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五百零一章 意外的客人,必然的战斗

    第五百零一章 意外的客人,必然的战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百零一章 意外的客人,必然的战斗

        ……

        从阿卡拉的帐篷到莱娜的住处只有几步,一场来了,自然要去看看她,报个平安才对,从阿卡拉的帐篷出来以后,我漫无目的的走了几步,便直朝莱娜的住处走去了。

        不过,总觉得好像忽略了什么呢?

        我一边走,一边低头思索,狼人族的克里斯,矮人族的穆拉丁,还有精灵族的莱顿长老都在,那么另外一个狐人族呢?不可能另类独行,不派个大人物表示一下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的?;懈?,男人第六感深处也发出了严重的警报,额前的一根头发高高竖起,笔直指着前方,似乎在闪烁着血红色光芒,警告自己正在接近一个堪比龙穴的十分可怕的地方,那是只有在遇到加莫罗那样的怪物才会发出的第五级毁灭性灾难预报。

        已经不是似乎了,那种从心灵里传来的,踏踏实实的危险预感,让我立刻停住了脚步:现在回头或许还来得及,莱娜那里还是改天再说吧。

        才刚刚生出这样的念头,心灵那股真实的危险感,便发送一条宛如十二道金牌一般无可抗拒的命令。

        大坏蛋,你还想跑吗?给我过来??!

        呜呜~~我究竟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折磨我?

        我欲哭无泪的在原地蹉跎几步,急的团团转,最后虎目一闭,默念着“让暴风雨来的更加猛烈”和“在烈火中永生”两句壮士悲歌,脚步大无畏的踏了出去……

        “原来是美丽高贵的天狐殿下露西亚大人大驾光临呀,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掀开莱娜的帐篷,我脸上的大无畏表情立刻一变,在零点一秒之内换成了谄媚的笑脸,攒着拳头说道。

        帐篷里面,除了俏脸铺上一层寒霜的小狐狸,还有抿嘴看着我偷乐的莱娜以外,还有白狼、马拉格比和库克三个,得,不该来的全来了。

        “大驾光临,我看有人是巴不得我不要来?!?br />
        小狐狸冷哼道,笔直的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双手抱胸的姿势让她那和娇小萝莉身材相比显得十分丰满的胸部,更加的凸出雄伟。

        “您这是哪里话,我们联盟欢迎之至,欢迎之至,嘿嘿嘿……”

        面对小狐狸咄咄逼人的步伐,我只好不断后退,最终后面撞在帐篷上,再也没有退路。

        带着一股诱人体香迎面扑来,欺身上前的小狐狸直逼过来,直到紧贴着我,那高耸弹性的胸部快要压到我身上,才停下来,两只手突然伸出,抓着我的脸颊两边拉扯起来。

        “哼哼,那我问问你,我半个月前就来了,那时候你这个坏蛋跑到哪里逍遥去了?还有,刚刚你是想跑吧,是想逃跑对吧,哼,你这个坏蛋,竟然敢这样对我,真是肉痒了……”

        说着,两只玉手手指加大力道,就快要将我的脸给扯成正方形的滑稽样子了。

        “”咦党噢诶,咦党噢诶……(一场误会)”

        我杀猪似的夸张叫喊道,不过以前从莎尔娜姐姐那里领悟得来的,屡试不爽的吴凡式博取同情惨叫声伎俩终于不管用了,不断拉扯着我的脸好一会儿,小狐狸才气呼呼的,意犹未尽的将手放下。

        “好,那我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焙臀医籼慕壳鹜?,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似乎只要稍有不满就将大祸临头。

        “凡大人,你这就不对了……”说话从来不动用脑子的马拉格比,在这时候扯着大嗓门貌似帮小狐狸帮腔道。

        “露西亚为了见你,可是在半个月之前,提前了足足三天在库拉斯特传送阵等着,在天使开通远程传送的第一刻第一个赶过来见你,你却不在,发火那也是理所当然……啊啊啊啊~~~~”

        自以为立了大功的马拉格比,话还没有说完,就给一脸通红的小狐狸远远甩出绳子一个捆缚,用力一甩朝帐篷外面直线甩出。

        半途中,露西亚小手微弹,将一粒闪闪发亮的小东西弹到马拉格比身上,等他飞出门外,三秒钟过后,一声爆炸声传出,让我们不禁同时肃然,摘下斗篷帽子。

        向敢于反对暴君露西亚殿下的伟大革命先烈马拉格比同志,敬礼?。?!

        “别以为就能混过去了,快点给我解释,不然的话……”小狐狸回过头,脸上红晕未消的看着我,美目一瞪,一副不老实就让你好看的凶巴巴模样。

        “我招,我都招……”

        我咳嗽几声,努力将自己转型成在严刑拷打之下咬紧牙根悍不畏死的向敌人透露虚假情报的革命烈士,可惜转型失败,反倒像主动向敌人投诚打小报告的汉奸。

        “咳咳,我说露西亚呀,你也知道,维拉丝她们几个才20级左右,这段日子我当然是在带她们历练了,这不,才刚刚从鲁高因赶回来,就过来和大家打招呼了?!?br />
        “好吧,这个我能理解了……”小狐狸咬着一口如玉贝齿,咬牙切齿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逼出来的。

        “……”

        竟然你能理解的话,那么打个商量,放开在我脸上拉扯的两只手如何?

        “那刚刚为什么要跑?”

        话锋一转,小狐狸继续捏起脚跟,将那张气呼呼的完美容颜凑过来。

        “那个嘛,咳咳,是那样的,你都知道,我和莱娜是兄妹,所谓兄妹心连心,刚刚来的时候,我掐指一算,男人的第七感告诉我,莱娜现在需要多休息,所以就想下次再来了……”

        我有些心虚的应付道,对不起了莱娜,为了逃过这一劫,只好利用一下你了,改天一定让维拉丝做些你喜欢吃的好好补偿。

        “哟,才几个月,就兄妹心连心了?”

        小狐狸拉高着充满不信的古怪音调,看了十分文静的坐在床上,抿嘴微笑的看着自己这边的莱娜,气势汹汹的回过头看着我。

        “你的男人第七感很在行嘛,现在莱娜像是需要多休息的样子吗?”

        “说不定是见你们一场来到,在勉强自己……”

        我继续狡辩,被小狐狸一瞪,又喃喃改口:“男人的第七感,也是有那么1%的失误几率……”

        “还在狡辩,别忘了我们可是签订契约,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小狐狸顿时化作母老虎状。

        “契约……?”

        莱娜一歪头,疑问道,一边的库克也是满头问号。

        这笨蛋,灵魂契约的事情怎么能暴露呢?我瞪了一眼小狐狸,她也娇嗔的回瞪过来:还不是你的错,把我给气晕头了?

        总之,因为小狐狸一时失言,这次灾难似乎暂时躲了过去,话说马拉格比呢?他在外面不会着凉吗?

        我们两个安静下来,围绕着莱娜身边坐下,开始讨论时下最热门的话题,也就是关于比武大赛的事情。

        “我说小狐狸,天狐族的种子选手,该不会就是你吧?!蔽业纱笱劬戳斯?。

        “哼,以本天狐高贵的身份,怎么可能去参加这种粗鲁的比赛,放心吧,是我们狐人族一个六十一级的狐人战士?!?br />
        小狐狸鼻子一哼,貌似很不屑的说道,心里却在暗暗郁闷,要不是知道你这个坏蛋也要参加,不想和你这个坏蛋在赛场上战斗,这样的热闹我露西亚怎么也是会凑一凑的。

        “那就好……”

        我松一口气,如果真是那么巧,在比赛里和露西亚相遇的话,还真不好下手,估计她的想法也是一样的……

        “狼人族呢?是哈达玛斯吗?”我继续问道,哈达玛斯虽然是五阶高手,但是身具特殊职业,实力不比六阶战士弱,而且可以利用自己五阶的身份杀敌人个措手不及,狼人族的代表极有可能是他。

        “没错哦,你可别小看他,他这三个月来可是拼命苦练,一定要和你再战一次,找回场子呢?!?br />
        小狐狸看似涨别人的威风,实则提醒我不要因为赢了一次而大意,阴沟里翻船,让我心里很是受用。

        “还有精灵族,不知道他们会派什么高手呢?应该不会是另外一个双子星吧,身为精灵女王,不可能会参加这种比赛的,有点期待呀?!?br />
        “还有矮人族,难道是穆拉丁那厮亲自上???也不无可能,脸皮厚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我们一边讨论着,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太阳下了半山腰,我才一拍大腿惊起:“不好,说好打探消息以后,立刻回去的,维拉丝她们一定等急了?!?br />
        本来已经逐渐露出笑容的小狐狸,怎么一听,脸上的笑容一变,又哼了一声:“是呀是呀,你就回你的宝贝妻子那边去吧,反正莱娜妹妹对你来说一点也不重要?!?br />
        这是哪跟哪呀,我一脸黑线的看着小狐狸,怎么突然又扯上了莱娜的大旗呢?不过这时候有理说不清,我亲昵的摸了摸莱娜的头,道别一声便匆匆离去。

        “哼,这个大坏蛋,难得人家千里迢迢过来,哼哼~~~”小狐狸看着依然在晃动的帐门,樱唇翘的都快要能挂一个水壶了。

        “露西亚姐姐刚刚不是说过,是为正事而来,才不是特意来见凡大哥的吗?”

        看着嘴硬傲娇的小狐狸,莱娜终于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一出来,羞了露西亚一个大红脸,莱娜摸着自己刚刚被摸过,上面尚残留着一丝温柔的脑袋,暖暖的微笑,突然恍然大悟的说道。

        “我知道了,露西亚姐姐一定也是想凡大哥在走之前,这样摸摸你的头吧?!?br />
        小狐狸的俏脸不禁更红,这次以狐人族的代表身份来,她到是没有隐藏自己那双毛茸茸的耳朵和大狐狸尾巴,头顶一对可爱的狐耳抖了抖,小狐狸下意识的也跟莱娜一样摸了摸,心想这坏蛋不是特别喜欢摸自己的耳朵吗?这次怎么……

        “死丫头,嘴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刁钻了,是不是也被那个坏蛋毒害了,看我将它矫正过来……”

        目光突然触及莱娜饱含笑意的面庞,小狐狸顿时恼羞成怒,恶狠狠的扑了上床,一双玉手轻轻的扯了扯莱娜的小嘴一阵打闹,不过她可不敢用力,若是换成那个坏蛋的话,看我不……不对不对,怎么老是莫名其妙的就想起那个坏蛋呢?

        夕阳已经下山,天边橙色的云霞将柔和光芒照在大街上,显得特别美丽,路上虽然时不时还能见到冒险者,不过比起来的时候已经好多了。

        看来琳娅她们的工作做得蛮到位的,当然,这全都是我的宝贝琳娅组织有力,那个老酒鬼,除了提供武力震慑以外,估计大脑就只剩下一团酒糟了。

        我自鸣得意的想着,拉低斗篷帽子,身影在晚霞的街道快速穿梭,和一个个冒险者擦身而过。

        然而,轻轻和一个同样是孤单一人,同样是一身斗篷的高大身影相错的时候,就在这时候,时间仿佛瞬间变得慢,我急冲的脚步突然像踩了刹车一般,停顿在半空,愣愣的呆立当场。

        熟悉,太熟悉了,这道身影,这股气息,我永远不会忘记,让我遭受到来到暗黑以来第一次狼狈惨败的圣骑士卡洛斯,绝对错不了,是他!一定是他??!

        感觉后面那道身影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我拳头不禁握得紧紧,也没有回过身,而是静静听着身后那铛铛的有力脚步声离去。

        该死的,身为堕落者联盟在第一世界的三大巨头,老酒鬼那个家伙,怎么能让这家伙如此堂而皇之的在联盟大本营里走来走去。

        我咬着牙根恨恨想到,斗篷底下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兴奋,从灵魂深处涌起的一股莫名兴奋,像我这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宅男,从所未有的对一个人,主动从内心深处发出如此强烈的战意。

        老狐狸阿卡拉和老酒鬼放任这个三大巨头在营地里逗留,大概有她们自己的想法,轮不到我操这个心,而且……对我来说更好。

        我扬起头,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绷紧的脸上逐渐露出笑意——对于这次的比赛,我可是越来越期待了。

        当我兴冲冲的回到家,正准备吊足胃口以后,再将自己得到的独家密报向大家汇报,没想到还未开口,小幽灵就急急忙忙的飞了过来,抓着我的衣服不断摇晃。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小凡,再过半个月就要举行什么比武大赛了,听说是天使族举办的,而且你知道吗?除了以前的亚马逊、野蛮人等种族以外,狐人,狼人,精灵和矮人四个族,也宣布参加这次比武大赛呢?!?br />
        “……”

        我酝酿了足足十多分钟的稿子,就这样硬生生被小幽灵这番话给憋在了肚子里头,难产了,面容呆滞的看着她,我愣愣问道:“你们是哪里打听来的,怎么会知道得那么详细?”

        听我这么一问,小幽灵反倒用奇怪的目光打量起我来了:“这种情报,随便在附近抓个法师一问就能得到吧,而且外面走着许多大尾巴的狐人和狼人,尖耳朵的精灵还有胖墩一样的矮人,光看看就知道了吧?!?br />
        是呀,的确是这样子没错,其实只要随便找个人问问都可以打探清楚,像我这样有什么事就想到找阿卡拉的行为,就像特地打电话去问胡哥,春哥到底是不是男人一样,完全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对了,小凡,你急冲冲跑了出去,究竟去了哪里,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没有?”

        见我默默无语的抱头蹲在角落划圈圈,带着一脸圣洁笑容的小幽灵,继续追加了致命一击。

        “啊哈哈哈哈——”我突然站起来,大笑。

        “这样的事情,我当然早就知道了,难道你认为我这次出去,是为了打听这种烂遍大街的消息而特意跑到阿卡拉那里去吗?不可能,怎么可能呢?我只是去探望了莱娜一趟而已,啊哈哈——”

        “笑声好假哦,反而自己将心思暴露出来,你们以后可千万别像小凡那么笨?!?br />
        小幽灵附耳在刚刚出来的双胞胎女儿耳边,用微妙的,我刚刚好能听到的声量悄悄说道。

        话说你这个小不点在干什么?不要在宝贝女儿面前诋毁我呀混蛋,还有不要带坏我的宝贝女儿呀混蛋,我都不知该骂什么才好了??!

        西露丝和艾柯露用困惑的目光看着我,不知道该不该点头才好,她们很爱爸爸,但也正因为这样,因此不想在爸爸面前撒谎。

        求求你们了,为了爸爸撒一次谎吧??!

        我顿时泪目,接着想到不对,让她们撒谎的话,不是承认了自己是笨蛋吗?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许久,处于纠结状态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天使般可爱的脸蛋沉思着,突然抬起头,异口同声的说道:“爸爸就是爸爸,无论爸爸怎么样,都是西露丝(艾柯露)最最喜欢的爸爸?!?br />
        然后自以为回答得很圆滑的两只小手兴奋一拍。

        “……”

        虽然你们这样说我很高兴,虽然的确是很高兴没错,但是为什么心里有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呢?

        “放心吧,小凡,我们都知道,都知道?!毙∮牧楣首骼铣傻钠?,拍拍我的肩膀叹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混蛋??!看我必杀技——千佛手??!

        下一刻,自投罗网的小幽灵就在“哇??!”的一声惊呼中,被我箍在怀里,两手在她那手感好到极点的脸蛋上搓揉起来。

        “我不会放过你的,给我记?。?!”

        好不容易逃离我的魔掌以后,小幽灵警惕的嗖一下窜上了半空,才回过身,一手揉着自己发麻的脸颊,一手直直指向我,努力做出一副凶狠,但是在别人眼中实则十分可爱的气愤表情,大声宣战道。

        “是吗?我可是打探到了独家情报哦,和你有关的?!蔽液俸僖恍?,神秘兮兮的瞟了小幽灵一眼。

        “我……我才不会上当呢,你以为本圣女会上你这个笨蛋那么劣质的伎俩吗?哼哼~~”

        素来喜好八卦的小幽灵,脸上瞬间便流露出了十分渴望的神情,然后一惊,用小手“啪啦啪啦”的拍了拍脸颊,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才继续小猪哼哼的应道。

        “别这样说嘛,这对你来说可是至关重要的哦,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蔽已劬锹狄蛔?,像密探般扫视了一眼周围,然后向空中的小幽灵招了招手。

        “我……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嘴里这样说着,小幽灵却不由自主的慢慢飘了下来,慢慢飘了下来……

        很好,千佛手二式??!

        “呜咕~~~别以为你这样就赢了,我再也不相信小凡了,给我记住?!痹俅翁永肽д频男∮牧?,满脸悲愤的看着我。

        “好啦好啦,不和你闹了,我的确是有重要的消息和你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绷成系男σ庖话?,咳嗽几声,我面容沉静的说道。

        “哼,有话就快说,神秘兮兮,反正又是哪家的阿猫阿狗不见了吧?!毙∮牧樽炖镎庋止咀?,还是忍不住再次飘了过来。

        就是现在,千佛手三式??!

        “哇啊啊~~~小维拉丝,小凡她欺负我……”

        再次遭到某人无情欺骗的小幽灵,飞扑到维拉丝的怀里,像被小孩子欺负过后的无家可归的小猫咪一样,委屈极了。

        “好吧,这次是说真的……”

        大仇得报,维拉丝也温柔如护巢的母雀般,摸着小幽灵的脑袋,一脸嗔意的看过来,我咳嗽几声,笑看着不断从维拉丝怀里向我投来不怀好意目光的小幽灵。

        “今天在阿卡拉的帐篷里面,我可是见到了几个不得了的人物,狼人族的克里斯王子,矮人族的‘前’穆拉丁王,还有精灵族的莱顿长老,这几个你们都还记得吧?!?br />
        维拉丝和小幽灵点了点头,在库拉斯特、群魔堡垒和哈洛加斯的大部分事情,我都曾经跟她们说道。

        “他们的地位显赫,自然是代表着自己的部落种族过来,小家伙,我问问你,你猜出了狐人族的代表是谁吗?”我带着狡黠的微笑,拉长语气问道。

        “我怎么可能知……?。。?!难道是……??。。。?!”小幽灵突然从维拉丝怀里一蹦三尺高,原本对我充满怨念的眼神,早就不知被扔到什么地方。

        比起被我欺骗两次,上万年以前的恩怨明显更让她加介意。

        “我早该想到是她……我早该想到是她……,很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竟然敢贸然闯入本圣女的地头,这次你还不死,嘿嘿嘿——”

        小幽灵在半空中转悠几圈,像拳击手一样“咻咻”挥打着自己的秀气小拳头,脸色先是震惊,然后是焦急,最后满怀阴谋的奸笑起来,突然一头冲入自己的房间里,碰的一声将门关上上,然后一直到深夜,房里都响彻着锵锵的翻箱倒柜响声和得意忘形的娇笑声。

        话说,其实我想吐槽的是,罗格营地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地头了?

        “爱丽丝这是,难道说狐人族的代表……”

        看到小幽灵急冲冲的模样,维拉丝困惑的歪着脑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关于小幽灵和同时代的另外一名天狐候补圣女八字不合的故事,也不是什么值得保守的秘密,我和维拉丝她们说过。

        “没错,就是这一届的天狐露西亚?!?br />
        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微微一笑,下一刻却又苦了起来,似乎不是该高兴的时候,内心总有一种不好预感,小幽灵和小狐狸的斗争,该不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