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弃权?谁?(上)

    第五百三十七章 弃权?谁?(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三十七章 弃权?谁?(上)

        很可惜,在数万人的睽睽之下,本来打算上演一段感人肺腑的师生情,展现自己慈师一面的卡夏,却并未如愿。

        当她的手伸向西雅图克的时候,眼角不断落着泪水,哽咽不已,苦得稀里哗啦的西雅图克,慢慢闭上了眼睛,露出了像小孩子一般无垢而舒服的睡容。

        “……”

        伸出去的手僵硬在半空,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卡夏用杀人般的目光狠狠盯着西雅图克——明明是自己转变形象,咸鱼大翻身的大好时机,这家伙却如此不识趣,看来还是缺乏调教呀。

        不过……

        她看着西雅图克的睡容,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酒红头发,嘴角也不禁溢出一丝笑容,西雅图克这样安详的睡容,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还清晰的记得,几十年前,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还是拖着鼻涕在训练营里接受她的调教的时候,他们两个的样子。

        西雅图克平时大咧咧的,争强好斗,那光溜溜的脑袋虽然大,但是看起来却塞不下什么心事般,只有卡夏知道,夜里睡觉的时候,西雅图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作噩梦,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将自己的帐篷搬得远远的,睡觉的时候不肯让任何人接近。

        而卡洛斯则是和西雅图克相反,十二三岁的年纪,便给人一种沉稳大气的感觉,那张尚带一份稚气的脸上,很少露出笑容,总是一丝不苟,目光冷静,让人有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

        但是睡着的时候,这喜欢扮老成的小家伙却原形毕露,卡洛斯的睡相极为不安分,不单会踢被子,谁梦话,偶尔还会打呼噜,早上还会赖床,总之每次自己去叫醒他的时候,经常在床上看不到他,将床一掀,才露不知在什么时候滚到床底下去呼呼大睡的卡洛斯。

        如果不是遇到那个人的话,卡洛他……

        勾着嘴角想了一会,卡夏才摇了摇头,将西雅图克头戴的突击盔,在耳朵部位向外延展出去的盔翼抓住,然后用抓着牛角拖动死牛一般的举动,将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咦——”

        回过头,她发出惊奇的声音,向不知什么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脚步踉跄的朝自己走过来的卡洛斯打了声招呼。

        “哟,你还活着?”

        “……”

        卡洛斯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无奈,却没有出言申辩,卡夏的毒舌属性他小时候就已经见识过无数次,经过充满了辛酸童年的他,对卡夏各种恶劣性格的免疫力不可谓不高。

        从战斗结束到现在,经过天使裁判的十几分时间讨论,他的体力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总算能够勉强站直身体了。

        这也正是天使裁判判断卡洛斯胜利的原因之一,如果忽略半血制度的规则,让比赛进行下去的话,那也是卡洛斯先站起来继续发动攻击。

        “还能走动吗?要不也帮你一把,不用客气,好歹你也是我的学生嘛,偶尔向老师撒娇一下也是可以的,啊哈哈哈——”

        见卡洛斯捂着胸口,脚步踉跄的样子,卡夏不禁嚯嚯的笑了起来,努力让自己散发出园丁的光辉。

        看着头盔盔翼被卡夏抓着,脑袋和脖子被提在了半空,胸腹以下则是一路擦地拖过来的如同死狗一般的西雅图克,卡洛斯再次选择了沉默。

        这已经不是撒不撒娇的问题了,在数万人眼中被这样拖走的话,总觉得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

        “西雅图克还好吗?”

        为了让自己免遭被拖走的命运,卡洛斯看看晕过去的西雅图克,转移话题问道。

        “恩,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笨ㄏ奶玖艘豢谄?。

        说好,是因为西雅图克从年幼延续至今的心理阴影,似乎解脱了不少,当然,不可能因为场外近万名野蛮人吼几声,就能将折磨了他几十年的噩梦一下驱散,这种情节只能在小说里出现。

        不过,这毕竟是一个好的趋向,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他,尊敬他,他内心那股对懦弱无能的自己的憎恨,还有因此而被严重扭曲的执念,也会慢慢被解开,时间,才是万能的治愈之药。

        说不好嘛,前面也说了,本来头脑构造就不是很复杂的西雅图克,很有可能来个n级脑震荡什么的,智商再跌个几十,搞不好还会出现局部失忆之类的经典桥段。

        听完卡夏的解释以后,卡洛斯微微点头,对于冒险者来说,只要还活着就没问题,至于智商降低,大脑失忆什么的,呃,这个……也不大好说。

        “你现在的身体,也快吃不消了吧,快点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笨ㄏ拿榱丝逅挂谎?,拖着西雅图克的脑袋一路离开了擂台,在地上留下一条长长拖痕……

        “……”

        “怎么了?”卡夏回过头,看着似乎不愿意离开的卡洛斯问道。

        “你先送西雅图克回去吧,我想看完下一场比赛再说?!笨逅钩聊艘换?,默默说道。

        “原来面对那两个人,你也会感到压力呀,哼哼,看你老是板着一副脸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不会将他们放在心上,认为赢了西雅图克之后,就已经半只手抓住了冠军宝座呢?!?br />
        老酒鬼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对于游戏人生的她来说,总是一副正经沉默面孔的卡洛斯,完全就不像是从她手中教出来的,让她自觉“颜面大失”,因此难得有机会可以调侃一下,她当然不能放过。

        “是的,这两个人都很强,而且和西雅图克的战斗中,我的底牌也全部漏出来了,我得好好观察一下他们的真正实力才行?!?br />
        卡洛斯并不为卡夏的调侃所动,而是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哼,真无聊?!笨ㄏ谋亲右缓?,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如果你是为了观察他们的实力才留下来的话,那么就没那个必要了?!?br />
        “为什么?”

        卡洛斯稍稍露出困惑的表情,下一场比赛的两个人,同时是卡夏老师教出来的,和卡夏情同母女(?)一样的亚马逊莎尔娜,还有卡夏的最后一位学生,德鲁伊吴凡(这个名字有点奇怪,是从哪个不为人知的小部落里走出来的吗)。

        在他看来,这两个人的实力并不会相差太远,如果不使出全力的话,就无法打败对方,正是自己查探敌情的好机会,为什么卡夏会这样说呢?

        “走吧,别在这瞎迷糊了,等会我再给你解释?!笨ㄏ目戳丝逅挂谎?,示意他跟上,然后继续拖着可怜的西雅图克前行。

        跟了卡夏多年,她是不是在开玩笑,卡洛斯还是能分清的,所以虽然心头迷惑,但还是按照卡夏的话,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卡夏说的对,他的体力早已经消耗的一干二净,现在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意志站着,眼睛都有点发黑了。

        和卡夏那边稍稍有些温馨的师徒三人场面相比,我们这里的气氛,则是显得金钱味十足了。

        “喔喔喔~~~我赢罗?!?br />
        天使裁判宣布卡洛斯胜利的一刹那,瞪大眼睛的小幽灵也欢呼起来,将地上的各种宝物收拢在自己前面,想了想,将我身边的琳娅也拉了过去,全部抱在一起,露出幸福陶醉的表情。

        “……”

        这小家伙,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

        为了让她充分回忆起事实,我伸出手,将她柔软的脸蛋往两边轻轻一拉。

        “呜呜~~”小家伙立刻悲鸣起来,银色眼眸眼汪汪的看着我,一副你干嘛又欺负我的可怜样子。

        “赢的人,似乎不止你一个吧?!?br />
        我咳嗽两声,指了指莎拉,再指了指自己,除了小幽灵以外,我和莎拉都是买卡洛斯赢的人,而另外三个,三无公主,小狐狸,还有莱娜,却是压在西雅图克上面,刚好是三对三。

        “小凡和小莎拉的,都还不是大家的,我就暂时保管者……呜哇??!”

        再次找到我的手刀攻击的小幽灵,悲鸣了一声,抱着小仓鼠般瑟瑟发抖的脑袋,用你给我记着的眼神,险恶的看了我一眼。

        “我说呀,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所谓的赌博,最高兴的一刻不就是在分赃的时候吗?你可不能剥夺了我们的乐趣?!?br />
        我理直气壮的将小幽灵前面的赌注,包括琳娅在内,伸手拢了回来,看看散发着金色光芒的赌注,再看看俏脸通红看着我的琳娅,沉思片刻,脑海里白色和黑色剧烈交战着。

        “小幽灵说的对,大家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这些我就暂为保管了?!弊钪毡缓谏季萘舜竽缘奈?,这样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朝赌注伸出魔手。

        可是有人的动作却更快,手还没有碰到什么东西,就传来一阵疼痛,定眼一看,原来是小幽灵张着那一口白皙闪亮的牙齿,咬在我的手背上,然后顺着手背一直向上咬过去……

        最后,好不容易在莎拉的调解下,三人分赃,结果我还是悲剧了,分到了自己,小狐狸将我压出去那份赌注,输给了我……话说这是何等失态的胜利呀??!

        其实小幽灵是想先将“我”挑走的,但是看到她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想到被她“挑走”以后做牛做马的日子,我便冒出一身冷汗,拿出一家之主的威势先将自己给挑走了。

        话说,谁能帮我理顺一番刚刚那些话吗——为了避免让小幽灵挑走小狐狸压在赌注上的我,让我做牛做马,所以作为赢家的我先将作为赌注的我挑走了……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世道呀,奴隶社会吗?这一刻,作为赢家的我,在输家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注视下留下了悔恨泪水。

        然后,小幽灵拿走了三无公主的古董金币,而莎拉则是笑纳了莱娜的大预言术,作为赌注的琳娅感到人生自由得保,不由送了一口气,三无公主财大气粗,根本不在乎那枚金币,小狐狸反正没有损失,也毫不在意,莱娜更是笑颜盈盈,恬静依然。

        这场赌注果然是只属于我的悲剧舞台吗(跪地)?

        “好了,小凡,该轮到你上场了?!?br />
        眼看卡夏三师徒消失在擂台上面,分赃完毕的小幽灵,修长睫毛扑闪的眨了几下,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然后突然提醒我道。

        “笨蛋,不要告诉我这样残酷的事实?!毖┥霞铀拇蚧?,让我抱起脑袋苦恼的摇了起来,想将等会的事情全部甩出记忆之中。

        “就算你现在逃避,也已经太迟了?!?br />
        小幽灵看着我道,似乎在为我鸵鸟式的逃避现实而感到有趣,小指头指了指莎尔娜姐姐那边,只见她看了我一眼,手握长枪,已经先往擂台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

        “为什么对手偏偏是姐姐,为什么对手偏偏是姐姐,我宁愿换成是老酒鬼好过,呜呜~~”

        我继续不肯接受事实的悲鸣着,被小幽灵催促着,催头丧气的往擂台的方向走去。

        “话说回来,你们不继续赌下去了吗?”

        走了几步,我突然回过头,惊奇的看着小幽灵,这不像她的性格呀,特别是我的战斗,她不好好赌上一赌,简直就是愧对目光如炬的候补圣女爱丽丝大人这个伟大的称号了。

        没想到我这么一说,也迎来了她们看着我的惊讶目光。

        “原来小凡还什么都不知道呀?!?br />
        小幽灵看了看我,那双美丽的银色瞳孔流露出几分无奈。

        “吴大哥,的确稍稍迟钝了一点?!绷真裁蚱鹦∽?,嘴角露出一丝了然笑意。

        “大哥哥,这场战斗没有可以赌的地方哦?!本土∩妓浦朗裁此频?,火钻般的瞳色,朝我眨了眨。

        就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吗?这种被孤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她们究竟瞒着我什么?

        “小维拉丝教给我们照顾,小凡你安心去吧,很快就能回来了?!?br />
        还没等我问个明白,天使裁判在擂台上的催促声已经响起,带着满头的雾水听完小幽灵最后一留言,我才不情不愿的塔上擂台。

        左右看看,刚刚被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大破坏分子,几乎翻了个底的擂台,已经完全修复过来,上面依然是绿草茵茵一片。

        临近崩溃的领域级魔法护罩,也重新抖擞起来,只是那么片刻的功夫而已,让人不得不佩服天使族的手段,用原来世界的说法是:简直就和我们不是同一个文明层次的存在。

        同时,擂台外围的冒险者的窃窃私语,也传入了耳中,细听了一会,我才明白这些冒险者这么兴奋的原因。

        如果说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是迄今为止最精彩的战斗,那么我和姐姐这场,则无疑是八卦味道最浓重的一场。

        时不时能听到冒险者之间出现这样的对话。

        “听说了没有,这场比赛的两个人,亚马逊莎尔娜和德鲁伊吴凡,是两姐弟哦?!泵跋照呒坠首魃衩刭赓獾南蚨苑酵嘎缎〉老?。

        “真的吗?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冒险者乙带着疑问语调的声音,给人一种明显的八卦之魂燃烧起来的气势。

        “绝对错不了,这在罗格营地和鲁高因的冒险者里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br />
        冒险者甲如同干柴,遇上了乙烈火,也遥相呼应的被点燃了,两人周围的温度明显高了不少。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姐弟之战呀,多让人激动的场面,啊啊,我的灵魂已经燃烧起来了?!泵跋照咭以谠衅粕显俅伪?,变身超级赛亚人三代,开启了万花筒八卦眼。

        “不过,我一直觉得有些奇怪……”冒险者甲突然的一句话,总算遏制了乙无限爆发下去的趋势。

        “你看两个人,从里到外一点都不像,真的是姐弟吗?”

        “没错没错,这样一说我也有些奇怪了,你看,莎尔娜是我见过的最漂亮完美的女人,她的弟弟就……”

        两人沉默了一会,然后相继从口中吐出宛如一道道刺向我心头的利箭般的形容词。

        “人如其名,平凡……”

        “哇,斗篷也很老土,听说外号就叫斗篷男……”

        “而且没有一点高手气势,他真的是那个打败穆拉丁的德鲁伊吗?”

        “幸好我买了莎尔娜赢……”

        “还好还好,我也是……”

        “……”

        在比赛开始之前,我能先拿这两个混蛋活动活动筋骨吗?

        深呼吸一口气,我大步走向擂台中央,那里,莎尔娜姐姐早已经站在对面,手握长枪而伫,满头的金色长发随风飞舞,高挑修长的身姿挺拔而立,神色冰冷肃然,散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感,就宛如女战神一般耀眼。

        看到这一幕,就连我都对刚刚那些冒险者的窃窃私语有了一丝认同感,换做是自己,以局外人的角度看这场比赛的话,对比两个人,恐怕也会立刻将赌注压到姐姐身上吧。

        看到我无精打采的走上来,姐姐冰山一般的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将耳中随风凌乱飞舞的发丝稍稍拨到耳根处,海蓝色的眼睛看向我。

        “弟弟,这样可不像话,将头抬起来,堂堂正正的站直?!?br />
        我下意识的振作起了精神,抬头挺胸,将视线正面迎向姐姐,然后立刻发现一件刚刚已经看到,但是直到现在却才反应过来的怪事。

        姐姐的头发并没有用她那枚金色的金属发束束紧,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飞舞,怪不得觉得比往常更耀目了,话说回来,姐姐要用这种状态和我战斗吗?

        眼看我和姐姐站好位置,场外不禁想起震天的欢呼声,可以很明显的察觉到一股八卦之魂从这些欢呼者身上涌出,直冲云霄,连那些天使都对冒险者这股莫名的热情,流露出惊讶神色。

        “两位准备好了吗?”天使裁判站在中央,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例行问道。

        我艰难的点了点头,姐姐也漠然示意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我宣布,四强赛第二场,德鲁伊吴凡对阵亚马逊莎尔娜,比赛开始?!?br />
        说完以后,这位有前科的天使裁判,再次以神一般的速度,略带喜感的窜上天空,不过现在我也懒得吐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