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零四章 胜!

    第七百零四章 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零四章 胜!

        沉闷的震动声在罗格上空回荡,仿佛老天突然打了一个闷雷般,扬起的尘土几十里之外都可以见到。

        “卡洛斯那就爱火,完全被压制住了啊?!蔽餮磐伎艘⊥诽酒?,他同样感觉到了距离,并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越过的实力差距。

        为什么同样是人,差距就那么大呢?

        曾经无数冒险者看到西雅图克的恐怖实力后,从脑海里蹦出来的想法,如今在西雅图克脑子里蹦出来了,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卡夏老师,你说卡洛斯那厮还能坚持下去吗?卡夏老师?”

        西雅图克回过头,打算向经验老道的卡夏请教一番,却发现对方正在咬牙切齿的在地面撞出的那条裂痕和某个罪魁祸首的德鲁伊之间来回巡视,眼睛红的像饿了三天三夜的野狼。

        “老师,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心疼那点酒了,大不了我赔回给你吧?!?br />
        西雅图克一脸的无奈,能在这种时候还顾及她那点酒,天上地下大概也只有老酒鬼这么一个另类了。

        “哎呀,我也不是特别在意,只是区区三十……不,是六百桶酒而已,不过西雅图克你硬是要赔给我的话,我也就却之不恭了?!?br />
        卡夏的脸色,变脸一般瞬间就由阴转晴,邻居家大婶式的向西雅图克罢了罢手,一副“讨厌,你误会我了,我并没有那样厚颜的想法”的恶心模样。

        西雅图克:“……”

        这个世上,真的存在能装得下六百桶酒的树洞吗?

        本来如果是三十桶的话,或许西雅图克还会考虑一下,但是卡夏狮子开大口,竟然一口气说了六百桶还一副我的脸皮没那么厚的嘴脸,西雅图克就不得不考虑了。

        不是他穷,或者舍不得钱,而是阿卡拉曾经明确警告过卡夏的几个学生,不能太惯着卡夏,而且对方一喝酒,大部分罗格的训练事务就要落得西雅图克自己头上了,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丝毫没有察觉因为自己的贪心不足,而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卡夏,依然还在做着用酒泡澡的美梦,一边回答西雅图克的问题道。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结束,虽然知道双方的实力差距,但他还有最后压箱底的功夫呢?!?br />
        “超级瞬步,狂热光环,加上复仇加白热的组合??!”

        西雅图克顿时恍然,虽然卡洛斯这一记绝招,只在比武大会的时候出现过,但是已经广为人知,和同是大会出现的二重空气压缩拳一起,被誉为攻击最强的招式。

        卡洛斯这一招组合攻击,无以伦比的速度+恐怖的攻击力,几乎是所有人的噩梦,就连西雅图克自己也没有信心能接过这一招,真正和卡洛斯打起来,他所能想到的对付这一招的唯一办法,就是不断乱晃,加以攻对攻。

        卡洛斯这一招的威力虽然惊人,但是却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命中率不高,不断变换自己位置,让他无法锁定,是一个十分有效的办法,至于以攻对攻,则是在自己被这招干掉之前,先发动自己的强大招式,绝招碰绝招,鹿死谁手就得到时候才知道了。

        对方会怎么应付呢?

        无论怎么想,西雅图克也找不到可以完全有效的对付卡洛斯这一招的办法,在脑子里模拟了无数次战斗,最后他得出的结论都是一半一半,双方的胜率各自对半开,当然,进行这种绝招对碰,输的那一方,有九成以上的可能性会一命呜呼。

        对方会怎么应付呢?

        他将目光落到战场上那只狼人德鲁伊身上,眼神中包含着紧张,期待,激动,不屈,战意。

        西雅图克那一根筋子的大脑里,永远都只有两个字——战斗!

        就仿佛要呼应卡下的想法一般,被尘埃弥漫的训练场和小半个森林,风向突然变了。

        没有力量碰撞产生的气流,没有明显的风向变化,原本就风平浪静的天空上,突然毫无预兆的生起了风,并且向同一个地点卷了过去,形成一个巨大气旋。

        稍微有点见识的冒险者,看到这种情况后都能猜得出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风,而是一个人的气势,一个人散发的庞大气势所形成力量波动。

        这样的情景并不少见,但是,眼前这个气势所形成的巨大气旋,直径竟然宽达十公里以上,这种规模的气势波动,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好家伙,卡洛斯是要动真格了?!?br />
        伸手抓向气旋外围的一缕清风,卡夏喃喃说道。

        从指尖传过来的感觉,那股强大的力量里面,包含着卡洛斯那震撼他人心灵的不屈决心。

        普通的冒险者,光是感觉到一缕包含在这股强大气势里面的沉重意志,可能就要承受不住,率先投降了。

        突然,从对面漫天尘埃中,分出一条清晰的大道,卡洛斯提剑持盾的身影缓缓从对面走来。

        他身上的铠甲已然破破烂烂,和乞丐没有什么区别,头上的钢盔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掉落,露出一头散发。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占满的灰尘和额头上留下的鲜血混合在一起,卡洛斯看上去就像刚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身受重伤的战士一般。

        但是,他的脊梁依然挺得笔直,步伐坚定有力,被血遮盖的双眼微微眯着,从里面透露出来的目光,无意识的落到自己身上,竟然有一种被火烫般的感觉。

        此时此刻,从卡洛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比以往训练的任何时候都要危险,简直就好像当初比武大会时,那个执着于找回安洁丽尔大嫂而不惜燃烧生命的疯子圣骑士一般。

        这家伙,该不会又想燃烧生命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吞了一口口水,再烧多几次,你就可以直接去天堂和安洁丽尔大嫂相聚了。

        不过,气势疯狂归疯狂,卡洛斯还没有失去理智到将自己的生命浪费在这种战斗上,他还得留着小命见自己的妻子,照顾自己的女儿。

        再说,燃烧生命这种手段,对于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来说,实在太无赖了,卡洛斯在比武大会用了两次却是逼不得已,为了安洁丽尔,他将自己的自尊心都践踏到了脚底下。

        当看到卡洛斯保持着这种可怕的气势和眼神,将手中的长?;夯憾宰甲约旱氖焙?,我反而松了一口气,确定了这家伙还有些理智,没有将自己的小命放到死神手上把玩。

        “吴师弟!”

        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中,卡洛斯开口了。

        “这场战斗你赢了,无论如何都是你赢了,但是,请原谅我身为战士的任性和自私,我想看看,你是否能够应付得了这招,我想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哼!”

        自信满满的轻笑一声,我将长剑笔直指向卡洛斯。

        “那样很好,卡洛斯老兄,我会让你迫不及待的想踏上突破领域之旅?!?br />
        “是吗?”

        从卡洛斯那张沾满血污的脸上,传过来一个淡淡的微笑。

        无论这最后的结果如何,无论是我,还是卡洛斯,这一刻,都已经心满意足了,微笑了。

        “锵——!”

        卡洛斯丢弃了手中的盾牌,双手持剑,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冰之剑!

        闪烁着寒光的冰蓝色剑体,在手中轻轻挥过,从对面卡洛斯身上传过来的压力,让我现在的精神力前所未有的集中,只觉得对方每一次心脏跳动,每一次肌肉抖动,甚至是每一个毛孔的呼吸,都清晰的映在了脑海之中。

        “喂喂,这家伙打算接下来吗?”

        看到这一幕的西雅图克,发出不可思议的轻呼声。

        对付卡洛斯那一招绝招的最好办法,就是不断换位,让卡洛斯无法锁定自己,而如今,西雅图克竟然看见对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任由卡洛斯锁定,竟然是想将卡洛斯的绝招直接接下来。

        “未必没有可能?!?br />
        卡夏轻轻啜了一口美酒,目光紧紧锁定着战场,那眯着的眼缝里,瞳孔倒影着无数点精神力一样的白色光点。

        就在她的话刚落音那一刹那,风动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原本吹刮着整个训练场的气旋,由卡洛斯的力量气势意志所造成的实质性风暴,突然消失了。

        力量,气势,精神,意志,全部都被卡洛斯凝聚起来,到一个点——他手中那把长剑的剑尖上面,这一刻的卡洛斯,看起来似乎和手中的长剑合为一体,再也无法分清站在那里的是卡洛斯,还是一把锋芒毕露的绝世神剑。

        超级瞬步,消失??!

        世界仿佛变得缓慢起来,然而就是在这极度缓慢的时间中,卡洛斯的身影依然是一道不可目测的光线,只有脑海中的精神力捕捉,依然残留着一道飘渺的残影。

        就是凭着这一丝感觉,身子自然而然的轻轻偏了一个角度,手中的冰剑一划而过。

        骤分!

        大脑一阵恍惚,卡洛斯已经现身在我身后百米距离,保持着双手持??郴鞯淖耸?,和我轻轻挥出去的冰剑一起,一动不动,仿佛彼此的时间已经被冻结了一般。

        这一幕,和比武大赛时我和卡洛斯最后一招对决,情景是何等的想象,除了场景不同以外,简直就如同一个模板刻出来的般。

        那时候,面对卡洛斯这一招组合绝招,我的冰之斩首剑破碎完败,是我输了。

        而这一次,在各自的时间停顿片刻之后,卡洛斯持剑跪倒在地,我收?;厣?,默默的看着他。

        这一次,是我赢了。

        “输了,完全输了,没想到你竟然能躲得过去,哈哈哈——??!”

        单膝跪地的卡洛斯,一个翻身,一屁股坐在地上,爽朗的大笑声中,隐藏不住的无奈和苦涩。

        没想到仅仅过了两个月,就被原本还略逊自己一筹的远远抛在了后头,这种以前只会由别人从卡洛斯身上体验到的挫败感,今天,卡洛斯自己也终于狠狠品尝了一回。

        “风水轮流转,终于报了比武大会那次仇了?!?br />
        走上前去,我伸出手,将卡洛斯拉了起来。

        刚刚躲闪之后划出那一记,并未用太大的力道,对卡洛斯造成的伤害,恐怕是心理远远超过肉体方面吧。

        “nnd,不快点突破领域真的不行了?!?br />
        粗狂响亮的声音从远处靠近,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西雅图克和老酒鬼。

        站在旁边,西雅图克像打量着什么稀有动物般,不断用他那铜铃大的凶狠眼神,上下打量着我,让我好一阵毛骨悚然。

        “看不出来呀,我原本以为我老图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和吴师弟一比起来,还是相差很远啊?!?br />
        西雅图克口里虽然这样说着,眼神却没有一点沮丧,相反,里面的斗志都快燃烧起来。

        “是呀是呀,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吧,这小子傻头傻脑的,怎么看都不像个高手,甚至是普通冒险者?!?br />
        老酒鬼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我的机会,找准空挡插话进来,死死将我的一个“凡”字咬在口里。

        “等着瞧吧,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变成智商只有九的笨蛋?!?br />
        我不怀好意的朝老酒鬼晃了晃拳头,心里yy着哪天自己突破世界之力境界,到时候说不定真的能用月狼变身的能力,将这该死的老酒鬼变成智商只有九的白痴也说不定。

        不,何止是老酒鬼,说不定等哪一天,我的能力范围可以覆盖整个大陆,将整个暗黑大陆的智慧变成笨蛋,到时候,我就是整个大陆第一智者了,对了,没错,就是这样,我真是太聪明太阴险了,竟然连这种事情都能想到,哇哈哈哈~~??!

        说不定现在的我,已经直逼大陆第一谋士的宝座了。

        “这家伙,是不是刚刚赢了卡洛斯,太兴奋了,将脑子给烧坏了?!?br />
        西雅图克指着莫名其妙的开始熊熊燃烧起来的某人,向自己的老师问道。

        “别管他,肯定又在做什么不切实际的妄想了,唉,看他是力量越强人越傻,哪天说不定真让他突破那层境界,也是傻瓜一个,【看,那个傻子高手就是英明神武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卡夏大人的弟子了】,到时候,本卡夏大人的名声,可就完了?!?br />
        “我觉得吴师弟不切实际的妄想,是感染自老师你,又或者是老师你已经被吴师弟传染了……”

        西雅图克沉默片刻,道出了一句让卡夏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的犀利吐槽。

        “说起来,这小子的伪领域能力究竟是什么?”

        瞪了胆敢吐槽自己的不孝学生一眼,卡夏才问了出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

        虽然当时她很清楚的看到卡洛斯是进入对方的领域之后,身形受到影响微微一顿的整个过程,但是说到原因,她却不是很清楚,就算是强如卡夏,也不可能从对方微微一个停顿中判断出究竟是受到什么负面影响呀。

        “你们还是自己试试看吧,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好?!笨逅箍嘈ψ乓∑鹆送?。

        “啪??!”

        妄想着全大陆的漂亮女孩都变傻哭着喊着要当自己的女儿妹妹,正入佳境的时候,头部突然猛地一沉,剧烈的疼痛立刻将脑海里那一张张言笑晏晏的漂亮女孩的脸蛋,打的烟消云散。

        “是谁,哪个家伙?!”

        清醒过来,我立刻瞪起眼睛寻找着那个胆敢打扰自己美梦的家伙,一见老酒鬼收回长枪,立刻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

        很好,明天我就去将整个营地的酒全买光,顺便将自己知道的那几个藏酒隐匿点,向阿卡拉汇报。

        “吴小子,快点展开你的伪领域让我们瞧瞧,竟然又是什么傻瓜属性?!?br />
        老酒鬼丝毫不知道自己要大难临头,依然不知死活的用嚣张口吻对我问道。

        哼,不是傻瓜属性,是将你变成傻瓜的属性。

        冷哼一声,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伪领域顿时将三个人笼罩起来。

        “这是……”

        一瞬间,我看到了非常难得的一幕,身怀悲剧,深藏茶几的老酒鬼,脸上也闪过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果然是在伪领域的影响下,人都变傻了么?虽然这家伙本来就是傻瓜一个。

        得意之余,我并没有察觉到老酒鬼脸上,和震惊一起闪过的,一丝复杂的感情,突然之间,他抱头呻吟起来。

        “该死的,我的大脑……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天啊……”

        哦哦,没想到老酒鬼对月狼变身的伪领域能力的抵抗力,如此孱弱,是因为她本来就是傻瓜的原因吗?

        总而言之,看到迷迷糊糊的抱着头悲鸣的老酒鬼,我心里是得意极了。

        “本来就已经不多的智商,已经掉光了吗?真是个可怜的老女人,没关系,就让我来教教你吧?!?br />
        推了推假象的眼镜框,我在随手取出的白纸上刷刷写上1+1的算式,蹲下身子,摆在了老酒鬼眼前。

        “来,先将这条式子算出来吧?!?br />
        下一刻,“啪”的一声响起,我的脑袋,已经被老酒鬼的长枪埋在了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