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天赋技能(上)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天赋技能(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天赋技能(上)

        “你这个坏蛋,到是挺悠闲的?!?br />
        她拢着后面的裙子轻轻蹲下,视线和我保持水平高度,然后伸出一只如玉般的小指头,轻轻在我鼻子上一点,娇哼一声。

        “哪里,只是比起你,到是闲了许多?!?br />
        看着似乎终于从百忙之中解脱的小狐狸,我微微一笑,习惯性的伸手在她头上那对调皮抖动着的漂亮棕色狐耳上轻轻揉捏着。

        “竟然知道我忙,为什么不过来和我……我是说你竟敢不过来帮我,胆子可真不小?!?br />
        小狐狸说道一半,话突然顿住,俏脸微微透露出一丝绝美的红晕,那双妩媚如水的双眸更是荡起涟漪,让好几天没有感受过如此魅惑气息的我也愣了一愣。

        不过这样娇羞妩媚的模样只维持了不到一秒,下一刻,她神情就变得凶巴巴起来,故作凶狠的咧开小嘴,从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看到的那双可爱的小虎牙,正散发出震慑的光芒,然后一举扑过来,两只小手扯上我的面颊。

        这时候我该大呼女侠饶命吗?

        “其实我也很忙?!?br />
        咳嗽几声,我的视线从小狐狸的俏脸,转移到天空中的白云上面,露出凝重的神色。

        “看,那朵白云,其实是大魔神巴尔变的,我奉阿卡拉之命,肩负着整个营地冒险者所有人的安全的使命,一刻也没有眨眼的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br />
        说完,我严肃的向小狐狸眨了眨眼睛:“希望你能理……”

        “理解个……”

        不待我说完,小狐狸便娇吼着打断道,好歹还记得这里是交易市场,好歹还记得自己现在是狐人族的代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将最后那个不雅的字给吞了下去,嘴角僵硬的扯了扯,露出皮肉不笑的样子凑上脸低声问道。

        “你这个坏蛋,竟然还敢在这忽悠老娘,哼~,嘴巴真是越来越滑溜了?!?br />
        小狐狸的脸凑得近,相隔半尺都不足,从那温润的红唇中吐出来的温湿香气,打在脸上痒痒的,很是舒服,这样说着,她再次伸出白皙圆润的指头,像我对待小幽灵一样,捏着我两边的面颊,微微向外一扯。

        “我招,我招??!”

        我含糊不清的求饶道,这不是整我吗?我的脸又不像小幽灵那样,那么有弹性,万一用力过头,变不回来了该怎么办?

        “其实是肚子里的四维空间袋发生暴动,因此才用时光机回到现在,乘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整理一下,顺便说明一下,竟然四维空间袋暴动为什么还能用时光机呢因为时光机不是放在口袋里而是在抽屉里面所以完全没有问题的说……疼疼疼,我说的是实话呀混蛋……”

        很显然,像小狐狸这种不专业的人,是无法理解专业的我所说的话里的吐槽点,这就是实力的代沟,时代的悲剧,历史的沧桑呀??!

        “其实我在摆摊赚钱养家糊口?!弊詈?,深感高手寂寞的我只能用善意谎言打发小狐狸。

        “你这笨蛋也会缺钱?”小狐狸显然是还不怎么相信。

        “普通情况的话是不缺钱的,但是我家是特殊情况?!?br />
        因为家里有个拿钱当饭吃的不明发光体呀混蛋,想到这里,我不禁涌出心酸的泪水,这几年来我容易么我,天天起早贪黑的喂饱这只小幽灵……

        大概是被我魄力十足的惨样给镇住了,小狐狸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闷闷的转过身和我并排坐在一起。

        坐下之后,她在摊子上看了一眼,随意挑出一件装备在手里掂量着,这是一件三十六级用的轻型金属靴,+21%抗寒,还有+5敏捷,双属性,对于轻型金属靴这个等级的装备来说,所加成的数值大小也十分可观了,唯一不足的是,轻型金属靴的重量较重,而它的属性却是偏向于轻灵的刺客和亚马逊。

        “你这坏蛋,卖的装备都还不错嘛?!彼┝宋艺獗咭谎?,啧啧有声的说道。

        “一般一般,大概入不了您天狐大人的法眼了?!蔽壹绦蜃殴?,懒洋洋的应道。

        要是以前的小狐狸,或许还会对这些极品蓝色装备感兴趣,但是和我灵魂联锁以后,她现在似乎应该考虑如何限制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再去追求装备了,而且实力和装备总是成正比的,以小狐狸现在的实力,恐怕也只有金色装备她才会在意的看上几眼。

        不过出乎意料的,小狐狸一件一件打量着这些蓝色装备,竟然仔细看了个遍,然后看了看上面摆出的价格(因为问价麻烦,所以我直接将价格标在装备上了),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

        “坏蛋,这些装备让我来卖好不?”

        “哦,你竟然对这个感兴趣?”

        我半睁着一只眼睛瞄了她一眼,好奇的问道,让这只小狐狸卖的话,以她max级的讨价还价技能,估计那些顾客的钱袋就有难了。

        “哼~,那当然,这种事情,我可是从小做到大的?!?br />
        估计我不经意的一句疑问,正中了这只小狐狸内心的得意之处,只见她将那傲人的酥胸用力一挺,那高耸圆润的峰尖,晃出几道夺人眼眶的弧度,然后拍着胸膛,鼻子高傲的翘了上去,用很自豪的语气回答道。

        “从小到大?”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象出这样一幅画面,在明天冒险者的报刊,主版面上印着一张大大的图片——狐人族大长老玛玛加带着手铐,垂头丧气的被城管推入警车之中,图片上面写着几个加粗的黑体大字:黑心商人玛玛加,竟雇佣幼齿狐狸童工做苦力。

        “总觉得你这个坏蛋,心里在想着一些十分失礼的东西呢??!”

        回过神过来,只见小狐狸不知何时将细腻妩媚的俏脸凑了上来,以一个只要将脖子微微伸出去就能吻到她那诱人红唇的距离,眯起眼睛用不怀好意的视线打量着我。

        “你的错觉罢了?!蔽宜趿怂醪弊?,额头冒出一滴冷汗,这小东西的第六感真是让人意外的灵敏呢。

        “难道你不知道?”她盯了我一会,突然用看火星人的目光上下惊奇的打量着我。

        “是普通人一定会知道的事?”我小心翼翼的回了一句。

        “那到不是,应该说很少人知道吧,只是那只小野猫没有告诉你吗?”

        小野猫?呃,是指小幽灵吧,她知道些什么吗?

        见我越发疑惑的表情,小狐狸无奈的拍拍额头叹了一声:“我们天狐啊,除了魅力无人能比之外,天生还具备商业头脑,万年以前的艾娜前辈,除了是教廷的候补圣女之外,还负责管理教廷的许多生意?!?br />
        我顿时惊叹一声,原来这只小狐狸的max级讨价还价技能,竟然是天赋技能。

        见我露出惊讶的表情,小狐狸才接过刚刚骄傲的神情,继续自豪的说道:“本天狐从六岁就已经开始接触族里的生意,到了十岁,族里对外界的买卖全部都是由我一手经办,哼哼~~”

        “太厉害了??!”

        我连忙鼓掌,大概是骑士小说看多了,对那些所谓的天才已经产生免疫抗性,因此我并无法从小狐狸的话中理解她的厉害之处,但还是在一股极其可怕的魄力压迫下做出了违心的赞美,总觉得要是不夸几句的话,等会自己的人生安全会出现十分既视感的?;?。

        被我赞美了个饱之后,这只骄傲的小狐狸才甩动着尾巴,重新安分下来,顿了一会,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

        “坏蛋,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跑到联盟里转职刺客吗?”

        “呃,我记得你说过,是想打破天狐的宿命,走属于自己的道路吧?!?br />
        这样回答完以后,小狐狸立刻回以一记“算你还记得我的话”的眼神,让我再次擦了擦汗水,莫非刚刚要是答不上来的话,自己会非常危险?

        “其实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当初决定来联盟,是因为阿卡拉大人?!彼庋寤车募绦档?。

        阿卡拉?

        我突然恍然的哦了一声,老狐狸和小狐狸嘛,同类之间存在着什么奇怪的电波联系也不出奇。

        “总觉得你这个坏蛋,脑子里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倍杂谖业姆从?,小狐狸也露出了万分无奈的表情。

        “我是想说,阿卡拉在商业上的认识吸引了我,才不惜千里迢迢的来到了营地,并转职成一名刺客?!?br />
        “我知道阿卡拉很厉害,但是也没有那么夸张吧?!?br />
        竟然能让讨教还价技能达到max等级的小狐狸如此追崇,我实在无法想象一副慈眉善目模样的阿卡拉,竟然还是那些叼着雪茄的商业大亨?

        “哼,只是你有眼不识泰山罢了?!?br />
        对于我的无知,小狐狸轻蔑的娇哼一声,歪着脑袋,似乎在头疼应该怎么说,才能让我这个交易技能为负值的家伙理解阿卡拉的厉害之处。

        沉思了好一会儿,她才有了动静,小手轻轻一握一张,上面便出现了几枚金币和银币,一一摊放在地上。

        “看来,我要先给你普及一下商人必备的常识了?!彼衷诰拖褚桓龆阅越钭还吹难械酵蚍滞诽鄣睦鲜σ谎?,叹了一口气,指着地上的十多枚钱币说道。

        “首先,你知道整个世界上的货币,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吗?”

        “嗯,以我们冒险者来说,大部分是从怪物身上爆出来的,包括金币,银币和宝石,不过我也知道,除了从怪物身上获得以外,也有很多地方在自行制作金币?!?br />
        我沉思一会,然后回答道。

        “恩,十分正确?!?br />
        似乎满意于我的答案,小狐狸露出微笑,不断点着头,翘在半空的棕色大尾巴摇来摇去,让人有一种想用手去抓的欲望。

        “太遥远的事情,我就不说了,要说的话,没有几天都说不完,就先简单说说地狱入侵以后吧,撇开其他不谈,就单单说货币,自从大陆出现了地狱怪物,而因为规则之力,冒险者能从怪物身上获得金币,久而久之,因为这些金币数量巨大,而且来源稳定,所以原本因为不同国家而在外观上具备独特标记的货币,也逐渐朝从怪物身上爆出来的金币的外观靠拢,最后终于实现了教廷无数年来也没能做到的货币统一的梦想,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地狱入侵也不完全是害处?!?br />
        说到自己擅长的方面,这只小狐狸的嘴巴就像扭开了的水龙头一般,滔滔不绝的向我解释道。

        “不过,虽然实现了货币统一,但是因为制造者的不同,也会有轻微的差别?!彼档秸饫?,她一一指着被摆在地面上的几枚钱币。

        “这些金币银币,分别是从怪物身上爆出,还有从各个国家或者大型聚集地制造出来的,你能看出有什么不同吗?”

        我睁大眼睛在这些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钱币上瞧了又瞧,最后还是无奈的摇起了头,完全就是一模一样。

        “笨蛋,当然不可能看得出来?!?br />
        小狐狸娇嗔一句,然后将其中两枚钱币合拢在手里,放到耳边轻轻摇了起来,她那灵敏的狐耳做聆听状,高高竖起并轻微抖动着,空气中响起了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虽然外观、大小和重量都是一模一样,但是有些黑心的制造者,会在里面参入一些等重的便宜金属,普通手段是分辨不出来的,只有那些经验极为丰富的商人才能辨认?!?br />
        这样说着,她极为自豪的冲着我,大幅度的抖动着自己脑袋上那一对毛茸可爱的狐耳,模样越发让人觉得可爱。

        “虽然不知道那些商人都有什么分辨的手段,不过,仅靠声音这种最简单的方法分辨,是只有本天狐才会的技巧哦?!?br />
        “真厉害,真厉害?!?br />
        我再次惊叹的鼓掌,因为总觉得不这样做的话,会被这只小狐狸怀恨在心……

        “不过,原来这些钱币里面,竟然还存在这么复杂的知识呀?!?br />
        说实话,小狐狸这样一解释,的确让我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这个世界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不知道也不奇怪,冒险者又怎么会去注意这些小事呢?我们冒险者,和那些平民商人,就好像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虽然经常能够交集,但是心中的观念,却存在天与地一样的差距?!?br />
        这样说着的小狐狸,淡淡苦笑的摇起了头,神情颇有些落寞,一边轻轻将地上的钱币拾起,一边继续说道。

        “就连我,在转职了冒险者以后,也逐渐淡忘了这些曾经占据了自己生活的全部的东西,要不是你这个坏蛋提起,或许会在心里埋藏的越来越深,直至忘记?!?br />
        “你似乎很喜欢以前的生活?!?br />
        看着小狐狸落寞的表情,我有些心疼,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细声说道。

        转职冒险者,便意味着和以前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得必有失,就是这个道理吧。

        “那时候,虽然忙的天昏地暗,但的确是最开心的日子之一,或许这就是我们天狐的本能吧?!?br />
        小狐狸难得的露出温驯的表情,神色柔和的对着我轻轻一笑,那瞬间透露出来的妩媚,差点将我迷的找不着北。

        “对了,你解释了那么多,还没告诉我这些和阿卡拉有什么关系呢?”见小狐狸沉浸在对过往的追忆之中而不可自拔,我连忙转移话题道。

        “恩……哼~??!”

        她神色一晃,回过神来,刚刚哀伤和温顺的样子立刻不见了,将我放在她头顶上的手拍开,脸蛋微红的娇哼了一声,努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羞涩之意。

        “嗯,首先得给你解释一下,比如说,如果一个地方的商品数量一定,但是货币却不断增多,这样必然会引起商品价格的提升,这样说你能理解吗?”

        小狐狸整理好情绪,然后试图给我讲解通货膨胀的简易原理。

        点了点头,小狐狸微微露出惊讶神色,似乎难以想象我这个笨蛋竟然三言两语就理解了这个对暗黑大陆人来说并不容易解释的东西。

        “所以说,如果将这个范围扩大到整个暗黑大陆,整个大陆的商品数量是一定的,如何控制货币数量就是问题了,阿卡拉大人最厉害的地方,也就在这里?!?br />
        顿了顿,小狐狸侃侃而谈的说道。

        “整个第一世界,联盟所能真正控制的地方,也只有罗格营地,库拉斯特和群魔堡垒,而其他地方的货币制造者,并没有这样的认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能力把握,他们只会有多少金子做多少金币,而这全靠联盟独自调控,历代联盟大长老中,阿卡拉大人是做得最好的,我这样说你能明白了吧?!?br />
        “好像……真的挺厉害?!?br />
        我有些震惊的喃喃道,小狐狸说的这些并不难理解,但却是平时想不到,或者没有去注意的,这样看来,用老狐狸来形容阿卡拉,真是太委屈她了,呃,我已经无法找到恰当的比喻去形容阿卡拉的厉害之处了。

        “不是好像,笨蛋??!”

        对于我露出的震惊神色,觉得没有白费口舌的小狐狸,满足之余也不禁小小抗议道,然后深深叹了一句。

        “管理一个族的买卖和货币,真的不容易,这一点我能深深体会到,更别说是整个人类的,所以我才觉得阿卡拉大人厉害的简直就不像是人类,如果将她的能力换做战斗力的话,恐怕不逊色于魔王甚至魔神吧?!?br />
        “我们兽人族,和野蛮人,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许依赖冒险者,想要在那种苦寒之地生存,就必须学会坚强,自立??!坏蛋,你知道吗?在我十二岁那年,哈洛加斯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大风雪,因为食物短缺,许多族人都被活活的饿死,但是玛玛加长老依然坚持拒绝了冒险者的帮助,当时我不理解,后来才知道,想要在那种地方生存,就不得不这样做,一旦接受了帮助,大家心里就会产生只要有冒险者在,一切都没问题的依赖之心,狐人族也会因此走向衰亡,玛玛加长老那时候一定比我更加伤心难过,所以自那以后,我就更加卖力的,更加卖力的,不放过一分一毫,努力的为族人赚钱,囤积多一点食物,为了不让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所以,才锻炼出max级的讨价还价技能吗?看见这一刻神情柔弱,但是内心却坚定无比的小狐狸,我心里产生一股将她拥入怀里抱紧的怜惜之情。

        “不过说起来,我到是有些好奇,像你们狐人族那种地方,究竟能卖出什么东西?”

        这样随意问了一句,感觉有些口干,我将装着维拉丝自制的果汁的瓶子取出,先递给旁边的小狐狸,在我心疼的目光中,这只狡猾的小狐狸很是不客气的接了过去,漂亮的樱唇含住瓶口,一口气喝掉了一大半,也不知道是解渴还是解气的长呼一口气,才得意的将瓶子还给我。

        “哼,可不要小看我们狐人,虽然是在那种苦寒之地,但是我们能拿出手卖的东西还是很多的,当然,最受欢迎的还是自制的果子酒,还有……狐皮!”

        “噗——”

        仰着头打算将最后一口果汁喝完的我,很是悲壮的没能把持得住的将满口果汁喷了出去,然后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小狐狸。

        狐……狐皮?

        回应我的,却是小狐狸狡黠的目光——自己被耍了。

        “狐皮当然是不可能,我们又不是真正的狐狸,不过也不完全是骗你,我们狐人族的特产狐绒真的很出名哦?!?br />
        “狐绒?”我依然不大明白。

        “每到夏天和冬天,我们狐人族尾巴上的毛发都会换一次,所脱落下来的毛发就是狐绒了,收集起来的话,能编织成既轻便又保暖的衣服?!毙『耆缡撬档?。

        “原来是这样?!?br />
        我恍然的点了点头,目光不由自主的瞄向了小狐狸那毛茸茸的棕色大尾巴,说实话,在狐人族呆了那么久,我还没见过尾巴比小狐狸更漂亮的狐女,天狐的狐绒呀。

        “你这个坏蛋在看什么?”察觉到目光,小狐狸将自己的尾巴藏在后面,警惕的看着我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的……那个狐绒,能不能……”

        “少做梦了?!闭庵恍『暌膊恢氲侥睦锶チ?,脸蛋顿时通红起来。

        “本天狐的狐绒才不会卖呢,绝对不会??!”

        “没关系,我本来也不是想买,就是想问问我们美丽无双的天狐大人,能不能作为增进两族之间的友谊的礼物,送本长老那么一点?!蔽伊⒖陶0妥叛劬μ趾玫男Φ?。

        小狐狸顿时脑子一嗡,气的说不出话来,厚脸皮的见多了,但是脸皮厚到这种等级的,她到还真是第一次遇上。

        就在我和小狐狸家常式的唠叨和打闹之中,交易大会已经接近了尾声,而凭着高超的交易技巧,小狐狸也将我摆放出来的装备,卖出了一倍以上的价钱,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嗅觉,能轻易的判断出对方最高心理价位的能力,的确是让她无往不利,让我更坚定了以后绝对不和这只小狐狸做买卖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