是她的使命吗?

        当我和蒂亚从酒吧后门离开的时候,便隐约感受到了老酒鬼那如同魔王降临的恐怖气势,笼罩了整个绿林酒吧,仿佛在上空凝结成一个巨大的黑色狰狞魔鬼,然后朝瑟瑟发抖的缩在角落里头的菲妮伸出魔爪。

        “不要,不要?。?!喵~~喵呜~~??!”

        随之,菲妮的悲鸣声也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

        万事休矣,菲妮呀,你就是悲剧的代名词。

        “也就是说,家里又多了一位客人?!?br />
        傍晚回到家的时候,我如是苦笑着对依然在整理资料的凯恩说道,心里微微有些歉意,明明是自己的婚事,却一点也帮不上忙,而让这位胡子已经花白的老人从头操心到尾。

        “哦哦哦,这不是我们的蒂亚小公主吗?吴可带回来了一位不得了的人物呀?!?br />
        凯恩从书卷笔记之中抬起头,笑呵呵的迎接道。

        “凯恩爷爷,好久不见了?!?br />
        蒂亚小丫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和凯恩混的那么熟了,上前几步,拉着凯恩的手便撒起了娇,那股发自内心的,从她那双清澈纯真的眼眸里流露出来的仿佛孙女一样感情,更是让凯恩脸上的笑容慈爱有加。

        仔细想想,凯恩的祖先本就是赫拉迪克一族,而他也一直以赫拉迪克一族自居,两个人的关系如此融洽,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顺便一说,为什么蒂亚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自己在半路上,一不小心和这小丫头暴露了自己在库拉斯特有窝点的事实,结果这小丫头就非得吵着要住在这里,美名其曰旅馆再怎么舒适也不如凡凡家好。

        看在小丫头如此有眼光的份上,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反正家里已经住着了凯恩,还有老酒鬼这个大麻烦,再多一个小麻烦蒂亚,对我来说也只是如同隔靴挠痒而已。

        “对了,吴,不要忘记明天精灵族的代表就要过来了?!弊叩氖焙?,凯恩不忘记提醒我一声。

        “知道了,凯恩爷爷,你就尽管放心吧,相比之下,我觉得你还是看好老酒鬼比较好一点?!?br />
        心里已经暗下决心,尽量不让凯恩多操心,我却突然想起老酒鬼的事情,不由特地提醒道。

        “放心吧,我知道,今天在绿林酒吧里发生了不少事情吧,我这记录着呢?!?br />
        说起老酒鬼,凯恩的脸色顿时变得可怕起来,最后几个字仿佛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一般,冷的终于让我见识到了他身为长老威严的一面。

        老酒鬼,你保重吧。

        我暗地里为这个不值得同情的家伙,默默祝福了一句。

        晚饭依然是在拉尔家蹭,没办法,三无公主,维拉丝和琳娅都没有跟过来,虽然不知道凯恩和蒂亚的手艺如何,不过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去试一试,就好像面对着一堆宝石和一个明显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未知漆黑宝盒一般,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明智的选择那堆宝石。

        直到深夜的时候,老酒鬼才迈着踉踉跄跄的步伐,整个人仿佛掉进了酒桶一般,散发着呛鼻的浓烈酒味,一步三摇的晃了回来。

        “你这家伙,该不会又赊账了吧?!?br />
        我捏着鼻子,用嫌恶的目光打量着这家伙问道,以她身上从拉尔那里骗来的金币,根本就不足以支撑她在酒吧里混到这种时间。

        “才……才不是,恰恰相反,本大人……本卡夏大人,一个子也没花,啊哈哈哈~~~~”

        说着,这死醉鬼十分得意的笑了起来。

        “那么能否请尊敬的卡夏大人告诉我,究竟要怎么样做,才能一个子不花而且不赊账一直喝到现在呢?”

        看着门口阴暗处凯恩那一闪而过的锐利目光,我在心里再次为老酒鬼祈祷一声,然后在她身后加一把劲,将这个家伙推到深渊尽头。

        “那……那还不简单……”

        已经醉醺醺的老酒鬼当然无法拒绝我的奉承,立刻就将她的恶劣行径公之于众。

        “这里的冒险者,哪个……哪个不认识本卡夏大人,叫他们请……请不就行了呗,啊哈哈哈~~~”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去蹭酒喝了,卡夏大人你还真有节操,简直就是十万元的某节操巫女。

        我看了看还在得意哈哈大笑个不停的卡夏,再看了一眼门口阴暗处凯恩那投过来的,更加锐利的目光,突然觉得,这或许是老酒鬼这辈子最后一次开怀大笑了。

        恭喜了,我们的卡夏大人,您老又朝禁酒令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

        撇下这个酒气熏天的老醉鬼不理会,回到房间,我终于记起了某个被自己遗忘掉的小家伙,不由从胸口处取出项链,用力的抖着,一次,两次,三次……

        终于,在连续的剧烈抖动下,某只发光体幽灵从项链里面被抖了出来,咚隆一声保持着俏脸朝下贴着地板,屁股高高翘起的狼狈姿势,掉在地上,满头的月色长发散落了一地板。

        “呜~~”

        一边发出可怜兮兮的悲鸣,一边捂着发麻的鼻子从地板上坐起,小幽灵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似地,突然一蹦而起。

        “谁,究竟是谁在偷袭本圣女,我知道了,一定是你这只小骚狐狸,很有一手嘛,竟然挑选在这种时候,本圣女的北斗神拳即将大成的关键时机,果然不愧是我的宿敌,不容小视?!?br />
        “不,我觉得是你已经走火入魔了才对?!?br />
        我颇为头疼的看着这只娇喊连连,显得颇为可爱又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小圣女,心里在想,她该不会是从今天上午开始,就一直在练习她的拳击术到现在,从未挺过吧。

        “哼哼,太大意了,就算没有大成,本圣女要对于你终于区区一直骚狐狸,也是易如反掌?!?br />
        结果,在我发出声音那一刻,悲剧就已经降临了,已经完全陷入拳击擂台模式,将一切出现在周围的生命体都当成了小狐狸露西亚的小幽灵,娇喝一声,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由无数的秀气小拳组成的攻击网,已经朝自己笼罩过来。

        “北斗——七死星点??!”

        “我靠??!”

        库拉斯特的漆黑夜空下,一声气势凛凛的娇喝,伴随着某悲剧男的惨叫声,显得更加阴森可怕。

        第二天一大早,早早起来坐在大厅里不知忙活什么的凯恩,见我揉着眼睛坐下,不由露出惊讶的表情。

        “吴,你的脸上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结婚,心里紧张,一夜没睡好?!?br />
        捂着依然隐隐作疼的黑眼眶,我随便找了个借口,然后在后面加上一句——才怪呢。

        小幽灵那小笨蛋,还真是一点都不留情呀,不过按照这种力度和技巧,说不定真的能给小狐狸带来小小的麻烦也说不定,难道说这吐槽圣女天生就拥有拳击手之魂?

        刚刚过了早餐,精灵族的代表就已经来了。

        “莱曼长老,好久不见了?!?br />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看到当头的使者代表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小小的吃了一惊,然后露出笑容。

        熟人啊,熟人好。

        “凡长老,我一直期待着这天的到来?!?br />
        莱曼长老微笑着,以精灵特有的优雅礼节,朝我行了一礼,一语双关的回应道。

        在他身后是几位笼罩在黑袍之中,隐隐散发出强大气势的精灵,看来。现在库拉斯特的混乱情况,让精灵族也不得不保持低调,整个使节团只有莱曼长老和几个护卫。

        “凡凡,要出发了吗?要出发了吗?”小丫头蒂亚探出脑袋,兴奋的说道。

        “这位是……”

        莱曼长老看着一身性感猎户装的蒂亚,脑袋有点蒙,这也是当然,任随看到蒂亚这种打扮,也绝对不会将她和有法师之族之称的赫拉迪克族联系上一星半点。

        “这位是赫拉迪克族的代表,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我的朋友,蒂亚?!?br />
        看着莱曼长老那总是保持着淡雅笑容的脸上,露出惊讶神色,我忍不住有点小得意的介绍道。

        “原来是赫拉迪克族的代表,真是失敬了,我是精灵族长老——莱曼.恩尼亚里斯.因德斯.贝莱尔,科利莱姆?!?br />
        莱曼长老朝小丫头蒂亚严肃的行了一礼,顺便吐槽一句,没想到他的全名那么啰嗦,果然一开始就叫莱曼长老,是件明智的事情。

        “你好,莱曼爷爷,我是赫拉迪克族的代表蒂亚?!?br />
        蒂亚也是中规中矩的行了一礼,看不出看不出,这小丫头还有如此礼貌的一面。

        不过,不觉得两个人的笑容,都有点诡异吗?

        看了看笑容优雅的莱曼长老,再看一眼笑容天真灿烂的蒂亚,我总觉得有一股诡异的气氛在空气中酝酿着。

        “魔法,种族?!?br />
        看我一副不解的样子,凯恩在我耳边小声提示道。

        想了想,我立刻明白了凯恩的意思。

        精灵一族的历史比人类还要悠久许多,作为曾经的暗黑大陆主人,她们自称自己的部落是现今暗黑大陆的魔法体系的发源地,没这一点有任何人能够反驳得了。

        而赫拉迪克一族,则是在人类崛起之后,象征着人类魔法的巅峰所在,任何一个法师,只要是背负上了赫拉迪克族这份荣耀,都会被人敬称一声大师,可想而知在人类的魔法辉煌时期,赫拉迪克族代表着何等的荣耀和尊贵。

        这两大代表着不同时代辉煌的魔法强者的代表,在这一刻相遇,各自所拥有的骄傲,摩擦出点什么火花出来,也并不出奇。

        不过,蒂亚小丫头天生就不是好斗的主,莱曼长老更不是那种嚷嚷着比试一下就究竟谁才是最强的幼稚男声,这种古怪气氛之是维持了一会,就在两人一声轻笑之中消失于无形。

        很快,闻讯赶来的拉尔一家也走了过来。

        “小子……”

        拉尔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刚想说点什么,目光瞟及不远处的莱曼长老,最后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你这家伙,可不要真的被那个精灵女王给迷晕头了?!?br />
        “放心吧,难道你还信不过莎拉的魅力?我已经被她迷晕头了?!蔽页耸竽粗?。

        “那是,我家莎拉那可是暗黑大陆第一美女?!崩靡庋笱蟮挠α艘簧?,神色放松了不少。

        看得出,这家伙是想去凑分热闹的,毕竟这种盛事万年难得一见,是可以到了年老之后,自豪的对自己的子孙说出自己经历过这么一次,已经死而无憾的事情。

        不过既然莎拉不去,他这个当爸爸的当然也要义无反顾的留在失落的女儿身边,好好哄一哄才行,于是,连带野蛮人两兄弟的目光也变得可怜巴巴起来,老大不去,两位小弟当然也得陪留了。

        来到莎拉面前,轻轻抚着她的粉红色长发,这小萝莉抬起头看着我,嫣然一笑,那绝色的风情,美的简直难以用语言表述出来,不过可以看得出,笑容之中依然包含着一点失落和担心。

        “放心吧,我可是最喜欢我家的莎拉小宝贝,绝对不会看上那个精灵女王一眼的?!?br />
        心里一疼,我将这绝色小萝莉楼入怀里,轻轻吻了一口,想了想复又补充道。

        “事实上,最有可能的是对方比我还早上几步决定,绝对不会看上我一眼,这个样子?!?br />
        揉着鼻子的尴尬表情,让莎拉忍不住再次噗一声笑了出来,是发自内心的单纯透澈的笑容。

        然后,这只小萝莉轻轻附在我的耳边,吐露着少女的幽香甜美,轻轻说道。

        “大哥哥,要快点回来,然后……然后和莎拉做色色的事情?!?br />
        说完以后,这只大庭广众之下果然色诱自己的小萝莉,臊的脸蛋那叫一个通红,低头一把脱开我的怀抱,躲到丽莎阿姨后面去了。

        “……”

        最近啊,这只小萝莉是不是越来越大胆了?竟然连这种话,都敢在这种场合下悄悄说出口,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她是依然心存一丝担心,才会鼓起勇气,做出这种根本不符合她性格的大胆行为。

        这份情谊,我将永远铭记于心。

        在所有人莫名其妙的目光注视下,我再次看了躲在丽莎阿姨身后不敢出来的莎拉一眼,和莱曼长老的队伍一起消失在了漫长的街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