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章 小幽灵式的欢迎(二)

    第七百章 小幽灵式的欢迎(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百章 小幽灵式的欢迎(二)

        说完以后,雅马德用惊奇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眼,似乎十分满意我对力量的控制。

        终于,终于有人理解我的优点了??!

        这一刻,我感动的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是呀,就是这样,那些混蛋老是说自己长着一张大众脸,没有丝毫高手气质,其实都是在妒忌咱对力量的控制能力,你看看雅马德会长,什么叫一针见血??!

        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成老牌伪领域高手了?

        似乎比起这里那些刚刚突破伪领域境界不久的冒险者来说,的确算得上是这样没错。

        “凡长老的境界,也达到伪领域巅峰了吧,可要加油,特别是将西雅图克那头老是给我添乱子的大蛮牛,比下去才行,真想看到到时候他那副惊讶的蠢像啊,啊哈哈哈哈——”

        这样说着,雅马德不由摸着胡子大声笑起来,似乎真的看到了因为我先一步突破领域,西雅图克不可置信外加不服气的张大嘴巴的模样。

        话说也不知道西雅图克这厮现在练的怎么样了,虽然早在比武大会过后没多久,它的实力就已经到达了伪领域巅峰,不过想要突破这一层境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以老酒鬼这个过来人的估计,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西雅图克最快也得三年后才能突破,是最快。

        很快,跟随着这位副会长,我们来到了法师公会核心深处,再次见识到了那一枚宏伟壮丽的世界之石,这块大家伙,总是给我一种充满着生命气息的感觉,就像一头陷入永恒沉睡的野兽,大概是因为自己见识了世界之石神殿里的,宛如心脏一般跳动的世界之石外壳,才会产生这种想法吧。

        很快,如同第一世界所见过的那般,整个摆放世界之石的秘密大厅里,浮起了无数宛如精密电板一样细密光路,这些光路从世界之石前面的底座下蔓延出去,最后从背后流回于世界之石自身,感觉就好像拿自己的【哔】捅自己的【哔】一样。

        很快,世界之石散发出了华光,和之前一样,我大步进入白光里面,回过头,微微向雅马德副会长行了一礼。

        “后会有期,凡长老,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能看见你变得更加强大?!?br />
        雅马德副会长也跟着行了一礼,这样说道。

        “但愿不会让你失望,那么后会有期,雅蠛蝶副会……”

        说到末尾时,白光大胜,还没等最后一个字说完,我就陷入了那无穷无尽的时空遂流之中。

        虽然前面已经说过,但我还是要再抱怨一次,世界之石传送实在是太tm难受了。

        干呕着从传送阵出来的时候,我迎上了笑眯眯的马拉。

        “亲爱的吴,欢迎回来,这趟第二世界之旅过得怎么样?”

        “我有话想说?!?br />
        贪婪的呼吸了几口冰冷空气之后,我盯着马拉,正了正脸色,用严肃的神情看着对方。

        “希望联盟能够稍微改善一下世界之石传送的方式?!?br />
        “……”

        “……”

        “先过来喝杯茶吧,远程传送很快就可以准备好了?!背聊?,马拉终于开口说道。

        无视了,我的问题被这只老狐狸,装作一副没听到的样子给无视了??!

        一脸无奈的和马拉来到法师公会旁厅歇着,随便聊了起来。

        “对了?!?br />
        突然想起什么重要事情似的,马拉一拍掌心。

        “狐人族顺利的熬过了这个冬天,天狐露西亚殿下,现在已经回群魔堡垒去了,真可惜呢,呵呵~~”

        “不要说的我和小……咳咳,我和露西亚殿下好像很暧昧似的,我们的关系可是像哈洛加斯的雪花一样,纯洁无暇……”

        咳嗽几声,我若无其事的解释道,虽然自己和小狐狸的关系,比马拉口中所说的大概还要暧昧几分,不过没有抓奸在床的证据在手,我现在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是这样吗?那真是可惜了……”

        马拉嘴里一边说着可惜,但是眼睛却依然高高兴兴的眯着,脑海里又不知道在酝酿着什么老狐狸念头了,对于这位上代大长老,阿卡拉的前辈,我可是一点也不敢大意。

        很快,远程传送准备完毕,和马拉再聊几句,接受了她的祝福之后,我一脚踏入传送阵的光芒之中。

        熟悉的草原气味,再次充溢鼻间。

        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裳,我大步从传送阵光辉之中踏出,迎向的,便是那几位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们。

        “哟,我回来了?!?br />
        朝站在最前面的维拉丝,随意的招手打了一声招呼。

        “欢迎回来,大人?!?br />
        对面的女孩,用着世界上最温柔醉人的微笑,轻轻行了一礼,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哎呀呀,我的宝贝莎拉似乎又长高了一点嘛,来,让我抱抱看?!?br />
        迎向一脸激动喜悦的罗格第一美女,可爱的粉色天使莎拉,我笑着说道,虽然以德鲁伊的锐利目光判断,这个拥有萝莉体质的绝世小美女压根本就没有长高一点就是了。

        到是琳娅,胸部似乎又……不过我可没有那个魄力在这里说出“哎呀呀,我的宝贝琳娅胸部似乎又长大了一点嘛,来,让我摸摸看”这种话。

        绝对会被一旁散发着母性的甜美温柔气息的维拉丝,拍上一记平底锅的。

        在小沙拉苹果般的小脸蛋上贪婪的亲上一口之后,我看一眼琳娅,如是想道。

        “小茉莉和小幽灵呢?该不会又是一个在家里准备晚饭,一个还在呼呼大睡吧?!?br />
        将琳娅拥在怀里亲昵了一番之后,我同时看了三个女孩一眼,在维拉丝白皙优美的颈项上,发现了小幽灵的蜗居,于是奇怪的问道。

        “茉莉姐姐的确是在家里为大哥哥准备爱心晚餐,不过爱丽丝姐姐,大哥哥可是猜错了哦?!?br />
        小可爱莎拉,朝我调皮的眨了眨她那仿佛能将视线灼伤的红宝石瞳孔,然后,三个女孩相视神秘一笑,背着双手连成一排,挡在我前面,续而突然散开。

        从她们身后,一身雪白圣洁的牧师袍,将少女那丰满的胸部,纤细的小腰和修长的大腿充分勾勒出来,可以让任何男人患上恋足癖的一双晶莹小足,裸露在袍摆下面,微微虚浮与空。

        月色的秀发随着草原寒风不断飞舞,宛如女神般高贵圣洁,一双璀璨的银色瞳孔,恰到好处的镶嵌在那张倾国倾城的完美脸庞上,就如同画龙点睛般,让女孩瞬间变得光彩夺目,就算是上帝也无法挑剔出一点瑕疵,要为自己创造了如此完美的事物而感叹。

        此时,那双美丽的瞳孔里面,却充盈着泪水,在寒风吹拂下,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往下掉落,任女孩无论怎么擦,也擦不完,抹不干。

        “来,小家伙,快点过来?!?br />
        看到这一幕,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自己的心疼,像对待柔弱的小猫似的,像对方招了招手,伸出双手,敞开怀抱。

        “啊呜??!”

        有着圣女的神圣之姿,性格又如同小孩子一般的小幽灵,发出一声呜鸣,并没有如我想象中的立刻扑进自己怀抱,反倒是轻轻向后飘出了一段距离,和我拉开了距离。

        这是怎么了?不像这小圣女像猫一样爱撒娇蹭人的性格呀。

        我奇怪的向迈出前一步,结果小幽灵又迅速的往后飘了一段距离,并且这次没有停,身形和自己拉的原来越远,知道在远处成为一个小黑点。

        突然之间,一种莫名其妙的?;杏可狭诵耐?,那是只有在和加莫罗,在和衣卒尔那样的强大高手相遇之前,才会涌现出来的,让生命察觉到威胁感的本能直觉。

        难道是……

        我僵硬的扭转脖子,看向维拉丝她们,只见她们早已经拉开了百米远的距离,见我的视线看过来,纷纷从流露出“大人你要保重”、“吴大哥你就认命吧”、“大哥哥你一定要坚强些”之类的不妙意思。

        然后,罗格上空回荡起了小幽灵拿荡气回肠的女高音??!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小凡~~~~~~~?。。。。。?!”

        神迹,在这一刻出现了,事后,据某些亲身目睹这一经过,并且不愿因透露自己姓名的脸上打了马赛克的冒险者称,那时候,他们只看到了一道光束,然后便被卷起的冲击波直接掀飞到安达利尔的老巢去了。

        虽然夸张了许多,但是毫无疑问,这一记幽灵体炮弹的威力,绝对可以堪比原子弹之类的战略性武器。

        “轰隆隆——??!”

        “咚————??!”

        “噗————??!”

        刺耳的冲击波声响起之后,一静一动两道声音合为一体,先是动者的头部,与静者的腹部相遇,在连接的一瞬间,动者将两条纤细的胳膊牢牢箍住静者的腰部,不让其有丝毫卸力的机会,将怀中抱妹杀这一强大招式,反向完美的演绎了出来。

        最后,便是某人瞪大眼睛,将胃里的午餐和茶水一股脑从口中泄出的声音,还有在脑海中回荡的遗言。

        本来,以为能平安回来……的……

        “轰隆隆——??!”

        两道碰撞在一起的身影,在强大的惯性力量驱使下,轰轰烈烈的直线飞了出去,在草地上不断打着水漂,足足擦出了好几百米远,又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出几十米的距离,最后才停下来。

        姓名:吴凡

        性别:男

        职业:德鲁伊

        平生事迹: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死因:怀中抱夫杀……

        别擅自捏着别人的死亡通知书呀混蛋,而且平生事迹一栏是怎么回事?你是企鹅吗混蛋??!

        “呜呜~~小凡~~”

        意识稍稍清晰过来的时候,只听见了小幽灵那带着优美旋律的清脆声音,在耳中响起,同时有什么湿滑的物体,不断在自己脸上舔舐着。

        睁开双眼,恰好看到小幽灵伸着她粉红可爱的小舌头,正不断吧嗒吧嗒的,往自己眼睛里舔过来。

        “笨蛋,你是小猫吗?!”

        这样说完,我将这只娇俏可爱的小猫咪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嘴唇迎了上去,含住她那凑上来的小粉舌,不断吸允着。

        “嗯唔~~嗯唔~~”

        像极了饥饿的小猫在舔舐牛奶般,小幽灵主动的凑上来,小舌转动,不断和自己更加紧密的深吻着,从对方身上传来的香甜气息和津液,更是让我舍不得放开这只让人又爱又气的小幽灵。

        “呼~~”

        等有点喘不过气来,我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小幽灵,丝毫还不够满足,小家伙依然幸福的垂帘着睫毛,精致的小脸带着醉酒般的酡红,像寻找母乳的幼猫般,不断将樱唇凑上来,试图再次寻找到我的嘴唇。

        “好了,小笨蛋,回到家再说吧?!?br />
        轻轻在那张恋恋不舍的小嘴上,轻吻了一下,我拍着小幽灵的屁股,从草地上坐了起来。

        真是的,这小家伙一点也不会体谅人,要知道,她这招幽灵体炮弹对我来说,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这一招的攻击力不仅仅是作用于我,她自己也同样也要遭受到巨大的伤害。

        为了将这小笨蛋所要遭受到的伤害和疼痛,减至最轻,我可是足足费了好大功夫去?;?,并因此承担了好几倍的痛苦呀,骨头都要散架了呀混蛋??!

        毫不客气的在她那性十足的香臀上捞了一把油水,我才搂着小幽灵站起来,往维拉丝她们的方向走去。

        三个女孩由始至终都带着盈盈笑容,小幽灵的悲惨遭遇和现在的性格,让她们对这些特殊待遇,都能抱着微笑的心情看待。

        “回家吧?!?br />
        笑着这样说完,小雪和三只鬼狼应声而出,五人很快就化作一骑绝尘,消失在传送广场上。

        回到家,三无公主早就在大桌子上,摆满了丰富的佳肴,这小不点公主,认真起来的时候手艺甚至可以直追维拉丝,不容小视。

        顺便补充一句,这是在她不是认真的研究新菜色的前提下……

        仔细想一想,就光厨艺来说,自己家也很不得了呢,首先,有个天下无敌的万能主妇维拉丝,我至今还没有见到能够超越她的存在。

        其次是三无公主,心情好的时候,她的实力仅次于维拉丝之下。

        再是琳娅,邻家女孩一般的她,同时也是爱德华家的小公主,虽然不像维拉丝那般精通厨艺,却是几乎没有什么不会的,作为前爱德华一族下任继承人,她有着优秀的能力,曾经是阿卡拉的得力助手,同时还有天才巫师的称号,知识渊博,在诸如魔法阵,炼金术,草药学这些常人眼中复杂的不得了的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厨艺自然也不在话下,仅在维拉丝和高兴时的小不点公主之下。

        除了这些以外,不要忘记她还有着罗格舞姬的实力,虽然某些“特殊”原因一直没有展现出来,不过却并不能否认她有这种实力。

        在这之后便是莎拉,这只小萝莉并没有厨艺的天分,不过在剑术方面卓越优秀的能力,还是可以让她成为优秀的厨房帮手,无数事实(?)告诉我们,出色的佳肴可绝对缺少不了好的刀工呀。

        而莎拉的妈妈——丽莎阿姨,也是一个厨艺堪比维拉丝的恐怖人物,给人的感觉就好比某些游戏里,看似平凡的邻家大叔总是打败魔王的上一代勇者般。

        本人,会炖肉汤,会烤肉,偶尔也能做出一些让维拉丝她们露出微妙表情的新鲜菜肴。

        小幽灵,会做白粥,会煮让加仑老头痛不欲生的清淡面条。

        全部加起来的话,或许等哪一天打败地狱势力以后,我们五个可以开一家餐馆,当然餐馆只是表面的,其实是为了掩饰我们是维护地球和平,抵抗邪恶的地底帝国侵略的红黑黄蓝粉红的光之战队的身份。

        咳咳,幻想到此结束,还是先去阿卡拉那里报到一下吧。

        狠狠的揉了三无公主的包子帽一番以示嘉奖之后,看看天色还算明朗,我便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嘴里叼着牙签,哼起小调往阿卡拉的小黑店方向走去。

        “阿卡拉奶奶,最近好像很闲的样子嘛,怎么每次来都能遇到你?!?br />
        见阿卡拉又窝在自己的小黑店里,展开一份不知道什么内容的卷轴,细细浏览着,我不由出声打招呼道。

        “呵呵~~,人老了,经不起折腾罗?!?br />
        阿卡拉淡淡的笑了几声,将手中的卷轴放下,开始上下左右打量起我来了。

        “有什么问题吗?难道说我竟然是冒牌的?!”我突然一惊,失声说道。

        “嗯,让老婆子我想想,能说出这种冷笑话的,应该是本人没有错了?!卑⒖ɡ澳W餮乃伎剂似?,才乐呵呵说道。

        “……”

        为什么我总是能切身的感受到,生活在自己周围的家伙的吐槽功力在不断上升呢?

        “哦,对了,还没有祝贺你,亲爱的吴,月狼变身终于突破到了伪领域境界了?!?br />
        在狠狠打击了我一番之后,阿卡拉递过来一杯清神水,祝贺道,标准的打一棒给个枣子的手段。

        “没什么没什么,小意思,其实我早就感觉到自己要突破了?!?br />
        对于阿卡拉知道这件事,我是一点也不奇怪,甚至是哈洛加斯的马拉也都知道,哈加丝那中年大婶,一定是将我在第二世界的一个月里总共上了几次茅厕,都毫无落下的记在了书信里。

        这是赤裸裸的报复呀,不就是多唠叨了几个勤奋上进么,女人果然是小心眼,诅咒她这辈子嫁不出去,虽然信奉伟大之眼的修女素来不谈婚嫁就是了。

        “哦,阿卡拉奶奶,那两味草药已经收到了吧,莱娜没什么问题吧?!?br />
        突然想起这次来的正事,我不由神色一正,关切的问道。

        虽然已经确认了第二世界营地,的确是将那数百株草药寄了回来,不过我对这个世界的快递水平的信任度,可远远没有在原来世界的足,并且在原来世界,自己偶尔也能从快递手里收到砖头的说。

        而且谁知道,就算成功跨过茫茫两个世界,那些草药有没有在这个横跨过程中,发生什么药性变异,要是这种药让莱娜喝下去就糟糕了,会变异分裂成两个莱娜也说不定。

        “……”

        两个一模一样的莱娜么?总觉得也蛮好的样子……

        “没问题,已经顺利收到了,并且用这批草药所制造的第一批药剂,也已经生产出来了?!?br />
        阿卡拉的回答让我松了一口气。

        “对了,附带的那张药方交给法拉老头了么?对治疗莱娜有用么?

        我突然想起吉列布的父亲所遗留下来的那张药方,不由再次关切的问道。

        “这个嘛,暂时还在研究中,不过法拉到是说了,这张药方的针对性比较强,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br />
        说到这里,淡定如阿卡拉,也不由轻叹一声,眉头皱紧,露出深深的失望之情。

        因为,论谁最想看到莱娜的早日恢复健康,这老狐狸肯定排第一,连我和白狼也比不上。

        并不是说我和白狼不关心,只是莱娜的病,现在还没有威胁到她的生命,所以比起治疗,我和白狼也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如何让莱娜开心的方面,而阿卡拉这头老狐狸,则是赤裸裸的希望莱娜早点康复起来,以继承她的所有衣钵,自己好早些退休养老。

        毕竟莱娜这样一直依靠药物支撑预言术的施展,也不是个长远办法。

        “对了,莱娜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br />
        察觉到气氛变得沉重起来,阿卡拉圆润的将话题一转,高兴的说道。

        “算了,她现在应该在熟睡,还是明天去探望她吧?!?br />
        熟知莱娜作息时间的我轻轻摇了摇头。

        “接下来联盟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想陪维拉丝她们一起去历练几个月?!?br />
        说起来天底下最轻松的冒险小队,大概就是维拉丝她们,三个小法师加一个小圣女的组合了,一年平均下来,休息的时间比历练的时间要多得多,是我宠坏了她们么?

        “虽然我很想答应你,不过亲爱的吴,接下来可能有一个只有你才能完成的任务?!?br />
        阿卡拉露出为难的表情,嘴角却溢出一丝老狐狸式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