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三十七章 野蛮人守护者

    第六百三十七章 野蛮人守护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三十七章 野蛮人守护者

        轰隆隆…………

        仿佛预感到有什么要发生了一般,原本已经猛烈的让人睁不开眼的高空暴风,威力徒然增大好几倍。

        刹那间,除了依然屹立不倒的祭坛之外,仿佛整个世界都笼罩在灰黑的风暴之中,被吹的天摇地晃,完全就是一副世界末日来临的景象。

        祭坛上空,那厚重的云层深处突然劈起了狂雷,一条条几米粗的怒雷直落而下,打在祭坛上。

        以祭坛中心而环抱着耸立的十几根参天巨柱,霎时间被无数的雷光所萦绕,上面原本模糊不清的文字,在炙白的雷光下时隐时现,一股神秘而强大的气息,从中透露出来。

        这十多根巨石柱上的雷光,手牵手般的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密封的闪电圈,里面不断发出嗞嗞的雷蛇咆哮,这些狂烈不羁的闪电,最后仿佛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疯狂的向祭坛中心涌去。

        刹那间,强大的闪电能量尽数集中在祭坛中心,那里似乎也承受不了如此大的能量,在聚集起来的白色雷光,已经浓烈的宛如液态雷水的时候,“轰”的一声震天巨响。

        只见一条粗达十多米的冲天闪电柱,如同脱困的巨龙般从祭坛中央腾空而起,直冲云霄,那厚的宛如天压下来一般的灰暗云层,刹那间就被这道光柱击破,这样看去,就宛如天空被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肆虐天空的闪电,不断落在祭坛周围的十多根石柱上,而石柱的闪电,却又积聚在中央,化作一道捅破天的巨大雷柱。

        在这样类似一个循环的过程中,雷柱不断持续涌出,天空之上,被雷柱捅出的大窟窿,也在不断扩大,在我目瞪口呆之中,不知持续了多久。

        直到上面的窟窿,跟正下方祭坛的面积,一模一样大小的时候,雷柱突然消失,那些不断肆虐的闪电,也似从未有过一般,不知所踪。

        暴风雨后的宁静。

        就连那原本不可能消失的高空风暴,也离奇的,仿佛突然被什么阻隔开来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站在几万米高的露天山顶上,却感觉不到一丝风动,突兀的让人一时之间无法适应过来。

        眼前的景象,平静中透露着一股祥和。

        唯一能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是真实存在的,只有头顶上面,那个和祭坛一般大小的“窟窿”了。

        仰头看去,无数道洁白的光束,正从窟窿之上投射下来,照亮了整个祭坛,让这里在刹那间变得如同天堂一样,充满了光明和希望。

        十多根高大的石柱,在白光的照射下,上面的文字突然闪烁起来乳白色的光华,每一个字都活过来了般,在自己的眼中不断流转,变化。

        即使不用眼睛去看,也像播放电影一样,整齐有序的从自己的脑海里面一一划过。

        这是记载了野蛮人祖先和历史的文献,十多根石柱上面的文字,包含了野蛮人一族十多万年来的历史丰碑。

        其中,有一道最明亮的光束,鹤立鸡群的显眼落在了祭坛正中央,一座直立的碑文上。

        “……”

        直到现在,我的大脑还没能完全回过神来,刚刚那一幕,实在是太壮观,太震撼了,什么3d电影,最先进的身临其境的设备,也比不上万分之一。

        这样魔幻的景象,自从来到暗黑已经见怪不怪,传说之中的魔法,武技,召唤,形态各异的怪物,甚至那些高达几十米的巨型猛兽,如安吉列斯兽,都见识过,但这一次,无疑是最震撼的一次。

        虽然在和那啥吐槽圣?!\嚼蜓鞘裁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所见到的末日之战,那布满了二翼四翼甚至是六翼高手尸体的魔神战场,更为宏大,但那里百万年不变的灰蒙蒙一片,完全就是一个死寂世界,要说震撼,还是比不上眼前的。

        这一刻,我不禁泪目。

        自从穿越到暗黑,我再也不用看美国大片了(虽然也没机会再看就是了)。

        感叹了片刻,我才缓步向祭坛中心走去。

        这次战斗,我已经决定了要速战速决,具体的办法,就是直接变身血熊,将三个野蛮人老大秒轰,这种爽快的打法,才最符合咱的性格。

        因此,小雪它们,在进来之前就已经收起来了。

        笔直走向祭坛中心,就要看到碑文上面的文字时,突然,我发现了点什么不妥。

        抬头一看,不禁瞪大眼睛。

        不知何时,祭坛周围,竟然已经多出了三座栩栩如生的野蛮人石雕,他们仰天咆哮着,散发出无尽威势。

        石雕身上的盔甲,裸露出来的肌肉线条,甚至是上面的血管都一清二楚,就像随时能活过来一般。

        当然,他们肯定是会活过来的,本来就是三个大活人。

        作为曾经被这三个混蛋虐的死去活来的菜鸟,我理所当然的想到。

        科力克!马道克!塔力克!

        这三个人,就是第一世界的野蛮人圣地的守护者,也是所有想要挑战巴尔的冒险者最后一道关卡。

        虽然现在不像游戏那样,打不赢的话会直接变成一具尸体,但是被他们打败,灰溜溜的跑回去,那种感觉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

        想挑战巴尔?哥们你别乐了,听说你们连守护者的关都过不了没错吧,哇哈哈哈哈~~~

        完全可以想象,那些嘴毒的野蛮人肯定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三个守护者的存在,我并不奇怪,要是他们不在,反而让人头疼呢,问题是为什么刚刚自己没有发现他们?

        仔细一看,我才终于明白,这三座雕像,已经完全和祭坛融为一体,就仿佛一颗种子落到地上,经过岁月流动以后,终于扎根,和这片土地连为一体般。

        所以,三座雕像出现也自然,消失也自然,完全不会让人觉得突兀,而且没有透露出一丝生命波动,就连冒险者的敏锐知觉都无法感应到。

        手握着重型双手斧头的,是科力克。

        擅长双手技能,一手握剑,一手握斧的,是马道克。

        一手握剑,一手持盾的,则是塔力克。

        这三座威风凛凛的野蛮人雕像,手中所握着的武器,就已经大致上概括了野蛮人的所有作战方式。

        不过,被三座雕像居高临下的将自己围起来,一双双仿佛活生生的眼睛,正瞪着自己看,那种感觉实在不怎么美妙。

        我心里有些发毛,决定还是速战速决,于是无视这三座强势围观着自己的雕像,大步走到祭坛中心的石碑上。

        石碑上刻着的文字,像是用鲜血写成的,鲜红如岩浆,透露出一股浓重的杀伐气息,看着碑文,就好像看到无数杀气腾腾的野蛮人正对自己怒吼咆哮。

        将手轻轻放在血红的碑文上面,在接触的一瞬间,头顶上的光芒突然大盛,我来不及多想,连忙往那三座雕像看去。

        只见在强盛的光芒下,三座石雕上面的灰褐色,就好像雪遇到了艳阳般,在不断的融化,消退,慢慢的,那鲜艳的盔甲,油亮的皮肤,便从灰色之中显露出来。

        片刻之后,三个活生生的野蛮人,居高临下的站在高台之上,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要出招了吗?秉着尊老爱幼的原则,要等他们先出手吗?

        我握紧手中的水晶剑,心里有些纠结。

        三个和西雅图克一般高壮的野蛮人,科马克,马道克,还有塔力克,就站在高台之上,在我的目视下,他们活了过来,收回身为石雕时摆出来的,有些二的仰天怒吼姿势。

        然后,在我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将武器往后背上一挂,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自顾自的伸手,扭脖,展胸,踢腿,竟然热起身来了。

        喂喂,你们没看到我吗?说句话呀?别当我不存在呀,喂喂——

        好不容易,等三位野蛮人大爷热完了身子,似乎才注意到我的存在,使用双手重斧的科力克,第一个从高台上跳下。

        他那高大强壮的身体,加上重型盔甲,还有背后那把巨斧,少说也有两吨重,这样一跳落地,周围的地面顿时嗡嗡轰鸣起来,也多亏祭坛坚固,才没有出现丝毫裂痕。

        “哟,这次的考验者,是你这个小不点吗?”

        他上前几步,几乎有自己一倍高的体魄,遮挡了我眼睛的所有视线,只能看到他胸前那闪亮的盔甲。

        然后,肩膀就遭到了一记重拍,顿时就像一颗千斤巨石压在上面似地,好在咱也经历过无数野蛮人这样的摧残了,到也没出丑。

        “嗯,不错,不错?!?br />
        科力克这才退后几步,让我的眼睛得以重见天日,仰起头看着,他的眼睛里正流露出满意神色,不过,这种满意,是发现了合格的猎物那种,充斥着赤裸裸战意的满意,能让人心里直发毛。

        “科力克,你这小子又在倚老卖老,欺负后辈了?!?br />
        粗重的嗓门从身后方向传来,回头一看,是手持剑盾的塔力克,和他的武器,和他的名字一样,同样高大的塔力克看起来沉稳之极,如果说科力克是西雅图克的话,那塔力克就是卡洛斯。

        还没等科力克说些什么,旁边另外一道声音,再次吸引了我的注意。

        “小子,别告诉我只有你一个人???!”

        转头一看,是擅长剑斧的马道克在对自己说话。

        话说,你们到现在才发现么?我应该给马道克你一个三人之中最心细的评价吗?

        面对三人瞪大的牛眼,我只能无奈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你确认你不是跑出来玩,不小心逛到这里,触发了魔法?”科力克瞪大眼睛,犹自不信的问道。

        “……”

        话说,科力克大爷,你以前有见过那么随便的,悠闲的,冒着被怪物包饺子的危险独自一人跑上亚瑞特山之颠吹风的冒险者么?就算要泡妹子,也应该带到船头去吹风而不是这里呀混蛋??!

        好吧,你是大爷,我忍你??!

        忍住吐槽的冲动,我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三只大灰狼围住的小白兔似地。

        “哦,原来是这样?!奔乙⊥?,塔力克双手抱胸,头点了起来。

        喂喂,你就这样接受了吗?刚刚是谁在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就这么简单的相信了吗?看到一个冒险者独自跑到这里来,就不觉得可疑,或者应该好好惊讶一番吗?

        我困惑的看着塔力克,心里在想,说不定这家伙是三人之中,神经最粗大的一个,表现出来的那股子沉稳冷酷的气势,其实应该归类到他憨傻且沉默寡言的性格方面。

        “先不说这个,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敝屑涞穆淼揽肆成徽?,肃然的说道。

        哦哦,终于要开战了吗?让我久等了。

        我立刻打起精神,目光也锐利起来。

        就在气氛紧张的时候,马道克朝我伸出一只大掌。

        “??”

        是开战前的什么仪式吗?我看着马道克的粗糙大手,心里犹豫不决,可是自己这些年来,可从来没听说过野蛮人还有这种风俗的,难道是几千年前的野蛮人族传统?

        最重要的是,自己要做出回应吗?得怎么回应才行?谁也没有教过我呀??!

        于是,心里努力搜索着应付方法的自己,和朝自己伸出大手的马道克,在这洁白光束照耀下的神圣祭坛中央,大眼瞪着小眼。

        “小子,难道你没带来?”

        马道克见我久久没有动静,不禁开口问道。

        “带来什么?”我不解的瞪大眼睛。

        “食物呀,酒呀什么的,我们三个老人家在这里蹲了几千年,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能体谅一下?”

        马道克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

        这才你们的正题吗混蛋?。?!考验的事情被究竟被你们扔到哪个角落去了???!

        我麻木的从物品栏里找了找,还好,维拉丝给我准备了许多好吃的,自己一路的行程比预料的快了许多,所以还剩下很多。

        “哦哦,这不是特地带来了吗?还吊我们胃口,你这小德鲁伊真不老实,哇哈哈哈~~”

        眼看我拿出那么多好吃的,马道克立刻开心的笑了起来,三人抓着维拉丝亲手制作的糕点,酱肉,肉干,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酒……酒呢?”

        吃的嘴角流油的科力克,含糊不清的问道。

        还好,在库拉斯特买的酒,本来是想用作什么时候让老酒鬼给自己跑跑腿的诱惑,还留着一些。

        “库拉斯特的美酒,有心了?!?br />
        看似沉稳的塔力克,没想到也是酒鬼一个,从我手里接过,开了塞子,鼻子迫不及待的凑上去一闻,立刻就闻出来了。

        “其实我真不知道,来这里还要带上食物?!笨此谴罂诖罂诔宰?,我很诚实的回答道。

        “其他野蛮人没有告诉你?”科力克含糊问道。

        “……”

        难道说其他野蛮人会告知?那就能说通了,要知道,一个冒险队伍决定要挑战巴尔,那可是大事,肯定会在哈洛加斯传开,然后这个队伍,就会被告知一些事情,那也不出奇。

        而自己却是直接从营地到哈洛加斯,然后立刻跑到狐人族,小狐狸大概是不知道这个规矩的,而马拉,可能也因为伤员太多,忙不过来而将这事给忘了。

        让我疑惑的是,西雅图克应该知道吧,为什么他不告诉我呢?

        “唉,现在的后辈呀,真是薄情,都已经将我们给忘了吗?”见我沉默不语,科力克有些悲凉的叹了一口气。

        “不是这样的,我的情况有点特殊……”

        见他这副模样,我连忙解释道,科力克的脸色这才好过一些。

        无论怎么说,这三个野蛮人守护者,都是值得敬重的人,他们抛弃一切,甘愿永远封印在着冰雪肆虐的亚瑞特之巅,成为所有冒险者的领路人,几千年来重复不断,光是这一点,就没有几个能做到。

        这三个人在野蛮人心中的地位,甚至已经和这个祭坛溶为了一体,在所有野蛮人心中,最向往崇拜的,当之无愧是勇猛无敌的野蛮人战神——布尔凯索,但要说他们最尊敬的人,却是眼前这三位,这些常识我还是知道的。

        “唉,我就说嘛,前些日子,还有一个像你这样独自来到的女亚马逊,我们才刚现身,还来不及活动筋骨,她的长枪就已经刺过来了?!?br />
        科力克脸上摆着一副“现在的人呀,都不知道尊老爱幼”的神色,唏嘘不已的感叹道。

        独自来到的女亚马逊?

        我心里一愣,顿时欣喜不已,除了莎尔娜姐姐还能有谁?

        “那她人呢?”我连忙问道。

        “通过了,怎么?你认识她?”科力克古怪的看着我。

        “嗯,她是我姐姐?!蔽业阃?。

        “怪事呀怪事?!?br />
        三人摇头惊叹,因为我和莎尔娜姐姐,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实在是让人难以用姐弟这个词联系到一起,差距太大了。

        就好像一个世界级的大明星,却有个相貌平凡的不起眼弟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