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三十章 离去

    第六百三十章 离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三十章 离去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在你这里住下罗?!”

        自嘲归自嘲,但是有便宜不占,那就真是傻子中的战斗机了。

        “你想的到美呢,要是被其他狐人知道你这坏蛋在我这里过夜,那我还不得被他们的目光盯死,去去去,自个在外面扎帐篷去?!?br />
        听我这样一说,小狐狸的俏脸顿时红了起来,明明在上次来的时候,她还没有那么保守的,估计是因为现在挑起了整个族的重担,不知不觉,也开始注重起自己的形象了,要是无法在其他狐人面前保持形象,又谈何能够让他们信服。

        所以,这就是当领导的蛋疼之处了,就好比我自己,也不能像几年前一样,随心所欲,言无顾忌,因为自己不再是一个独行客,而是联盟长老。

        这一层束缚,并不是我自己能自由脱下或者穿上的,而是别人给的,因为在在其他人看来,我这个长老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整个联盟,自己出丑,或许在重要场合说错了什么话,他们就会联想到联盟,就等于是给联盟抹了黑,带来祸事,地位越高,这种影响便越大。

        除非我愿意辞掉长老的位置,不过,现在恐怕也有些迟了,不是我自夸,我现在的名声,至少在第一世界,在各族和冒险者之中,几乎已经是家闻户晓的程度,自己和联盟已经连为一体,一听到德鲁伊吴凡这个名字,大家第一个联想到的是第一世界强者,接着联想到的便是联盟高层,所以这个长老的头衔,现在有没有都没多大意义了。

        话题扯开了,正因为自由,因此,我现在才能深刻理解到,真正投入到狐人族精神领袖这个位置上的小狐狸,寄托了整个族的崇拜和希望,她现在所面临的压力是多么的庞大,甚至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变得步步谨慎起来。

        现在,我才明白昔日整天挂在口中调侃自己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里面究竟包含着多大的压力和无奈,想想小幽灵选择的,只愿意为一根丝线所羁绊的简单生活,虽然要时时刻刻抗拒别人的接近,是难受了点,但或许还真有那么点明智的感觉。

        “也就是说,你是害怕大家的目光,才不同意我住下来,要是没有大家的目光的话,你就不介意罗?!?br />
        虽然明白小狐狸的难处,但调侃一下还是有必要的,调戏这只小狐狸,看着她无意识的表露出那天狐天生具备的,各种各样妩媚迷人的表情动作,气质神态,也是一种至高享受。

        “少臭美了,你这个大坏蛋,臭家伙,就算别人不在乎,本天狐也不会给你住,臭死了,出去出去?!?br />
        果然,这只小骚狐狸顿时娇哼不已,但是天狐的本性,却让她下意识的对喜欢之人作出诱惑,因此拒绝的时候,那双乌黑眼睛眼波流转,荡漾着层层妩媚销魂的涟漪,分明就像是在欲拒还迎。

        好在我现在能了解小狐狸面临的压力,咕噜的吞了好几口口水,总算才没有因为她这种诱惑之极的姿态,而会错意,以为她乐意而强行作出点什么。

        虽然有一定把握,就算自己强来,这只风骚的小狐狸也未必会真正抵抗到底,但始终少了几分完美,自己也不是刚刚见到美女的初哥了,比起肉欲,我更享受的还是互相之间的感情。

        退一百步来说,真这样做的话,就算凭着自己现在德鲁伊吴凡的名头,明天能否安然无恙的走出狐人营地,还是未知之数,俗话说的好,兔子不吃窝边草,自己窝边的草都吃不得,却跑去别人的窝边,在别人的家门口大口的啃草,送死也不是这样的送法呀。

        “那至少让我睡毛毯吧,现在夜已经那么深了,还要扎帐篷,多麻烦呀,大不了明天早上起来,我会对所有人说,虽然我睡了你们的……咳咳,虽然我在你们的天狐殿下房间里睡了一脚,但我睡在地板上,规规矩矩,绝对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行为,这样总行了吧?!?br />
        “才怪??!”

        话刚说完,就被小狐狸甩了一记白眼,论起冒险经验,她这个一步一个脚印的群魔堡垒级冒险者,可比我这个坐飞机飞上来的高手多得多,对下至奴隶上至族长国王的八卦能力,更是了解的很。

        像我种说法,不如直接说两个人同床睡了一觉,该发生和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直接断去他们的各种猜测,还比较稳妥。

        否则,我这种能让八卦之魂燃烧起来的暧昧说法,流传出去,被那些想象力丰富家伙编织出各种版本,很有可能,那些下流点的版本,就不是两人圈圈叉叉的睡一觉那么简单了。

        “去去去,扎帐篷去,嫌麻烦的话我来帮手好了?!?br />
        心里想到这些,这只小狐狸那是越发怕怕了,这个坏蛋,真是自己的命中克星,哪里不好,竟然想要在这种时候使坏,要真被他传出那种话,自己这个天狐殿下,还不得被活活族人给羞死。

        这样想着,她已经爬了起来,手脚并用的想将对方推着出去。

        “好好好,出去就出去,真是的,我真是命苦的男人呀,深更半夜的还要被小情人赶出去?!?br />
        “笨……笨蛋,谁是你的小情人呀,哼??!”

        “哦?你这样说的话,我现在可以去找个娇俏可爱的狐人美女一起共度良宵罗?”我摸着下巴做沉思状。

        “你敢??!”

        虽然明知道对方在调侃自己,但露西亚还是忍不住将那双毛绒狐耳,还有棕色大尾巴高高竖起,上面的毛发根根笔直炸开,两颗小虎牙更是狠狠磨着,喉咙里发出“呲呲”的低沉嘶声,那副模样,活脱脱就和突然在拐角处看到丈夫和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的愤怒妻子一样。

        “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我保证不和其他狐女说一句话就是了?!?br />
        老实说,我被小狐狸现在的模样给吓着了。

        “呜~~哼??!大坏蛋,大傻瓜,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谁管你,出去鬼混去吧,不要回来了??!”

        小狐狸也察觉到了自己刚刚的失态,脸色一阵羞红,为了掩饰内心的羞意,而这样大声说道,然后将帐门狠狠一拉合上。

        “呼呼~~”

        背靠着帐门,露西亚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像虚脱一般,缓缓地滑落到地上。

        真是的,太不爽了,这个坏蛋太令人不爽了。

        明明在以前,自己还能占据主导地位,处处作弄这个大坏蛋,为什么在美白自己的心意以后,主动权就逆转过来,处处受到这个坏蛋的影响呢?

        平时那个冷静的自己究竟去哪了?

        小狐狸气呼呼的想着,就比如说刚才,明明知道那个坏蛋在打趣自己,就是忍不住生气,就是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现在的身份和责任抛之脑后,冲上去将那个坏蛋一把拖回来锁在家里,用鞭子狠狠鞭挞上一百遍呀一百遍。

        然后,又因为他一句“我保证不和其他狐女说话”,而有些高兴喜悦,至少说明他是在乎自己的,但是随即一想,露西亚就更郁闷了,感觉自己的喜怒都操纵在对方手里一样。

        更让她郁闷的是,自己似乎不讨厌这种感觉,因为对方一句话而吃醋,因为对方一句话而甜蜜,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这就是爱情吗?

        啊啊啊,自己在想什么呀?我是谁?我是露西亚,高贵美丽的天狐殿下,只有男人喜欢我的份,哪能被男人征服?不行,不能让这坏蛋太得意忘形了,明天他就要走了,在走之前得让他明白,是他喜欢本天狐,实在被纠缠的没办法了,才面前让他占一点小便宜,而不是本天狐倒贴他才对。

        露西亚暗中握拳,背后仿佛出现一副惊涛拍岸图,整个气势十足的娇俏小女人,这才将一股自心里面涌出来的,莫名其妙的“输了的挫败感”给驱除,打着哈欠,像没长大的小孩一般,手脚并用顺着地毯爬到床上,软绵绵的钻入到被窝里面,只露出一条可爱的棕色狐狸尾巴,还在被子外面不安分的甩来甩去,证明她并没有睡觉,而是在被窝里酝酿着什么小主意。

        这股突然而来的冷意是怎么回事?

        正在外头熟练的将帐篷撑起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一阵冷风吹过,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寒颤后,下意识的看看四周,百思不得其解,小狐狸这里三面环谷,位置好的很,刚刚那阵冷风,究竟是打哪里吹来的,还是说来自自己的第六感?

        算了,休息要紧,明天就要战斗了,虽然哈洛加斯的怪物对自己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强敌,不过还是养足精神的好,毕竟自己有着50%引发特殊事件,20%遭遇出乎意料的强敌概率的悲剧主角光环。

        正在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的时候,脚步声接近,一股熟悉的诱人幽香传了过来,紧接着是娇小柔软的事物,钻入了自己的被子,然后得寸进尺的钻到自己怀里。

        一切都太过熟悉了,让我根本就没有产生丝毫警惕,打着哈欠,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的迷迷糊糊嘀咕道。

        “你不是害怕其他狐人的眼光,不让我在你那里睡吗?怎么反倒自己跑过来了?”

        “哼,我是不许你在我家里睡,但是又没说我不能来你帐篷里睡,这样就没问题了?!?br />
        小狐狸娇哼一声,语气中也带着迷糊的尾音,累了好几天,她真的困了,只想找一个最舒服的地方,美美睡上一觉。

        “你这坏蛋一来,就觉得一个人睡的话,有点冷……”

        露西亚迷迷糊糊的,也没有平时的警惕,就这样将心里话给嘀咕出来了。

        “你说什么?”

        我也迷糊着,刚好没听见她的小声嘀咕。

        “没……没什么,我说你这坏蛋可别会错意,我……我只是怕你这个联盟长老,不适应这里的气候,被别人说堂堂狐人族竟然招待不周,身为天狐,我才……才不得不这样做,可没有别的意思?!?br />
        被这么一问,露西亚到是清醒了几分,立刻便嘴硬起来了,偏偏还结结巴巴,找的理由也牵强到了极点。

        “这样啊,怕客人不适应气候,才特地过来暖被窝呀,原来来天狐族还有这种好事?!?br />
        我清醒了几分,紧紧将这只嘴硬小狐狸的娇香柔软的身体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那以后我可得常来,麻烦尊贵的天狐殿下也要亲自为我暖被窝哦?!?br />
        说完,不待这只死要面子的小狐狸精有什么反应,便低头将她紧紧吻着,深深嗅了一口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犹如催情媚药一般的醉人体香,这样互相拥吻着进入了睡香。

        哦,对了,差点忘记了,小狐狸的尾巴暖和着呢,当被子正合适,我抓??!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发现床上只有自己还在紧紧蜷缩成一团,若不是被窝里依然留着那浓郁不散的熟悉幽香,我还真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梦而已。

        等我收拾好起来,梳洗完毕,远处便风风火火的闪过来一道妙曼身影,在我前面停下。

        “你去哪里逛去了?”

        我一边收着帐篷,一边回头问道,极其自然的,就像睡醒的丈夫,问刚刚晨跑回来的妻子一样。

        这一回头,我才发现,小狐狸正穿着一身猎户打扮,不知名动物绒皮编织成的暖和皮甲,量身定做的套在她身上,虽然皮甲毛绒厚实,却一点也没有掩盖她那优美的身体曲线,而且这样一身打扮,也让她平时妩媚动人的气质里,多了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

        “哟,我们的小猎人殿下,这究竟是去哪里来着了?”看到她这副打扮,没有等她回答,我又调侃了一句。

        “哼,你以为我像你这个坏蛋一样,睡的像只猪吗?我可是早早起来,就去狩猎了?!毙『晷忝家谎?,用骄傲的口吻打量着我说道。

        小狐狸简短的一解释,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今天天气稍微好一点,对大家来说正是个好时机,所以一大早小狐狸就起来,和族人一同外出狩猎了,这个一大早,可不是临近早晨的六七点,而是还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半夜三点多,就起床动身,徒步绕过几座雪山,到了猎物出没的地方,刚好是黎明时分,可以开始狩猎了,真的是一点时间都没有浪费。

        而现在,是小狐狸组织所有狩猎队伍完毕以后,凭着她的恐怖速度,又花了十多分钟匆匆赶回来,大概是累坏了,白雾状的热气,正自她嘴里一口接着一口的呼出呢。

        “去就去了,为什么还要匆匆赶回来?”我怜惜的摸着她的脑袋问道。

        “还不是怕你这坏蛋一声不吭就走了?!毙『曛刂氐拇豢谄?,才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一声不吭就走?”

        我歪着头,用迷惑不解目光看着对方,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判断的事实依据从何而来。

        “因为有前科?!毙『瓯手钡那沃?,直指着我斩钉截铁道。

        “……”

        她这样一说,我到还真是想起了,在当初自己并没有打算接纳小狐狸的好感的时候,的确是为了躲避这份感情债,在她面前不辞而别,突然神隐过好几次,原来一直被她惦记着呢,果然是狐狸呀。

        “现在不会了,一定等你回来再走,我保证?!蔽抑柑焖档?。

        “哼,其实也无所谓,我只是怕别人说我们狐人族招待不周,让客人不辞而别而已?!?br />
        得到我的保证,这只小狐狸心里才算安定下来,也有了嘴硬的余地了。

        “啊,不和你说了,我还有很多事情呢?!?br />
        突然惊叫一声,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有刺溜一声,迅速化作一道影子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

        说实话,在如此忙的状态下,她还能不辞劳苦的偷跑回来,仅仅是为了防止我不辞而别,这种在事业责任和感情之间倾斜,被重视的感觉,让自己心窝暖暖的。

        所以,我难得没有抱怨无聊,一直在小狐狸窝在小狐狸家里,看着她里面的藏书,虽然以前也说过,但是我还是得再说一说,小狐狸这里的书架状况,和三无公主是完全相反,各种意义来说都是。

        这里的各种意义,最主要的一点是,如果扯开三无公主的面纱,会发现她有一张清纯美丽到极点的萝莉面孔,尤其是那双亮黄色的大眼睛,更是闪烁着无垢的清澈光彩。

        但若是你翻翻她的书架,你会在刹那间深刻理解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而小狐狸恰恰相反,天狐的传承,让她天生就有着高贵与妩媚并重的气质,说白点就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一只。

        但是看她的书架,却全都是正经的史册族谱,更让人意外的是,看似魅惑众生,却对男女之事一点也不了解,内心纯洁到让人发指。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呀,这样对比着,我重重的下了一个结论。

        这一等,就直到了下午,才见着小狐狸的身影。

        “我也要走了?!?br />
        看看天色,我才发现,要是再等多一会的话,自己出到野外,就只剩下找隐匿点扎营睡觉的时间了。

        小狐狸看起来有些沮丧,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连平时甩来甩去,活力十足的大尾巴,此时也有气无力的低垂了下去。

        一直送到传送站,见我就要离开,她终于上前几步,看着我,嘴唇轻颤,似乎想说点什么。

        “喂,坏蛋?!?br />
        “嗯?有话就快点说吧,这可不像你哦?!蔽一毓?,柔目看着小狐狸轻笑道。

        似乎微微得到了鼓舞,她背着双手,抬起头,用那双俏丽的大眼睛看着我,目光中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坏蛋,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当然,绝对忘不了?!?br />
        我肯定的点着头,这时候,面对小狐狸这种表情,要是还开玩笑的话,是会遭天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