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三十章 四强赛——悲剧的抽签(上)

    第五百三十章 四强赛——悲剧的抽签(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三十章 四强赛——悲剧的抽签(上)

        “小家伙,起床了,不然小露露不给我们饭吃了?!蔽伊盗挡簧岬睦肟∮牧榈南愦?,在她弹性十足的屁股上拍了一拍。

        吧嗒吧嗒的添了一下嫣红的樱唇,就像还没有吃饱的小狗,露出依恋遗憾的神情,小幽灵才微微抬起头,但依然没有从我身上离开。

        “是呢,小维拉丝掌管着我们一日的三餐,不听话的话,就不给我们饭吃呢?!八髀冻鍪芫∥某钊?,就仿佛是在残忍的正妻压迫下勉强生活着的小妾一般。

        “诶,老爷我也保不住你了,小露露已经将家里的财务全部掌管,现在我也不过是个傀儡而已?!蔽疑诵牡哪艘话牙崴?,和小幽灵唱起了双簧。

        “你们啊……”

        老实可爱的维拉丝,困扰的用手指半抚着小脸,在我和小幽灵的调戏下,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

        “好了,再说下去的话,就真的没饭吃了?!?br />
        眼看维拉丝犯难了,我也不忍心再调戏,见小幽灵不肯从自己身上离开,干脆直接抱着她坐了起来。

        “小跟屁虫?!蔽夷罅四笏牧车?,溺爱的笑骂道。

        “本圣女愿意贴着你,是你的荣幸,愚昧无知的凡人呀,快点给我感激流涕,宣誓效忠吧?!?br />
        身为圣女的小幽灵,却说出了只有恶魔才会说的话,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才好。

        抱着腻在我怀里的小幽灵,和维拉丝一起往回走着,还未接近帐篷,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大肆喧闹声。

        “发生什么事了?”我一脸困惑的看着维拉丝。

        “这个……哈哈——”维拉丝继续她那招牌式的,可爱的微微扶着脸颊,困惑不已的笑了几声,然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拉开帐门,我一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拉尔,道格和格夫这三个条子,正一脸醉酒的在里面喧哗,各自单脚站立在椅子上,将摆好在桌子上的菜顶到鼻子上耍起了杂技,那身型歪歪扭扭,菜汁四溅,随时都要掉下来。

        说他们是海狮,还真是污蔑了海狮这种生物呢。

        可怜的莎拉,劝了这个,另外一边又耍了起来,来回走动做着无用功,而三无公主则是很淡定的坐在一个角落,将她宝贝的茶壶和茶杯也搬了过去,目无表情的端坐着,时不时轻啜一口,散发出一股与世隔绝的气息。

        不,这并不是与世隔绝,而是逃避现实吧,赶快过去帮莎拉一把呀笨蛋。

        “就是……这个样子,啊哈哈——”

        后面进来的维拉丝,再次苦笑,无奈叹一口气。

        不用说,这三个家伙一大早出去吹牛,肯定是兴致大发,喝高了。

        “唉唉,真是的——”

        维拉丝轻声悲鸣着,如玉的小手轻轻一挥,被拉尔三人顶在鼻子上的菜盘,顿时凭空飞了起来,稳稳落到桌子上。

        这时候,果然还是雷系法师的心灵传动最方便呀。

        见维拉丝回来,莎拉也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朝我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美丽笑容,难怪,有这种爸爸,我也会觉得很丢脸的。

        拉尔三人,还欲继续耍杂他们的海狮游戏,却已经被一一出现的小雪它们叼住后领拖了出去。

        刚好从厨房里面出来的丽莎阿姨,微笑着拍了拍小雪的脑袋:“做的好,小雪就厉害,来,这是给你们的奖励?!?br />
        说着,从厨房里面端出比脸盆还要大上一倍的热腾腾菜肴,摆在小雪它们面前,然后转身对莎拉到。

        “莎拉,给我准备三个喂狗的盘子,将昨天的剩饭剩菜乘上去,摆到门外就行了,对了,要不要在外面修三座狗窝呢?”

        丽莎阿姨面带温和微笑的,说出了很恐怖的决定,这时候我只庆幸还好莎拉没有沾染上她的腹黑属性。

        ……

        很快,预定的三天休息时间便悄悄从指尖流逝,调整好心情的数万名冒险者,再次带着高涨的热情来到了比武擂台,一边意犹未尽的讨论着这三天传开的无数种八卦版本,一边万分期待着四强赛来临。

        我们这些选手,此刻却和阿卡拉她们不紧不慢的走在前往比武空间的路上,我,莎尔娜姐姐,卡洛斯,还有西雅图克。

        虽然莎尔娜姐姐是亚马逊族,西雅图克是野蛮人,且和卡洛斯同为堕落者联盟的头头,但在外人看来,他们却都属于联盟的一份子,因此这次比赛联盟可谓出尽了风头,也难怪一大早阿卡拉的嘴巴就没合过,对于她来说,无论谁赢得最后的比赛胜利,都是整个冒险者联盟的胜利。

        而其他四族的代表,则是显得有些兴致索然,虽然知道联盟势大,但是这样的结果还是让他们郁闷而已。

        特别是精灵族,八强的亚洛竟然是个精灵,原本对他们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品位这股喜悦,灾难却接踵而来——亚洛输了不单止,精灵族还损失了一名珍贵的高等精灵,这不,走在精灵族前头的莱顿长老,那花白的胡子似乎都唏嘘了好几分。

        另外一边的穆拉丁也好不了多少,垂头丧气的,眼皮子似乎都没有力气睁开,假笑王子克里斯,笑容也有几分勉强,到是露西亚这只小狐狸,精神颇好,见我的目光望来,还不忘记回以一记三分高傲七分妩媚的白眼。

        随后,我发现一个十分碍眼的人。

        老酒鬼那个家伙,在整个联盟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下,却独自在那里愁眉苦脸的祈祷着什么。

        “你这家伙干嘛摆出一副死人脸,该不会三天前给莎尔娜姐姐教训了一顿吧?”我凑过去问道。

        果然,这样一激,老酒鬼顿时就愤愤的蹦了起来:“我会输给那个臭丫头?真是天大的玩笑,要不要我形容一下那个臭丫头被我踩到泥坑里,哭着回去时的模样?”

        “那你怎么一副死了人的模样,在祈祷些什么?”

        顿了顿,老酒鬼很严肃的告诉我:“我在期待那臭丫头,在四强赛上输掉?!?br />
        “……”

        就算你们母女的关系再怎么微妙,也不用做到这种地步吧。

        看着我无语的神情,老酒鬼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仰目远视,声音沧桑而悲凉:“小子,你还小,不懂得大人世界的残酷,我呀……”

        说到这里,她的眼角闪烁出一道泪光,仿佛真的在这几天经历了什么大人式的残酷经历的样子,接着说道。

        “我呀,已经赌上了身上最后十个银币,要是这次臭丫头不输掉的话,就会给那些酒吧老板追债到天涯海角,大人的世界真是太残酷了……”

        “……”

        我现在在考虑,要是莎尔娜姐姐赢了的话,是不是在她跑路以前,先将她捆起来,以10个金币的价格卖给那些愤怒的酒吧老板,好歹将她前些时候从我这里借的钱连本带利的追还回来再说。

        姐姐的支持率很高,别说准决赛的赔率,就连决赛的赔率,如果买她输而中彩的话,也能立刻翻个十倍,如果不是因为那是姐姐的话,就连我也稍微有些动心,凑个热闹赌上一把大的。

        在老酒鬼一路惹人嫌的小声祈祷声中,我们来到了比武擂台,坐在特殊席上,随着天使裁判的宣布,在万众欢呼中,我,莎尔娜姐姐,圣骑士卡洛斯,野蛮人西雅图克,一一步入了擂台上面。

        还是老规矩,抽签决定。

        老酒鬼手里提着木箱,用如同饥饿了半个月的瘦骨嶙嶙的饿狼般的幽绿眼神,紧紧的盯着姐姐,让熟知她性格的我们四人,都忍不住狠狠打了一把寒颤。

        话说回来,我现在才想起来,进入四强的我们四个,似乎都是这家伙教出来的吧,好歹收起那副饥饿像,给我露出正经一点的自豪表情呀混蛋。

        卡夏这三天被酒吧老板追得紧,连家都不敢回,现在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像周围的观众鞠了一躬。

        “咳咳,很感谢大家都买莎尔娜赢,托这个福,我才……”

        “不如快点开始吧,卡!夏!长!老!”我从后面用咬牙切齿的语气一字一句打断道。

        “咳咳,好……好吧,那么我宣布,四强赛抽签仪式,正式开始?!?br />
        意识到自己失言的卡夏,无间见看到从特殊席传来的阿卡拉笑眯眯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冷战,连忙改口道。

        “竟然你这小子送上门来了,就你先抽吧?!?br />
        说着,一把将木箱递到我面前,看着我将手伸到里面,紧紧盯着我的手,如同念经一般嘴里连续不断的叨念着什么,让我一阵毛骨悚然。

        将最有手感的签子抽出,摆正一看,我顿时如同给被什么给诅咒了一般,全身发冷起来,tnnd,竟然又是三号签。

        从十六强到现在,我和这个三号签,似乎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紧接着卡洛斯,在无数双紧张的目光注视中,他缓缓的将签抽了出来。

        是一号,我顿时失望起来,最理想的愿望,无疑是他抽到四号签,在四强赛里解决掉我心中的怨念,至于决赛,虽然还是有可能和姐姐对上,但这时候鸵鸟心态是有必要的,拖一时是一时吧。

        然后,我开始祈祷西雅图克抽到四号签,这个结果对于脚踏悲剧光环,头顶悲剧帝唯一指定继承人称号的我来说,也算不错,就当是绕了个大圈才到达最后目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