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家有公主,吃穿不愁

    第四百九十八章 家有公主,吃穿不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九十八章 家有公主,吃穿不愁

        ……

        上次明明从三无公主手上,没收了几十本h书,本来以为这是她最后的藏量了。

        没想到,她竟然随手一翻,又翻出一本,而且看那股悠然自得的劲儿,似乎想要多少,就能拿出来多少的样子。

        “小茉莉,你给我老实说,这些书你究竟还藏着多少?”手中的书一闪,被我扔进物品栏里,没收。

        来吧,说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就算你说还有一整个书架……不,就是还有一屋子的藏量,我也能支持得住。

        三无公主默默的低下了头,似乎在数计算着什么。

        能让这个能在两秒钟之内计算出万位数相乘的正确答案的天才儿童(别忘了异世界并没有完善的系统科学乘法运算),思考那么久……

        数量真的有那么恐怖吗?真的恐怖到要她花上十多秒的时间去计算吗???!

        我的额头开始渗出冷汗。

        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亮黄色的大眼眸漠然注视着我,如同樱瓣一般形状的粉红色漂亮唇口,微微开启。

        “想要多少,就有多少?!?br />
        “这……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我大咽了一口口水。

        白皙鼻翼轻轻一抽,深吸了一口气,熟知她的我们都知道,三无公主难得一见的超过十个字的发言就要开始了。

        “因为所有的内容都已经刻在脑子里面,以我现在的能力,只要有足够的纸张,一天可以印出两百本这样的书?!?br />
        在我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中,三无公主用着仿佛机器一般的口吻,一口气说道,顿了顿,复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赶工的话,一天三百本也没问题,一个月九千本一季两万七千本一年十万九千五百本……”

        “够了够了……”

        我头疼的捂着额头打断道,如果让她继续算下去的话,可能计算到一亿年以后也不会停止。

        “那么,主人要多少?”

        被骤然打断的三无公主也不介意,静静的看着我,就像是等待输入指令的机器人一般。

        “要……要多少……?”

        我被三无公主的问题给问住了,思想观念微妙的发生了置换,罗格第三抠门的意识占据了主导地位,低下头,扳着手指头沉思起来。

        如果按照普通量,一天印刷两百本的话,每本售价50金币,纸张可以直接从营地里以超低的价格打折购买,一张白纸估计撑死也就两个银币,一本书一百页上下,就是二到三个金币。

        再算上烫金封面制作费用的话,就当成本是五个金币好了,那么纯利润便有45个金币。

        一天印两百本的话,那么我算算……我算算……嗯,估计能赚9000个金币,一个月就是27万金币,那么一年……一年……

        “三百二十八万五千金币,主人?!币慌缘能岳蛏?,看到她主人的脑袋因为超负荷运载而冒起了烟,终于开口帮忙。

        “哦,是三百二十八万五千金币……”喃喃重复一遍,我突然震精了。

        三百二十八万五千金币,这是什么概念?我一年拼死拼活历练还赚不了那么多,而三无公主在家了轻轻松松的将脑子里的书印制出来,就是百万富翁。

        难道这就是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的区别?

        我继续算呀算,突然发现这个公主侍女还真是块宝,按照这样的算法,等未来我退休(?)以后,依靠三无公主印刷h书卖,整个家就能不愁吃不愁穿。

        一年三百多万金币呀,这是什么概念?估计不用十年,暗黑大陆十大富豪榜就有咱的位置了。

        似乎看穿了我的小主意,三无公主继续在一旁诱惑性的给出了一大串建议:“可以分成一个个系列的内容,成套优惠出售,质量方面也可以分为高中低三个档次,并发售限量珍藏版,若是某个系列的书大卖的话,还可以制作相关的周边产物,出续集、短集、外篇,又或者引申出前传,姐妹篇……”

        哦哦,原来还能这样呀,成套一个系列的h书?不愧是天才儿童,生意头脑就是好。

        “还有哦……”一旁的小幽灵也将小脑袋凑过来。

        “以后教廷如果重新建立的话,我这个圣女还可以利用权力,在内部独家销售,或者和教义一起捆绑销售,强制教徒购买,推荐信仰者购买……”

        哦哦,还可以动用宗教的力量吗?这样的话,想不发达都难了。

        “你们几个啊……”

        一旁的维拉丝轻捂着小脸叹气道,如果真给三个人这样做的话,未来的整个暗黑大陆,简直就要比现在地狱入侵时刻还要乌烟瘴气了。

        “咳咳,这个话题暂且不提,我们继续,继续……”好不容易想起今天是来探望莱娜来着,我咳嗽几声,打断了这场革命性的讨论。

        “吴大哥要卖什么书呢?”

        心中一片纯洁的莱娜,丝毫不知道我们口中所说的“奇怪的书”究竟是什么,不禁很是好奇。

        “那个……咳咳……是关于人类如何不断延续方面的探讨之类的书籍……对了,不说这个,难得你来了,看看我给你带来的礼物吧?!?br />
        我一边口胡一边转移了话题,果然将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我的礼物上面。

        “大人什么时候准备了礼物?”维拉丝这个万能妻子可是对我知根知底,来之前分明没有看到我有准备礼物。

        “哼,要是轻而易举的被你们看破,那还有什么意思?”我得意轻哼着,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中,取出了快要积上一层灰的魔法麦克风。

        就在今天,为妹妹献上最佳礼物的同时,踏出自己用歌声征服宇宙的第一步吧,真是一举两得方法,这是智商上的胜利,这一刻,我的灵魂也在为自己的天才想法而战栗。

        “咳咳——”

        无论是歌神还是初学者,演唱之前都要先润润嗓子,这是职业道德知道不……

        “砰砰砰——”

        一声响亮的打击声,将我的声音生生遏断。

        “发生……什么事了?吴大哥,我可是很期待你的礼物哦?!辈幻魉缘睦衬?,好奇的用淡白色眼眸看向这边。

        “没什么,莱娜妹妹,只是小凡这个笨蛋,竟然忘记礼物放在哪里罢了,哦嚯嚯嚯——”

        这场凶杀案的元凶,将五体投地趴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我踩在脚下的小幽灵,十分假的哈哈笑道。

        切,不就是会唱圣歌吗,有什么了不起。

        我郁郁的蹲在角落,充满怨念的眼神看着小幽灵,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西露丝很喜欢爸爸的歌声哦?!庇啄廴崛淼男∈?,轻轻抚在我失落的脸上,西露丝带着天真纯洁的笑容对我说道。

        呜呜~~果然还是宝贝女儿好呀,这一刻,我深深被感动了……

        “艾柯露也很喜欢,无论爸爸唱什么歌,艾柯露都会努力!努力!努力的听下去?!彼バ牧牡陌侣兑膊桓事浜蟮谋硖?,一样让我感动。

        不过,听我的歌需要那么努力吗?而且一口气用了三个加重语气的努力,感觉……有点微妙的不爽呀。

        算了,今天的计划就暂时作罢,正在这时候,外面也响起了脚步声,我精神一振,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大步走出帐篷,不一会儿就回来,手中抱着一只小羊羔。

        维拉丝和莎拉她们,立刻就知道了我的意思,不禁露出会心而温暖的微笑。

        我要送给莱娜的礼物,是一只小羊羔,一只取名叫莱娜的小羊羔。

        自从上次和菲妮经历过羊羔事件以后,我已经完全明白了维拉丝养这些白羊代表着什么,兴起之下,又买了两只,一只叫艾柯露,一只叫西露丝,这样一来,这群羊,也就代表了我们一家人了。

        而送给莱娜这只羊羔,正是代表着将莱娜接纳到我们的大家庭里面。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小羊长大,生儿育女以后,名字又该取什么才好呢?干脆就叫拉尔,道格,格夫好了……

        还是算了,这样取的话肯定会被杀掉的,各种意义上说都是……

        知道这只小羊羔代表的意义以后,莱娜脸上洋溢出无比灿烂动人的笑容:“谢谢你,吴大哥,这是我这辈子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br />
        “你喜欢就好,可惜了,你身子弱,得就近在这里接受阿卡拉的教导,不然一起回到我们家里,维拉丝可是特地给你留了一个房间?!蔽胰嗔巳啾亲?,略为惋惜的叹道。

        关于莱娜的病,本来以为可以和埃里雅要上一滴人鱼之血治好,哪料到,人鱼之血可以治病的传说,根本就是不知什么人胡编乱造出来的,因为珍贵,因为美丽,所以理所当然的能治疗百病,这样的想法无论在什么世界都十分盛行。

        也就是说,人鱼之血,哪怕是黄金人鱼之血,都并没有任何治疗的作用,甚至里面的巨大能量,会对莱娜的身体造成伤害。

        直到傍晚时分,我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莱娜的帐篷,莱娜文静安详的气质,和温柔中带着一丝活力的个性,都给维拉丝她们留下了极大的好感,彻底的承认了这个妹妹的存在。

        这不,维拉丝坚持以后还在营地的时候,三餐要多做一份给莱娜送去呢,可见她最这个妹妹也十分的喜爱。

        一眨眼的功夫半个月就过去,关于伪领域的摸索,我也找到了几分感觉,估计三个月之内应该能熟练自如。

        不过,对于老酒鬼和阿卡拉异口同声的希望我能在三个月之内熟练伪领域,我依然带着一丝疑惑,她们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三个月之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想不通就别去想,反正阿卡拉不会害我,脑子里颇为简单的将疑惑一笔带过以后,我做出一个决定——带维拉丝她们去历练,在休息期间,自己这个过来人先带她们在鲁高因混一段时间,熟悉一下那里的环境。

        走之前还得去莱娜那里道个别,对了,她不是学习预言术吗?刚好可以让她算算,比如说鲁高因沙漠的哪个位置埋有宝藏,再比如说哪个位置埋有宝藏,又或者说哪个位置埋有宝藏。

        当然,我绝对不是因为听到“预言师的第一次预言通常比较准”而生起这样念头的,纯粹只是站在哥哥的角度,考验一下莱娜这半个月来的学习成果,相信我,咳咳。

        “宝藏吗?”

        莱娜轻轻歪着脑袋,那股病弱文静的气质,煞是惹人怜爱。

        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睁开,一刹那间,我仿佛看到了莱娜淡白色的美丽瞳孔里,轮转转着一圈神秘而威严的光环,那股灵气仿佛无限放大,涌起一股高不可攀的神圣气质,瞬闪即逝,让我无法确定是不是错觉。

        “遥远的沙漠……中心……墓地之下……熔火之中……你所祈求之物……”

        冰冷而威严的语句,自从莱娜无神的面容中缓缓吐出,这绝对不是她发出的声音,那个声线总是那么文静柔美的女孩,怎么可能用这种口气说话呢。

        说完最后一个字以后,莱娜好像换了个人,脸上漠然无神的表情消失,又回到了原来那个文静柔弱的莱娜,轻轻嘘了一口气,似乎有些脱力,靠在床上的身体微微摇晃着,额头上渗出一层香汗。

        “莱娜,你没事吧?!?br />
        我连忙将她摇摇欲坠的娇躯抱住,手上的治疗术光芒缓缓从她背上传了过去,内心自责不已,真该死,看阿卡拉平时时不时的施展一次预言术,似乎手到拈来,没想到对莱娜来说竟然是如此大的负担。

        “没关系哦,这只是低级别的预言而已,如果应付不了的话,以后还怎么当预言师呢?”一会儿后,莱娜的气息微平,柔柔的看着我说道,接着颇为失落的叹息一声。

        “看来,以后真要想办法锻炼一下这副身体了,否则连低级的预言术也支撑不了,就算再厉害也没用?!?br />
        “嗯,一定,放心吧,你的身体,就交给哥哥我,一定会找到办法治好的?!?br />
        握着莱娜的手微微一用力,我神色坚定的说道,可不希望将来发生莱娜为了施展大预言术而牺牲自己的狗血情节。

        施展了预言术以后,莱娜的身体十分疲惫,吸收了治疗术的能量以后,便沉沉睡去,我轻轻为她盖好被子,细心的擦干她额头上的汗水,才蹑手蹑脚的离开,刚刚掀开帐篷,就看了笑呵呵的阿卡拉。

        “莱娜的天赋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学的很快,伟大之眼似乎很喜欢她?!焙桶⒖ɡ绮⒓绲淖咴诖蟮郎?,她这样感叹道。

        “可是她的身体……”我无语的看着天空,或许让莱娜学习预言术,是错误的决定吧。

        “没错,她的身体实在是太柔弱了,就算预言术学的再好,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也是白费……”阿卡拉沉思着,接着说道。

        “不过这点你不用担心,我想应该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我已经让法师公会的人着手研究了,相信很快就会得出结论……”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br />
        我惊喜的应道,其实我也一直打算拜托法师公会,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法师公会有多忙,光从塔拉夏那里带来的几份研究成果,包括优化远程传送,精力药水和精神力药水,就让整个法师公会焦头烂额了。

        从优化远程传送的试验圆满结束之后,阿卡拉主动给法拉放假,就可以看出法拉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有多辛苦,不然的话,善于压榨人的吸血鬼老狐狸阿卡拉,怎么可能会主动提出让他休息?

        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开口让法师公会分出一部分力量为莱娜治病,她这种病在暗黑大陆并不是首例,数十万年来都没有一个完善的治疗方法,想要解决谈何容易?

        “先别忙着谢,即使是研究出来,药材难找,说不定到时候还得劳烦你走一趟呢?!卑⒖ɡγ忻械乃档?。

        “没问题,只要是为了治疗莱娜的病,想要找什么都包在我身上?!蔽伊⒖膛淖判乜诒V?。

        和阿卡拉聊着,又聊到莱娜为我预言的那个可能藏宝的地方。

        遥远的沙漠中心,墓地之下,岂不说的就是赫拉迪克族的七大古墓,而那熔火之中,应该就是干掉督瑞尔之后,在后面的山洞里一直进入所发现的那个熔浆平台了。

        记得平台上面有个祭坛,我还从那里弄了块莫名其妙的石头,而最后面则是有扇大门,莫非莱娜所说的宝藏就是在那里?

        关于那扇魔法机关重重的大门,我已经和法拉提过,不知道他有没有亲自去查看一下呢?想到这里,我立刻将心中的疑惑告诉阿卡拉。

        “你说的那扇大门,我们也派法师去看过,可是那里的魔法机关,都是上古时期赫拉迪克族祖先遗留下精妙魔法阵,一时半刻也破解不了,所以只能暂时放弃了?!?br />
        “为什么要放弃呢?立刻肯定有很多好东西吧?!碧秸庋睦碛?,我很是惋惜。

        “或许吧,但万一是封印着上面怪物呢?也有可能吧?!卑⒖ɡ戳宋乙谎?。

        “关键的是,破解那些魔法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其实像那扇大门一样,被魔法机关?;さ牡氐?,我们联盟早就发现了不止上百处,可是……”她叹了一声。

        “说来说去,还是法师公会的人手不够呀,手头上的东西尚未解决,又怎么还能抽出精力再去研究那些?;鑫粗??”

        想想也是,光我知道的就有塔拉夏带回来的那七份卷轴,只研究出优化远程传送和精力药剂、精神力药剂,还有最近发现的抗性药剂,那份吸收生命能量研究的残缺卷轴,法师公会的事情还真是一大箩筐,感觉就算再研究个百十年也处理不完的样子。

        算了,这样的事情就让阿卡拉这个大头头烦恼去吧,我还是先处理好接下来的鲁高因之行。

        和莱娜道别后的第二天,我们一家就收拾好了包裹,连带两个宝贝女儿,我也跟阿卡拉请了假,带上她们一起去,别忘了鲁高因可是她们的家乡。

        有远程传送就是便利,从营地到鲁高因两个月的危险重重的路程,只消白光一闪,就到达了,白光之后,是含笑的纱丽阿姨,还有拉尔他们三个条子。

        “宝贝女儿哟,我可想死你了?!?br />
        可惜了拉尔那张圣骑士端正严肃的脸孔气质和一络帅气的胡子,一看到莎拉,整张脸就原形毕露,哭的稀里哗啦的迎了上来。

        “爸爸,妈妈——”

        多时未见的莎拉也很高兴,像小黄雀般激动喊着,飞快的冲了上去,机敏的和迎面冲上来的拉尔擦身而过,扑入眼角含泪,微笑着站在原地的纱丽阿姨的怀里。

        “莎拉,呜呜~~,你不能这样对爸爸呀!”

        兴冲冲的迎上来,结果被女儿完美的忽视掉,拉尔顿时狂泪不止。

        “瞧你这个样,哭什么劲呀,不是还有我这个好女婿吗?”我奸笑着上前拥抱了拉尔一下,他哭的更凄凉了。

        “拉尔叔叔……”

        两声稚嫩的声音总算挽救了拉尔的心灵,将两个小天使一把抱起,拉尔脸上的神色严肃而坚定。

        “好,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女儿了?!?br />
        “我才是她们爸爸,而且是莎拉的丈夫,你要也是爷爷的份吧,混蛋??!”我从后面苦笑不得的给了他一记。

        道格和格夫这两个条子,一年未见个头似乎又长高了不少,都快赶得上拉苏克那个打铁匠了,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有一天达到夸尔凯斯那种野蛮人中的巨人的高度。

        虽然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回到鲁高因的家,但是就住在隔壁的丽莎阿姨有空的时候经?;峁创蛏?,所以屋子依然干干净净,让准备大展身手的三无公主有些小失望。

        当然,普通人是不可能从她那张脸上看出这种情绪的,也就我和维拉丝这些和她相处久了的人,才能偶尔窥出她的情绪波动。

        “没想到宝贝女儿竟然也跟上了我的步伐,呜呜~~,真是太感动了,好,从今以后就让我们父女同心,一起历练去吧?!?br />
        接着用“多余”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再看看莎拉:“这种傻小子不要也罢,爸爸给你找个更好的……”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丽莎阿姨的菜刀已经从厨房那边笔直飞过,插在离拉尔面颊不足一厘米远的墙壁上,明晃晃的刀锋让拉尔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不好意思,手滑了?!?br />
        丽莎阿姨从厨房里走出,呵呵笑道,顺手取刀的同时,也将拉尔一起拖进厨房里,大门“呯”的一声被反锁,接着便有若有若无的惨无人道的惨叫声从里面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