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一十二章 酒吧:为什么我躺着也能中枪?!

    第七百一十二章 酒吧:为什么我躺着也能中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一十一章-第七百一十二章 酒吧:为什么我躺着也能中枪?!

        千万别相信萝莉会为你保密。

        不知道原来世界的哪位前辈,曾经说过这句至理名言,以前不觉,因为莎拉小萝莉就是乖宝宝一个,吩咐她什么不要说,她就绝对不会说出来。

        但是我错了,莎拉只是特殊例子,并不能代表大众,现在我就尝到了恶果。

        在和两个宝贝女儿们约定的当天下午,当我终于从持续了几个小时的灵魂苍白之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

        梦境吗?

        从大懒椅上躺起,我挠了挠后脑勺,看着夕阳日落,晚霞朵朵,回忆起下午发生的事情,只觉得记忆模模糊糊,舔舔嘴唇,上面似乎还有残留有一缕少女幽香,似乎又只是自己的错觉。

        果然是梦??!

        我摸着胸口,大口的松了一口气,饶是冒险者的心脏,也经不起这样的惊梦折腾呀。

        不过话说回来,根据原来世界的某些砖家叫兽的理论,梦境的内容,有可能是一个人心灵和思想的折射,这样看来,我果然也步入了卡洛斯那家伙的后尘,成了女儿控没错吗?

        嗯?

        总觉得刚刚一瞬间,脑海里有道谜之音在大声呼唤“什么叫【也步入卡洛斯的后尘】你这家伙分明早就是个女儿控才对吧”这样的话,是我的错觉吗?还是说自己的吐槽之魂在发自本能的对自己进行吐槽?

        也罢,虽然有点惋惜,不过幸好只是一场梦,不然我这个堂堂的联盟长老,别说晚节不保,以自己的年纪来说,分明就是连青节都保不住了。

        可惜,一个噩梦的结束,往往是另外一个噩梦的开始。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从昨天晚上就一直睡的天昏地暗至少在我下午睡着以前就没醒过来的小幽灵,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醒了过来,在晚霞的照耀下,凑着那张国色天香的俏脸,笑眯眯的飘了过来,第一句招呼,就让我如同一个才刚刚达到练气期的修真菜鸟,遭受着飞升雷劫的第一道天雷劈下般,立刻就把我给雷的里嫩外焦。

        “晚上好,禽兽父亲?!?br />
        “……”

        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两张一模一样的天使脸蛋,分别从小幽灵身后探出,粉嫩的脸颊上红彤彤一片,向人展现着少女那如同青苹果一般的酸甜羞涩。

        “爸爸,我们的约定,告诉了维拉丝妈妈她们哦?!?br />
        轰隆隆——!第二道雷劫落下,将我劈的屁滚尿流。

        害羞的西露丝,似乎还没有从下午那一记大胆的青涩初吻中镇定下来,此时羞红着脸,低着头,不断把弄她那歌德式公主洋装的蕾丝缎带袖角,说完以后,立刻将红扑扑的小脸缩回小幽灵后面。

        扎着右马尾的双胞胎妹妹艾柯露,性格要大方一些,此时也是羞红着那张稚气绝美的脸蛋,乌黑圆溜的大眼睛紧紧的凝视过来,如同刚刚新婚的妻子,站在玄关门口迎接工作归来的丈夫,问候是先吃饭好还是先洗澡好还是说先吃……那个什么什么好一般,满脸羞答答的开口问道。

        “爸爸,以后艾柯露叫爸爸爸爸好,还是叫爸爸亲爱的好一些?”

        轰隆隆——!第三道雷劫接踵落下,将我劈的虎躯一震。

        还没等我震停,维拉丝她们相继从帐门里走了出来,仿佛是法庭高台上的众法官一般,一字横着排在我面前。

        “那个……虽然这种嗜好的确古怪了一些,但是吴大哥永远是我的吴大哥,请不要介意?!?br />
        如同邻家少女一般亲切柔和的琳娅,轻轻捂着俏红的脸蛋,避开我的视线支吾说道。

        “轰隆隆——”第四道雷劫落下,将我劈的泪流满面。

        “虽然早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心意,早就看出来了,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大人下手那么快呀?!?br />
        维拉丝轻轻叹了一口气,那依旧温柔的视线,此时就仿佛两道阳离子大炮般将我的心口洞穿。

        “轰隆隆——“第五道雷劫落下,将我劈的菊花满绽。

        “反正,反正就算再加上西露丝和艾柯露,也依然还是我垫底,呜呜~~”

        莎拉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出现一开始情绪就十分失落,此时正占据着帐门角落,娇小玲珑的躯体缩在那里,捂着只有淡淡凸起曲线的胸部,难过的喃喃自语着。

        “……”

        正准备接受第六道雷劫的我沉默无语。

        “唰唰唰——!”

        三无公主漠无表情的奋笔疾书中。

        “唰唰唰——!”

        三无公主继续漠无表情的奋笔疾书中。

        算了,先不管这个小不点——

        才怪呢混蛋??!

        我将心灵的茶几怒然掀起,大吼着扑向三无公主,将她手中的笔记一把抢夺过来,看了一眼。

        果然,以灾荒时期为背景,相貌平凡且唱歌极为难听的路痴父亲和聪明可爱的双胞胎女儿,住在一间破落的木屋子里,守着一块荒田,穿着满是补丁的布衣,三人相依为命,过着贫苦却相当温馨的生活。

        最后在只容得下一张床的狭隘木屋子摩擦出爱情情欲火花的故事。

        “……”

        如果没有最后一个设定,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温暖人心的励志故事,当然,这种神转折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想让三无公主写出正常向的故事,简直就比让暴雪不跳票还要困难。

        “过来?!?br />
        我朝这只h公主勾了勾手指头,她立刻啪嗒啪嗒的凑了上来。

        我揉,我揉揉揉揉——

        没有丝毫留情,我将大手放在她头上那顶大得过头的软呼呼包子帽上,不断揉搓着,小公主则是不断高举着双手,啪啪的整理着被我揉乱的帽子,相当喜剧的一幕。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教训过这只h小公主以后,我双手抱胸,抓着那本笔记放在三无公主面前,居高临下的问道。

        “主人,我错了?!?br />
        三无公主依然努力的高举着双手,费劲的整理着她拿顶过于巨大的包子帽,一边如同木偶般木然的如是回答道。

        “笨蛋,我是问你错在哪了??!”

        这时候,我终于能够逞一逞主人的威风,以报昨天因为“不小心”打翻了她新研制出来的菜色,而被她的公主踢足足踢了三脚的仇。

        三无公主默默的接过笔记,羽毛笔再次沙沙在上面书写着,不一会儿将笔记重新递给了我。

        “以灾荒时期为背景,相貌平凡且拥有着歌神的实力,却因为一段至今依然被世人所歌颂,被誉为【用歌声拯救了暗黑大陆】的沧桑往事,而一直深藏着自己的实力和身份,甘愿做一名默默无闻的农夫的路痴父亲,和聪明可爱的双胞胎女儿……”

        我:“……”

        茉里莎:“……”

        “写的好,就这么写吧?!?br />
        沉默片刻,我褒奖的温柔摸了摸小公主的脑袋,在对方表示舒服的动作中,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下一刻,四道锐利的目光如同尖刀般直刺过来,让已经被“歌神”二字填满了大脑的自己,如醍醐灌顶,狠狠将手中的笔记一拍在地。

        “吼吼,别以为这样写就能将你的错误敷衍过去,若是以为可以用这种幼稚的手法忽悠我,那就大错特错了??!”

        被忽悠住了吧,刚刚那一瞬间,你已经被忽悠住了吧??!

        在场众人在内心齐声吐槽道。

        “笨蛋主人,去死?!?br />
        三无公主从地上捡起笔记,“怒气冲冲”的冲我一指,用毫无起伏的漠然声调说完以后,抱着笔记转身“泪奔”,没跑出几步就被我提住衣领给拉了回来。

        “回去之前,先把笔记给我交出来?!?br />
        不管怎么说,这个具有三无属性的公主,露出诸如“怒气冲冲”和“泪奔”的表情,都太假了,假到一眼就能让别人看穿她的意图。

        结果,被识破的h公主,漠无表情的被我拖了回来,夺回笔记,然后漠无表情的在我的小腿肚子上,来了一记公主踢。

        “嗷嗷——??!”

        罗格营地的夜空上,剧烈惨叫声缓缓回荡开来。

        总而言之,在最后总算是打发了几个吃醋的小妻子们,当然,我说的吃醋,并不是指她们吃西露丝和艾柯露的醋,她们还没有幼稚到这种程度,只是借着这一场闹剧,在发泄我和精灵女王即将举行婚礼的事实而已。

        这是一场政治婚姻,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所以无法任性的对此发泄心中泛起的微酸感觉。

        对手是精灵女王,就是平时骄傲无比的小幽灵,也感觉到了压力。

        “小傻瓜,你们究竟在担心什么呀?!”

        夜晚,激情过后,我将慵懒疲惫的琳娅搂在怀中,轻轻吻着她的额头说道。

        “可是……毕竟是精灵女王,大陆双子星之一啊?!?br />
        琳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将胸前那对硕大丰满,更加用力的顶压过来。

        “管她什么精灵女王不女王的,或者是什么大陆双子星,哼,女王就了不起吗?胸部有我家琳娅宝贝的大吗?在我眼里,你们是最重要的,你们才是我的女王,不是吗?琳娅女王殿下,以后要我这样称呼你吗?”

        轻轻咬着对方敏感的耳朵,往里面呼一口热气,我调笑着问道。

        “才……才不要呢,这种羞人的叫法……”

        琳娅害羞的直将脸蛋往我脖子里埋,那如同温玉一般完美无瑕的肌肤上泛起了粉红色,一双修长的大腿更是紧紧夹了起来。

        疯狂的一夜过去。

        第二天,两个宝贝女儿的表现,并没有因为昨天下午的事而发现什么变化,依然是日常的生活……呃,就是和以前一样,老是粘着自己,“爸爸——爸爸——”的叫得那叫一个频繁和甜蜜,让我严重怀疑这两个小宝贝是不是往自己的声音里掺了蜜糖。

        当然,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和她们说说的,比如说互相之间的约定,维拉丝她们也就算了,毕竟是一家人,但是传到外面就不同了,我可不想“禽兽父亲”的称号早早传开,虽然以西露丝和艾柯露现在的表现看来,四年以后始终是难逃这一劫。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在前天就离开了,找不到练习的对象,又不愿意被老酒鬼这家伙虐,我只好溜达出来,四处乱逛,看看最近有什么八卦新闻可以消遣一下。

        “老板,老板,过来……”

        将自己笼罩在一身黑色斗篷里面,怎么看都是鬼鬼祟祟样子的卡夏,坐在酒吧台前,朝无聊的长台内面趴着打哈欠的老板勾起了手指,这个过程中,不断做贼心虚的左右窥探,时而猛地回过头,像是防备着什么一般紧盯着酒吧大门。

        “卡夏长老,又是你啊,事先说明,不将上几次的帐结了,这次可别想再在我这赊酒?!?br />
        罗格酒吧的老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联盟长老的名头的确很响亮,但是生活的在营地里的人,特别是营地里的酒吧老板,却丝毫无法从卡夏这个酒鬼身上感受到长老的分量,或许这也正是卡夏所希望的。

        当然,除了这个在众多酒吧老板心中毫无威信可言的酒鬼长老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极端的存在,每每是让这些老板乍一看到就屁滚尿流……

        “别说这种绝情的话嘛,我这次来,可是来带给你们一个绝密的消息?!?br />
        老酒鬼慌忙嘘嘘的让酒吧老板压低声音,然后小声说道。

        “绝密消息?!?br />
        刚刚还在打着哈欠的老板,眼睛一亮,立刻清醒过来。

        虽然这个酒鬼人品不怎么样,但好歹也是联盟长老,总会提前知道一些不怎么重要的内部消息。

        要知道,一个能勾起八卦题材的消息,往往能吸引大量的冒险者光临,这些勇士可都是不知道怎么省钱的主,运作得好的话,酒吧一天就能赚够往日一个月才能赚到的钱。

        “这得看是不是独家,还有是什么样的消息了?!?br />
        酒吧老板也配合着卡夏的声音,压低声线,两个人如同地下党交头般窃窃私语起来。

        “当然是第一手的消息,我卡夏和你是什么关系,得到消息以后,自然第一个就立刻想到了老板你?!?br />
        眼看鱼儿已经上钩,卡夏反倒不急了,拍着胸膛保证起来。

        什么关系?愤怒的债主和逃债的酒鬼的关系??!

        酒吧老板心里暗暗吐槽一句,不过毕竟是生意人,他还是压下了心中的吐槽欲望,不得不露出笑呵呵的开心模样,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那今天的酒钱……”

        卡夏晃了晃手中的空杯子。

        “当然是我请客,我请客?!?br />
        老板连忙笑道,并招呼侍者给空杯子填满。

        “前几次欠的,也一并一笔勾销?!?br />
        像宝贝般抱着填满的大木杯,卡夏眯着的双眼里透露着少有的精明。

        “那得看看究竟是什么消息了?!?br />
        酒吧老板不是笨蛋,那双透露出金币光芒的细眼,分明在表达着不见鱼儿不撒网的坚决态度。

        “那好吧,是关于吴小子的事情?!?br />
        对酒吧老板的精明早有预料的卡夏,无奈的妥协了,凑到对方肥胖的耳边,悄悄说道。

        “凡……凡长老……”

        乍一听名字,酒吧老板就忍不住大声惊叫起来,引得酒吧里的其他冒险者纷纷转头观望。

        “笨蛋,你不想做生意了么???!”

        卡夏连忙捂住对方的嘴巴,恶狠狠的说道。

        要紧牙根,酒吧老板内心坐着剧烈斗争,一个陪上自己的酒吧命运的赌注。

        “好吧,只要是有用的消息,那以前的费用,一概免了?!?br />
        最后,他咬了咬牙,做出一副破釜沉舟的表情。

        “好,够豪气,我卡夏就是喜欢你这种性格?!笨ㄏ某苑绞鸫竽粗?,眼睛眯的更细。

        “是关于吴小子和精灵女王结婚的事情?!?br />
        “这件事,你三天前不是说了吗?而且第一手消息是买给红发杰克那家伙?!?br />
        酒吧老板闻言一愣,随后怒瞪着卡夏,杰克是位于罗格酒吧不远处的另外一个酒吧的老板,和罗格酒吧可谓是死对头。

        “哈哈……啊哈哈……竟然有这回事情?”

        牛皮被捅破的卡夏,毫不在乎的傻笑起来,其令人发指的脸皮厚度,就是久经商场考验的酒吧老板也不由叹为观止。

        如果现在问老板为什么联盟能够死死的抵挡住地狱势力的脚步,他恐怕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回答——因为联盟长老卡夏大人的脸皮厚度连地狱势力也攻不破。

        “总之,这次可是新鲜的第一手情报,你知道吴小子和精灵女王结婚的时间,是在哪一天吗?”

        “哦???!”

        酒吧老板眼睛一亮,心里面迅速开始计算起来这条消息可能带来的利润。

        “以前的账单一笔勾销,外加五十枚银币?!?br />
        片刻之后,老板伸出五个指头,狠狠说道。

        “两百枚,不然我就要过去红发杰克那逛一逛,看能不能卖个更好的价格了?!?br />
        完全掌握了主动权的卡夏,精光闪烁的讨价还价道。

        “好吧,两百枚就两百枚?!?br />
        咬咬牙,酒吧老板一口答应,虽然这样赚的少了,但是总比让死对头赚到,特别是看到死对头那得意洋洋的表情来得好。

        “你挺好了,这可是我刚刚从阿卡拉那里得来的消息,吴小子和精灵女王结婚的日子是……”

        说道这里,卡夏看着露出迫不及待眼神的老板,卖了个关子。

        “是哪一天呢?我也想知道呢,卡夏长老?!?br />
        旁边传到一道皮肉不笑的声音。

        “去去去,想知道先掏钱,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卡夏下意识的往声音出处的方向摆了摆手,想从自己这个罗格第二抠门里获得免费消息,脑子烧坏了吧你。

        等她看到酒吧老板一边喃喃着“完了,我的酒吧又要完蛋了”之内的语句,一边像鸵鸟般瑟瑟发抖的将脑袋埋入柜台下面,好大一个屁股高高挺起,卡夏瞬间知道了怎么回事,僵硬的回过头,看着来人。

        “我也很感兴趣呢?真的得付钱才行吗?”笑眯眯的看着额头开始冒汗的老酒鬼,我如是问道。

        “啊哈哈,啊哈哈哈~~,凡长老这是哪里的话,这些本来就是阿卡拉大长老,刚刚要我传达给你的话,谈钱不钱的,多伤感情呀??!”

        老酒鬼的应变不慢,口风立刻就改了,仿佛刚才那句不耐烦的赶我走的话,是在放屁一样。

        “是吗?那我真该感谢卡夏长老才行,大老远的给我捎消息,不过为什么现在会跑到酒这种地方呢?”

        我继续用带着杀气的笑脸,看着对方问道。

        “咳咳,这个凡长老就有所不知了,我刚刚掐指一算,就算到了凡长老会来这里,你看这不是来了吗?”

        老酒鬼面色不惊的狡辩道。

        “感情卡夏长老还懂得预言术呢?!币а狼谐莸纳舸游已莱堇锩娲?。

        “过奖,过奖,和阿卡拉大长老相比,我还有很多要学?!崩暇乒硪桓鼻榈难?。

        “对了,我刚刚似乎听到什么人在说,我和精灵女王结婚的消息,也是多亏了卡夏长老宣传吧?!?br />
        “哪里,这种大事,作为联盟长老,我有义务广而告之?!贝笠辶萑蛔吹目ㄏ囊换邮?,做出一副舍我其谁的神态。

        “是吗?原来是这样,不知道卡夏长老那么会算,能不能算到等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那个……作为联盟长老,我有义务遏制一切不合法的暴力事件?!崩暇乒淼亩钔飞弦丫忌隽撕顾?。

        “是吗?”

        嘿嘿笑了几声,我一屁股坐在柜台前的木椅上,食指轻轻敲了敲台面。

        “凡长老,您请,您请?!?br />
        罗格酒吧的老板,就像兔子一样从台底下蹦出,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着一个火把,哭丧着脸递到我面前。

        没有错,如果说在酒吧老板面前,老酒鬼是最没有威信的长老,那么我就是另外一个极端的存在,曾经二度烧毁罗格酒吧的我和莎尔娜姐姐,在整个营地酒吧的老板心目中,恐怖程度已经远超过了安大姐。

        “哎呀,老板,你在干什么呀,说的好像我是特地来烧你的酒吧似的?!?br />
        我笑眯着眼睛,将火把推了回去。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崩习迦缟獯罅畹倪挚俗彀?。

        “我可是亲切的联盟长老,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你说是吧?!?br />
        “是的是的,凡长老威武,凡长老英明,凡长老爱民如子,比天使还要圣洁高大的背影,每每让我等如沐春风,如浴圣光,如获重生,生不如死?!?br />
        “就是就是,哇哈哈哈哈哈哈~~~!”

        我大声笑着,和酒吧老板一起小鸡啄米似的点起了头。

        “我今天来只是来喝几口酒罢了?!?br />
        “凡长老,您还是直接烧了吧?!?br />
        话刚落音,老板满身肥肉一个哆嗦,重新将火把递到我前面,露出了认命的神情。

        “开玩笑开玩笑,我今天来呢,其实是有其他目的?!?br />
        眼看酒吧老板一脸绝望的样子,善良如我,也实在不忍心继续作弄下去,咳嗽几声后,从物品栏里掏出一张空白羊皮纸,歪歪扭扭的在上面写上一些东西,然后拿起长老印章,往上面一盖。

        “我现在正式通告,从今天开始,营地内一切酒吧禁止向卡夏长老以免费,赊账,出售等方式提供酒品,违令者,后果自负?!?br />
        说道最后四个字,我咧起了一口白亮的牙齿,朝对面心惊胆战,就差没有晕倒过去的酒吧老板,微微一晃。

        “噗通”一声。

        酒吧老板那和肥猪一般无二的庞大体积,软绵绵的滑倒在了地上。

        “等等,我不服,这究竟是什么禁令,分明就是你这家伙在公报私仇?!?br />
        前一刻还在旁边醉醺醺的啜着麦酒的老酒鬼,大脑消化了这张禁令的内容以后,立刻一蹦而起,大声怒喝道。

        “不好意思,这是合法手续的禁令?!?br />
        我朝老酒鬼得意的晃了晃手中新鲜出炉的禁令,上面金色的长老印章,闪闪发光,让老酒鬼似乎不堪刺激一般,悲鸣着用手臂挡住了眼睛。

        “当然,如果身为长老的你不服的话,可以将这张禁令交由阿卡拉奶奶重新审核,我绝对不会介意?!?br />
        冷冷的看着老酒鬼,我胸有成竹的,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对方。

        都是这个家伙,都是这个混蛋,擅自将我和精灵女王结婚的消息贩卖传播,才会惹得两个宝贝女儿如此快得到消息,进而引发昨天的事件,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老女人,才是营地一切动乱的根源,今天就让我来为民除害吧,吼吼??!

        “呜呜~~”

        卡夏悲鸣几声,沮丧的垂下头去,她可以百分之百保证,如果将这张禁令放到阿卡拉面前,阿卡拉绝对不思考太久,就会笑眯眯的在上面加多一个大长老印章。

        失道者寡助,说的就是现在的老酒鬼。

        “竟然是这样,那我也弄一张禁令,每一桶酒酿好,都要向本长老缴纳十分之一分量的酒税?!?br />
        咬咬牙根,老酒鬼在物品栏里翻找着,好一会儿,才找到她那张蒙了灰尘的长老徽章,恶狠狠的说道。

        “卡夏长老,提醒你一句,你的职务,似乎不是管这一块,并没有全力下这种禁令吧?!蔽倚γ忻械那唐鸲赏?,看着老酒鬼在垂死挣扎。

        哈哈,打杂长老就是好,虽然管的事多,但是也意味着我不受职务限制,在各方面都有做出决策的权力。

        “呜~~”

        老酒鬼高高举起的长老徽章,顿时僵直在半空。

        “我跟你拼了??!”

        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老酒鬼怒吼一声,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

        “谁怕谁,吃我一招天马流星拳!”

        “嗨呀——??!”

        “哇嚓——??!”

        “我……我的酒吧……”

        被其他好心的冒险者像死猪一样脱出来,逃离这场长老之战的波及范围的酒吧老板,眼看着自己精心打造的美丽酒吧,东破一块,西破一块,屋顶再破一块,最后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扬起漫天尘埃,不由两眼一翻,嘴角泛出了白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