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出口之战

    第六百三十五章 出口之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三十五章 出口之战

        光烈怒破击??!

        奔跑中,小雪张大嘴巴,刺目的华光爆发出来,瞬间,一条水桶粗的白光,便咆哮着向怪物最密集的地带激射过去。

        小雪的必杀——光烈怒破击,依靠着融合技能,从其余四只鬼狼身上集聚能量,现在已经完全不需要准备和施展时间。

        几乎是张口就能立刻喷出,毫不给对方反应时间。

        虽然威力上,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不过这种大面积破坏能量炮,省下了准备和施展的时间以后,所凸出来的优势,恐怕不用我解释都能明白吧。

        说时慢那时快,从小雪张大嘴巴,到白芒爆发,再到能量炮激射,整个过程,在不到一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完成。

        那些怪物,还在因为小雪它们散发出来的那股,数量上占据绝对劣势,却爆发出比它们还要强大数倍的气势的异常举止中,而一时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就在这时候,小雪的光烈怒破击已经猛然将至,如同一条威不可挡的白色巨龙般,从七个强大的地狱之王身上擦过。

        毫无悬念,这七个地狱之王连阻挡一下光烈怒破击的脚步都不能,它们的血肉之躯,凡是靠近直冲而过的光烈怒破击那道白光半米以内的部位,直接泯灭,化为灰烬。

        只是瞬间,它们就睁大不可置信的血红双眼,纷纷倒下,死的姿态各异。

        有被光烈怒破击直接命中的,整个腰身,胸部,肩膀和双臂都化为灰烬,只留下半根脖子上连着一颗硕大头颅,两条焦黑的,如同石柱一般粗壮结实大腿,或许还有烧成黑炭一般的手掌,几根仍自不断抽搐的指头,滚落在地上,发出阵阵呛人的焦烟。

        那些被能量炮擦身的,还要好一些,至少还能保留具较完整的尸体,只是半个腰部,半个半个肩膀连同手臂,或者半个头颅,被能量炮的余威直接贯穿。

        这还没有完,能量炮在干掉七只地狱之王之后,直接落到地狱妖妇的地头上,没办法,谁让这些鸟人数量最多,而且喜欢包作一团呢?

        不瞄准这些家伙,感觉都有点对不起自己的智商。

        轰隆隆…… ……

        整个洞穴一阵轻微震动,强烈的爆炸气流瞬间就在狭隘的洞穴爆发开来,一部分像开闸的洪水般涌向洞穴出口,而大部分,还是在整个洞穴内部肆虐,将其余的地狱之王,地狱妖妇,甚至是在远处的再生妖,都吹的东倒西歪。

        做的好??!

        在后面,我朝小雪的身影比了一个大拇指。

        光烈怒迫击的杀伤力,表现在两个过程,就如刚刚所见,一个是在发射过程,所有被能量炮擦身的怪物都会受到巨大伤害,如那七只地狱之王,还有就是落点的范围爆炸伤害,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利用好有是另外一回事,这里便关系到两个方面,一个是发射角度,一个落点,这两个因素,直接关系着能量炮的发挥效果。

        或许就算是一个普通人,给他几秒钟判断一下,也能立刻找到杀伤力最强的落点和角度,但是别忘记,小雪只是一只狼,虽然是一只智商并不逊色于人多少的雪狼王。

        而且,它也没有用上几秒的时间去判断,几秒钟的时间,无论是对哈洛加斯级的冒险者,还是对哈洛加斯级的怪物,都已经能做很多事情,或许等判断出来,怪物的位置早就发生了变化。

        从冲刺,调整角度,到瞄准,整个过程,小雪只用了不到一眨眼的功夫。

        这已经不是什么计算,而是一种战斗本能,自信和熟能生巧的完美体现,只要瞄上一眼,就能大致知道该从什么角度发射,落在哪里,然后立刻行动,根本就不给敌人移动的机会。

        这样说的,好像很容易似地,不过,就算是哈洛加斯级的冒险者,假设他会用光烈怒破击,也未必能做到小雪这种境界,或许要慢上半秒。

        但这半秒,有时就能决定许多事情,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这个假设出来的冒险者,和小雪玩对轰,那么结果就是,小雪的光烈怒破击已经砸在他身上了,他却只刚刚释放出来,于是,光烈怒破击*2的威力,他就这样一个人全包揽了下来。

        被我这么一夸,小雪它们的干劲更加足了,雪白的身体化作一道白光,像利箭一般,洞穴内部肆虐的爆炸气流,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它们的速度,相比之下,那些地狱之王和地狱妖妇,却一个个东倒西歪,阵型大乱。

        一个是蓄势待发,一个是溃不成军,虽然对放依然占据着数量优势,但也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虎入羊群??!

        就连剧毒花藤,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一个懒洋洋的身体,终于有了干劲,随着小雪它们后面也快速钻了过去,不过,小雪它们瞄准的是强大的地狱之王,而剧毒花藤的方向,却是看似介乎在能吃和不能吃之间的地狱妖妇。

        只见它突然从地面窜起,如同绞肉机一般满是利齿的大嘴张开,瞄准一只东倒西歪的地狱妖妇,左瞄瞄,右瞄瞄,像一条在音乐之中起舞的眼镜蛇般,晃了几下,最后终于找准角度,张开满是锯齿和粘液的血盆大口,猛地扑了上去。

        噗??!

        一口,将地狱妖妇肩膀以上的部分,给吞入口中,不过那双不安分的翅膀,却阻挡在外,这也是剧毒花藤一直判断这些地狱妖妇无法吞下的原因。

        就好像一条香喷喷的肉肠,却偏偏长了两根巨刺,你说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那只被吞下小半个上身的地狱妖妇,顿时手脚并用,连同翅膀一起挣扎起来,和剧毒花藤展开了一场血腥拉锯战。

        不过,它的力气哪是剧毒花藤的对手,片刻之后,那双如同骨刺一般,阻碍着剧毒花藤吞咽的翅膀,突然咯啦一声,里面的翅膀骨架,竟然直接被辗成粉碎,整个翅膀立刻也就软了下去。

        在长达十多秒的拉锯之后,终于,哧溜一声,地狱妖妇最后那双小莲足,也消失在了剧毒花藤的大嘴之中。

        见竟然真能能吞下,剧毒花藤貌似打了一个饱嗝,心里却别提有多懊悔了,真不该呀,前面竟然放弃了那么多美味。

        就是这些美味,难咽了一下,还得先花时间“剔掉骨头”才能吞下,一边想着,剧毒花藤朝另外一只地狱妖妇的方向悄悄钻去。

        见剧毒花藤有食物有动力,我这个主人自然也高兴万分,虽说残忍了点,不过作为冒险者,什么残忍的东西没见过?沉沦魔锅里的人肉骨头汤,也够残忍吧,剥皮地窖的那一张张人皮,就不算么?

        很好,也该是自己热热身的时候了。

        我随手抽出神语水晶剑,在手上挥了挥,虽然身上,还有一把从衣卒尔那里入手的扩展级别的暗金级微弯剑,是自己想着能用得上的最强武器,不过用上那玩意的话,也就不叫热身,而是单方面屠杀了。

        对了,还得将小维拉丝给自己织的衣物围巾收起来,弄烂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将身上的衣服围巾接下,露出一身如同鱼鳞般光滑流线型的鹰甲。

        如今咱这个身材,匀称的肌肉,放到原来世界,都能吸引不少女人的目光了吧,我自恋的想到。

        不过瞬间又握拳泪目。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在暗黑世界,隔壁家哪个打铁的大伯,都有着能和自己媲美的健壮身体,那些矮人战士和野蛮人就更不用比了,它们都是肌肉疙瘩,和他们较真,那你只能一辈子活在阴影之中。

        眼看自己选中的目标,那几只看似想浑水摸一把大鱼的再生妖,仍自不紧不慢的在游荡着,一点一点的逼近,它们都不急,我自然就更加乐得轻松了。

        现在,开始打量起身上的装备了。

        其他装备都没什么关系,比起哈洛加斯级的精英冒险者,都要高上好几筹,特别是武器,这把暗金级的微弯剑,绝对是第二世界哈洛加斯级的冒险者,也难以拥有的极品。

        就是这件暗金鳞甲,似乎该换一换了。

        虽然作为普通级暗金装备里,排行老二的货色,不过,这件鳞甲的最大作用,是体现在无法冰冻这一点属性上。

        而现在,自己的月狼变身已经有了类似的效果,这件鹰甲也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条极品属性的作用降低以后,暗金鹰甲的许多缺点就暴露出来了,最大一点,就是防御力问题。

        暗金鹰甲的防御,只有204点。

        而普通类装备里面,最顶级的古代装甲,白板级别的,没有任何属性的,基础防御便有260-300点(300点为极品,出现的概率不比暗金装备的爆率高多少)。

        光从这一点比较,暗金鹰甲的劣势就已经十分明显了。

        所以,自己现在身上缺的是一件高防的衣服。

        其实西雅图克那厮,到是有意愿用他那件金色级的古代装甲,和我换这件暗金鳞甲。

        虽然鳞甲的无法冰冻属性,对自己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但是对元素抗性排列职业最低的野蛮人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极品。

        所以,就算西雅图克那件金色古代装甲,是金色级中的上品,防御高达骇人的接近六百点,他也舍得和我换。

        不过,唉……

        古代装甲,实在太重了自己穿不起呀泪目??!

        高达160点力量要求,可不是自己这副小身板子能穿起的,就算是力气差一点的圣骑士,也不敢穿,不是属性达不到要求,而是就算刚好能穿上,速度方面也要降个好几截。

        毕竟,那是如同钢铁堡垒一般存在的重型全覆式铠甲呀。

        所以,我只能忍痛拒绝了西雅图克那厮厚脸皮的建议,真是的,明明知道我穿不起,还提出这样的诱惑,这是何等的用心险恶呀。

        再说,暗金鹰甲对自己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比如必须用到血熊状态,而对手又擅长冰系攻击时。

        只好赌一赌自己人品,看能不能在在巴尔身上,或者是第二世界,混几件像样一点的装备了,我叹了一口气。

        诶诶,终于来了吗?

        就在这时,耳边刮过一阵历风声,抬起头,发现一只最靠近的再生妖,已经高举大剑,以和它刚刚那死去活来的步伐,完全相反的骇人速度冲了上来。

        圣骑士的二阶作战技能,突击??!

        虽然再生妖这一类怪物,就只会这一个技能,但是他却充分阐述了,技能的威力,不在多,当然,也不在精——一个没有脑子的怪物,能将技能精通到哪里去。

        他阐述的道理是,在乎用的人多。

        突击的效果是,第一,爆发速度冲刺攻击,并自带导航系统,具备完善的追踪功能,就算是身手灵敏的刺客也不易躲闪。

        第二,强大的冲击力,体力较弱的敌人,尤其是法师类型,会被突击击退,甚至是直接拍飞,请不要因为野蛮人的存在,而质疑圣骑士强悍的力量。

        在这两点效果的基础上,人数优势就凸显出来了,十几个再生妖一涌而上,速度快到了极点,你来一下我顶一下,击退击退再击退,直接让你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在持续的负面效果中含恨九泉。

        所以,有落单的时候,千万别遇上一群再生妖这类怪物的说法,就算遇到一群死神之王,如果脑袋够灵活,也能将它们甩脱,一旦遇上再生妖,被它们的突击锁定,那基本上就可以重新创建角色了。

        不过,这些再生妖,还是太天真了。

        我可是在卡洛斯那自创的,从突击领悟出来的瞬步之下,被虐过无数遍的男人,虽然我也知道这并不是可以自豪的大声说出来的话……

        话说我干嘛老是要吐槽自己呀混蛋??!

        咳咳……总而言之,我想说的是,再生妖这种最原始状态的突击,对我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威胁可言。

        突击难以躲闪,但是,并不代表不可击破,技能打断的负面效果,可不是只有法师才能专享的专利(虽然可以的话,他们完全不想享受这种玩意就是了)。

        念头转动的片刻之间,最先的一只再生妖,已经逼近了不到五米的距离,那把巨剑,也顺势落了下来,没有任何意外的话,在它靠近的同时,剑也会砸在我的头顶上。

        就在这一瞬间,我猛地俯身冲刺,上前一步,,利剑后发先至的猛地在再生妖右肋处重重一刺。

        试验证明,任何招式都存在破绽,突击自然也有,不过这破绽却是随着对方每一个动作变化而随时转移。

        如果将这种说法实体简单化,就好比一个在人体身上,随时移动的光点,只要命中这里,就能激发负面状态,高级连击也是遵循这个原理而研究出来的。

        但是,这个光点极其细小,而且对方的动作越快,光电移动的速度也就越快,想要把握住并不容易,必须有丰富的经验,甚至是一种战斗本能。

        我离高级连击技巧,还有不小的距离,尤其是对方使用的是以迅猛著称的圣骑士突击,速度和爆发力惊人,那个代表着破绽的“小光点”,自然也就更加难找了,想要把握时机准确命中,简直比高级连击还要难上许多。

        自己能做到这种地步,还是多亏了被卡洛斯的瞬步,连续虐了好几个月,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

        这一招老早就想在卡洛斯身上试验的招式,可惜那厮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连动作都难以完全捕捉,更别说找到那个微乎其微的破绽点了。

        这不是技巧或者经验的问题,而是实力差距,没有绝对的力量和速度压制,想从别人的近战技能中找到并命中破绽点,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

        虽然对于卡洛斯,我没有那样的实力压制,但是眼前的再生妖可就完全不同了。

        一刺之下,完全直冲的再生妖,身体突然失去平衡,那把落下的巨剑也完全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带着强大的惯性,像脱了轨的火车似地,打着踉跄,呼一声从自己身边擦过,跌地打滚,直到撞在身后十多米冰墙上才停下来。

        第一个再生妖解决,第二个也带着呼声逼近,它们本来的目的就是一个连着一个,不让我有喘息的机会。

        是这里了,胸口部位,我刺??!

        第二个再生妖也接着步入了第一个的后尘,然后,像是排队送死一般,第三个,第四个,一一被我打断技能,身体僵直之下,摔了个狗吃屎。

        最后三个了,将前来送死的再生妖挑飞之余,我用眼角瞟了一眼,心里暗道。

        眼看自己的长期被虐的经验发挥了作用,说心里没有那么点自满,那是骗人的,不过悲剧光环总是在这时候应时而生。

        最后两个再生妖,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脑子突然转过弯来了,竟然一起突击过来。

        这可有些难度呢!

        眼看着两道黑影朝自己冲过来,我皱了皱眉头。

        不过,姑且一试吧。

        打起十二分精神,我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个身上。

        我刺??!

        这只可怜的小怪物应声而倒,步入兄弟的后尘。

        然后,猛地一个回身,找到破绽,再刺。

        比拼时间,就如同小雪刚刚一样,瞬间找到最佳落点和角度,然后发射,整个过程眨眼的功夫都不到。

        这是对战斗本能的考验,攻击和思想同步,找到破绽的一瞬间,剑已经刺了上去,要绝对的快,比小雪刚刚的难度,要高上许多。

        似乎成功了,当看到剑尖,已经刺向自己想要刺向的地方,我心里想到。

        却忽视了一个要素。

        自己玩着玩着,完全就忘记了,自己现在并不是月狼状态,本能虽然跟上了,可是速度没能跟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