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二十八章 这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第六百二十八章 这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二十八章 这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哦,那只小狐狸也回来了?”

        我情不自禁的用又惊又喜的声音,轻轻惊叹道。

        和维拉丝出去两个多月,听阿卡拉说那只笨狐狸回来过一趟,可惜和自己失之交臂,还觉得可惜,没想到这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哈洛加斯再次碰见了。

        “呵呵~~,有时间就去拜访一下吧,我们和狐人狼人两族的领地,传送阵早在半年前就打好了,说起来,这也是你和琳娅的功劳,要不是你们两个,联盟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和他们结盟呢?!?br />
        马拉意有所指的轻轻笑道,好在自己脸皮够厚,删删减减的,就将这一句话里隐藏的打趣给无视掉了,也跟着挠头一笑。

        “嘿嘿,这话到是客气了,就算没有我和琳娅,联盟和两族结盟,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过程?!?br />
        这一句话,到是说的心悦诚服,嘴一溜,最后一句话,不小心都将政治书上的句子给搬过来了。

        以阿卡拉这些人的狡猾……不,是聪明,就算没有琳娅这个百族公主的孙女的好感度加成,也照样有的是办法和其他族结盟,只是这个方法最简单而已,

        “呵呵~~,就如你说的一样,这个世上,并不存在唯一一种解决办法,但是按照你这样说,那大家谁也不用感激了,比如说阿卡拉这个大长老,即使她不坐这个位置,也有其他人坐,或许能坐的和她一样,甚至更好,难道能因此而不感谢她?”

        马拉轻笑着摇了摇头,一番犀利的语言让我哑口无言,不愧是上一任联盟大长老,吃过的盐比我吃吃过的饭都还要多。

        “哦,对了,你看我都差点忘记了,已经是上药的时间了,孩子,如果不想在我这住下的话,就快点先去找间旅馆吧,这几天风雪刮的大,冒险者都窝在哈洛加斯不愿意出去了,旅馆的房间有些吃紧?!?br />
        马拉拄着拐杖,比阿卡拉还要驼上一倍的腰,缓缓搀扶着站起,对我说道。

        这一番话,绕是我脸皮厚,也忍不住微微脸红,原来是因为马拉知道房间缺乏,才建议我住在这里的顶层房间,原来还以为她一力推荐,是想磨练一下我的抗寒能力呢,到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如果旅馆房间满了的话,你又不想住老婆子我这里,不妨找个野蛮人的家借住一下,住这些野蛮人只会象征的收一点租金,到是比旅馆划算,唯一不足的是,得能接受得了他们的风俗习惯才行?!?br />
        在我离去的时候,马拉再次热情的给我指出另外一条路。

        “对了,尼拉的房间还空着,要是你真没有找到旅馆,又不想在野蛮人的家借住……”

        “……”

        这是多热心的老奶奶呀,热心的简直让我热泪满盈,难怪会在卸下大长老的位置以后,来到这种苦寒之地为野蛮人免费治病。

        告别了马拉以后,我离开了她的家,才刚刚从门里出来,便感受到了里外两个世界的不同,简直就想从温暖的小家,一步跨入了白色的地狱般,大风吹着鹅毛一样的大雪,猛地从裸露着的脸上刮过,甚至让我有一种被无数冰针刺着的麻疼感。

        冒着风雪前进,以我的德鲁伊视觉,前面十多米处就已经朦朦胧胧了,回头一看,自己刚刚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竟然隐约已经被风雪给掩盖了。

        难怪连冒险者都不愿意外出了,这种大风雪,营地那边的冰冷之原和这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我心里暗暗比较着,惊叹不已,自己上一次来哈洛加斯,根本就没有见识过如此大的阵仗,这种程度的风雪,对哈洛加斯人来说,却可能已经是熟知又熟,没走多远,就看到好几个野蛮人,身体笔直,面不改色的从自己周围经过,大雪吹在他们铁打一般的强壮身体上,就好像大浪拍打礁石,巍然不动。

        难怪野蛮人个子大,身体健壮,恐怕和这分不开吧,个子小点,身体弱点,恐怕在这种气候出门,一个不小心就被大风雪给卷走了,物竞天择呀。

        一瞬间,我化身成为生物帝,将脑子里残留着的那一丁点进化论知识,拿出来酝酿感叹一番。

        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中走一会,上次来的时候自己和琳娅住的旅馆,赫然出现在面前,推开厚重的木门,具有西方中世纪浓厚风味的餐厅,便出现在自己面前。

        偌大的大厅里,地板由平整厚实的方木铺成,上面的横梁上吊着十多明亮的盏魔法灯,将里面照的一片明亮,几十张笨重的大木桌分布其中,七八个身穿朴素布衫的侍者在其中来回穿梭,招待着客人。

        门口对着的里墙中央上,有一个被熏得半黑的大壁炉,里面正燃烧着猩红木炭,冒出的大量热浪足以让视觉模糊,光是这样一看,似乎就能让身体暖和过来。

        在门口左手边,则是一个长方形的封闭式木柜台,旅店的老板坐正在里面,两手掺着台面,用抹布细心的擦着手中的杯子。

        古朴浓厚的西方式风情,在眼前一展无疑,虽然已经融入到了这个西方式的世界,见识过无数次,但是自我定位依然是一个东方人的自己,每次见着依然还是觉得很有新鲜感。

        “欢迎光临,客人?!?br />
        几乎每个酒吧旅馆,门上都吊着铃铛,大门一被推开,熟悉的清脆铃音就会主动响起,这时候,侍者或者老板的热情,也会随着铃音而至。

        说话的正是擦着被子的老板,带着浓浓的哈洛加斯腔调的声音,自他满络棕色胡子的口中响起,他并不是野蛮人,那一络大胡子,反倒让人觉得他像矮人,如果不是他有着正常人身高的话。

        “如果大人您是来用餐的话,这里还有位置?!彼缸糯筇隹瘴恢盟档?。

        “但是,如果大人想留宿的话,我很抱歉,这里在前几天就已经住满了,虽然我申明了很多次,但是在昨天,一个路过的商人还硬是将我的马棚也给霸占了,噢,我可怜的安迪努斯,它还是一匹正在寻找伴侣的年轻小伙子,希望我们的商人朋友不要受到袭击才好……”

        旅馆主人小小的幽默了一把,露出了无辜的神情,让即使是脾气最坏的冒险者,对于这种坏消息也生不起气来。

        “没关系没关系,给我准备好一大张烤面饼,两大轮七成熟的羊排,加多点新鲜的多仑菜,哦,对了,还有一杯火热的果子酒?!?br />
        有点失望的将头上的斗篷帽子,拉了拉,我还是被旅馆老板的幽默给逗乐了,上次来怎么就没发现他还有这种口才呢?

        “哦?看来可人不是第一次来,连我们店的特色都知道?!崩习逅斓拇蛄艘桓鱿熘?,然后朝对面的侍者叫了起来。

        “大号烤面饼,两大轮七成熟羊排,记得加多点菜给我们尊敬的可人,还有一杯热果子酒?!?br />
        这间旅馆的效率很高,坐了不到一会儿,香喷喷的,被烘成半焦的面饼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种火候的面饼最是香甜,前提是要乘热吃,再配上嫩滑多汁,味道浓郁的羊排,在寒冷的雪天,简直就是一种至高享受。

        唯一可惜的没有找到房子。

        填饱了肚子以后,我继续在大风雪中游荡,哈洛加斯那么大,光冒险者就不止几千人,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一间旅馆,事实上,在我从旅馆出来,转左手方向没走出五十米,又是一间旅馆,仔细一看,两间旅馆原来是相邻的,再往不远处的対街方向一看,竟然又见着了一家灯火通明的旅馆。

        “……”

        商业街听多逛多了,旅馆街到还是头一回见,上次在这住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这种可吐槽的地方呢?

        更让我无奈的是,这三间旅馆都已经住满了人,不同的是,第二间旅馆的牛棚被人住了,第三间旅馆的狗窝给人圈了。

        我可以称呼他们为旅馆三兄弟么?

        虽然根据旅馆老三的介绍……嗯?为什么是老三?因为他旅馆的是狗窝,狗最小,被我擅自拍了个老三)根据他的介绍,不远处还有几间,走远一点的话,还能找到十几间,热情的如果不是纸张在暗黑大陆还有点小贵,他就差没画张地图给我了参照。

        话说,这家伙难道是个深藏不露的预言师,算出了我是个路痴?看着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给我将最近一间旅馆的距离,精确到米的距离的旅馆老三,我心里不禁疑惑大起。

        从旅馆出来以后,我抬头望了一眼,虽然是中午,但是天空依然是黑沉沉的,就连从上面刮下的鹅毛大雪似乎也被染成了暗色。

        啧,这种鬼天气,其他几间旅馆……还是算了吧。

        我开始考虑其他几种可能性,马拉那里肯定是要放在最后一位考虑,至于找个野蛮人的家租住,老实说,只要是注意到马拉说过的那句“得能忍受得了他们的风俗习惯才行”,就会三思而后行。

        野蛮人有什么风俗习惯?也没什么,就是嗓门大一点,那些家具什么巨型化了一点,食量供应大了一点,你不吃完他们给你的准备的食物会生气等等,数一数,也就十多条必须注意的事项……

        “……”

        还是算了吧,我宁愿住马拉那。

        对了,不是还有尼拉塞克那间空屋子吗?我突然想起马拉最后一个推荐,一拍脑袋想起,根据模糊的记忆,问了好几次路,终于来到了尼拉塞克那间屋子。

        轻轻推开没有上锁的木门,里面依然一片昏暗,点燃灯火一看,空荡荡的屋子只剩下零星的一张破旧木桌,几张摇摇摆摆的椅子而已,上次来的时候,还能见到几个旧柜木箱子,现在也不见了,到处都透露出一股久未有人住的荒废气息。

        很好,看来并没有被其他人占据,这大概要归功于安亚吧,我轻轻的满是痕迹桌子上一抹,指头一尘不染,不禁做出终于的判断,安亚应该经常过来打扫吧。

        也罢,说不定等会她就来了,自己还能扮鬼吓一吓她呢,不过,她不大不小也是个天才法师,这样做该不会被她一个闪电电成黑人吧。

        安亚打扫的很仔细,就连地板也十分干净,我随便挑了一个干净的角落,拿出维拉丝准备的棉被,就地一铺,睡觉的地方也就有了,嗯嗯。

        话说我现在就铺床干什么呀,有那么想睡么???!

        “自己吐自己的槽,还真有够无聊,或许真该将那只小幽灵带来的。

        我重新收拾好,记了一下尼拉塞克家的位置,就快步来到传送阵,白光一闪,下一秒钟,便出现在了狐人族的领地。

        传送阵这种东西,就是好呀,比什么公交车地铁都要方便。

        狐人族和哈洛加斯城只隔着三四天的脚程,那里刮着暴风雪,这里自然也不例外,大概是因为临近冬天的问题,传送阵少有人用,因此我的出现,让闲的有些发慌的狐人法师露出惊讶表情,不过,在随后我的询问中,他的惊讶变成了震惊。

        “请问这位狐人兄弟,露西亚那只小狐狸在吗?”

        狐人法师惊讶的张大嘴巴,露……露西亚?他有一刹那间的恍惚,这还以为对方在叫另外一个同名的人,不过想遍整个狐人族,他也没想到还有谁的名字,和狐人族最高贵的天狐天下是一样的。

        “你……你是要找露西亚殿下……”他有些结巴的重复一遍道。

        “嗯,没错,她在吗?听说她回狐人族了,所以特地过来看看?!?br />
        我冲对方露齿一笑,心里却有些奇怪对方的大惊小怪,其实是现在的我还不知道,一切还要怪自己顺口就将小狐狸这个外号给叫出来了。

        露西亚在狐人族的尊崇,就和联盟的阿卡拉没什么区别,谁不是尊称一句殿下?要是哪个其他种族的人过来,不客气的问一声阿卡拉那老太婆在么?相信联盟这边的法师,也会惊个目瞪口呆。

        “你……你究竟是谁,找露西亚殿下有什么事?”

        毕竟是一名法师,狐人很快就回过神来,上下打量着对方问道,语气有些惊疑,也带上了几分不客气,敢叫我们尊敬的天狐殿下做小狐狸,这家伙胆子生毛了吧,要是换个性情暴躁点的狐人,还不立刻跟他拼命?好在今天是我值班,等先打听清楚他的身份再说,要是故意来捣乱的,哼哼~~

        “能帮我和露西亚说一声吗?就说我来找她来了,对了,我叫吴凡?!?br />
        “好吧,不过露西亚殿下现在忙着,见不见你可不敢保证?!焙朔ㄊσ惶?,愣了起来,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他招手将守卫士兵叫了过来,在他耳边嘀咕几声后,士兵立刻便飞步离开,而这位法师仁兄,则是有一句没一句和我搭起话来了,不过,作为一名法师,他的口才实在算不上圆滑,就差没将“刺探”身份的打算,给赤裸裸的表达出来了。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大雪纷飞之中,狐人法师之觉得雪花一扬,眼花之间,一道俏生生的美丽身影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

        “是谁……”

        他又被吓了一跳,法杖紧握在手中,等看清楚来人之后,眼睛不禁再次瞪大。

        如此娇媚动人的狐女,就算是族里最美丽的狐女,也难及万分之一,这不是狐人族最尊贵的天狐殿下,还能有谁?

        “我很抱歉,露西亚殿下?!?br />
        狐人法师连忙收起法杖,为自己的唐突佳人而感到惶恐。

        其实也怪不了他,任谁像小狐狸这样忽的闪来闪去,也会下意识的警备,只能怪这只小狐狸太风风火火了。

        我在一旁看着狐人法师道歉,心里不禁想到,大手自然而然的在小狐狸那双手感极佳的毛绒耳朵上摸了摸,教训道。

        “看你这只小狐狸,风风火火的,没点大人样,都把别人吓着了?!?br />
        “哼,就你这坏蛋没有资格这样说我?!?br />
        手啪的一声,被排开了,如同雪地上一朵盛开的妖娆之花的小狐狸,赏了我一记千娇百媚的白眼,愤愤的说道,上齿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随着她的张口若隐若现,可爱之极。

        “作为一个历经沧桑的男人,我有必要对你这句话保留意见?!蔽颐畔掳?,努力的让眼神变得忧郁起来。

        “作为一个又笨又色的坏蛋,你没有资格提出任何意见?!?br />
        小狐狸双手抱胸,将她那规模不小的酥胸高高挺着,得意洋洋的说道,一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模样。

        在一旁的狐人法师,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大脑已经完全当机,脸上呈现出一种失了魂魄的无神。

        这时候,大脑在极度喜悦之中冷却下来的露西亚, 才发现一旁还有其他人在,吓了一大跳,咳嗽几声,亦嗔亦怒的小女儿姿态一收,脸色严肃的板了起来,露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咳咳,原来是吴凡长老大驾光临,请随我来,玛玛加大长老正等着你呢?!?br />
        错觉,果然刚刚的一切都是错觉,狐人法师看着露西亚现在的样子,听到她的话,哆嗦着嘴唇,悻然想到,而另外一边,我已经笑弯了腰。

        “笑……咳咳,凡长老,轻随我来吧?!?br />
        小狐狸刚要本性暴露,无意间撇到了露出松一口气的狐人法师一眼,再次一本正经的说道,只是字句里面,却隐藏着强烈的杀气。

        然后,不待我说话,就牵起我的衣袖,直接拉走。

        “这又是错觉,一定又是错觉?!?br />
        狐人法师看着尊贵的天狐殿下,竟然粗鲁的将一个男人拖走,闭着眼睛,不断的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