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零五章 二层

    第六百零五章 二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百零五章 二层

        ……

        所谓不死剥皮者,是小矮人巫师在复活小矮人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而产生的异变产物,它们通常是以不死形态的骸骨复生的(当然,有一些还残留着部分腐烂的肢体内脏,这种就更令人恶心了)。

        这些变异的骸骨复活者,拥有极高的攻击力,极其脆弱的魔防物防和极快的速度等几大特点,而且因为变异关系,其自身结构很不稳定,一旦死亡,体内残留的生命能量就会瓦解,引发爆炸,这也是它们最恐怖的地方。

        生命能量的威力,我可是亲眼在尼拉塞克身上见识过,而又生命能量引发的尸体爆炸,就是死灵法师的招牌技能——尸体爆炸,一种附带极强的火焰和物理攻击的伤害。

        这些不死剥皮者让人恐惧的地方就在于此,身体强壮的圣骑士或者野蛮人还好说,但是脆弱的法师几乎无法承受得了不死剥皮者的死后的爆炸伤害,而恰好,它们的魔防和物防极低,个头小,速度又极快,一个不小心,很容易绕过前排的战士,靠近后方的法系职业,这时候,法系职业的处境便十分危险。

        想闪开,速度远远不及对方,而做出攻击的话,因为对方的魔法防御却极低,血量又少,往往法师几个火弹就能让其致死,但是法师却必须考虑它死后所产生的爆炸,会不会波及自己,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了,若是不攻击的话,它们的攻击力又极强,那等于是坐着等死。

        有一种状况是最常发生的——对于那些对不死剥皮者了解还不够深入的冒险队伍来说,一旦不死剥皮者绕过战士,逼近身后的法师,他们的神经立刻就会紧绷起来,试图用火弹冰弹之类的小技能拖延敌人的脚步,没想到这些不死剥皮者异常脆弱,几个火弹冰弹下去,就“碰”一声骨肉飞溅,将法师笼罩在里面……

        而对于近战战士,虽然在防御和生命值上较为有保障,但也无法硬抗太多的爆炸,如果是同时有三四个不死剥皮者爆炸,就是扛着大盾的圣骑士,也要被爆弹出去,受伤不轻,原本坚固的防线一下就会被撕扯开来。

        因此,剥皮地窖被法师公会用红色标记,一大半的原因都是因为从二层开始,就会稀稀落落的出现一些不死剥皮者的踪影。

        这些不死剥皮者分为三个阶段,最初阶段就叫【不死剥皮者】,然后进阶为【不死灵魂杀手】,最终阶段是【不死冥河娃娃】。

        第一第二阶段,或许比较少人熟知,因为它们都是稀稀落落的出现在剥皮地窖,还有古代古拉斯特的一些下水道里面,每次的数量不多,威胁不算大。

        但是第三阶段的不死冥河娃娃,却是大名鼎鼎,足以让最勇猛的野蛮人也睡不着觉,因为不死冥河娃娃只会在憎恨牢笼里出现,每一批数量几乎都会超过十只,要是一次性遇到超过百只的大队不死冥河娃娃,那团灭的可能性超过60%,就算是精英冒险队伍,也要付出一定的牺牲才能够逃脱。

        如果说死亡骑士,是迪亚波罗最忠诚近卫队骑士,死神之王,是巴尔最忠诚的近卫队战神,那么不死冥河娃娃,就是墨菲斯托最忠诚的近卫队刺客。

        在我的极力描述之下,在藏匿点休息了一晚之后踏入剥皮地窖第二层的五个女孩,也变得紧张兮兮起来,眼睛凝重的四处乱转着,看她们的样子,恐怕只要角落一有白影闪过,就会遭到五道最犀利的魔法狂轰滥炸,死的连渣都不剩。

        在剥皮地窖二层走了小半天,在死狗的全屏技能嘲讽下,五个女孩接连应付了四波小矮人的袭击,剥皮地窖二层的小矮人,已经不是小矮人的二阶进化体【剥皮者】,而是三阶的【灵魂杀手】了,那宛如刺客一般的超高速度和攻击力,也无愧于这个牛x的名字。

        最烦人的,还是那些会吹箫……咳咳,应该说是吹筒针的远程攻击型小矮人,无论怎么说,远程怪物对法师的威胁都是比较大的,不过它们的攻击力远没有那些拿小菜刀,小短矛的小矮人那么高,所以在小幽灵的鸡蛋壳?;は?,还能安然无恙。

        不过,不知道是人品问题还是什么的,我们一直戒备的不死剥皮者却一直没有出现,这种状况,更是让女孩们心里的那根弦慢慢蹦到极点,估计今天要是不见到只不死剥皮者的话,她们睡觉都睡不香。

        终于,在前往剥皮地窖第三层的中段路程上,第五波敌人里面,几个滑稽可笑的小矮人巫师中间里,隐约夹杂上了一道左右挪移,鬼鬼祟祟猥琐之极的白色身影。

        “碰——”

        琳娅二话不说,直接一记火球弹了出去。

        虽然冰焰混合爆炸的威力更强一些,而且法力也要更加节约,但是冰焰混合爆炸的难度较高,对于移动速度快的怪物,以琳娅现在的技巧,命中率还不到30%,要么就是打偏,要么就是因为大部分精力用于追踪敌人,而出现首尾不顾,使得火弹和冰箭无法在同时落于同一个点上,形成混合爆炸。

        所以在这种时候,还是单体的火球比较好用一些,毕竟是火系法师的招牌技能,效果不是盖的。

        在琳娅的操纵下,篮球大的火球带着滚滚焰浪,后面拖着一条火红色的绚丽尾巴,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从前方的小矮人头顶上掠过,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那道白色身影上。

        “碰碰——”

        连续两道巨大爆炸声响起,火球爆炸开来,所爆发出的火红焰光里面,隐约还夹杂着一些血肉碎末,瞬间就将周围的两个小矮人巫师,连带数个小矮人吞没,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

        第一道爆炸声,自然就是琳娅高达八个技能等级的火球威力,而第二道爆炸,则是不死剥皮者死后的尸体爆炸。

        “干的好,琳娅??!”

        我将大腿一拍,妙绝的赞许道,要不是还在战斗之中,非要将这个娇小可人的小巫师搂入怀里亲吻一番以作鼓励。

        技巧上,琳娅的火球能够准确命中速度极快的不死剥皮者,的确是连库拉斯特级的法师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做到,不过,对于天才级的琳娅来说,她的技巧达到甚至超过库拉斯特级的水准,并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所表扬的,是她的意识,几乎在不死剥皮者出现的一瞬间,那种下意识感觉到危险并立刻做出正确反应的判断意识。

        或许,这种下意识,也就比普通冒险者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做出判断,快上那么一秒,甚至是零点几秒,但是在未来的战斗中,哪怕是零点零几秒,对冒险者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甚至可以决定一个团队的存亡与否。

        作为队伍中最灵巧敏锐的莎拉,也比琳娅慢了一拍,从这里可以看出,两个人在天分上还是有那么点差距的。

        也不知道是一口气干掉了众人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不死剥皮者,还是被我这么一夸,琳娅那精致白美的脸蛋上,闪烁着一层薄薄的红晕,在暗淡的魔法火把照耀下,散发着淡淡光洁,更是平添了几分诱人姿色。

        眼看不死剥皮者被琳娅挥手之间迅速消灭,其他几个女孩显示出了几分遗憾——这连不死剥皮者的模样都还没见着呢,不过眼前还有一大批小矮人要应付,由不得她们分心。

        片刻之后,战斗结束,又是一次华丽的无伤胜利。

        虽然不死剥皮者了连模样都没看清就被迅速消灭,但是众人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心中那根弦慢慢松弛下来,不再显得那么紧张。

        “琳娅宝贝,这次你的表现很出现,以后要继续锻炼这种反应?!背俗胖谌耸帐氨湮锲?,我上前几步,摸着琳娅的脑袋说道。

        “我战斗了,吴大哥?!?br />
        像被轻抚着的小猫似的,双手紧紧抓着法杖,舒服的眯着眼睛的琳娅,俏红的脸蛋上流露出几许害羞,几许幸福。

        “哼,看来这不死剥皮者,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嘛,小凡就知道吓人?!?br />
        不远处,正像个小财迷似地,将一颗颗金币捡起,在手上擦了擦,又呵了一口气,才小心翼翼放好的小幽灵,发现了我们这边的动作,顿时酸溜溜的说道。

        “对于以远程攻击为主的你们来说,几个几个出现的不死剥皮者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它们的生命脆弱,只要赶在被逼近之前随手扔上一枚火弹,很容易就能将它们消灭?!?br />
        看到小圣女朝自己扮着可爱的小鬼脸,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走了上去,脚步在漫地的小矮人尸体中踩过。

        这些尸体在我们走后不久,应该就会有其他小矮人来享用了,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冒险者还是小矮人的食物供应者,而它们则是充当着整个大自然系统的清道夫。

        一手将嘴唇微微翘着的小幽灵搂起,我们呼着正在收拾战场的维拉丝她们,我们来到了不死剥皮者被干掉的地方。

        地面上,因为琳娅的火球爆炸所造成的焦黑痕迹依然清晰,不过还有另外一道明显的痕迹,就是以爆炸范围为中心,密密麻麻分布在地面和墙壁上的浅坑,和被塞满了弹片的手雷爆炸后所造成的效果一样。

        火球的爆炸威力虽大,但是绝对无法造成这种痕迹,毫无疑问,这些痕迹是不死剥皮者自爆所造成的,而在这些浅坑里面,都留有一截不足尾骨大的骨头,或是一点肉碎,都证实了这一点。

        这些地板和墙壁,可都是经过了魔法的强化,就连琳娅的火球也只能留下一片焦黑,由此可见不死剥皮者爆炸的威力。

        然后,我取出一根死灵法杖,对准十多米以外的一具小矮人尸体施展了上面附带的【尸爆】技能,尸爆的威力,和尸体生前的生命力有关,小矮人的生命力在所有怪物中几乎是垫底的,威力自然也不大,尸爆过后,我将小矮人尸爆所造成的痕迹,和不死剥皮者自爆所造成的痕迹对比了一下,得出一个初略的结论。

        不死剥皮者自爆的威力,比小矮人尸爆的威力要强上两倍以上。

        铁一般的事实摆在众人面前,我用眼角瞄在小幽灵一眼,朝她晃了晃手中的死灵法杖道:“小家伙,要不要亲身试验一下小矮人尸爆的威力?!?br />
        小脸煞白的小圣女殿下,立刻将满头的月色长发摇的四处乱转。

        或许。对于现在的小幽灵她们来说,承受一只两只不死剥皮者的自爆没太大问题,但是如果同时有五六只,她们也只有被秒杀的份,我不欲让她们心里产生太多的惧怕,但是也不能让她们有丝毫轻敌的念头。

        见识过不死剥皮者自爆的威力以后,维拉丝她们走的更加谨慎了,一路上,我们又数次遇到了夹杂在小矮人大军里的不死剥皮者,最多的一次有三只,不过正如我所说,数量太少,且在死狗的全屏嘲讽下出现在明处的不死剥皮者,只能沦落为维拉丝她们首选的靶子而已,除非刻意放水让它们近身,否则威胁几乎等于零。

        一路的步伐放慢了许多,经过两天时间,我们才到达剥皮地窖第三层的入口,这时候,五个女孩本来就已经满了一大半的经验值,已经在这两天尽数达标,又升了一级。

        现在,维拉丝,三无公主和莎拉三人的等级为26级,而琳娅,她的攻击力最高,几乎为维拉丝三人的总和,所以就算比三人高上两级,同时转职者升级的经验要比佣兵多一些,速度也不应该慢过于维拉丝她们才对。

        不过同一个队伍之间,队员的等级却是不要拉的太远为好(小幽灵的等级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圣女职业太缺乏攻击力了),知道这一点的琳娅,在不是很紧张的时候,也会刻意降低自己的攻击频率,让维拉丝她们多拿一点经验,所以她现在的等级,也只是在前几个小时达到28级,比维拉丝她们还要慢上一天升级。

        至于小幽灵,靠着神圣领域蹭大家的经验,还有穆拉丁为她特制的那本很黄很暴力的牧师之书,不敢说她是历代的所有牧师(姑且将圣女也当做是牧师职业的一种)里面升级最快的一个,但是我敢保证,她绝对是牧师之中最暴力的一个,就算是面对大魔神巴尔,也能将手中的牧师之书狠狠砸过去再追加一记圣女流星破相拳那种……

        “咳咳,关于第三层的怪物……”

        入口附近的隐匿点处,篝火熊熊燃着,饱饭之后的六人围着火把一边摄取热量,一边例行的召开作战会议。

        “没关系,有本圣女在,大家就放心的举着法杖向前冲吧?!被盎姑凰低?,一旁刚刚吃完饭后“点心”的小幽灵,就将自己丰满的胸部一挺,在上面拍了拍,那一对将宽松的牧师袍高高撑起的少女圣峰,立刻便微颤颤的不断抖动起来。

        万佛手三式??!

        一瞬间,小家伙就被我大手捞了过来,捏着那手感好到几点的脸蛋,不断揉搓起来。

        “作为一名合格的圣女,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有礼貌的事情么?”

        “呜呜~~呜~~”

        “还有,你这小妖精又没穿内衣对吧,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在家里也就算了,外面的话一定要穿上,万一遇到其他冒险者怎么办?你要我说几次才能明白……”

        “唔唔唔~~~”

        被搓挪着脸蛋,摆出各种可爱又滑稽的鬼脸的小幽灵,是完全无法说话,只能不断发出支吾声音。

        “呜呜~~,臭小凡,你给我等着,欺负本圣女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哼哼,不怕告诉你,以前欺负过本圣女的人,现在都已经死了!我可是说真的哦??!你快点道歉,不然就太晚了??!”

        心满意足的松开双手,小幽灵立刻闪的远远的,用没有一丝威胁力的可爱语气,高傲的威胁着我道。

        “……”

        这不是废话吗?以前欺负过你的人,那是在地狱入侵的上万年之前吧,当然已经死的不能在再死了。

        对于小幽灵话里面的小心思,小伎俩,我只能翻了翻白眼,挪挪屁股,将鼻子一扬,朝对方做出一个捏脸姿势。

        “呜呜~~~小维拉丝,小凡欺负我??!”

        果然,这小圣女装不下去了,立刻使出第二招,一头扑到维拉丝怀里诉苦去了。

        “大人,不能老是欺负爱丽丝哦,不过爱丽丝,以后出门在外,记得一定要穿上内衣才行,这一点我和大人的意见是一致的?!?br />
        维拉丝依然是用着温柔的笑容轻轻劝慰道,不过这次却没有完全站在小幽灵一边,作为一名,无论是基于她害羞的性格,还是传统的思想,都无法接受小幽灵不穿内裤的行为。

        结果两头都没有讨好的小圣女殿下,气呼呼的钻到我怀里,报复性质的用力将我身后的斗篷扯在自己身上当做被子,眼睛一眯,微微翘着的樱唇逐渐柔和下来,带上一丝甜美的气息,进入了睡梦之中。

        “咳咳,我们继续,我们继续……”

        对于小幽灵的外在撒娇淘气,我是又气又爱,见地窖的空气湿冷,便将斗篷脱下,将她的娇躯包裹起来,怜惜的紧紧抱在怀里,然后朝其他四个用羡慕眼光看着小幽灵的女孩咳嗽着说道。

        “竟然已经来到了第三层,那么,拜访一下剥皮地窖的统治者,小boss级的小矮人巫师——古巫医-印都,我想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