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九十五章 任务完成

    第四百九十五章 任务完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九十五章 任务完成

        ……

        从部落神殿回来后的第九天,我们这一次来哈洛加斯,该做的事情也都完成了。

        就连盟约中,在两族建立和哈洛加斯传送站点的公会法师们,也干劲十足的带着传送阵材料,来到了两族两地领地,开始着手建造起传送阵,绚丽的魔法光芒不断在广场中心上闪烁,引得一大群狼人围观。

        我和琳娅,还有小狐狸四人,也收拾好了包裹,准备回去了。

        “不在我们这里玩多几天吗?等传送阵建好了再走也不迟,凡长老对我们一族有大恩,我还想让你成为第一个使用传送阵的冒险者,也算是见证我们两族往来的第一步呢?!?br />
        粗犷威严的狼人王克莱尔,幽绿色的眼睛里透露着惋惜,用他那洪亮的大嗓门说道。

        在他身后,跟着的是一大群送行的狼人,有狼人王子克里斯,做在轮椅上的莱娜,还有克莱尔的其他儿子女儿,哦,还有哈达玛斯,这可怜的孩子,因为欠克里斯一个人情,便自告奋勇的跑去寻找安亚,结果在大雪山迷了路,前几天才刚刚回来。

        其他的便是几十名护卫的狼人侍卫了。

        “克莱尔王的盛情,我心领了,只是联盟还有许多事情等待处理,我这个长老实在脱不开身啊?!?br />
        在一旁琳娅暗暗偷笑中,我面不改色大义凌然的违心说道,了解咱的人都知道,刚刚咱说那番话说多假就有多假,昨天晚上还不断向琳娅嘀咕抱怨着,这次回到营地一定要好好和阿卡拉说一说,无论有多重要的事情也要让我休息个两三月再说。

        寒暄过后,我将目光落到一旁的莱娜身上。

        “莱娜,你真的决定好了吗?”我半蹲在莱娜面前,轻轻握着她被冻得有些冰冷的白皙小手,柔声问道。

        “凡大哥,我决定好了,我要去?!崩衬任氯嵋恍?,用着很平静,却坚决无比的语气应道。

        关于莱娜适合成为预言师的事情,这几天我和琳娅抽空,终于和莱娜几个提了,白狼他们几个都很惊讶,怎么想也没想到莱娜身上那股特殊的气质,竟然就是传说中预言师的灵性。

        不出我们所料,莱娜只是考虑了一会,就立刻答应了,而白狼他迟疑片刻,也是尊重了莱娜的想法,毕竟他也不想自己疼爱的妹妹一辈子坐在床上。

        至于莱娜的父亲,克莱尔王,无论是从心疼女儿的角度上,还是为了整个狼人族日后的大计,都不会反对莱娜去学习预言术,预言师在联盟的地位可是非常尊崇的,就算莱娜以后不能接替阿卡拉的位置,其地位也不容忽视。

        不过,我却是对这位体质柔弱的妹妹疼爱到极,生怕她去了联盟会觉得委屈,乘着琳娅和白狼他们不在,很是吃里扒外的偷偷跟莱娜说了几句阿卡拉的坏话,,告诉她去到联盟后可能会遭到的冷遇,希望她能意识到一点。

        而如今,莱娜给我的答案,依然是一如当初般的肯定,人呀,无论是好强如琳娅,还是平淡如莱娜,都无法脱离“不能碌碌无为过完一生”这种思想圈子,我这种以混吃等死为终生目标的人是完全不能理解,难道是我老了?

        “那就好,回去以后,我会尽量和阿卡拉奶奶说一说?!蹦绨脑谒车吧锨崆嵋荒?,我笑道。

        “嗯,谢谢你,凡大哥?!崩衬惹崆崽鹜?,笑容是那么的文静和温暖。

        “我们……营地见?!?br />
        “嗯,营地见?!?br />
        我笑着再次在她脸上轻轻一撇,将手从她两只手心紧握中抽出,转身离去,这个文静的妹妹,该说是天真好呢,还是自信心十足呢?不过有这样的气势,毕竟是好事。

        这时候,小狐狸也回来了,她刚刚被玛玛加大长老拉过去,说了好一阵子话,现在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那副纯洁而又妩媚的萝莉脸蛋,煞是惹人心软。

        最后,克莱尔还有克里斯两父子,都微不可察的向白狼点了点头,这种明明近在眼前,却不能父子兄弟相认,甚至说上一句道别都做不到的悲剧,也让人感触良深。

        若说白狼心里无所谓,那是骗人的,人心毕竟不是铁长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父亲兄弟出来嘘寒问暖,或者得到族里的接纳,不过他经历也那么多,早已经看开了,如今能见上自己一直牵挂的妹妹,心里已经很满足,没有任何怨言。

        一行六人,在身后狼人的挥手道别中,身影终于在风雪之中淡化,这一次狐人族和狼人族之行,也宣告了圆满结束。

        为了节约回城卷轴,我们依然走克里斯提供的那条小路,花了一天多时间来到冰冻高地传送站,回到了哈洛加斯,小狐狸四人先行去旅馆休息,我和琳娅则是去了马拉那里,汇报一些情况,顺便道别。

        第二天,在马拉的带领下,我们一行带着小甲,再次来到法师公会那个昏暗的大厅,踏上了传送阵,站在传送阵外面,马拉向我们微微笑着招手。

        白光一闪,眨眼的功夫,一股湿热的气息迎面扑来,我们已经出现在了库拉斯特的传送总站。

        “好热好热,明明是同一片大陆,为什么气温会相差那么远?”库拉斯特的气温湿热之极,只比号称锅炉的鲁高因好一些。

        刚刚从传送站里出来,小狐狸就将身上的厚衣脱下。露出一身贴身紧身马甲,那玲珑丰满的身材立刻凸显出来,微微透露出湿迹的两鬓和天鹅般优美的颈项,更是为她添了几分妩媚诱人的风采。

        只是可惜,在回来之前,她已经重新启动了隐藏魔法阵,将她那双让人念念不舍的毛绒耳朵,和毛茸茸的棕色狐狸大尾巴收了起来,让我颇为惋惜。

        联盟和狐人虽然结盟,但现在只是初步进入合作阶段,除了去过哈洛加斯的人以外,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兽人,为了避免遭到围观,小狐狸还是不得不这样做。

        不过,小甲的存在还是不可避免的遭到了围观,甚至惊动了一大群士兵,好说歹说,才让众人接受了小甲的存在。

        身为小甲的主人,虽然觉得很丢脸,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一副狰狞装甲巨兽状的小甲能如此快得到大家的认同,跟它那副胆小怕事的姿态绝对脱不开关系……

        “我们也在库拉斯特呆上一天吧?!?br />
        我向琳娅建议道,虽然心里万分想立刻回去和维拉丝她们相聚,但是一场来了,在库拉斯特还有几个谈得来的朋友,说也什么也得打个招呼吧。

        走了几步,我突然回过头,无语的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跟在我们后面的小狐狸,还有后面三个大男人。

        “我说,你们在库拉斯特也应该有自己的住处吧?!?br />
        可恶呀,难得和琳娅独处,今晚正是吃掉她的好机会呀,打扰别人好事的人可是会遭天谴的哦。

        “旅馆哪有别墅舒服?!毙『晷γ忻械目醋?,后面宛如有一条狐狸尾巴在不断摇摆,接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说道。

        “对了对了,反正你们不在库拉斯特,干脆房间的钥匙给我吧,放心吧,作为回报,我会帮你将房子整理干净的?!彼淖抛约航啃《崧男靥疟Vさ?。

        谁信你呀,你这个得寸进尺的家务白痴!知道一个家对宅男来说有多重要吗?回去,快点给我回你自己的狐狸窝去!

        我顿时将刚刚掏出来的钥匙捂得紧紧的,像防范小贼一样看着小狐狸。

        “不给也罢,放心吧,我会给你换上另外一扇大门的?!毙『昱呐奈业募绨?,在我一脸呆滞的目光中率先行去。

        一点也放心不下呀混蛋??!你这是恶霸行径,是鸠占鹊巢的强盗行为知道吗?而且是当着主人的面宣告,这个世界还有王法有天理有人权不???!

        “凡大人,反正露西亚也住了,应该不会介意多一个人吧?!甭砝癖群褡帕称ご展?,也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屁颠屁颠跟上了小狐狸后面。

        “我会帮你打扫干净屋子的?!?br />
        库克显然知道小狐狸是家务白痴,于是一半邀功一半要挟的说道,言下之意就是没有我你的家明天就会变成垃圾堆。

        白狼走到我面前,沉默许久。

        “算了,白狼大叔,你不用找什么理由了,我让你住就是了?!?br />
        和白狼干瞪眼一阵,我的虎目流下两行清泪,被一个强盗抢是抢,被四个强盗抢也是抢,我已经无所谓了。

        不行,我得收租金??!

        愣愣站了一会,我突然醒悟过来,大吼着向小狐狸的方向追上了去。

        安顿下来以后,我在库拉斯特的酒吧逛了一圈,主要是看看野蛮人库特,刺客迪卡等等。

        说起来,我在库拉斯特认识的冒险者,似乎是除了营地以外最多的,叫得上名字的便有百来个,那场齐心协力的支援精灵族大作战,也让我们之间的关系融洽起来。

        当然,最不可少的还是菲妮这只伪娘,也不知道这个悲剧帝现在过得怎么样?

        让我小小失望的是,科特和迪卡竟然都已经出发向群魔堡垒了,而且就是在前些时候,可真巧了,不过想想,当时支援精灵族的时候,他们就已经39级了,现在大半年过去,如果还没有去群魔堡垒的话,到是更让人惊讶了。

        “变身~~~~~~~~”

        刚刚推开绿林酒吧的大门,还没有看清里面的景象,从里面传来的一声娇滴滴的熟悉女声,还有无数男性冒险者发情一般的狼吼口哨,便将我惊的冷汗嗖嗖直流。

        “啊,是表哥喵,好久不见了喵?!狈颇莸难劬υ袅?,刚悄悄的走进来,打算观察一下“敌情”,就被她给抓个正着,一身娇小漂亮的折叠女佣服,脖子上戴着的粉红铃铛叮铃铃作响的小跑上来。

        这家伙,似乎完全忘记了那时候还拼命嚷着我是恶魔呢,话说这个表哥的捏他,她真的打算一直用下去吗?看着菲妮脸上洋溢的欢喜笑容,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勉强一笑。

        到是她的老相好欧娜,似乎还有些记恨,看到是我,连忙跑过来挡在菲妮前面,一脸警惕的看着我,生怕我又将菲妮给强行带走。

        “放心吧放心吧,我只是顺便路过库拉斯特,来看一眼罢了?!蔽易笄魄朴仪魄?,发现酒吧里没有熟识的人,便升起了走人的念头。

        “菲妮,最近过的还好吗?”

        “嗯,很好哦,我还正式拜了奥玛斯大人为师,向他学习搞笑艺人的技艺呢?!狈颇萘成系男θ菰椒⒉永?。

        奥玛斯吗?我再次擦了擦汗水,到是要恭喜你了死印度阿三,也该觉得后续有人了吧,以后别再缠着我了,都说我没有任何搞笑的天赋了。

        菲妮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好朋友之一了,虽说是悲剧光环二人组那种,看到她过的安安乐乐,安心之余,也不禁有些羡慕,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像她这样,带着维拉丝她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呀。

        寒暄几句以后,在欧娜依然有些警惕的目光中,我苦笑着离开了绿林酒吧,在交易市场买了大量的水果,回去安慰一下我们的小人鱼小可爱埃里雅。

        第二天,我和琳娅,身后跟着畏畏缩缩的小甲,来到了库拉斯特的法师公会传送阵,为我们送行的只有小狐狸一行人。

        “再见了,诸位,感谢大家这些日子以来的帮助?!闭驹诖驼罄锩?,我微笑着向众人挥手。

        “哪里,多亏了凡大人,我们才有机会提前享受一趟美妙的哈洛加斯之旅呢?!甭砝癖群涂饪肆礁鋈嘶匾源蟠蟮男α?,接着想到了什么似的,口水横流。

        切,大概还在留恋狐人族那些妩媚mm吧,鄙视他们两个。

        “凡大人,大恩大德,感激不尽,以后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卑桌侵牢也幌不洞罄?,也就微微颔首,不过语气还是十分庄重。

        “你这个坏蛋,别忘记了那五个条件哦?!毙『瓿一瘟嘶巫约盒闫男∪?,娇哼一声。

        “……”

        你到是记得清楚,我无语的看了小狐狸一眼,心里也有些疑惑,这只小狐狸,前些时候还因为分离,一副怨妇哀愁的模样,现在怎么就阔达起来了?

        “大家,保重了?!?br />
        传送魔法阵的白光亮起,回忆这几个月来的经历,我和琳娅不约而同的挥着手,感慨道别,这次分离后,以后还有再见面的机会吗?谁也说不清。

        接着,白光一闪,我们消失在传送阵里面。

        “?。。?!”

        小狐狸突然惊叫起来,闭上眼睛,脸上流露出焦急,好一会儿之后,才无神的睁开,恨恨的踢了地面一脚,口里不断哀怨的嘀咕着。

        “这个坏蛋……这个坏蛋……”

        在离别之时,她能表现的那么豁达,是因为想着反正有灵魂契约,可以时时通过心灵联系,骚扰一下那个坏蛋,想到这里,她这几天睡梦中还时时偷笑呢。

        谁料这灵魂契约也是个山寨产物,和移【哔】电【哔】什么的一样,信号不大灵光,距离一远,联接立刻就不灵了,当对方消失那一刻,感觉到灵魂上的联系突然模糊起来,再也无法传递语言,她才恍然惊悟。

        看到小狐狸满脸苦愁失落的样子,白狼几个面面相窥,然后嘴唇相继勾勒出一丝了然的笑容。

        “露西亚,是不是舍不得凡大人走呢?!甭砝癖日庳俗钍遣恢阑?,直直一句话就刺向了小狐狸的少女内心最柔弱隐蔽的深处。

        “你说什么,老娘会舍不得那个坏蛋???!你给老娘再说一遍,再说一遍试试???!”

        果不其然,这只母老虎立刻发飙了,抓着马拉格比的脖子大声质问起来,可怜的马拉格比口吐白沫,身体像条上了岸的大虾一样折腾几下,四肢便逐渐垂软下去,恐怕就是他真的胆子生毛想再说一次,也办不到了。

        “露西亚,停下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br />
        看马拉格比即将蒙主召唤的灵魂出窍状,一旁的库克立刻笑着上前劝住道,膝盖不知有意还是无辜,踏前的时候在甩来甩去的马拉格比屁股上狠狠顶了一记……

        见库克一脸的女王陛下小的有要事启奏的谄笑模样,小狐狸俏鼻子一哼,将软绵绵的马拉格比像扔垃圾似的随手一扔。

        “难道你忘记了?三个月以后……”

        库克眉目含笑的凑在小狐狸耳边说上几句,也不知说些什么,小狐狸逐渐流露出了喜意。

        等库克说完以后,她发觉自己似乎得意忘形了,连忙咳嗽几声,将满脸娇媚的笑意一收,故作不屑的一瞥。

        “哼,关老娘什么事,老娘才不稀罕呢,还有你们几个,也玩了好几个月了,这两天睡醒点,三天以后出发历练??!”说完以后,便风风火火的离去。

        就算小狐狸怎么掩饰,从刚刚的失落哀怨到现在的意气飞扬,傻子也能看出端倪来,库克和白狼相视一眼,齐齐的松了一口气,露出微笑。

        露西亚的心情不好,遭殃的肯定是他们三个,两人均有逃过大劫的庆幸感,将依然瘫软在地的马拉格比一拖,朝小狐狸的身影追去。

        从罗格营地的传送阵出来,我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享受着迎面吹过来的带着青草花香气息的爽风,情不不禁的虎吼一声。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br />
        本来以为这一吼气势十足,也算发泄了自己内心的喜悦,不料旁边竟然有个嗓门更足,一下子就将我的声音给呀了下去。

        “快来人呀,不得了了,怪物袭击呀??!”

        “……”

        保持着面带微笑伸懒腰的姿势,一根……两根……足足四根青筋,清晰的从我额头上上勃现。

        当卡夏匆匆赶到传送阵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一幕,传送阵高台下面,一大群冒险者围着,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他们讨论的对象,传送阵上面,一个罗格士兵正一脸无辜的坐直,被一个走来走去的冒险者呵斥。

        “你……说的就是你,汉克是吧,以前也没少跟我打交道是吧,难道就不认得我了?大叫什么呢?上次也是,踩到了一具硬皮老鼠的尸体而已,就大惊小怪,将整个大队的士兵吓一大跳?!?br />
        我不断用木棍捅着当前一个士兵的脑袋,大声问道。

        “大人,我不是咋一见到……”

        这个年轻的士兵,偷偷看了对面的小甲一眼,话锋一转:“我这不是看到您高大威武的身影,所以才情不自禁的大叫起来吗?”

        “大叫有怪物?你的意思是说我长得像怪物?”汉克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更是遭到了我的木棍狂捅,头上冒起了一个个小包。

        “我说吴小子,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谁。

        卡夏看了被我教训的士兵一眼,脸上也是浮现出无奈:“汉克,怎么又是你这个活宝?说过多少次了,凡事要冷静一点?!?br />
        然后又看了我身后的小甲:“虽然听马拉提过,不过你这坐骑也太彪悍了一点吧?!?br />
        这老酒鬼眼睛闪烁着精光,看着小甲的目光就像看到美酒一样。

        “彪悍的人生无需解释?!蔽以赌刻炜?,声音无限苍凉。

        “变异的怪物吗?虽然听过,到还是第一次见,不介意借给我研究一下吧?”卡夏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看了看周围围观的冒险者,顿时觉得小甲真的太引人注目了,老让它跟着被一大群人围观,也怪别扭的,倒不如让老酒鬼带着它溜达几天(反正这家伙也从来不怕引人瞩目),等营地里的人适应它的存在以后再?;乩?。

        “事先说明,它可是我的宝贝坐骑,你可不能虐待它哦?!蔽医稚斐?。

        “成交?!?br />
        卡夏爽快的伸手,两只手一拍,一桩珍稀野生动物的非法交易买卖便就此达成。

        作为一个胆小鬼,小甲有着极为灵敏的第六感,潜意识的感觉到卡夏那深不可测的力量,它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大个子,跟我走吧?!?br />
        卡夏这个大人口贩子,也不待小甲答应,拉着它的装甲巨兽,便回头大步迈前。

        “呲呲——”

        坚硬无比的地面,竟然硬生生被小甲的脚步擦出火花,两道清晰痕迹浮现,让我看了很是捏了一把冷汗。

        小甲那可是几十吨的体重呀,竟然给老酒鬼一脸轻松的硬拖出好几米远,这个家伙,实力究竟恐怖到什么程度呀?

        那些围观的冒险者,自然也跟在小甲后面走了,传送阵瞬间冷清下来。

        “在这里一起等她们吧?!?br />
        回到罗格营地,和维拉丝她们的心灵联系也清晰起来,感受到她们正在急速接近,我笑着对旁边的琳娅道。

        小幽灵爱丽丝那粘人的小淘气,经历过上一次的分离以后,应该不会再像上次那样那么“热情碰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