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尼拉塞克

    第四百八十三章 尼拉塞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八十三章 尼拉塞克

        ……

        灰白色疙瘩皮的冰封恶灵,就好像是堤坝崩溃后的洪水一样,铺天盖地的朝我们席卷过来,有些甚至过于拥挤,而被挤到同伴的头顶上,被“水”冲过来。

        我制造的山寨版火墙已经熄灭,小狐狸的最后一组魔法陷阱,也开始哑火,看看似乎永无止境的汹涌过来的灰色洪水。

        我将剩余三个技能,火山爆,还有没怎么使用过的小旋风,最后是熔浆巨岩,一股脑朝对面扔了过去,大概又是几百只冰封恶灵惨死,我怒吼一声,变身熊人。

        但是,这样还不够,面对数不清的五十多级冰封恶灵,仅仅是熊人变身还不够,这时候也顾不得作不作弊了,对方上万的数量,对于普通冒险者来说,难道就不作弊吗?

        逐渐引发体内的狂暴力量,变身三米多高的巨大熊人以后,我的身体膨胀速度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膨胀,四米,四点五米,五米……直到五米多,才放缓下来。

        而此时,身体一些特殊部位,如胸口,嘴巴,双掌,利足等地方覆盖的毛发,已经染上一片血红。

        这正是在领悟了疯狂之心,完全的掌握了血熊变身,将那股狂暴本能控制在手以后,通过对狂暴本能的部分计划,而变身的不完全转化状态,记得以前在营地,担心小幽灵随时会消失的时候,我也曾经进入过这种状态,不过当时是无意识的进入罢了。

        虽然这种状态的实力不如完全体的血熊,甚至连血熊能量炮(暂命名),想要凝结都困难,但还是有一定的可取之处,就比如说现在这种状况。

        “小家伙,可要躲紧点了?!?br />
        无米多高的庞大躯体,将小狐狸的身子遮在墙角后的裂缝里,我瓮声瓮气的说道,要说变身血熊有什么不方便,就是这声音了,好像也带上了野兽的生腥味道,听起来格外粗重和仿如重金属的生硬和嗡鸣。

        “嗯……嗯……哦,我……我知道了?!?br />
        上次还是远远的隔着十多里感受到血熊的气势,如今虽然是不完全变身,但却更加贴近,甚至只要一伸手就能摸着,那股真实压迫感反而更加恐怖,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狐狸,说话也不大利索了。

        迄今为止,见过我的血熊变身的人当中,第一次见到就能无动于衷的,恐怕也只有莎拉小天使了,大概是她的心思太过单纯了吧,认定我就是我,因此对于我变身后的气息,也立刻就接受了。

        呃……还有一个小幽灵算吗?记得她第一次见血熊变身,是和我合体进行的吧,也就是说她当时也算半只血熊?我晕了。

        “来吧来吧,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见识一下本大爷的厉害?!?br />
        受到狂暴力量的影响,性格也不禁嚣张了几分,我这样吼着,两只水桶粗的大掌上,各燃烧起了一股熊熊火焰,这股如血滴般的火焰里面,似乎还隐隐带着一层黑色气体。

        虽然无法自由施展能量炮,当时这点火焰操纵,还是有的。

        最前头的冰封恶灵,咋一感受到前面突然涌起的一股毁灭力量,饶是以她们简单的智商,也不由害怕起来,想停止脚步。

        但是后面的伙伴却不答应,硬生生的将打前头的冰封恶灵,推向对面那只高大无比,火光的照耀下,獠牙正朝自己这边狰狞咧起的巨熊,无奈之下,它们只好化恐惧为力量,高举着手中的大刀,在同伴的推攘下朝对面砍去。

        “轰——”

        当它们逼近的一刹那,眼前突然一片红亮,就仿佛……太阳正从自己眼前升起,这是它们最后的一个念头。连疼痛的感觉都没来得及传到大脑,世界便已经陷入黑暗,意识瓦灭……

        不完全血熊变身,到还是第一次对五十多级的怪物开放,我也没想到威力竟然如此强大,带着熊熊火焰的利爪在前面轻轻一划,就有三四只冰封恶灵化为灰烬,当然,也是因为这些家伙只是炮灰级怪物的实力吧。

        这样的话,就算有上万只冰封恶灵,也只需挥击三四千次,就能全部消灭了,我的大脑立刻换算起来,不由精神一振,使用霸体,牢牢将自己庞大的躯体固定在地面,两只火焰手掌仿佛化身成了搅拌机,不断将送上门来的冰封恶灵粉碎。

        地上垒起了一堆堆尸体,却又被后扑而至的蹬下去,不知道杀了多久,两手已经有些酸麻,感觉手臂上压气才一轻,深呼吸一口气,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鲜血味道,却是仿佛吸血鬼闻到鲜血一般,让我微微陶醉了眯上眼睛,体内的鲜血更加沸腾起来,手臂上燃烧的火焰,更是腾的一声,被泼了汽油似的高高窜起半空。

        血熊,果然无愧与那一个血字呀。

        从通道涌过来的冰封恶灵,越来越稀,从原本的挤的如鱼罐头般,到现在的露出缝隙,眼前的视线,也变得宽裕起来。

        身后的小狐狸没闲着,在经过最初的惊愕之后,也忙乎起来,在我后面不断搞小动作,时而扔上一个陷阱,时而探出来,将刺客的精妙武艺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过作为刺客,纵使法力值跟得上,精神力却远不如法师,到一半时也只能停下来,贼闪亮的黑溜大眼睛,在我后面骨碌转着的不知在想什么,虽然我身上有精神力药剂,不过这玩意对身体有害,我现在应付得过来,也就没给她喝下了。

        “累死我了?!?br />
        最后一只冰封魔灵倒在掌下,我取消变形,一屁股坐在地上,吐着舌头大口喘气。

        肩膀上突然一双柔软的小手缠绕上来,轻轻按着,那均匀精准的力道,让我舒服的呻吟起来。

        不对,小狐狸这家伙,怎么可能那么温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不能就这样沦陷了,但是好舒服呀,还是算了……

        “怎么突然变乖了?!蔽颐凶叛劬?,脑袋后仰,轻轻碰了碰小狐狸。

        “哼,本天狐公私分明,你立了功,作为队长,就稍微奖励一下吧?!毙『杲景恋纳舸雍竺娲?。

        “哦?那倒真看不出,平时一副欺男霸女的凶巴巴样子?!蔽乙⊥坊文?,一时舒服得意,乐极生悲的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

        小狐狸拉高的叱喝声响起,肩膀上捏着的小手突然一用力,顿时化作两把小铁钳,仿佛要将我的肩骨捏碎似的。

        “轻点,轻点,我错了,啊啊,掉血了,掉血了,我的肩膀……”充斥着血腥味的通道里面,传来某人悲剧的惨叫声。

        怪物一次杀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呀,稍微休息一阵,享受过了小狐狸地狱式按摩过后,看到满地的尸体分解了,我站起来,心里面涌起了一股深深无奈。

        冰封恶灵的数量,没有一万,也有八九千,没有八九千,也有四五千……咳咳,你是想说我大学高数没学好,是吧,是想这样说吧混蛋??!

        总之,按照这样的数量,再乘以我的爆率,咳咳,让我算算,总之……总之地上的金币很多就是了,堆砌起来,然后被汹涌的冰封恶灵踢开,散开了一地,金光闪得耀眼,乍一看,还以为来到了什么宝藏库。

        金币虽然耀眼,但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阿卡拉开的小黑店,一瓶轻微治疗药剂30个金币,辨识卷轴一张更是得80金,至于回城,那价格就别提了,你出500金币都有人抢着要,虽然近来回城卷轴药剂不像以前那么紧张,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低级佣兵级冒险队伍,连人手一张回城都做不到。

        所以说,这几千枚金币,究竟要不要一个个去捡呢?还有……好差劲!炮灰级的怪物爆率真的好差劲,这十多件白板究竟是什么回事呀?一件蓝色的都没有?至少也给我爆出几颗完整宝石呀混蛋??!

        看着一地的金币,和十多件白板装备,还有几十瓶大型药剂,十多枚碎裂宝石,我的人生陷入了纠结状态,大脑高速运转着,无数符号是数字在脑海里面组合交杂,计算着究竟是这些垃圾值钱,还算自己的时间宝贵……

        “用烦恼的时间,去捡起来不就好了?”

        旁边的小狐狸,用看幼儿园毕业生的目光,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我敢肯定,她脑子里现在一定在酝酿着某种优越感……

        “……”

        将本该节约的时间,全部浪费在考虑如何节约上,这就是人参呀。

        将满地的金光席卷而空,我和小狐狸顺着来时的方向继续前行,其实路线已经很明显,刚刚那数量庞大的冰封恶灵,并没有首领,别说小boss,就是精英和头目也没见着一个。

        那么,只要顺着它们来时的路线摸索,就能找到线索了,这些数量的怪物,不可能没有首领的。

        “坏蛋,你在想什么?”一路上,小狐狸见我低头沉思,不由凑前耳朵问道。

        “我在想,前面应该就是尼拉塞克了吧,究竟应该和他说些什么才好,毕竟,我已经答应过安亚不伤害他了?!?br />
        我苦笑道,当时承诺得到是爽快,现在想起来便头疼了,如果这些冰封恶灵是尼拉塞克所操纵,那他显然已经完全堕落了,就算还有几分神志,那也没什么拯救的办法,艾那瑞斯就是最好的实例。

        “顺其自然吧,如果尼拉塞克真的冥顽不灵,已经无可救药,那便是杀了他,安亚也没资格说什么?!?br />
        小狐狸扬着眉头道,那股冒险者的心狠和果决一览无遗,作为历练时间比我长达几倍的资深冒险者,她显然更明白人和堕落者不共戴天的关系。

        “只好这样吧,那时候只好对不起安亚了?!蔽姨玖丝谄?。

        “说到底,我们肯无偿帮她这个忙,已经是够意思了,那可是冒生命危险诶,冒险者的生命就不值钱么,而且杀尼拉塞克也是迫不得已,如果她还要抱怨,那就是刻薄无情了,坏蛋你呀,就是心太软了,才会经常被人欺负?!?br />
        小狐狸甩着尾巴,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教训道,让我哭笑不得:“你还说呢,当时我可不大愿意参合上这种麻烦事,还不是你在一旁瞎答应?!彼底挪唤馄耐踩蟊亲忧崆崮罅艘幌?。

        “那你可以不用来呀,我又没求你,哼~~”小狐狸输理不输人,撇过头去轻哼了一声。

        “再说……”

        我舔舔嘴唇,看着小狐狸:“现在尼拉塞克的实力未知,杀他什么的,未免也说的太满了,到时候,恐怕还不知道谁干掉谁呢?!?br />
        “反正你答应过我,不会死的,敢不遵守诺言的话,我就……”小狐狸猛地回过头,凶巴巴的说到一半,复又撇过去,从灵魂里面传来的担心,浓烈到极点。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不想帮这个忙了,让其他人嘲笑也无所谓……”好一会儿,她才用低如蚊吟的声音说道,低着头背着手,尾巴一甩一甩。

        我心里暖暖一笑,摸着她的小耳朵道:“算了吧,怎么能让我们的小天狐公主憋下这口气呢?再说我也憋不下呀,连敌人还没搞清楚,就已经先害怕起来,说出去,联盟的面子何存?”

        “反正就是随便答应下来的我不对就是了,哼~~”小狐狸不知道生哪门子的气,小嘴都能挂在油瓶了。

        “话也不能这样说,其实我也有点东西,想弄明白,究竟尼拉塞克……看,快到了?!?br />
        看到前面的通道出口一片华光,从里面涌出的死灵和邪恶的气息,浓郁得让人几乎窒息,我停下话语,脚步缓慢下来。

        “小心跟在我后面?!?br />
        将小狐狸挡在身后,我一步一步朝出口方向走去,最终眼前一亮,一个起码有十个足球场大小的巨大广场,出现在我们面前。

        广场上散布着许多手握砍刀,伛偻着身子走来走去的冰封恶灵,恐怕比我们刚刚遇到那批还要多,四周火把通明,将它们那丑陋狰狞的蛤蟆脸照的分毫毕现。

        广场正中央上,有一个三米多高的大祭台,上面只有一道黑白身影,显得特别显眼。

        虽然隔着老远,看不大清,但是我想在整个哈洛加斯,包括怪物在内,穿着如此怪异的“黑白配”套装的人,除了尼拉塞克以外,别无他人。

        死灵法师对生气很敏感,虽然我们已经尽量压低脚步声,但是在出现在广场入口的一瞬间,那个“黑白配”身影还是缓缓回过身子,将那阴骘冰冷的目光投射过来,同时也让我完全确认了他的身份。

        尼拉塞克,果然是他没错。

        看到我们两个,特别是我的时候,尼拉塞克似乎也微微惊讶了一阵,他似乎还记得我这个和他只有两面之缘的人。

        “我还以为是哪两只冒失的小老鼠闯了进来,是你?”

        阴冷声音的声音传来,明明是很轻的几乎可以说是低吟声,却仿佛凝聚成一条声线,清晰无比的传到我们的耳边。

        “真是幸运的两只小老鼠,我那些可爱的佣人们,没能找到你们吗?”

        尼拉塞克张开大手,在我们惊讶的目光中,双膝微曲,身体竟然缓缓开始悬浮到一米高的半空,并散发出一股浓墨般黑色的邪恶气息。

        此时的尼拉塞克,再也不复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怯懦,自卑,当然,那股浓重悲哀的气息,还有不饶人的嘴巴,到是一点都没有变。

        我和小狐狸心里微微一紧,感觉好像踢到了铁板,要知道,一般只有领悟了伪领域的法师,才能轻松自如的凭空飞行,希望这只是尼拉塞克在装腔作势,或者是邪恶力量赋予他这样的能力吧,不然今天,恐怕想要逃跑,都有点难度了。

        “你是说那些冰封恶灵吗?原来是你派来的,不好意思,这些小喽啰太烦了,所以我送了它们回地狱一程?!?br />
        输人不输阵,虽然对方人多,但是咱也不能气馁不是么?

        尼拉塞克微微一惊,闭上眼睛,然后缓缓睁开,嘴巴吐出阴冷之极的尖锐笑声,在空款的广场里回荡着:“孜孜孜,原来还是两只会咬人的大老鼠,看来是我小看你们了?!?br />
        竟然咱是被要求来扮演正义使者,让尼拉塞克迷途知返(虽然不大可能)的,自然得有争议使者的派头,大义凛然的姿态还有正义的废话……咳咳,是喝斥才对,那是必不可少的。

        “尼拉塞克,野蛮人一族对你不薄,让你们守护部落,在哈洛加斯得以有一份净土,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事情?!?br />
        我润润嗓子,咳嗽几声,试了试音,才将眉目一正,这样朗声说道,话还未出,小狐狸就在一旁指着我的脸偷笑起来。

        切,你这只小狐狸,估计还不知道我在鲁高因的另外一个名头吧,哼哼,维护和平,斩恶除奸,代表爱与正义的使者,德鲁伊吴凡,就是区区在下不才本人了。

        “待我们不薄,孜孜孜孜,真是天大的笑话,果然如此,在其它人看来,我们守护一族,是接受了野蛮人的怜悯和施舍才得以保留下来,孜孜孜孜——”

        话不能这样说,在这个世界,谁没有依靠过别人的帮助,能独善其身?就是野蛮人也不例外,说施舍和怜悯,那是将所有人都骂进去了,接受了别人帮助,回报就行了,但是你却恩将仇报!!”

        指着尼拉塞克,我大声呵斥,好久没说过这么硬朗的话了,口还真有点干,不由拿出水壶喝了一口,看尼拉塞克想开口,又插了一句。

        “还有,能不能打个商量,老兄您就别笑了,听起来怪寒心的?!?br />
        尼拉塞克:“……”

        “你认为野蛮人是在庇佑我们吗?是在给我们守护部落生存的空间吗?”

        呆了片刻,他突然说道,大概是从小到大冷僻成狂,憋了一肚子的话,他现在的谈兴到是还蛮高涨的,几十年没有一个人能理解自己那颗火热火热的心呀。

        很好,有事大家慢慢聊,成天动手动脚的多不好呀。

        “不,你错了,他们或许的确是给了我们一片生存之地,但是,这片生存之地,对于我们守护部落的后人来说,却是地狱??!”空中,尼拉塞克两手按着太阳穴,仿佛回忆起了上面痛苦不堪的事情般,发出痛苦的哀嚎。

        “你们不理解,所有人都不理解,这些年来,为什么我们守护一族,过的平平安安,人数却从十万锐减到十几个,你们或许知道原因,但是,又有谁,能真正体会到我们所经历的,在这片人间地狱,在其它人的笑容里,生不如死,求死不能的煎熬和痛苦呢?!鄙?,逐渐高昂,变得愤怒和疯狂。

        “在世界之石神殿失守的时候,守护部落,就应该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还残留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错误,是上帝对我们没有守住神殿的惩罚,你们都不了解,全都不了解?!?br />
        说到这里时,尼拉塞克那如同骷髅般干瘦尖长的面孔上,眼珠高高凸起,声嘶裂肺,完全一副狰狞的模样,但是随后,却又平静下去,发出戚戚的悲鸣,整个广场,都在回荡着他拿悲哀的哭泣声。

        “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父亲就将我抱到那部落神殿里面,你上面刻着的血字,你们也应该读了吧,当时我还不识字,父亲便教我识,识完以后,便一遍一遍的读下去,作为每天的功课……”

        我和小狐狸不由愣愣的打了一个寒噤,神殿那些充斥了疯狂意志的血字,就连我们冒险者,看了也差点心神失守,真不知道,年幼的尼拉塞克是怎么走过他的童年的。

        “每天吃饭,洗澡,睡觉,都要默念祖训十遍,甚至平时,也要时时刻刻想着,因为父亲会冷不防的提问,一旦在三秒之内答不出来,就是一顿暴打……”

        “祖父死的时候,紧紧的抓着父亲的手,他的脸色,就像魔鬼一样,然后对父亲说道‘约瑟,将神殿夺回来,夺回来,夺回来,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我会在地狱一辈子诅咒你??!’,这样说完以后,就痛苦的死去,而我父亲,在临死前将爷爷的话,一字不留的移交给了我,他说话时,就像要将我生啃了一样,那副样子,我至今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广场里面,继续回荡着尼拉塞克那宛若地狱幽冥般的戚戚申诉声:“你们根本不明白,你们根本不明白,我心里面压着的担子有多重,守护部落,早该在几千年前就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那些野蛮人给我们的,只是地狱罢了!”

        “那……就因为这样,你才将那些野蛮人虏获吗?”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虏获,孜孜孜孜——,你太高估那些大块头了,他们有什么资格值得我特意这样做?知道吗?守护部落几千年来的梦想,就要由我尼拉塞克去完成,我将成为部落的英雄,那些地狱的祖先,祖父,父亲,一切诅咒过我的人,我要让他们后悔,在我脚下磕头,痛哭流涕,让后亲手将他们千刀万剐??!孜孜孜孜——”

        放声狂笑着,尼拉塞克周围凝聚起了一股粘稠的黑色雾气,逐渐将他漂浮半空的身体萦绕起来,那股让人心惊的邪恶气息肆意荡开,让大厅里上万名冰封恶灵纷纷惊恐下跪,膜拜不已。

        “我们快退??!”

        我大声说道,有过艾那瑞斯的经验,我知道,这是意识被邪恶力量入侵的表现,尼拉塞克,很快就要真正的堕落了。

        看来,我们这番到来,反而刺激了他,不过,以他刚刚的程度,就算我们不刺激,也已经无可挽回。

        看来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干掉他了??!