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零八章 莱娜?狡猾?被遗忘的婚约!

    第七百零八章 莱娜?狡猾?被遗忘的婚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零八章 莱娜?狡猾?被遗忘的婚约!

        等回来法师公会的小帐篷门口的时候,那一道散发着淡淡洁白圣光的孤寂身影,穿着一身简洁白袍,赤裸着玉足仰望天空,在夜空下闪闪生烁,就如同一幅唯美圣洁的画像般。

        “小凡~~~~~”

        我的乍一出现,打破这份唯美,仿佛月女嫦娥,散发着高不可攀的气质的圣女大人,顿时变成了那个撒娇吐槽腹黑无所不极无恶不作无法无天的小幽灵,大喝一声,发光的身体向炮弹般冲刺过来。

        很好,一千米的距离,勉强可以接受。

        眼看对方化作一道冲击波,直向自己怀里扑过来,我不由虎目含泪的展开了双臂……

        “咚————”

        例行的一声沉闷撞击声,例行的抱着怀里的小圣女飞出几十米远,例行的在草地打上几个滚,将自己当成毛毯垫在下面,终于停了下来。

        仿佛两具尸体般,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经过一阵寂静过后……

        趴伏在怀里的小幽灵,,终于缓缓的抬起头,将自己一缕发光的月色发丝,轻捏在手里,不断撩拨着躺在地上闭目撞死的我的鼻子。

        我忍??!

        太甜了,作为一个铁打铜铸的强大冒险者,你以为我连这点痒都忍受不了么,哼哼。

        忍着打喷嚏的冲动,我在心里暗暗的,冷冷的,淡淡的,漠然的,不屑的,肩膀微微一耸的暗哼了一声。

        “没有用吗?真的死了?但是明明死了,肩膀却会突然一耸……”

        耳边穿来小幽灵困扰的吐槽声线。

        不妙,装x小说看太多了,竟然暴露出了可供吐槽的破绽点,我心里一声惊呼,但是现在局势骑虎难下,也只能继续装下去了。

        “是吗?看来没有办法了,只能用下一招了?!?br />
        眼看一招葵花点穴手依然不能让我“觉悟”,小幽灵嗯了一声,下一刻风声骤起。

        “我招,我什么都招?!?br />
        猛地从地上一个挺起,避过小幽灵来势汹汹的一拳,我将这小家伙紧抱在怀里,悲鸣着道。

        “这是什么神转折呀!为什么前一刻还是少女式的挠鼻子,之后就是暴力女的拳头侍候?!按照一般状况,接下来不是应该咯吱腰部之类的地方么?”

        原本所有的预测,被小幽灵一个暴力的转折统统粉碎,我心有不甘的看着这小圣女,少女之心果然是不可预测吗?不,应该说是

        “那种少女式爱情小说情节,怎么可能出现在本圣女身上呢?”

        小幽灵嗤之以鼻,然后一拍洁白丰满的胸膛,骑在我身上,灼灼有神的指着前方:“我可是即将带领暗黑大陆的子民们一起推翻地狱势力的黑暗统治的铁血圣女呀??!”

        不,你只是个单纯的暴力圣女罢了,我暗暗道。

        “那么我们的铁血圣女大人,你在发出这样强而有力的宣言的时候,是不能能换一个更加威武的姿势呢?”

        我指着骑在自己腰上的小幽灵,提醒道。

        “你说什么呀,圣女骑自己的骑士,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话刚刚落音,就立刻遭到了对方一记“你真是个连普通的常识都不了解的笨蛋”的鄙视眼神。

        不!绝对是你理解有误才对吧!要怎么解释才能将圣女骑自己的骑士合理化呢?你这小笨蛋绝对是微妙的理解错误了骑士里面的“骑”字的含义,这可不是被动词呀混蛋??!、

        由于吐槽点实在太多,我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了。

        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小幽灵突然发出爆发性的宣言。

        “疼吗?”

        她轻轻说了这两个字,立刻就让我感动的泪流满面,往日的一切委屈都被这两个字所冲洗干净。

        不容易啊,被幽灵体炮弹命中了那么多记,终于盼来了这连个字。

        “疼,相当疼?!?br />
        我流下苦楚的泪水,希望自己这副可怜相能够唤醒我们铁血圣女的一丝良知,将这战略性的招式,彻底封印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成为传说。

        “太软弱了,作为本圣女的骑士,小凡你还远远不合格,得多加训练才行?!?br />
        “……”

        的确是唤醒了这只小圣女内心的某些东西没错。

        见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小幽灵带着让人如沐春风,如浴圣光的圣女式微笑,俯下身温柔的摸着我的头说道。

        “没关系,就和少女的初夜一样,就刚开始的时候疼而已?!?br />
        “……”

        彪悍的人生无需解释——吐槽圣女爱丽丝。

        默默的,我在心里为这只小幽灵立下一句座右铭。

        “咦?!”

        就在这时,依然将我当做“骑”士趴伏在上面的小幽灵,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般,将她那张极具欺骗性,让别人误以为是一名美丽高贵温柔圣洁的圣女的脸蛋,凑了上来,在我额头上仔细观察着。

        “有……有什么问题吗?”

        我做贼心虚的用手捂住额头,警惕的盯着对方。

        “哼哼~~”

        小幽灵双手抱胸,在黑夜之中如同银河一般璀璨美丽的银色眼眸,向我投过来名侦探的目光,可爱的樱唇里,轻轻吐出几欲让我魂飞魄散的六个字。

        “吻痕,坦白从宽?!?br />
        “我……我招了?!?br />
        沮丧的远目天际,我就想不通了,虽然是在额头的同一个地方,被莱娜亲吻了六次,但是那轻柔的接触,应该不会留下吻痕才对呀。

        反正这只小幽灵已经被我灌输了许多奇怪的宅知识,再说些也没什么,于是我将妹控症和妹之力之类的口胡吹牛,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本来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没想到莱娜竟然真的相信了,哈~~啊哈哈~~~”

        一边傻笑的打着哈哈,我心里暗自戒备,等待着小幽灵接下来的波涛汹涌的吐槽攻击。

        “会信才有鬼呢?!?br />
        小幽灵抖动着嘴唇,轻轻嘀咕了一句。

        被自己夸张的掩饰笑声所淹没,我只看到小幽灵的唇口微微抖动,却并没有听到她说什么,虽然很想问个清楚,却担心会因为这一问,打开对方的吐槽闸口,所以我明智的选择了闭上嘴巴。

        预料之中猛烈的吐槽没有降临,骑在身上的小幽灵,延续着她的名侦探使命,双手抱胸,食指微曲,轻轻摩挲着上唇,做出一副深思状。

        然后,她将头探下来,一头笔直美丽的月色长发,随着这个动作,如同瀑布般倾洒在我的脸上,遮挡了所有的视线,只能感受到小幽灵的鼻息,在自己额头上轻轻嗅着。

        微微,你是小狗么?

        “你真的确定她只吻了六次?”

        挺着小鼻子嗅了好一会儿,小幽灵才重新抬起头,目光直视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向巴尔发誓!”

        我神情肃穆的将手放在头顶上,真诚的目光毫不相让的和小幽灵对视着。

        “真是个微妙的发誓呢,算了,就姑且相信你吧?!?br />
        小幽灵露出困扰的目光,如是说到,突然那名侦探的思维再次灵光一闪,仿佛想到了关键的线索,然后将手指一指,说出“真相只有一个”之类的话语般。

        她的目光上下移动,最后落到我的嘴唇上。

        “干……干什么?”

        老实说,被一个绝世美少女盯着自己的嘴唇,感觉心里怪的发慌,按照普通情况应该是反过来,我色迷迷的盯着对方的诱人樱唇才对吧,果然跟这只小幽灵在一起,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件都能发生。

        没有答话,小幽灵用行动去证实她的猜测,用一个妩媚的动作,轻轻将脸颊旁边的长发挑开,然后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下去。

        那香湿滑腻的小舌头,就好像品尝着什么一般,不断在上面上舔舐着。

        喂喂喂,我可以说这是性骚扰吗?

        感受着嘴唇上香甜湿软,我的大脑还是不忘记吐槽一句,然后轰一声迷迷糊糊,张开嘴巴,就要将外面那调皮捣蛋的小舌头含住,却冷不防对方突然抬起头,只留下淡淡的少女幽香在唇边回味着。

        小幽灵似乎要品尝出什么奇怪的味道一般,吧嗒吧嗒的不断回味着刚刚那一吻。

        “果然不出所料~~”

        最后,她轻轻嘀咕了一句,然后死死的盯着我。

        “果……果然什么?”我心惊胆战的看着对方。

        “小凡你……趴在莱娜身边睡着了吧?!?br />
        “你是怎么知道的??!”

        惊讶之下,我冲口而出,并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小幽灵,这一刻,她仿佛成了穿戴着高筒帽,黑色手套和西装,叼着烟斗在贝克街游荡的某个幽魂,身形突然变得高大无比。

        “当然了,你以为本圣女是谁?!”

        我惊骇的模样,比任何恭维的语言都要来得真实,这只小圣女立刻高傲的挺起胸膛,神奇无比的说道。

        “你究竟是怎么猜出来的?”我心里越发好奇。

        “哼,像小凡你这种笨蛋不需要知道?!焙莺莸闪宋乙谎壑?,小幽灵继续做出沉思状,并喃喃自语起来。

        “哼哼,看来莱娜妹妹,还真是不可小视呢?!?br />
        “莱娜怎么了?怎么听你口气,说的好像是一个狡猾多计的女人似的?!蔽叶偈辈焕忠饬?。

        “哼,像小凡你这种笨蛋不需要知道?!毙∮牧橐廊皇怯酶崭漳蔷浠盎鼐戳宋?。

        “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真胆子生毛了,看招??!”

        被这只小幽灵一而再再而三的调戏,我顿时做怒目状,两手一抓,就捏住那张弹性极佳的脸蛋。

        千佛手五式!

        我揉我揉我揉揉揉~~

        “呜呼少发力乐乐愣懒~(呜呜小凡你这个笨蛋)?!?br />
        好家伙,竟然还敢耍嘴皮子,看我的红色三倍速千佛手五式。

        “呜呜呜呜呼呼呼~~~”

        一时之间,小幽灵再也说不出话来,那张漂亮的脸蛋,不断在我的揉搓下变幻着各种滑稽又可爱的模样。

        “那个……大人,虽然不想打扰你们,但是再不回去的话,饭菜就要凉罗?!?br />
        正在我们斗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隐藏大boss维拉丝,双手轻轻握着平底锅,出现在了我们后面。

        猛地一阵汗毛竖起,我立刻放开小幽灵,抱着她一个挺身站起,飞速向帐篷方向奔去。

        “有破绽,看招??!“

        “哦哦,你这只小幽灵,竟然敢偷袭!”

        “我咬~呜呼~”

        “嗷嗷,都说了不许咬头了,流血了,流血了你这只笨幽灵,我知道了,你是想把我的智商吸掉是吧,多么可怕的家伙呀,我要代表月亮惩罚你……”

        看着两道远去的身影,维拉丝困惑的轻轻歪起了脑袋,满脑子的问号。

        这一次大人出奇的听话呢,往日都像小孩子一样,要自己一再催促,甚至耍赖的要自己亲上一口,才肯乖乖回家的。

        算了,这样也好,不过稍微有点寂寞呢,啊啊,我果然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竟然怀念起大人耍赖让自己主动献吻这种羞人的事情了。

        维拉丝轻轻捂着发烫的脸蛋,手中的平底锅无意识一挥,带起空气的割裂声,将从耳边经过的一只蚊子拍成粉末,然后小跑着跟了上去。

        “对了,小凡,阿卡拉昨天派士兵过来,让你去她那里一趟?!?br />
        于是,第二天中午,正当我闲着蛋疼,打算全城通缉老酒鬼,逼她还债的时候,小幽灵用一种满不在乎的口吻,随随便便说道。

        “这种事情应该早点说呀混蛋?!?br />
        伴随着小幽灵“哇??!”一声哀鸣,我的吐槽手刀已经痛击在了她的额头处。

        要是惹了这只老狐狸不高兴,给我的任务里面加点料,那我可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一路匆匆赶向阿卡拉的小黑店,我如是想到。

        “阿卡拉奶奶,你找我有事吗?”

        人未到声先至,等掀开帐篷,便看见一脸喜色的阿卡拉,正朝这边望过来。

        “阿卡拉奶奶,这么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你的孙子要结婚了?”

        虽然阿卡拉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慈祥模样,不过今天却笑的特别开心,笑容上透露出一股喜气,让我忍不住吐槽起来。

        “嗯,可以这样说吧?!?br />
        阿卡拉沉思片刻,在我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竟然点了点头,笑了起来。

        “……”

        这……这只老狐狸真的有孙子?

        啧啧啧,没想到,没想到,阿卡拉年轻时的岁月,真是让人意外的波澜壮阔,多情浪漫呢。

        目光一瞥,这时候,我才发现凯恩的存在,还有自己正打算拉起追债的号角的老酒鬼,除了那个第一抠门意外,几个联盟头头竟然全都到齐了?!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艰难的看着另外三人,脑海中已经模拟出了自己单挑巴尔分身的壮烈背影。

        “的确是关乎联盟未来的大事?!卑⒖ɡ成系南采荒?,露出肃穆的表情。

        “就是上次你跟我提到过的,那件只后我才能做到的事情?”想起回来以后拜访阿卡拉的经过,我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有错,就是那件事,吴小子,你悲惨的未来,从此就要奏响了?!?br />
        老酒鬼凑过来,将自己大半张脸笼罩在阴影之中,在这个阴暗的小帐篷里,酿造出一股凝重恐怖的气氛,然后,用着只有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恶毒老巫婆一般的刺耳阴森声音,对我说道。

        别听这个老醉鬼的胡言乱语。

        这时候,一旁的凯恩看不下去了,用拐杖将老酒鬼那张鬼脸捅开,然后笑呵呵的凑上来,手里展着一件简洁中透露着精工细作的白衬天蓝色礼服。

        “亲爱的吴,你看看,这件衣服好看不?”

        “嗯,相当不错?!?br />
        我给这件绝对能提升男性魅力20%点以上的礼服,做出了中肯的评价。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那就这件好了?!笨鞑欢系闫鹆送?。

        “凯恩爷爷,您的孙女也要出嫁了吗?难道是嫁给阿卡拉奶奶的孙子?!?br />
        见阿卡拉和凯恩两个人那一脸喜气洋洋的气氛,联系刚刚的问话,和眼前的礼服,由不得我不作出这样的大胆臆想。

        “不不不~~??!”

        凯恩边摇头晃脑,边连续用了三个“不”字矢口否认,在我看来完全就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凯恩爷爷你就认了吧,就算告诉我你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美妙恋情,留下一个私生子什么的,我也不会笑话你的,噗噗~~!

        不过,还没等我笑完,凯恩那根拐杖,就如同灵犀一指般,指着我,用和蔼笑容,说出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

        “我可没有孙女,这件礼服,是为你准备的,我们亲爱的吴?!?br />
        我:“咦?”

        卡夏:“咦?”

        “你咦个屁呀!”

        我忍不住指着旁边的老酒鬼吐槽。

        “不,其实我也是莫名其妙的被叫过来,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崩暇乒砥奈薰嫉目醋盼?。

        “……”

        你这家伙,呆在酒桶里腐烂发芽算了。

        “看来你已经忘记了呢?!?br />
        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这场闹剧的阿卡拉终于发话。

        “我们的联盟长老,兼未来的精灵亲王阁下?!?br />
        “未来的精灵亲王?”

        时间滴答滴答的走过六十秒,叮咚一声,我一拍手心。

        “记起来了?!?br />
        “呵呵~~那样就好,想必不用我们多解释了吧,精灵族那边已经做出决定,就等大家共同定下一个好日子了呢?!?br />
        阿卡拉的笑容越发开心。

        “那个,我能拒婚吗?”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然后在两双锐利的目光下,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