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合作

    第六百七十一章 合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七十一章 合作

        回过神来以后,两个队伍已经骂骂咧咧的回来,远远听到里肯圣骑士的得意笑声,还有汉斯不甘的怒骂声,似乎这场杀戮赛,是以肯德基小队占据略微的优势而告终。

        等回来原来我站着的位置,还在沮丧的嘀咕着什么的汉斯,抬起头,目光和我对上,愣了半响,突然回过头,怒视着里肯。

        “多么卑鄙呀,我们的腐肉先生!竟然意图偷偷借助外人之手,打算赢得这场比赛,不愧是靠卖腐肉起家的餐馆,还真是有你的风格呀?!?br />
        “你说什么傻话呀,只是我们刚好发现阿尔萨斯老弟独自一个人迷路,来到这里,然后将他?;せ乩窗樟?,说起来,我们的压力还比你们大几分呢,结果,哼哼,你们竟然也好意思跟着我们一起同时撤退……”

        里肯圣骑士心里一慌,表面却是不懂神色,用那张怎么看都应该很和蔼可亲的老爷爷面孔,漫天口胡着,一边暗地里朝我不断的眨着眼睛,手指背在背后,朝我比划出一些我完全看不懂的手势。

        这种表里的差距,让我开始怀疑他家的餐馆是不是也一样门面上辉煌,暗地里却用着一些巫女研究出来的,让人着迷疯狂的禁忌材料。

        直到好几天以后,我才从里肯嘴里,搞清楚了他现在朝我比划的手势的意思——他一急,将队伍内部专用的手势向我这个外人比划上了,按我这边的理解,大致意思就是“阿尔萨斯老弟帮个忙,回头我请你吃三份亲手炮制的全家?!敝嗟囊馑?。

        “……”

        而现在,对里肯的手势不明所以的我久久无语,貌似,自己竟然被?;ち??虽然很想反驳一下,不过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就算受点委屈,还是不要卷入这两个家伙的争斗中为妙。

        总觉得被卷入里面的话,自己也会跟着一起变成笨蛋,组成无敌铁三角的笨蛋三人组。

        所以,张了张嘴,我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没想到因此意外的入手了三桶全家福,算是略表安慰了受伤的心灵,而且这家伙什么原因不好说,竟然说自己迷路,这是何等误打误撞级的敏锐神经,是上帝那张乌鸦嘴在操纵着他吗?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里肯呀里肯,你这个吹牛不眨眼的圣骑士,别忘记了,我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你以为能用这种劣质的谎言,骗过我吗?”

        汉斯用不屑的目光看着里肯,对于这个战斗了几十年的老对手,他甚至可能比了解自己更了解对方。

        果然,在汉斯锐利的目光注视下,肯德基爷爷的脸皮,终究是跟炸鸡腿外面的面皮一样,比较脆,很快额头上就冒出了冷汗,目光开始无意识的四处转动,将他做贼心虚,急于狡辩的态度,摆明了刻在脸上。

        本来,他让亚马逊偷偷发出信号,就是想开一下外挂,借助外人之力狠狠打击一下汉巴格小队,反正对方这种事情也没少干过,没想到求助信号叫来的却是一个新来的小德鲁伊。

        本来这是双方之间常用的阴人伎俩,放在平时也没什么,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却是显得突出起来,而且人证物证聚在,自己也不够淡定,眼看就要暴露了。

        不过很快,还真给他找到了理由。

        “哼,卖死苍蝇的,如果我用圣骑士的名誉发誓,除了阿尔萨斯老弟过来的时候,杀过一只,此后绝对没有帮我们杀过哪怕一只沉沦魔,那又怎么样呢?”

        听到里肯的话,最先愣起来的却是我,仔细一想,还真有那么回事,除了自己刚刚登场的时候友情砸死了一只奄奄一息的沉沦魔之外,到后面,在肯德基小队的包围圈里,几乎是没怎么动过手,偶尔一脚踹飞过几只漏网之鱼,再后面就是撤退,自己那招天女散花抽风流更是号称全程不伤一敌,让里肯他们看的目瞪口呆。

        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好玩,在这种时候竟然成全了里肯的谎言,不光是我,就连里肯的其他五名队友,都呆了一呆,暗暗佩服老大的狡辩水平。

        对面的汉斯也愣了起来,虽然里肯这位口胡圣骑士,的确是经常和自己,互相撒谎欺骗没错,但是以圣骑士的名誉发誓那就完全不同了,那可不是开玩笑,汉斯就是不想信,也不得不信。

        不过,看对方露出的诡异表情,汉斯可以肯定里面还有点内情,里肯的话里有着破绽,但他却如何也找不到,最后只能悻悻然的哼了一声,回过头,不再理会一副得意鸟样的里肯。

        接连两场战斗下来,哪怕是顶尖冒险小队,身体也困乏了,很快,远远隔着一公里左右的微妙距离,各自驻扎好营地,升起了篝火。

        本来我是想偷偷开溜,不再介入这两个家伙之间成为笨蛋第三人,没想到脚步还没有挪开,就被里肯那张强而有力的大手抓住,直接给拖到了他们的营地里去。

        呜呜~~放开我,我想回家。

        心里暗暗郁闷着,我只能跟了上去,一边寻思着脱身的办法。

        “哈哈哈,阿尔萨斯老弟真是我们队伍的福星呀?!钡润艋鹑计?,上面架起锅子以后,里肯立刻拍打着我的肩膀,大声笑道。

        仔细想想,上一次能赢擂台战,也是多亏了自己和肯德基队伍的那笔装备交易,里肯的话也不是没有理由。

        只是,作为本人来说,我真心的不想成为他们的福星就是了。

        “里肯老兄,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在里肯的盛情下, 我只好一起吃了顿午饭,饭饱之后,见大家都不出声,害怕他们也和汉巴格小队一样,用脑电波什么之类的玩意偷偷交流的我,连忙问道。

        “哦,这个呀,还没有打算?!崩锟铣了甲?,摇起头说道。

        这次他们的队伍出来,虽然没有明说,但也算是半公开化了,几乎是个熟人都知道两个队伍之间的那点事。

        本来,汉巴格小队是想要申请营地的终点任务,讨伐安达利尔,没想到肯德基小队也有这个心思,恰逢在哈加丝门口相遇,于是两个如同磁铁同极的队伍,立刻争吵起来,谁也不肯相让,这一对峙就是好几天,结果给另外一个冒险小队给后来居上,先申请掉了。

        等安达利尔的分身被干掉以后再复活,起码也得一个月以后的事情,当然,前几年出现的贝利尔分身,未尝不是一个选择。

        只是魔王贝利尔擅长精神攻击,对于只拥有一个法师的两个冒险队伍来说,危险性十分大,哈加丝根本不会批准。

        于是互相埋怨的两个队伍,在闲着蛋疼的情况下,同时又惦记上了他们在营地唯一没有敢去惹的,冰冷之原的王者,废柴王毕须博须身上。

        结果后面,就如我看到的那一幕那样,虽然两个队伍不对头,但是也知道凭着一个队伍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击破毕须博须的防御圈。

        于是,他们很有默契的保持着一种介乎于合作和竞争的关系,就是你攻击的时候,我也发动攻击,接下来就看各自的本领,看谁有本事先拿下毕须博须,两个队伍一起出击,击破毕须博须的可能性,也就有了一丝。

        今天已经是他们的第三次尝试了,前面两次也是以失败告终,在这种非常规的合作下,想要凭着各自两个队伍的实力击杀毕须博须,就像买六合彩一样,看谁能把握住那一丝不到万分之一几率出现的漏洞,成功突破,将毕须博须击杀然后全身而退。

        不过,这两个队伍似乎都没有中六合彩的命,在我看来,他们要么打道回家,要么建立合作关系,一起共同进退,还有几分可能性。

        “这种事情我也知道?!?br />
        当我像里肯提出这样的结论的时候,这位老兄轻轻的嘀咕道。

        “只是,要我主动去联合那个家伙,我宁愿战死好过?!毕乱豢?,他紧握拳头,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

        你去死掉算了。

        我呆滞的看着熊熊燃烧起来的里肯,暗自吐槽道。

        “好吧,也就是说,你现在不甘心回去,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又不想主动和汉巴格小队合作是吧?!?br />
        无奈的看了里肯一眼,我最后总结道,换来他哈哈几声尴尬的笑声,看来是被我点了个正着。

        “好吧好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怕到时候毕须博须没有出现破绽,被你们侥幸捡到便宜,反倒你们自己先露出破绽,被毕须博须给灭了?!?br />
        我摇着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和这两个队伍,暂时还不是很熟,甚至连真正的名字都没有告诉他们,但是,无论作为一名冒险者,还是联盟的长老,都不能当做没有看到他们这种困境了。

        什么困境?死要面子活受罪呗??!

        “这样的话,我就好人做到底,帮你们联系一下汉巴格小队,看看他们的意愿怎么样吧?!?br />
        再次长叹一口气,我说,我这次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给你们这些家伙当保姆的你们明不明白呀混蛋??!

        毕须博须被谁杀死,战利品如何分配,对我来说并不那么重要,因为我这次出行历练的最终目标,并不是它,不过虽然话是这样说,我也没有当保姆的义务呀,毕须博须的战利品,对我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吸引力呀!

        总觉得自己正向“好人”的悲剧方向慢慢踏出脚步。

        “没问题的,那家伙肯定会答应的,接连五六天的纠缠战斗,他那边肯定也吃不消了?!?br />
        里肯想也没想就这样回答道,和汉斯十分了解他一样,他也同样的了解汉斯。

        “不过,这可不是我提出来的,要是那只死苍蝇问道,老弟你可千万别被他的诱导性盘问给欺骗了,让我陷于下风?!?br />
        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里肯眼巴巴的看着我,生怕我一个意志不坚定投入敌人的怀抱。

        “好好好,我知道了?!?br />
        没好气的应着,我拍拍屁股站起来,朝不远处汉巴格小队的营地走去。

        “哟,阿尔萨斯老弟,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过来,那块腐肉的臭脾气,你终于忍受不了了吧?!?br />
        远远的,比我们迟一步进餐完毕的汉斯,就朝我挥手打起了招呼,那醒目的红色汉堡头,给随着他的动作一起朝我晃了起来,差点让我产生回头走人的冲动。

        不过汉斯这家伙,抛除其他不说,心里的尺称捏量还是挺让人佩服的,没有因为我和肯德基小队的交易导致他的队伍输了擂台战而迁怒,现在同样也没有因为刚刚的事情,而将一丁点的不爽转移到我头上。

        等做在他们空出的地方,突然感到旁边一阵冷气,不由回头一看,正好看见大冰山汉娜就坐在自己旁边,对我的到来置若罔闻。

        她低着头,不紧不慢的将一勺勺肉汤,送入斗篷帽子的阴影里,好像机器人般,动作缓慢而均匀,似乎每吃下一口所用的时间都完全相等。

        与其说是有刺客特有的节奏感,我觉得这家伙更像是在发呆,心里不知在天花乱坠的想着什么,而无意识的一口一口慢慢吃着而已。

        从另外一个角度诠释,或许她也是和三无公主类似的,无口,且性格十分古怪的女孩。

        一边想着,很快,我就将这次的来意说明了一遍。

        “我说,阿尔萨斯老弟,这该不会是里肯的主意吧,是他先撑不住了,才恳求你来联络我们吧,是这样没错吧,是吧,是吧??!”

        果然不愧是肯德基爷爷的好基友,正如里肯所猜测的,汉斯对我展开了洗脑式的诱导行询问,不,与其说是询问,更像是一种变相的逼供做假证。

        “是你妹呀,你这只臭苍蝇少在那胡说八道?!?br />
        我正想说话,声音还在喉咙酝酿着,不远处,里肯那打雷般的吼声就穿了过来。

        “……”

        里肯这一声怒吼,可谓是恰到好处,如神来之笔,因为我敢肯定,刚才汉斯询问的声音,绝对不可能传得到一公里以外的里肯的耳朵,所以……这种另类式的心有灵犀的合拍,不愧是教主和上校呀远目。

        “是你妹呀……”

        “你妹呀……”

        “妹呀……”

        “呀……”

        袅袅不绝的语音,在空中回音了半响才消失,然后,我耸了耸肩膀,朝奸计被识破后一脸不爽的汉斯说道。

        “汉斯老兄,你也听到了吧?!?br />
        “只要他不给添麻烦的话,我到是没什么意见,也不是第一次和那块腐肉先生合作了?!?br />
        之后,汉斯很爽快的给了我答案,不过,最后一句道是让我诧异,没想到这两个水火不容的队伍,以前还真有过合作的经历呀。

        然后,在我的建议下,两个队伍的营地终于凑在了一起,十三个人围坐在篝火旁边,噼里啪啦燃着的焰光,照亮了上校那一头整齐的白发和教主火红色的汉堡头,气氛在这两种显眼的颜色渲染下,十分的微妙,只剩下旁若无人的汉娜,那不紧不慢的希希喝汤声,在空中回荡着。

        话说你还在喝汤吗?!究竟要喝到什么时候呀混蛋??!

        突然完旁边的喝汤刺客之后,我咳嗽几声,打破了沉默。

        “那么,我们先制定一下计划吧,就算大家……咳咳,就算你们都是营地的顶级高手,但毕竟也才13个人,人数上的劣势,还是需要好好策划才能弥补的?!?br />
        “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德丝,德娜,你们两个去毕须博须的营地侦查看看,随时汇报?!?br />
        我开了口之后,里肯的精神一振,立刻这样说道,并对自己队伍里的两个亚马逊做出指令。

        在里肯说完以后,汉斯也反应过来,立刻让自己队伍里的两名刺客,其中一个也跟了上去,至于剩下一个……呃,汉娜还在喝着汤呢。

        “这场战斗,该怎么打,你们两位更有经验,我就不多插嘴?!?br />
        我明白自己的身份,只是作为两个队伍之间的协调者,论到经验丰富,和战术安排,我根本比不上,无法提出什么建议,当然,也压根本就懒得去想,在强大的上校和教主面前,自己瞎忙乎个什么劲呀。

        “这种事情不用着急?!?br />
        里肯笑了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说道:“短时间内,恐怕无法进行突击了?!?br />
        “没有错,刚刚才进行了一次袭击,那只废柴王恐怕有了警惕,短时间内是不会再疏忽大意了,毕竟这是第二世界的分身,已经有了一定的思考能力?!?br />
        另外一边,汉斯直接仰躺在烘干了的枯黄的草地上,不知道从哪里拔来一根尚带着绿意的草根,叼在嘴里,慢悠悠的说道。

        “……”

        我诧异的看了两个人一眼,不是因为他们说的话,而是两个人貌似合拍的态度。

        本来我还以为,就算以后凑合了两个队伍,也会争吵麻烦不断,自己这个和事老得辛苦一些,把工作做好才行。

        没想到事情意外的顺利,可以看出,在建立合作关系以后,里肯和汉斯的话都少了,这也是为了最大限度避免争执。

        毕竟两队都是有老牌的冒险队伍,有着自己的原则,无论以前有多大恩怨,一旦建立合作关系之后,也会暂时先放下来。

        想到这里,我暂时松了一口气,开始往好的方面想下去,却想不到悲剧很快就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