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四十八章 独战巴尔

    第六百四十八章 独战巴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四十八章 独战巴尔

        ……

        古难记录者的爆率,该怎么说呢?意外的中庸吧,像它这样堪比魔神实力的家伙,只爆出一件金色装备,感觉就是普通冒险者的水平。

        难道说自己又积累了人品?

        这也积累的够多了吧,不要告诉我等会干掉巴尔的时候,还要积累,那我就真郁闷了。

        收拾好另外五只毁灭仆从的一些金币药水,还有四件白板,两件蓝装,我再次往那两根直耸天顶的巨大石柱所形成的地狱大门跨步过去,如预料中的一般,阻碍自己的透明能量门已经消失,前脚毫无阻碍的跨过了那条分界线。

        跨入石柱大门以后,感觉瞬间就不同了。

        虽然眼中看到的景物,还能和之前的环境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凭着冒险者敏锐的感觉,我还是察觉到了不同。

        虽然周围的环境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是感觉却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猛地回过头,我才发现,身后那无止境一般的长廊,还有自己刚刚经过的五根耸立石柱,都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空荡荡,一尘不染的大殿。

        果然是失传已久的空间魔法阵么?不知道法拉老头有没有研究过这里,不,以他的个性,肯定来过。

        笑了笑,我回过头,发现在自己正前面不远处,就是那高高的阶梯,一级一级的,少说也有上百级高,站在最上面俯视,大概很容易会产生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高高在上感觉吧。

        带着小雪它们,一步一步的踩着阶梯走上去,心情也越发紧绷起来了,一百多级阶梯,撑死了也就一百多步而已,对于我来说,却仿佛走了好几个小时。

        终于,前面的阶梯消失,视线豁然开朗,这时候我已经变身熊人,以防万一,手里还捏着一瓶回复活力药剂,以熊人现在超过1200点的生命,比之六十级圣骑士也不逊色的防御,魔抗就不用说,更是高的惊人了。

        这种状态下,就算巴尔玩偷袭,自己也不可能短时间被秒吧,真那样的话,其他冒险者根本就不用打了。

        一时拿我没办法,那就好说话了,哪怕受到再严重的伤害也没关系,咱物品栏里面,能瞬间回复30%生命法力的回复活力药剂,全部倒出来的话,都能凑齐一桶洗澡水了。

        不过,我的全力戒备并没有得到回报,豁然开朗的视线中,一座石雕而成,再由一些不知名,却散发出极其强大气息的晶莹骨头装饰的巨大王座,如同鹤立鸡群般静静的落在高台中央,上面空空如也,高台上也是一片安静。

        毫无疑问,这就是巴尔的王座,只是现在徒有虚名,只有空荡荡的王座,不见巴尔,只是从王座上面,依然残留着强大的气息显示,巴尔的确经常窝在这里没错。

        本来还想坐上去耍一番,只不过上面那些骨头头骨的狰狞装饰,却让人望而却步,再加上残留着的巴尔强烈的气息,也让我的兴趣突然降了下来。

        恶魔的品位就是恶劣,还是不要接近的好,省得染上了巴尔的狐臭。

        对于上面空荡荡的景象,我到也不怎么意外,因为模糊记忆中的游戏里,就不是在这里和巴尔战斗,而是在原本部落一族安放世界之石的世界之石大殿里面。

        刚刚的警惕,只是怕出现意外,毕竟现实世界和游戏不同,没有谁规定巴尔不会突然从世界之石大殿里面跑出来,坐在自己的王座上,翘起二郎腿等着冒险者送上门。

        顺便一说,请别被我前面的话误导,其实巴尔是无法做出翘起二郎腿的姿势的,至于理由,见过巴尔真正形态的人都知道。

        世界之石大殿的入口并不难找,就在正中央王座的正后方,有一座被血红色能量封住的大门,大门散发出来的刺目光芒,即使在这暗红色的毁灭王座世界中,也特别的明显。

        这可是巴尔王座呀,要不要带点什么手信,回去给维拉丝她们当纪念,或者在这里留下什么纪念呢,比如说德鲁伊吴凡到此一游什么的。

        我不慌不忙的在高台上绕了几圈,最终无奈的放弃了这个想法,手信的话,高台上空空如也,难道要我挖块石头,或者从巴尔王座上扳下一块骨头带回去,不说维拉丝她们会不会要,我也没这个恶趣味。

        至于留纪念,还是算了吧,估计有这种想法的,绝对不止我一个人,应该说大部分走到这里的冒险队伍,只要不是特别死板的,都会想到这一点,毕竟拼死拼活来到这里,可真不容易呀。

        可是看看高台上,滑不留丢的,没有留下一个刻字,就知道,这里肯定会有修复魔法,估计等自己走后没多久,留下来的“纪念”就会被刷掉。

        等等,王座后面是什么?

        偶然一眼晃过,我眼尖的发现巴尔王座背面,一个小小的角落阴影处,似乎有什么不和谐的东西,立刻凑上前去一看,只见角落处,刻着七个如同蚊蝇一般大小的工整字体。

        “塔.拉.夏.到.此.一.游……”

        一字一句念完以后,我呆了片刻,突然泪流满面的满地打滚。

        可恶,混蛋,太让人羡慕了,这也太让人羡慕了,塔拉夏究竟是怎么避过修复魔法在这里留下文字的,也教教我呀,教一下又不会怀孕??!

        对于塔拉夏的手段,我那是眼红不已,能在巴尔大殿里留下记号,这该是多么风骚的事情呀,可是没办法,谁让我们两个,一个是魔法天才,一个是魔法白痴呢?

        回去和法拉老头问问办法吧,他肯定知道,也不行,这样一问,目的就暴露出来了,保准最迟第二天一大早,自己就会被阿卡拉请去喝茶谈心。

        想来想去,我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估计在整个第一世界,对魔法研究到这种深度,能无视大殿里的修复魔法而留下刻字的,也都只有千年前的塔拉夏童鞋了,不过看不出,他年轻的时候也如此的风骚呀,我还以为会是像卡洛斯那样的态度严谨刻板的法师呢。

        暗暗可惜了一阵之后,我站起来,毫不犹豫的朝猩红能量门的方向走去,不过,看眼前这扇,比大殿弥漫着的暗红色光芒更加强烈和恶心的猩红能量门,我不由担心起来。

        该不会有问题吧,万一里面是番茄酱的世界该怎么办?自己都已经在蛋黄酱世界里泡了将近十天,又要面临番茄酱的浇盖吗?这种重口味的做法,究竟是要把自己做成什么样的沙拉??

        算了,反正前面的冒险者都是这么过来的。

        心里一横,我伸出手按在猩红能量门上,指头才刚刚碰触,就传来一股巨大吸力,将丝毫不打算抵抗的我,连同小雪它们都一起吸入了里面。

        “这里是……”

        感觉就和做远程传送站一样,被能量门吸进去以后,眼中只见一个巨大白色的漩涡,空间隧道,自己的身体正不断的往下坠落,越来越快,眼前的白光也越发白炙,让我不得不闭上双眼,听天由命。

        等双脚着地的时候,我才立刻睁开恍忽忽的眼睛,警惕的打量着周围。

        依然是暗红色的世界,不过并不刺目,而且再也没有被泡在蛋黄酱里那种恶心滑腻的感觉。

        少了这层束缚,身体在举手投足间顿时感到轻松无比,呼吸之间也是畅快之极,感觉能发挥出十二成的战力。

        五只鬼狼,早已经在自己周围的五芒星角度,对外站立着,将自己?;ぴ诶锩?,五双幽冥而深邃的目光,不断警惕的扫视着四周各个角落。

        真是称职的守卫呀,感叹一句,我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这里是……

        第一眼,我就被深深的震撼了。

        这里是……宇宙?

        没有错,我突然感觉自己现在,正处于宇宙之中。

        自己正站在一块巨大的神殿地板上,而这个神殿,却好像在宇宙之中流浪的一块无名陨石,神殿外面,是无边无际的漆黑,那是一种宇宙的黑暗,广阔的黑暗,吞噬光明的黑暗。

        宇宙,孕育着万物的宇宙,正散发出一种博大而悠久的气息,意识在这无边无际的宇宙里展开无限扩散,似乎最终连灵魂也要扩散入这片黑暗之中,与之同化。

        不好!

        我连忙强行将目光收回,摇了摇头,清醒过来,再看下去,灵魂就真的要脱壳了,这里可没有元婴脱壳化神这类修真的好事。

        灵魂从身体脱离,就意味着人的死亡,而脱离出来的灵魂,要么被邪恶气息感染,变成怪物,要么像小幽灵那样,凭着坚定的意志和信念,再加上一些必不可少的苛刻条件,凝聚成和人一般无二的幽灵身体,或者最终消散于世界。

        不敢再将视线落到神殿外面,我打量起了四周,又是被震撼了一次。

        大殿正中央,有一骗巨大的虚空,无数暗红色的晶石组成一块巨大外壳,漂浮在虚空之中,外壳就好像一个心脏,正在不断跳动着,散发出蓬勃的生命力。

        这就是自己在毁灭王座,听到的那股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吗?看着不断跳动的外壳,我心里震撼无比。

        只是诡异的是,在毁灭王座都能听到的心跳声,到了这里,却不知为什么一点儿也听不见了,就好像明明有人在你眼前大声喊,你能看到他的口型在变化,却什么都听不见。

        这个心脏一般的外壳,不断跳动着,散发出强大的生命力,但是给我感觉,却总是少了什么似地,图有外壳,而不见里面的东西,就好像虽然有生命,却没有灵魂一样。

        对了,这该不会是世界之石安放的地方吧,看着那由无数珍贵的水晶组成的外壳,里面空空如也的位置,我突然想到。

        在地狱入侵不久,直至守护部落衰落以后,人类就已经果断的将第一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搬离原来的神殿,而安放在哈洛加斯城某处,这里自然就只剩下一个外壳了。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我不断嗯嗯的点着头,继续打量着四周,这里就是世界之石大殿了,巴尔那死触手究竟在哪里呢?

        刚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心里这么一想,巴尔童鞋就仿佛心有灵犀似地,突然从大殿深处,传来一阵刺耳笑声的回音。

        呸呸,瞧自己这张嘴,鬼才和那只死触手心有灵犀来着。

        不过,这笑声可真难听呀,它就不会自卑吗?难道说魔王的脸皮比较厚?还是地狱界对歌声的欣赏角度另辟蹊径,巴尔其实是地狱界的顶级歌星?

        不过,即将面对我这位以用歌声征服宇宙为终生目标的歌神的挑战,恐怕巴尔心里的压力,也意外的大得很吧。

        毫不迟疑,我带着斗志昂然的小雪它们,往声音的深处冲了上去,终于在大殿中央的祭坛处,发现了这位第一世界的大头头,大魔神巴尔的投影。

        怎么形容巴尔的模样呢,大概只能用猎奇这个词吧,虽然五大历练区域里的三位魔神,两个魔王,除了蜥蜴外表的大菠萝还有点怪样以外,其他四位都长得比较猎奇。

        督瑞尔就不用我多说了,墨菲斯托整个被白雾包拢着的大触手,安姐看着比较有人样,背后也长着两对让人恶心的蜘蛛触手。

        而眼前的三大魔神头头,大魔神巴尔,也是一标准的猎奇触手怪,除了上半身是人形以外,注意,仅仅是有着人形,而不是和人一样,撇开它那尖长的有些过分的下巴,像打了一层厚厚粉底的小白脸,尖锐的眼角这些不说,就是双臂,也像是一段段的枝节一样,丝毫不是人类的模样。

        下半身就比较猎奇了,是由四跟螃蟹一样的爪子支撑着,坚硬的爪子外侧长着一排狰狞倒钩,看上去比手中的武器还要硬上无数倍,让人感觉它就像刺猬一样无从下手。

        而这只是它猎奇的开始,该怎么说呢,按照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曾经告诉过我的,巴尔的招数,结合眼前的实例,鉴于语文从来没有合格过,我就稍微学一下某个只卖三千元的萝莉的漫画手段,大致用一句话蒙混过去吧。

        这个家伙,额头上长着三根飘逸的触手,肩膀两边各有一根触手,近战的时候能从衣服袖子里面伸出四根触手,远战的时候还可以从地上召唤出无数触手。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见到我们一行,位于祭坛上面的巴尔,再次发出刺耳的笑声,尖锐的眼角猛盯着我们,缓缓开口吐言道。

        “愚蠢的人类,你这是自寻死路!”

        “……”

        商量一下,能换句台词吗?不管怎么说,这句话实在是……让自己的战斗欲望一落千丈呀,难道这就是巴尔的计策?这样的话,虽然只是投影,但其智慧真的不可小视。

        说完以后,巴尔并未有动静,而是双手抱胸,用邪恶的视线注视着我们,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

        其实看它那四只螃蟹爪足,我就知道为什么它不喜欢坐在自己的王座上面,而是像家里蹲一样整天窝在这种地方了,大家能想象出一幅,一只半个人身的大螃蟹坐在椅子上的滑稽图像吗?

        “小雪,给我上,往死里咬?!?br />
        眼看敌人出现,落闸已经没必要,立刻放狗咬人才是实际。

        早就蓄势待发的小雪,在我话刚一落音,已经化作一道白光窜了上去,另外四只鬼狼刚想跟进,来个紧密团结在老大周围,结果被小雪吼一声,不甘心的退后了几步。

        这小雪,竟然想和巴尔单挑?

        我惊讶片刻,不由笑了起来,好大的雄心呀。

        不过,并不用担心小雪,在我看来,它的实力还要比巴尔逊上几筹,不过巴尔在短时间内,也绝对无法拿小雪怎么样,就当是小雪的一次越级挑战吧,这对它的成长很有帮助。

        那个……维拉丝准备的东西终于有派上用场的一刻了,野餐专用的桌布呢,嗯,有了,还有从三无公主那里搜刮来的泡茶套具,昂贵茶叶,至于热水,废话,冒险者还怕没有热水么?

        一会儿功夫,我就跪坐在餐布上,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眯着双眼看向战场。

        今天的天气真好呀。

        话说,就是当年的塔拉夏也没有这样试过吧,难道自己是第一人?嘿嘿,得好好跟道格他们吹嘘一下,打击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才行,省得他老是以为把巴尔当做车夫唤来唤去很了不起。

        这时候,小雪和巴尔的战斗已经打响了。

        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那里得知,作为大魔神,哪怕只是一个投影,巴尔的能力也是不同凡响。

        首先是近战,就如我刚刚所说,近战的时候,巴尔能从袖子里面伸出四根触手,结合那一双如同钢铸一样的双手,攻击力绝对超强。

        而远程攻击上,巴尔的伎俩就更多了。

        有地狱妖妇的招牌技能,防御削弱诅咒,和血腥法力诅咒,还有疑似从大菠萝那里偷学来的巨大火焰新星。

        除此之外,还有它的独特技,白霜,法力燃烧,腐烂肢体(就是从地上召唤出触手打击妨碍敌人),传送,邪恶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