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四强赛前的宁静

    第五百二十九章 四强赛前的宁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二十九章 四强赛前的宁静

        睁开眼睛的时候……其实我想说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但事实上,黄昏的光线正才外面隐隐透进来,将帐篷里面照成一片霞色。

        静静的看着,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我在姐姐的樱唇上轻啄一口,几乎在离开的瞬间,她那双如同宝石一样的海蓝色双眸,睁了开来,如同冬天的大海,深邃冷澈,透露出一股猎豹般的冷静。

        不过,这双气魄十足的双眸里面,却偶尔露出一丝迷茫的神情,姐姐在醉酒——咳咳,其实我也不知道早上那种情况,是不是用醉酒形容,因为根本就一滴也没有喝,不过到是和喝了的效果一样,姑且这样称呼吧。

        我想说的是,姐姐清醒以后,会对醉酒时的细节比较模糊,比如说四年前的神诞日,将罗格酒吧给和谐掉以后,姐姐也是好一会儿才回忆起来。

        话说回来,这该不该用酒后乱性这个词语形容呢?让我稍微有点困惑。

        不过这次大概是醉的没那么厉害,眼里的迷茫只是一闪而过,姐姐便仰起头对我露出迷人的微笑,用光滑的脸蛋在胸膛上磨蹭几下。

        “真不可思议呢,在弟弟怀里,竟然睡的那么安稳,连弟弟什么时候醒来都没有察觉到?!?br />
        “是吗?姐姐这样说,我会骄傲的?!?br />
        我笑着紧紧将姐姐搂住,心里也十分明白姐姐语气中的惊叹,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就好像有着几十年狩猎经验,能猎杀强大的冠蜥兽的怪物猎人,却被一只小小的史泰兽咬伤那么惊人。

        温存了一会,我们还是陆续的起了床,虽然我到是不介意直接这样睡到明天,甚至后天,混吃等死的远大目标我可是一刻都没忘记。

        着装好以后,我和姐姐一起走出了帐篷,看着快眼从天边沉下的夕阳,我突然想起什么。

        “对了姐姐,不然和我一起回家吃晚饭吧,不是我自夸,维拉丝的手艺在整个罗格营地也是数一数二的?!?br />
        的确,除了丽莎阿姨以外,我还没有见过能和维拉丝相比的,三无公主和琳娅虽然也是个中能手,不过比起维拉丝还是要略逊一筹。

        至于莎拉,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吃过她做的菜,总是看到她在厨房里帮丽莎阿姨和维拉丝,不过能辅助这两个绝顶高手,想必手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最后那只小幽灵,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以后,我已经完全明白,她的技能,除了普通冒险者的两大神食——烤肉和炖肉汤以外,还会煮白粥,煮清淡面条,总之是不能让她碰调味料,否则你会吃到青椒炒白糖之类的古怪东西,真是的,圣女候补生里面没有家务培训这一门课程吗?

        莎尔娜姐姐想了一想,也露出笑容:“的确,那个叫维拉丝的女孩,是我所见过的最合格的妻子,手艺也非常不错?!?br />
        “不过,我还是不去了,我无法适应那种气氛?!闭庋底?,她目光里流露出少许的遗憾。

        “这样啊,真是可惜了?!?br />
        我更为遗憾的叹道,一直想看到一家人能和和乐乐的坐在一起吃饭的情景,不过这也是姐姐的性格,战场玫瑰,也是一朵孤单的玫瑰,那种热热闹闹的气氛并不适合她。

        “那姐姐现在有什么打算?”肩并肩的和姐姐一起走着,我继续问道。

        “嗯,我打算去训练场,活动一下筋骨,在过两天就是四强赛了,弟弟你也不能松懈?!鄙冉憬愕懔说阃?,摆出姐姐的架势,严肃的对我说到。

        训练场吗?果然是很有姐姐风格的答案,

        “唉,如果对手是姐姐的话那该怎么办?”她这样一说,我顿时想起了这种可能性,不由长叹一口气,果然还是无法避免呀。

        “是吗?到时候再说吧?!?br />
        看到我为难的样子,姐姐不知为什么,神秘的笑了起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笑容有些灿烂,让顿觉黯然失色的夕阳加快速度沉落了下去。

        正当我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不速之客却迎面的走了过来。

        “哟,两位,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们两姐弟,还是两夫妇呢?”

        老酒鬼拎着酒壶躲躲闪闪的走过来,神色有些慌张,一路东张西望的,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人的追赶,看到我们两个,顿时带着嬉笑的表情打招呼道。

        “随便你怎么说,羡慕也是没用的?!?br />
        虽然不知道老酒鬼是怎么知道的,不过对象是她的话,我完全不会觉得脸红害臊。

        “弟弟,话可不能这样说?!?br />
        一旁的姐姐突然将开口,将右鬓的金色发束轻轻撩起,嘴角带着一丝高傲冰冷的笑容,尽显高贵和美丽。

        “看到这样的我们,这个可怜的老女人才越发能感受到自己年老色衰的事实呢?!?br />
        “……”

        好吐槽,这大概是我今年所听到的最能打击人的一句话了。

        “你……你这个臭丫头,少给我得意了,也不看看自己现在风骚露骨的样子?!惫?,老酒鬼瞬间就冒起火来了,咬牙切齿,头冒青筋,差点将手中拎着的酒壶都给握碎了。

        “是吗?那还真对不起了,想必没有男人要的你,永远也露不出这种表情吧?!苯憬闼直?,以一副胜利者的高姿态俯视着老酒鬼说道。

        “哼,我可不像你这种小丫头,随随便便找个傻小子过日子,我的要求可是高得很?!?br />
        那个,我说老酒鬼,当事人就在这里,你口中的傻小子就在这里诶,你就不怕引起公愤被围殴吗?

        这家伙很明显知道莎尔娜姐姐的弱点在哪,那就是护短,见不得别人说我的坏话,果然,听她这么一说,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姐姐就已经竖起了柳眉,冰冷的目光紧紧盯着老酒鬼,嗖一声,手中的长矛破空而出。

        “正打算去训练场活动一下筋骨,没想到送死的人就来了?!?br />
        “是吗?那还真巧了,我现在也是一肚子火气,正想找个人发泄呢?!崩暇乒硪参兆潘?,发出咯啦咯啦的响声。

        “哼,一把年纪了,闪了腰可别怪我?!鄙冉で挂换?,遥指卡夏,那冰冷的金属枪头,就仿佛长着一双暴戾眼睛似的,气势将对方牢牢锁定住。

        “就算闪了腰,要将你这种还未断奶的小丫头拿下,也是轻而易举?!?br />
        这样说着,这对冤家路窄的母女也顾不得一旁的我,一边打着,一边朝偏僻的空地飞奔过去。

        “……”

        我真的已经完全无法吐槽。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带着一脸无聊沮丧的表情在家门外面飘来飘去,仿佛是刚刚被主人踢出门外,尚在门口不断徘徊的被遗弃的小狗一般。

        目光时不时望向远方,大老远的就看见了我,那张梦幻般美丽的俏脸,瞬间由枯萎到绽放,嗖一声,以人间大炮之势笔直朝我飞扑过来。

        老实说,被小幽灵这样的美女兼圣女如此依赖和眷恋,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说不高兴那是骗人的,但是眼下这种情况,实在让我高兴不起来,左右为难。

        闪,还是不闪?

        不闪的话,被直接命中,可以会掉血的。

        但是闪的话,那小家伙绝对会很可怜的笔直从我身边擦过,刮起一阵大风,直至撞到我身后数百米远的密林,将数颗同样很无辜的大树硬生生的撞断才会停止下来。

        最重要的是,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会面临着这个气量实在不怎么大的圣女大人,一整晚的怨念和报复,说不定明早一早起来,会发现自己头上挂着“一只奇怪的饰物”,血潺潺的从额头流下来。

        这不是不可能。

        最后,我还是抹干伤心的泪水,展开双手迎向仿佛炮头一般带着呼呼啸声冲过来的小家伙。

        “噗——”直接命中胸口,像后飞出了十几米远,直接倒地躺尸。

        队……队长,我已经不行了。

        兄弟,要挺住,千万不能有事,来人?。?!快给我电击治疗,蠢货??!不是电击心脏部位,是两边的太阳穴,你tm是医生还是兽医???!

        正当我神智迷糊,脑海里响着一些奇怪对话的时候,一道带着美妙韵律的甜甜声线,将我逐渐拉回了现实。

        “小~~凡~~”

        睁开眼睛,小幽灵趴在我身上,银色眼眸略带着一丝恶作剧得逞的调皮之意,一只白皙冰凉的小手捏着我鼻子,另一只手则是捂住我的嘴巴,似乎打算看我能憋多久的样子。

        大概我意识模糊,陷入某种环境, 都是托了这个的福吧。

        “小家伙,能不能打个商量,以后不要用这招冲过来了,普通人的话,真的会出人命的?!蔽医街恍∈肿プ?,握在怀里,泪眼汪汪的看着她。

        “安心吧,我只会对小凡一个人这样做而已,小凡对我来说,是特殊的存在?!?br />
        小幽灵那如梦似幻的银色眼眸中,荡漾着温柔的波光,然后用甜蜜轻柔的语气说道,就好像新婚妻子像丈夫撒娇一样。

        “……”

        就算你用这种让男人喜悦的方式对我说,我也安心不起来呀。

        见我没有上当,蒙混不过去,小幽灵顿时原形毕露,眼睛里的温柔消失,变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哼,谁让小凡你丢下我一个人不管,一走就是一天?!?br />
        原来这种人间大炮式飞扑,是报复行为呀,很好,下次我便有理由闪开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小幽灵趴在上面,突然抖动着圆润可爱的小鼻子,在我身上四处乱嗅起来。

        “你是小狗吗?”我捏着她两边柔软的脸蛋,往两边轻轻一拉,哭笑不得的说道。

        “呜呜~~意味……意味偶西大嗯了累到(因为我闻到了其他人的味道)?!毙∮牧橐槐弑藕磺宓乃档?,摇了摇头将我的手甩开,然后紧紧的盯着我。

        这家伙,真的是狗属性吗?

        “是莎尔娜的味道吧,你一整天都和她在一起?!?br />
        bingo,完全答对了。

        “没错,今天我去探望姐姐去了?!?br />
        因为在鲁高因的时候,我和姐姐经常睡在一起,这一点小幽灵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并没有什么心虚的地方。

        “呜呜~~”

        不知为什么,我们的圣女大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对莎尔娜姐姐有些莫名的抵触,听我这么一说,再度悲鸣起来,却也没有追问下去。

        “话说回来,你是这么闻出来的,这鼻子是小狗鼻子吗?让我看看?!苯吭谖疑砩系男∮牧橐话崖吕?,我张着嘴巴,就往她那娇俏的小鼻子咬了上去。

        小幽灵不甘示弱,脸蛋微微一移,躲开我的嘴巴,也张牙舞爪的露出她的犀利牙齿,也超我的鼻头咬了上来。

        被这小家伙咬到的话,可不是开玩笑,我连忙也闪开,再次逆袭。

        于是,我们就这样躺在草地上,像两只调皮嬉闹的小狗般不断朝对方咬过去,咬着咬着,不知道偶然还是怎么的,两张嘴不知不觉的沾到了一快,忘情的拥吻起来,以至于靠近的脚步声都没有发现。

        “那个……打扰你们真不好意思,不过晚饭再不吃的话,就快要凉了?!?br />
        不知什么时候,维拉丝已经站在不远处,即使在傍晚昏暗的光线下,也能清楚的看到她俏脸上的羞涩红晕,用着困惑的目光看着我们两个,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目光里面偶尔透露出一丝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