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八十七章 返回营地

    第六百八十七章 返回营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八十七章 返回营地

        “当然是,汉斯哥哥,和里肯哥,哥了?!?br />
        阿琉斯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显然认为我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太肤浅,太不专业了。

        果然!

        我暗暗握了一下拳头,然后满脸堆笑的看着阿琉斯。

        “阿琉斯,那个……能不能让我看看?!?br />
        歪着头,一头火红色的秀发随之荡漾出琉璃一样的美丽色彩,想了一会儿,阿琉斯重重的点了点头,才从自己的物品栏里,郑重的再次取出一本笔记,嗯的一声,气势满满的递到我面前。

        原来里面还藏有这么一本,没有和其他笔记一起拿出来,也就是说相当于桌子上堆积如山的笔记是普通版,而这本关于里肯和汉斯的是宝贵的初回限定版,原本还防着我一手,并不打算现在就拿出来给我看吗?

        看不出这家伙的戒备心挺足了,这样小心翼翼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一只警戒的小史泰兽,不过也不出奇,虽然是腐女,但毕竟也是冒险者嘛。

        从阿琉斯手中接过笔记,我立刻翻开看了起来,虽然上面的内容肯定也是腐物,而且极有可能是重口味的腐物。

        不过,对于一些宅男来说,这本腐物却代表了另外一种更大的意义,大到能将它是腐物的事实给忽略掉。

        翻了几页,我就忍不住捧腹大笑,倒在地上不断的滚来滚去,眼泪都出来了。

        真是悲剧呀,没想到教主和上校,来到异世界依然还是如此基情有加。

        “怎,怎么样?”

        阿琉斯有些紧张兮兮的握紧拳头,死死的看着我问道,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得到同道中人的赏识,这也是很正常的心态。

        这时候,无论是真心的,还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我都要朝对方竖起大拇指,狠狠夸上一番。

        “太好了?!?br />
        得到我的肯定之后,阿琉斯轻捂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嫣然笑出的同时,竟然夸张的伸手不断抹去自己眼眶之中的晶莹水雾,可见她刚刚紧张到了什么程度,而现在又喜悦到了什么程度。

        或许到了这一刻,她才真正的,完全的承认了我同道中人的身份,虽然认清楚这种事实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不行,再这样下去还了得?作为一个宅男的尊严,绝对不允许这个死腐女将自己当成搞基宅看待,连想都不许想。

        或许可以看看,能不能凭着自己的手段,将她由腐向宅的方向发展,拯救无知堕落的少女也是代表爱与正义与和平的本人的使命嘛,腐是不对的,宅才是正义!

        一个人的话或许有点难度,让我想想,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可以帮忙呢?欧娜,还有她的伪百合搭档菲妮,也勉强算是能和宅沾上边吧,虽然在我这个资深宅看来,两个人的水准甚至连伪宅都算不上,不过正当用人之际,也只能随便拉过来凑凑数了。

        小幽灵,小幽灵这吐槽圣女,能算半个宅吗?虽然吐槽和腹黑这两方面,的确是犀利的无以复加,而且号称最喜欢窝在自己的窝里睡觉发呆的家里蹲圣女,的确是很有宅的风格的说,但实在还是难以将这只倾国倾城的吐槽小圣女当作宅女看待呀,比起她,或许h型的三无公主更像一些。

        很好,这事得快点谋划一下,不然我可受不了阿琉斯这个腐女的纠缠,就算有教主和上校的基情片段作为缓冲剂也不行,如果这样也无法纠正阿琉斯的腐性格,将其引向“正道”的话,以后就敬而远之吧。

        看了阿琉斯一眼,我心里已经作了数个决定。

        这短暂的一刹那时间,被我夸了几句,而兴奋的俏脸通红,湛蓝色的瞳孔不断闪烁着的阿琉斯,大大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突然再次从物品栏里取出七本笔记。

        “老师。不……不介意的吸哈呜啊……”

        我:“……”

        阿琉斯(低头哽咽):“……”

        让你兴奋,忘记说话要停顿,悲剧了吧,舌头又咬到了吧。

        总之,阿琉斯的意思我已经明白,她刚刚应该是想说不介意也看看这些吧,看着眼前七本,还有自己手中这本,我突然泪目。

        原来总共有八个版本呀,不知道汉斯和里肯若是看到这些,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还真期望那一幕的出现呢?最可能的是会活生生给气死吧,怪不得阿琉斯连接近帐门也不许汉斯接近,原来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呀,我能称赞她是一个为哥哥着想的好妹妹吗?

        不妙??!

        我突然一个激灵,意识到了当务之急必须解决的事情。

        我也是个男的,换言之,也是这死腐女的观察对象不是吗?要是这家伙哪一天突然心血来潮,将我也给主角化了,那么就算以后将自己打落到十八层地狱,也无法洗清身上的腐味了。

        想到这种严重的后果,我死死的盯着阿琉斯:“那个……阿琉斯,你该不会也想将我……”

        “……”

        歪头思考了片刻,阿琉斯终于弄懂我要表达些什么意思,不由连忙摇起了小手。

        “不不不,老师,太普通,阿琉斯,不感兴趣?!?br />
        “……”

        没想到这死腐女的目光还蛮挑剔的,话说回来,你这家伙说话就不能婉转一点吗?长得普通又不是我的错混蛋??!

        虽说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也产生了微妙的不爽。

        你不够美型,连当我bl书里的主角的资格都没有——任哪个男人被这样说了,心里都会异常的微妙吧。

        总之,在我极度郁闷的心情下,第一届宅男腐女人生面谈会很快拉下了帷幕。

        可以的话绝对不想举行第二届了,看阿琉斯带着依依不舍的失落表情,一步三回头的在我的目送下离开,我心里暗暗想到。

        很快,我也跟着阿琉斯的后面走出了帐篷,虽然只是一小会的功夫,但是大家也都起床了,正在收拾着帐篷呢,除了我和阿琉斯以外。

        “哼哼?!?br />
        将我出来,汉斯立刻停下手中的活,厚着脸皮凑上来,不断品头论足的围着我打转,那目光就好像看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虽然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你绝对搞错了点什么?!?br />
        等汉斯绕了一千零八十度以后回到我面前,我如是说道。

        “啊~~!爱情呀,总是来的那么突然,让心怦怦直跳?!?br />
        无视我的解释,汉斯这样微微仰头,做出一副吟游诗人状。

        听不懂人话吗都说你想歪了呀混蛋,而且这是什么时代的诗歌呀你是从石器时代穿越而来的吟游诗人吗?

        毫无疑问,汉斯的水准尚停留在以为只要在句子前面加上【啊~~】一声感叹,就是一首动人诗歌认知程度。

        啊~~!汉斯你这个死白痴。

        啊~~!阿琉斯你这个天然呆腐女。

        果然不愧是兄妹,同样的让人难以招架。

        “我都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了?!毖劭春核棺龀鲆桓倍裥牡奶兆砟Q?,我不由再次试图解释清楚。

        “阿尔萨斯老弟,什么时候加入我们的队伍?”

        已经完全被陷入自己的幻想世界中的汉斯,再次无视掉了我的解释。

        我“……”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汉娜可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哦,虽说关于这一点在昨天之前我也没有意识到,怎么样?怎么样?只要签下这份队伍合约,那你这份爱情,就能得到我这个哥哥的鼎力支持哦?!?br />
        汉斯以一种皇牌推销员的嘴脸,瞬间就从不知道哪里拿出一份羊皮契约,在我面前不断晃动着,那一脸诱惑的模样,仿佛他手中的不是魔法加工过的契约文书,而是一张她妹妹阿琉斯的赤身裸体照般。

        虽说阿琉斯的身材,貌似的确很不错的样子……

        “啊,你这家伙,怎么随身带上这种东西?”

        里肯凑了上看,看着汉斯手中的契约文书,突然大声喊了起来。

        “哼,这叫有备无患懂吗?我们汉巴格小队呀,可不比得某些三流队伍,可是随时准备将自己的大门,向阿尔萨斯老弟这样的强大冒险者敞开?!?br />
        “你说什么?!随随便便家人的才是三流冒险队伍才对吧你这混蛋,不要混淆概念好吗?”

        “你说什么?随随便便?我汉斯是随随便便的人吗?你这家伙是想找架打吗?”

        “就你这副身板子还想来?要不我让你一只手?啊哈哈哈哈——”

        看着两个死对头,犹如某条大街上的两个流氓头子一般争吵起来,我呆了片刻,立刻就识破了里肯的险恶用心。

        好家伙,这些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也多亏了里肯,才总算摆脱了汉斯这个白痴,真是的,两兄妹一样的缠人,这是遗传基因吗?还是说汉斯家开的是那种会在外面热情揽客的夜店?

        摆脱了汉斯的纠缠之后,我迅速将自己的帐篷收拾好,然后四周转了一圈,还在吵架中的里肯和汉斯,他们的帐篷已经代由各自的队友们收拾好了,现在只剩下阿琉斯一个人的帐篷,还高高竖立着,显得特别突兀。

        “阿琉斯去哪里了?还在自己的帐篷里面吗?”

        圣骑士巴尔刚好从身边经过,我变抓着他问道。

        “阿琉斯?”

        巴尔脑袋上,显得浮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显然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这时我才想起,以阿琉斯那家伙的性格来说,还真有可能大家都不知道她这个更显亲昵一点的名字。

        “就是汉娜,汉娜呀?!?br />
        “哦,原来汉娜的小名叫阿琉斯呀?!?br />
        巴尔恍然大悟的感叹一声,内心微妙的纠结起来,为什么咱跟一起汉娜历练了几十年,就从不知道她还有这个小名,而这家伙只是相处了不到半个月,却后来居上呢?

        不过,这种微妙的纠结,很快就被他转为暧昧的目光,看了看阿琉斯帐篷的方向,再看了看我,露出仿佛那些幕后大boss一样的,意味深长的邪恶笑容。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是大魔神巴尔的化身吧,我现在能以防范于未然的大义,代表月亮将这混蛋立刻和谐掉吗?阿卡拉也不会怪我吧?

        实在忍受不了巴尔的目光,我只要向旁边和里肯吵得正欢的汉斯伸出求救之手。

        “喂,汉斯老兄,你应该也知道吧,阿琉斯?!?br />
        “阿琉斯?阿琉斯是谁?”汉斯回过头来,迷茫的看着我反问道。

        我和巴尔同时无语。

        这种不称职的哥哥,真应该拉去天诛地灭才对。

        “哇哈哈哈,跟你们开个玩笑而已,汉娜的小名是吧,我一直以为她已经弃之不用了,没想到呀……”

        察觉到我们险恶的目光后,汉斯才用一副你们上当了的表情,嘿嘿笑了起来。

        你这混蛋,以后单独走夜路拐小巷的时候给我小心点了,就算突然被从天而降的麻袋给蒙住脑袋暴打一顿,也千万别觉得奇怪。

        “对了,汉娜怎么还没有出来呢?谁去催催她吧?!?br />
        见大家都在等阿琉斯一个人,作为哥哥的汉斯,就算脸皮再怎么厚,也不得不说点什么了,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却是一直看着我,意图十分明显。

        “那个……阿尔萨斯老弟,似乎只有你才能进她的帐篷了,我们等你的好消息?!?br />
        汉斯用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阿尔萨斯老弟你就去吧”的怜悯目光,对我说道,不光是汉斯,其他十人也都是同样的态度。

        很好,看来这些家伙是想借此试探一下,看看我和阿琉斯究竟“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的意图,我不由恨的咬牙切齿。

        也罢,反正我对阿琉斯是压根本提不起一点男女兴趣,你们要误会的话,就误会去吧。

        想了想,我也觉得君子坦荡荡,实在无需在意这些小人的目光,于是在十道紧张兮兮的目光注视下,坦然的进入了阿琉斯的帐篷。

        当后脚成功的迈入了帐篷,身影消失在了帐门的遮掩下的时候,身后传来汉斯不甘的哭嚎声。

        “我这个当哥哥的……我这个当哥哥……竟然输给了一个认识不到半个月的男人……”

        很好,最好让这股不甘和痛苦折磨你一辈子吧。

        带着这种险恶的想法,我上前几步,突然停下脚步。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冒进,因为身为本宅男的经验看来,直接这样走进去的话,绝对会有99.99%几率触发对方正在换衣服,上厕所之类的flag事件,从而导致ge或是黑化死亡结局,两者都不是我所希望发生的,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阿琉斯,你在里面吗?干什么呢?”

        最稳妥的办法,莫过于先问上一声,为什么许多gal里的男主就没这种意识,以至于最后落得个黑化身死的下场呢?

        “老……老师,进……进来吧?!?br />
        结结巴巴,声调古怪,但毫无疑问可以用清脆悦耳去形容的声音,从帐篷里面响起。

        都说我不是你的老师了,要我纠正多少遍?

        “你在干什么呢?”

        上前几步,我立刻发现了阿琉斯,小小的身体正趴伏在桌子上,以一种惊人的气势,奋笔疾书着。

        “刚才看到,汉斯哥哥,和里肯,哥哥,吵架,灵感??!”说着这话的阿琉斯,整个人仿佛熊熊燃烧起来似的。

        “……”

        也就是说刚刚看到汉斯和里肯吵架,突然有了灵感才迟迟不现身吗?

        “啪?!?br />
        随手掏出一份卷轴,卷成筒状,我毫不犹豫用它往阿琉斯脑袋拍去。

        “呜呜,灵感,灵感,没了?!?br />
        软弱无力的一拍,自然不可能造成多大疼感,但却似乎将阿琉斯脑子里酝酿着的灵感,给一拍拍没了,立刻就让她放下羽毛笔,像仓鼠一般抱着头,上半身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瑟瑟发抖着。

        这家伙,夸张过头的反应,还意外有趣呢。

        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大声训斥起来。

        “太肤浅了??!”

        “呜~”

        抬起头,阿琉斯用迷惑且带着强烈求知渴望的目光,看过来。

        “哼,只凭灵感活着的话,一辈子也只能是业余的,真正的高手从来不需要什么灵感,信手拈来这种境界你懂吗?”

        “??!”

        惊叹一声,阿琉斯歪头想了想,突然觉得似乎很有道理,猛地将她那火红色的小脑袋点了起来。

        “所以,以后必须摆脱对灵感的依赖,不然,你永远也成为不了高手?!?br />
        “嗯~嗯嗯~”

        拼命的点着头,表露出自己真正一幕的阿琉斯,怎么看,那一举一动都像是小动物般,总是带着一个让人忍俊不禁的认真和警觉。

        很好,忽悠成功。

        等将斗篷帽子戴上,重新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回复到往昔冰山状态的阿琉斯,跟在我后面一起出来,汉斯依然在门外匍匐大哭……

        罗格营地传送阵里,十三道白光闪过,从里面出现十三个引人注目的人影。

        “是汉巴格和肯德基小队他们?!备浇拿跋照吡⒖檀笊傲似鹄?。

        “哟,汉斯大哥,毕须博须已经被你们干掉了吗?”有熟悉的,且知道两个队伍行踪的冒险者问道。

        “那是当然?!?br />
        汉斯朝对方挥了挥手。

        “噢噢噢——不愧是我们营地两大顶尖队伍?!绷⒖逃忻跋照叽笊逗羝鹄?,替两个队伍高兴着。也为自己掌握了第一手新鲜的新闻而雀跃。

        很快,更多的冒险者围了过来,传送阵一时成了焦点,两个队伍接受着其他冒险者的祝贺,惟独对我这个多出来的人,表示了一定的疑惑。

        “这几天我要好好睡一觉,绝对!不能过来打扰我,知道吗?”

        好不容易摆脱那些冒险者,在和两个队伍分开的时候,我一举看破阿琉斯的意图,郑重警告道。

        “……”

        阿琉斯默不作声的,以微不可察的幅度点了点头,看来这家伙在外人面前还是十分的谨慎,放不开,不过我能感受到斗篷帽子下面那张失望的表情就是了。

        接下来,美美的睡上一觉,终于要干点正事了,自己来到这里的另外一个目的……

        看着十二人的身影消失,我甩了甩发酸的胳膊,返身往法师公会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