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六十七章 诸事妥当

    第六百六十七章 诸事妥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六十七章 诸事妥当

        “真是个笨蛋?!?br />
        看着哭哑失声的吉列布,老药师轻叹一声,那饱经风霜,看透了世事的淡漠脸上,也露出了丰富的表情。

        如果当时桑吉,能够和吉列布说一声,恐怕吉列布就不会足足误解上十多年了,真是个愚蠢的家伙呀。

        我一开始的时候,几乎是立刻这么想到,但是目光看着这份似日记似手稿的卷轴,心中却涌起了一种奇妙的融合感,就仿佛桑吉将自己的所有心情,注入到这上面,然后被自己感受到一般。

        然后,逐渐理解起来。

        这一份执着的自尊,这一份笨拙的爱。

        或许,只要桑吉早早的将自己的目的,公布于众,大家都会理解,一切的嘲讽都会消失于无形,吉列布也能体会到父亲的心情。

        但是,桑吉不能,他不想将这份压力分担给妻子,也无法曾受吉列布用信任的目光看着他,哪怕只是轻轻一句询问:

        “爸爸,妈妈的药还没有做好吗?”

        “爸爸,妈妈会死吗?”

        为此,他选择了最笨拙的方式,将一切的压力,独自一个人挑起来,哪怕被人嘲讽也好,哪怕被吉列布误解也好,哪怕是想象到西亚伤心的表情也好。

        这一场亲情的纠葛,里面最痛苦的不是卧病在床的希亚,也不是痛恨父亲的吉列布,而是默默的将一切背负起来的桑吉,或许,希亚早已经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她心里面从来没有过恨,哪怕是在临终前一刻。

        “这究竟算什么?这究竟算什么?!十多年来的憎恨,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泪水布满了吉列布的脸上,五指紧紧的抓着面庞,他几近声嘶力竭的这样大声哭吼着。

        既恨父亲那愚笨的关怀,也恨自己可笑的固执,哪怕,如果能在父亲死后立刻打开卷轴,也不会有着十多年来的仇恨和颓废。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究竟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上帝啊,求求你告诉我吧,我究竟该怎么办才好?!?br />
        因为对父亲的遭遇,和对他本身的仇恨,而固执的选择了远离自己所喜欢的药师职业,宁可成为一名身份卑微的地头蛇,过着荒废的生活,这一切,都是吉列布心中那份化解不开的仇恨所支撑起来的。

        如今,仇恨一遭抽空,吉列布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

        整个帐篷,只剩下吉列布一个人的喃喃自语声,我和老药师都没有说话,这是吉列布自己的选择,就如同当年桑吉的选择一样。

        继承了桑吉血统的吉列布,有着相当固执,可以说是死钻牛角尖的想法,任何人也无法帮他做出决定,能够救赎,或者堕落他的,只有他自己。

        好一会儿后,帐篷里的哽咽声终于停止,眼睛空洞的抬头呆望许久的吉列布,扩散的瞳孔突然一凝,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咚——”

        他再次朝老药师跪下,“碰碰”的磕起头来,额头和结实的泥地碰撞,发出响亮的声音,几个头磕下去,吉列布的额头已经流出了血,但吉列布置若罔闻,依然不断磕着,足足磕了九个之后,才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老药师,缓而有力的说出了五个字。

        “我想当药师?!?br />
        “是吗?”老药师锐利的目光,和吉列布对视着。

        “那么吉列布,告诉我,你为什么想当药师?是为了继承父亲的职业?又或者说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因为你的名字里有着列布这两个字?”

        这老头,明明刚才还一副逼着人家拜自己为师的态度,现在人家主动要求了,又摆出高姿态在那装模作样,傲娇也不是这样个玩法吧。

        站在一旁,我看着一副“我收徒可是很严格的,想当我学生就先答题”模样的老药师,心里暗暗吐槽道。

        “不,不是的,既不是因为父亲,也不是为了母亲,而是因为我想成为一名药师?!?br />
        在我的注视下,吉列布没有丝毫犹豫,将发自内心的答案大声说了出来。

        “好,好,这就对了?!?br />
        多么像啊,这眼神,简直就和桑吉当年一模一样,桑吉,希亚,你们看到了吗?

        老药师刚刚严肃的表情,突然缓了下来,摸着自己的胡子,在我目瞪口呆的眼神下,露出淡淡的慈祥微笑。

        这性格古怪的老头也会笑?不行,得去打听一下,这究竟是老药师多少十年来的第一个微笑。

        “很好,从此以后,你要和那些人,和你以前的荒废生活,永远断绝开来,现在就给我收拾好一切,我会在附近给你弄个帐篷,明天一大早,在太阳没有升起来之前搬过来,一秒也不许迟到,知道了吗?”

        老药师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朝吉列布摆出一副严师的口吻,不容质疑的命令到。

        “是的,老师?!?br />
        没有丝毫犹豫,吉列布大声答道。

        “等等,我的药田呢?”

        看着新成立的两师生一唱一和,我终于忍不住插话道,虽然故事很感人,但是我家可爱的莱娜妹妹还等着自己的草药,这也是事实呀。

        “你怎么还在这里?”

        老药师不悦的看着我,一张皱巴巴的臭脸上面写满了逐客两个字。

        “……”

        所以我才讨厌这种说话一点也不懂得婉转的老头。

        “吉列布已经答应过我,按时供应我这两种草药?!?br />
        我神色不善的看着这对师生,要是敢找借口忽悠我的话,我可不管他是不是营地最出色的药师,又或者是继承了天才药师血统的天才药师的儿子,统统让他们牢底坐穿,关在小黑屋里当一辈子的大小药童。

        “这个,老师……”

        吉列布总算还能想起,我怎么说也是个冒险者,违约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不由用为难的表情看了老药师一眼。

        “虽然父亲已经将配方研究出来了,但这两块药田毕竟是他的心血,我想继续种下去?!?br />
        “也……好吧?!?br />
        老药师本来不想让吉列布在两块药田上浪费太多时间,正在寻思着怎么样才能劝服吉列布将全部精力用来学习,毕竟他现在也不小了,应该抓紧时间才对。

        当年他的父亲桑吉,在吉列布这个年纪,已经跟着老药师一起采药六年,然后一边开始独自采药,一边学习药理学,又是七年,足足十三个年头,才有那样的成绩,药师这项职业,哪怕是天才药师,也是需要时间打熬出来的。

        不过也罢,如果没有这个冒险者,吉列布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迷途知返呢,自己就辛苦一点吧,希望这把老骨头,能够挨到看到自己的学生,成为一名能独当一面的药师的时候。

        老药师长叹一声,他已经活了不少年头了,作为一名出色的药师,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着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认识,吉列布是他的第二个,也将是最后一个学生,他必须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将自己的所有学识都传授给吉列布才行。

        然后,按照老药师的吩咐,吉列布要去收拾家里的东西,并处理完他以前所生活的环境的一些收尾,不过在这之前,这位聪明的小伙子,还是先满足了我的愿望,带我去了药田,小心翼翼的将八十株那个库什么什么的,一百株卡什么什么的,采集下来,亲自交到我手上。

        而这笔交易的费用,也让他手头有了不少的宽裕,虽然老药师有着出色的医术,但是他古怪的脾气,和各种刁难的报酬,让许多人都不愿意去他那里,而得了大病,非去他那里不可的病人,提出的古怪报酬,也未必能给老药师自身带来多丰厚的收入。

        所以,简单点来说,老药师生活不是问题,但也绝对不会和其他一二流药师那样富裕,或许这种状况,会让吉列布更加坚定的将两块药田维持下去吧,嗯嗯。

        一百八十株草药,很快被我送到哈加丝那里,然后由她通过特殊渠道,将这些草药运回第一世界。

        “哈加丝长老,以后就拜托您了?!?br />
        我朝这位美丽的长大老轻轻颔首,客气的说道,我不可能长期待在这里,所以以后和吉列布每个月的交易,都交由哈加丝去处理。

        “对了,这是交易费用,应该足够用上许久了?!?br />
        我取出早就准备好的棕色小布袋,里面装着十几颗裂开宝石,如果换算成金币的话,那……

        嗯……(扳着指头)

        嗯…………(闭目冥思)

        嗯……………………(头冒青筋)

        反正……反正很多就是了,咳咳,这可是至少能够维持二十年以上的交易额,所制造出来的药剂,足够将我的小莱娜养成为一个大预言师有余了。

        “凡长老太客气了,莱娜可是未来的大长老,这是联盟应该做的事情,怎么能让你破费呢?”

        哈加丝并没有结果袋子,笑眯眯的一口拒绝说道。

        “正是因为如此?!?br />
        我几乎是半强迫的,一把将袋子塞到哈加丝手里,不容拒绝的说道。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希望因为莱娜未来可能成为大长老,所以联盟才会帮她支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哈加丝长老?!?br />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等于一种变相的功利在里面了,或许是我多心,但是,我不想莱娜有一丁点的压力。

        “有你这样细心的哥哥,莱娜一定很幸福吧,未来,如果是你们两兄妹一起同心协力的话,我相信,联盟一定会更加光明?!?br />
        这一次,哈加丝没有拒绝,爽快的收好袋子以后,由衷高兴的这样感叹了一句。

        虽然被表扬了,不过哈加丝的话却没有让我出现任何高兴的意思,总感觉自己肩膀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还将莱娜一起拖了下水,如果可以的话,我到是想带上维拉丝她们,还有自己的宝贝女儿,还有莱娜一起,过着隐世的生活呢。

        当然,这番话是绝对不能在哈加丝面前说出来的,否则以她那严肃的个性,说不定哪怕是在百忙之中,也会挤出时间给我开课洗脑。

        “对了,这还有份药剂配方,麻烦也帮我一起送回去给法拉看看?!?br />
        我突然想起从吉列布那里要来的药剂配方,本来看在他父亲为之付出了那么多的份上,我也不好意思开低价格,不过却被吉列布很爽快的拒绝了,亲自,免费的将那份药方给我抄了一份。

        按照他的说法,这是他父亲的研究,与自己无关,这是身为一名药师的尊严,这份药方,就当是桑吉捐献给联盟。

        而且,吉列布这样做也不是没有私心,他希望联盟能用这张药方,稍微为他死去的父亲挽回一点名声。

        不过老实说,这份药方毕竟是桑吉为他的妻子一个人配的,针对性比较强,所以并没有多大的普及可能性,我之所以想买下来,只是因为桑吉说过希亚的病和莱娜的病有些相似,而且同样用到了这两种稀有的草药,或许,这份药方会给那些还在苦苦研究莱娜的根治解药的药师们一些灵感。

        结果就这样,那份配方和一百八十株草药一起,被送回了第一世界去。

        没想到草药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了,甚至还附赠了一份可能对莱娜有帮助的草药配方,对于无时无刻不被悲剧光环笼罩着的我来说,还真是有点幸运过头了,自己现在该不会是正在透支人品吧。

        有点心惊的这样想着,我看了看天色,虽然是一大早就和吉列布见面,但是在老药师的帐篷里面,吉列布的过往故事,却足足磨掉了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接着采草药,和哈加丝协商交易,不知不觉,太阳又悄悄的开始往西边沉去。

        和昨天一样,没有吃午饭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起来,匆匆在餐馆里解决了问题以后,回到帐篷,我便开始思索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选择。

        离自己给自己定下的任务期限,足足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出乎意料的进展,让我对这空出来的一个月时间毫无计划,是时候该好好策划一下了。

        是立刻回去,享受维拉丝她们的温柔乡,还是在阿卡拉面前做做样子,利用这一个月时间好好历练一下,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勤学奋进的好青年,而放松警惕,以在将来获得更多和心爱的小妻子小女儿们相处玩闹的时间呢?

        眼前的利益和长远的利益,对身为凡人的我来说,还真是艰难的选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