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五十章 人品爆发

    第六百五十章 人品爆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五十章 人品爆发

        三分钟的时令一下,小雪委屈归委屈,但打法还是立刻彪悍起来,不再急于避免伤害,一些不构成太大威胁的攻击,甚至不闪不避,而争取给巴尔造成更大的伤害。

        光烈怒破击更是不再节约,反正尽量在三分钟的时间内消耗完就是了,它知道,主人一出手,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样一来,战场就像猛地沸腾起来的热水般,变得激烈白热化,爆炸声,打击声,还有魔法的光辉四处乱溢,完全就是一副你死我活的拼斗场面。

        巴尔瞬间就感到了这种变化,心里暗暗奇怪,怎么敌人一下子就变得不要命起来了?

        不过,它很快就镇定下来,这样的战斗,它到是丝毫不惧,反而比刚刚的消耗战来得更痛快一些,作为魔神投影,它的防御和生命同样远远的超过了小雪,以伤换伤,这笔买卖划得来。

        一时间,战场上狂风大作,爆炸如雷,小雪的怒吼声和巴尔的尖叫声混合在一起,竟然给人一种不逊色于千军万马在交战的滂湃气势。

        另外一边,我在清理着脸上的奶酪的同时,也在不断计时,心里火辣辣的疼着。

        刚刚那几盒点心,可是维拉丝给自己的最后存货,也是自己最喜欢吃的,在塔力克那三个野蛮大爷面前也没舍得拿出来分享,就是想一天吃上一块,回忆我的小维拉丝的味道。

        至于刚刚整盒整盒的摆出来,只是出于一种宅男的炫耀心理,想象着如果让那些魔法师们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悲愤的蹭大树去,却没舍得吃多一块,没想到立刻就悲剧了。

        不,不是悲剧,是茶几呀??!

        想到这里,我看着巴尔的目光更是苦仇深大,暗暗也将塔力克那几个混蛋的胃也怨念上了,如果不是这三个像是饿了十年的老厮,一顿饭就将维拉丝给我准备的一个月多的分量给吃下去了,我至于要像现在那么节约么?

        下次托其他冒险者带上去的点心,偷偷加几个迷幻蘑菇上去吧,这可是领域级高手都抵挡不了的“美味”呀,嘿嘿——

        一边擦着脸,我忍不住嘿嘿笑起来,全身冒出一股黑气,让旁边四只鬼狼唰唰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时间差不多该到了,勉强将脸擦干净以后,我看了看时间,估摸着差不多了,然后往战场方向看去。

        小雪对时间的把握很精准,在这短短两分钟的时间就将几乎所有体力挥霍一空,这大部分得归功于一口气发了十二击光烈怒破击。

        而在如此高强度的战斗下,说实在的,虽然仓促了一点,但它的收获也不比慢慢将体力磨光的作战方式小。

        对于这一战,小雪已经心满意足了,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将敌人干掉,这一点让它身为王的尊严,小小的受到了打击,但是没办法,谁让对方是魔神呢,虽说只是个投影。

        在这种猛打猛拼的打法中,小雪的生命值也在以一种飞快的速度流逝,身体的淤血伤痕越来越多,原本雪白的身体,都快变成血红了,看起来十分的触目惊心,不过,从它那双猩红的双眼可以看出,它的战意依然燃烧着,甚至有些享受这样的伤害。

        虽说这样说对小雪它们有些抱歉,但是,鬼狼一旦战斗起来,还真是一种近乎疯狂的bt生物,特别是融合了狂狼血统的小雪它们。

        我也懒得去计算那一百八十秒了,而是召唤出橡木智者,先想将它的生命共享能力和小雪联锁在一起,以防万一,然后估算着小雪的生命和体力的流逝,看准时机出手。

        就是现在??!

        “小雪,后退??!”

        我大喊一声,对面的小雪受到信息,有些不舍的吼了一声,不过它也知道,自己的体力和生命都已经到了极限,是时候回去好好休息,顺便消化一下这场战斗的收获了。

        怒吼一声,这位老大毫不客气的狠命抽了一口四位小弟的能量,白光闪烁,一记超强版的光烈怒破击从口中喷射而出,将一路拦截在前的触手全部撕碎,开出一条两米多宽的大道,然后才落在两个巴尔正中心。

        “轰隆隆——”

        强烈的爆炸将巴尔和它的幻象炸的七荤八素,尖叫一声,巴尔也不甘示弱,同时出手,二倍的火焰新星,仿佛绚丽的烟花一样从它们身上炸开来。

        火焰新星的强大威力,顿时将光烈怒破击震起的漫天灰尘吹散。

        不过,敌人呢?

        两个触手脑袋,刹那间就神经兮兮的一个转向背后,一个抬头望空,这两个敌人最可能出现的视线死角。

        可惜,让巴尔失望的是,它的经验并没有起到作用,这两个方向空空如也,丝毫没有敌人的痕迹。

        这时候,它才想起将目光望向对面,乍看之下,不禁气绝,刚刚还一副要和它拼死拼活的敌人,现在正打着哈欠,软绵绵的趴在地上小寐,面对巴尔愤怒的目光,连眼皮都没抬起来回应一下。

        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吧。

        心中悲愤不已的巴尔,却完全忽略了原本应该一起坐在那里的冒险者,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失去了踪影。

        “你丫死鱼眼在看什么地方?对手在这里呢?!?br />
        沉闷的嗡嗡声音,在巴尔身后响起,让它猛地一个激灵,立刻回过身,往声音发出的上空看去。

        上空?

        巴尔心里刚刚划过一道疑惑,下一刻,目光不由呆滞起来,如果鼻子能再留下两串鼻涕的话,想必它现在的表情应该更加戏剧生动吧。

        巴尔一向对自己的身高很有自信,足足有四米高,要是四只螃蟹脚再稍微踮起,伸直那么一点点,可以达到五米,就算是野蛮人,也没有出现比它更高的。

        可是,眼前却有一头十多米高的血熊,在用血红色的瞳孔瞪着它,身上散发出一阵阵自己十分熟悉的气息。

        没有错,这是毁灭的气息,十分的纯粹,光以纯度而言,和自己想必都相差不了多少了。

        只是,巴尔却没办法高兴起来,更没有那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动,因为,对方的毁灭气息,是锁定着自己散发出来的,作为以毁灭为本质的魔神,巴尔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前二者都不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高度问题,还是力量的性质,虽然让巴尔惊讶,但还没有到呆滞的程度。

        最重要的问题是,这只庞然大物身上,散发着以前那些跑过来秒杀过自己的强者的气势……

        巴尔觉得自己现在面临的问题很严峻。

        不过,我并没有打算留给巴尔充裕的时间,让它去思考死亡的本质,大掌一握,水缸大血红色拳头,虚空朝对面轰击了过去。

        空气压缩拳!

        瞬间,两个巴尔就如同在暴风中的蚊子,没有丝毫的挣扎机会,被空气压缩拳产生的爆流刮飞,半空中不断打着难度系数为三点八级的翻斗,最后一头撞在墙角上,身体紧贴墙壁,软绵绵的滑了下去。

        本来,我是打算在小雪过后,自己也稍稍以熊人和狼人的姿态和巴尔过上几招,收获一点经验。

        不过维拉丝的点心被糟蹋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这个星期,经验哪里不能获???想自虐就找西雅图克单挑去,何必和巴尔磨蹭。

        杀之而后快。

        当茶壶砸在脑袋上的瞬间,我就如同牛顿一般,心里闪过这样的觉悟。

        “你丫刚刚不是挺牛x的吗?再给我弄几根触手表演一下呀,???你这混蛋,你他tm@%&……”

        普通来说,我是很斯文的,就算在酒吧和冒险者吹牛,也很少用粗俗的语言。

        这是因为虽然维拉丝她们大概并不介意,但是我知道,只要是个女孩子,特别是像她们这些纯真可爱的女孩,都不喜欢看到自己的男人出口成脏,所以就一直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是的,一直以来,我都在朝成为五讲四美的新暗黑三好男人的方向努力,为了不辜负维拉丝她们的付出。

        不过,今天就稍微让我出了这口恶气吧,那可是维拉丝亲手做的点心呀,为了保持新鲜美味,而仅仅在出行的前一天才开始做,经过不眠不休两天才准备好的两个月份的点心食物,你知道不?!你丫的究竟明不明白???!

        给那三个野蛮人大爷吃,虽然对他们的囫囵吞枣吃法不满,觉得糟蹋了食物的美味,但他们是英雄,比我这种凡人要伟大多了,他们有这个资格。

        而你,手上沾满了鲜血的魔神,连吃的资格都没有,竟然还敢这样糟蹋?!

        无数的重拳重重砸落在两个巴尔脑袋上,鲜血横飞,那硕大的触手脑袋,拍了厚厚粉底一样的小白脸,已经被鲜血染红。

        你瞧瞧你,脑袋这三根触手是怎么回事?

        打了上百拳,觉得不过瘾,我砸吧了下,突然一手一个,抓着巴尔脑袋上那三根飘逸的触手。

        魔人【哔】欧的脑袋也不过就一根触手而已,你丫的竟然有三根,觉得自己的魔神身份,比它的魔人牛x是不是?

        光以实力而论,就算是巴尔的实体也未必是魔人【哔】欧的对手,毕竟人家是随手就可以让地球悲剧的毁灭级怪物,当然,不同的法则世界下两者也没什么可比性就是了。

        不过,我就是看这三根触手不爽,你看人家胖呼呼【哔】欧小童鞋,一根触手长得多可爱,同样是触手怪怎么就这么不同呢?

        巴尔似乎终于从无数重拳虐待下的眩晕中,清醒过来,这厮也不是随意让人欺负的料,立刻双手一推,两道白霜打出,企图将我震退,获得喘息的功夫。

        但是,天下哪有这么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算不使用霸体,光凭血熊本身的力量,就足以在白霜的巨大推力下,巍然不动。

        一招失手,巴尔大概是被砸晕了头,竟然下意识的打出了火焰新星。

        这家伙是该不会被自己刚刚那几圈给砸傻了吧,竟然用火焰技能对付血熊?我心里顿时有点困惑,欺负一个傻子,传出去不大好吧。

        还好,接下来的反应,总算证明巴尔还没被揍傻,一个瞬移,哧溜一声闪了出去。

        不过,它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终于让某人心里确定对方并没有被打傻,而做出继续虐敌的决定。

        若是巴尔知道会这样的话,恐怕一开始就会选择装傻以求得个痛快了。

        “无限火羽之维拉丝的平底……”

        咳咳,不好。

        差点就顺口喊出来了,因为这名字,自己可没少面对维拉丝充满杀气的笑容,直到大家各退一步,我承诺以后不在别人面前将招名喊出来,才算了罢。

        这里应该没有“别人”吧,巴尔不算吧,至于小雪它们,回头给点封口好处就行了。

        我心虚的往小雪方向一瞧,心里有点郁闷,这名字我自认为取得还不错嘛,就算比之自己的得意之作,卡洛斯的那啥北斗有情破颜斩,都还要好上几分,为什么一向温柔似水的维拉丝,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呢?

        一边想着,我手里却丝毫没有含糊,张开火焰翅膀,上万根美丽的火焰羽毛不断脱落下来,以自己为中心不断旋转。

        这种地方没办法施展地图炮,也只好拿弹幕充数了,我颇为遗憾的想到,其实最想让巴尔品尝一下的,还是自己的招牌绝招血熊能量炮(暂命名),再次一等,也是熊间大炮,而不是眼前的无限火羽。

        华丽是华丽,但不够痛快呀。

        一边抱怨着,上万根火羽像整齐排列的士兵一样,分成一列一列将巴尔包围起来。

        “啪”,拳头一握,这些悬浮在巴尔四周的火焰利刃,立刻像群狼一般疯狂朝巴尔扑咬过去。

        瞬移!

        巴尔没有小雪的灵巧身形和速度,面对这种覆盖式攻击,它只能选择用瞬移逃脱包围。

        还早着呢。

        另外一组火羽,紧跟着巴尔出现的方向追了上去。

        上万根火羽被我分成十组,保证能将两个巴尔的瞬移逼到极限,闪到它腰疼。

        于是,猫戏老鼠的一幕在世界之石大殿上展开,若是巴尔再聪明一点的话,早就宁愿光棍一点,死个痛快,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过街老鼠一样被追赶了。

        终究只是个投影而已,虽然更具智慧,但其思想,充其量也不过像死板的程序一样。

        看着巴尔狼狈逃窜的身影,不知为什么,突然失去了捉弄的兴趣,连原本的满腔怒火也发不起来。

        身为魔神,这家伙也够凄凉的了,自己也是,欺负一个魔神投影,有什么好值得开心得意的,若是实体降临,自己的处境怕是要比眼前的投影还要凄凉上一千一万倍吧。

        虽说这家伙糟蹋了维拉丝的点心,不过,被狗咬了一口,自己不可能也斤斤计较的咬回去吧,至多就是抓回去做顿狗肉煲。

        无限火羽,给我爆。

        兴致索然之下,我一声令下,五组火羽齐齐包抄,顿时抓住了一个巴尔,数千根火羽仅仅贴着巴尔全身,将它包裹成一个火焰巨蛋,下一瞬间,巨蛋内部绽放出灼眼的红光。

        “轰隆隆——”

        火羽的威力虽然不强,但少说也有半个手雷的威力,数千个手雷同时爆炸,那种威力可想而知。

        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中,还有巴尔的刺耳尖叫和哀鸣,爆炸过后,里面的巴尔已经连灰也不剩,但是另外一只巴尔,在数千根火羽的追击下却依然逃的贼溜。

        原来刚刚那只是幻象呀。

        如果是实体死亡的话,幻象也会跟着一起消失的。

        我心里暗道一声这死触手的运气还真好,另外数千根火羽也化零为整,一起扑了上去。

        这时候,就显示了幻象和实体的不同了,刚刚的幻象在数千根火羽同时拥扑下,根本就没有开溜的余地,而眼前的实体却是滑溜多了,花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在瞬移的短暂冷却时间里,被火羽团团包围起来。

        这种策略性的活,以后还是少干为妙,作为一个战棋苦手的我,对于操纵着多达数千根火羽,却足足用了两分钟多的时间才将这只滑溜的老鼠抓住这种事实,感到羞愧无比。

        剧烈的爆炸声再次响起,估计巴尔的实体比较结实一点,我还顺手往爆炸中心加了一道火焰能量斩,带着撕破空间的力量呼啸而去,甚至将爆炸溢出的火焰环斩断出一个x字。

        不过,我明显高估了巴尔,在和小雪战斗的时候,它的生命值就已经被小雪耗掉了四分之一,五千多根火羽,已经足够将剩余的四分之三毁灭,追加一击火焰能量斩纯属多余。

        随着巴尔死前的一声哀嚎,整个世界之石大殿都开始剧烈震荡起来,一道道宛如灵魂般的事物,从巴尔的尸体窜出,不断在大殿上空四处乱窜,一边发出凄厉痛苦的嚎叫,将整个大殿的景象渲染的如同地狱一般。

        魔神死前的景象,还真是壮观呀,啧啧。

        不过,我现在却没那个心情去理会大殿的摇晃,这种场景对我整个淡定帝来说已经是见怪不怪了,那些灵魂的嚎叫也完全被我无视。

        紧紧吸引着我目光的是,是巴尔那逐渐化为灰烬的尸体旁边,那璀璨无比的光芒,其中甚至有淡淡暗金。

        积累的人品终于在巴尔身上爆发了,阿门,上帝,我爱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