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八强赛落幕

    第五百二十七章 八强赛落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二十七章 八强赛落幕

        这一次,在场所有的冒险者,都逐渐感受到了从莎尔娜身上散发出来的诡异气息。

        没有可能感受不到,因为此起彼伏,擂台上罗亚的伪领域威势,正逐渐的积聚靠拢,以将另外一股新冒出头的气势压制下去,如果连这点都感觉不到,那这些冒险者也就白练了。

        当然,罗亚的伪领域威势收缩,并不代表一些在擂台边缘上死要面子硬撑着不肯退后的冒险者,会好过多少,因为新冒出来的气势,比罗亚原本的更霸道,更疯狂,两股气势交杂在一起,几乎让这些死撑着的冒险者脸都憋红了,最后不得不退后一些距离。

        一时间,原本被被爱凑热闹的冒险者,围得水泄不通的擂台,突然空出一片真空地带,只有我一个人站在那里,凉风吹过,斗篷翻飞,虽酷,但是有点冷。

        擂台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在我看来,现在的擂台所演奏的,已经完全是空中地毯式轰炸的现代化战争了,高空中的亚洛的活力,简直就不逊色于几十架架轰炸机同时在一片狭小的地方连续轰袭,尤其是声势浩大的陨石攻击,拖着一条条长长的彗星尾巴,简直就是一副末日的景象。

        难怪说高级法师就是一座移动大炮台,这话对此刻的亚洛来说,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而另外一边的姐姐,虽然气势日益高涨,但气势毕竟不能当饭吃,在无法将对方压制的情况下,充其量只是作为抵抗对方的气势不将自己压制下去的手段而已,姐姐和亚洛的实力相差还是远了点,即使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人觉得恐怖,但是对伪领域全开的亚洛一点影响都没有,依然被对方打压的无还手之力。

        不过,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起姐姐,但是是这一幕却反而让我安心了不少,随着不断受到重击,血量和防御并不是很高的姐姐,已经逐渐降至面临败北的危险区域,只要再被亚洛的陨石水片擦上几下,在半血制度的规则下,胜负就会分晓了。

        虽然姐姐输了事实让我很不甘心,但是总比发生什么意外要好,对于胜负,我并不是十分执着,只要大家都相安无事就好,老酒鬼不也说过姐姐是战场玫瑰吗?胜利女神也不是永胜,这次比赛,大概是对姐姐的一次考验,人生的一道坎坷吧。

        接下来,就等我遇到亚洛,将他打成猪头为姐姐报仇了,这家伙虽然厉害,比穆拉丁那厮更胜几筹,但是如果这就是他的全部……不,哪怕只是六成实力的话,我可以很自信的说一句,自己绝对能将他打成连他老婆都不认得,咳咳……

        不过,状况总是在我意料之外的,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亚洛再次爆发小宇宙,连续几颗陨石扔下,眼看姐姐的生命值就要过半了,这时候,一道声音无声无息,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穿到耳边。

        “记住答应过我的话,绝对不要出手,我保证臭丫头不会有事?!?br />
        等我急忙转向声音的出处,老酒鬼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这速度快的连卡洛斯都要自愧不如。

        不过顺着她留下来的气息,我还是感觉到,她已经飞上了擂台半空。

        在数万名冒险者的注视下,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掠起,就真不怕有个把隐藏的高手捕捉到她的身影吗?真是太有老酒鬼的风范了。

        果然,事情无法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完美结束啊,大概是和老酒鬼所说的,亚洛要“回归”有关吧,我又不是没带眼睛,当然能看出来,现在的亚洛在用某种方法提升莎尔娜姐姐的实力。

        但是可以的话,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比起姐姐的实力提升,我更希望——她能有一个父亲……

        当莎尔娜的生命,在最后一次无法躲避的攻击中,终于下降至一半的时候,天使裁判高高举起大手,正欲宣布,冷不丁的,一条手臂亲热的搭上了他的肩膀。

        他顿时吓了一跳,连宣布都顾不得了,身子急速一弹,便远离了那只手臂的勾搭,回过头,想看看究竟是谁,竟然能在他展开伪领域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接近背后。

        待看清楚来人以后,他松了一口气,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作为活了上千年的天使,他可是十分了解对方隐藏着多少实力。

        “原来是卡夏长老,不知为何要干扰比赛??”

        “这个嘛……”

        卡夏人飘在半空中,习惯性的抓了抓脑袋,瞄了脚下仍在进行的比赛一眼。

        “我有个小请求,不知道这位使者可不可能通融一下,稍微改一下这场比赛的规则呢?”

        “为何要改变规则,如何改变?”

        天使皱了皱眉头,他现在是裁判身份,代表的是“公”和“信”,如果对方不是卡夏,他早就直接无视,甚至将捣乱者轰飞出去了。

        “直到对方倒下那一刻为止……”卡夏似乎用了很大力气才说出这句话,叹了一口气。

        “这恐怕,也是擂台上那两个人所希望的?!?br />
        天使裁判依然沉默不语,大概正在考虑利弊。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算上我一份,不知道我这个老婆子说的话,能不能让使者改变主意呢?”

        远远的,阿卡拉的声音,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飘来,在裁判耳中回荡。

        “这……”

        他明显犯愁了,按道理来说,这样临时改变规则,于理不合,作为天使一族的他应该严肃拒绝才对。

        但发出请求的人是阿卡拉,严格上来说,按照天使族“生命平等”的伪善论调,阿卡拉的地位并不比天使大统领泰瑞尔低,自己这个小小的天使队长若是置之不顾的话,那不是显得天使太嚣张了吗?

        左右考虑之下,他下定了决心,向卡夏点了点头——反正这是下界的比赛,和天使族无关,就顺着她们的意思,随便她们怎么闹腾去吧。

        擂台的比赛依然进行,剧烈的爆破和莎尔娜几乎从没有停止过一刻的鬼魅身影,让周围绝大多数冒险者都沉浸在激烈的比赛里面,并没有注意到规则的改变,其实莎尔娜已经输了。

        这一刻,从莎尔娜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已经让人感觉到了一股远古魔兽般的恐怖气息,里面蕴含着的宛如万载寒冰,直透灵魂的杀戮气息,让那些经历过无数战场杀戮的老冒险者,心头也微微颤抖着,只觉得周围的景色虽然春意嫣然,但是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却身处于哈洛加斯那飓风呼啸的大雪山顶峰。

        仔细看的话,奔跑中的莎尔娜,原本那双冰冷的海蓝色瞳孔,现在已经完全被鲜红所代替,血腥中透露出一股妖艳,这股鲜红,颜色还在不断加深,慢慢变成了血红瞳孔,一股凶厉,残暴的气息直冲云霄。

        在我出现以前营地以前,那些曾经在罗格营地见识过莎尔娜风采的冒险者,惊奇的发现,往昔那个残暴的罗格女王又出现了,而且要更强大上百倍,千倍。

        “嘶——嘶——”

        一股不似从人类口中发出的喘气声,自奔跑中的莎尔娜口中发出,若是以往,以这种急速奔行,她的体力早就已经耗光了。

        但现在,她却觉得依然还有无穷无尽的体力,不仅仅是这样,体内的血液流动,仿佛要滚烫起来一般,每一滴血都充斥着巨大的能量,并且还在源源不断的增长,已经接近饱和状态。

        那股被硬塞进去,却无法宣泄出来的力量,让莎尔娜全身冒着热汗,仿佛置身于黑暗的密封火炉里般,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全凭着疯狂之心的本能在躲闪攻击。

        意识,也快要被愤怒所泯灭,让原本在意识控制下的疯狂心境,处于暴走边缘的状态,要不是时不时感受到一股绿色清凉的气息,让她的意识重新清醒几分,恐怕早就暴走了。

        杀!杀!杀!杀死敌人??!

        现在地莎尔娜,正处于一个奇妙的状态,意识十分模糊,并且充斥着胡乱的杀意,但是偏偏保留最后一丝明悟,意识海里朦朦胧胧隔着一层让人心烦恼怒的薄纱,只要点破这层薄纱,那前面的天空,将会是明朗一片。

        还需要……再多一点力量……只要再积攒多一点力量……直到极限……就可以了……

        天空之中,感受到莎尔娜临界状态的亚洛,微微笑了起来,如果有人看到他现在火焰覆盖下的面庞的话,恐怕会骇然无比。

        前面没多久,在莎尔娜的闪光一箭下,露出憔悴苍白,却不失英俊的中年面孔的亚洛,此刻却已经完全如同一个垂暮老人,颌骨突出,苍白的脸上和额头上布满了皱纹,那双眼睛更是变得浑浊无比,仿佛躺在床上,意识模糊,随时都要撒手人寰的老人。

        当他举起微颤颤的右手,再次将一个陨石扔下以后,在陨石离莎尔娜头顶还有不足十米的时候……

        莎尔娜在所有冒险者惊骇的目光中,身影突然停了下来,不闪不避的站在陨石下方,整个上半身微微低垂着,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喘气声,侧对着天空上的陨石,完全没有转头往上看一眼,仿佛当陨石不存在一般。

        难道她的体力已经耗光了?已经放弃比赛了?

        不,下一刻,所有冒险者都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从莎尔娜身上,他们感受到了一股什么力量在酝酿着,那强而有力的脉搏声,就仿佛巨龙的心脏一样,一收一缩,发出让冒险者心悸的,充满了澎湃力量的跳动声。

        此刻的莎尔娜,给他们的感觉,就仿佛是一头逐渐张开模糊双眼的巨龙,一座到达临界点,即将喷发的活火山。

        当陨石落到她的头顶,不足一米,表明燃烧着的熊熊火焰,已经触及她一头金色发丝的时候,时间仿佛停止。

        “啊~~~~~~~~~~??!”

        垂首状的莎尔娜,突然仰天怒吼起来,那贯穿云霄的尖锐啸声,卷起漫天气浪,几近化作实质的攻击,冒险者用力的捂着双耳,实力弱一点的,甚至惊骇的发现自己的生命值正在一点一点的下降。

        与此同时,一圈半透明的能量膜,夹着无边的气势,从莎尔娜身上爆发出来,迅速扩展出去,和罗亚爆发伪领域时的情景几乎一样,不同的是,这股气势更加疯狂,更加霸道。

        原本充斥着整个擂台的罗亚的伪领域,突然被这股爆发出来的气势压制下去,一直节节败退,直到莎尔娜的气息占据半个擂台,才停了下来,和罗亚的伪领域相持不下。

        两股透明力量的交接处,不断传出鞭炮一样“啪啪”空气爆破声,就仿佛一个无形的战场,双方之间的铺天盖地气势不断扑向对方,企图将对方逼退。

        而原本即将要砸落到莎尔娜头顶上的巨大陨石,被她这股骤然爆发的气势猛烈一吹,竟然硬生生碎裂,化作无数碎片弹飞出几百米以外的地方,以莎尔娜为中心的直径百米的地方,一颗石头也没落下。

        凡是带了脑袋来的冒险者,在这一刻都清楚的知道,莎尔娜在战斗里面突破,成功的进阶到了伪领域境界。

        这场战斗,已经超越了所有人的常识,前所未闻,听所未听。

        缓缓的抬起头,莎尔娜用那双冰冷妖艳的血红瞳孔,注视着天空的亚洛,本来刚刚晋级伪领域境界的她,还无法与罗亚相提并论,但是由疯狂之心演化的伪领域明显要比罗亚的伪领域略胜一筹,再加上罗亚此刻的状态,几乎已经是油尽灯枯了,所有竟然打了个平手。

        她原本混乱的情绪,似乎也随着伪领域爆发出去,此时的血红瞳孔中没有一丝感情,连杀意都没有了,看着罗亚,就仿佛看着一块石头般,这股毫无感情的目光,反而比充斥着杀意更让人心寒。

        有杀意,说明对方重视你,还当你是人,要将你杀死,没有一丝感情,却已经完完全全当你是死人看待了。

        从莎尔娜爆发伪领域那一刻,仿佛也拉响了停战口号,原本彷如地毯式轰炸的激烈攻击,瞬间停了下来,那一个个漂浮着的火球,也失去了光彩,啪一声消散在空中。

        紧紧锁定着空中的罗亚,莎尔娜手中的长弓,微微举起,却又瞬间落下,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嗖”一声消失在她手中,被收入了物品栏里面,然后,竟然转身背着对手,默默向擂台边缘走去。

        怎么回事?好不容易提升境界,获得和对手势均力敌的力量,正是最精彩的时候,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局势?

        冒险者脑袋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让他们一波接着又一波的怪事又出现了,原本还散发出强大伪领域气势的罗亚,那弥漫在半个擂台的伪领域,突然消失不见,就连他身上那层火焰,也猛地黯淡,消失,露出一身黑袍的身影,笔直从天空上坠落,身体还未落地,突然另外一道身影,抓着他瞬间闪逝。

        而并没有走出多少步,在罗亚消失的片刻之后,莎尔娜的伪领域也猛地一收,身形倾倒,直直向前倒了下去,在倒地之前被另外一道跃上擂台的斗篷男抱在怀里。

        “……”

        整个会场一片安静,众人面面相窥,对于这副诡异的场景,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一会儿,安静的比武空间上,才传出天使裁判嘹亮的宣判声:“比赛结束,获胜者,49级亚马逊莎尔娜?!?br />
        直到这时,冒险者的声音才如苍蝇般小声嗡嗡的在会场里面响了起来,他们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猜测各种可能性,还真被有些冒险者误打误撞,猜测出一丝真正的讯息,当然,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他们的猜测就是了。

        想当初在群魔堡垒,伪娘菲妮和刺客拉丁的绯闻,还在一夜之间出现上百个版本呢,要是真相信这些——特别是从野蛮人口中得知的“小道“消息,那你就输了。

        所幸的是,这些冒险者猜测归猜测,却并没有质疑结果,一来罗亚的确是比莎尔娜先昏迷一步,虽然昏迷的莫名其妙——他貌似没有遭到什么攻击吧,难得是贫血?

        二来,罗亚在擂台上的卑劣行为,也引起了冒险者的公愤,所以面对这样处处透露着怪异气息,却让他们满意的结果,也乐得接受。

        高空天使裁判,看到这一幕,才轻嘘了一口气,自己好歹没有让天使族失信,有时候,爱面子真是找罪受呀,他有些无奈,遇到这种情况,还真要羡慕一下那些恶魔,可以肆无忌惮的活着。

        当然,这种羡慕仅仅是瞬间闪过脑海,身为天使的他知道,地狱那种没有任何纪律束缚,看似自由自在的规则,才是最恐怖的规则,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大概就是这种意思吧。

        将晕迷过去的莎尔娜姐姐背下擂台,迎过来的是老酒鬼。

        见她神色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悲哀,我也就没有再吐槽了,她迎了上来,从我背上将姐姐抱了过去。

        “臭丫头,就由我送回去好了,亚洛……可能会有些话对你说吧,你最好过去一趟。

        说着,朝某个角落轻撇一眼,然后抱着姐姐身形一闪。

        等我顺着老酒鬼的指示,来到亚洛的地方,发现了五个人,除了亚洛以外,还有卡洛斯,西雅图克,阿卡拉,吝啬鬼法拉,精灵族长老莱顿,以闪电速度将姐姐送回去的老酒鬼,片刻之后也默默的站在了角落。

        刚刚将亚洛带走的,应该就是吝啬鬼吧,除了他以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有如此能力,能够施展连续瞬移将亚洛带走。

        此刻的吝啬鬼,只是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老人,一个痛失学生的老师。

        “法拉老师,你终于肯见我一面了?!?br />
        晕迷过去的亚洛,抖动着干枯的嘴唇,比法拉还要苍老的面容上,勉强咧出笑意,惨白的脸色也透露出一丝红润。

        众人都知道,这只是回光返照的现象而已。

        “我……我为什么就教出你这么混账的学生呢?”法拉仰着头,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将溢出眼角的泪水吞回去,结果还是不自知的流了下来。

        “对不起,我这辈子……亏欠的,除了安缇诺雅之外,就只有老师您了,费劲苦心,却教出我这样的废物?!?br />
        众人默默无语。

        “这几十年来,无时无刻不被憎恨所啃噬,如今终于能解脱了……咳咳,啊……终于……,虽然对安缇诺雅的亏欠,即使一生一世也偿还不了,我这个无能而自私的人,以后也一定会让她蒙羞吧……我好恨……好恨这样的自己,不连累了莎蒂娜,安缇诺雅……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在众人默默地目光之中,亚洛瞳孔逐渐溃散,神色恍惚的喃喃自语着,意识逐渐黑暗的大脑,突然又似想起什么一般,面前聚焦起一道目光,落到我的方向。

        “安……安缇诺雅……”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照顾好姐姐的,请您放心?!蔽页榱顺楸亲?,用最认真的语气保证道。

        那道细微,带着乞求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注视了好一会儿,亚洛才再次露出微笑,嘴里喃喃着,眼睛闭合,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亚洛,你还有什么话,尽管说,我在这里听着……”法拉抹了一把泪水,将耳朵凑了上去。

        “我……下去以后……要……要给莎……莎蒂娜……一巴掌,哈……”留下最后一声微弱的,单纯的笑声,亚洛永远合上了双眼。

        这一刻,我们相信,死亡的确已经将亚洛的痛苦带走了,没有剩下分毫,愿他凋零的灵魂,能在天堂中得到快乐,得到安息。

        老泪纵横的法拉,终于像孩子一般,失声痛苦起来,愣愣看着亚洛逐渐冰冷的尸体,泪水将胡子沾湿,突然将他的尸体抱了起来,迈着踉跄的脚步朝远处走去,那仿佛片刻之间就苍老了几十岁的垂暮背影,让人忍不住黯然泪下。

        “放心吧,法拉……那吝啬鬼,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让他安静一些时间,过几天以后,就会恢复了?!?br />
        卡夏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勉强一笑,另一手举起酒壶不断喝着,说是喝,不如用灌形容比较恰当,大半的酒,都洒出了嘴里。

        “这就是冒险者呀,不学会忘记的话,就无法活下去?!绷粝乱痪浯诺猿暗幕坝?,老酒鬼也相续离去。

        接着是不断叹息的莱顿长老和阿卡拉,两个人的心情,也是相当之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