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关于命名的问题……

    第六百一十九章 关于命名的问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一十九章 关于命名的问题……

        “吴师弟,你的控制力越来越不错了?!?br />
        回到营地已经半个月的时间了,这天,我,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依然在训练场打打杀杀,接受老酒鬼的魔鬼训练,一场混战完了以后,从月狼状态恢复原身,喘着大气的卡洛斯上前几步,拍拍我的肩膀嘉许道。

        “还差的远呢,如果认真起来,我在你手下十分钟也支持不了?!?br />
        我有些郁郁的答道,如果卡洛斯打起十分精神,我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就像刚刚一样,被压制的很惨。

        或许有人会说,在比武大赛决赛的时候,刚刚学会月狼变身,不一样和卡洛斯打的有声有色吗?怎么现在训练了几个月,反而越混越回去了?

        拜托这种主角唯心论快点退散吧,和刚刚学会月狼变身那时候相比,我现在的确是进步了许多,特别是和衣卒尔一战之后从它那里领悟了不少冰冻力量的运用和施展,近段时间的提升速度更是突飞猛进。

        但是,自己提升,并不代表别人就原地踏步让你追赶过去,特别是卡洛斯,本来天赋就高得惊人,再有为了从天使族夺回安洁丽尔的强大动力,结合老酒鬼的培训,进步的速度更快。

        现在,卡洛斯的近战竟然已经不怎么逊色西雅图克了,要知道在半年前的比武大赛里,西雅图克还能在近战上压着卡洛斯打,而且这段时间,他训练的时间并不比卡洛斯少,相反还要多上很多,由此可见卡洛斯的进步。

        也并不说西雅图克的天赋就比卡洛斯差,像他这样的战斗狂人,对力量的执着比任何人都要强,出现这种原因,是因为他现在的力量,已经到达了伪领域巅峰,正处于瓶颈期,就好像女人怀胎十月一样,战斗的时候,体内的力量总是有一股“欲语还休,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让老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西雅图克,心情很是郁郁,学什么都不顺。

        如果他能闯过这一关,那便就是突破伪领域,达到领域级实力,那时候,又将迎来一个成长的高峰。

        至于我,说起来也憋闷,月狼变身和卡洛斯的差距拉大,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纵使有主角光环开挂,在提升速度上依然败给了卡洛斯,另外一方面也是老酒鬼的教导。

        要知道,和卡洛斯的决赛,在刚刚学会月狼变身的时候,卡洛斯对我的洞察之心和幻术能力,还有七分顾忌,可是这几个月,老酒鬼专门就如何应付我的洞察之心和幻术,给卡洛斯开了小灶,结果现在已经被克制的很惨。

        没办法,谁让自己的洞察之心和幻术还没练到家,特别是洞察之心,老是被卡洛斯卖出的破绽诱惑出手而遭到反制,说到底,战斗经验上还是有质的差距呀,一旦被卡洛斯找到破解之法,洞察之心也无法弥补这一方面的差距。

        另外一方面,就是和西雅图克一样,我的月狼变身,也陷入了一个奇怪的瓶颈之中,说是奇怪,是因为不像西雅图克那样,处于突破伪领域的临界状态,甚至连伪领域的门槛都没摸着,奇怪的地方在于,明明对冰冻力量已经掌握到了一定的程度,有自信可以控制更多的力量,却偏偏有种憋不上劲的感觉。

        试了一下血熊变身,也处于一种比较低沉的状态,似乎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提升太多的样子,看来并不是月狼变身出现了问题,而是自身的整个力量体系,出现了一些状况。

        这让我郁闷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毕竟血熊变身自己比较熟悉,要找出哪里出了问题,还有脉络可寻,要是单单只有自己还不熟悉的月狼变身出了问题,找起原因来反倒要更为头疼。

        “小子,找出原因在哪里了吗?”

        老酒鬼单手拎着酒壶,迈开醉步走过来问道,人未到,一股酒味就熏了过来。

        “不大清楚,大概是等级原因吧,毕竟我已经在三十九级逗留了好一阵子了,说不定升个几级,月狼和血熊的力量,就能继续提升下去了?!?br />
        我想了想,回答道,拉开属性框看了看经验值,还差那么一点点,几乎只要到外面杀几群沉沦魔,就能凑够经验升到四十级了。

        “嗯,我想大概也是这方面的原因,别因为经验和技巧,就小看了等级,等级,属性和技能才是我们冒险者的三大根基,根基没打好,学什么也学不了?!?br />
        老酒鬼点着头说道,光以一个教导者的身份而言,她所拥有的丰富经验,和每一个建议,用字字珠玑来形容都不为过,如果能忽略她那恶劣的性格,总体来说,还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话说回来,这段时间营地和平了许多,根本原因就在于西雅图克天天缠着老酒鬼训练,让她少了许多时间作乱,偶尔去酒吧都能听到那些老板的惊奇和高兴。

        只有法拉老头的私人实验,因为这段时间被阿卡拉放了几天假,而变得变本加厉起来,不说白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偶尔能听到响彻整个营地上空的爆炸声。

        “对了,你这小子想好没有?”喝了一口酒,满足的“哈”一声,喷出让人敬而远之的酒气,老酒鬼突然发问。

        “想好什么?”

        嫌恶的翻着白眼退后几步,我反问道。

        “我前几天不是刚刚跟你提过吗?从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上吧你这混小子??!”老酒鬼瞪着眼睛,将酒壶砸了过来,被我灵巧的躲闪了过去。

        “前几天……哦,我想起来了?!彼妓髁艘换?,我终于知道老酒鬼问的是什么了。

        “你应该去换个脑子才行?!?br />
        无语的看了我一眼,老酒鬼提出连我自己也觉得很中肯的建议。

        前几天,和老酒鬼顺路回家的时候,她曾经问过我的话,关于自己本体实力的未来发展道路。

        虽然无论是血熊变身,还是月狼变身都很强,但是这种强大,都一定程度上建立在本体的实力上面,也就是说,本体越强的话,变身也就越强,这是傻瓜也知道的事情。

        所以,我的本体要向哪方面发展,这的确是个问题。

        作为本体,一个三十九级的德鲁伊,现在的我连心境境界都还没有达到,心境是一种境界,只要靠领悟就能达到,拥有月狼和血熊变身的自己,在实力到达以后,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跨过这一道坎。

        但是问题就在于,自己的月狼和血熊打破了前例,一个人身上同时具有两种心境,这也是问题所在,自己的本体,在拥有足够的实力以后,究竟要选择哪种心境发展呢?是疯狂之心,还是洞察之心,两种都是高级心境,让人难以抉择。

        从某些方面来说,心境的选择,决定着一个冒险者未来的道路,由不得我不认真去选。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办法,就是两种都不选,依靠自己突破,再次获得一种心境能力,反正已经史无前例的一个灵魂上出现两种心境了,再捣鼓出个第三种,来个三方会战,也不是什么破天荒的事情,这就叫那啥,对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其实无论发展哪种力量,老酒鬼猜测,只要等我的本体到达伪领域实力,通过本体,血熊和月狼三者的积累,总体实力突破伪领域,到达领域级,这种在别的冒险者眼里难比登天的关卡,对我来说却犹如喝开水一样容易。

        当然,必须说明的是,倒霉的时候,喝开水也是会可以被梗死的。

        所以,只要我能在历练升级中,活蹦乱跳的活下去,不一命呜呼,到达领域这个级别,是属于水到渠成的事情,不存在任何瓶颈,问题在于,老酒鬼认为我的本体发展二者之外的心境,开创第三伪领域,这样三种不同的伪领域结合起来,所形成的领域实力,会……

        呃,比较有意思一点。

        话说不是会比较强一点吗?只是比较有意思的话,我何必要费那个劲???!

        “三种伪领域的领悟混合在一起,你就不怕到时候我无法糅合成领域,爆体而亡吗?”我不满的看着老酒鬼。

        “反正如果三种你无法糅合,会爆体而亡,那现在两种也差不多了?!崩暇乒砣缡墙馐偷?。

        “……”

        说来说去,结果还是那句话——死猪不怕开水烫么?

        “随缘吧?!?br />
        翻了一个白眼,我已经在心里暗自决定,除非有什么巧遇,不然到时候,我会选择两种中的其中一种心境,直接突破,谁有那个闲工夫,为了有意思而去从头再来呀!

        至于选哪种,这个……到时候再说吧,不出意外的话,我会用投硬币的方法决定。

        “这个还是放到一边,以后再说吧,你再帮我看看这招?!?br />
        说着,我施展月狼变身,大量的冻气聚集在手中,形成一团漩涡形态的,恍若迷你版星云团的冰雾,然后,双手一握,冰雾团在手上蔓延出去,变成了一把长度超过十米,宽也足足有近两米的超级巨剑。

        正是在卡洛斯一战中领悟出来的并之斩首剑(暂命名)。

        和以前相比,这把冰封巨剑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宽大厚重的剑身,虽然说不上锋利,但是上面自有一股白色的雾气旋绕,仿佛一个巨大的吸尘器般,地上小一点的石头,都纷纷被这道雾气吸了起来,冻成一块冰疙瘩之后,粉碎成无数亮晶晶的冰晶。

        在以前,凝结成冰之斩首剑以后,我尚无法控制手中强大的冰冻力量,只能将其迅速挥出去,现在,我却能将其当成武器使用一段时间,虽然也无法控制太久,但是冰之斩首剑的威力,是有目共睹的。

        简单来说,这招是对付衣卒尔的时候,所使用过的冰冻之剑的超级强化版。

        而上面环绕着的一层雾气,却是模仿衣卒尔的深蓝冰球,那恐怖的吸力,当时的衣卒尔使出深蓝冰球,就连月狼的速度也无法逃脱那股庞大的吸引力,而现在由自己模仿出来,连大块一点的石头都无法吸过来,其中的差别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不用着急,饭要一口一口吃,衣卒尔的招式真有那么容易学,那他的天界第一勇士称号,也就徒有虚名了。

        就是关于这方面的运用,还要和老酒鬼讨教一下,毕竟在力量的运用技巧方面,她吃的盐比我吃的饭还要多。

        “嗯,不错嘛,有些雏形?!?br />
        老酒鬼也不怕冻伤,将脸凑了上去,在散发着强烈雾气的剑身上细细观察了一会,难得没有对上面散发出来的,宛如小孩子的弹弓一般威力的吸力做出嘲讽。

        “名字已经想好了吗?该不会又和你的血熊能量炮一样,用着用着,暂命名就变成了永命名吧?!?br />
        这样说着,老酒鬼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一旁的卡洛斯,面部肌肉也微微抽搐起来,北斗有情破颜斩——或许将命名权交给这个眼前这个家伙,会成为他这一生之中最失败的决定。

        “哼,别小看我,名字早就已经想好了?!?br />
        “……”

        “这副【最好别说出来我一点儿都不想知道】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不是你先开口问的么,哈?!”我看了三人一眼,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突然就失去了兴趣,也罢,就姑且听一下吧?!崩暇乒硗诹送诙?,吹一口气,漫不经心的应道。

        “哼,听了名字你们会吓一跳的?!辈凰暇乒淼奶?,我将巨剑重重的一挥,剑身上的冻气肆意扩散,瞬间便将脚下的地面冰封起来。

        “我觉得我会吓一跳?!崩暇乒矶チ艘痪?,神情有些微妙。

        “听好了,你们这些卑微的人类,本大爷这招的名字,就叫【超.武神霸斩】,听清楚了吗?哇哈哈哈~~~”

        “……”

        “怎么都不说话,不必惊讶成这样吧?”

        “你!是笨蛋么???!”

        老酒鬼神色漠然,笔直的指向我,毫不犹豫,毫不留情的吐槽道。

        “怎么,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好,不是很好吗?帅气又霸气!”我试图将她们扭曲的价值观纠正过来。

        “俗,太俗气了,只有将骑士小说里的每一个字都专研百遍的白痴,才会取这样的名字?!?br />
        “大俗才是雅,通俗易懂才是王道??!”

        “通俗个屁,易懂个屁,你不干脆将自己的名字改成吴霸气?很通俗易懂吧,啊啊,以后就叫你吴霸气好了,无霸气??!”

        “别……我换还不成么?”

        屈服在老酒鬼的淫威之下,我略微思考了一下,的确,也不是什么名字都能满足大俗是雅这一条件的,就像臭豆腐和粪便,虽然都是臭的,但是一个好吃,一个却根本不能吃。

        通俗……还有易懂么?也就是要做到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境界么?

        看了一眼手中长溜溜,四四方方的冰剑,我心里有了答案。

        “就叫【棒冰棍】吧,这个名字简单易懂吧,一听就能明白?!蔽腋呔僮疟?,大声说道。

        “反差太大了!反差太大了吧你这笨蛋,为什么【超.武神霸斩】后面就成了【棒冰棍】?你的脑子里就只有【屠龙骑士】和【史莱姆】吗???!”

        结果这次,我是被老酒鬼抓着衣领吐槽。

        “屠龙勇士姑且不说,史莱姆有什么不好,不是很可爱吗?软软的,弹弹的……”

        “……”

        老酒鬼长大嘴巴,脸色呈现出一种绝望的灰白,松开手,踉跄几步,摇摇晃晃的走到西雅图克和卡洛斯面前,郑重的握着他们的手,目光含泪道。

        “拯救暗黑的重任,就落在你们两个身上了?!?br />
        喂喂??!

        “快点改回去,就叫冰之斩首剑好了,什么都别改,就叫冰之斩首剑就行了??!”

        “为什么我的招式,非得你来决定不可,啊?。?!我已经决定了,除了【超.武神霸斩】和【棒冰棍】以外,绝对不会取其他名字,我就从这两个里面?。?!”

        旁观的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看着这场争论,目瞪口呆,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悄悄跑到训练场对练去了。

        结果这一场没有结果的口角,在途中经历了老酒鬼多次武力胁迫未果的情况下,一直持续到了太阳下山,口干舌燥的老酒鬼才无奈罢休,带着一脸的绝望,支撑着自己摇摇晃换的身体回老巢去了。

        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对着消失在夕阳之中的老酒鬼的苍白背影,被长枪柄端捅的满头是包的我,打出了一个v字手势。

        “就叫【爱丽丝的棒冰棍】怎么样?”

        晚饭的时候,我依然滔滔不断的和女孩们讲述着这场伟大的胜利,意犹未尽的添了添嘴巴,突然想起了自己血熊变身的一招【维拉丝的平底锅】。

        是不是也能加点什么前缀呢?看了小幽灵一眼,我建议道。

        “算了,我可不想被别人当成笨蛋?!?br />
        小幽灵“呜嗯~呜嗯~”的小口小口嚼咽着饭后点心——一颗光芒夺目的完整钻石,就像窸窸窣窣的小松鼠一样,头也不抬的吐槽道。

        “对了,大人,我也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br />
        维拉丝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地,放下筷子,双手合十的看着我,俏脸上的温柔的笑容,让人陶醉。

        “能不能将那招【维拉丝的平底锅】,也改一改呢?”

        刹那间,一股无法形容的魄力,从维拉丝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中散发出来,套用江湖上的术语形容,就是——有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