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六十七章 熟人

    第五百六十七章 熟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六十七章 熟人

        ……

        在这里摆摊,自然不可避免的遇到熟人,谁让自己在冒险者的五大聚集地都冒过脸呢?一些特别熟的人,是能一下就看破我的伪装的。

        比如说蒂亚那个小丫头,刚刚路过的时候,就将笑意盈盈的美目看了过来,不过因为被一大群赫拉迪克族人围在中间,无法脱开上来聊几句,只能用十分遗憾的目光不舍的看了这边一眼,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然后被赫拉迪克的法师们簇拥而去。

        “这位老弟……”

        蒂亚没走多久,旁边就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回过头,好亮一个光头将我眼睛晃的直花。

        不用说,肯定是野蛮人了,除了他们一族经常脑后门留根小辫子,然后整个“太阳拳”式的大光头以外,很少有其他种族喜欢这种造型的。

        “商场无兄弟,要买什么?”

        回头一看,我就知道是谁了,不由冷冷的回应一声。

        “嘿嘿,几日不见,吴大人的风采更甚以前了,这身如此独特创新的打扮,这冷酷磁性的声线,就好比那天空的太阳,夜晚的萤火虫,森林里的史泰兽,想不让人认出都难?!?br />
        来者毫不介意我拒人千里之外的语气,厚着脸皮继续说道。

        很显然,脸皮厚到这种程度的野蛮人,我认识的也就那么几个——道格格夫两兄弟,还有在库拉斯特认识的库特,群魔堡垒认识的奥斯卡,这厮就是率领队伍刚刚打败墨菲斯托,混到了群魔堡垒的库特。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给你打折的?!?br />
        面对库特天花乱坠的吹捧,我继续保持冷静的揭穿他的真正意图,我还不了解这厮,脸皮厚且唯恐天下不乱,库拉斯特那会老是伙同德鲁伊马科斯挑拨我和菲妮的关系,害得八卦满天飞,到现在欧娜还防着我像防一条狼似地。

        话再说回来,用“森林里的史泰兽”形容是在夸我吗?给我立刻更正过来呀混蛋?。?!

        “切——”

        喂喂,是我的幻觉吗?这死光头刚刚好像很遗憾的切了一声?

        “哪里的话,凡大人在无比大赛英勇的身姿,实在让我们佩服不已,怎么还敢和大人您杀价呢?”库特搓挪着手心媚笑道。

        杀价和实力有必然联系吗?你是想说我做的是强买强卖的生意么混蛋???!

        说完,这厮带着他的队伍鬼头鬼脑的在摊子上乱瞄,最后叹了一口气,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

        因为我现在摆出来的,依然是二十级到三十级阶段,鲁高因冒险者使用的装备,自然是不合适已经到了群魔堡垒的库特队伍。

        “有钱没处花呀?!?br />
        他背着手仰头长叹,大有一副怀“财”不遇的屈原的沧桑背影。

        我摇了摇头,这小子也老大不小了,比我整整大二十岁了吧,怎么还是一副活宝样呢?难道是被奥玛斯那死印度阿三给洗脑催眠了?

        叹了一口气,我在物品栏里找了找,挑出几件合适他们队伍的精品蓝色装备,摆在库特面前。

        “我就知道,凡大人身上怎么可能没有我们用的装备呢?”库特乐滋滋的咧开嘴巴,在这几件装备上左右挑选着,最后大手一捞,竟然将五件里的其中四件给挑走了。

        “算你三万金币吧,再便宜的话恐怕有人不乐意了?!?br />
        我瞄了瞄旁边记录的罗格士兵一眼,他腼腆一笑,却依然一丝不苟的将这四件蓝色装备的属性和价格记录。

        三万也真的接近底线了,在别的地方根本买不到,因此库特毫不犹豫,将装着二十几枚碎裂宝石的小麻袋递了过来。

        “凡老大,还有金色级装备不?我可是听闻过你在群魔堡垒的风采,一下就拿出三件极品金色武器交换符石,啧啧?!?br />
        将蓝色装备分给队友后,库特这厮还不满足,继续装可怜的眨巴着眼睛说道。

        我顿时翻了个白眼,继续在物品栏里翻找起来,本来是挑选出几件自己无用的金色装备当做交易会的压轴戏,这下看来是没戏了。

        不一会儿,我选出一件金色级的轻型金属手套递给库特。

        “不亏是凡老大?!?br />
        库特惊叹一声,接过手套,乐得嘴巴都快要裂开了。

        这件金色级金属手套,价格加起来比那四件蓝色装备都要贵,我想了想。也给库特开出了一个比较低的价格,八万金币。

        想当初在库拉斯特那个人妖男铁匠赫拉铁力那,一件蓝色实战铠甲就卖15万金币,虽然貌似还可以杀一杀价,但是绝对不会低于10万,虽然轻型铁手套的价值不如铠甲,但毕竟是金色等级的,这副属性不错的金色轻型铁手套要真的原价卖出,价格估计要在8万上翻个一翻。

        这个价格显然已经让库特满意过头了,不过这次他可没有那么豪爽,直接将钱拿出来,而是可怜兮兮的转身向他的队友伸手,一个女性法师摸索着,将钱拿出,看来整个队伍的资金,都是交由她保管。

        最后,库特将装满了碎裂宝石的麻袋递了过来,叹一口气:“看来又得过一段穷日子了?!?br />
        “你刚刚不是说有钱没处花吗?”看他一时乐开花,一时摇头苦叹的样子,我不禁乐了。

        “对了,库特,群魔堡垒那边的孤儿院,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多照料一下吧?!蔽彝蝗幌肫鹆耸裁?,对库特说道。

        由奥斯卡为了纪念罗德所创立的奶爸联盟——虽然老是被我这么叫,但其实真正的名字却是极为普通和没有品位的三个字,孤儿院,奥斯卡已经出发去哈洛加斯了,留下孤儿院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打理。

        “放心吧,凡老大?!?br />
        库特很自信的将胸膛拍得砰砰作响:“听说院长是凡老大你,我刚到群魔堡垒没多久就加入了,不过这样一来,以后是叫你凡大人好?还是院长好呢?”

        “ 去去去,没事闪一边,别打扰我做生意?!?br />
        我又气又好笑的挥手将这厮打发走了,这都怪奥斯卡那家伙,罗德也就罢了,却非得还要将我的名字挂在最上面。

        库特走了没多久,又有一个老熟人凑了上来。

        “表哥,你好喵~~”

        “……”

        我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亭亭玉立于自己面前,温婉的笑着轻轻鞠了一躬,宛如大家闺秀一般的菲妮,半响说不出话来。

        依然是那一身显眼的侍女服,甚至连我在群魔堡垒给她强行带上的,金色的项圈铃铛都还在发出清脆悦耳的铃音,若是将头上的蕾丝发圈换成猫耳,屁股后面加多一条绑着缎带的猫尾巴,那便真的堪称完美了。

        这只全身上下都充满吐槽点的伪娘,似乎已经被重度伪娘控兼伪百合女的欧娜调教成功了。

        “你的新娘修行之旅终于完成了?!?br />
        上下打量了菲妮好一会儿,我终于泪流满面的朝对方竖起了大拇指。

        “喵呜~~???新娘修行?菲妮不明白表哥的意思喵,不过,和奥玛斯大人学习搞笑艺人,到是一直都很顺利喵~~”

        丝毫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正大放光彩,将周围不明真相甚至是明了真相的路人的眼球牢牢吸引住的菲妮,这样用食指轻点着唇口,微微歪着脑袋轻笑道。

        “对了,你是什么时候来营地的?这几天吗?”

        “不是的喵~~,实际上在比武大会开始以前,菲妮就已经和欧娜一起来了喵~,表哥的比赛,菲妮都看了喵~”

        “那我怎么没见着你?”我顿时大奇。

        “每次菲妮说去和表哥你打招呼的时候,欧娜就拖着我走了喵~~”菲妮顿时遗憾的叹了一声。

        “怪不得,原来是这样啊?!?br />
        我心里暗自苦笑,看来欧娜心里的阴影依然很重啊。

        “啊,不和表哥聊了,欧娜说营地里有大狼,让我逛一会就快点回去喵~~”

        菲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惊觉说道,眼神中透露出困惑,大概是不明白为什么营地会出现狼?而且就算有,以自己的实力也没什么问题才对呀。

        “……”

        看着菲妮小跑离去的身影,我再次陷入无语中,大狼……摆明了就是在指我吧,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女孩。

        大概是这身打扮太显眼了,反倒让很多熟人立刻认了出来,应付了十几波冒险者后,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看天色,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这时候又有一对面生的冒险者凑了上来。

        “你是……凡大人?”

        当头的女巫师,很没有礼貌的用惊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怯生生的问道。

        “不是??!”

        为了避免麻烦,我大手一挥否认道。

        “那你是谁?”

        女巫师心里大概有些紧张,听到我否认自己的身份以后,立刻紧巴巴的继续问道,话说你管我是谁呀。

        不过,秉着美女顾客就是上帝的宗旨,我还是很耐心的继续回答这个俏丽女巫师。

        “这个问题问的好,我究竟是谁呢?相信很多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疑问?!蔽业妥磐?,食指扶了扶鼻框,深沉的说道。

        “首先,我是一个商人,但是,我却又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很多人都喜欢叫我【影】,因为我的身影遍布了三大世界的五个冒险者聚集地,甚至是精灵领域,矮人王城,兽人雪山,我向各种各样的人出售物品,历经沧桑,目睹过无数次政权的交替,人性的善恶,曾经遇过我的人,都喜欢将我称之为隐藏的超级商人,因为我的行踪漂浮,而他们能从我手上买到任何地方都买不到的好东西,但是,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却又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隐藏超级商人,因为我卖的不是装备物品,而是……”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顿,从黑色面巾里透露出来的瞳孔闪烁着精光,看了一眼被我这一番话所深深震撼的女巫师,背着双手,仰望天空长叹一声,继续用深沉的声音,铿锵有力说道。

        “而是……寂寞!”

        这一刻,周围所有聆听着的不明真相的冒险者,都为我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寂寞沧桑背影而深深震撼动容,心里狂呼,内涵,这个神秘商人实在太有内涵了。

        “大人!大人??!”

        就在所有人都陷入深深的震惊之中时,一声悦耳动人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不一会儿,维拉丝出现声线之中,俏脸洋溢着温柔可爱的笑容,气息微微急促,一看就知道是一路小跑着过来。

        她手里提着一个篮子,乐呵呵的一边娇喘着气,一边看着我,让人觉得这个如同温顺可爱的小狗一般的美丽女孩,如果屁股后面真有尾巴的话,相信也会轻轻的摇摆起来。

        “是罗格歌姬维拉丝小姐??!”

        顿时就有冒险者惊呼出来,吸引了更多的冒险者,在比武大会当晚的晚会结束以后,维拉丝在所有冒险者之间的知名度,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已经不逊色于我和卡洛斯。

        维拉丝心里大概在想着什么,完全陷入了家庭主妇模式,竟然将周围的冒险者通通无视掉了,乌黑的眼睛注视着我,嘴角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将手中的篮子往我一伸。

        “大人,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午饭哦?!?br />
        “嘶~~”

        所有冒险者抽一口冷气的声音,尤其是刚刚那些被我忽悠过的冒险者。

        知道维拉丝的人,肯定就会知道能被罗格歌姬亲切的称作大人的人,她的丈夫,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比武大会之后,被公认为第一世界数一数二的强者——德鲁伊吴凡。

        “……”

        我的小维拉丝呀,你是故意赶在这个时候来当捧哏的吗?

        “啊哈哈……刚刚和大家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蔽弈蔚娜∠潞谏娼?,我苦笑着向那些无语的冒险者招了招手。

        没想到不露面还好,一露面,几个冒险者惊呼出来,又引来一大群极为敬业的围观类冒险者,不一会儿,周围便起码有几百个冒险者围着,互相窃窃私语,那一道道目光宛若实质,刺的浑身发麻。

        罗格歌姬,决赛强者,无论哪个都是八卦冒险者的最爱,我们两个凑在一块,那对他们来说还不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咦——咦咦——?。??”

        周围逐渐嘈杂起来,维拉丝似乎才从浑然忘我的家庭主妇模式之中脱离,惊呼的看了看周围密密麻麻的冒险者, 俏脸呼的一下冒烟,小手扶着额头,眼睛转着圈圈,身体便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还不是你刚刚叫的太大声,一边接受着围观,我轻轻扶着维拉丝暗暗翻了白眼。

        “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人群外面传来大熟悉的大嗓门,人群里顿时让开一条路,一脸严肃的卡洛斯和拎着酒壶的西雅图克从让开的通道里走了过来,发话的正是西雅图克。

        “我还说是谁呢,原来是吴师弟,还有维拉丝小姐呀,啊哈哈哈——”西雅图克喷着酒气,用那污染环境的嗓门笑了起来。

        “哼,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西雅图克的笑声才刚刚落下,一道宛如哈洛加斯寒风般冰冷清脆的声音,让所有冒险者都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目光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那边移向后面,如同冰山女王一般的莎尔娜,正手握长枪,目光从所有冒险者身上掠过,再次让他们心里打了一突。

        这里面站着的,可是第一世界的前四名强者,这些冒险者在心里大声惊呼,恨不得立刻冲上来看个够,却在莎尔娜那野兽一般的目光下,缓缓后退。

        卡洛斯还好,这个严谨正直的圣骑士甚少动怒,而西雅图克这个战斗狂人,除非实力让他看得上眼,或者胆子生毛主动去招惹他,否则也较为无害,至于德鲁伊吴凡就更不用说,但是在他们眼前的亚马逊莎尔娜,却是个喜怒无常的主,别说逆她的意,就算没有,什么时候这个女王突然看你不顺眼,出手教训一顿,那也不足为奇。

        因此,在莎尔娜冰冷的视线下,这些冒险者一个个轻轻低下头,惋惜的叹了一声,化作鸟兽散去。

        “呼,还有姐姐你来的及时?!?br />
        我松了一口气,朝莎尔娜姐姐微笑道。

        “敢于冒犯的人,就应该给点颜色瞧瞧,弟弟,你就是心太软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姐姐走过来,小手在我头上宠溺的抚着。

        “我也知道,不过他们没有恶意,实在狠不下心来?!蔽仪崆嵩谕范ド系哪侵晃氯嵝∈稚弦徊?,无奈的应道。

        “对了,维拉丝做了午饭,竟然大家来了,不如一起吃吧?!?br />
        我回头看了维拉丝一眼,只见她心有灵犀的微笑着轻点点头,不由立刻高兴的建议道。

        “哈哈,那到是好,早就听说维拉丝小姐的手艺一流了?!?br />
        话刚落音,西雅图克便立刻笑了起来,如果不是真的知道他们只是偶然路过,我还以为他是专门过来蹭饭的。

        卡洛斯这几天住在我家附近,因为小天使卡洁儿的关系,也不是第一次蹭饭了,因此沉默的点了点头。

        只有姐姐,她似乎并不喜欢热闹,不过在我的眼神攻势下,眼中还是闪过一丝无奈,轻轻点了点头。

        五人团坐着,只见维拉丝不断从物品栏里取出菜盒,取出,再取出,直到我们中间的空地上摆满了,她才嘿的一声,将最后一样取出——一个足已供小孩洗澡的大木桶,里面盛满了冒着热气的白饭。

        “……”

        话说,维拉丝,你究竟是来给我送午饭,还是来给一头大象大小的魔兽送午饭?看着维拉丝微微害羞的笑容,我再次陷入无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