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九十三章 部落宝藏

    第四百九十三章 部落宝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九十三章 部落宝藏

        ……

        “原来是这样,尼拉塞克那孩子,哎——”

        听完整个经过以后,马拉合上眼皮,重重的叹息一声,虽然大概的情况她已经通过各方面了解过了,但是怎么也没有我这个始作俑者叙述的清楚。

        “这件事情,本来是应该是我们的责任,没想到还是麻烦到你了,辛苦你了,孩子?!焙靡换岫?,马拉的皱纹才舒展开来,看着我的目光充满了赞许之意。

        “还有兽人族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做的很好,说实话,已经大大超过了我的期待,阿卡拉真的没有看错人,现在联盟和狼狐两族已经进入了良性的合作阶段,这都是你功劳,还有矮人族,也多亏了你……整个联盟都应该感谢你,为有你这样的英雄感到自豪?!?br />
        马拉逐字逐句的说道,每一个字都清晰而坚定,语气里洋溢着欣慰之情。

        “阿卡拉奶奶让我休息一段时间,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蔽掖昱沧攀终?,笑眯眯的说道。

        “这可说不定了,你的表现那么好,阿卡拉或许舍不得让你休息呢?!甭砝呛切ψ诺乃档?。

        “……”

        马拉说的对,真是太失策了,明明知道阿卡拉最大的长处就是压榨人的能力,我还要表现的那么出头,不是明摆着让她惦记上吗?

        看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马拉笑容不减:“别丧气,别丧气,我会试着和阿卡拉说一声,想必我这个老不死的话,还是有点用的?!?br />
        “那就麻烦你了?!蔽也缓靡馑嫉暮俸傩Φ?。

        到不是我不想为联盟做事,其实我也知道,别看自己老是被阿卡拉差遣来差遣去,看似好像不值,其实联盟暗地里为我也做了许多。

        最明面的,就是远程传送站方面,有哪个人能像我一样,像旅游似地任意使用?

        还有维拉丝和莎拉,我是知道的,在她们转职之前,身边至少有两个小队的罗格士兵轮流暗中?;?,普通人能有这样的待遇吗?

        还有琳娅,不觉得她身为大家族的继承人,却毫无阻碍的被我抢了过去,有点顺利的过分吗?应该也是联盟在暗中沟通。

        还有很多很多,正是这些看似微不足道,实则体贴窝心的特殊照顾,让我能安心的一路走过来,对于回报联盟,自然也是义不容辞。

        不过偶尔也希望能够喘息一下呀,平时轻松得很,但是一有工作,却老发生一些超自然现象的以外,比如说怪物袭村时贝利尔的意外,支援精灵族时加莫罗的意外,矮人族之行时艾那瑞斯的意外,还有现在哈洛加斯的尼拉塞克的意外。

        似乎就是赫拉迪克族一行时,比较平安了,不过依然出现了赫拉森、卡片兄和督瑞尔这些小小意外。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是自己的悲剧光环在作祟,拜托阿卡拉以后也将我的悲剧光环考虑在内吧,别用“对别人来说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来衡量我的难度,对别人来说是半星级的难度,一旦被我的悲剧光环加成,也得变成十星级呀。

        不过,估计阿卡拉是会无视我的悲鸣了,我遇到的困难,对联盟来说就是契机,就比如说这次雪崩……

        告别了马拉……哦,还有小甲,一直被我们摆在马拉的后院,顺便也去看看吧,这胆小鬼见到我,那双铁甲里露出来的滴溜溜眼睛,别说有多可怜了,毕竟将它扔下一个多月了,不过还是得让它在这里再呆一阵子,直到回营地。

        而后,我们来到了安亚的家,却发现她并没有在家,奇怪了,克里斯不是说了她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做家里蹲吗?

        和附近的一些野蛮人打听,好不容易才从一个八卦大婶那里得知,安亚现在在冒险者交易市场那边。

        奇怪,她跑那里去干嘛?

        带着这些的疑问,我们匆匆赶到冒险者市场,终于在某一角发现了她的踪影。

        “叮叮?!?br />
        不远处这样的声音传来,视线中,安亚蹲在一间破破烂烂的木屋子顶上,一手拿着锤子,一手捏着铁钉,嘴上还咬着几根,正在修补着这间摇摇欲坠的木屋。

        这小木屋到是有几分眼熟,不是尼拉塞克开的那个黑店……不,是赌博商店吗?

        “安亚??!”

        我们站在下面,向她挥手。

        “吴凡大人,露西亚大人,你们怎么来了?”

        她似乎也完成了手上的活,从屋顶上跳下来,看看焕然一新的屋顶,满意的拍拍小手,将嘴上叼着的铁钉一吐,向我们露出灿烂的笑容。

        吓我们一跳的是,克里斯也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衣服上沾着一些木工匠的痕迹,有些狼狈,他冲我们假假一笑。

        克里斯不是说安亚很消沉的吗?如今这个样子,不大像呀,不过她能打起精神来,终归是好的,安亚是个适合微笑的美丽女人。

        “安亚,你没事就好,对了,你们现在在干嘛呢?”我好奇的打量了她们身后的木屋一眼。

        “我想修理尼拉的房子?!?br />
        从尼拉塞克阴影中走出来的安亚,带着我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就想是冬日的太阳一般纯净和温暖,让她更添魅力,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安亚。

        不过,说完这一句以后,她似乎想到什么,脸色一黯:“我和尼拉从小一直玩到大,本来,我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了解他心中的负担和悲痛……”

        回过头,安亚轻轻抚摸着木屋那苔迹斑斑的木板,仿佛通过这些痕迹,看到了尼拉塞克过往的一点一滴。

        “但是自那次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尼拉,我自以为理解的那些负担和悲痛,远没有尼拉心中真正的万分之一,我真是太笨,太自以为是了……”

        说着,她露出坚定的神色:“尼拉已经走了,再也回不来了,我总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颓废下去,还应该为他做点什么,想来想去,我决定,尼拉这件商店,就由我来继承,我也不大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就是……好想追逐尼拉的足迹,好想好想,除此以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宽恕自己的无知,怎么去表达心中的思念……”

        安亚低着头,面带笑容,但是晶莹的泪水却一滴一滴不断的从她白皙的脸上滑落。

        人都是这样啊,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贵。

        我和小狐狸不约而同的叹息一声,默默无语。

        好一会儿,安亚才擦干脸上的泪迹,抬起头深深朝我们鞠了一躬。

        “这次,真是十分感谢两位大人?!?br />
        “哪里,我们还是没能救得了尼拉塞克,你不嫌我们好心办坏事就好了?!蔽倚ψ乓⊥返?。

        “虽然没有就回尼拉,但是至少完成了他的一个心愿,让他得以瞑目,这份恩情,我安亚会铭记一辈子?!?br />
        安亚再次朝我们鞠了一躬,真诚说道,然后回身看向克里斯:“克里斯,我很抱歉,我们的婚事能让我再考虑一下吗?现在的我无法答应你?!?br />
        “……”

        笑着拍了拍面神呆滞,背影骤然变得苍白化的克里斯,我们和安亚告辞一声,漫步离去。

        尼拉塞克事件,在这次见完安亚以后,也总算告一段落了,只是牵连了无辜的克里斯,好端端的幸福未来突然变得混沌不清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呀。

        “接下来立刻出发去寻宝吧?!?br />
        小狐狸长长的舒展着美好的腰段,让周围路过的冒险者看了个呆,撞上前面的石墙而不自知,然后兴奋不已的说道。

        “瞧你这副着急样,现在传送阵毁了,想到达神殿,恐怕除了变身血熊飞下去,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我现在还在虚弱期,只能发挥出五成实力,恐怕还无法变身?!?br />
        我伸手揉了揉小狐狸那不安分的毛绒耳朵,,笑着说道。

        “哼,谁说一定要飞下去?”小狐狸脑袋一偏,躲过了我的大手,然后气势满满的拍着曲线优美的丰满胸脯说道。

        “只要能干掉沿途的怪物,下悬崖的办法就交给我吧?!?br />
        “那些怪物自然是不成问题,只要你有办法下悬崖的话?!?br />
        听小狐狸这么一说,我的眼睛也亮了起来,凭我们两个的实力,虽然自己现在只剩下五成战力,但是应付个魔王级实力的怪物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

        再不济又出现什么大意外,比如说尼拉塞克或者加莫罗等级的怪物,再喝几瓶精力药水就行了,反正我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正好能和阿卡拉请多几天假,嘿嘿。

        两人奸笑几声,在旅馆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天还没亮,就鬼鬼祟祟的溜出了哈洛加斯。

        小狐狸熟能生巧,不到一天的功夫,就带着我来到了当日和尼拉……不,是七头蛇怪最后战斗的地方,两人看着对面笼罩在白色之中的大雪山,还有脚下缩成一个点的狐狼两族领地,又是无限嘘唏的感叹了一阵。

        如水滴石穿般,大自然潜移默化的能力总是强大的,半个月前,我和七头蛇怪一路战斗过来的痕迹,早已经被风雪所覆盖。

        就连当时最强一击,巨型火焰之剑爆炸,所造成的几百米深的大坑,都已经消失不见,四周所能见到的,只有一片白茫茫的平整雪地。

        好在,虽然没有了痕??梢宰纷?,但是小狐狸的具备指南针作用的多功能型狐狸尾巴,可不是说笑的,转了几圈,毛茸茸的狐尾尖端直指一个方向,我和小狐狸便毫不犹豫的大步迈去。

        第三天,我们来到了那片悬崖面前,当初七头蛇怪从这里一路破坏的爬上来,留下来的痕?;故鞘置飨缘?,我们两个很快就找到了那片痕迹,小狐狸拿出一些粗绳和攀山工具,得意洋洋的在手中甩了几下。

        身为刺客,这些小而有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派上大用场的东西,总是不会缺少的。

        费了一番功夫,终于下到那片凸出的半崖,收起工具,我们两个小心翼翼的踏入了神殿。

        大概是因为尼拉塞克,笼罩在神殿里的邪恶之气也消散不见,里面那些怪物,自然也都统统消失了,至少我没有再在神殿里面见到那日的有着悲剧属性的小boss【暴躁外皮】。

        神殿的天顶,早已经被七头蛇怪冲破,四周都是残垣断壁,宛如荒废已久的神殿,那些墙壁上的血字也失去了神韵,无论我和小狐狸怎么盯着看,也无法再感受到那股疯狂的意识。

        入口被一截粗大的断柱堵住了,我和小狐狸费了一点时间,才将断柱移开,露出黑黝黝的洞口,然后小心翼翼的钻了进去。

        其实里面根本无须怎么样探索,当日七头蛇怪从瓦特之厅直接贯穿到神殿上面,就已经为我们开通一条直达通道,只需将通道上堵着的碎石清理一番,我和小狐狸竟然轻轻松松的直接来到了瓦特之厅下面。

        昏暗的瓦特之厅里,四处都是被破坏的痕迹,地上已经积着一寸高的积水,耳中也只能听到滴滴答答的滴水声,显得静谧幽深无比,就像年久失修的阴暗下水道。

        “除了当日尼拉塞克的大厅以外,我顺便逛了一下,发现还有另外三个大厅,每个大厅似乎都放着一个古朴宝箱,不过有很多怪物把手着?!?br />
        一边在满是积水的通道上穿行着,小狐狸随口说道。

        “还有三个宝箱?!蔽揖穸偈痹僬?。

        暗黑世界的宝箱,除了普通的宝箱和黄金宝箱以外,还有另外一种宝箱,就是小狐狸口中所说的古朴宝箱,这种宝箱比黄金宝箱更是难见,一般里面的东西不多,但全都是好货,运气好的话,找到暗金装备也说不定。

        “不过,这些也算是部落遗产对吧,我们这样拿掉,算不算是窃取呢?”就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难得升起一丝良知。

        小狐狸歪着脑袋想想:“说的也是,这样的话,现在要收手吗?”

        我们两个相视一眼,嘴角同时浮现出一丝微笑,不约而同道:“才怪!”

        有时发现,我和小狐狸某些方面的性格,还真是蛮相似的。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小狐狸所说的第一处大厅,里面比尼拉塞克所在的大厅要小一号,估计是偏厅,而小狐狸所说的大量怪物,现在连影子也见不到。

        不劳而获的事,我喜欢呀。

        大厅中间,有一个高高的台阶,上面的平台摆放着一个散发出铂金色泽的小宝箱,端端正正,上面刻着无数花纹,那种工整古朴的风韵,和雍容华贵的黄金宝箱相比,又是贵重上几分。

        箱子并没有上锁,让本来卯足劲头的想要一展开锁术的小狐狸扑了个空,不过,哪一点小小的不满,在我打开盖子之后,立刻就不见了。

        箱子虽小,但普通来说,箱子和里面的宝物价值,却是成反比的,这一定律一点也不假,因为这个小小的宝箱里面,满满都是一箱子五颜六色的宝石,那泄露出来的五彩光芒,瞬间便让我们惊呆当场。

        其中一个闪烁着洁白无暇亮光,宛若太阳一般耀眼的钻石,更是艳压群芳,稳稳的占据了这片五彩光芒的一角。

        “好美……”

        小狐狸情不自禁的将那颗宛如水滴形状的洁白神圣钻石,捧在手心,喃喃说道。

        毫无疑问,这是一颗完美级别的钻石。

        除此之外,还有三颗无暇级的宝石,分别是无暇级的黄宝石,无暇级的骷髅,无暇级的绿宝石。

        其余的还有完整级的宝石,大概有二十多颗,裂开级的宝石五十多颗,至于碎裂级的,根本就没有,它们不配出现在这里。

        真可惜呀,其实碎裂级的也好,一颗也值千多金币呀,要是给我,混上三瓶红药和蓝药,用微波炉一合,又是一瓶回复火力药剂呀。

        我颇有点贪心不足的想到。

        “笨~蛋~,你傻了吗?”

        在我流着口水幻想的时候,小狐狸的声音却传入耳边。

        “有……有什么事吗?”我擦擦口水,神色一肃。

        “喏!”小狐狸有些依依不舍的将完美级钻石递给我。

        “多漂亮的钻石呀,你这只贪心的小狐狸舍得吗?”我调侃的笑着,用食指轻轻捅了捅小狐狸鼓得高高的脸蛋。

        “哼,可别小看老娘的原则,老娘我可是人称库拉斯特第一公正的第一美女?!毙『晁忠槐?,将两个“第一”咬紧,气哼哼的撇过头去。

        我也没客气,反正冒险者之间的分配,是最不能讲人情和客气的,不然反而会闹得不和谐,要讲也得在分配完之后,私下再去沟通。

        不知道小幽灵那小不点,看到这颗完美级钻石以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我想一定是很困扰吧,就和当初看到无瑕疵的钻石一样,眼前放着绝世美味而不能吃的感觉,会令这个小馋鬼发疯的。

        这一颗完美级的钻石,就比箱子里其他的宝石价值要高了,小狐狸一板一眼的细数着这次寻宝的功劳大小,结果郁闷的发现,自己除了为某个路痴带路以外,竟然其余功劳都是对方的。

        她悲痛万分的将三颗无瑕疵的宝石也塞给了我,然后再数一数,下一级的完整级宝石,也大半入了我怀里,最后是裂开级宝石,两人平分了。

        整个过程,我也没有拒绝她的好意,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从高兴,到不舍,到痛苦,到垂头丧气,连平时贼有精神的高高竖起的那对毛绒狐耳,也拉耸着垂了下去,软软的贴在两鬓。

        “好了好了,别伤心,来,乖,这个给你?!蔽蚁癯枘缧∶ㄒ谎?,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将那颗无瑕疵蓝宝石递给她,蓝宝石附带的冰冻伤害属性,很适合小狐狸这样的职业。

        没有等小狐狸来得及说话,那些完整级的宝石,我也分了一半给她,有微波炉在,老实说,完整的宝石我根本不稀罕,如果不是估计小狐狸的面子,全部给她也无所谓。

        至于裂开宝石,这些属性对我对小狐狸来说都没用,只就是卖钱的份,还不如留下来合成,所以我就不客气的全部笑纳了,连小狐狸那份。

        “哼,我不要,你是在同情我?!毙『赀肿判』⒀?,很坚决的前身一扑,将自己那对裂开宝石紧紧抱住,不和我交换。

        “要不,我不是还欠你五个条件吗?就当时其中一个条件吧?!蔽已壑樽右蛔?,笑道。

        “哼,想的到美,才没有那么容易?!毙『臧淹芬黄?,不鸟我。

        “……”

        我说,一颗无瑕疵宝石和十多颗完整宝石,也抵消不了一个条件吗?你究竟是要我去做什么难度的事情呀混蛋。

        “反正我就在这放着,你不要,就扔掉吧?!奔『晁@?,我也无赖了,将分出去的宝石一推,哼着小调大步就走。

        不一会儿,小狐狸小步小步的跟了上来,从后面低低唤一声。

        我应声回过头,冷不防脸颊被两片柔软香湿的物体轻轻碰触了一下,没等我来得及体会那种美妙,就已经分开。

        “别……别误会,这……这只是,那个……那些宝石……就值那么多而已,你可千万别想歪了?!?br />
        小狐狸将装在小布袋子里的裂开宝石递给我,结结巴巴的说道,低着头不敢看我,昏暗光线中露出的白皙脖子,微微透露出一层红润色泽。

        跟我斗,你这只小狐狸还嫩了点,我接过布袋子,摸着脸努力回忆着刚刚那阵一闪而逝的香艳碰触,更是得意。

        在残破的通道里走了一阵以后,我们来到第二个大厅,依然是没有怪物把手,哎哎,拿的我都快不好意思了。

        大厅中央台阶上的箱子,依然是铂金制成,散发出古朴高贵的气息,不过可比第一个箱子大多了,如果说第一个箱子只有水桶大小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庞然大物,便足足有两个大水缸的体积。

        这些大的体积,很容易就让我们猜出里面装的东西是什么,从第一个箱子尽是宝石看来,这个巨型宝箱,无疑应该全都是装备了,所以才用得上那么大的箱子。

        费力打开沉重的箱盖以后,果然不出所料,从箱子里头射出金灿灿的一片,足足有半箱子的装备,里面似乎还有若隐若现的绿色光芒。

        我和小狐狸兴奋的弹掌相庆——幸福,来临的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