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宅男腐女面谈会

    第六百八十六章 宅男腐女面谈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八十六章 宅男腐女面谈会

        作为一位宅男,一位曾经的专业性宅男,有很多事情也是避免不了的。

        比如说被标题党所吸引,结果点进去一看立刻瞎了狗眼。

        比如说作为一个专业的暂停党,为了福利而聚精会神的蹂躏着暂停播放键,结果画面一闪,下意识的点击暂停,画面定格在一幅肌肉和胸毛组成的图片上,狗眼因此再次遭殃。

        再比如说在一场争论中,被腐女蹂躏了个饱,而不得不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想法,为了深入了解敌人以便下次将其击败,而强忍着瞎狗眼看一些什么什么。

        当然,还有比大熊猫更稀有的搞基宅,作为非生物专业的本人缺乏对此类珍惜动物的研究,因此不便论述。

        总之,或多或少,无论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也会接触到一些腐物,出来江湖混,哪能不挨刀呢?

        但是我没想到,那仅仅占用了自己一个脑细胞的十万分之一大小,已经被遗忘得差不多的瞎狗眼记忆,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一场人生大悲剧,为什么身为资深宅男的我,第一次在暗黑大陆传教的内容竟然会是腐物呀混蛋???!

        就像凹凸曼穿越到别的星球,在那里当起了怪兽,就像暴雪不再跳票反而玩起了偷跑一样太tm胡扯了啊啊啊啊?。。?!

        当三人放下奄奄一息的汉斯,回过头来,正和摇摇欲坠的走回来的我正对上。

        “咦,阿尔萨斯老弟,你竟然平安无事?”

        里肯带着强烈的疑惑口气问道,那是一双充满了求知渴望的目光。

        算了,我已经懒得去吐槽他“竟然”两个字的用意了。

        这边瞧了瞧,里肯将目光放到另外一边,发现汉娜似乎受到了什么严重的打击板,正双膝跪地,两手支撑着上半身,一头火红色的耀眼长发垂落下去,遮住了她的面庞。

        目光再回到眼前这位阿尔萨斯老弟身上,他受到的精神打击似乎更惨一些,整个身影都呈苍白化,就好像是铅笔素描,只用淡淡的黑色线条勾勒出来的一个粗略的人形轮廓般。

        虽然不大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这种局面,怎么看都应该是两败俱伤才对,不过阿尔萨斯老弟也真了不起,虽然落得这幅模样,但是怎么说也成功的制止了暴走的汉娜,这可是连自小和汉娜一起长大的汉斯也做不得的事情。

        他要是做得到的话,当初就不用跳入冰河里,变成一块冰坨坨了。

        “阿尔萨斯老弟,你没事吧?!?br />
        见对方默不作声的做在篝火旁边,宛如死人一样摇晃着脖子,就连大拇指伸入了猩红的炭火里面都没有察觉到。

        “没……没事,只是……只是失去了一些作为人最重要的东西罢了?!?br />
        随着一声宛如从阴魂口中吐出的,毫无生气的语句,对方体内的最后一丝灵魂,似乎也跟随着这句话,从口中一起流逝。

        这……这不叫没事吧?三人额头冒出了冷汗。

        “阿尔萨斯老弟,坚强点?!?br />
        憋了许久,好心的圣骑士巴尔,总算说出了一句不怎么像安慰的安慰话。

        “嗯,是哈,这个世界什么的,就让它毁灭算了?!?br />
        三人:“……”

        “完了,阿尔萨斯老弟好像不行了?!?br />
        沉默片刻之后,三人悄悄躲在一旁,交头接耳起来。

        “要不要过去将他揍醒?”

        爽快的群殴了一顿汉斯以后,基拉灵魂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觉醒了一般,此时舔舔舌头,摩拳擦掌,有些跃跃欲试的建议道。

        “小心他放狗咬你?!崩锟铣苑椒朔籽?。

        想起小二在战场上的英姿,再想象一下自己被四只这样的鬼狼,呲牙咧嘴的包围在里面的情形,基拉打了个冷战,讪讪一笑,刚刚觉醒点燃的灵魂,迅速熄灭下去。

        “干脆将他灌醉了,一了百了吧,明天醒来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br />
        脑袋不怎么灵光的圣骑士巴尔,提出了一个虽然不怎么创意却十分实用的办法,立刻获得了另外两个人的一直首肯。

        “那个,阿尔萨斯老弟……”

        等他们商量好了,回到篝火旁边,正想说话,却发现远处的汉娜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披着一头美丽长发,步伐坚定的径直朝这边走来。

        正欲开口的三人组,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目光不断在两个人之间徘徊着,在他们眼中,另外一股暴风雨正在酝酿着。

        “啪!”

        在他们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汉娜来到对方面前,恭恭敬敬的跪坐下来,掌心贴在地面,额头贴着掌背,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老……老四??!”

        “……”

        三双嘴巴,在一瞬间张成最大。

        老四?!

        这……这究竟是什么神展开?难道说阿尔萨斯老弟是汉娜失散多年的弟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刚刚那一幕,也就说得过去了。

        三人擅自在脑海里补完着眼前名为阿尔萨斯的男子,年幼时和父母失散,独自一个人过着流离失所,讨乞为生,甚至不得不和野狗争食的悲惨生活,但是这位可怜的男孩并未放弃希望,最终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让所有人憧憬的强大冒险者,并和亲人重逢的励志人生。

        “太感动了,没想到阿尔萨斯老弟,竟然有着如此不为人知的悲惨过去?!?br />
        甚至,泪点较低的圣骑士巴尔,已经在擅自脑内补完以后,擅自感动的抹起了泪水。

        喂喂,你们几个混蛋,别擅自在脑海里篡改我的过去呀??!

        还有你,对,就是你,让我那宝贵的宅男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打击的死腐女,谁是你的老四了,其实你想说的是老师吧,就算知道你一年难得说一句话,因此可能导致发音有问题,但是引起别人的误会的话我也是不会同意的??!

        勉强打起一点精神的我,立刻给予了对方毫不留情的吐槽,然后拍拍膝盖,作势欲起。

        真是噩梦的一天呀,算了,早点回去睡觉吧,等明天再好好想想该怎么催眠自己,将今天的事情,彻底的,完全的,根本的忘记掉。

        “老……老师!”

        在我正欲起身的时候,趴伏在地的汉娜再次叫了一声,虽然有点结巴,但总算将发音纠正了过来。

        谁?谁是你的老师了?!我靠,还拉裤脚?

        眼看一只贴在地上的手,被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过来,轻轻的,却又牢不可拔的用拇指和食指捏上了我的裤脚,我不由拼命翻起了白眼。

        “老……老师,请收下学嘿哈拉哈……”

        刚刚是咬到了舌头吧,这家伙一句话连五个字都说不到,就咬到自己的舌头了??!

        篝火旁边,包括我在内的四人,看着吃疼的偷偷伸了一下舌头的汉娜,顿时陷入了强大的无语中。

        看,这就是一年难得说一句话的下场,好孩子别因为觉得酷儿去模仿,否则最后倒霉还是自己。

        “你……究竟想说什么?”

        虽然大致上能猜出汉娜刚刚那句话说的是什么,但我并不愿意承认,所以只能在此问道。

        “请……请收下学黑哈呜啊~~呜呜~~”

        又咬了!这家伙又咬到舌头了??!同一句话在相同的地方咬上第二次,这究竟得有多强悍的天然力????。?!

        如果此时此刻我手中有一把吐槽折扇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狠狠往对方头顶上拍去。

        “慢……慢慢来,不用急?!?br />
        看对方一边吃疼的吐着舌头,一边露出懊悔的神色,眼眶中甚至闪烁起了急切泪光,一副柔弱少女的委屈模样,我只好哭笑不得的安抚了一声。

        深呼吸一口气,看来这次是终于平静了下来。

        “老师!”

        哦,标准清晰,不错不错。

        “请收下学黑哈呜哈……”

        我:“……”

        里肯:“……”

        基拉:“……”

        巴尔:“……”

        第三次咬到舌头的少女,在众人无语的目光下,自暴自弃的泪奔回了自己的帐篷里面。

        “阿尔萨斯老弟,我是不是生病了,为什么突然觉得汉娜刚才的样子……很可爱呢?”

        里肯愣了半响,才喃喃自语道。

        其他二人纷纷点头。

        “恭喜你们恋爱了?!?br />
        我漠无表情的恭喜了对方一句。

        如果对方不是腐女的话,这种强大的天然属性,的确能让我的宅魂燃烧一下,可惜这只是如果,一切可爱的设定,在腐女这个前提下都会变得暗淡无光。

        算了,睡觉去吧,最好一觉以后能将今天的事情统统忘掉,打了一个哈欠,我撇下三个发呆的大男人,径直转到帐篷里面。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大早,我迷迷糊糊的躺了起来,感觉全身一阵发软。

        不好,昨天的激烈战斗再加上宿醉,让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发出并不怎么美妙的骨骼摩擦声,果然应该回营地里去,睡上个三天三夜才行。

        迷迷糊糊的穿好衣服,梳洗完毕,我便打算向里肯他们提出立刻回营地的建议。

        刚刚拉开帐篷,有着一头及腰美丽红发的女孩,端正的跪坐在门前,抬起头,清秀绝伦的脸蛋,朝我露出一个动人笑容。

        “我:“……”

        汉娜:“……”

        如果问我比宅男斗腐女更可悲的事情是什么,此刻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当宅男被腐女崇拜的时候。

        嘶啦一声,帐门被重新合上。

        算了,噩梦似乎还未结束,得再回床上睡一觉才行。

        刚这样想着,帐门却被很没有礼貌的拉开了,啊啊,看来自己是彻底被缠上了。

        我心酸无奈的暗叹一声,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理解性的朝对面的位置伸了伸手,让对方坐下。

        “那个,汉娜姐姐……”

        看着一脸跃跃欲试的兴奋模样的汉娜,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真是可惜呀,竟然是个腐女,不然的话也是娇小可爱的美少女。

        “老……老师,叫我……叫我……”

        才过了一夜,又被打回原形了么?我捂额长叹一声。

        “叫我……叫我……阿琉斯……可以了?!?br />
        “好吧,那个,阿琉斯呀……”

        阿琉斯,是她的小名吗?意外的可爱嘛,和腐女的身份严重不符,见她结结巴巴的,说的如此辛苦,我也就没有去争论这些小问题了,稍稍坐直身体,我一脸严肃的看着对方。

        “其实呢,我对这方面并不感兴趣?!?br />
        不,岂止是不感兴趣,如果不是怕打击到对方,恶心才是最贴切的修饰词。

        “骗……骗人??!”

        关于宅男和腐女的首届正式面谈对话,我第一句刚刚说完,对方的眼眶里就泛起了委屈的泪花。

        好吧,事实上汉娜……咳咳,阿琉斯,她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她不可能知道我是从信息爆炸的另外一个世界来到这里,那些玩意只是不小心接触到一些。

        在她看来,拥有如此“先进”和“激情”经验的自己,肯定是同道中人才对,这一点正是最麻烦的地方。

        该怎么办才好呢?

        要让对方真正相信自己不是搞基男,绝对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事情,不,看她现在坚定的目光,可能永远也做不到。

        反正嘛,自己再过一阵子就要回第一世界了,以后接触的时间也不多,不如就这样吧……

        “咳咳,阿琉斯,你别插话,先听我说?!笨悸侵苋院?,我咳嗽几声,开始缓缓说道。

        “首先我要告诉你,无论你相信不相信,我都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这是大前提,所以我更也不会收下你这个学生……”

        眼看对方瞪大湛蓝色的瞳孔,有黑化趋势,我连忙一个转折。

        “不过,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在我力所能及的地方,我会给予你一定的参考和建议,你看怎么样?”

        阿琉斯现在的心理,不单纯的是对我的崇拜,无论是宅男还是腐女,其实都希望有一个有共同话题的朋友,一个人独自孤单的在这条腐女之路上,摸索了那么久,我想她现在的潜意识里面,对于我的出现,最高兴的并不是因为我的那些“先进”和“激情”的经验,仅仅是希望有一位共同话题的朋友而已。

        咦~~?话说我什么时候化身成心理帝了?大概是因为自己是宅男,所以对于身为宅男天敌的腐女阿琉斯,有一点点的理解吧,不是有句话说,最了解自己的,是自己的敌人吗?

        当然,只是理解而已,两者毫无交集点。

        果然,听我这么说完以后,阿琉斯原本欲夺眶而出的绝望泪水,瞬间变化成为喜悦的珠花流落。

        “老……老师这样哈嘿哈呜……”

        啊,又咬到舌头了,这家伙又咬到舌头了,听了那么多次,我总算也摸索到了一点规律——只要连续说话超过四个字,这家伙就一定会咬到舌头。

        这究竟算不算是一种萌属性呢?

        很快,宅男和腐女的第一次职业人生座谈会,就正式开始了,虽说是阿琉斯单方面的腐知识交流。

        果然还是不行……谁来救救我。

        为了避免被腐知识侵蚀,我只能掌握话题的主动权,尽量将其引导到一切无关紧要的地方,这一点并不是什么难事,本来阿琉斯说话就不怎么流利,当然不可能争得过我,再说她内心的真正目的,也并未是为了和自己学那些东西,只是想找过不会鄙视她的喜好,可以理解她的志同道合的真正朋友罢了。

        虽然这样说对阿琉斯有点太可怜了,但我还是要在心里吼一吼,让志同道合见鬼去吧,谁tm和腐女志同道合了???!

        “对了,阿琉斯,在营地的时候,听你哥哥汉斯说,你好像经常外出不知道干嘛去,连训练也不参加是吧,究竟是做什么去了,能和我说说吗?”

        轻轻啜着一口茶,这场人生面谈会就在一种貌似轻松和谐,其实底下暗流涌动(虽然这种暗流涌动只是我单方面造成的)的气氛下开始了。

        “是……是的,当然可以哈里哈呜~~!”

        我刚刚都提醒了你,拜托以后就多用点逗号吧,看着咬到舌头而吃疼不已的阿琉斯,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过的确不得不承认,这种缺陷很可爱的说,如果对方不是腐女的话。

        “阿琉斯……我,我当然是……是去调查,了?!?br />
        很好,终于知道善用逗号了。

        “调查,调查什么?”刚刚问出口,我就后悔了。

        果然不出所料,阿琉斯听我这样一问,立刻两眼放光的从物品栏里抬出了叠成两米多高的笔记。

        不用她介绍,我也知道这些散发着严重“腐”味的笔记,里面究竟记录着什么样的东西。

        看着阿琉斯一脸希冀的看着我,将“看看吧,你快点看看吧”的心思,完全写在了脸上,我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这些先不忙,以后有时间再看,对……对了,阿琉斯,能告诉我,你心中最好的题材是什么吗?”

        一边转移话题,我心思也活跃起来,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