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离去

    第六百九十九章 离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九十九章 离去

        总之,总而言之,最后是将阿琉斯快要形成口癖的那两句给纠正过来,准确的说,应该是用对付阿琉斯专用卷纸筒,强行的将她对这两句话的记忆给清洗掉了。

        由此可以看出,腐女的执念是非??植赖?,恐怖到让我这个宅男也不寒而栗的程度。

        “阿琉斯,那我要走罗?!?br />
        于是,解决阿琉斯的问题之后,我便将回营地的事情拉上了行程,算起来,也有五十多天了吧,四舍五入也就两个月了。

        阿琉斯:“搞毛呀!”

        “……”

        呃,忘记说了,虽然是清洗掉了记忆,不过腐女的执念太强大了,以至于唤醒了本能,所以偶尔会发作一下,这种小事就不用去理它了。

        “哈加丝大长老,你在吗?”

        “哟哟哟,这不是阿尔萨斯阁下吗?光临寒舍有什么事情吗?”

        用着一种惊奇到做作的口气,哈加丝笑呵呵的将我……将我们招呼进来。

        “阿琉斯,你去外头那边的角落面对墙壁蹲着划圈圈就好了?!?br />
        回过头,我眼皮子怒的直打哆嗦,指着门外的阴暗角落,对阿琉斯命令道。

        因为哈加丝在一旁,怕生的阿琉斯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就走出帐篷,蹲到那边的阴暗角落里,开始有模有样的划起了圈圈。

        “啪”的一声日常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

        “你这个人,连吐槽的界限都分不清吗?”

        火冒三丈的用卷纸筒不断捅着抱着脑袋,瑟瑟发抖的蹲在地上悲鸣着的阿琉斯的太阳穴,这一刻,我是真的败给了这死腐女。

        “??!这就是,吐槽?!”

        阿琉斯这才抱着头,抬起眼睛,敬畏的看了过来,然后紧握起拳头,目露坚定和追求。

        “阿琉斯,受教了!嗯??!”

        受你妹呀,坚定你妹呀,追求你妹呀,你这种在最不该严肃的地方严肃就是最好的吐槽点好不好你这个全身都是破绽的死腐女,给我回去坐好,吼吼??!

        我觉得,再和这家伙呆下去,自己的神经迟早有一天会崩溃掉,啊啊,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会莫名其妙的怀念起菲妮呢?

        总之,最后我和阿琉斯一起坐在了将这场闹剧从头到尾看在眼里而眼睛笑眯起来的哈加丝。

        总之,和阿琉斯在一起,我已经用了很多可以将内心的无奈和脱力感觉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的“总之”这个词了。

        “哈加丝大长老,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拜托感叹【年轻就是好啊】之类的话,就不要再说出来了?!?br />
        看着眼睛流露出越来越多笑意的哈加丝,在她开始打趣之前,我将话堵住。

        “??!这也是,吐槽吗?!”

        虚心好学的阿琉斯,甚至忘记了哈加丝就在一旁,卡通式的眯起眼睛向我竖起了gj的大拇指。

        “呵呵~~,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过你们这不是相处的挺好吗?”

        没有进入工作模式下的哈加丝,那种中年大婶式的笑容,尤其让人觉得心寒。

        “要将汉娜照顾好哦?!彼庋晕宜档?。

        “请不要用这种仿佛阿琉斯是我的宠物一样的语气说好吗……?!”

        因为哈加丝那中年大婶式的笑容,所以,对于她接下来的话,已经有一定心理准备的我,淡定的啜着一口茶,冷静吐槽道。

        “也对,那样的话,请不要始乱终弃,这样行吗?”

        “噗——??!”一口茶喷出来。

        “哈加丝大长老,总觉得你今天恶意十足呢?!耙槐卟粮勺彀?,我朝对方翻了个白眼。

        “没这回事,我这不是为了【勤学奋进】的阿尔萨斯阁下着想吗?托【勤学奋进】的阿尔萨斯阁下的福,我昨天可是在百忙之中,抽出许多时间将【勤学奋进】的阿尔萨斯阁下的报告,上交上去呢?!?br />
        轻轻托着那那成熟美丽的脸蛋,哈加丝面带着温和的笑容里,散发出阵阵的杀气。

        “……”

        好吧,姑且是知道原因了。

        “哈加丝大长老,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昨天的事情准备好了没有?”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将话题引向正题,果然,一提起正事,哈加丝的目光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她先是看看旁边的阿琉斯,得到我的点头授意以后,才缓缓将双手合拢在膝上,看了我一眼。

        “那么我现在正式答复你,阿尔萨斯阁下,世界之石现在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使用?!?br />
        所以说,我想要的就是这么一句话而已,你也太严肃了点吧,看着前后反差巨大的哈加丝,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自己身边尽是一些怪人呢?

        “我想今天就用,可以吗?”

        “行,你等一会?!?br />
        哈加丝说完,站起身进了里屋,不一会儿就出来,手中多了一份卷轴,交到我的手上。

        “这是世界之石的使用授权证明,你将它交给哈洛加斯法师公会的法师就行了?!?br />
        “麻烦你了,哈加丝大长老?!?br />
        受到对方所制造出来的严肃氛围,我不由也一脸郑重的接过卷轴,轻轻行了一礼。

        “阿尔萨斯阁下,祝你一路顺风,虽然这句话似乎没什么必要?!?br />
        正式接过卷轴后,哈加丝那张严肃的板起来的面庞,才轻轻一松,露出明媚动人的笑容。

        的确是没什么必要,从第二世界回到第一世界,哪有可能不顺风的。

        “那么,哈加丝大长老,我先告辞了,后会有期?!鼻崆嵋恍?,我带着阿琉斯离开了哈加丝的小黑店。

        望着对方远去的身影许久,哈加丝从嘴角中,逐渐溢出微笑,素手拿起桌上的一只羽毛笔,轻轻一点,然后在开始在空白的卷轴上写着。

        第二种形态的伪领域吗?阿卡拉老师,你是对的,看来,我或许可以在有生之年,稍稍期待一下那个新时刻的到来呢。

        写完以后,哈加丝轻轻放下笔杆,仔细的将卷轴上面的文字看了一遍,卷好,这时候,一道无声无息的黑影出现在哈加丝身后,接过她卷好的卷轴,再次消失在阴影之中。

        “今天的天气真好呀,老了,老了!”

        重新拾起茶杯,喝上一口,哈加丝靠在椅子上面,眯起眼睛,小小的给自己放上了几分钟的休息时间。

        “阿琉斯,刚刚的话你也听见了吧?!?br />
        “嗯?!卑⒘鹚贡孔镜慕源刂匾坏?。

        “哈加丝,大长老,吐槽,很犀利,阿琉斯,佩服,不过,比不上,老师!”

        “犀利你妹呀,我什么时候问过你这个了,就算你用这种算不上是夸奖对方的方式拍我的马屁也没有用!”

        我自然毫不犹豫的一卷纸筒往对方的脑袋拍了下去。

        “听好了,我和哈加丝的话你也听到了,我现在要离开这里了,知道吗?”

        “老师,在吐槽?”

        在卷纸筒的威慑下,瑟瑟发抖的紧抱着头,蹲在地上的阿琉斯,此时抬起眼睛,用一种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的可怜目光看过来。

        “不,这次不是在说笑,我是说真的?!焙菹滦?,我用认真的目光回应阿琉斯道。

        “在吐槽?”

        阿琉斯依然不死心的重复问道,目光越发可怜。

        “不是,我就要离开了,这是事实?!?br />
        “在吐槽?”

        阿琉斯那双明媚的湛蓝色瞳孔中,已经闪烁起了水光。

        “我说呀,阿琉斯……”

        “在吐槽?”

        “阿琉……”

        “在吐槽?”

        “……”

        “在吐槽?”

        “在吐槽?”

        “在吐槽?”

        语气中带着越发明显的哭腔,阿琉斯就像要催眠自己一般,紧握着小小的拳头,不断机械的重复问道,每问一次,脸庞就靠近一分,带着十足的少女压迫力和……那张划落一滴一滴泪水的白皙剔透的美丽脸庞。

        真拿这家伙没办法,这完全就是在撒娇耍赖嘛,你还是小孩子吗?

        我***了***头发,无奈的看着像小孩子一样哭泣着的阿琉斯,幸好周围没有其他冒险者,不然不用等我离开,八卦就会在整个营地里蔓延开来。

        “听好了,阿琉斯,你还有你的队伍……别跟我说脱离队伍不就好了之类的话,我可不会接纳为了自己的喜好就轻易舍弃几十年生死与共的伙伴的冷血家伙?!?br />
        见阿琉斯欲言又止,我连忙继续说道。

        “所以,我昨天也说了,你应该自己尝试去结交朋友,人啊,是一种无法一个人活下去,也不能完全依赖别人而活的动物,你知道吗?”

        “阿琉斯,不知道!”

        擦擦泪水,阿琉斯重重的一撇头,闹起了别扭。

        “那这样吧,我们做一个约定,只要你能连续说五个字,我就会回来看你,这样行吗?”

        “这样的,约定,阿琉斯,再也见,不到,老师了?!?br />
        “……”

        你就那么想让我吐槽你对自己的语言天赋的绝望态度么?

        好说歹说,阿琉斯最后还是勉强接受了我要离去的事实,虽然性格上和孩子没什么区别,不过毕竟也懂得体谅别人的难处了,就如同我体谅她一样。

        独自一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却突然要离开,这种事情……

        可以想象一下,就好比当初,自己刚刚被某个混蛋扔到暗黑世界,内心被恐惧和绝望所充斥,然后拉尔他们相遇,如果第二天,他们就把我独自一人扔在鲜血荒野上不管……阿琉斯此刻的心态,大概就是这种遭遇吧。

        所以,我能理解,我真的能理解,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阿琉斯和小幽灵不同,不可能依赖我而生存,她应该有自己的路要走。

        “里肯和汉斯那些家伙,还真是薄情呢,这种时候竟然也不来送行?!?br />
        法师公会传送阵里,我不满的嘀咕道,一方面的确是生气这些薄情的家伙,明明已经让士兵通知他们了,却以训练为由没有过来。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打破沉默的气氛,阿琉斯这家伙,自从那以后一句话也没再说,将自己笼罩在黑色之中,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就和我刚刚遇到她时一样。

        “阿琉斯,你没事吧?!?br />
        见自己的话没有回应,我终于是厚着脸皮,凑上前去问道。

        “……”

        沉默片刻,阿琉斯重重的将脑袋一偏。

        “阿琉斯,不用你管!”

        很好,还会闹小孩子脾气,说明没有问题。

        “时间差不多了,那些混蛋果然没打算来,可恶,还打算吓他们一大跳的说?!?br />
        看看远程传送魔法阵上,已经亮起了白光,我咬牙切齿的说了那么一句,然后将目光落到闹着别扭,故意将头偏到一边不理我的阿琉斯身上。

        “阿琉斯,我要走了,你自己多保重?!?br />
        极其自然的摸了摸她的红色头发,我放轻声音说道,这种感觉还真像出门时和自己的宠物道别一样呢。

        “……”

        没有说法,也没有拒绝我的亲昵抚摸,阿琉斯只是默默低着头,强忍着什么。

        “那么,我要走了?!?br />
        松开手,我向前迈出一步,脚步还未落下,衣袖就立刻被什么给紧紧的扯住了。

        “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回过头,无奈的看着用小手,胆怯却又紧紧的扯住我的衣袖的阿琉斯。

        “阿琉斯……”

        轻轻一顿,阿琉斯做出了实际行动。

        她从自己的物品栏里,梭梭掏出十多本笔记。

        “这个,阿琉斯的,珍藏,送给老师!”

        我顿时泪流满面。

        难道在临别之前,你就不能给我稍稍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吗?

        看着眼前堆积起来的笔记,我久久无语。

        不收的话,我敢保证,阿琉斯会自己的房间里钉上一个诅咒的稻草人人偶,上面写上我的名字,然后每天深夜从她的房间里传出叮叮的敲打声。

        手下的话,总觉得自己会失去作为一个宅男最重要的东西,虽然之前就因为这个死腐女而失去了不少,但是现在收下的话,就意味着真正的完全失去了。

        折中的办法不是没有,先收下,再全部扔掉,不过还是不行,事先说明,这绝对不是因为怕伤害到阿琉斯,仅仅是因为她是腐女,是自己的天敌,要是这样做的话,总有一种自己耍了不光彩的小手段,一种自己已经输掉的感觉。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就好像故事里经常说到的,妻子和母亲同时落水,究竟该救谁一样,做着艰难的选择。

        总之,我还是僵硬的伸出手,将散发着诸如浓重的腐味和重口味之类味道的笔记,一本一本的接了过来,当指尖碰触到笔记的一刹那,心里似乎突然有什么东西,像被打碎的玻璃一般,随着“啪啦”的一声清脆声音响起,彻底的粉碎掉了。

        永别了,我的宅男尊严。

        “老师,感动的,哭了?!?br />
        见我虎目流下两行清泪,阿琉斯似乎有些满意,心中的别扭解开了一些,用稍稍亲切一点的称呼,指着我的脸说道。

        “是的,我实在太感动了,感动的不禁哭了出来?!?br />
        感觉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的某人,如是苍白着背影,自暴自弃的回应道。

        感觉装进了这些笔记的物品栏里,似乎有十多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在里面蠕动***着一般,让我几乎升起将这个物品栏彻底遗忘掉的决心。

        “那么,我这次真的要走了?!?br />
        在贝利尔的打击下,仅用了几秒钟时间就挣扎过来的我,这一次,足足用了半分钟的时间,才彻底自我的催眠,将刚刚的事情选择性无视掉,重新振作起来。

        “记得要多交几个朋友,不要老是用那张寂寞的脸色自己一个人四处乱跑,你要告诉自己,阿琉斯是个大美女,一定会有人想和自己说话的……”

        脚步步入发光的传送阵,我继续喋喋不休的说道。

        “还有,最后……”

        当身体逐渐被白光包裹着的时候,我将自己的目光,深深投到阿琉斯那湛蓝色的瞳孔之中。

        “记住了,阿琉斯,我真正的名字叫吴凡?!?br />
        本来是想用最后这句话,吓里肯他们一大跳的,没想到他们没来,切。

        最后,阿琉斯一个人在那站着,略显得寂寞的身影,终于被漫天的白光所取代,消失在自己眼中。

        这趟旅程,真的认识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但是却不错的家伙呢,我闭上眼睛,如是微笑的想到。

        眼看对方消失在白光之中,阿琉斯依然呆呆站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才反应过来。

        “哼,老师的,名字,阿琉斯,早就,知道了,老是,当阿琉斯,是笨蛋?!?br />
        “阿琉斯,才不要交,什么,朋友呢,自己一个,也能,过得很好?!?br />
        “阿琉斯,一定会,练习好,吐槽的,所以……”

        “所以,老师,要快点,回来,约定……好的,哦~~”

        默默的低头嘀咕着,阿琉斯轻轻将斗篷帽子拉上,将自己那一头绚丽的红色头发,还有美丽无比的面庞,笼罩在黑色之中,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又变回了原来那个阿琉斯。

        脚步顿了顿,黑色身影回过头,再次默默看了传送阵一会,终是消失在了大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