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二十三章 你的光明由我来创造!

    第六百二十三章 你的光明由我来创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二十三章 你的光明由我来创造!

        视觉共享,是德鲁伊派系里面,一个算不上魔法技能的小运用,一如字面上所理解的意思,它可以让德鲁伊获得受法者的视野,当然,如果和受法者的距离相隔太远的话,法术效果是会中断的。

        说它视觉共享是冷门小技巧,并不是没有原因,可以想象一下,这项技巧的最大作用,就是可以让德鲁伊直接“看”到第一手的情报。

        但其实,这种效果的意义并不大,首先,视觉共享的受法者,只能是和自己有一定联系的人,别妄图随便施展在一个陌生人身上,让他去当炮灰刺探偷窥什么。

        熟人,比如说冒险队伍的其他成员,在这些人身上却派不上什么大用场,比如说让刺客去前面侦察情况,那自有刺客代劳,将情报刺探回来,你想给对方施展个视觉共享,然后坐等原地看“风景”,但是别忘记了,视觉共享的效果,有时候会让对方觉得不舒服,万一因为视觉共享的干扰而让刺客暴露身形,那该怎么算?

        如果是自己去刺探,那视觉共享就更用不上了,德鲁伊一般会用召唤宠物去侦察,宠物的视线,德鲁伊可以通过彼此特殊的心灵联系朦胧看见,甚至是身临其境的?;材芨惺艿玫?,这种心灵联系可比视觉共享好用多了。

        据说精通召唤系的高级德鲁伊,可以完全获得宠物的所有视野,就算我不说,所有人也知道狼和乌鸦的眼睛有多贼吧,可以想象,那完全就是看1080p的高清电影。

        或许改天我应该和小雪和懒乌鸦试试,虽然现在它们大多数时间都在?;の克?,并不在自己身边。

        所以说,视觉共享并非一无是处,可能会在一些特殊场合派上什么用场也说不定,但是无论怎么说,它也算是块大鸡肋了,除了那些渊源古老的德鲁伊派系还会留有记载,或许会有几个闲着无聊的德鲁伊学一学,现在的营地德鲁伊训练营,早已经将其剔出教学之外,遗忘掉了。

        阿卡拉给我那本记录着各大职业冒险者传闻的书籍,与其说是一本杂记,倒不如说是一本记录七大职业各种让人泪流满面的小技巧的技巧小册,说泪流满面,大概有人不大明白。

        就比如说巫师,里面就有提到,能让巫师利用火系魔法,凝结成一只火焰之手,这只火焰之手,可以和近战战士拼一拼拳头,也可以远距离攻击,指头发出类似一阳指六脉神剑之类的微妙招式。

        咋一看,这个火焰之手貌似很牛x,但其实却是比视觉共享更鸡肋的存在,和近战战士拼一拼拳头?看似是可以在近战敌人逼近时用作保命的招数,但是,我要吐槽一下的是,巫师?近战?

        先不说巫师能不能将火焰之手控制的如臂挥使,就算能,近战经验上,巫师也远远不是战士的对手,如果战士像对付你的话,几个错步就能让巫师疲于应付,绕开这只蛋疼的大手继续逼近,有那个时间使出火焰之手,不如利用这点时间,在死之前好好回忆一下自己的亲朋好友和过往人生吧。

        至于那些一阳指六脉神剑,话说,巫师还缺远程攻击手段么?

        或许还会有我所无法理解的作用在里面,但是这个技能,在现在的我所能理解的范畴,只有一个评价——只有闲着蛋疼的巫师才会去学习。

        里面所说到的其他小技巧,大多也和德鲁伊的视觉共享和法师的火焰之手一样,存在感比较微妙,都是介乎于可学可不学,觉得去学是浪费时间,甚至是蛋疼,但是又说不定能在什么特殊的场合派上用场的,让人陷入yes or no的困扰之中的小技巧。

        想想也是,这本书是阿卡拉的,阿卡拉又是联盟大长老,如果这本书里介绍的技巧真那么有用,那阿卡拉早就将这些技巧公之于众,让各个训练营展开教导,而不是自己收藏起来了。

        话题扯远了,总之,在将书看完以后,我认为阿卡拉的最终目的,是让我有时间的话,不妨学一学视觉共享,总比呆在家里陪三无公主边喝茶边看太阳从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的好。

        而我所要做的,不单是要学会视觉共享,还要将视觉共享反馈,让莱娜看到真正的光明。

        问题是书上只有介绍,却没告诉怎么运用,我还得自己去查,好在凯恩家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书多,前几天去了那里一趟,很快他就找到了关于视觉共享运用的记载书籍,然后回过头向法拉请教。

        啧,如果加仑老头在就好了,不然,我才不会求助法拉这个小气吝啬的门外汉呢,怪只能怪自己的基础知识太薄弱了。

        结果到现在,也学了有七八天了,视觉共享作为德鲁伊的专有技巧,可以说天生就是为德鲁伊而设的,要学会并不是很难,这几天自己已经完全掌握,在维拉丝她们身上试验了不少回,尤其是小幽灵,早就想见识一下我们目光如炬的小圣女,视力究竟好到什么程度了。

        至于共享反馈,我却还处于一种似懂非懂的状态,到不是没想过干脆将白狼叫回来,将重担交给他这个莱娜的正牌哥哥,不过,熊熊燃烧起来的妹控之魂还是很快就将这个念头给浇灭了。

        三天后,靠着法拉老头的填鸭式教育,我终于学会了视觉共享的反馈技巧,第二天一大早,就伙同和我一样高兴的维拉丝她们,一起兴冲冲的跑到莱娜帐篷里面,阿卡拉不知道打哪里得到消息,将她的小黑店一贯,也跟着过来凑热闹了。

        “莱娜,早上好,身体还好吗?饭有没有好好吃?”

        走进莱娜房间,我行使着作为哥哥的权利,劈头就问道。

        莱娜已经起床,和以往一样,娇弱到让人心疼的身体,在雪白被单的包裹下,正半靠在木质床头上,手里轻轻捧着一本书阅读,让整个房间都飘逸着一股安逸宁静的气息。

        听到凌乱的脚步声,她脸上的笑容中,微微带上一点困惑,轻手将书放下,慢慢抬起头,那双淡灰色的美丽瞳孔,正对着我的方向。

        “当然有好好吃,哥哥老是把我当成孩子?!?br />
        莱娜无奈的叹一口气道,但是嘴角流露出来的恬静笑容,却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无论女儿长多大,在父亲眼里都是孩子,莱娜,你应该能体谅哥哥这种感受吧?!蔽椅兆湃?,感动的激昂道。

        “……”

        很明显,我的激昂宣言让莱娜稍稍感到困惑,神色微妙,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

        “大家都来了吗,是有什么好事吗?”

        一一打过招呼之后,莱娜才发现,今天来的人还真齐。

        “哥哥这几天没有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眼看大家都不说话,似乎在故意无视自己的问题,觉得气氛有些诡异的莱娜,神色不变的继续用着她那恬静的面容问道。

        “是呀,莱娜寂寞了吗?我这几天忙着呢?!?br />
        我用有些小自豪的语气说道,小半个月的时间学会视觉共享和反馈,就是德鲁伊也难以做到,这对向来以平凡人自居的我来说,的确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当然,代价就是这半个月没有再和维拉丝一起喂过小羊,没有陪三无公主一起喝茶,没有揉过小幽灵的脸蛋,没有好好和小莎拉聊聊天,没有调戏琳娅,大损失呀。

        不过,为了让先天失明,从出生开始就活在黑暗之中的莱娜,能够一睹这个世界的美好,她们也很支持,就连小幽灵也忍着,没有整天缠腻自己了。

        她们的理解,到是让我小小的寂寞了一下。

        “哦?”

        莱娜只是轻轻应了一声,抿着小嘴,露出文静的笑容,却把我看的心里抓痒,看来这个妹妹,还真是已经摸透了自己的心理。

        “咳咳,我这半个月,都在学习一种技巧,所以没能空出时间来探望你?!笨人约干?,我最终还是在维拉丝她们的暗自偷笑中,先开了口,

        “一定是很厉害的技巧吧?!崩衬日W糯笱劬ξ实?。

        “哪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技巧,嘿嘿嘿~~”

        虽然知道莱娜有大半是在哄我这个哥哥,但我还是忍不住高兴起来。

        “最重要的是,这个技巧,是为莱娜你而学的?!?br />
        “咦——”

        在我不出所料的脸色中,一脸平静笑容的莱娜,果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能将莱娜脸上的平静打破,就和将三无公主的淡漠表情打破一样,成就感十足。

        当我说了视觉共享这回事以后,莱娜的眼眶已经完全湿润了,眼睛不断的眨着,显示出一股掩饰不住的激动和高兴。

        在座的,除了阿卡拉以外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深刻的体会到,一个打从出生开始,就从来没有见过光明的女孩,对光明的渴望,越是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内心的渴望就越深,莱娜就是这样。

        因此,当知道自己能有机会看到光明的时候,莱娜也哭了,喜极而涕,泪水不断的流下,这种和她平时所表露出来的宁静气质的强烈反差,才让我们深刻的意识到,莱娜的内心一直有多么的渴望和压抑。

        “好了,小笨蛋,别哭了,这不是该高兴的事情么,哭什么?”我将莱娜轻轻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却发现自己的眼睛也是又酸又涨。

        “嗯??!”

        点着头,莱娜在我的怀里,深呼吸了一口气,心情好像平静了不少,那双纤细的胳膊,轻轻在自己腰上搂着,自怀里仰起头,近距离下,那双大而清澈的灰色瞳孔,散发出一股奇异的动人心魄的美丽。

        “谢谢你,哥哥?!?br />
        好一会,次从她嘴里,轻轻吐出五个字,五个饱含着许多许多触动和感情的字。

        “一家人,还说这些干什么,如果是白狼的话,一定也会为了你而拼掉老命学习的,虽然我不是你的亲生哥哥,但绝对不想输给那家伙?!?br />
        握紧着拳头,我气势十足的说道。

        “是呢,虽然不是亲生哥哥,但是……真的是太好了,有凡大哥你这样的哥哥……”

        莱娜像小猫一样乖巧的依偎在怀里,抿嘴笑着,总觉得话中有话,又不知道在高兴着些什么,女孩的心思真难琢磨。

        “好了,不说这些,你也想早点看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吧,那就开始吧?!?br />
        轻轻将莱娜抱起,大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我有些紧张的说道,虽然已经掌握了视觉共享的反馈技巧,但还是怕施展失败,让莱娜失望呀。

        “等……等等……”

        莱娜连忙说道,十几年在黑暗中摸索,如今骤然得知自己能见到光明,心里高兴之余,也免不了有一股对即将看到的陌生世界的彷徨和紧张,她让我等了一会,然后深呼吸,再深呼吸,如是好一会儿,才僵硬的朝我点了点头。

        “视觉共享?!?br />
        低下头,额头和莱娜的互相碰触着,我闭上眼睛,轻轻念了一句。

        随着话音落下,淡淡的魔法光辉在我们之间的额头互相传递着,不一会儿,一层淡蓝色的火焰,开始凝聚在莱娜的眼中。

        这股淡蓝色的火焰,正是视觉共享的表现形式,本来该出现在我的眼中,但却被反馈到莱娜身上。

        “好了?!?br />
        我轻轻离开莱娜的额头:“莱娜,慢慢张开眼睛?!?br />
        莱娜慢慢的张开眼睛,淡蓝色的火焰如同一团不灭之火,在她那灰色瞳孔中不断摇曳着,看起来有些几分诡异之美。

        “咦?”

        莱娜轻轻咦了一声,里面带着掩饰不住的失望,因为她什么都没看见。

        “笨蛋!”

        知道她内心所想,我不禁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

        “我还没睁开眼睛呢,你当然什么都看不到?!?br />
        “呜~~”

        莱娜少有的袒露出了女孩子可爱的一面,这些年来,善良的她,不得不将自己的感情深深掩饰,为的是不让别人发现她内心的消极和悲哀,导致的结果,就连其他女孩应有的感情,也不轻易表露,总是表现出一股淡然而宁静的表情。

        “小心了,我现在要慢慢睁开眼睛?!?br />
        我继续说道,在阴暗的地方呆了两三个月,咋一回到外面世界,就是冒险者的眼睛也受不了,更何况是已经在黑暗世界中生活了十几年的莱娜,骤然刺入光线的话,恐怕她的双眼非得爆裂不可。

        随着我慢慢的眯开眼睛,莱娜黑暗的时间中,仿佛裂开了一道缝隙,一种她从没有见过的东西,从缝隙里面渗透进来。

        这一过程是如此缓慢,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才缓慢的眯着眼睛,将一部分景色容纳在其中,这时候,泪水再次打湿了莱娜苍白的俏脸。

        “怎么?是我的睁的太快,眼睛不舒服么?”

        顾不得评价莱娜眼中那两团幽蓝焰火,我连忙俯身下去,轻轻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不……不是的……”

        莱娜已经泣不成声,任我怎么擦,泪水就是流个不停,只能心下暗暗感叹,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果然不假。

        好一会儿之后,莱娜的情绪才重新稳定下来,对着我羞涩而文静一笑,苍白的脸上闪过淡淡红晕,大概是为自己刚才的失态而感到害羞。

        心情平复下来的莱娜,开始细细的体会这个色彩缤纷的世界,那一束束看不见摸不着,对我们来说就如同空气一样稀疏平常的光线,在莱娜眼里竟然是如此的神奇,不断伸出自己的小手,在空空如也的空气上抓着,想将光明抓在手心。

        “这就是我吗?”

        好不容易满足了内心的好奇,莱娜的注意力终于转移到其他方面,终于看到了自己。

        因为我现在的视线,正是面对着莱娜。

        雪白的病床上,一个如同云朵般洁白纤细的女孩,和莱娜静静的“对视”着,她羞涩的笑了起来,视线中的女孩,也一起露出美丽动人的羞涩笑容,这大概和书上所说的镜子差不多吧,莱娜心里调皮的想到,伸出小手在自己面前晃了晃,甚至做了一个鬼脸,露出喜悦的笑容。

        “啊~~”

        她的脸蛋突然变得通红通红,这时才想起大家还在一旁看着。

        “没关系,你的心情大家都能理解?!?br />
        我拍了拍莱娜的小手,柔声安慰道,平心而论,莱娜现在的表现已经算冷静的过分了,如果是普通人,恐怕高兴疯了也不出奇,不见有范进中举的例子么?虽然比喻的有点不恰当,但是我不认为莱娜刚刚的内心喜悦和激动,会比范进中举的时候少。

        “怎么样,莱娜,你还没有见过我们的样子吧,想先见见谁呢?”

        我将早在肚子里酝酿的台词,说了出来,然后抬头挺胸,就等莱娜说出自己预料之中的答案了,至于如何看,没关系,在出发之前我已经将镜子带过来了。

        “是呢?!鼻崆岬阕庞4?,莱娜露出思索状,片刻之后道。

        “维拉丝姐姐她们一直在为我操心,我想见见她们的样子,可以吗?”

        “……”

        晴天霹雳,一道响彻意识之海,让大脑嗡嗡作响的闪电,在正准备拿出镜子,动作做到一半的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身影也被雪亮的雷光照的惨白一片。

        “莱娜,小凡哭了哦?!毙∮牧樵谝槐咄虏鄣?。

        “嘻嘻~~”

        闻言,莱娜露出恶作剧得逞的调皮笑容,逐渐转而温柔,伸出小手,在我的脸上细抚着,轻声道。

        “因为,哥哥声音,气味和样子,早已经刻在我的脑子里面,就算不用看也能知道?!?br />
        那啥,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哇??!”小幽灵惊叹道。

        “哇哇!小凡真厉害,前一秒还要难过的哭出来,立刻就变得害羞了?!?br />
        “你少管我?!?br />
        我恶狠狠 回过头去,抓着小幽灵的脸蛋揉了起来,啊啊,久违了半个月的手感……

        让莱娜见过了维拉丝和阿卡拉她们的面容以后,我果断的切断了视觉共享,莱娜经不起太大的情绪起伏,让她休息一下,真正将心情平复下来再说,反正以后的时间多得是。

        从今以后,就让我这个哥哥,成为莱娜的眼睛,为她创造光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