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夜黑风高采花夜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夜黑风高采花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夜黑风高采花夜

        “是这样的,你应该知道,第一世界的冒险者,主要任务是什么吧?”

        拿人手软吃人嘴软,吃了别人的东西,还将别人放倒在地,三个野蛮人脸皮就算再怎么厚,此时也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很有耐心的给我讲解起来。

        “第一世界的冒险者,主要的任务是生存下来,并在历练中逐渐熟悉自身的能力,掌握一定的基本作战技巧,这些我还是知道的?!?br />
        言归正传,我拍拍身上的积雪,坐了起来,一边回答道。

        第一世界的冒险者,在于掌握和熟练技能技巧,积累战斗经验,第二世界的冒险者,则是开始深入研究各种技能技巧,优化改良技能,创造出自己的独特作战方式。

        第三世界的冒险者,则是已经可以通过对各种不同技能的深刻领悟,创造出全新的,属于自己的技能,比如说法拉老头的绝招,混合冰雷魔法——冰封箭狱。

        所以严格来说,处于第一世界的冒险者,其实都是菜鸟,还处于跌摸打滚的探索阶段,第二世界的冒险者,才是合格的战士,至于第三世界,那些都是特种兵了。

        “正是如此?!?br />
        科力克风骚的将脑门后的小辫子一甩,说道。

        “所以,作为对所有的冒险者,打败巴尔,通往第二世界的最后一道考验,你认为我们的任务是什么?要考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技巧??!”我想都没想的脱口而出。

        “所以,现在你知道考验的规则是什么了吧?!比罅巳笊ぷ?,科力克笑嘿嘿的说道。

        “大略上来说,我们三个,会根据每一个前来接受考验的冒险队伍,里面实力最强的那个冒险者,模拟出他的力量,然后再根据力量的大小,施展出符合这个阶段力量的技巧水平,借以考验对方的技巧是否达到标准,说白了就是这么回事?!?br />
        “当然,实力太弱也不行,不然的话,一个十几级的冒险队都有可能通过了?!彼档阶詈?,科力克又连忙补充一句。

        “……”

        原来是这样,因为自己的血熊变身,是几近领域级的力量,所以这三个人自然也就施展出了接近领域的力量,还有接近领域级的战斗技巧,而血熊变身空有力量,技巧却是马马虎虎,所以别说一挑三,就是单打独斗也会输得惨兮兮。

        就是这个陷阱,西雅图克当初没有给自己说明的一个巨大阴谋,他明白以我的性格,一定会施展出强大的力量以求迅速通过考验,然后遭遇滑铁卢,所以才笑的那么阴险。

        可恶,自己真不该那么心急,还有盲目的自信,以为一路上没有什么能阻挡得了自己,如果来到哈洛加斯的时候,能多逗留小半天时间打听一下,现在就不会中圈套了。

        我心里那个郁闷呀??!

        “哈哈哈,小德鲁伊,不要那么丧气,能像你这样,独自闯到这里接受考验,几千年来,我们所遇到的,也不超过三位数,你已经很了不起了?!?br />
        将我一副瘫软无力的模样,马道克不禁开口安慰。

        “那这些人呢,最后怎么样?”我顿时好奇的问了一句。

        “呃,具体我就记不得了,只不过几乎都以失败告终,想必你刚刚也体会到了,实力越强,考验的难度反倒越大,想要对付三个和自己实力相仿的人,至少,技巧方面得超越力量好几个阶段才行?!?br />
        “就连当年的塔拉夏,第一次挑战的时候,也被我们虐了?!甭淼揽怂低暌院?,旁边的科力克顺口就补充一个让我震惊的信息。

        原来连这尊大神也被虐过,听到这里,我心里顿时好过了许多,感觉自己不再是孤零零一人。

        “其实,像你们这样的优秀者,许多都会出现这种状况,我们存在的意义,也正是为了告诉你们和所有的冒险者,如果你不认为自己有绝对压制得了地狱势力的力量,那么,就请回去将技巧好好磨练?!?br />
        “……”

        沉思一会,我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三个家伙,完全不知道通融为何物,我现在的技巧,和等级相比起来,其实也算不错了,只是比起力量还有着巨大差距。

        只不过,规则并不是为我一个人设立的,当然也不会因为我一个人而打破,他们的做法没错,我也没有资格抱怨什么。

        想想,自己领悟了伪领域以后,被人以实力压制,还是第一次,心里沮丧自然不可避免,就想当初在路高音的时候被卡洛斯秒杀一样。

        虽然我是个以混吃等死为目标的懒人,但就算是像自己这样的人,可以的话,也还是不愿意输呀,更何况我已经为此付出过那么多的努力。

        算了,回去调整一下再说吧。

        我朝三个野蛮人罢了罢手,他们相视一眼,都不由笑了起来,然后重新跳上了高台,做出那副仰天怒吼的姿势。

        “小子,别忘了下次来,还是要带上好酒好菜呀?!?br />
        科力克大声对我说道,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下半身,胸部以下,已经完全石化,那层死寂的灰色还在不断向上蔓延,直至将他的全身覆盖。

        景色一暗,天空那个大窟窿,重新被乌云所覆盖,暴风大雪,也再次在祭坛上肆虐起来。

        愣愣看着三座重新变成石头的野蛮人雕像,暴风雪是如此的猛烈,仅仅是一瞬间,他们身上就堆积了不少雪花。

        他们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站在这暴风雪之中,默默等待着下一个接受考验的冒险队伍,短暂的战斗过后,又重新便雕塑。

        一年,几年,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都是如此。

        我心里不禁再次回忆起他们说过的几句话。

        食物呀,酒呀什么的,我们三个老人家在这里蹲了几千年,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能体谅一下……

        好不容易出来,能多说一句话就多说一句呗……

        那近似无赖的语气之中,究竟背负着什么样的孤独和寂寥。

        正如小幽灵,在教堂底下为自己的父亲唱了几千年圣歌,但是,至少她还有个目标,为了让父亲的灵魂可以得到片刻安宁。

        这三个人呢?他们在暴风雪之中几千年的苦苦守望,心里究竟又在期盼着什么呢?

        越是强大的人,越是珍惜自己,这三个领域级的野蛮人,放在第三世界都是至尊强者,当时,他们又是下了什么样的决心,才甘愿在这里,风雪与孤独陪伴着,守望千年?

        心里,慢慢的涌现一股感动,如同细水长流,这股感动是如此的悠久和沉重,沉重到如同这个祭坛凝聚着的无数野蛮人的信仰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们那仰头怒吼的姿势,此刻在自己眼中看来,也不再是那么可笑,而是充斥着无怨无悔的豪情。

        一股惭愧之情,悠然而生,在他们面前,自己因为输了而闷闷不乐的样子,简直就好像别人为了大义而在舍生忘死,而自己却因为丢了一枚银币而哭死哭活一样。

        什么叫英雄?这就是英雄!!

        果然,就算实力再怎么变强,自己的灵魂节操,思想境界,也还是一介凡人水准。和这些人相比,是如此的渺小可怜。

        我偶尔也会希望,维拉丝她们的丈夫,能是一个可以让她们为之骄傲的大英雄呀。

        想到这里,我更加无力,打开传送卷轴,嗖一声消失在了祭坛之中。

        “哦,孩子,你回来了?!?br />
        马拉正在楼下为伤员包扎,忙的不可脱身,见我回来,还是抽身回过头,点头笑了一笑。

        “马拉奶奶,楼上还有房间吗?我想休息一下?!?br />
        我勉强应了一声,然后问道。

        “伤员还是蛮多的,只有四楼有空房间……”

        马拉迟疑着说道,她可还记得前些日子对方拒绝的坚决态度。

        “没关系,就借我休息一下吧?!?br />
        大概被三个野蛮人刺激的不小,想到他们在暴风雪之中伫立千年,依然无悔,而自己却为了一间比较冷的房间而斤斤计较,顿时觉得自己若是不住上一住,磨练一下自己,以后在维拉丝她们面前恐怕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总之,简单点剖析的话,自己现在心里因为惭愧,自觉渺小,而有一股自虐心态,虽然自己也很明白,但就是遏制不了。

        不过睡一觉就没事了,那啥说的,时间是最好的心灵良药。

        于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紧缩着冰冷的身体,开始考虑将窝挪到小狐狸那里去。

        如果说小狐狸那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是天堂,那么眼前这扇漏风的木窗,对我来说就是地狱。

        昨天的惭愧和自虐心里,早就被抛的九霄云外,这就是身为宅男的优势,也是缺点。

        优点很明显,就是能过的很快乐,时刻保持清爽的傻笑。

        缺陷就是不知悔改,或者说是死性不改,一个转身,又再次投入了浩浩荡荡的笨蛋大军里面。

        “哟,马拉奶奶,早呀?!?br />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起的够早了,你看,天边的太阳还没出来呢。

        没想到下楼一下,马拉已经背着装满了草药的篮筐回来了。

        “不多睡一会吗?不过,你的精神看起来不错?!甭砝呛堑慕晨鸱诺降厣?,开始分类整理里面的新鲜草药。

        “今天天气不错,所以起了个大早?!?br />
        我打开木门,吸了一口迎面吹来的刺骨寒风,只觉得全身三百六十个气孔都一阵清凉。

        “是啊,暴风雪昨晚就已经停了,大家又可以鼓足干劲的出去狩猎,为冬天储备粮食了?!?br />
        马拉笑着说道,她并不打算纠正对方话里的错误,现在已经是临近中午了。

        气氛突然诡异的沉默了一会,马拉才先开口说道。

        “山顶上的考验,你经历过了吗?”

        “经历了,就是在那里被刷回来的?!拔疑炝艘桓隼裂?。

        “怪阿卡拉没有告诉你?”马拉叹了一口气。

        “怎么说呢,似乎有,又似乎没有?!?br />
        我用微妙的口气回答道,反正阿卡拉肯定会有能让自己心服口服的充分理由,不过西雅图克那厮是绝对打算看我笑话的主意,以后得寻着机会找回场子才行。

        “没有一个强者的道路是一帆风顺的,无论天分再怎么高,你若是能真正理解这句话的话,也就不会怪阿卡拉?!?br />
        马拉呵呵笑道。

        “大致上能理解吧?!?br />
        要是没有科力克和自己说过的,塔拉夏那样的人物也在他们面前遭遇滑铁卢,我大概心里还有些不平呢。

        “不过,阿卡拉这孩子呀,也的确是喜欢恶作剧?!?br />
        “什么什么?阿卡拉喜欢恶作剧,马拉婆婆,给我说一说怎么样?”

        我立刻来神了,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起来,那个一直在自己眼中是高深莫测的老狐狸形象的阿卡拉,难道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可不是吗?小的时候,这孩子最喜欢作弄人了,和拉斐尔两个一起,时不时将营地弄的鸡飞狗跳,就连我也被她作弄了好几次,所以你别看她现在一副睿智沉稳的样子,说不定心里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呢?!?br />
        说起往事,马拉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喃喃说道,脸上满是沧桑的回忆神色。

        “时间过的真是飞快呀,那时候,阿卡拉还是个十多岁的小机灵鬼,文文静静的,但是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其实十分调皮,拉斐尔却已经是名扬大陆的罗格歌姬和舞姬,甚至被誉为大陆第一美女,结果还是长大不似地,被阿卡拉教唆着四处作乱……”

        于是这一听就是好几个小时过去,看马拉的样子,阿卡拉小时候的事迹,恐怕没个三五天都说不完。

        不过,没想到一直在自己心目中睿智沉稳,作风严格的阿卡拉,竟然有这这样的童年,还有那个大名鼎鼎,自己却素未谋面的百族公主拉斐尔,琳娅的奶奶,也了解了不少。

        大开眼界呀。

        不过,这些话却不能传出去,不然阿卡拉那只老狐狸还指不定会怎么折磨我呢,就算以后遇到了拉斐尔也不好交代,她毕竟是琳娅的奶奶,自己的亲家婆婆,依马拉刚刚所说,估摸也是个和阿卡拉同级别的老狐狸。

        兴致勃勃的说了小半天,马拉大概有点口干了,才停下话头,反问道。

        “莱娜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孩子,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再去挑战呗?!蔽宜柿怂始绨?,回答道。

        其实,只要摸清楚了规则,这一关对我来说,简直就如同儿戏。

        我可以完全不变身,凭着四十级的德鲁伊的实力对付他们,这样,他们也只能拿出四十级冒险者的实力和技巧,来应付我。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的,我现在的技巧,虽然比起普通四十级冒险者来说,要高上不少,但是像同时对付三个,还不大可能。

        但是,别忘记了,我还有小雪,还有剧毒花藤,它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能轻松打败四五个没有变身的我。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不过,像了一会,我还是不算用这种比较无赖的方法混过去。

        虽然内心已经不像昨天那么纠结和自虐了,但是,对于这三个守护者的敬佩,让我一直有一种凭着自己自己的实力,堂堂正正取得他们的肯定的念头。

        因为敬佩他们,所以希望他们能够肯定自己的实力。

        不依赖召唤宠物,当然,血熊变身就更不行了,和昨天一样,那简直就是送上去给别人菜的行为。

        排除这两种以外,我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月狼变身。

        月狼变身,现在仅仅是心境巅峰的实力,离伪领域还有一步之遥,也就等于是说,如果我拿出月狼变身和他们打,那他们也只能拿出心境巅峰的力量和技巧应付。

        凭着月狼变身的速度和技巧,加上这段时间在卡洛斯的虐菜训练中取得的成果,我有信心能够轻松应付他们三个,甚至是再多一倍都没问题。

        见我信心满满的样子,马拉笑着点起了头。

        “有信心就好,昨天看你回来的样子,我还真怕你一时振作不起来呢,”

        “今天还有点时间,我先出去逛逛,买点东西?!?br />
        想到维拉丝给自己准备的食物,已经所剩不多,下次可不够拿出来给那三个大胃王吃了,我决心去采购一番。

        “等等……”

        打开门的时候,马拉将我叫住,脸上浮现出哭笑不得的神情。

        她指了指门外:“你大概是搞错时间了,现在已经完全天黑了?!?br />
        回头一看,果然,好大几颗星星挂在头顶上。

        “要不在这里再住一晚吧?!甭砝ㄒ?。

        “呃,那个……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br />
        自虐心态完了以后,我对四楼那寒风飕飕的房间,是再无分毫兴趣。

        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离去,马拉那是一个直摇头:“这孩子呀……”

        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小狐狸那条大尾巴更舒服的被子了,什么席梦思天鹅绒完全比不上。

        守夜的狐人士兵,大概是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客人光顾,被我有惊无险的从传送阵里溜了出来。

        将脸蒙的严严实实,我悄悄朝小狐狸的帐篷方向潜伏过去,这副打扮,在这时候出现,要是被其他人看见的话,采花贼的称号那是实打实的扣下来了。

        也不知道上次那几个狐人青年,放下警惕心没有。

        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有个家伙已经将我的味道给记住了,要是继续招摇过市的话,说不定在哪里就会被乱棍埋伏,然后扒掉皮做成那人皮大旗了。

        所以,接近小狐狸帐篷的时候,我留了几个心,果然就听到了数道细声的呼吸,埋伏的附近几个隐蔽点。

        哼哼,太甜了,这样就想抓住本大爷?

        不过,这群家伙也真够可怕的,那件事以后,已经过了将近半个月了吧,他们莫非在这段时间里,天天夜里都冒着冷风,埋伏在这里?

        只能说,这只小骚狐狸的确是祸水,看来自己将她给收了是正确的,不然指不定会有多少三好男人被这小狐狸精给祸害的茶饭不思呢。

        牺牲自己一人,幸福千万男人,这是何等高尚的节操呀。

        锁定了那几个狐人埋伏的位置以后,我心里计算起来。

        小狐狸所在的位置三面环山,只能从正面突破,属于“易守难攻”的类型。

        如果仅仅是这样,自己凭着速度,到也还有把握神不知鬼不觉的晃过这几个人。

        问题是,有一个狐人说过已经记得自己的气味,要是他在里面的话,就算人晃了过去,气味也会留下来,狐人的鼻子贼着呢,比狗还灵敏。

        虽然麻烦了点,只能从空中突破了。

        悄悄变身月狼,黑夜之中,一道白色的鬼魅身影,悄然无声的从远处窜起,直至上千米的寒冷高空。

        调整角度,万一直接落到那几个埋伏的狐人头顶上,那乐子可就大了。

        半空中,我连忙扭动着身体,瞄准小狐狸帐篷的方向落去。

        “嗖——”

        “沙克斯大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br />
        一个埋伏在雪里的狐人青年,突然抖了抖耳朵,瑟瑟发抖的向旁边的狐人问道。

        “大概是风声吧,今晚的风有点大?!?br />
        对面的狐人抬头看了看夜空,如是回答道,丝毫不知道,他们这半个月以来日夜守卫的狐人圣女,心目中的女神,现在已经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

        “你的警惕心太弱了?!?br />
        钻到暖洋洋香喷喷的被窝,一把将朦朦胧胧的小狐狸搂在怀里,在她额头上吻了一口之后,我立刻抱怨道。

        “要是别的男人钻进来该怎么办?”

        “哼,大坏蛋,你以为呀,要不是在大老远的地方就问到了你的臭味,本天狐早就一刀子下去了?!?br />
        睡眼惺惺的小狐狸,慵懒的姿态中散发出无尽妩媚,只是她飞速从被子下面抽出的,朝自己不断得意晃着的刺客腕刃,却让我一阵毛骨悚然。

        这只小狐狸,防备十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