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八十三章 神展开的延续

    第六百八十三章 神展开的延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八十三章 神展开的延续

        “哦哦哦,这是——”

        完全看不到盘子里面的究竟是什么,只能看到上面那一块块摆放的如同艺术品般的金色物快,金黄色的表面散发出了万丈光芒,那强烈的,浓炙的光芒就宛如一朵蘑菇云般,直冲入云霄,伴随着浩大的bgm,整个黑色的云层滚滚涌动成一团,金色的光芒从里面爆发开来,最后竟然形成一个炸鸡腿的形状。

        等金黄色的光芒散去以后,我才看清楚,原来那是一块块炸得金黄色的鸡腿,刚刚从锅里出来,上面还冒着蒸腾的白气,空气中让人口生唾液的香味,金黄色的酥脆表皮,仿佛如真的金子一般在闪闪发光,光是这样看着,就仿佛已经在自己嘴里咔嚓咔嚓的脆裂开来。

        “我的也做好了?!?br />
        就在这时,另外一边的汉斯也怒吼一声,将手中的盘子高高举起。

        毫无疑问,里面装着的是一个汉堡,虽然不像里肯的炸鸡腿那么耀眼,但是奶油色的可爱面包,上面撒着一些白芝麻,里面夹着的新鲜翠绿的蔬菜,香喷喷的牛油味道,还有那浓厚滴汁的肉扒,都让人垂涎欲滴,眼中只有这个可爱的汉堡……不,是整个世界的一切都变成了汉堡啊啊啊?。?!

        没有错,如果非要给它取个既大气,又有超越时空的存在感的名字的话,那就是——永恒之大宇宙银河汉堡?。。。?!

        呜呜~~不行不行,总觉得哪里搞错了,自己要变成红头巾四川小子,陷入了什么奇怪设定的世界里面去了。

        “来,阿尔萨斯老弟,你先试试,我这祖传的炸鸡腿,绝对不是那种杂七乱八的东西胡乱凑在一起的垃圾食品可以比拟的?!?br />
        汉斯殷勤的凑了上来,将手中的盘子凑在面前,炸鸡腿的香味,金黄色的表皮,都严重的刺激着我的食欲。

        “你说什么,我们祖传上万年的独特配方,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被里肯触及了容忍底线的汉斯,立刻青筋直冒的大吼道,一个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那张油腻腻的大手猛地向装着炸鸡腿的盘子伸过去,企图用着自己的脏手胡乱抓摸一翻。

        可惜里肯早有防范,一直和汉斯保持着相当的距离,让他的局部身体瞬移无法造成危险,以法师的出手速度,圣骑士想要躲开还是相当有余裕的。

        汉斯一击自然没有得逞,反而被里肯狠狠嘲笑了一番,大肆指责汉斯怕赢不了自己所以下阴招,也总算是扬眉吐气,将刚刚汉斯那记火焰爆裂指的场子找回来了一些。

        “阿尔萨斯老弟,别和那种白痴计较?!?br />
        两个人斗着,汉斯总算先一步醒悟过来这次的目的,不再理会一旁里肯的肆意嘲笑,上前一步,低声对我说道。

        “来,试试味道吧,保证让你回味无穷,还有,对面那家伙的炸鸡腿千万别吃,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说道这里,汉斯酝酿气氛的顿了一顿,微微低下头去,将自己鼻子以上的部位笼罩在阴影之中,只留下嘴巴的特写,让人更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他即将要说的话上。

        “相传他那间黑店,生意实在是做不下去了,做好的炸鸡腿一只也卖不出去,自己吃也吃不完,无奈之下只好扔掉,自然会有营地的流浪狗去吃,然后,那些流浪狗……”

        猛地,汉斯的话一沉,留下无数的阴暗想象空间,让我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仿佛被汉斯的语言身临其境的带到了现场,看到了无数流浪狗吃下那些炸鸡腿以后浑身抽搐,口吐白沫,迅速化成一滩黑水的恐怖景象。

        不得不说,汉斯的口才很好,很容易能蛊惑人心,这就是睿智的法师+精明的餐馆继承人的恐怖搭配么?

        “你说什么???!”

        虽然汉斯附身帖耳,说的很是小声,但是怎么也不可能瞒得过后面不远处的里肯,结果自然引得他一脚飞踢,却被汉斯早有准备的一个瞬移躲开去了。

        “别听他的,阿尔萨斯老弟,他那间黑店才是,知道为什么我叫他死苍蝇吗?不单单是他那由杂七乱八的东西堆积在一起的不知名玩意,里面夹杂着死苍蝇,更是因为凡是有苍蝇从那团玩意的上空飞过,闻了那毒气,都会立刻猝死倒下?!?br />
        里肯神色急冲的解释道,虽然没有汉斯那样的语言技巧,但是那整齐的白头发白胡子所带来的和蔼感,却比汉斯那滑稽的红色汉堡头,让人多了一份信任度,也是个可怕的家伙。

        再让他们争下去,可能到我饿死也吃不上了,想到这里,我咳嗽几声,引起二人的注意。

        “两位,空口无凭,还是用真正的实力来决定胜负吧,里肯老兄先一步完成,就从他的开始试起吧,你们说怎么样?”

        里肯当然是乐呵呵的点头,汉斯沉思片刻,也缓缓说道:“也好,没有对比,怎么能体现出味道上的绝对优势呢,有个踏脚石也不错?!?br />
        说完,用居高临下的态度看着里肯,明摆了就是在说,我成功的踏脚石,就是你了!

        冷笑一声,里肯好歹忍住了冲动,见盘子递到我面前:“来,阿尔萨斯老弟,乘热吃了吧,冷了味道就……”

        猛地,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般,狠狠的回过头:“原来你这家伙刚刚是为了拖延时间,真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br />
        “你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懂?!?br />
        汉斯以一种再明显不过的模样,吹着口哨,心虚的避开了里肯的目光装傻狡辩道。

        汉堡虽然也会因为温度冷却而味道变差,但别忘记汉斯是谁,法师呀,想要一直保持汉堡新鲜出炉的温度,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还……还是快点吃吧?!?br />
        眼看两个人又有争吵的趋势,我连忙说道,顺手从盘子里,取过一块金子般的炸鸡块,这样才吸引了里肯的注意力,就连汉斯也瞪大眼睛看着我的反应,不再说话挑衅。

        哦哦,这种脆度??!

        只是这样轻轻用手指捏着,这块金黄色的炸鸡腿表层的脆皮,就如同初冬的清澈冰块般,不断发出脆裂响声,虽然如此,却并没有碎成一粒粒粉末掉下,我不是维拉丝那样的万能型家庭主妇,说不出这里面究竟包含着什么样的技术含量,但是光从这一点细节就可以看出,要做到这一点绝对不简单。

        而且,这应该是用油炸的才对,但是手指捏着,却察觉到不到指头上面沾有任何的油腻感,干干的,脆脆的感觉,让人顿时能想象到,这虽然是油炸的,但是味道却一点都不油腻。

        仅仅是一层外皮,就能看出那么多门道,而且还是非专业性的自己,流传上万年的餐馆,果然是不同凡响呀。

        这样想着,我抱着无限的期待,将炸鸡块放入口中,一口嚼下去。

        “咔嚓?!?br />
        嗯?这种感觉……

        “咔嚓咔嚓——”

        嘴巴!嘴巴自己在动??!它在按照自己的意志嚼动着?。?!不行,完全停不下来,这是可以让嘴巴背叛自己的美味啊啊啊啊?。?!

        “这可是用我们祖宗流传上万年的经验,通过精挑细选,从一百只草原鸡里面挑出一只,再经过我们餐馆的独特手艺做成,怎么样?阿尔萨斯老弟,是不是感觉有一只活生生的草原鸡在嘴里展翅飞翔?美味的说不了话了吧,哇哈哈哈哈——”

        里肯得意洋洋的做着解说,一边用轻蔑的目光看着汉斯,仿佛在说,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餐馆的真正实力,你们只有臣服的份。

        外皮酥脆,里肉松软,精选的鸡最强而有力的大腿部分,经过高温油炸,完全将精华浓缩在里面,没有丝毫流失,一口咬下去,肉的精华,充满口腔,让人停步了口,肌的柔韧,爆发出强大生命力,简直就像是……

        简直就像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在蔚蓝天空下,碧绿的草地之中,喝着清澈透亮的河水,以肥美的草虫为食,这样一只健康强壮的草原鸡,在自己嘴里展翅蹄鸣呀?。。?!

        呜呜呜~~,不行不行,似乎又被里肯的话给拉扯到了哪个奇怪的次元里去了,再这样下去的话,地狱势力就会变成黑暗料理界,联盟也得改名叫阳泉酒家了。

        因为美味而感动流涕,好一会儿才这样醒悟过来的我,立刻抱着头苦恼的摇了起来。

        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些家伙操纵了,等会我一定要把持住自己,将那该死的宅男幻想之力一脚踩到万丈深渊里去。

        一边将里肯递过来的碟子里的炸鸡腿全部吃光,我依依不舍的添了添盘底,然后看了汉斯端着的汉堡一眼,吞吞口水,暗自这样下定决心想道。

        “哼,阿尔萨斯老弟,这就已经动摇了吗?吃过我的祖传汉堡之后,你才会真正明白什么叫美味,炸鸡腿那种简单的东西,只是三流手艺而已?!?br />
        汉斯不满的轻哼一声,将盘子递到我前面。

        “这是……”

        习惯性的用双手十个手指将汉堡捏起,指心立刻感受到了那刚刚出炉的,会让普通人连忙放下去的滚烫温度,我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汉斯老哥果然奸诈。

        不过,这种软呼呼的感觉……软呼呼……软呼呼……

        手指微微用力,就能感受上下两片面包软呼呼的,又充满了弹性的手感,简直就宛如琳娅胸前那一双丰满……咳咳,那个,今天天气真好呀,喝杯茶吃个汉堡吧。

        猛地咳嗽几声,我将这该死的,让我联想翩翩的汉堡,张大口,一口咬下了三分之一。

        嚼嚼嚼嚼嚼……嗯,味道还可以。

        面包的香软,肉扒的浓郁,还有蔬菜的清甜,还有各种说不出的其他味道,逐渐的,逐渐的融合到一起,第一口嚼下去的时候,十多种味道让舌蕾几乎麻痹,感觉味道有点怪异,有点杂,并不如想象中的好吃,但是不断嚼下去,这些味道却如十多条条粗细不一的麻花绳,扭在一起,逐渐形成一种新鲜的,让人震撼的味道。

        本来,面包的松软,肉的韧性,还有蔬菜的爽口,应该像某人做的仙贝面包一样,口感格格不入才对,但是此刻嚼在嘴里,却出奇的和谐。

        哦哦??!这……这是……

        等十多种味道全部融合的一刹那,黑暗中仿佛突然升起一道白光,将整个世界照亮。

        这个汉堡的主题……竟然是……竟然是……

        “没有错,这才是我们餐馆的招牌,它的主题,不是面包的松香,也不是肉扒的浓郁,更不是蔬菜的清甜,而是隐藏在里面的,只有细细嚼磨之后才会爆发出来的——辣!阿尔萨斯老弟,你现在感受到了吗?!整个世界变成汉堡的感觉?。?!”

        汉斯以胜利的手势,高举着指头,用一种近乎于狂热的表情高声呐喊道。

        整……整个世界变成汉堡的感觉?!

        被汉斯这么一说,我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决心,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仿佛感受到了什么。

        口腔中,那无穷无尽涌出来的麻辣,就像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的爆响着,不光是在口中,甚至是在整个脑海中,也上演着一副这样的情景,仿佛整个宇宙破灭,无数的星辰在爆炸开来一般。

        然后,一切归于寂静,不知多少兆兆年过去,一点亮光从这寂静的黑色宇宙中升起,然后,正如宇宙万物的演化一般,光亮寂静的世界中有了星辰,有了生命。

        这些星辰,是汉堡的形状,这些生命,是一个个活蹦乱跳的汉堡。

        “没有错,永恒的大宇宙银河汉堡啊啊啊?。?!”

        我情不自禁的大声喊了起来,一旁的汉斯更是泪流满脸,虽然他不明白大宇宙银河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却听懂了,对方已经领悟了汉堡之中隐藏着的真理以及含意。

        在高声吼完的下一刻,我立刻醒悟过来,不由再次抱头蹲地,苦恼的摇着头瑟瑟发抖起来。

        呜呜呜呜~~完蛋了,这个世界要完蛋了,四魔神要变成五虎星了,老酒鬼要变成倒八字眉的傲娇大叔了,我的小沙拉也要变成某个红发爆乳女了,呜呜,完蛋了,一切都要完蛋了……

        “……”

        另外一边看着这场颇具喜剧感的十名队员,也同时无语望天。

        “阿尔萨斯老弟……似乎很容易被气氛带动,而陷入其他人构造的幻想世界中呢?!?br />
        看起来头脑不怎么灵光的圣骑士巴尔,却是一言中的,就如同阿布罗狄那直刺心脏的吸血白玫瑰一般,语言犀利的无以复加。

        “不过,接下来,才是对他的最残酷考验?!?br />
        嘿嘿笑了几声,圣骑士巴尔和其他九人,都不约而同的退后几步,以免被卷入漩涡之中。

        “好了,阿尔萨斯老弟,快点说吧,究竟是谁的更好吃一点?!?br />
        等我细细将整个汉堡吞嚼下去以后,抹抹嘴巴,拍拍鼓鼓的肚子,还没来得及享受残留在口腔里的美味余韵,两张大脸就迫不及待的凑了上来,带着急切的目光问道。

        “……”

        我转头看了看另外十人,见我的目光看过来,他们都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意思很明显,兄弟你安心的去吧,别把我们拖下水。

        原来如此,无论我怎么回答,接下来都将是一场风暴吗?

        回过头,看了看里肯和汉斯的瞳孔中,各自燃烧着的熊熊火焰,显然,无论我判决哪一方获胜,都会引爆一场战争,当然,要是用一些各有特色,打成平手之类的判决去敷衍,那这场战争的矛头,更有可能直指向我。

        怪不得其他人,会对这连个家伙的厨艺,展现出又怕又爱的表情呢,这种审判一般的目光,任谁也受不了吧。

        “咳咳……”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中,我悠闲的擦了擦嘴巴,冷哼一声。

        “真是肤浅?!?br />
        “……”

        “你……你说什么?”

        里肯和汉斯两个,仿佛没有听清楚一般,好一会儿才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问道,其他人也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我说啊,你们真是太肤浅了?!?br />
        用着中指,推了推想象中的眼镜,我再次冷笑的答道。

        “阿尔萨斯老弟,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贝蟾攀钦娴谋晃业幕案苛税?,里肯和汉斯心里的好奇多过于愤怒,继续不解的问道。

        “怎么?还没有察觉到吗?真是太肤浅了,我问问你们,这些食材,就算放在物品栏里,不会变质,怎么说也过了十几天了吧?!?br />
        在两个人的目光中,我指了指炸鸡腿,还有汉堡,大声说道。

        “还有,这种环境,这能算得上是厨房么?一场大战下来,你们的状态真的能保持在最佳程度么?”

        “……”

        看两个人还是有点搞不懂的样子,我叹了一口气。

        “我的意思是说,这汉堡,这炸鸡腿,真的是在最佳的状态,最完善的条件,用最完美的食材做出来的么,这真的已经是你们的全部实力么?”

        当然,我这种问法,换来的答案肯定是……

        “当然不是??!”

        不想输给对方的里肯和汉斯,不出我意外的异口同声答道。

        “那么,你们现在还想让我评价这些,没能展现出你们真正实力的料理吗?”

        这句话,就宛如一道晴天霹雳般,从汉斯和里肯脑里一闪而过,让他们长大嘴巴,露出懊悔的神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阿尔萨斯老弟,我真服了你?!?br />
        在这一对活宝死对头双手撑地,陷入严重的消极状态中,我坐回篝火旁边,旁边的巴尔立刻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那是,咱可能没有别的本事,但说到忽悠功夫的话,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当然,也很容易被别人忽悠就是了,呜~

        “等他们准备好一切,再让你裁判,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大概是见不得我得意洋洋的模样,巴尔用一种“你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的语气对我说道。

        “那时候就没办法了?!?br />
        我阴阴一笑,朝巴尔做出一个手势——拇指和食指紧扣成圆,呈金币形状,如同一个倒ok的手势,说道。

        “嘿嘿嘿,到时候,就看谁【这个】给的多了?!?br />
        “……”

        集体无语中。

        “阿尔萨斯老弟,有没有人说过,其实你是个蛮阴险的家伙?!焙靡换岫?,圣骑士巴尔默默仰天,心里默念。

        总而言之,里肯和汉斯这两个活宝带来的风暴,总算是被我的忽悠大法,消散于无形之中,更加值得庆幸的终于从某些奇怪设定的世界里脱离了开来。

        接着便是真正的庆祝晚会了,两队之间的几十年恩怨,也代表了几十年的感情纠葛,撇开那些恩怨,其实互相之间,还是挺相处得来的,这不,两个野蛮人和两个沙漠勇士,一边大吃大喝着,聚作一个圈子,开始肆意吹牛起来,看其中一位取出数粒骰子,看样子待会还会来上几把。

        巴尔和那个基拉什么的法师也不安分,和里肯汉斯他们凑做一团,开始吵吵闹闹起来,剩下的亚马逊姐妹和男女刺客,比较沉默,不过这也是她们的职业天性使然,而并非不享受这种气氛。

        “阿尔萨斯老弟,在那看什么,来来来……”

        笨蛋果然是没有烦恼的,这半小时还没过去了,汉斯和里肯就从对祖先流传下来的招牌的亵渎的消沉中恢复过来,互相勾肩搭背的摇来晃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亲兄弟俩呢。

        这时候,里肯发现了在一旁独自坐着的我,不由大手招呼道,虽然不怎么愿意卷入他们两个的笨蛋漩涡之中,不过我还是蛮享受这种气氛的,犹豫了一下,便端着碗子凑了上去。

        “来来来,今天难得高兴,我就将多年珍藏下来的……”

        说道这里,里肯神秘兮兮的在物品栏里掏着,然后做出变魔术的手势,将一大坛酒高高举起。

        “你这家伙,不是说要戒酒吗?竟然还私藏着这样的东西,还算是个队长吗?”汉斯不放过任何打击对手的机会,这样问道。

        “呜呜,我没喝,我平时也就掏出来看看,摸一摸,闻一闻,我真的没喝,可恶,可恶??!”

        里肯顿时痛哭流涕的大声反驳道,那股宛如小孩子强忍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所显露出来的壮烈惨烈的气势,一时之间将汉斯给震住了。

        很自然,就连赌兴正起的四个野蛮人佣兵和沙漠勇士,也放下来手中的骰子,跑过来分一杯羹,然后干脆在嚎叫不已的里肯手中抢去一坛,重开盘子。

        别小看亚马逊姐妹,烈酒,作为亚马逊部落里的常用物品之一,很小的时候,这些亚马逊就开始接触,所以个个都是喝酒能手。

        呃,莎尔娜姐姐除外。

        我的酒量一般,和本人一样属于平庸的中下等级,但比起莎尔娜姐姐,还是好多了,在里肯和汉斯的强硬手段下喝了几碗,现在有点小醉中。

        记得每次喝酒,最后总是会以悲剧收场,这次我一定要忍住,绝对不能醉的说。

        “嗝~~”

        打了一个酒嗝,我半眯着眼睛,搭上了里肯的肩膀。

        “对了,嗝~~,里肯老哥,我说……恩……对了,那个基……”

        我指着对面的巫师,那个基拉什么的问道,本来想用更隐晦一点的方法询问,不过现在似乎也没什么所谓了,啊哈哈哈哈……

        “基……我叫基拉?!?br />
        也是有点小醉,摇头晃脑中的法师,指了指自己,答道。

        “哦哦,我就说嘛,是基拉,肯定是基拉没错,啊哈哈哈……”一边笑着,我神秘兮兮的将脑袋凑上去,如地下组织接头般小声对他说道。

        “其实我有个朋友叫阿斯兰,他会爆种哦?!?br />
        “哦?”基拉醉眯眯的歪头考虑了一下。

        “爆种什么的我不大了解,不过我会播种,我爷爷可是以前村子里的一把手,像走样,嘿——嘿——?!?br />
        说着,基拉还煞有其事的站起身子,卖力的做了一个完全走形的锄地姿势,引得大家纷纷鼓掌。

        于是,在酒精的熏陶下,诸如此类的无意义,甚至可疑的对话,依然在继续。

        “咦,格里斯和汉娜是怎么了,坐在那里多可怜呀?!?br />
        接着几碗酒下肚,我将眼睛眯成一条缝隙,看了看周围,发现刺客格里斯和汉娜竟然在一旁发呆打坐,这种掉队行为可不行。

        我这句话一出,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甚至连在另外一边赌博喝酒的四个野蛮人和沙漠勇士,都停下手中的骰子和酒碗。

        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格里斯身上,然后,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除了我和汉娜以外,十张脸庞,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甚至可以用阴险来形容的目光,看的我直打哆嗦。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突然露出这种表情,究竟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好像与自己无关,都冲着格里斯去了。

        如此十道带着强烈恶意的目光,虽然格里斯努力的闭目养神,但是眼皮还是不自觉的跳了跳。

        “是呢,怎么能让格里斯一个人坐在这里呢?”

        里肯不怀好意的笑着,首先发话,如果是他的话还能理解,毕竟格里斯是属于他的死对头的队伍。

        “没错没错,格里斯,来,给大家个面子,喝上一杯吧?!?br />
        但是,现在就连格里斯的队长汉斯,也带着一脸的阴谋,将酒碗递到格里斯面前,就让我费解了。

        “看了一眼眼前的酒碗,再转过头,和十道阴险着的目光一一对视而过,格里斯微微挪动嘴唇,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我要守夜?!?br />
        “哦,如果是这个的话没关系,我的鬼狼可以代替?!蔽以谝慌?,很是为格里斯或向的答道。

        “就是就是,阿尔萨斯老弟的鬼狼实力你也见识过了,难道还信不过?”众人顿时在一旁帮腔。

        格里斯沉默着,微微看我了我一眼,目光一如往常的冷漠,但是我却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怨念在里面。

        咦咦,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然后,回过头,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爽快的结果酒碗,气势十足,悲情万丈的做了一个仰头喝酒的姿势。

        “咕噜咕噜——”

        清酒被他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去,而伴随着吞咽声,他仰头喝酒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而是自然而然的一边喝,一边仰,仰啊仰,在碗中的最后一滴清酒被喝下去的时候,他整个身子也弯过了九十度,直接躺在地上。

        美丽的天使似乎也在为他感到哀伤,而在云层之上为他歌唱着忧伤的歌曲。

        “总是独自前行……”

        “咚——??!”

        伴随着沉重的倒地声,歌声愕然而止,格里斯满脸通红的睡了过去。

        这就是刺客格里斯,一个沾酒即醉的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