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一十七章

        “等等,这位小女士,你认错人了?!?br />
        就在这个似乎从来不知道沮丧为何物的阳光少女,就要扑上来,直接将我拦腰抱住的时候,我突然向前伸出大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虽然有点对不起蒂亚,不过没有办法,不是我自己黄婆卖瓜,德鲁伊吴凡这个名字,在第一世界已经相当响亮,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现在是作为这次两族联姻的主角之一,而出现在库拉斯特海港。

        可想而知,如果让周围的人知道我的身份,那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混乱状况,想到这里,心中便有一股?;可?,如果现在和蒂亚小丫头相认的话,她绝对用不了十秒钟,就会让我的身份暴露出去。

        所以,对不起了,蒂亚。

        看蒂亚停下来,点着好看的唇口,充满了活力的率直眼神中满是疑惑,我心里默默念道,然后咳嗽几声,将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沙哑的回答道?!?br />
        “咳咳,这位女士,可能是你认错人了,或许我和你口中说的那位凡凡,身影十分相似,但是我不是他,没有办法拥有他那可以征服宇宙的歌喉,所以……对不起了?!?br />
        一边说着,我将帽檐压的更低,嘶哑深沉的声音,仿佛在黄沙漫天之中透露出一股“啊,我命中的宿敌呀,虽然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凌驾于你之上”的沧桑决意。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大概可能是太惊讶了,这小丫头一口气拖了大概有十三个咦字,那双在沙漠之中长大,给人以沙漠绿洲的水灵灵、让人看到生机和希望的双眸,其中的疑惑之意更甚。

        切,还不肯死心吗?不愧是我所认识的蒂亚,虽然单纯率直,但也意味着相当固执,一旦自己认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

        竟然这样的话,那就只有出绝招了,看着蒂亚小丫头,不断将目光投到我的脸上,试图透过斗篷帽子的阴影,洞穿我的真面目,我闭着眼睛,轻轻的笑哼一声。

        然后,在蒂亚惊讶的目光之中,将帽子微微掀开,让她那个角度,刚刚好能看见自己的面孔,这可是前不久才从双胞胎女儿那里学来的战术。

        竟然对方好奇的话,与其让她在心底下留下一丝怀疑而进行窥探,不如直接出示真面目,再用巧妙的语言将对方内心最后一道怀疑击散,产生“啊,看对方堂堂正正的样子,不像是在作假,果然是自己认错人了”的想法。

        没错,这就是传说之中的镜花水月战术??!

        顺便一说,所谓的镜花水月战术,是因为凡人级智商的某人实在想不到一个合适贴切的名字,而随便取一个看起来比较接近的暧昧和深奥的名字试图蒙混过去的战术。

        话说,我这种自己吐槽自己的恶习,什么时候才能改正过来呀混蛋!

        “咦???!”

        果然,似乎没有想到自己想尽办法窥探而无所得,对方却如此爽快的露出真面目,蒂亚吓了一大跳。,

        “怎么样,不光是身影,连面孔也和你口中那位凡凡一模一样吗?那样的话,还真是抱歉了,但是……”

        说到最后,我的语气突然一凝,变得沉重起来,给人的感觉,就仿佛突然回忆起了昨天自己正在公共厕所上着站厕的时候,突然从厕所拐角处出现命中宿敌的身影,视线对视,彼此都浑身一颤但是唯独自己将手尿湿的事情,然后心里产生自己亏了的沉闷感一样。

        话说这个比喻用的似乎有点微妙的说,也罢……

        “但……但是?!”

        被语气之中带着的这股沉闷感所震慑,蒂亚不由自主的跟上了自己的步调。

        “但是啊,小说里不是经常出现这样的设定吗?刚刚出生的双胞胎被迫分开,在不同的国家接受抚养,他们知道自己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弟弟),并时刻期望着能够相逢,某一天,无情的战火覆盖了这两个国家,各自作为国家士兵的两兄弟,在命运的牵引下在战场上相遇,展开厮杀,不分胜负。

        当彼此的长剑穿透对方的心脏那一刹那,他们脸上的头盔终于滑落,互相看到了对方的面容,惊骇,不甘,悲哀和懊悔的感情瞬间淹没了两兄弟,但是最后,他们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心里想着——啊,虽然是如此悲哀和遗憾的事情,但是至少在临死前的一刻,终于能够兄弟团聚,能够死在至亲之人人的手上,神也算对我们不薄了,这样含笑离去,最后化为天空之中两颗闪亮的星星。

        自那以后,无数在战火中失散的兄弟,在这两个星星的照耀和牵引下,都团聚在了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讲着这个随口编织出来的故事时,脑海里突然会蹦出阿琉斯的身影,然后冒出要是让阿琉斯听到这个故事,那满是腐物脑子里究竟又会涌出什么样的可怕灵感。

        身上突然涌出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果然,那个四字真言的天然呆腐女已经在自己心里留下了无法磨灭的阴影吗?不要啊,呜呜~~

        这样想着抬起头,却发现紧握拳头仰视着自己的小丫头,那双大眼睛里面已经布满了水雾。

        “……”

        喂喂,虽然我对自己编故事的能力有一定自信,但是也没有到这种程度吧。

        “真是太感人了,没想到凡凡竟然会有这么感人的经历,蒂亚……蒂亚……呜呜~~~~”

        哪里搞错了,一定是你哪里搞错了吧,我刚刚只是比喻而已,如果真是自己的经历,那我现在应该变成天上的星星看着你才对,话说我说了那么多,你还是不肯放弃吗?

        看着哽咽不断的蒂亚,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好了。

        “但是凡凡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br />
        擦了擦眼角,在我措手不及中,这小丫头还是扑上来,两只纤细的胳膊从肋下穿过,用力一抱,给了我一记逆袭式的怀中抱妹杀。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自己刚刚那些费尽心思编织出来的话,算是白说了。

        悲叹一声,我拉着蒂亚的小手,在背后那群法师保镖的怒目下,不断在人群里穿梭,总算来到了人少的地方。

        “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摘下帽子,我回过头好奇的问道。

        “那个嘛,少女的第六感,可是很可怕的哦?!?br />
        小丫头轻轻摇着食指,用一副了不起的语气回答。

        这种如此耳熟的口吻,你这小不点是想挑战人称“第七感之神”的本大人吗?呼呼呼,只有这份愚昧的胆量值得佩服。

        “话说回来,你们赫拉迪克族还缺衣服吗?”

        我指了指蒂亚身上那一身如同豹少女般的紧身皮衣,鼓鼓的少女胸部,用一尺来宽的皮衣包裹住,肩膀和小腰部分完全裸露,紧绷的皮裤也只是恰好遮到大腿根部下一点点,只将那浑圆挺翘的臀部裹紧,下面裸露出一双线条纤美的修长大腿。

        这样的打扮,在原来世界或许只能算是性感着装,但是以暗黑人的目光看来,还是太暴露了点,尤其还是蒂亚这种活力十足的美女,走在大街上更是吸引目光,而且为什么腰部还套着一把入鞘匕首?这样看上去不就更像是猎户家的女儿了吗?不知道的人,鬼才能猜得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会是一个掌握了灵魂魔法的天才法师呀??!

        “我说啊,你们赫拉迪克一族也不缺衣服了吧,你也给我稍稍换一下吧,你不是很喜欢法师袍吗?”

        我指着她身后一群光鲜法师袍的法师,无奈感叹一句,以前赫拉迪克族处于封闭状态,缺少布料制作衣服,蒂亚这样的打扮不奇怪,但是现在明明已经和联盟接轨了,蒂亚却依然还是我行我素,一点也不将自己法师的尊贵身份考虑在内。

        “我是很喜欢法师袍,但这样也很好呀,活动自如,法师袍虽然也好,但是穿上去总是有些不习惯,怎么?这样不行吗?”

        蒂亚眨着纯洁无暇的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我问道。

        “不……也不是说不行……”

        我敢保证,有这样的疑问的肯定不止我一个,但是都被蒂亚这副表情给打败了。

        “对了,凡凡,凡凡,我们一起逛库拉斯特吧,一起逛吧,怎么样?!”

        蒂亚眨着眼睛,一下子高兴的凑上来,抱着我的胳膊不断问道。

        “好是好,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不能暴露我的身份哦?!?br />
        “好??!”

        小丫头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那副认真的模样,多少让我对她多了一丝信心。

        于是,就这样,原本我和小幽灵的二人世界,多出了一只唧唧喳喳的小丫头……附带后面一大群让人望而生畏的法师。

        “我说,你们这样不是让蒂亚更加显眼吗?差不多也该放弃这种过分的?;ち税??!?br />
        我忍不住回过头,对跟在后面的领头法师甲说道。

        “这样怎么行呢,现在库拉斯特那么混乱,我怎么放心让大小姐一个人呆在这里?!?br />
        这位中年法师说完以后,似乎也被自己制造出来的危险气氛所惊吓,立刻就露出神经兮兮的神情,紧张的防备着四周,仿佛真有刺杀者潜行过来一般。

        “那个……你的小心我能理解,不过这样?;さ幕?,蒂亚是永远无法独当一面的?!?br />
        “就是就是……再说凡凡也在这里,难道你还不相信他的实力?”

        旁边紧搂着我的胳膊的蒂亚,连忙附和起来,看来也已经是早就受够了这群法师的集体尾行。

        “不敢当,我们怎么会怀疑凡长老的实力呢,只是……”

        领头的法师犹豫了一会,最终提出了化整为零的办法,由就近?;じ奈稚⑺嫘?,反正这里的大多数法师都在四阶以上,遇到什么突发事件,一个瞬移赶过来也快得很。

        总之,虽然没能完全如愿,但是这群让我和蒂亚显得显眼无比的法师,总算是消失在了身后。

        “喂,小幽灵……”

        走了几步,我再次将心神沉入项链,里面依然出来某只小圣女那“霍霍”的武打喝声和呼呼的出拳声,看来受到自己命中宿敌的刺激,她已经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磨练备战之中。

        “……”

        虽然实力方面,我一点也不看好这只小圣女,不过这时候,只需要在外面默默的为她祝福就够了。

        “对了,蒂亚,我们先去一个地方吧?!?br />
        在西区贸易市场上逛了一会,再次入手大量的新鲜水果和稀奇古怪的东西,诸如哥斯拉肉,还有附赠魔法少女杖的白色恶魔肉之类的玩意,我就不再一一吐槽了。

        不过想起魔法少女杖,我到是又想起了菲妮那个悲剧,难得来库拉斯特一趟,就去见见她吧,以她背负的悲剧帝命运,说不定错过这次,以后就再也见不着了,哎哎。

        于是,我向蒂亚如是建议道,反正也快到中午时分,去绿林酒吧吃顿午饭也不错。

        跟随着大量不同种族的人潮,我们来到了冒险者平台,这里似乎更拥挤一分,好不容易才来到绿林酒吧门口,里面已经传出了喧闹声。

        呜哇哇~~,似乎很热闹,不过这个时段哪个酒吧都是一样,也只能将就一下了,说不定可以靠着菲妮的关系混弄个好一点位置。

        再也想着,我牵着蒂亚,推开酒吧大门,一股让空气沸腾的浪潮顿时迎面扑来。

        这还真是……只能用壮烈来形容呢,看着内部人声鼎沸的景象,我和蒂亚同时一呆,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喵呜~~”

        突然,在喧闹声中传来一声惊叫,不用说,这种可以说已经成了某只伪娘的专用口癖的惊呼,主人肯定是菲妮无疑。

        探头一看,只见身穿女佣服,头戴蕾丝巾,美丽得耀眼的菲妮,正单手拖着托盘,另外一只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臀部,一副刚刚被好色的客人在屁股上摸一把的惊羞样子。

        不是好像,而是确实如此,菲妮身后,一名明显有了醉意的冒险者,似乎也被菲妮那回回眸的“喵呜”一声,给必杀死了,正露出目瞪口呆的色迷迷样子,如果是漫画人物的话,他现在的眼睛肯定要变成红心的形状凸出来。

        “滋滋滋~~~”

        下一刻,这个色胆包天的冒险者,被满脸羞红的菲妮魔杖(魔法少女杖)一指,立刻全身焦黑的躺了下去。

        可能有人已经忘记了,在刚刚相遇的时候,菲妮就已经是三十六级的巫师,虽然这些年来因为伪娘属性的觉醒,外出冒险的时间少了,现在只有三十八级。

        但是,她身为流浪者时学习到的各种稀奇古怪有用没有的技巧和知识和经验,已经足够让她在整个库拉斯特的冒险者之中,单挑几乎没有敌手。

        所以说,对于那些刚刚来到库拉斯特不久,还不知道深浅的冒险者来说,这只伪娘既是美丽的生物,也是危险的生物。

        “你……你这女人??!”

        被电成焦炭的冒险者的队友,看见自己的伙伴被击倒,惊讶之余,那股生死战友的感情也不禁让他们下意识的站起来,怒目着菲妮。

        “什么什么,想以人多欺负人少?”

        “你们这些家伙,竟然敢欺负菲妮??!”

        “你们这几个菜鸟,还有冒险者的自尊吗?”

        下一刻,酒吧里面大半的男人都站起来,虎视眈眈的瞪着这几名不知死活的冒险者,有几个家伙还想乘机上去将受惊的,露出让所有男人都忍不住仰天狼嚎的楚楚可怜状的某只小伪娘搂在怀里,接过被旁边的其他冒险者死死扑倒在地,扭打起来,酒吧呈现出一副混乱局面。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几个看上去似乎才刚刚来到库拉斯特不久的冒险者,没想到自己只是刚刚训斥了一句,就成了全民公敌,此时被几十个库拉斯特的老冒险者瞪着,脑袋都有点迷糊了。

        这个侍女,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让那么多冒险者如此维护她。

        不过,几个人也不笨,这种情况下,挑战这些愤怒的冒险者的底线明显是不理智的行为,所以几个人只能扶起被电焦的队友,仓皇付账离去。

        “不……不好意思,菲妮又给大家添麻烦了喵~~”

        定了定神色,脸上依然带着一丝娇羞的菲妮,小手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朝那些为她出头的冒险者吐了一下舌头,露出完美至极的笑容。

        “哦哦哦哦哦——??!”

        被这一幕必杀死的冒险者,口中只能发出一声无意识的激扬吼声,一副“为菲妮公主效力是我等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的狂热忠诚表情。

        “性别不是问题,菲妮,请嫁给我吧,我会让你永远幸福的?!?br />
        头脑稍微冷静一点冒险者,乘机发出了爱的宣言。

        “???啊???!你说什么?!让我的菲妮嫁给你这种男人?再说一遍试试?”旁边的冒险者立刻对说出话来的冒险者横眉怒目。

        “什么?【你的菲妮】?!你有种再说说看?”旁边的旁边冒险者,立刻对旁边的冒险者横眉竖眼。

        酒吧再次陷入混乱。

        “……”

        这种只有在漫画中才会出现的场景究竟是怎么回事?话说回来,虽然知道菲妮对男人的杀伤力,就连那只经常说出“只要本天狐愿意的话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抵抗得了本天狐的美丽”这样的话,但其实还是爱情白痴一个的狂妄小狐狸,也视其为劲敌。

        只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已经有了那么多粉丝,或者可以说是亲卫队了。

        似乎……来了不该来的地方呢。

        站在门口,看着里面混乱一片的酒吧,我如是呆呆想到,心中不知为何涌起一股宁愿和腐女阿琉斯呆着也不愿意和这只伪娘再扯上任何关系的想法。

        不,应该说,如果能和这两个家伙说拜拜,那真是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