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二十章 你的命运呈现出死星!

    第六百二十章 你的命运呈现出死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二十章 你的命运呈现出死星!

        几天过后,莱娜的房间里……

        对莱娜暂时有效的治疗药剂,已经在五天前就配置好了,可惜有几味草药的数量有限,再加上一定的失败率,现在为止,也只配出十多瓶而已。

        “就是这玩意么?”

        嘴里说的轻巧,但是我却丝毫不敢大意,轻轻捏起一瓶只有生命药水品一半大小的瓶子,里面装着淡淡的绿色液体,在我的微晃下,荡漾着一层神秘,但却会让觉得味道不怎么样的奇异色泽。

        这淡绿色的药剂,正是针对莱娜病情的唯一有效药剂,虽然只能暂时压制病情,并附加了一定的提升精神和体力——大概也就是相当于兴奋剂的效果,当然,是没有副作用的那种。

        不然,以莱娜的孱弱体质,即使病情得到短暂的压制,也无法练习次太多次数的预言术,施法也是需要消耗一定体力的,这是无数年来,无数法师验证过的唯一事实。

        “是呢,剩下的材料,算上失败概率的话,大概还能制作四十多瓶左右,一天练习一次的,就能用上将近两个月了?!?br />
        坐在旁边椅子上的阿卡拉,笑呵呵的说道,看得出,药剂研制成功,让她的心情很是不错。

        “也就是说,我最好能在两个月内,将那几种缺乏的草药弄回来么?”

        “准确来说,是其中两种,另外几种,你也不是专业药师,不容易辨认出来,采摘的危险度也要低于这两种,就交给那些药师解决吧?!?br />
        “好吧,我知道了,过后将这两种草药的模样还有生长环境详细写给我吧?!蔽业懔说阃?,干劲十足的说道。

        “这种小事,我觉得没有必要麻烦凡大哥?!?br />
        一脸文静的坐在床上的莱娜,轻声说道,她知道眼前这个哥哥,极为极为的讨厌麻烦事情,如今却为了自己的几味草药,不辞辛苦的大老远跑去第二世界。

        “莱娜,所以说你还太不成熟了?!?br />
        我拿出当哥哥的架势,在她鼻子上轻轻一撇说道。

        “要是交给其他冒险者——啊,反正也不是迟几天世界就会毁灭的任务,还是多玩一会再说吧,他们心里肯定会这样想,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凑齐?”

        “呵呵~~,你对冒险者的心态还蛮了解的嘛?!?br />
        阿卡拉微微笑了起来,历练之外的闲暇时候,想多享受一会闲暇时光的冒险者,也是很懒的,不是很特别重要的任务,他们通常都会抱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态度去完成,因此这种情况的确很有可能会发生。

        “那是当然,我也是冒险者,将心比心嘛~~”我抬头挺胸,很自豪的回答道。

        阿卡拉、莱娜:“……”

        “别说那么多了,先试试看效果吧?!?br />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片刻,阿卡拉出声道。

        “没错,莱娜,喝喝看?!?br />
        我将手中捏着的那瓶,直接扭开瓶口,一股淡绿色,气味微妙的气体,顿时从瓶子里面涌出,让我直皱眉头,打了好几个喷嚏。

        “阿卡拉奶奶,你确认喝下这种东西不会有问题?”我捏起鼻子,瓮声瓮气的问道。

        “当然,我我保证?!卑⒖ɡ糜行┲V毓返纳裉锲?,这样回到道。

        “这样啊……”

        我松开鼻子,努力忍受着那股刺激性气味,这种玩意,待会莱娜就要喝下去,自己怎么能做出一副闻着就受不了的软弱姿态,在妹妹面前丢脸呢?

        “来,莱娜,拿好了,对了,等等……”

        手把手的让莱娜拿着瓶子,在我的细心观察下,虽然白皙剔透的俏脸上依然平静,但是她的鼻翼,还是微不可察的皱了皱。

        在她的疑问目光中,我掏出几颗糖果,这是前几天卡洁儿又用不知什么手段,从她的老爸,可怜的卡洛斯手头中获得的,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普通的小孩向父亲索要东西的手段就是了。

        结果这些糖果,全部都落到了我的口袋里,卡洁儿硬塞过来的,怎么说呢?有这种宝贝,还真是感动的鼻子发酸呀。

        还有,是我的错觉吗?这几天的训练,卡洛斯那厮下手似乎特别黑,就差没学我一样,使出双龙戏珠猴子偷桃之类的手段了……

        将一颗糖果放在莱娜手心,我才瞪大眼睛,看着她平静微微仰起天鹅般的美颈,将里面散发出强烈刺激气味的淡绿色药剂,慢慢的咽了下去。

        “怎么样?没有事?很难喝吗?恶心的话就吐出来吧,千万不要勉强?!?br />
        好不容易等莱娜放下空空如也的瓶子,憋了一肚子的话,终于忍不住从我的口中一连串爆出来。

        “凡大哥,我没事,也不是很难喝哦?!?br />
        莱娜不急不缓的将糖果,用她那白皙食指,轻轻的推入那两瓣形状优美的樱唇之中,每一个动作,都透露出一股子宁静,典雅和游刃有余的气度。

        难道说,这散发着强烈刺激气味,让人光闻着就不想靠近一步的药水,真的有着意料之外的好味道?

        看到莱娜轻松的姿态,我不禁怀疑起来,毕竟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好看的不一定好吃,好吃的不一定好闻。

        但是有一点千万要记住,千万别让厨艺值为负无穷的女人靠近鸡蛋一步,正因为鸡蛋容易做,才会让这些女人产生强烈错觉,认为就算是这样的自己,也能用鸡蛋做出不错的味道。

        然后,一个另类的安大姐就此诞生。

        话题扯开了,带着强烈的不安感,我微颤颤的伸出指头,在瓶口边缘沾上一点药剂残渣,怀着必死的心情放到了嘴里。

        “……”

        一瞬间,仿佛从头顶上翘得最高那根呆毛开始,一股油绿油绿的颜色,自自己的头顶一直向脚下蔓延,直至全身都变成绿色。

        连灵魂都能麻痹的味道,味觉的地狱,我只能这样形容。

        片刻之后,从麻痹状态中恢复过来的我泪流满面,一双大手重重的压在莱娜消瘦骨感的香肩上。

        “莱娜,回答我,昨天晚上维拉丝带来的点心,是甜的还是咸的?”

        “那种圆圆的,是甜的,方方的,是咸的,怎么样?”莱娜轻歪着脑袋,不解的回答道。

        “没什么,太好了,你真伟大,我为有你这样的妹妹而感到自豪?!?br />
        我敢打包票,能带着平静神色,慢慢的将这种玩意咽下去的,就算在冒险者里面,也找不出多少个,由此可见,作为普通女孩的莱娜,是何等的淡定和坚强……

        “莱娜,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阿卡拉在一旁笑看着,然后轻轻问道。

        “嗯,很甜?!崩衬热崛嵝ψ呕卮鸬?。

        就连阿卡拉,也足足花了一秒钟的时间脑筋才转过来,莱娜指的是嘴里的糖果味道。

        片刻之后,大概是在莱娜将糖果完全吃下去不久,她的身体终于发生了异状。

        “哥……哥哥,身体好……好热……”

        冒着热汗的莱娜,全身裸露出来的原本白胜新雪的肌肤,呈现出了一种异样的粉红色,大口大口的娇喘着,身体烫得惊人,甚至从衣服包裹着的娇躯里面,蒸发出一股淡淡的雾气。

        完全就是一副严重高烧的模样。

        搂着莱娜,我心里极度彷徨起来,仿佛怀里的柔弱女孩,随时会消失一般,六神无主,用求助的目光看向阿卡拉。

        “别慌,吴,这只是第一次喝下,身体还无法完全适应而已,已经在意料之中?!?br />
        阿卡拉沉稳有力的话,让我心里稍稍安定,心疼的看着在自己怀里不断扭动的莱娜,就连喝下那种药剂,也能面带宁静笑容的莱娜,此刻却全身颤抖,发出痛苦的呻吟,让我不禁想象,她现在究竟在忍受着什么样的剧烈痛苦。

        片刻之后,莱娜的呻吟才逐渐微弱下来,鼻翼急促的呼吸着,慢慢睁开她那双淡灰色的,摄人心魄的美丽瞳孔,看着我。

        “哥哥,我……我没事,请不用担心?!?br />
        “傻瓜,你这个样子,还怎么能让我不担心?!蔽页榱顺楸亲?,想像往常一样,在她的俏鼻上轻轻一撇,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好像发挥效果了?!币恢倍⒆爬衬鹊陌⒖ɡ?,此刻也带着微微激动的语气说道。

        是呀,药剂有效了,您这头老狐狸终于能找到接班的苦力了。

        我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不满的在心里嘀咕着,让莱娜受了那么多苦,就算是阿卡拉,我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回头一看,果然如阿卡拉所说,莱娜雪肌上那层诡异粉红色,已经慢慢退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健康的红润光泽,和以前的病态苍白相比,看起来有精神了许多。

        “好像……”

        莱娜有些不可思议的从我怀里躺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到从所谓有的力量(尽管这种力量,只是一个体质纤弱的平常女孩所应该拥有的),纵使是冷静如她,脸上也绽放出了喜极而涕的笑容。

        这种强烈的喜悦,大概比一个正常人突然获得冒险者的强大力量,还要大上几十几百倍吧,我站在一边笑看着,和莱娜一起享受这份喜悦。

        虽然药剂的作用只有大概半个小时,每一秒都十分珍贵,但是阿卡拉还是让莱娜内心的喜悦,发泄的差不多了以后,才提起训练的事情。

        “对不起,阿卡拉大人,我太得意忘形了?!?br />
        知道自己刚刚浪费了不少时间的莱娜,低着头,像做错的小孩子一般。

        “没关系没关系,以后的时间长着呢?!?br />
        用着招牌式的和蔼笑容笑着的阿卡拉,轻轻罢手道,尽管这两个人的眼睛,都看不见任何东西。

        “预言术的基础,你都记清楚了吗?”

        顿了顿,阿卡拉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见过阿卡拉悲伤,发怒,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一面,就好像严厉的老师一样。

        “是的,我已经全部记得了?!崩衬然卮鸬?,声音虽然有一股娇气柔弱的味道,却带着强烈无比的自信。

        “伟大之眼的力量是强大的,等会你要怀着一颗虔诚之心期待,不要有任何的不敬,也不许有任何的分心?!?br />
        “是的,阿卡拉大人?!?br />
        像师生作答一样,阿卡拉的表情严肃,莱娜的神情也恭谨无比。

        将要注意的事全部询问了一遍之后,阿卡拉的神色才柔和下来:“我知道你的天赋很高,在刚刚学了不久的时候,就曾经为吴成功的施展过一次吧,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这样,而过于自得,预言术就和魔法一样,甚至比魔法更深奥繁杂,穷一辈子也未必能摸到那道门槛,你我现在所学,都只是皮毛而已,这一点你要记清楚了?!?br />
        阿卡拉这一番话让我毛骨悚然,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咱当时可是有着“将教师办公室的一整袋廉价茶叶喝完的恐怖男人”之称。

        很快,阿卡拉教训完毕,终于进入正题了。

        “不用客气,就继续拿我当试验品吧?!被姑坏劝⒖ɡ?,我就拍着胸膛,自告奋勇的说道。

        “……”

        两个人的脸上,同时露出微妙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我用了许多次,都无法预言吴你的未来,哪怕是只言片句,一个片段都无法得到,只有朦胧胧的一片黑暗?!?br />
        阿卡拉叹着气道,要是能算出哪怕一丁点,她也能更主动的安排一些事情了。

        喂喂,你是想说这代表着我的前途一片黑暗没错吧。

        “原来如此,我上次也一样,虽然感觉自己成功了,但是却什么讯息也没有得到,还以为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原来连阿卡拉大人都无法预言,凡大哥的未来,恐怕真的无法想象呢?!?br />
        喂喂,莱娜,你也别跟着附和呀,不知道这样会让我受伤吗?呃?这种崇拜的目光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被佩服了?

        心灵受到严重损伤的我,突然接受到来自莱娜的崇拜目光,不禁立刻飘飘然起来。

        “竟然我不行的话,那就阿卡拉奶奶你来做吧?!毖劭戳礁鋈艘饧恢?,我只能重新提议道。

        “也不行,预言师是无法为自己和别的预言师进行预言的,这是规则?!?br />
        阿卡拉摇着头说道,简单的“规则”两个字,就将一切路堵死了,这个世界,除了创造规则的上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凌驾于规则之上。

        “没有关系,就拿吴作为对象吧,反正只是练习,也没必要非得预言出什么不可?!彼伎计讨?,阿卡拉如是说到。

        莱娜只是初学者,现在只能为站在自己面前的人预言,只有等级别提高以后,才能为万事万物,为千里之外自己所熟悉的人预言,这样的存在,也就被称之为大预言师。

        一切准备后之后,我站在莱娜面前,看着她朝自己伸出的两只小手掌心,开始泛起淡淡的白光,一些拗口繁杂的咒文,从她的嘴唇中无意识吐出,仔细去听的话,头立刻就会像被硬塞入什么东西一般,鼓胀欲裂。

        我连忙定下心神,不再去用心聆听,果然,就算对于冒险者来说,预言师也是十分神秘的存在。

        片刻之后,在莱娜手心中,出现一团球状黑色雾气,莱娜的灰色瞳孔,紧紧盯着这团雾气,就好像被里面的黑色感染了一般,瞳孔的颜色越发幽深,最后黑的和墨汁一样,散发出一股神秘莫测的气息,好像能将人的灵魂吸入里面一般。

        据和莱娜闲聊的时候所获得的信息,只有施展预言术的预言师本身,才能从这团雾气里面获得讯息,别人来看,都只是一团黑雾而已。

        也是莱娜还不熟练,像阿卡拉这个等级的大预言师,施展这种小预言术,不用念咒,也不会出现这团迷之黑雾,只要聚精会神的在脑海里观想一会,就能施展出来,就好像法师施展魔法的【默发】和【瞬发】两种技巧。

        片刻之后,黑团消散,从莱娜的小嘴中呼出一口气,光洁的额头上冒出淡淡一层汗迹。

        “怎么样,看到了些什么吗?”

        虽然没有抱着任何希望,但是我和阿卡拉,还是不约而同的露出希冀目光。

        预言师,有时候也是很讲究人品的,说不定就被莱娜看到了什么片段,比如说我身穿七彩铠甲,高举bug剑,一脚将大菠萝那颗火红色的大蜥蜴头踩在下面什么的……

        缓缓的抬起头,此刻的莱娜,展现出了一股和以前截然不同的,神秘飘渺的气质,灰色的美丽瞳孔注视过来,直降我看的冒出汗水,才捏起嗓音,用低沉的嗓音开口道。

        “我已经看到了,你命运中呈现的那颗死星?!?br />
        “……”

        “嘻嘻,怎么样,被吓到了吧,这可是哥哥你教我说的哦?!毕乱豢?,莱娜将神秘莫测的神态收起,调皮的眨着眼睛道。

        “…………”

        “哥哥,你怎么了?”

        “………………”

        “咦咦——?!哥哥???!”

        “大概是被吓坏了吧?!?br />
        阿卡拉叹了一口气,手中的拐杖往对方身上捅了捅,拍的一声,那句僵直的身体,维持着被吓呆的姿势倒在地上,如同雕塑一般。

        “咦咦——?!但这是在以前,哥哥亲自教我的呀——就算预言失败,也不能被别人小看,就用这句话蒙混过去吧,他这样对我说过,是我用错了吗?”

        “不,办法是很好,以后可以这么做,这次只是……意外?!?br />
        阿卡拉摇了摇头,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忍住没有将实话说出来。

        这次只是……对象是个“只要是妹妹说的话就会毫不犹豫的相信”的笨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