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三十八章 试探

    第五百三十八章 试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三十八章 试探

        在我的大脑嗡嗡作响的时候,才刚刚窜上天空的天使裁判,已经带着满眼的疑惑落了下来,神色惊讶的看着莎尔娜,似乎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再次确认了一遍。

        “莎尔娜选手,你真的确定要弃权?”

        “不可以吗?”

        莎尔娜看也没有看天使裁判一眼,径直从他身边经过。

        若是在以往,这种蔑视的举动无疑会让心高气傲的天使裁判生气,但是这几天以来,他已经经历过太多不可置信的事情,心里再也不敢像以往一样轻视下界的人类,而且现在正处于这样荒谬结局的巨大惊讶之中的他,也没来得及反应莎尔娜冷漠的举动。

        好一会儿,他才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想起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高高的举起大手。

        “确认莎尔娜选手弃权,我宣布,四强赛第二场,德鲁伊吴凡对阵亚马逊莎尔娜,获胜者,吴凡??!”

        当他宣布完以后,场上却是依然一片肃静,落针可闻,这样的结局,是谁都没能预料得到的。

        然后,无论众人是肃静,还是吵闹,都已经无法改变事态的发展,这场战斗,并不是由他们决定,而是由擂台上的两个人。

        等我从恍惚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莎尔娜姐姐已经站到了我面前,看着我,冷若冰霜的脸上带着一股笑意,虽然莎尔娜姐姐的美丽笑颜,我已经享受不少,但至多也是带着三四分温柔的淡淡笑意,像今天这般笑的那么夸张,我还是第一次看,乍一看之下,简直比她宣布弃权更让我觉得稀奇一些。

        似乎察觉到我惊奇的目光,莎尔娜姐姐那微微完成月牙的眼睛,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道:“因为弟弟刚刚的表情,真的很好笑,让姐姐我大开眼界了?!?br />
        “姐姐,你刚刚是在故意作弄我吗?”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因为很想看看弟弟会有什么反应?!苯憬阈σ獠欢?,微微仰着头,小手轻抚在我的脸上,目光对视着,变得更加温柔起来。

        “傻瓜,我曾经说过,我莎尔娜的武器,无论如何,唯独不会指向你,难道已经忘记我说过的话吗?”

        “……”

        唉,这个,姐姐太狡猾了,竟然抄袭我的台词,不是让我有将她立刻搂入怀里的冲动吗?

        “哼嗯,果然是忘记了,怪不得刚刚的表情那么有趣?!?br />
        姐姐不满的皱了皱眉头,那种与生俱来的冰冷气质,随着她这个微笑的动作,显得更加寒冷可怕,不过,却很快又舒展开来,让人有一种经历过冰雪世界之后,万物回春的轻松感。

        她拉过我另外一只手,稍稍用力的捏着,无奈的笑了笑。

        “算了,本来是不能轻易绕过的,谁让你是弟弟呢,以后可不能再忘记我说的话了,不然让你尝尝我新发明的‘对付弟弟专用’的绝招?!?br />
        将姐姐的话听在耳里,看到从她眼睛里一闪而过的跃跃欲试的色彩,我立刻打了一个冷战,脑海里不禁回忆起“女王u字箍”、“女王v型折”之类的,对男人来说仅次于蛋疼的痛苦。

        不愿意再享受第二次了,我忙不迭的点着头,生怕姐姐真的一个生气,再次发明什么奇怪的招式,虽然“弟弟专用”似乎听起来感觉不错,但可惜我不是m属性,还是免了吧。

        不过,还没等我和姐姐牵着手,走下擂台,周围的观众却反应过来了,猛然之间,一股可以和西雅图克与卡洛斯战斗结束以后的场景相媲美的喧闹声响起,只不过不同的是,这股喧闹声并不是欢呼,而是充斥着不满和愤怒。

        “搞什么呀,亏我们还那么期待,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怎么能这样,我可是在莎尔娜那边足足压了五颗宝石!就算输掉,但是好歹也让我看场精彩的比赛呀?!?br />
        “弃权?怎么样可以这样,他们当比武大会是过家家吗?就算是姐弟也不能这样?!?br />
        “对,强烈要求刚刚的判决作废处理,让我们看一场精彩的比赛……”

        “……”

        各种各样的不满情绪传入耳边,除了少数冒险者还能保持冷静,持冷眼旁观态度以外,几乎大部分冒险者都表现出了或大或小的愤慨,许多对他们来说,我们这样弃权的行为,就是在侮辱神圣的擂台比赛。

        但是……

        被姐姐握着的手,传来一阵力道,下一刻,姐姐面无表情的停了下来,脸上覆盖的寒冰似乎能直接将人冰冻。

        “闭嘴?。。。。?!”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宛如天空一声雷响,那响亮而不失清脆,冰冷中带着无尽威严的声音,在整个擂台里扩散开来,不断回响着。

        声音已经完成变成实质性的攻击,即使用肉眼也能看到,随着声音的发出,一股空气波纹以姐姐为中心传了出去,离近一点的冒险者,耳膜被这股声波所震荡,纷纷痛苦的捂上了耳朵。

        但是站立最近位置的我,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痛苦,耳中听来,仅仅是姐姐一声响亮的呵斥而已。

        由此看来,姐姐对自身的力量控制,简直已经到达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在第一世界,除了那老酒鬼那几个老不死的以外,再无敌手,卡洛斯,西雅图克,甚至是亚洛,在这方面都不及她。

        仅仅是这一声,就将在场数万名的喧哗声压了下去,哪怕是野蛮人素来引以为豪的大嗓门也不例外,赛场再次如刚才比赛刚刚结束一般,陷入鸦雀无声的状态。

        莎尔娜瞳孔中的海蓝,就如同温度比冰还要冷上十几倍,还要硬上十几倍的极地寒水,表面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但是被她的眼睛所注视,感受到里面的极寒温度的冒险者才知道,这一滩平静的水面,本身就是一头装饰起来的嗜血猛兽,能将任何掉落到里面的人冰冻吞噬。

        用这样的眼神,慢慢的向四周扫视一眼,那数万名起哄的冒险者,每一个冒险者都生出一股对方正盯着自己的感觉,就好像面对着一头不可匹敌的野兽般,脖子下意识的涌出寒意,微微一缩,心虚的将眼神撇了过去。

        足足扫视了一周后,莎尔娜才缓缓开口,用着宛如寒冰刮过的声音,开头一句话就让某些冒险者直欲哗然。

        “那些起哄的废物?!?br />
        她这样说完,然后顿了一顿,目光再次轻轻一扫,本来想再度哗然的冒险者,张大的嘴巴停顿下来,目光偷偷的看了周围一眼,发现一片安静,并没有志同道合的革命志士,不由又坐了下去。

        “废物们,我要提醒你们,这次比赛,这场战斗,并不是为了给你们这些废物观看而存在的,如果你们有任何不满,想看精彩的比赛的话……”

        说道这里,莎尔娜嘴角勾起一抹高傲嘲讽的冷笑。

        “如果谁对结果有什么不满,站出来,我莎尔娜不介意让你们看一场精彩的比赛?!?br />
        莎尔娜那双海蓝色的眼睛猛地睁大,另一手取出金色长枪,往地上重重顿下,刹那间,整个会场剧烈一抖,一股滂湃威凛的战意,肆无忌惮的向在场每一个冒险者散发出去。

        “谁敢站出来,和我一战?”

        一分钟过去,会场一片安静,五分钟过去,会场依然一片安静。

        那些挑衅起哄的冒险者,大多都是实力较低,不知天高地厚的低级冒险者或新人,此时哪敢站出来,面子是重要,但是明知冲上去。结果无非是给人一枪挑趴在地上,在数万名冒险者注视下丢尽颜面。

        是数万人陪着自己一起丢脸,还是自己一个人在数万人面前丢脸,那边轻哪边重,傻子也能分清。

        指望那些高级冒险者出头?别傻了,就算他们不忿莎尔娜的嚣张态度,但是这些低级冒险者不知天高地厚的挑衅行为,一副“观众就是上帝,比赛为我服务”的自我感觉良好的愚蠢想法,也不见得会让那些高级冒险者有多爽,心想让这些小菜鸟们得到点教训也好。

        最重要的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都已经不在,在场所有的冒险者,还真没有一个有实力站出来,接受莎尔娜的挑战,拳头大就是硬道理,明知莎尔娜的拳头大,还敢先行挑衅,不是找死是什么?

        唉唉,这些人还真是没事找事做呀。

        我头疼的苦笑起来,轻轻拉了莎尔娜姐姐一下,她才冷哼一声,表情依然冰冷无比,看来那些起哄的冒险者,真的是将姐姐给惹毛了,若不是还给联盟,给老酒鬼几分面子,我这位目中无人的姐姐,恐怕大开杀戒也不出奇。

        ……

        远远的,卡夏三人已经走出了比武会场,但是莎尔娜那一声闭嘴,真是威震群雄,就连天使设下的比武空间也阻隔不住,远远的传了出来。

        “听见了没有,那臭丫头发火了?!?br />
        老酒鬼笑了起来,带着几分幸灾乐祸,接着又露出没能亲眼看到对方发飙的狼狈样子而显得万分遗憾的神情。

        走在后面的卡洛斯,嘴角也露出几乎看不出来的虚弱浅笑,心里想卡夏老师和那个莎尔娜,果然不愧是情同母女的关系,连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会怎么样做,也早就猜的一清二楚。

        “不过,很可惜呀?!?br />
        卡夏顿了顿,突然叹一口气,在卡洛斯微微疑惑的眼神中继续说道。

        “我是说,这样的结果,对你来说很可惜?!?br />
        “是吗?没想到卡夏老师也会有夸人的时候?!笨逅鼓宰硬槐?,大概明白对方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

        “哼,你就尽管笑吧,也就乘现在了?!?br />
        卡夏察觉到卡洛斯话里的微微调侃之意,不由冷哼一声说道。

        “那个德鲁伊吴凡,真的有那么强吗?我一直以为,莎尔娜对我的威胁会更大一些?!笨逅辜镁褪?,立刻附和着卡夏的话问道。

        “哼哼,没想到就连你也被那傻小子的外表给骗到了?!?br />
        果然,卡洛斯一番话命中了卡夏的要点,她立刻摆出老师的架子教训起了对方。

        “是不是觉得他的样子人畜无害?”

        卡洛斯点头。

        “是不是觉得他没有高手气质?”

        卡洛斯再次点头。

        “唉,那么我告诉你,你要是继续抱着这种想法的话,那一丝赢的机会都没有?!笨ㄏ奈孀哦钔?,长叹一声。

        “这小子最喜欢的就是藏头露尾,轻易不肯使出真正实力,再加上,里面大概也有我和阿卡拉的一部分责任吧,在加上他的运气的确差到了极点,老是遇到比自己强大的敌人,害得一丝高手的自信都没有培养起来,更别说有什么高手气势了,那傻里傻气的样子,扔到人群里立刻就找不出来了?!?br />
        卡夏回过头,看了卡洛斯一眼。

        “现在,那小子的实力有多强,我也不知道,自从他领悟了伪领域境界以后,我就没再和他交过手了,我只能告诉你,最后一场战斗,你要是不拿出和西雅图克对战时的拼掉一死的决心的话,是绝对赢不了的?!?br />
        听完卡夏的话以后,卡洛斯沉默起来。

        “唉唉,这次比赛的胜利,对你来说,是非赢不可对吧?!笨吹娇逅寡劬锪髀冻龅谋?,卡夏无奈的抓了抓头发。

        “没错,我绝对不能输?!笨逅寡壑械谋б簧炼?,取而代之的是誓死的坚决。

        “好吧,我知道了,离比赛还有一点时间,我稍微帮你试探一下那小子的实力吧,正好,真是的,为什么我教出来的家伙,一个能让人省心的都没有呢?”

        卡夏灌了一大口酒,露出万分无奈的表情。

        “对不起,让老师操心了?!笨逅构Ы鞯耐淞艘谎?。

        “算了算了,我也是蛮有兴趣,那小子究竟又藏了什么手段,哼嗯,有点像赌博的兴奋感呢?!笨ㄏ淖旖俏⑽⒁磺?,那笑容,宛如小恶魔一般,让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只是这样好吗?同样是卡夏老师的学生,却如此偏袒我?!?br />
        “这并不是偏袒,只是我作为一个老师,判断冠军这个位置对你来说更重要而已,反正那个傻瓜就算取得冠军,大概也会向天使提出给我十颗完美宝石的无聊要求吧,算了,先不说这个,西雅图克就交给你了,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br />
        卡夏说完以后,将手中拖着的西雅图克往卡洛斯方向一扔,迈着快要飞起来一般的轻飘得意步伐,嘴里哼着“哈哈,赚大钱了,终于不用再找借口躲到哈洛加斯那种鬼地方避债了”之类的话语,身影逐渐消失在远方。

        “哈欠————??!”

        走在路上,我突然莫名的打了一个大喷嚏,总觉得好像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话又说回来,现在自己已经获得决赛资格了,也该是时候想想获得冠军以后,究竟红黄蓝绿紫白六种宝石,再加上骷髅,应该如何分配数量好呢?真的只能要十颗吗?

        麻烦呀。

        “小凡~~~~”

        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幽灵已经整个撞入了我怀里,好再这次距离短,加速度不够,没有构成炮弹的威力,勉强只让我打了个踉跄。

        “小凡,欢迎回来?!?br />
        小幽灵在我怀里抬起头,绽放出美丽动人的笑容,让我微微有些感动,有老婆就是好呀,下班回到家,听那一声温柔的迎接,能让身体的疲惫顿觉一空。

        然后,小幽灵带着那股子温柔笑容,继续说道:“依然是一场没有任何看头的比赛呢?!?br />
        “……”

        我容易么我?还有什么叫“依然”,不就是在和哈达玛斯战斗时,偷了一次懒吗?

        抱着让人又爱又气的小幽灵,回到了众人里面,莎尔娜姐姐并不习惯这种人多的气氛,所以在刚刚就和我分开了。

        “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和姐姐一定会有一方弃权呢?而且万一是我先弃权怎么办?”

        我怎么也没想明白,虽然结果的确如她们所料,但是她们那股信心,究竟是打从哪里来的?

        “不会哦,一定是莎尔娜先认输?!毙∮牧榈靡庋笱蟮纳斐鲋竿?,朝我点道。

        “为什么这么说?”

        我环视众人一眼,发现她们均是笑而不语,一副知道答案,却又不想说出来的诡异神情。

        “因为小凡是个m呀,一定拗不过莎尔娜的?!被故切∮牧?,她理所当然的点着头这样答道。

        “……”

        果然不应该教这个小家伙太多无用的词语,真是自掘坟墓,不过等着瞧吧,今晚就让你知道我究竟是m还是s。

        四强赛也拉下了帷幕,如果要用一个词去形容冒险者的心情的话,那估计大喜大悲是绝对再适合不过了。

        第一场比赛,让他们获得了足够的惊喜,,第二场比赛,让他们的茶几上摆满了悲剧,据说因为这场比赛而输掉的钱,加起来足足有几千枚碎裂宝石那么多,也不是没有笑的,比如说老酒鬼。

        当然,最大的赢家还是阿卡拉她们,几千枚宝石几乎都流入了她们的账本里,估计到下一个神诞日之前,营地的财政是不会出现困难了。

        由于第一场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比赛,卡洛斯受伤颇重,需要一些时间休养恢复,为了让比赛在公平公正的情况下进行,所以阿卡拉她们决定,总决赛将在四强赛后的第五天举行。

        终于能空出四天的休息时间,接连不断的比赛还真是累死了,当然,说出这番话以后,又被其他人狠狠的鄙视了一番,除了在八强赛和穆拉丁大战一场之后,接下来离四强赛的三天时间,再加上四强赛根本就没有出力,到总决赛位置,简直就像连续休假一般。

        当然,我是不会理会这些嫉妒的,首先还是去看看两个宝贝女儿, 看看她们在训练营有没有饿着,有没有被人欺负,有没有被那些小屁孩的甜言蜜语所迷惑,嗯,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不过,走出家门以后,我才发现,自己似乎被群体嘲讽了,尽管已经换了同一款式的另外一种颜色的斗篷,尽管已经将斗篷帽子拉低,但是像我这样拉风的人,果然还是逃不过众人的金睛火眼,一路上惹了无数目光的注视。

        这些目光里面,百分之九十的目光,都给人一种输掉最后一条裤裆的赌徒,通红着眼盯着将筹码拢入口袋里面的得意洋洋的庄家,恨不得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的意味。

        话说回来,庄家是阿卡拉她们吧,你们瞪着我干什么?

        如果是一个两个,或者十个几十个,我还能摆道理讲事实,最不济可以用拳头说话,但是当无数来往的冒险者,其中百分之九十的目光都充斥着这股强烈情绪的时候,人多力量大的道理也充分的体现了出来,让我不得不落荒而逃。

        终于知道,为什么曾经老酒鬼会被逼着,跑到哈洛加斯那种对她来说是鸟不拉屎的地方躲债去了,我想说的是,她究竟欠了多少人的钱呀!先将我那份还了行不???!

        这种情况下,就连带维拉丝她们一起逛街都不成了,万一她们也遭到集体注目,那我就不知自己会不会忍得下一口血熊能量炮轰过去了。

        无所谓,你们尽情鄙视吧,我会在总决赛那里,告诉所有的人,我并不是靠运气和关系才来到这个地步的。

        将自己的乐趣,建立在别人的痛苦身上,将自己的痛苦,发泄到别人身上,是人类的本性,所以在家里蹲了两天之后,我做出一个决定——向老酒鬼讨债去。

        据琳娅带过来的小道消息,这家伙在我和莎尔娜姐姐那场比赛里赢了许多钱,所以态度有点嚣张,以前那些追债的是大爷,现在反过来,她做大爷了,整天手里把玩着几枚金币,让那些讨债的人看着干着急,又生怕她不还自己的份,不敢得罪了。

        于是,我立刻罩起斗篷,朝北区训练营杀了过去,不用花费气力找,老酒鬼那骄傲的公鸡一般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我面前,还真如琳娅所说,手里把玩着一把金币,十足一副暴发户的模样。

        轻轻一跃,将她拦了下来,我也懒得废话,懒洋洋的将手一伸,示意对方快点还钱,五个金币加三个月的利息,嗯,让我算一算,四舍五入,只要还一百个就两清了,我这个人,本着良心做买卖,从来不放高利贷。

        “想要还钱吗?那也成?!?br />
        本来还以为这老酒鬼,会以什么方法耍泼耍赖,蒙混过去,没想到她答的相当爽快。

        “今天黄昏,老地方,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如果让我满意的话,还钱那是小事一桩,不然的话,哼哼——”

        说完,她非常潇洒的身影一掠,闪人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老酒鬼那宛如“三日之后,紫禁之巅”的潇洒利落,我顿时摸不着脑袋,去?还是不去?

        当然要去,我是谁?罗格第三抠门呀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夜幕降临的时候,营地几十公里以外一阵地动山摇,过了好一会,我带着满头的肿包回到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