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无限杯具的龙族公主

    第五百七十四章 无限杯具的龙族公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七十四章 无限杯具的龙族公主

        ……

        “嘎——嘎哦——”

        神气的:(总而言之,我现在已经神功达成,今非昔比,你这只鱼尾巴的末日已经到了,就算现在向我求饶,也已经太晚了。)

        “咿呀——”

        摇头:【埃里雅……为什么要求饶?现在的蕾奥娜,还打不赢埃里雅?!?br />
        “嘎……嘎——哦——”

        紧握爪子,青筋勃起的:(好……好一只大言不惭的鱼尾巴,看来不让你见识一下本公主的厉害,你是不会知道伟大的龙族公主的实力,究竟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埃里雅困扰的歪着脑袋,发出毫无意义的“咿——”一声。

        “感觉,好像很要好的样子?!?br />
        在埃里雅和死狗进行着鱼与狗之间的超越种族的对话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吃着晚饭,看她们其乐融融(?)的不断你来我往的“嘎哦”、“咿呀”的情景,维拉丝不禁高兴的微笑道。

        “是……是吗?”

        我眨了眨眼睛,看了死狗一眼,它那副咬牙切齿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对小埃里雅友好的样子吧。

        正在我们瞪大眼睛看着事态发展的时候,最值得期待的一刻来临了,这只死狗爪子一握一伸,毛茸茸的肉掌里伸出锋利的小爪,牙齿一咧,向埃里雅逼近了几步,这样看上去,就好像猫和老鼠里的杰克,在打算向鱼缸里的金鱼下手一样,虽然过程精彩,值得期待,但是结果却一定会是可想而知的茶几……

        在我饶有兴趣的目光之中,死狗缓缓上前几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原本其实满满的狗脸上,突然气质一变,又变成了那股仿佛极为成熟,历经沧??雌埔磺械挠怯裘婵?。

        “嘎——”

        用深邃(?)的眼神远目的:(算了。)

        “咿呀——?”

        在蕾奥娜的蓄势欲扑的威胁下,已经将她那如同西餐的叉子一般大小的金色三尖戟拿出来,摆出一副自卫攻击姿势的埃里雅,困惑的看着蕾奥娜,在她看来,今天的蕾奥娜好像有点奇怪,就好像……

        就好像明明是一只猫,却非要学狮子。

        蕾奥娜停了下来,目光是那么的悠远和迷茫。

        “嘎哦——”

        目光忧郁的:(其实,自从我领悟了力量的最终本质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的恩怨和斗争,就已经失去了意义,因为我们之间的实力实在相差太远了,欺负一个弱者,并不是我们龙族的喜好。)

        “嘎哦嘎哦——”

        目光十分忧郁的:(无敌的滋味,高手寂寞的感觉,就是这样么?当一个人历尽无数磨练,终于爬到了顶峰,从上面俯瞰,看到的却不是整个世界,而是唯有寒风相伴的寂寞,世界之大,难道就已经没有一个值得让我另眼相看的对手?父王的心情,我现在终于能稍稍体会到一些了。)

        说完以后,她默默的转过身,一边洒泪一边大步朝门外走去,那背影竟然是如此的苍老和悲哀,就好像看到数十年来被自己视为劲敌的对手,在决战的前一刻突然变成了残废之人一般。

        “嗖——”破空声响。

        “呲——”血花四溅。

        蕾奥娜停下脚步,机械的回过头,看着自己毛茸茸的金色屁股上面插着的一根金色叉子,嘴角一直抽个不停。

        “咿咿呀——”

        欲哭的:【对……对不起,埃里雅……埃里雅只是想叫住蕾奥娜,看看蕾奥娜的脑子有没有烧坏,下意识的就将叉子扔了过去,呜呜~~对不起~~】

        蕾奥娜:“&%¥#%……”

        “咿呀呀——”

        万分歉意的:【蕾奥娜一定很疼吧,我现在就拔出来?!?br />
        “嘎——”

        惊慌的:(等等……)

        “呲——”的一声,埃里雅小手一挥,那根插在蕾奥娜尾巴的尖锐三尖戟,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控制着一样,上下摇了几下,在蕾奥娜的悲鸣声中被拔出来,从被刺出的三个血洞里面,顿时又是喷出三朵凄美的血花。

        蕾奥娜:“……”

        “嘎——嘎哦——”

        眼睛闪烁着和泪光的舔着伤口处:(我说啊,其实以前一直都有这样的疑问,你这只鱼尾巴,该不会是披着天真善良的外皮,其实内里极度的阴险腹黑,绝对是这样没错吧。)

        “咿呀——”

        困惑的歪着脑袋:【埃里雅……不明白蕾奥娜的意思?!?br />
        “嘎哦??!”

        愤怒的:(哼,别在装傻了,我已经看透了你的本质,虽然欺负弱者并不是龙族的所为,但是放任无礼的挑衅者,更不是本公主的风格,你这只鱼尾巴,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绝对的差距,彻底陷入那弱者的绝望无底深渊吧。)

        “咿呀——”

        好心建议的:【还是算了吧,蕾奥娜受伤了,埃里雅不想欺负伤者?!?br />
        伤……伤者?欺负?

        轰——

        这一刻,蕾奥娜整个人……不,是整条狗都燃烧起来了,尤其是那双滴溜溜的黑珍珠眼睛,都快要变成了火红的赤色。

        “嘎!哦?。?!”

        怒吼的:(接招吧,本公主新领悟出来的终极必杀,集合了大海,大地,生命,死亡,风雷五大究极力量奥义,超越了神与魔的境界,突破了法则的限制,这【龙族旋风无影神风腿】,就连灵魂也要为之战栗,让你这只鱼尾巴好好见识一下。)

        蕾奥娜口中发出“哦嚓,哦嚓”的叫吼声音,双脚直立高高的飞了起来,一个翻身踢腿,那毛绒的小短腿化作一道惊天骇地的黑影向埃里雅踢了过去。

        这一刻,她已经化身成为了功夫之王。

        “咚——”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蕾奥娜保持着空中直立的踢腿姿势,身形停顿在半空,而她那带着惊天其实的一脚,正踢在埃里雅那仿佛象牙筷子一般纤细白皙的手臂上。

        不,以其说是蕾奥娜一脚踢在埃里雅的手臂上,到不如说是埃里雅用她那柔软无骨的纤细手臂,将蕾奥娜的一脚格挡住了。

        没错,是完美的格挡,在承受这一脚的时候,艾丽娅的身体连晃都没晃一下,让人感觉蕾奥娜这威力极强的一脚,就好像一根手指头按在钢板上,完全就是在以卵击石。

        蕾奥娜的脸上,呈现出了戏剧化的表情,那是一种让人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夸张的……嗯,果然还是超越了语言的界限,难以找到合适的词汇去形容。

        “咿呀??!”

        天真纯洁的微笑:【蕾奥娜的实力的确强了不少,但是埃里雅一直睡觉,实力也在不断增长哦,所以……】

        强化版深海大漩涡??!

        一手格挡着蕾奥娜的踢腿,另一小手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仿佛柔道高手一般,猛地抓住了她的脚裸,然后格挡的那只手也技巧的一推,一拿,呈现双手抓握的姿势,稳稳的将蕾奥娜的两只后腿抓住。

        这种似曾相识的经历,让蕾奥娜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呼——呼——”

        下一刻,埃里雅转动起来,速度瞬间加至最大,就宛如一道小型的龙卷风,而死狗的金色身影,则是在不断的旋转中化为了模糊的一片。

        然后,埃里雅的手一松,悲鸣声中,在我们或漠然或苦笑的目光目送下,化作一道流星消失在帐门外面的夜雨之中。

        “咿呀——”

        担心的:【诶呀,下意识就扔出去了,埃里雅忘记了蕾奥娜还受伤,不会有事吧?!?br />
        “好球,埃里雅真是个好孩子?!?br />
        见埃里雅将死狗扔出去以后,表现出一副担忧的神色,我立刻就被她的善良所感动了,多纯真,多善良的人鱼啊,和那只死狗相比,简直就像白雪公主和她的后妈,于是,我轻轻伸出指头,在她光滑的脸蛋上轻轻抚摸着,赞许说道。

        果然,这只纯洁可爱的小人鱼,被我这么一夸,顿时高兴起来,抱着我在她脸蛋上轻轻抚摸的指头,轻轻用她那柔软温湿的小粉舌添着。

        真是个爱撒娇的小东西,我笑着轻轻点了一下她的脑袋,然后取出比她还要重的新鲜水果递了过去,看着地上吃剩十几个果核,在心里加了一句:还有……食量巨大。

        总之,死狗算是回归了,按照埃里雅给我们的解释,这段时间里,死狗先因为我和维拉丝她们一起去鲁高因历练,也跟着被那莫名其妙的契约强制拉走,掉落在海上,游了足足十九天才到岸;

        然后,这只死狗在鲁高因溜达的时候,不知死活的在丝毫不了解沙漠气候变化的情况下外出溜达,结果遇上沙尘暴,又被埋了一十九天。

        接着,我和维拉丝她们一起回到营地,死狗又被拖了回来,在比武大赛的时候,这只死狗不知道用了什么诡异的手段,竟然瞒过了天使的感知潜伏到擂台里面,美名其曰“独一无二的超级vip席位”,结果最终乐极生悲,在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的战斗当中,为西雅图克的超级龙卷风刮到不知哪里。

        最后,好不容易饿着肚子回到营地的死狗,再次茶几,不小心掉落到了猎人挖的陷阱洞穴里面,直到昨晚的一场夜雨,闪电恰好落到洞里,将整个洞炸开,它才算逃脱出来,当然,被闪电波及那是不可避免的,因此那一截焦黄的短小尾巴,成了我好几天的笑料。

        雨后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就听到了狐人族离去的消息,从昨天小狐狸那里已经得知消息的我,并没有觉得意外,只是为没能在走的时候送一送感到惋惜,不过,我想小狐狸大概也是不想我去送吧,一来因为昨天的事情,面子还拉不开,二来,送意味着分别,小狐狸不想体会离别的伤感,宁愿相信很快就会回来吧。

        不知为什么,我隐隐有这样一种似乎看透小狐狸想法的认识,因为也就没有执着去送别,而得知小狐狸不声不响的离开以后,小幽灵到是欢天喜地的庆祝了好一会,宣称自己终于赶走了万恶的骚狐狸,维护了营地的和平和发展,然后又带着稍稍寂寞的神情,睡的跟只小懒猪似地。

        交易大会过后,便是铁匠交流大会了,阿卡拉的算盘到是打的啪啪响,将铁匠交流大会紧接到交易会后面,号召那些冒险者,将在交易大会的时候没能卖掉的剩余装备捐献出来供给铁匠做材料,这样一来又省了一大笔,真是可喜可贺。

        因为铁匠不像冒险者那样,随时都可以在酒吧凑上一桌,互相交流,两个铁匠之间难得凑在一起,更别说像这样的群p了,所以这次交流大会足足持续了半个月之久。

        这段时间,整个罗格营地就像进入了夏天一样,到处都是铁匠那热烘烘的火炉,天空中升起了无数道袅袅浓烟,不知情的人远远看去,大概还会以为营地着火了呢。

        清脆的铁锤敲打声更是不绝于耳,甚至到深夜也还断断续续个没完,让我仿佛置身于矮人王城里面。

        而那数万名冒险者,新加入的四大种族,精灵族,狐人族,狼人族,除了一些铁匠以外,都在各自的代表带领下,在交易大会结束后的几天内斗离开了,而剩下的非营地级联盟冒险者,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也陆续离开,走的一干二净。

        原本人来人往的冒险者乐园大道,还有酒吧,顿时又变得开阔起来,久违的草原凉风再次光顾这里,或卷起街道上的落了一圈,突然想机警的豺狼一样竖起耳朵,神色凝重的左右张望一眼,确定周围没有人后,身子一闪,像泥鳅般一路滑溜的窜到自己平时的秘密据点之一,靠坐在一棵大树下,享受着从树叶之间落下的斑驳的上午和煦阳光,熟练的背过手去从她身后的树洞里掏出一个酒壶,然后翘起二郎腿,眯着眼睛美滋滋的品味起来。

        她半睡半醒的细眯着眼睛,品着美酒,晒着太阳,舒服的真如同神仙一般,不过还没有持续多久,突然,那双眯着的眼睛猛地一张,射出精光,开口怒斥道。

        “是谁,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br />
        一会儿,不远处的草丛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线,然后穿出一道接着一道的声音。

        a:“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br />
        b:“竟然你诚心诚意的问?!?br />
        c:“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br />
        然后,三道身影从里面草丛里面跳出来,扭动着各种怪异的姿势。

        a:“为了防止大陆被破坏?!?br />
        b:“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br />
        c:“贯彻爱与正义的信念?!?br />
        a:“代表爱与和平的绿战士?!?br />
        b:“代表诚实和公平的蓝战士?!?br />
        c:“代表正义和热血的红战士?!?br />
        abc:“我们是——红蓝绿条纹三战士?!?br />
        “轰——”

        三人身后,各有红蓝绿三色的烟雾弹炸开。

        “……”

        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卡夏张大嘴巴,从喉咙里发出一些呆滞的“啊……啊……”音节,眼睛夸张的几乎要眼凸出来了。

        “哈哈哈~~,怎么样,老酒鬼?看到自己最得意的三个学生变成这副德性,是不是被吓了一大跳呢?”

        我双手抱胸,奸计得逞的大笑起来。

        “……”

        过了好久,老酒鬼才反应过来,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没有暴怒,而是抓了抓那头酒红色头发,用一种将近脱力的语气答道。

        “我承认……我的确是吓了一大跳,但是在这之前,你们就没有考虑到,这样做会失去了一些什么吗?比如说节操之类的东西……”

        “……”

        这老酒鬼,吐槽起来还真是意外的犀利呢。

        好一阵无力的叹息过后,老酒鬼似乎才完全接受事实,用无奈的表情看着我们,目光落到我身上。

        “你这傻小子,会做出这种白痴举动,是一点也不出奇……”

        喂喂??!

        然后,她将目光转移到我右边的c同志身上,语气变得悲哀起来:“西雅图克,虽然你的脑子的确不好使,但是会跟着这傻小子一起胡闹,实在出乎我的意料,看来和卡洛斯那场战斗,你真的已经将脑子给转坏了?!?br />
        “哇哈哈哈——,别这样说嘛,卡夏老师,我只是觉得吴师弟的建议挺有趣的,偶尔这样闹一下也无所谓?!?br />
        在卡夏无奈的目光之中,西雅图克哈哈的笑应道。

        叹了一口气,卡夏将最后一道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到b同志卡洛斯身上,语气变得绝望起来:“卡洛斯,就连你也被这傻小子的杀气给传染了吗?”

        卡洛斯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微微将脸撇了过去,不敢直视卡夏悲哀的目光。

        这老酒鬼,似乎在刚刚的询问中,三番几次的对我进行语言攻击呢……

        我无所谓的一笑,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看着老酒鬼:“哼哼,想不到吧,就连卡洛斯老兄也被我拉入了阵营,老酒鬼,你现在是众叛亲离了?!?br />
        这样笑着,我优雅的从口袋中取出一张卡片:“想知道,为什么卡洛斯老兄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弃暗投明么?”

        “难道是……???!”老酒鬼用一种震惊的目光看着我手中的卡片。

        “没错??!”我铿锵应道,将卡片高高举起。

        特殊召唤卡——卡洁儿卡(隐藏唯一性特殊召唤系卡片)

        攻击:200

        防御:500

        特殊能力一:当此卡被召唤至场内,敌方所有大叔系卡片的攻击力降低50%,防御力降低80%,我方大叔系卡攻击力增加100%;

        特殊能力二:当此卡被召唤至场内,敌方所有非萝莉系女性卡攻防降低40%,萝莉系卡攻防增加20%。

        特殊能力三:召唤此卡片时,有1%的几率出现大天使降临,召唤四翼天使安洁丽尔,能力值为攻击力20000,防御力50000,持续4个回合。

        特殊能力四:当敌方场上存在卡洛斯卡时,召唤此卡,将会使卡洛斯卡投靠。

        特殊能力5:当场上存在卡洛斯卡时,此召唤卡收到攻击,卡洛斯卡的攻击和防御将增加10倍。

        副作用:因为排版问题位置不够所以无法在此卡上详细注明顺便一说最近莎拉的个子好像长高了一点点但是胸部却完全没有变化??!

        入手条件:1,在比武大赛进入决赛并输给卡洛斯。2,具备奶爸光环。

        “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个什么劲?!?br />
        对于我不断洋洋得意的唠叨,老酒鬼给予了毫不留情的吐槽,不过,要吐槽也就到现在为止了,很快你就会知道这张卡的恐怖威力。

        我德鲁伊的瞄了老酒鬼一眼,高举着卡片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喉咙酝酿了片刻。

        “卡~~~洁~~~~尔~~~~”

        堪比野蛮人嗓音的一声怒吼,自我嘴里吼出,回应不断在空中盘旋,远处扩散……

        就在此时,法师公会的白色小帐篷里,一个静静躺在里面的大箱子,箱盖突然自动弹起,从里面飘荡出浓郁的玫瑰花香气息,一个全身洁白,背上长着一对雏鸟般毛绒可爱的迷你翅膀的小天使,从洒落的玫瑰花海中缓缓坐起,可爱的揉了揉大眼睛,然后耳朵一竖,嘴角露出甜美幸福的笑容,小小的翅膀一扇,顿时向声源处急速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