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抵达库拉斯特

    第五百九十七章 抵达库拉斯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九十七章 抵达库拉斯特

        传送阵的白光徐徐黯淡,那久违的森林味道再次拂过。

        和草原的清爽的凉风不同,这里的风儿总是带着一股浓重泥湿味,甚至如果是德鲁伊的鼻子,偶尔还能闻到从百里外的海上吹过来的,带着淡淡咸味的海风。

        我,琳娅和小幽灵已经不是第一次到库拉斯特了,而维拉丝,莎拉和三无公主,却是第一次来到,因此刚从传送站走出,不说有研究癖的三无公主,就是向来文静的维拉丝,眼睛也有点不够看。

        原始森林独特的气候环境,还有库拉斯特海港那奇特的,由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被河流或是沼泽间隔开来的平台所构成的大型城市系统,的确能让初来乍到的人感到无比的新奇。

        “诶??!这不是凡长老吗?”

        才刚刚下传送阵,迎面走来的一队冒险者,其中一人便带着惊讶的声音大声呼道,抬头一看,开口的是一名有着天蓝色长发的英姿飒爽的女圣骑士,却不是自己以前在库拉斯特认识的冒险者。

        “我是圣骑士拉克丝,很高兴见到您,凡长老大人?!?br />
        面对我的疑惑目光,对面的女圣骑士也不在意,一边亲热的凑上来,和她另外三名队友做了自我介绍。

        呃,凡长老大人,这样的叫法不觉有点古怪么,我的名字什么时候变成凡长老了?

        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圣骑士,一个巫师,一个亚马逊,一个野蛮人,很显然,这是一个由转职者组成的,十分标配的冒险者队伍。

        “凡长老不认识我们也是应该的,我们也是在比武大赛的时候才认识凡长老,真是遗憾啊,三年前凡长老组织的支援精灵族行动,我们还在鲁高因,没能赶上?!?br />
        拉克丝略带遗憾的说道。

        “没关系,我相信以后一定还有合作的机会,不是么?”

        和拉克丝握了握手,我这样笑道,拉克丝也是灿烂一笑。

        “凡长老来库拉斯特,是要完成什么任务么?还是说,是来见一见自己的未婚妻?”这时候,一旁的野蛮人却忍不住八卦起来。

        杀……杀气??!

        察觉到从背后传来的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我冒着冷汗,连忙摇着头解释道。

        “当然不是,我是来历练的?!?br />
        “历练?!”四张惊讶的面孔齐齐向我逼近,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抛开其他,我也不过是个39级的小德鲁伊而已,在库拉斯特历练,没什么不妥吧?!蔽铱嘈Φ?。

        “大概……没有吧?!?br />
        经过我这么一提醒,他们四人似乎才想起我的等级,纷纷露出古怪的表情,不怎么肯定的答道,心里仿佛已经想象出这样一幅情景。

        一头冒着熊熊火焰的巨大血熊,在茂密的丛林里无所顾忌的四处践踏着,大手一挥,无数火羽像雨点般笼罩方圆十公里范围内,接着从口中喷出一道红色能量炮,将大山夷为平地,最后一跃而起,跳上千米的高空后直直坠落,在森林里留下一个直径几公里的深坑。

        所过之处,大火燃起,寸草不生??!

        苦笑着,四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库拉斯特的怪物有难了。

        “……”

        总觉得……这四个家伙似乎正十分失礼的,擅自在自己的脑海里补完一些超人打怪兽之类的场景,看着发呆的四人组,男人的第六感让我涌起了如此想法。

        “我觉得凡大人要历练的话,还是去第二世界比较好?!崩怂孔钕惹逍压?,合着手微微苦笑道。

        “我一个人去哪里到是无所谓,不过……”这样说着,我看了身后一眼。

        这时候,拉克丝四人才注意到我身后的维拉丝她们,突然露出比乍一见到我更加惊喜的表情。

        “是罗格歌姬维拉丝小姐??!”

        这样兴奋的说着,拉克丝已经跨前一步,紧紧握着维拉丝的小手不放,那热情的模样就和就近见到歌星的粉丝一般无二。

        “您好,拉克丝小姐,很高兴认识您?!?br />
        维拉丝也不是几年前那个一见冒险者就会紧张的酒吧小侍女了,面对拉克丝的热情,她用着能包容万物的温柔微笑,轻轻这样说道。

        “维拉丝小姐,你是来库拉斯特演唱的吗?太好了,这是我们库拉斯特的荣幸,怎么办,还打算出去历练呢,看来只能延后几天了,维拉丝小姐准备什么时候演唱……”

        面对拉克丝滔滔不绝的问题,不单是我们,就连她的三名队友也苦笑起来。

        不过可以看得出,虽然不像拉克丝那般狂热,但是另外三名队友也是很喜欢维拉丝的,听到拉克丝说将历练延后几天,眼睛里也不禁有些意动。

        “那个……很抱歉,拉克丝小姐,我们是来历练的?!?br />
        好不容易找到插话的机会,维拉丝苦笑着解释道。

        气氛突然诡异的沉寂了片刻??!

        “咦咦咦咦咦——???!”

        下一刻,四人同时惊叫起来。

        “维拉丝小姐是是……是冒险者?”拉克丝长大嘴巴,比手画脚的说道,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

        “是的,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佣兵而已?!?br />
        做出一个昏厥的动作,拉克丝晃了几步,好不容易才接受现实。

        “原来是这样,你们可真幸福?!笨醋盼颐且恍?,她不由羡慕道。

        各种意义上来说,我和维拉丝她们,在所有的冒险者夫妇眼中,都已经是非常幸福了,就算是整个暗黑大陆,估计也不会有多少比我们更加幸福的夫妇,我是这么想的,也难怪其他人会羡慕。

        告别了拉克丝一行之后,我们又遇到了许多冒险者,无一不是发生着和刚刚那一幕类似的对话,小幽灵向来不愿意见陌生人,早早就钻到项链里躲难去了。

        一段不长的路,我们一行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直到上了小舟,大家才吁出一口气。

        “船家,送我们到南区第十一平台?!?br />
        “好叻,各位大人坐好?!?br />
        胡子已经花白,但是古铜色的肌肉却依然健壮有力的老船夫,这样清朗的吆喝一声后,船开始徐徐划离岸边。

        整个库拉斯特城市由一百多个平台组成(听说还在不断增加),最大的平台估摸有一座海岛大小,而最小的,也有十多个足球场那么大,许多生活在库拉斯特的平民,一辈子也只是在自己所处的附近几个平台生活而已。

        这些大小不一的平台,构成了一个无规律的复杂网状结构,一条条工程浩大的巨大木桥将它们连接起来,当然,如果是去临近的平台,依靠这些木桥没什么问题,但是想到相隔甚远的平台,就得以那些无处不在的小舟作为交通工具了。

        再次划分的话,这些平台又可以划分成五大区域,和营地的分布差不多,中央区域由十一个平台组成,是冒险者经?;疃那?,就如同营地的冒险者乐园一样。

        西区是贸易区,和库拉斯特海港码头相邻,那里连接着库拉斯特最大的入海河流,顺着河流就可以出到双子海了,每一个从鲁高因坐船到库拉斯特的冒险者,就是由着双子海进入这条河流,逆流而上来到库拉斯特的。

        东区是训练区,据说以前是撒卡阑姆圣骑士和圣光教堂的居区,现在交由艾席拉带着她那帮铁狼佣兵管理。

        说起艾席拉,这个衣着暴露,脖子上缠着一条蟒蛇的性感美女,还真是让人印象深刻,想忘记都难。

        最后的南区和北区是居住区,占据了60%数量的平台,不同的是南区环境较好,是富人们的聚集地,而北区则是普通平民世代生活的地方。

        我一一为初来乍到的维拉丝她们讲解着,小舟在那名壮实的老船夫操纵下,如同一只乘风破浪的箭矢,不断在纵横交错的河道湖泊里划行着,没有一丝犹豫,看得出,船夫应该在这上面做了一辈子,恐怕闭着眼睛都能将我们送到目的地。

        大概半小时的功夫,小舟徐徐停在一个巨大的平台上,正是我所熟悉的北区第十一平台。

        听拉尔说,他也将在库拉斯特的落脚点定在我家附近不远处,也不知道究竟在哪里,一边想着,在库拉斯特的家已经近在眼前了。

        “大哥哥的家好漂亮??!”靠近一看,莎拉不禁赞叹起来。

        南区之所以为富人居住区,是因为光照条件较好,而且离沼泽中心地带远,轻风中少了那股浓烈的泥腥味。

        此时正是明媚早晨,懒洋洋的金色阳光照下,在透过繁枝茂然的啜了一口茶,我开口问道。

        “不远,隔着百米不到,待会带你们过去看看?!?br />
        “对了,拉尔大叔他们呢?还在外面历练吗?”

        “听说你们要回来,早半个月前就回来了,一天到晚尽是胡闹,现在应该还在睡着呢?!?br />
        丽莎阿姨不满的抱怨道,但是嘴角却是带着温暖幸福的笑容。

        她的话才刚刚落音,门外就传来一声破裂的巨响,然后是拉尔那仿佛流着鼻涕撒着泪水的吼声。

        “我的宝贝女儿呀,你总算是来看爸爸了?!?br />
        一道黑影闪过,却是被我“不经意”伸出的脚给撂倒,华丽的扑倒在地板上,发出响亮的碰一声。

        不过,这点小打击显然没能阻拦黑影的决心,迅速从地上爬起,一把风似地冲了上去,从丽莎阿姨怀里抱起莎拉,不断用胡渣在她脸上蹭着。

        “行了行了,都多大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br />
        丽莎阿姨面带微笑的不知道从哪里抽取出拳套,面带微笑的戴上,面带微笑的以一记音速拳击在拉尔小腹上。

        “是……是的……”

        依依不舍的放下莎拉,拉尔抱着肚子,泪流满面的应道。

        莎拉呀,你以后可千万别学丽莎阿姨呀,看着发生的眼前一幕,我面带微笑的冒出冷汗。

        “对了,拉尔大叔,别忘记待会将门给我重新修好?!蔽抑噶酥副徽庳俗财频拇竺?,无情的说道。

        “亲爱的吴,一段时间不见,你还是那么的英俊、拉风?!崩惶?,顿时回过头讨好的笑道,拉风一词是从我这里学来的。

        “你的夸奖我心领了,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蔽医且鲁缘?,炮弹扔了回去。

        “我可是你的岳父,难道在你的心目中,我的宝贝女儿还值不了一扇门?”

        一计不成,拉尔立刻端起了架子,在我面前将目光一凝,开始上纲上线了。

        “怎么会呢?不过,那扇门可是丽莎阿姨刚刚才擦干净的……”我淡淡一笑,将这厮推下了无边深渊。

        “我修就是了?!崩俅卫崮?。

        很快,道格和格夫两兄弟,也揉着还没睡醒的眼睛过来了,一见人多,道格这厮顿时一扫睡意,啜了一口茶润润嗓子,胡天胡地的吹嘘起来了,不到一会儿,库拉斯特的大boss墨菲斯托,就杯具的成了他口下的坐骑。

        这样一直到晚饭过后,蹭饱饭的野蛮人两兄弟,才剔着牙心满意足的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留下莎拉,让拉尔一家团聚,我们则是沐浴着库拉斯特的夜色,回属于自己在库拉斯特的家去。

        一切就和在营地时没什么两样。

        “明天干什么好呢?”

        一路上,我拉着一直粘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幽灵,慢悠悠的问道。

        “你去见你的未婚妻就好了?!毙∮牧榇丈侠?,朝我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说道。

        “……”

        没想到她还记得早上的事情呀,感觉到夜色之中,似乎突然多了一股冷意,我连忙笑道。

        “精灵女王日理万机,哪有时间见我呢?再说也不过是政治联姻而已,你们可不要误会,我连见都没见过她一眼?!?br />
        “真的?”小家伙将脸凑过来,比夜空的繁星还要璀璨无数倍的银色眼眸里,填满了疑惑。

        “那时候你不是一直跟着我吗?你自己最清楚才是?!蔽液藓薜脑谛〖一锶崛碇良牧车吧夏罅艘话?。

        “哼,谁知道呢?那时候我一直再睡,可不就让你背着我,跟那只骚狐狸勾搭上了?!毙∮牧槠吆咚档?,颇有一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悔感。

        哈,原来这小圣女不是嫉恨我和那素未谋面的精灵女王的关系,而是那时候和露西亚这只小狐狸勾搭上的事情呀。

        “别说的那么难听嘛,那时候我们可是清清白白的,再说也不是背着你,而是你自己一天到晚睡觉吧?!蔽椅薰嫉谋缃獾?。

        “那时候……?难道说现在已经不是清清白白了?”

        敏感的小幽灵立刻抓住我话里的漏洞,两手叉腰,那双可爱的大眼睛直逼向前,颇有一股三娘教子的气势。

        完……完蛋了??!

        “谁说的,绝对没有这回事?!蔽倚男榈姆袢系?。

        “咦???”

        “呜~~”

        “哇??!”

        下一刻,除开三无公主外,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目光集中在我身上。

        “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冷汗索索的小心问道。

        “因为吴大哥不善于撒谎哦?!绷真⒚畹囊恍?,说了一句让我心惊肉跳的话。

        是我撒谎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摸鼻子,看向远处还是什么的,告诉我,我改还不行么???!

        在众人审判的目光中,我灰溜溜的过了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