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二十二章 视觉共享

    第六百二十二章 视觉共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二十二章 视觉共享

        “喂,我说呀,你这小子最近的训练,有些心不在焉呢?!?br />
        训练场上,老酒鬼将长枪往肩膀上一扛,动作粗鲁,表情痞皮,和漫画里经常出现的,那些嘴里嚼着口香糖,扛着棒球棍在大街小巷出没,四处打架勒索的流氓的模样,简直就已经完全重叠在了一起。

        “有这回事?没有吧,还不是一整天陪你们在这里练?”我迷惑的看了旁边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一眼,对老酒鬼的话不置可否。

        “哼,你以为能瞒得过我的眼睛,最近你结束训练的时间都提前了不少,而且在休息的时候总是发呆,我说的不错吧?!?br />
        “你管我,总之我在训练的时候没有偷懒就是了?!蔽页苑椒烁霭籽?。

        哈哈笑了几声,老酒鬼没有理会我带有距离感的眼神,凑坐上来,用手肘撞了撞我的腰,问道:“听说最近你老是往吝啬鬼那里跑,怎么?你们两大抠门凑在一块,又想玩什么花样,好玩的话算上我一份怎么样?”

        “你怎么会知道?”我好奇的看了对方一眼。

        “哼哼,你似乎忘记我是谁了吧,卡夏长老,整个罗格营地士兵的武力掌权者,别小看我的情报,喔哈哈哈哈~~~”

        “顺便一说,最近管理士兵的都是西雅图克?!蔽以谝慌越幼潘幕巴返?。

        “别顺便呀混蛋??!我这叫放权,放权懂不?”

        被我吐槽的老酒鬼,差点没被自己的笑声梗咽了气,咳嗽几口,气急败坏的骂道。

        “她这么会懂得【放权】这个如此深奥的词语?”

        撇过头,我用万分惊奇的语气向西雅图克打听道。

        “哦,是这样的,卡夏老师最近好像正在看一本不知道什么样的书,觉得这个词很有深度,一天要说上十几次呢?!?br />
        口无遮拦的西雅图克,愣是不知道自己正在拆老师的台,犹自继续解释道。

        “比如说这几天偶尔在巡逻队里露一下面,分派几个任务,就会对那些士兵说:我这里有几个任务要放权给你们,之类的?!?br />
        “我、卡洛斯:“……”

        “你究竟在和吝啬鬼那家伙捣鼓些什么?”

        脸皮厚到老酒鬼这种程度,连我和卡洛斯的怜悯目光都忽视掉了,大概最近也是无聊之极,她不死心的继续打听起来。

        “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有些魔法上的问题向他请教罢了?!蔽矣α艘簧?,实话实说道。

        “啧,原来是这样,真无聊?!?br />
        “那样的话,还问的你不是更无聊?!蔽液屠暇乒砑绦称鹄戳?。

        “对了,吴师弟,你的瓶颈还未找到原因吗?这几天你似乎没什么进步?!?br />
        老好人卡洛斯为我们打圆场,不过说的话有些刺人就是了。

        “是呀,前些天还特地去了趟墓穴二层,将等级升到四十,似乎没起什么作用?!蔽铱嗄盏谋ё磐匪档?。

        “别着急,可能升一级不大明显吧,你现在才四十,升级也不难,再升几级,说不定桎梏就会解开了?!?br />
        卡洛斯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可是升了这一级之后,我隐隐感觉到,自己现在的瓶颈,好像和等级限制关系不大的样子?!?br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卡洛斯惊讶的问道,并没有怀疑我的话,冒险者的直觉都是十分灵敏的,尤其是针对自身出现的状况,我这样说了,大概就是十有八九的事情了。

        “能知道就好了,除了等级以外,究竟还有什么限制着呢?”

        “该不会是属性点方面吧?”

        另外一边的西雅图克突然开口,自比武大赛,和卡洛斯那一战彻底解开心结以后,这大个子打起架来,虽然还是那么狂躁,但在平常的时候,却明显变得温和热情了不少,至少不会整天瞪着你,像是随时要将你撕碎了一样。

        “应该不会,你也知道,等级和属性的桎梏其实是相对应的,如果等级不是限制实力的原因,那属性多半也不是,除非是属性点加错了?!?br />
        卡洛斯摇起了头,等级和属性的成长其实是等比例的,也就是说,如果等级不是桎梏原因,那属性也多半不是,反过来,如果出现了等级限制自身实力发展的情况,那属性多半也会横插上没有意义的一脚。

        当然,除了卡洛斯提到那种情况,加错点。比如说野蛮人狂点精力,法师狂点力量,不过相信没有哪个疯子会这样做,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在将自己的人生拿去粪池里面浸泡。

        “所以说……呃?吴师弟,你怎么了?”卡洛斯回过头,正想说说些什么,却见对方正在愣愣发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没……没有什么,啊哈哈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呢?你看我好着呢,哈哈哈~~~”

        我回过神,匆忙的掩饰着大笑起来,就连自己,也能感觉到笑声里面的虚假和慌张。

        “你该不会……加错点了吧?!?br />
        老酒鬼狐疑的看我一眼,按照道理来说,有无数前辈的经验和血之教训,这个年代应该绝对不会出现加错点的问题。

        特别是德鲁伊,其实是最好加点的职业,力量,敏捷,体力型德鲁伊都有,其中又以体力型德鲁伊最受喜欢,只要不是加全智,德鲁伊是没有太严格的加点限制的,闭着眼睛在其余三项乱点一通都没什么大问题,当然,这是个人建议,最好还是配合队伍的需要加比较好。

        “就算是你这样的家伙,也应该不会加错点才对吧?!币虼?,老酒鬼才如此一说。

        “属性点我当然没有加错,反倒说我的精力一点都没加,都是由装备堆积的?!?br />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老酒鬼,虽然咱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智商也在大众水平之列,你这句“就算是你这样的家伙”,是在全屏嘲讽么?我可是代表平民大众,小看群众的力量会死的很惨哦混蛋??!

        “这样么,也有些加太偏门了,就算是野蛮人也要加些精力才行,不过你小子装备好,到也没什么大问题?!?br />
        卡夏下意识的喃喃着, 脑海里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没抓住的样子,最后,她一拍脑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这小子,该不会是留着很多属性点没加吧?!?br />
        我:“……”

        卡夏三人:“……”

        “哈……啊哈哈哈,那个,是……是有那么一点点,你怎么会知道的?!蔽移补啡?,不敢面对三双锐利的目光。

        “将心比心呀,你也知道法拉那老头吝啬抠门吧,他以前历练的时候,就是留着不少属性点,每次睡觉前,都要看一眼属性面板偷着乐?!?br />
        卡夏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满是不加掩饰的鄙视。

        据说眼前的老酒鬼和法拉老头,年轻时曾经一起组队冒险过,所以她知道这些也不出奇。

        “所以我在想,你这个营地第三抠门,应该不是也和吝啬鬼一样,储着属性点偷乐吧?!?br />
        “……”

        算是被猜中了一半吧,每天晚上看一眼三位数的属性点,那种偷着笑的乐趣……我很能体会到当时法拉老头的快乐。

        “被我说中了吧,我就知道,抠门都这样?!毖劭次乙桓比粲兴嫉难?,老酒鬼立刻得意的翘起尾巴了。

        “还说我,你不是第二抠门么?当时也一样吧?!蔽业闪怂谎?,提醒一下对方也稍微有点罗格第二抠门的觉悟吧。

        “我这个第二抠门,是在来营地的时候才有的,至于法拉老头,哼哼?!?br />
        鄙夷的哼唧两声,老酒鬼偷偷对我们说道:“打从一出生开始,他额头上就刻了个抠字,据说在五岁以前还老跑到别人家的妈妈怀里喝奶水?!?br />
        哦哦,如果不是老酒鬼恶意中伤的话,那还真是个大新闻呢,一瞬间,我的八卦之魂燃烧起来了。

        “所以说,你现在的瓶颈,很可能就和你留着属性点没加有关,老实说,你究竟留了多少属性点?!被胺嬉蛔?,老酒鬼便将话头直对着我问道。

        “这个……也不是很多?!?br />
        “究竟是多少?”

        我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就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紧紧的盯过来。

        “咳咳,这是个人隐私,大家应该尊重才是?!蔽沂鹆巳巳ǖ拇蟮览?。

        “我留着十五点?!笨逅?。

        “我留着十点?!蔽餮磐伎?。

        “我?我当然是一点没留,那玩意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br />
        老酒鬼哈哈笑几声,神色语气都极其自然,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能感受到里面有一股莫大的悲凉。

        “……”

        好家伙,三个串通一气了,还有卡洛斯你这混蛋,不就是收了你的宝贝女儿几颗糖果么,用得着这样小心眼。

        愤愤瞪了卡洛斯一眼,我才打开属性面板,观察起来,说实话,因为身上几件神语装备,除了头盔以外,其余几件不间断的交替替换,究竟有多少固定属性点,还真没算过。

        “嗯,那个,大概,有这么多吧……”我伸出三根指头。

        “三十点?”

        西雅图克比较憨,果然被我的暧昧答案误导了,不过另外两个人却不怎么好骗了。

        “那才叫有鬼呢?!崩暇乒砩裆傻目醋盼业娜竿?,摸着下巴,似乎想从上面看出点什么奥妙以后,许久才不确定的问道。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三位数吧?!?br />
        “……”

        为什么这家伙的第六感,总是在最不该敏锐的地方,显得特别锐敏呢?

        见我不说话,三人的眼睛才戏剧化的开始逐渐瞪大,就连卡夏也是,她一开始也只是胡乱猜测,连自己也不敢相信,没想到误打误撞,给说对了。

        “你是笨蛋吗?四十级才多少属性点,两百点而已,你竟然留着超过一半??!”

        片刻之后,老酒鬼一把抓住我的衣领,狠命摇了起来,就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目光里也满是怜悯。

        难怪到了瓶颈,实力老提升不上去,像这样个保留属性法,能提升才怪呢。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我有灵魂联锁,其实总体属性,比四十级的德鲁伊,并低不了多少,其中智力和敏捷,因为有全智加点的小幽灵,和高敏加点的莎尔娜姐姐共享,更是独占鳌头,陷入瓶颈的原因,大概也就是力量和体质有较大的差距吧。

        总而言之,原因算是找到了,虽然不知道对不对,但我还是乖乖的将其中六十点,各加三十点到力量和体质,保留四十九点,再加上身上的神语装备加成,估计还能凑足个六七十点,再升几级,咱又是三位数的暴发户了。

        其实,就算他们不说,我最近也准备着手将力量和体质提升一下了,因为随着维拉丝她们的等级提高,共享能力的不断增强,现在,她们基本上已经共享到极限了,等升到三十多级,如果我再不提高自己的属性,那她们就不会再获得任何共享加成。

        将力量和体质分别提升到96和102(并不是减少了,以前那是算上装备的属性加成,现在的是全裸状态下的基本属性),感觉身体真的轻灵了不少,二话不说,变身月狼,拎起白板长剑和卡洛斯打了一场,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真有所提升,不再像以前那样,总是觉得自己仍有余力,却偏偏像便秘一样憋不出来,输都输的不甘心。

        虽然,还是被卡洛斯压制的很惨就是了。

        可能是解决了近段时间的瓶颈问题之后,我心情大好,练习的时候自然也卖力许多,但是看看时间,依然比平时提前了个把小时结束训练,告别三人,在附近的河边洗去一身汗淤以后,径直往法师公会的石塔方向走去。

        在法师公会中央,竖立着一座高达百丈的石塔,石塔呈圆柱形,层层叠在一起,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外表古朴老旧,很是有一股庄严气势,从塔底下面仰起头,看着彷如直插云霄的塔顶,还真会产生一股眩晕感。

        别嘲笑哥,哥已经有快七年没见过摩天大楼了……

        罗格营地的法师公会,也就这座法师塔,还有那么点法师的味道,其余的大小帐篷,看起来到像是难民营多过于法师公会。

        这座石塔,就是营地法师公会的法师们,搞学究的地方,当然,重要乃至机密的实验,比如说我带回来那些塔拉夏的手稿,还有生命能量的研究,都是在法师公会地下室秘密进行,这座石塔里面的实验,都是一些较为普通,并且危险性较低的实验。

        法拉最近很倒霉,本来想着乘还有几天的休息时间,将手头上的私人研究完成,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被阿卡拉撵去工作了,而且分派下来的工作任务,是和几个炼金术师研究治疗药剂。

        这份工作到是轻松,但是在魔法方面,法拉向来不怕吃苦,怕的是无聊,恰恰这项研究,是他最不感冒的领域,法拉擅长的魔法领域,是爆炸——哦,当然,在法拉看来,这都是那些无知的家伙在污蔑他。

        他最擅长的是魔法阵研究,无论是大型的魔法阵,比如说复合魔法阵,还是小型魔法阵,比如说附魔,在筷子上附魔,加快夹菜速度,在梳子上附魔,加快头发掉落速度,都是他拿手的私人研究,当然,周所周知,魔法阵极不稳定,爆炸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他在石塔里面,闷闷的和那几个炼金术师(法师类型的药师也归类为炼金术师,除非是那些不懂魔法的纯药师)一起捣鼓着瓶瓶罐罐,这个实验虽然不耗脑汁,却要重复实验,极其消耗时间,这也是法拉讨厌的地方之一,没有一点挑战性,浪费他的青春,如果他还有的话……

        “法拉老头,你在吗?”

        从法拉那里了解到,他们现在研究的,改良莱娜 的暂时治疗药剂,也不是什么太过精密的实验,我也不客气,门没敲就闯了进来,见满桌子的瓶瓶罐罐,还有各色溶液,和原来世界的化学实验室颇有几分相似,不过那股子研究味道要更浓厚一些。

        法拉正在一桌子溶液面前检测着什么,闻言抬起头,向我瞪了一眼,具法师公会小道消息,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准确来说,是她的妹妹,自己才不得不提前结束休假。

        更气人的是,任务目标里面,竟然有一项是要改善药剂的味道,光用脚趾头想,法拉也能想出这样的要求,究竟是哪个白痴提出来的,他当药剂是果汁,味道想变就变么?要改变哪怕一丁点的味道,就要将数百种药剂成分重新用魔法公式计算,重复实验数千次不止,还真当魔法研究是过家家呀。

        “你这小子又有什么事?”

        看了看塔外的天色,法拉朝其他几个法师打了声招呼,五六个大袍子法师立刻手脚麻利的将手头的步骤完成,一一记录好进程以后,便收工下班了。

        “昨天那个魔法,我还是有些地方不懂,你再教教我好了?!彼陈坊厝サ穆飞?,我乘机向发来讨教。

        “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懂,我以前给你那根魔法基础,都学到屁股上了么?”法拉倚老卖老的训斥道。

        “哈哈,你也知道,我的理解能力有限?!比嗽谖蓍芟虏坏貌坏屯?,我忍??!

        “嗯,说好了,这次的报酬是五颗完整宝石,一颗都不能少?!?br />
        “是是,只要我能学会,少不了你的报酬?!?br />
        我翻着白眼应道,心里却琢磨着等学会以后是不是要将老酒鬼今天的爆料拿出来讨教还价。

        然后,便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张颇具年代的小册,翻了几页发黄的页面,细细询问起来。

        小册里面记载的,是德鲁伊一项比较冷门的小技巧——视觉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