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七十二章 雷雨中的来客

    第五百七十二章 雷雨中的来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七十二章 雷雨中的来客

        ……

        “……”

        话说回来,第六条应该不归属于“条件”的类型吧,而且这种强烈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不过,如果看到这种处处透露着纯净,可爱……呃,还有那么一点点傲娇的浓浓爱意,还不感动的话,那就真不是男人了。

        此时我的心里,就好像融化了的巧克力般,热烘烘的,甜蜜蜜的,正想伸出手将这只可人的小狐狸搂在怀里好好发泄一下内心的疼爱。

        没想到,这只敏感的小狐狸却先知先觉,手还没有伸出,就摇摆着漂亮的大尾巴跳了出去,一脸受惊的小兔模样,接着将包含嗔意和羞涩的目光投了过来。

        “你这个得寸进尺的大坏蛋,刚刚都占了那么大的便宜,还想要干什么……”

        小狐狸是真吓怕了,虽然那种陌生的快感,尤其是和自己……那个讨厌的坏蛋一起,虽然很让自己迷醉,但是,正因为这种仿佛身体不属于自己的迷醉,才让小狐狸害怕,毕竟作为一名优秀的刺客,她从来没有这样身不由己,自甘沉沦过。

        见小狐狸反应那么大,我不由抓抓脑袋,苦笑几声,看来刚刚的调情,对这只小狐狸来说的确是太刺激了一点,竟然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露出这样的表情。

        “快快,在上面签上名字,你这个坏蛋,难道想耍赖不成?”

        大概见我傻傻的站着不动,小狐狸不由心急的催促道,美目紧紧的看着我的手,生怕我不答应似地。

        签,为什么不签,这哪是什么刁难条件,分明就是爱情契约书嘛,看着透露出担忧神色和期待神情的小狐狸,我微微一笑,也不想再作弄一下这只可爱的小家伙,从物品栏里取出一根蒙了尘的羽毛笔,刷刷的在上面写上自己歪歪扭扭的名字。

        恩,作为一位抽筋流键盘宅,就算不掌握写字技能也活的很滋润。

        看着自己如同蚯蚓一般的签名,和小狐狸那娟秀工整的小字所形成的宛如美女和外星章鱼人一般的鲜明对比,我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笔刚刚停下,卷轴上面就闪过一道白光,看来,这还是一张契约魔法卷轴,当然,所谓的契约魔法卷轴,也别想的太过于深奥和强大,和小说里面那些所谓的灵魂契约完全是两回事,上面的魔法,仅仅是让后来人无法继续在上面添加文字篡改内容而已。

        “哼哼~~”

        小狐狸看着我的签名,看了一遍又一遍,就好像想从里面看出一朵花来似的,从那弧线优美色泽诱人的唇角中,不断发出喜悦而得意的娇哼,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就好像国画大师拿着自己幼稚园水准的太阳向日葵涂鸦猛地夸张一样。

        足足看了十几分钟,我要是卷轴的话,大概都会被小狐狸盯的不好意思了,然后,这只讨人喜爱的小狐狸,才慎之又慎的将卷轴卷好,轻轻的放入物品栏里,却又在片刻之间重新被她取出,轻轻展开,再看了几遍,往日干练的俏脸上,露出傻傻的笑容,再次小心的卷好,这次却是放入自己怀里的贴身口袋之中。

        毫无疑问的,我被小狐狸这一连串的举动给逗乐了。

        “哼~~??!”

        对于我的失笑举动,小狐狸冷哼一声,不过脸上却依旧是被满足的笑容充斥,俏脸一红,蹬蹬小跑几步,娇小美丽的身影融入到了夕阳里面,才回过身,威风凛凛的用食指指头笔直的指过来。

        “记住了,坏蛋,绝对要遵守约定哦?!闭庋低暌院?,她顿了一顿,再次补充一句。

        “偶尔做不到也没关系,只要遵守第九条的惩罚就行了?!?br />
        “我才不会让你奸计得逞,第九条是永远不会发生的”

        我朝对方大声喊道,在夕阳的光辉照耀下,小狐狸的身影被淡淡的黑色笼罩,有些朦胧,但是依旧美丽无比。

        得到了回答,小狐狸似乎朝自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甜美笑容,然后才重新转身,蹭蹭的离去,身影逐渐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夕阳之中。

        “……”

        这样说可能有些煞风景,其实我是想说,虽然这样的离别方式比较符合小说里的浪漫气氛,但是离营地还有一段路,我们完全可以在一起继续走一段路程的……

        看着小狐狸消失的背影,我无语的在心里吐槽一句,伸了个懒腰,没想到脚步还没有迈出,却又是嗖的一声,仿佛一阵清风拂过,小狐狸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面前。

        她一声不吭的盯着自己,脸蛋泛红,眼睛泛红,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紧紧盯着我不放。

        突然的,在我莫名其妙的目光中,她不知哪出什么,狠狠的往我怀里一塞,而内心的羞涩似乎也到达了顶点,甚至眼角都渗出了羞涩的泪水,然后……

        再次一个上勾拳。

        咦咦——?。??

        双手抱着小狐狸硬塞过来的柔软事物,身体高高的飞在半空,耳边响起她一句“你这个大坏蛋少给我得意了”的娇羞怒吼,我是完全没有弄懂状况。

        一个翻身轻巧落地,小狐狸那羞急离去的身影,已经再次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夕阳方向,我丈二摸不着脑袋,将满眼的疑惑落到怀中的东西上。

        一件毛衣。

        一件棕色的毛衣。

        一件柔软到了极点的棕色毛衣。

        完整的说,应该是带着一股淡淡的熟悉幽香的柔软温暖到了极点的棕色毛衣。

        这是……?

        我抓了抓头发,突然想起在交易市场上小狐狸说过的话。

        “每到夏天和冬天,我们狐人族尾巴上的毛发都会换一次,所脱落下来的毛发就是狐绒了,收集起来的话,能编织成既轻便又保暖的衣服?!?br />
        闻着毛衣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熟悉体香,我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件毛衣,竟然是小狐狸用自己的狐绒编织的。

        难怪当我向小狐狸讨要她的狐绒的时候,她会表现出过度的羞涩,难怪昨天,我问白狼他们小狐狸在忙些什么的时候,他们的笑容会异常的怪异和暧昧,该不是小狐狸这几天忙的连门都没有出,就是在做这件毛衣吧。

        这只蹭得累的小狐狸……

        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暖洋洋的,就连日渐傍晚所吹起的草原凉风,似乎也变得暖和起来。

        ……

        踏着慢悠悠的步伐,用了比以往多了一倍的时间,才远远的看到自家的白色小帐篷。

        “小凡~~”

        带着满满撒娇意味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随之传来的还有破空声。

        呃,这个距离,这个声音,该不会是……

        我的脸色一变,本来还残留着温暖笑意的面容顿时变得凄苦起来。

        小幽灵式人间大炮??!

        “轰轰——”

        白色的身影宛如能量炮般,在地上刮起一道气旋直线撞入我的怀中,“噌噌噌”几声,我抱着怀里的白色身影直线飞了出去,身体像在水面上打水漂的瓦片般,在草地上不断弹起,如是擦了五六次次,飞出几十米的距离,才打了几个滚,停下来没了动静。

        “呜呜~~小凡~~”

        一会儿,怀里的白色身影从怀里,像刚刚出壳的小鸡般探出头,摇了摇我的尸体,呜咽几声。

        “对不起,我已经死了?!倍杂谛∮牧榈娜鼋?,我立刻做出反应。

        “已经死了吗?”小幽灵轻轻用如玉般纤细的食指点着樱唇,歪着脑袋打量我,露出一副可爱之极的沉思状,然后……

        “啊呜~~”一声,一口咬了下来。

        因为死了所以吃掉也没关系吗?莫非……我遇到了一只食尸幽灵?这一刻,闭着眼睛的我泪流满面。

        “你连我的尸体也不放过吗?”在小幽灵的牙齿不断厮磨下,我终于投降,睁开眼睛怒目而视。

        “如果小凡真的死了,我会将小凡整个吃掉的?!毙∮牧榘胪嶙拍源?,似真似假的抿嘴笑道。

        “然后生出一个小小凡?!?br />
        “别说了,怎么想象都是恐怖片啊?!蔽掖蛄艘桓隼湔?,一把用力将这只小幽灵搂在怀里蹭了几下。

        “你这只小懒猪,又睡了一整天吧?!?br />
        这时,怀里的小幽灵才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揉着迷迷糊糊的大眼睛,一副没睡醒的小猫的慵懒可爱姿态。

        “哼,才不是我,本圣女……中午有起来吃午饭的说?!闭庵恍∮牧槟源院?,但是嘴巴却已经不含糊,听我这么一说,立刻就辩驳道。

        “……”

        也就是说,除了吃午饭的时间以外,就一直在睡?

        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之间,这只小幽灵就像被什么东西给突然惊醒了一般,原本迷糊可爱的银色美眸,刹那间就完全清醒过来,流露出警惕的神色,然后用她那娇小的小鼻子,不断在我身上乱嗅,嘴里开始嘀咕起来。

        “错不了,是那只骚狐狸的味道,小凡,那只骚狐狸又来勾引你了么,不是告诉过你,千万不要被她迷惑,目光如炬的本圣女,一眼就能看出她的本性,和那个臭艾娜一样,都是个心肠狠毒的骚狐狸,老是抢沙耶姐姐做给我的点心,还骗我说鱼吃多了不会长个??!”

        看着气鼓鼓的用危言耸听的恐吓语气这样说的小幽灵,无法吐槽的我陷入了远目状态。

        “难……难道,你也已经被那只骚狐狸得逞了?!毙∮牧橐槐菊穆冻稣鹁裆?。

        “哼哼~~,已经发现了吗?不过太迟了?!北茸胖兄?,推了推鼻框,我低着头用冷漠的笑声笑道。

        “本来在我心目中,你这只小幽灵是仅仅在莎拉和维拉丝之下,排在第三的,可惜现在,小狐狸已经取代了你的地位,你现在只能做老四了?!?br />
        “哇??!原来我只排在第三而已,而且已经被那只骚狐狸挤了下去?!碧艺庋凰?,小幽灵顿时招牌式的短促哇了一声,露出困惑的神情。

        “哼,现在察觉已经太迟了,男人总是喜新厌旧的,现在小狐狸是第三,所以以后你不能再叫她骚狐狸,得叫狐狸姐姐懂么?”

        我在小幽灵娇嫩的俏脸上吧嗒的亲了一口,继续笑着说道。

        “不过,如果你现在知错能改,到也不是不能重新追上来,就得看你的表现了?!?br />
        “我……我得怎么表现才行呢?”

        这只小幽灵出乎意料的没有吐槽,而是十分配合的做出认真聆听的神情,紧张的看着我。

        “方法很简单……”

        我再次冷冷的一笑,下一刻,保持着冷笑,眼睛留下两行男儿热泪。

        “只要以后你不要老是吐槽我,别说第三,就是让你升上第一也没什么问题?!?br />
        真的不难吧,这样的条件真的不难吧,吼吼?。?!

        “这样么?”

        小幽灵再次将脑袋轻轻一歪,银色的美丽瞳孔之中透露出深深的困扰。

        我说,让你少吐槽我一句,真的必须露出如此艰难抉择的神情么?

        “算了,第四就第四吧?!?br />
        考虑了好一会,小幽灵突然泄气的拉耸着肩膀,神色沮丧的说出了自己最后的选择。

        “……”

        在你心目中,吐槽我的行为,究竟占了何等让我心情沉重的分量?

        “小凡~~”

        在我无力翻着白眼的时候,这只腻人的小幽灵,突然用撒娇的语气摇着我的肩膀。

        “你真的比较喜欢小维拉丝,还有小莎拉,比起我究竟喜欢多少?”

        她一边撒娇,一边不依不饶的问了起来,柔若无骨的玉臂缠上了我的脖子,香湿的玉唇不断在自己脸上摩挲着,让人无法辨清她这究竟是想色诱,还是打算武力威胁。

        不过,她却半个字也没提起小狐狸,看来我刚刚那一番胡话,是根本没有被她放在心上,是她自信十足,还是自己容易被看透呢?

        “小笨蛋,你说呢?”我轻轻一笑,在她那不断在脸上拱着的香唇上轻轻吻了一口。

        “我不知道?!毙∮牧槟训萌险娴囊×艘⊥?,然后再次用困惑的目光看着我。

        “小凡,告诉我你究竟有多喜欢我?!?br />
        “你想让我怎么喜欢你?”

        一边断续的在那让人魂牵梦思的香唇上轻吻着,我再次笑着反问道。

        闻言陷入沉思状的小幽灵,想了一会之后,突然露出开心的笑容,像骤然得到主人夸奖的小猫一样,不断用那完美无暇的脸蛋在我脸上撒娇的蹭了起来。

        “唉~~”

        不知什么时候,旁边传来一声叹息,抬起头,却是发现维拉丝已经从远处走上来,看到了我们亲昵的不断用彼此的脸蛋蹭来蹭去的情景。

        “有时候还真是羡慕爱丽丝呢?!本土乩春π叩奈恳菜党隽苏庋幕?,看来她对我和小幽灵刚刚亲密无间的亲昵,真的已经是在心里羡慕到满溢出来了。

        “诶嘿嘿~~”

        小幽灵既高兴,又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搂着我的脖子的双手更加用力,像一只小无尾熊般吊在我脖子上不肯下来。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再不吃的话就要凉罗?!奔∮牧橄窈⒆右话闳鼋磕迦说哪Q?,维拉丝也是抿着嘴一笑,轻声温柔的说道。

        “对了……”

        就在我抱着小幽灵站起来,和维拉丝肩并肩的往回走的时候,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双手轻轻合十一拍,露出发自内心的高兴笑容。

        “奥蕾娜等会要回来了?!?br />
        奥蕾娜?

        我在心里回忆了许久,最终才从一丝残留的记忆之中隐约联系到什么?不确信的对维拉丝问道。

        “你是说那只死狗?”

        “大人真是的?!奔艺庋姆从?,维拉丝轻捂着小脸,无奈的叹息一声。

        那怎么能怪得了我呢?平时都是死狗死狗的叫,也就你们有这个闲工夫叫奥蕾娜了,不觉得这个名字特别拗口吗?而且比起奥蕾娜,死狗节约了一个字,对于这个拖沓累赘的世界,也是一份巨大贡献呀??!

        “不过,这只死狗已经失踪了好几个月了吧,你是怎么知道她要回来了?”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大确定,应该是有这样的预感吧?!蔽坷诺男α诵?,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就是所谓家庭主妇的直觉吗?应该会很灵验吧。

        这一刻,我对于死狗今天会回家再无意思怀疑。

        刚刚回到帐篷,天边残留的最后一丝霞光,就彻底被突而其来的乌云所遮盖,随着第一条撕裂乌云的白炽雷蛇出现,急骤的雷雨也将整个罗格营地都笼罩在黑暗和沙沙的雷雨声之中。

        这时候,才能感觉到家的温暖和安全。

        看着外面黑乎乎的大雨,我心里这样想到,又是一条雷蛇从天而降,滂湃的雷声在耳边轰鸣着,不过这样的景象,外面都已经见怪不怪,草原的暴雨总是特别猛烈。

        就在我回应着维拉丝的叫唤,准备回过身的时候,突然一道水桶粗的雷蛇直直的打落下来,外面响起一道剧烈爆炸声,连地面都微微震鸣起来。

        就算是在草原,这样霸道的闪电也不多见呢,当然,比起圣骑士的天堂之拳,这些雷电,也算不了什么。

        我小小的惊讶一下,正欲转身,突然一股让人颤抖的强烈气息,从刚刚闪电落地的爆炸地点处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