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最后的尝试

    第五百八十八章 最后的尝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八十八章 最后的尝试

        ……

        “卡洛斯,准备好没有?!”

        野蛮人不愧是大嗓子,即使在如此高速的旋转之中,依然将声线清晰的传了出来,甚至让我怀疑这厮是不是学了聚音成束之类的武学秘籍。

        “随时都可以??!”

        就在刚刚一会儿,卡洛斯已经将盾牌收起来,双手持剑,用沉稳嘶哑的答道,那双紧盯着前面龙卷风的目光,比鹰还要锐利。

        “噢噢噢噢噢噢————”

        得到信号的西雅图克,发出了震天的牛吼,突然,一道庞大的蓝色身影,“咻”一声自龙卷风中被扔出来,朝卡洛斯的方向飞了过去,经过强大的离心力道,身影的速度简直就是快若闪电。

        但是,卡洛斯的反应却更快,在身影飞过来的一瞬间,他的身体也在原地消失,和手中闪烁着的剑光融为一体,化作一道比闪电还要快的笔直光束和迎面飞来的衣卒尔的身影交错而过。

        这一道白光就好像斩断空间的神迹,要将一条直线上的空间连同衣卒尔一分为二,光的轨迹在空中久久凝聚不散——此时若是一根头发轻轻飘落在上面,恐怕也会被这道锐利的白光削开吧。

        这就是卡洛斯必杀——北斗有情破颜斩!简洁而华丽,简直就和格斗游戏没什么区别。

        “咝咝——”

        衣卒尔的身影仿佛要被那道光束给破开一样,飞出的势头不变,但是白光划过的身体上,却骤然喷出漫天的血雾,一路像喷头般从天空洒落。

        好一个虚晃传球??!

        在卡洛斯后面的我,面对着继续朝自己飞过来的衣卒尔的身体,兴奋的大吼一声,身体突然加速俯冲,迎了上去,凝聚着炙热岩浆的磨盘大拳头化刹那间作数十道,数百道。

        呀呀呸的,那……那啥拳??!

        话说,这一招的招式名真就这样确定下来了么?我还是觉得红枣萝卜拳更好听呀混蛋??!

        “咚咚咚——”

        刹那间就被漫天拳影笼罩在里面的衣卒尔,就像一块在乱棍敲打下的大猪排,身体发出沉闷的肉体撞击声,没有了骨头般不断诡异的扭动着。

        这时候,莎尔娜姐姐也从后面跟进,威凛霸道的长枪竟然穿过了无数火红拳影,呼啸的金色枪头不断的落在衣卒尔身上,刺出一朵又一朵的鲜红玫瑰。

        这就是我们四人一开始所制定的——多人高级连击,就好比许多华丽的格斗游戏一样,利用多人的不间断组合,连续不停的连击,不留下一点空隙,直接将衣卒尔满血磨到死??!

        但是,多人高级连击,只有配合十分默契的高级冒险者队伍才能做到,因此,对于刚刚拼凑在一起的我们四个来说,能连到什么程度尚是个问题,不过,这也是我们唯一能想到对付衣卒尔的办法了。

        出了默契配合的问题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出在我身上,应该说出现在我的血熊身上。

        血熊的招式是大开大合型,攻击力虽强,但是连贯性却严重缺乏,想要进行精细的高级连击几乎不大可能,而四人里面,却以血熊的攻击力最高,缺了血熊,这个计划基本就便无法实现。

        因此在这一环节上,就必须依赖莎尔娜姐姐的补助,通过她的攻击,将我攻击里的一些断层连接上去,构成一整套连贯组合攻击,这对别人来说,哪怕是那些配合了几十年的冒险队伍,也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拥有灵魂联锁的我和姐姐,却是可以联手试上一试。

        “很好,姐姐,就是这样??!”

        见姐姐真的将我攻击力的断层给完美的补上了,我不由兴奋的说道,在另外一边严阵以待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松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最薄弱的环节,终于弥补上了。

        “西雅图克,接好了??!”

        察觉到那啥拳已经施展到了极限的我,将所有的力气凝聚在最后一拳上,“碰”的一声巨响,石破天惊的一拳将衣卒尔笔直打飞出去。

        “嗖嗖——!”

        我在一拳击出的时候,莎尔娜姐姐也瞬间切换长弓,六根魔法箭矢顿时破空向衣卒尔倒退的方向射去。

        六只箭矢,已比衣卒尔更快的速度追了上去,瞬间爆发出万丈光芒,接着连续几声剧烈爆炸声响起,火焰与冰雾剧烈碰撞所产生的扭曲力,让衣卒尔的身体像陷入了一个时间缓慢打开空间,所有的动作,甚至连思维速度,都变得奇慢无比。

        作为我的攻击的补助者,还有队伍里的第二攻击手,姐姐身兼两任,可谓是这次组合攻击最关键的一环,也只有远程和近战同时达到如此巅峰的姐姐,才能胜任这一个位置。

        “哈哈哈,终于轮到我了?!?br />
        西雅图克的狂笑声自爆炸尘埃中响起,然后是一道道斧头切割的钢铁肉体上的割裂声,毫无疑问,他也连上了,要说我们四个里面,对于高级连击技巧的掌握,西雅图克肯定只排在莎尔娜姐姐后面,就连卡洛斯都比上他。

        野蛮人号称近战无敌,那可真不是从他们嘴里吹出来的。

        片刻之后,在卡洛斯的催促下,西雅图克以一个重击结束了连击,以卡洛斯的速度,我们到是不担心他衔接不上,只是意犹未尽的西雅图克,看着卡洛斯,眼中却充满了纠结,嘴里嘀咕个不断。

        “难得遇上一个这么结实的沙包,卡洛斯这小子……”

        到也不是卡洛斯不愿让西雅图克多耍一会,只是高级连击十分消耗精神体力,必须根据个人的体力不同而分配时间才行,不然四个人里面出现一个人体力不够,组合连击也就会立刻中止下来。

        还有一点,就是高级连击的本身性质和规则之力,持续的时间越长,攻击者可能出现的失误就越多,而且攻击次数越多,被攻击者也会逐渐产生一定的免疫力量,所以,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出现连到永远的高级连击,哪怕就是米迦勒亲自出手也不行。

        卡洛斯的体力不如西雅图克,因此连击的时间更短,很快又传给了我和莎尔娜姐姐。感觉就好像讲衣卒尔的身体当成了排球一样,当然,无论是哪个世界,都没有需要消耗如此体力的“排球比赛”。

        也不知道传了多少次,我们四人多少都有点麻木了,身体就好像机械一般,精准熟练的将连击继续下去。

        不过我们知道,这种高强度连击,已经持续不了多久了,莎尔娜姐姐,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三个的体力,都已经接近了极限,这还是他们抽空喝了两瓶精力药水的情况下。

        精力药水已经不能再喝下去了,否则要是万一还没将衣卒尔弄死,而精力药水的副作用突然爆发,那他们三个真的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了。

        衣卒尔应该已经不行了吧,这样长时间的高级连击,就是一头巨龙,恐怕也得躺下了,相视一眼,我们决定做出最后一击。

        “碰??!”

        一声重击,还是由力气最大的西雅图克发球。

        超级瞬步+白热+复仇,卡洛斯的北斗有情破颜斩再次华丽登场。

        “嗖??!”

        天空划过一道绿色的尾巴,从衣卒尔败絮一般的身体上对穿过去,也是姐姐的最强一击——瘟疫标枪强化版。

        最后一击,二重——空气压缩拳??!

        早就蓄势待发的我怒吼一声,夹杂着粉碎时间和空间的一拳,全力击在飞过来的衣卒尔胸膛上,一声沉闷的破裂声——我敢肯定,他的胸骨和内脏已经被自己这一拳打裂??!

        “轰隆隆——”

        黑色的风暴爆发开来,承受了二重空气压缩拳百分之百伤害的衣卒尔,急速陨落的身体和空气摩擦出火焰,化作一颗巨大的流星般从半空下坠,正好撞击在由他那枚超级蓝色能量球所形成的千米高的冰上。

        只听见一声巨响,整座千米高的冰山,竟然硬生生的被衣卒尔的身体撞断,轰然倒塌,而衣卒尔的身形在穿过冰山以后,依然其势不减的飞出去,落在地上,在平原上拖出一条上万米的巨大沟壑,才算尘埃落定。

        看着只剩下一半的冰山,还有那条仿佛用什么利器在广阔无垠的绝望平原地图上狠狠划上一刀的,从脚下一直蔓延的平原深处的巨大沟壑,四人都不进咽了一口口水。

        尤其是卡洛斯,想到自己当初竟然能挨过这一拳的攻击,心里直呼侥幸。

        其实就连我也没想到完全发挥出伤害的二重空气压缩拳,威力竟然如此之大,因为二重空气压缩拳的聚力时间较长,而且发动以后,身形也无法再移动,傻子也知道这时候要远远躲开来,因此想要对敌人造成完全的伤害几乎是不可能。

        看来,得快点将力量更加凝聚的二重击——火焰能量斩拉上习程了,不知道使出那一刹那,又是什么样的景色呢?感觉到内心的难耐,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意志坚强的冒险者禁不住诱惑强行练习重击了。

        “要不要补上一击能量炮?”

        看着烟尘弥漫的衣卒尔落点,尚有余力的我回过头问道。

        “当然要了??!”

        喘着粗气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翻了个白眼,暗道这头蛮熊真是体力怪物的同时,异口同声的大力催促道。

        全力以赴,100%血熊能量炮??!

        “轰隆隆——”

        足有水缸粗,上面萦绕着雷光的血红色能量炮自嘴中喷射而出,准确无误的落在衣卒尔的落点上,刚刚安静下来的绝望平原上,再次升起了一朵火红色蘑菇云。

        “这样总该挂了吧?!?br />
        一记血熊能量炮以后,纵使是血熊之躯,我的两腿也不禁开始发软,死死的盯着爆炸处,我喃喃自语的说道。

        虽然怪物的血量,总是要比冒险者高上许多,虽然衣卒尔身为天使的灵魂,且弄上了一具牛x的傀儡恶魔躯体,竟有着天使的回复速度,又有着恶魔的强大体质。

        但是刚刚连续组合攻击,再加上最后一记血熊能量炮,这样的攻击伤害,就算是十头血熊也要下锅子,衣卒尔再牛,体质也不可能超过血熊的十倍以上吧。

        眼开血熊能量炮造成的烟尘不散,等之不及的我再次一记小型的空气压缩拳隔空打了过去,巨大的风暴气流刮过的同时,也将弥漫的烟尘带走,那条触目惊心的沟壑,还有血熊能量炮所造成的,直径达千米的巨大深坑,清晰的显现在了我们眼中。

        没有传说中的意外,在我们迫不及待的查看下,在深坑的底部,衣卒尔那破破烂烂的身体终于出现在我们实现之中。

        挂了吗?

        带着疑惑的目光,我们紧盯着衣卒尔那仿佛被无数只狗啃过的骨头一般残破的躯体不放。

        “卡啦卡啦——”

        在我们目瞪口呆的神色之中,半埋在衣卒尔身上的石头,突然滚动了几下,接着,一道白色能量闪过,他破烂的身体竟然开始迅速愈合起来。

        “跑……跑路吧??!”

        我带着哭腔说道,这家伙简直不是人……不,虽说本来就不是人没错,但是……糟糕,语无伦次了,总之能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了。

        “镇……镇定,应该乘着他还在愈合的过程,给予最后一击才对?!?br />
        虽然卡洛斯话里努力的让我们保持镇定,但是他那平素沉稳的眼睛里闪过的一丝无措,却让我们更是慌张不已。

        “呲呲——呲呲——”

        就在我们仓皇不已的时候,衣卒尔那已经被砸的血肉模糊的身体,突然从大坑里面飞了起来,那被打爆了一只眼球,从空洞的眼眶里尚潺潺流血的眼睛,看着我们,从缺了一半的嘴巴中发出难听的笑声。

        毫无疑问,这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一幕,衣卒尔现在的样子,比鲜血荒地的腐尸还要恶心难看上一百倍。

        然后,在他躯体上流淌着的白光,却在不断修复着这些看似不可能修复的巨大伤口。

        “没有用的~~愚蠢的东西~~”

        得意的笑着,衣卒尔突然像发了疯一样,高举起它那双鲜血淋漓的双手,大声吼道。

        “只要无法将我的身体连同灵魂一起毁灭,我就是不死之身,不~死~之~身~~”

        “……”

        这蠢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透剧?

        “简单点说,他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没能完全理解衣卒尔所说意思的我,无语的回过头看向卡洛斯。

        “大概的意思是……只要无法施展出能瞬间同时摧毁他的肉体和灵魂的攻击,就无法将他置之于死地吧?!?br />
        卡洛斯声音里透露出一丝无奈,对我的小白多少已经有了免疫。

        难怪这家伙竟然如此猖狂的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原来是这么回事,最强的二重空气压缩拳和血熊能量炮都已经施展出来,竟然……

        “看来只能是撤退了,先回去向泰瑞尔报告吧,这不是我们四个能完成的任务?!?br />
        卡洛斯的语气虽然平静,但任谁也能听到他心里的挣扎,在我们四个里面,卡洛斯是最渴望能够完成任务的。

        因为——他的妻子安洁丽尔,他必须向那些天使证明自己的实力,眼下却要在泰瑞尔面前承认自己实力不足,这对他来说究竟是多么大的打击和不甘,我们这些外人是无从想象的。

        看着鲜血从一脸平今年刚的卡洛斯紧握的拳头中渗出,我突然问道。

        “卡洛斯,你以后的目标之一,是继承圣骑士的绝学【天堂的丧钟】吧?!?br />
        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的卡洛斯,疑惑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你现在已经能将祝福之锤融合在一起,要不试一下?”我添了添嘴唇,怂恿的说道。

        “不要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卡洛斯无奈一笑。

        天堂的丧钟可不是能将祝福之锤融合在一起就可以了,当然,第一步就是必须将祝福之锤融合,而且至少必须融合上百枚的祝福之锤,才能形成天堂的丧钟的真正威势,而卡洛斯现在只能融合六枚。

        其次便是速度,速度越快,天堂的丧钟威力越强,再将天堂之拳的力量加载在融合后的巨型祝福之锤里面,脚踏祝福瞄着光环,则一锤敲下,神魔具灭!

        “六枚祝福之锤么,也罢,就算是提前体验,来个缩水版的天堂丧钟吧?!蔽椅弈蔚乃档?。

        “那也不成,完全控制融合的祝福之锤之后,我的身体几乎已经无法动弹,没有速度,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天堂丧钟的威力?!?br />
        卡洛斯显然被我的话打动,然后又摇了摇头。

        “一边控制融合祝福之锤一边移动,你估计最快速度是多少?”保险起见,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七十码?!笨逅顾仕始绨?。

        “每秒?”

        呃,这个速度对于冒险者来说的确慢了点。

        “是每个小时?!?br />
        卡洛斯不好意思的将头撇过去。

        我:“……”

        缺乏的是速度么?我心里暗自思考着,突然眼睛一亮。

        “卡洛斯老兄,我有个主意,只是有点危险,要不要试一下就看你自己了?!?br />
        眼看衣卒尔还在那边群魔乱舞一般疯狂扭动大笑着,身体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我不由凑到卡洛斯耳边轻轻说道。

        不行,这事得保密点,要是以后让安洁丽尔大嫂知道是我怂恿卡洛斯这么干的话,非得被她绕着整个大陆追杀一圈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